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关键性的一步

    贺煜没回复,还主动挂断了电话,他从她声音里听到她的哽咽,他知道这磨人的小东西又在哭了,他担心再继续下去会心软,故他唯有选择耳不听眼不见。

    这时,琰琰已经走过来,被凌语芊的眼泪吓到,不禁喊了出来,“妈咪你怎么了,谁惹你伤心了,妈咪别哭,别哭哦。”

    凌语薇也跑近,直接取出纸巾递给凌语芊。

    凌语芊接过,心不在焉地拭擦着脸上的泪痕,一会心情平复下来时,默默注视着依然满眼不解和关切的琰琰与凌语薇,随后挤出一抹淡笑,拉起他们,“来,我们去看动物。”

    小琰琰和凌语薇继续纳闷,但也不多说,他们都觉得最主要的是,他们亲爱的妈咪(姐姐)不再伤心落泪。所以,两小孩也迅速恢复愉快,慢慢地还忘记这一切,彻底开心起来。

    动物园很大,三人一直呆到傍晚才踏上归途。

    凌母已经煮好饭菜,不过,野田骏一不在。

    “大约一个小时前他才出去的,他说有点急事,得出去一下,还说不回来吃饭了,叫我们不用等他。”凌母边摆碗筷,边告知情况。

    凌语芊心潮起伏,但也不多说,只冲母亲点了点头,随即照顾琰琰吃饭。晚饭后,如常给琰琰洗澡,哄他上床,待他彻底入睡,已是夜晚十点钟。

    她下床,走出卧室,客厅静悄悄的,她下意识地放轻脚步,来到野田骏一的房间,不过,那儿一片漆黑,并无他的人影。

    莫非……他还没回来?

    凌语芊回卧室,取出手机打给他,可惜处于无人接听状态。她心情顿时再起混乱,在房里走来走去一阵子后,再打他手机还是没人听,正好她感觉有点口渴,于是边举着手机,边出去准备倒水喝,不料刚踏出门口,听到一阵熟悉的铃声,那是野田骏一的手机铃声,是他专门为她的来电设置的!

    铃声,自书房传来!

    凌语芊心头一阵雀跃,连水也不喝了,急忙沿着响声奔进书房,不过,刚推开门便先闻到一股刺鼻的酒气。

    她下意识地皱起眉头,寻找野田骏一的身影,只见他歪歪斜斜地倒在沙发上,手里举着酒杯,从散乱周围的很多空瓶子可见,他喝了不少。

    手机已被收起放在口袋,凌语芊奔到他的面前,“骏一,你怎么了,为什么忽然喝酒,还喝得这么醉?”

    她和他认识两年,清楚他是个很自律的人,极少喝酒,更别说像现在这样酩酊大醉。

    野田骏一缓缓睁开醉眼,瞧了她一下,随即又移开视线,举起酒杯继续狂饮。

    凌语芊不觉更急了,直接伸手去阻止,“骏一,别再喝了,来,我扶你去洗个脸,好好休息一下。”

    野田骏一突然也不拒绝,静静任她拿走酒杯,不过,当她准备扶他起来时,他一个用力扯她一把,让她不偏不倚地朝他扑去,他还迅速翻身把她压在身下,狠狠吻住她。

    凌语芊猝不及防,立刻被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到,本能地挣w百度搜索“第五文学 ”看最新章节扎,无奈,身上的男人仿佛疯了似的,用他天生的力气优势将她制服,热切的吻继续,然后还离开她的嘴唇,改为舔吻她的下巴、脖颈……

    凌语芊内心的恐慌持续膨胀,挣扎反抗也更甚,伴随着嘶声裂肺的大喊,“骏一,不要,不要这样,你喝醉了,快清醒过来,别这样对我。”

    野田骏一继续侵犯了一阵,停下,抬起依然酒气氤氲的黑眸,睨视着她,大手慢慢抚上她绝美娇媚的容颜,呢喃出声,“我没喝醉,我早就想这样对你,丹,难道你不知道你有多迷人,有多勾魂夺魄吗?我早就想拥有你,我无时无刻不想这样对你!”

    “不要,不要这样,不要!”

    “不要?为什么贺煜可以而我却不能?丹,你忘了你的身份?你是我的妻子,满足我的欲望是你的责任!”

    不是的,不是这样的,虽然我是你的妻子,但我们说好,在我还没有心里准备之前,我可以不用履行那个责任,而你,也同意了,然后我才答应嫁给你。凌语芊在心里默默申明,继续苦苦哀求,“骏一,求你,放过我,放过我。”

    “放过你?那你为什么不叫贺煜放过你,他侵犯你的时候,你是否也这样对“听潮阁”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他说?”心中痛处被挑起,野田骏一悲愤难言,迷离散涣的双眼迅速窜起一簇狂热的火苗,稍会,又猛然恢复柔情,低喃,“你放心,我不会比贺煜差,我会比他温柔,你是我珍爱的女人,我一定好好爱你,一定会的。”

    &nbsw百度搜索“第五文学 ”看最新章节p;“不,不要,不要!”凌语芊已经急得流出眼泪,梨花带雨的,煞是可怜。

    可惜,男人再也不会怜惜,因为他满身心都被欲望和怒气所占据,他觉得,自己不能再君子,不能再做好人!故结果,他更牢更稳地压住她,继续对她的侵犯。

    凌语芊心胆俱裂,恐惧到极点,奋不顾身地继续挣扎反抗。她越是这样,越刺激着男人的欲望,但她又清楚,自己不能什么也不做,她边抗拒,边寻找着如何逃脱,最后,惊恐万状的眼眸停在旁边一只酒瓶上,略作沉吟,见理智全无的他举动愈加激烈,于是心一横,抓起酒瓶,对准他的后脑勺用力砸去!

    嗯——

    一声闷哼即时响起,在她身上隔着衣服狂肆摸索的大手也倏然停下,野田骏一抬起头,盯着她,眼神幽冷。

    凌语芊本能地哆嗦了一下,不过,看到忽然从他后脑淌流出来的殷红液体时,整个人顿时又是一阵惊慌,美目大瞪。

    野田骏一大概也感觉到了,伸手往后一摸,只见黝黑的手立刻被鲜红的液体给沾满,那是血,从他后脑流出来的鲜血!

    凌语芊趁机推开他,并非顺势逃跑,而是奔至他的身后先看了看,随即颤声大叫,“你流血了,我送你去医院。”

    不料,被野田骏一推开,只见他高大的身躯自行走到沙发上坐下。

    估计是被这么一砸的缘故,他醉意醒了不少,散涣的眼神也恢复凌厉和严肃,冷冷地盯着她。

    凌语芊咬了咬唇,继续劝解,“骏一,快去医院吧,否则你的血会流干的。”

    “你这是在关心我,又或担心我万一死了你要填命?应该是后者吧,毕竟你要是真的想到我,绝不会用酒瓶砸伤我!”野田骏一控诉,表情悲愤中又很失落。

    凌语芊则热泪盈眶,使劲摇晃着脑子。对不起骏一,我不是故意想伤害你,是你先那样对我,我不得已才做出回击,对不起,对不起。

    她满眼悲痛,注视着他,见他头上的血依然毫不间断,继续恳求,“骏一,随我去医院好吗,求你了,你到底要怎样才能答应我,求你告诉我。”

    “我要怎样?你知道我想怎样的,我要贺煜为他的罪行付出代价,还我们一个平静的生活!”野田骏一依然理直气壮,饱含深意地看着她,见她还是不肯配合,他忽然起身,朝外面走去。

    凌语芊伤痛的美眸紧紧追随,看着他颠颠颤颤的背影再无往日的潇洒自在,最终还是跑了过去,及时扶住他,痛彻心扉地答允出来,“好,我随你去,假如这样能让你好过一些,那我答应你,我答应你!”

    野田骏一双眼陡然一亮,望着她,继而,把她搂住,“丹,谢谢你,谢谢你把我拯救,我爱你,永远爱你。”

    凌语芊没半点喜悦之色,内心依然巨痛无比,讷讷地道,“来,我陪你去医院。”

    他随着她走,到客厅时突然停下,对着她困惑的眼神,解释道,“直接在家里弄就行了,你去把药箱拿来。”

    凌语芊继续怔然,但也听从了,扶他到沙发那,事不宜迟拿来酒店备用的急救药箱。

    接下来,野田骏一指示她怎么做,她也一一照办,消毒伤口,清洗伤口,止血,搽药,包扎等,每一个动作都格外小心和谨慎,大约一个小时后,总算搞定一切。

    凌语芊把东西收拾干净,药厢也放回柜子里,再重返野田骏一身边时,见到他正背靠沙发上,闭目养神中,由于失血不少,他脸色很苍白,样子也显得很虚弱。

    内疚在心头再升起,凌语芊不禁温柔地提醒了一声,“你去睡吧?”

    野田骏一不回应,依然闭着眼,一副睡着了的样子。

    凌语芊清楚他还没睡,沉吟数秒,又道,“对了,你的伤口确定没事?真的不用去医院看看?”

    “没事,以前执行任务时都是这样的,死不了。”野田骏一总算开口,淡淡的语气,却透出了一种辛酸,少顷,他忽然睁开眼,经过一段时间休息,他目光恢复炯亮,紧盯着她,“丹,我希望,你说话算数。”

    凌语芊知道他指什么,心头一凛,稍会,反问出来,“你确定贺煜真的没事?真的不会身败名裂?”

    野田骏一静默,没立刻回答。

    凌语芊轻轻咬唇,解释道,“他……终究是琰琰的父亲,而且,我不想这件事闹出去,带来不可估计的影响。”

    “好,我答应你。”又是一阵子后,野田骏一总算回应,“那明天,你随我去警局录口供。”

    “嗯。”凌语芊含着泪,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