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对着警局监控器说爱她

对着警局监控器说爱她

    接下来,彼此静默。

    凌语芊再逗留片刻,辞别,回卧室,先是到床前看了一下依旧酣然熟睡的小心肝,随后走进浴室,查看自己的身体。

    幸好,除了嘴唇直接受到侵犯而痕迹明显,身体其他地方由于衣物保护,且侵犯时间短促,并无多大影响,经过这段时间的平复,已经慢慢恢复常态。

    不过,有些事却避免不了,譬如,答应他去警局落案!

    想不到坚持挣扎了一整天,终究还是逃不过这样的结局,只但愿,野田骏一说话算数,情况别节外生枝,也希望,贺煜有足够的实力“脱罪”,更希望,这件意外过后,真的能够风平浪静,自己真的很累很累,再也经不起更多的折磨。

    凌语芊神思恍惚地呆立镜子前,好一阵子才回过神来,然后又洗了一次澡,把野田骏一留在她身上的所有气息都冲掉。

    这一夜,她彻夜不眠,看着东方亮起的鱼肚白,她感觉不到新的开始,反而心情很是沉重,随着天色越来越亮,她更加心绪不宁,忐忑慌乱。

    她有点后悔了,后悔昨晚一时之间的不忍心,可惜,承诺已说出口,她再也找不到理由推辞。而且,时间容不得她后悔,外面突然响起敲门声,平时在早上极少出现这儿的野田骏一,来催促她起床了!

    怀着不情不愿的心情,她逼于无奈打开房门,如期见到他巍然矗立门口,高大的身躯几乎把整个门口给占住。

    “我煮了早餐,你尽快出来吃。”他恢复了以往的精神饱满,还恢复了以往的温润笑容。

    凌语芊的视线却是停在他的头上,“你伤口怎样,有没有什么不妥?”

    “没事,别担心,我能承受的,再严重的也经历过。”他继续温柔如水,又是催促,“去洗漱吧,我们早去早回。”

    凌语芊身体再度僵起,而后,冲他点点头,退回房内,用了有史以来最长的时间洗漱,其实,她是在浴室里发呆,想拖延时间,可惜这次呼叫她的人,是琰琰。

    小家伙也醒了,正拍打着浴室的门找着妈咪。

    看着他天真无邪的小脸,凌语芊越觉难过,但又不想自己悲伤的心情传染给无忧d5wx.com百度搜索“第五文学”看最新章节无虑的他,于是极力压住伤感,若无其事地为他洗漱,然后吃早餐,大约十点钟的时候,利用出去忙公事的借口,拜别母亲,随野田骏一出发去警局。

    一路上,她都默不吭声,由于有的士司机在场,野田骏一也不多说,只握住她的手,轻轻摩挲着。

    非常温柔怜爱的动作,凌语芊却再也体会不到温暖,反而有点寒凉的感觉,当正式踏入公安局,身处气氛肃静凝重的问话室时,她更是满心慌乱,惴惴不安,不由自主地想起了当年被冤枉杀死雅儿拘留这里的情景,忆起当时在牢里度过的悲惨一夜,因而,面对着铁面无私的警察,她怯了,什么都说不出来。

    野田骏一内心一沉,但也没办法,只好根据程序自个跟警察再阐述一遍案情。

    凌语芊神思恍惚地呆坐一旁,静静看着他阐述,既不否认,也不赞同,从头到尾都没说过话。

    尽管如此,整个案件还是彻底落了案。

    走出警局大门时,凌语芊忽然提出想自己走走,让野田骏一先回去。

    野田骏一微怔,若无其事地提议,“你想去哪,不如我陪你。”

    “不用了,我想一个人静一静。”凌语芊拒绝,已经不再隐瞒自己的情绪,紧接着,又补充了一句,“你回酒店的话,顺便跟我妈说我碰到同学,迟点再回去。”

    话毕,她对他留下深深一望,截住正驶来的空的士,对司机报出梦之园的地址。

    园内的情况并没多大变化,依然烂漫唯美,到处一片生机勃勃的景象。

    她心情随之好转些许,将自己投入在这个如梦似幻的世外桃园,什么也不想,什么也不忧,就那样,一直呆到太阳落山才踏上归途……

    日夜穿梭,光阴似箭,两日后,贺煜正在举行着集团的股东会议,豪华气派的会议室大门猛然被推开,几个身着警服的男人阔步走了进来,直奔贺煜面前,带头的那个,公事公办的冰冷语气道了出来,“贺煜先生,现怀疑你涉及一宗强X妇女案,请跟我们回去协助调查。”

    瞬时间,偌大的会议室传出一阵哗然,伴随着无数道抽气声,大家皆被这出乎意料的大消息震住,惊诧的目光纷纷投注在贺煜的身上。

    贺煜其实也被这突如其来的消息震到,不过,冷静如他很快平复下来,沉脸看着警察。

    池振峯心头也大大一颤,迅速起身堵在贺煜面前,佯装不知情地辨驳,“怎么可能,你们是不是搞错了。”

    “我们有没有搞错,等贺先生跟我们回去调查就知道。”带头警官依然面容严肃,丝毫不因为贺煜的名气而给半点情面。

    与此同时,贺煜暗暗审视着带头警官,想起廖警官说过上头多派了一个人加入这个案子,一个月前刚从别省调过来,看情况,应该就是此人。

    目光缓缓收起,贺煜对池振峯吩咐出来,“帮我通知林律师。”

    紧接着,又朝众多股东宣布,“今天的会议暂停,改为明天再开。”

    他话音才落下,贺炜迫不及待地嘲讽出来,“明天再开?你确定明天还能在这里,而不是被关在牢中?我说堂弟,想不到你衣冠楚楚,原来是个衣冠禽兽,这么重口味,贺氏集团英俊潇洒的大总裁强X妇女?真是震动全城呐!”

    贺煜没做声,只冷冷地回他一瞥,反而下意识地朝另一个人影看去。

    只见高峻正好也注视着他,视线与他对上,黑蓝相间的眸瞳里,暗暗涌动着复杂高深的光芒。

    目光停驻约莫五秒钟,贺煜收回视线,再朝池振峯看了看,接着冲警察点点头,随他们步出了会议室。

    抵达公安局时,林律师也及时赶到,林律师是个年约40来岁的中年男子,两年前开始帮贺煜做事,能力非常好。他陪同贺煜一起进入问话室。

    那带头的警官,果然是廖警官提及的那人,姓华。他仍然面无表情,根据程序刻不容缓地开始盘问,还播放了野田骏一递交的录像证据,令贺煜不容抵赖。

    贺煜也反而直接承认出来,不过,并没有说强X,而是说,他与凌语芊两情相悦,情不自禁共度欲海。

    华警官听后,眼中闪过一抹嗤笑,继续对贺煜审视一会,质问,“贺先生,请问录像中的女人是谁?”

    “我前妻。”贺煜依然答得淡定从容。

    “你们什么时候离婚,是谁提出的离婚。”

    “三年前,是我前妻提出。”

    “原因呢?”盘问的语气,步步逼近。

    贺煜略略沉吟,回道,“因为我和她之间发生了一些误会,她当时年纪还小,意气用事,提出离婚。”

    “那你呢?贺先生当年已是一个大集团的管理者,有足够的稳重和成熟,又是因何允许她离婚,还把孩子的抚养权判给她?你没想过,要解开这个误会?”

    “我爱她,但我是个自尊性极强的男人,我想给她一些教训,把孩子判给她,也是爱她的一种表现,因为我清楚儿子是她的命根子。”这番话,其实应该他说给她听的,让他的小东西知道,他是那么地爱她。

    华警官的气焰,低下不少,稍作停顿后,接着问,“这几年,你们有没有联系过?”

    “没,当年航空公司弄错,我们都以为她和儿子已经遇上空难。”

    “所以,半个月前你算是重新遇上她。你对她还有情,我可以理解,但据了解,凌小姐已经另嫁他人,可见她对你的感情不是那么深,至少,不是你认为的刚刚重逢就足以共赴巫山云雨。”

    “那是因为我有足够的技巧和能力,我不清楚她为什么嫁人,但我知道,她依然爱我,故当我主动时,她慢慢妥协、迎合,我们的过去,足以让我们两情相悦,不管经历多少时间和多少事情,都不会改变。”贺煜依然誓言旦旦,胸有成竹。

    &nbs“小说领域”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p;“录像中的视频呢,又作何解释?”

    “那是我们夫妻间的一个房事情趣。”

    “夫妻?我想贺先生你必须留意一下你的措辞,你们已经离婚,她现在是野田先生的妻子。”华警官这哪像是警察,简直就是律师,不得不令人怀疑,他是否受过某些人的“特别叮嘱”,咬死贺煜不放。

    而贺煜,又怎么会是省油的灯,继续面不改色,回答自如,坚定的语气配上不悔的眼神,“在我看来,她永远是我的妻子!”

    “小说领域”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小小的审问室,再次寂静下来,这次,维持着好长一段时间。

    华警官已经停止盘问,可那锐利的眼神丝毫不减,继续紧盯着贺煜,宣布出来,“由于贺先生提供的供词无法与受害人达成一致,根据法例,我们必须暂时将贺先生拘留,以配合进一步审查!”

    这样的结果,出乎意料,但也在意料之中,贺煜没有争辩,林律师则用眼神默默与贺煜交流,然后,林律师离去,贺煜则被带进拘留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