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贺煜的计划

    凌语薇于是更觉不自在,纯澈雪亮的水眸羞恼之情满布,这人好可恶,为什么盯着她的胸部看。羞愤之余,她还害怕了,下意识地躲到凌语芊的背后,两手习惯性地揪住凌语芊的裙子。

    对昊宇的古怪眼神,其实凌语芊也已觉察,又见薇薇怕成这样,便也双眉紧皱,先握住薇薇的小手,给以安抚,继而,美目直射向昊宇,发出不悦的光芒。

    这时,池振峯又开口,“yolanda,请随我走吧。”

    “就是,大嫂你先听我们说说,这几天老大一直被关在拘留室,公司几乎了。”李承泽也继续恳求。

    听及此,凌语芊心头即时一颤。贺煜还被拘留?为什么呢?根据目前的状况,他可以凭关系保释出来的。

    琰琰猛然也摇晃凌语芊的手臂,再度大嚷道,“妈咪,你快答应振峯叔叔吧,我还有很多话问他呢,对了振峯叔叔,是不是等下可以见到爹地?”

    池振峯略微沉吟,意味深长地应,“这要看你妈咪,你妈咪想让琰琰见到爹地,那琰琰就一定能见到。”

    凌语芊脊背又是一僵。

    琰琰更加焦急了,“妈咪真的吗,那你赶紧让琰琰见到爹地,琰琰求你了,求求你了。”

    凌语芊暗暗吸了一口气,转首向沈乐萱,迟疑地委托出来,“乐萱,你能帮我先带薇薇回去吗?”

    “可以。但是你……”沈乐萱依然满腹困惑不断,都恨不得立刻能弄清楚怎么回事,这伙人到底是谁,琰琰口中的爹地又是何方神圣。

    凌语芊忽略不顾她的疑惑,只叫她无需担心,指着池振峯,平静地道,“我没事,他是我朋友,我和他谈谈,迟点回去。”

    “那我和薇薇继续逛,或者我带薇薇去雪糕屋坐坐,你好了打我电话。”沈乐萱还是不放心。

    凌语芊便也不僵持,目光转向薇薇,跟薇薇略作交代,见她慢慢从刚才的颤抖中出来了,才彻底放心,把她交给沈乐萱,随即牵住琰琰的手,朝池振峯走近几步。

    池振峯大喜,赶忙指示她往前面的酒楼走,不久,几人进入一间高雅宁谧的厢房。

    “爹地呢?怎么还不见爹地?”琰琰一坐下,又立刻嚷着见贺煜,小家伙对某些事实在执着,那爹地的称号,也叫得特顺口自然。

    李承泽看着小小的他,眸光闪烁,不由趁机道,“琰琰很想念爹地是吧,很可惜,爹地现在被拘留,出不来,无法和琰琰见面。”

    琰琰并不懂拘留是什么意思,又是马上追问,还因为李承泽说的最后那句无法见面,整个人顿时心急如焚,小脸儿都青一块白一块。

    凌语芊见状,花容一变,赶忙按住他,努力安抚着他的情绪。

    池振峯也立刻给李承泽一个没好气的瞪视,目光锁定琰琰,柔声安抚道,“琰琰别担心,你当然可以和爹地见面。爹地被拘留,是因为他激怒了你妈咪,你妈咪罚他……面壁思过,迟点等你妈咪气消了,爹地就能出来了。”

    话毕,他看向凌语芊,眼神饱含深意。

    凌语芊咬了咬唇,别开脸。

    李承泽又接着开口,“大嫂,你别这样了,看在老大那么爱你的份上,你原谅他吧,不管他做过什么,他都是无心的,他真的很爱你,很爱很爱你。你知道吗,为了你,老大三年不开荤,老大是个怎样的人,你最清楚,但他能忍住三年不近女色,当时还是你已经不在“第五文学”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人世的状况下,可见他是多么爱你。”

    “Yolanda,很多事情我一时之间无法跟你解释清楚,但这次的事,不是表面上看的那么简单,警察局的人,选在总裁开股东会议的时候来抓人,那些股东心里怎么想显而易见。关于公司的局面,三年前你已经见识过,如今,尽管总裁稳坐公司决策人宝座,且干得更出色,但想对付他的那股势力依然存在,且只增无减。”池振峯也事不宜迟,开始分析解说,俊颜呈现罕见的严肃和凝重。

    “老大才拘留几天,董事局就有人提出罢免他的总裁之位,批判他“第五文学”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行为不齿,没资格领导贺氏这个大机构。”昊宇也终于做声,黑眸紧盯着凌语芊的俏脸,脑海无法克制地,涌动着另一张略微相似、却更年轻稚嫩的容颜。

    “他们一直虎视眈眈,早恨不得老大出事,这次难得老大中招,必是咬住不放。祸不单行的是,老大还无动于衷,不允许我们任何人保释他!”李承泽继续补充,俊逸的脸庞尽显苦恼,忽然,又自言自语地感叹,“老大肯定是被大嫂伤透了心,导致心灰意冷。我妈常说,不管多厉害的人命中都注定有个克星,看来老大的克星是大嫂你。”

    凌语芊贝齿更加深陷樱唇中,头摇来摆去的,不想面对他们三个,还因为身边的小人儿,连低头也不能。

    整个房间,陷入安静,少顷,琰琰突然爬到凌语芊的身上,再次恳求道,“妈咪,你怎么不说话,我想见爹地,你把他放出来吧,爹地一定知错了,以后不敢了,最多琰琰帮你说服爹地,要他再也不惹你生气。”

    凌语芊下意识地搂住他,让他坐在她的腿上,定定注视了片刻,目光随即迎上池振峯,沉吟地问,“他为什么不找人保释?他有没有跟你说打算怎么做?”

    数秒后,池振峯才回答,“我和律师去见过总裁两次,把公司情况告诉他,他什么都不说,当我们提出要保释他时,他才做声,不准我们这么做。”

    凌语芊听罢,眉心蹙得更紧。

    “或许,你去看看他?说不定他会对你说?”池振峯又道。

    凌语芊则美目一瞠,她去看他?这种情况,她适合去看他吗?她应该去看他吗?不,她才不去!

    “大嫂,你就放过老大吧,看在你和他曾经相爱、看在他深深爱你,再甚至,看在琰琰的份上,你给他一次机会吧。你也看到了,琰琰超喜欢老大,这是父子天性,你怎忍心抹灭这份伟大而珍贵的亲情!”李承泽说着,继续别有用心地诱导琰琰,“琰琰,其实老大很想见你的,无奈他身不由己,故你别埋怨他,知道吗?”

    结果,琰琰又是巴着凌语芊苦苦乞怜。

    “本来我很中意大嫂,可自从我知道大嫂和老大的关系,便毅然放下,如果是别人,我绝对决战到底,但对老大,我心服口服,因为老大实在爱你,我想再也找不到比他更爱你的人,再也没人比他能给你幸福!”

    是吗?他当真那么完美吗?看着李承泽炙热的眼神,池振峯和昊宇同样期待的模样,还有琰琰的不停哀求,凌语芊心头像炸开锅,各种思绪不断沸腾翻滚,紧接着,她还想到了肖逸凡那天的劝解,整颗心不觉更加纷乱。

    然而,这一切在她猛然又想到某个可恶的人时,通通都变得毫无意义。

    兴许是一时气恼,又兴许想摆脱眼前几人的轮番游说、好守住自己那逐渐被瓦解的心,凌语芊迅速调整一下心情,把那些杂乱的思绪都压到心底去,坚决果断地应道,“要我放过他不是不可以,但我有个条件!”

    “什么条件?”李承泽眸色即时一亮。

    池振峯和昊宇也雀跃期待着。

    凌语芊略微沉吟,语气坚决地道出,“叫他和季淑芬脱离母子关系!这辈子,都不认季淑芬为母亲!”

    呃——

    三个男人,皆立即傻了眼。

    凌语芊来回瞅着他们,约莫几秒,把琰琰放到地上,牵住他的小手儿,准备离去。

    “大嫂——”

    “Yolanda!”

    李承泽和池振峯又是急忙大喊。

    凌语芊暂停脚步,回头,看向池振峯,问起某件事,“振峯,你知道采蓝去哪了吗?你最近有没有和她联系?”

    池振峯微微一怔,如实应道,“没有,我们已经将近三年不见,你走后不久,她也忽然辞职,应该是嫁人了吧。”

    凌语芊讷讷地点了点头,不再吭声,带着琰琰重新朝外面走去。

    华美雅致的厢房,再度静了下来,三个男人面面相觑,眼中皆是挫败的神情,其中又算李承泽为最。

    他端起杯子猛喝了几口茶,重重一个呼气后,无奈地叹道,“有些人真的不可貌相,瞧大嫂长得娇娇滴滴,温柔可人,谁会想到骨子里那么犟,老大以前真能把她驯服成乖巧听话的小猫咪?我怎么觉得应该是老大被她收得服服帖帖的。”

    “你又不是老大,当然无法理解和体会了。”昊宇马上接话,脑里又是闪出某个倩影,不知那个小绵羊,容不容易调教呢。

    片刻,池振峯也做声,却是调侃的语气,“或许承泽可以去问问总裁。”

    “问老大?他肯回答才怪。”李承泽做了一个鬼脸,数秒恢复认真,叹道,“对了池特助,你真不清楚老大在想什么吗,他就算再不贪钱恋位,但也断然不会让那些牛鬼蛇神得逞的,他到底打着什么主意。”

    “老大应该是想人才两得。”昊宇应答,整个表情也变得无比郑重。

    “人才两得?人是指大嫂吗?可你刚才也看到大嫂有多绝然,她故意开出那样的条件,就是为了堵死这条路。哎,难道老大真的大受打击一愁不振,不要啊。老大不像这么脆弱和轻易放弃的,他应该出来,亲自找大嫂谈,那还有希望。”

    “不,那才是真正没希望。你刚才没见到大嫂的表情吗,其实,她也在担心老大。”

    “你确定?”李承泽纳闷,待昊宇微笑点头后,渐渐想明白过来,“我知道了,大哥这是破釜沉舟,豁出去了,不过这赌注会不会大点,万一大嫂狠心,坚决不动摇呢,别忘了她身边还有个r国鬼子……天,真的太冒险了。”

    “这虽然很冒险,但也是最有决定性的。yolanda是总裁的命,为了活命,他只能博一博,他已没得选择。”池振峯总算吱声,看了看手表,人从椅子上站起,“我走了,去警局看看总裁又有何打算。”

    李承泽和昊宇都点了点头,目送他离去,视线回到彼此时,李承泽悲愁哀叹,“希望这次有好消息。”

    昊宇不语,一会,突然也起身,留下一句“我有点事,先走了,你自便”,疾步冲了出去。

    李承泽呆坐片刻,百无聊赖,结果于是也快速闪人。

    G市警局

    小小的拘留室,异常寂静,到处暗涌着一股沉重的气息,然而被扣留的男人却是精神饱满,神态淡定,俊美绝伦,丝毫看不出他正罪名缠身。

    瞧着依然从容不迫、胸有成竹的贺煜,池振峯何尝不是暗暗佩服,像往常那样默默凝视了片刻,才开始说话,“总裁,我们今天见到yolanda了,还有琰琰,我们带了她们到溢满楼的厢房谈聊。”

    突如其来的消息,总算让贺煜起了些微反应,平静的眼波飞速闪过一抹光亮,不过他没做声,静静等待池振峯的告知。

    “我们几人轮流劝解她,想尽各种办法,可惜她都不肯听,她性格比预期中还倔强,她竟然3gnovel.cn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说,想要她原谅,除非总裁你和季阿姨断绝母子关系。”

    听到此,贺煜突然轻笑出声,而后恢复平常时,冷声吩咐道,“你去转告我妈,警告她不准再去找芊芊的麻烦,否则她以后休想我再喊她一声妈。”

    池振峯顿时一怔,但也点了点头。

    “对了,琰琰呢,他有没有想我?”贺煜又问,表情已转温柔。

    “当然有,今天正是因为他,我们才有机会和yolanda谈。”池振峯说着,掏出手机,打开相册到自己方才偷拍下来的相片,递到贺煜面前。

    贺煜立刻接过,马上为屏幕上的小人儿缠住了视线,唇角不自觉地往上扬起。几天不见,小家伙似乎又长高了,瞧那小小的五官,越来越像他,神态也是。他越看越满意,容色越发柔缓,紧接着,目光转到旁边那个倩影时,眼神陡转缠绵,手下意识地抬起,抚摸着她娇媚如昔的容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