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为她一再破例

    其实他早就看到这个情况,也立刻明白这是有心人故意安排的,意外气愤之余,暂且忍住没有过来,因为担心自己的身份引致更加激烈的暴动,而且,他想看看野田骏一怎么应对,谁知结果不可控制,他便再也顾不得那么多,疾步冲了过来。

    强健有力的长臂,将凌语芊从野田骏一手中抢过,护在身侧,贺煜冷冷地瞪着那伙R国人,用日语斥责出来,“你们真是胆大包天,看不懂中文字吗?敢在中国的法院滋事?真活得不耐烦了?”

    情绪高涨的人群,瞬时消停不少。

    “启南华文学院。看来,你们不是看不懂中文,而是藐视中国法律!好啊,你们有种继续扔,我要把你们的犯罪行为拍摄下来,当即送去派出所,既然你们这么仇视中国,那就滚回你们的R国去!”贺煜继续声色俱厉地警告,俊美绝伦的面容阴沉森冷,如狂风暴雨掠过的冷眸更是对着他们发出道道如冰柱般尖锐刺骨的寒芒。

    池振峯已经掏出手机,镜头对准那群R国留学生。

    这时,他们再也不敢嚣张,刚才那股气焰,像是被天降大雨,一下子就浇灭。众人先是恨恨地瞪了贺煜和池振峯一下,随即互相对望,面面相觑,然后,悻悻然地散去。

    短短几分钟,整个广场由安静到喧闹,又由喧闹到安静,法院保安都来不及介入,一场蓄意的滋事就此结束了。

    贺煜注意力重返凌语芊的身上,询问她的情况,不自觉地抬起手,拿掉附在她发上的秽浊物,小心温柔地整理着她凌乱的发丝,最后,修长的手指来到她泪痕未干的苍白容颜上。

    炙热的触摸,让凌语芊从惊恐中醒来,对贺煜的关爱毫不领情,美目直看向野田骏一,只见他全身都“挂了彩”,满身狼狈,是刚才为保护她而造成的。

    她心中顿时更觉羞愧和内疚,一把推开贺煜,但也没有朝野田骏一靠近,而是继续往前面的马路疾奔,截住刚刚经过的一辆的士,扬长而去。

    接下来,于是又回到了两个男人的对峙上,彼此之间依然战火硝烟暗涌,野田骏一赤红着眼,恨不得将贺煜拆之入骨吞进肚里。

    贺煜先是静静地冷视片刻,刚硬的面部线条慢慢缓和下来,淡漠而郑重地道,“之前我提供给你的价码,会翻倍,20亿,只要你同意放过芊芊,这笔金额便是你的,将来你在G市的创业也会畅通无阻。”

    对敌人,他素来不给情面,但看在这个R国鬼子是真心对待他的女人和儿子的份上,他决定破例一次!

    可惜,野田骏一并不领情,仍然满眼痛恨和憎恶,咬牙切齿地怒吼,“你休想!无论如何我都不会让你得逞的!我绝不放弃!”

    贺煜也立刻被挑起火,但还是极力忍住,再道,“你这是“六夜言情”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何必,刚才你也看到,她不爱你,她爱的是我,你永远都无法闯入她的心,因为那儿被我牢牢占据、占满,故你应该识趣,别再做一些无谓的挣扎!”

    “是吗?你别得意,我一定,将你从她心房撵走!你,等着瞧!”野田骏一不甘示弱,留给贺煜一记憎恨的瞥视,拂袖离去。

    贺煜剑眉皱得更紧,俊颜也更阴霾,定定地看着野田骏一远去,这时,池振峯神色仓皇地跑近,禀告道,“总裁,李秘书刚刚告知,印尼那边的分公司出了事,现在各股东急成一团乱,有人还打电话请贺老先生回公司商讨对策。”

    贺煜听罢,面色略变,吩咐池振峯去拿车,事不宜迟地赶回公司。

    会议室里,沸沸扬扬,各路人马已经齐集,见到贺煜忽然出现,众人无不傻了眼,沉不住气的贺炜难以置信地嚷了出来,“你……你怎么回来了?”

    “案件已经判决,总裁无罪释放。”池振峯迫不及待地宣扬,语气难掩兴奋和得意。

    贺煜则对贺炜视若无睹,锐利的鹰眸直射高峻,紧盯着高峻那张善于伪装的面容,眼波暗涌。

    d5wx.com百度搜索“第五文学”看最新章节贺一然为首的那伙人,被池振峯的宣布震得垂头丧气,态度中立和站在贺煜这边的,则高兴不已,频频恭喜之余,请贺煜赶快着手处理印尼工厂的事故。

    刚好,贺云清也来了,得知贺煜无罪释放的消息,满心欣慰。

    贺煜视线于是转到他的身上,对着他若有所思地注视了几秒,而后来到自己的专属座位,刻不容缓地开始了会议。

    了解、讨论、抉策等,会议持续了一个半小时,结果是,贺煜亲自飞去印尼一趟。

    随着会议的结束,贺煜回到自己的办公室,阔别数日,异样感觉在心头,不过他没时间感叹,快速收拾整理着重要文件。

    刚查好机票的池振峯进来,看着贺煜疲惫忙碌的身影,不禁提议道,“总裁,去印尼的飞机最快一班在两个小时后,还有一班是下午四点五十五分,不如我帮你定下午那班,这样你可以先休息一下。”

    “不用,就订最快那班。”贺煜拒绝,他想速去速回,因为这边还有很多事情等着他处理,特别是那小东西,思及此,他接着吩咐,“你加派人马,无论如何都要把林智揪出来,我要清楚整件事的真相。”

    “嗯,知道。”池振峯马上回应,还想往下说时,贺云清出现,故他暂且先告退。

    由于那天在拘留室里的不欢而散,贺煜不似以前那样热切接应,高大的身躯依然稳稳地坐在办公桌后,默默整理和批阅着一些文件。

    贺云清缓缓走近,若有所思地注视着他,意味深长地道,“这次的事,算是告一段落,接下来你专心专意公司的事上,那些股东还渴盼着你继续帮他们赚大钱。”

    贺煜一声不吭,继续利落地挥笔。

    贺云清不禁暗暗叹了一口气,老脸有点儿窘意。这个孙子,总是那么固执和冷硬,我行我素,如今,连自己这个爷爷也不给面子,呵呵,想自己那么器重疼爱他,却不如一个丫头!幸好,那丫头遵守诺言,总算是将这棘手的意外解决,希望她接下来能继续,彻底断绝。

    于是乎,贺云清不再说话,边思忖边看着贺煜,直到池振峯再度出现,提醒贺煜出发去机场。

    贺煜这也停止手中的活儿,提起重要文件,走出办公室,竟然没有跟贺云清辞别一声。

    池振峯为此心潮起伏着,上车后,边驾驶,边不时瞄着贺煜。

    贺煜却若无其事,对公司的事再做一番交代,随即闭上眼,稍作休息,抵达机场安检关卡时,对池振峯留下最后一句叮嘱,“帮我看好她。”

    池振峯清楚他口中的她是指谁,果断颌首,“嗯,一定会的,总裁你放心,去到那边注意安全,保重!”

    贺煜也点了点头,转身,彻底走向安检口,开启了这趟印尼之旅……

    另一头,离开法院的凌语芊,叫司机在市内漫无目的地兜了几个圈,最后下车时,发觉自己身处梦之园的门外。

    兜兜转转,她终究无处可去,最终竟又是来到这儿。不过,她没有掉头走,而是买了门票,进内,边走边掏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给母亲。

    “妈,我晚上再回去。”

    没有过多的解释,她只对母亲说出这几个字,汇报了她的平安,其余的,她想母亲会了解,或者,会问野田骏一的吧。

    一想这个可怜伟大的男人,凌语芊心房霎时又是一抽,脑海浮起今天的种种,还有以前的种种,整个人于是再次被浓浓的愧疚包围。

    他说不要她的抱歉,可是除了对不起,她不知道还能跟他说什么,不知道还能为他做什么,因为他要的,她给不起,她做不到!

    走着走着,凌语芊停在一片花海前。

    君子兰,花容鲜艳娇美,丰满瑰丽,是野田骏一最喜爱的花,他说喜欢君子兰,并非由于它那象征着富贵吉祥和繁荣昌盛的花容,而是偏爱它碧绿光亮、犹如着蜡且晶莹剔透的叶片,象征着坚强刚毅、威武不屈的高贵品格。

    世界上的鲜花,数不尽数,她并没有全都知道,至于君子兰,也是因为他才知晓,当时听他说后,她上网搜索过关于君子兰的信息,了解到它的花语是君子谦谦,温和有礼,有才而不骄,得志而不傲,居于谷而不卑。每一样,似乎都是他的特性,温文尔雅的他,正是一朵挺拔整齐、刚强高贵的君子兰。

    曾经,她打算过买一盆君子兰送给他,但后来一直没有实现,如今送他,他还会接受吗?

    定定俯视着那晶莹剔透、挺拔整齐的绿叶,凌语芊终还是决定送给他,她还细心挑选了一盆最好的,捧在怀里,然后继续沿着花田往前走。

    她走走停停,呆看着各种各样的鲜花,盆栽虽然不太重,但毕竟是一盆花,时间久了自然会累,可她依然毫不松懈地抱着它,到了夕阳西下,终于离开梦之园,搭车回到酒店。

    下车时啦啦文学更新最快llwx.net,全文字手打,刚好碰上细雨,看着娇颜鲜嫩的盆栽,她不忍心它受到半点摧毁,于是低头,尽量地将它护在翼下,结果,花完好无缺,她自己则淋湿了,中午被砸在衣服的一些果蔬汁液因此渗透散开,几乎染遍了她整套衣服。

    负责开门的凌母立刻被她的狼狈样吓到,赶忙接过盆栽,同时吩咐凌语薇把干毛巾拿来。

    凌语薇马上照办,还帮凌语芊整理着头发,完后,琰琰也跑了过来,手里竟然捧着一杯温开水,仰脸递给凌语芊,“妈咪,快喝水。”

    凌语芊冰冷的心顿觉一暖,接过后没立刻喝,而是情不自禁地亲吻着他,好一会,才放开。

    “还有一个菜,炒好就能吃饭了。”凌母忽然说了一句,若无其事地走进厨房去了。

    凌语芊继续陪着琰琰,目光下意识地往野田骏一的卧室瞅了几回,直到晚饭开始,她才知道,他不在!

    “他大概下午一点钟左右回来,也不吃饭,匆忙收拾一下行李,说有事要离开一段日子,也没说去哪,然后就走了。”凌母告知情况,样子依然平静如常,当然内心里是思潮翻滚的。

    凌语芊一听,浑身僵硬,刚握住的筷子顷刻从手中滑落,在木质饭桌上发出铿铿响声。

    “妈咪,骏一爹地出门怎么不和琰琰说再见?”琰琰也猛然插话,歪着小脑袋,皱着眉头,扁着小嘴,尽显委屈状。

    凌母马上安抚他,“琰琰当时在午睡,爹地不想吵醒琰琰,琰琰不用难过哦。”

    凌语芊已拣起筷子,夹了一些菜,放到琰琰的碗中,轻声道,“来,吃菜,吃多点菜有营养。”

    琰琰毕竟是小孩子,注意力回到晚餐上,接下来大家不再提及这个话题,如常用餐,完后也一切如常进行着,直到琰琰睡着了,凌语芊这才拿出手机,拨打野田骏一的电话,可惜处于关机状态。

    难道他还在飞机上?那他到底去哪了?在中国还是其他国家?又或者,回去美国?以前无论去哪,他都会告诉她,但最近两次,他变了,不再这样了。这次更是连说都不说一声。

    他还在生她的气吧,肯定是的,否则他不会这样。

    凌语芊把手机收了起来,视线重新回到琰琰的脸上,脑海无法克制地幻画出贺煜的样子,思绪渐渐又回到了白天,回到那令人失控和崩溃的审讯过程。

    林律师很会打官司,懂得利用她的弱点,当时喊出那句话,说贺煜没有强X,到底出于何种原因,难道正如那个林律师所说,正视了自己的内心?

    不,不要想,不要再想了。

    像是躲避什么似的,凌语芊赶紧甩了甩头,不敢继续追索下去,为了遏制,她甚至下床,去洗澡。

    可惜,她终究无法自控,思绪继续游走着,想起她对贺煜甩耳光,想起那群R国留学生的围攻,然后还有好多好多,将近凌晨4点时,她再次拨打野田骏一的电话,依然接不通,于是继续辗转反侧折腾,将近破晓总算沉入了梦乡,翌日上午十一点多才醒来,又是立刻拨打野田骏一的电话,谁知结果还是关机。

    她顿时慌了。将近一天一夜过去了,就算飞到距离中国最远的地方也应该抵达了的,他还不开机,那就是两个原因,一是他依然生她的气,不愿和她再有任何联系,二是他出了意外!这两个原因,都是她不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