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幸福爱巢,二人世界

幸福爱巢,二人世界

    烈火燃烧停止了,万马奔腾停止了,火热交缠的一对人儿却依然紧紧结合在一起,意犹未尽,舍不得分开,当然,凌语芊更多的是由于身体乏力,无法动弹。

    昨晚那场溺水,虽然对她并没造成极大的影响和伤害,且还经过了一夜休息,但暂时还是摆脱不了疲惫,加上刚才那场疯狂欢爱,几乎耗尽了她全部力气。

    稍作休息,贺煜已经慢慢恢复体力,抬起头来,看着身下人儿软绵绵的像只慵懒可怜的小猫咪,他深情眷恋之余,忍不住低声揶揄了一句,“没用的小东西。”

    凌语芊从呆愣中回神,俏脸更加酡红,细眉儿蹙起,回他一记羞恼的瞪视。

    贺煜继续低笑,在她微嘟的小嘴点了点,眸Se情欲再现,“刚才是不是很快乐,你知道吗,老公很久没听你叫了,你刚才的表现,好珍贵!”

    凌语芊脊背顿时又是一僵,思绪不自觉地回到方才,为自己的情不自禁感到羞愧,于是推开他,刻不容缓地爬到一边去,这才看仔细这张花床,从而再次惊叹他的用心和睿智。

    整张床,就像是镶嵌在花海里,表层铺着厚厚的花朵和花瓣,以致她刚才还以为和周围那些一样长在地里的,如此精致巧妙的布置,一定耗费不少心思吧,是他亲自弄的呢,又或者,吩咐人专门布置的?

    仿佛看透她的心思,贺煜趋近过来,从后面搂住她,贴着她的耳朵告知,“现有这些,是我命园丁布置,不过以后我们可以亲自弄,除了紫罗兰,你还想要其他的花都行。”

    凌语芊听罢,这也才意识到一些事,神色一慌,准备爬起来。

    “别怕,我有规定,这里所有的工人隔三天来一躺,今天还不是时候。”贺煜又是安抚,下巴抵着她的后颈,又粗又硬的胡须根恣意摩擦着她娇嫩光滑的肌肤。

    凌语芊身体顿时一颤,继续推他,但他不允,于是略略沉吟了下,找借口道,“我……我要回屋了,我想洗澡,花粉粘着身体,很不舒服。”

    贺煜总算松手,却是整个抱起她走下花床,离开整片花田。

    凌语芊见状,又赶忙低嚷道,“衣服,我想先穿衣服,然后自己走。”

    “你确定自己还有力气?”贺煜低沉地吐出一句,俊眸半敛,酷酷地俯视着她,紧接着,又道,“乖,我带你去另一处好地方,令你神清气爽的好圣地。”

    “第五文学 ”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好圣地!

    不知因何缘故,听到这样的词语从他的嘴里发出,凌语芊总觉有点怪怪的,特别是瞧着他那俊美的容颜尽显邪魅,深眸流露出来暧昧气息,她更是感到莫名的心猿意马和心乱如麻,而不久,当他停止脚步,她总算确定下来。

    她的第六感果然不错,他所谓的圣地,果然是个暧昧的地方!

    贺煜像是没留意到她的懊恼似的,自顾问了出来,“和翡翠山庄相比,哪个更美妙?”

    凌语芊不吭声,美目呆看着眼前,看那水气蒸腾氤氲中,泉水纯澈透明,清亮见底,吸引着人靠近,以致贺煜搂住她下去时,她无半点抗拒,随他慢慢踏入池中,当温和的池水缓缓渗入肌肤,冲散疲惫,全身心都得到了放松时,更是忍不住舒服地申吟出来。

    贺煜也满心愉悦舒畅,不仅因为身处温泉,更因为她的反应,他先是静静陶醉片刻,随即捞起准备在池边的软毛巾,帮她轻轻拭擦着背部。

    凌语芊身体本能地僵硬,下意识地想抗拒,但想到他那执意霸道的个性,便也作罢。

    当然,这期间难免又遭到他吃豆腐,不但摸了,还吻了,不过,当他想进一步时,她阻止,皱着柳眉,撅着小嘴嗔瞪着他。

    贺煜笑了笑,打算先放过她,这小东西,今天难得这么乖,他可不能破坏这么好的局面,来日方长,等将来重新将她芳心俘虏后,再慢慢讨回这些福利都不迟。

    高深莫测的黑眸里面,闪动着“老灰狼”的美好计划,凌语芊却浑然没有觉察,见他终于放过她,她心里还是挺舒畅的,继续沉浸陶醉在温泉的沁透与按摩中,由于刚才她被贺煜紧紧压在花床上,身体沾了很多花粉,这一泡,花粉全都融入水中,不仅散发出阵阵幽香,还沐浴滋养着她娇嫩的肌肤,整个人更显妩媚迷人。

    贺煜看得双眼时而发亮,时而发沉,性感的喉结快速起伏不停,下腹那一团火,也已经无法控制地升起。

    这小东西,怎就这么有魅力!自己对她怎么就毫无克制力可言!

    贺煜真想挥出长臂,将她捞过来,然后狠狠地压在盘石上,狠狠地再狂肆一次,然而想到利害关系,他唯有忍住,用力地忍住,担心引爆欲火,他甚至不敢再触碰她,悄然退出了几步,还拼命掬水洒向自己的脸庞,企图借此转移注意力。

    凌语芊闭着眼,故并没觉察到他的异样,好一会,直到觉得可以了,才睁开。

    贺煜见状,赶忙从池边的小柜子里拿出大浴巾,陪她上去,走进旁边专门修建的更衣室,让她换上干净的浴袍,看了看天色,带她回别墅。

    早上就只吃了一碗鸡蛋糖,这期间走了不少路,加上那场疯狂的欢爱,不但贺煜感到饥肠辘辘,就连凌语芊也饿得慌。

    超大型的冰箱,倒是装满各种食物,可贺煜再也无能展现身手,不过他早有预谋,装出不胜可怜的样子,定定看着凌语芊。

    凌语芊犹豫思忖了一会,终于也换上居家服,戴上围裙,动手忙碌起来。

    贺煜欣喜若狂,赶忙紧紧跟随,还自告奋勇地说帮她,与她一起弄。

    凌语芊讷讷地望着他,最后,不予理会。贺煜俊颜即时被失望覆盖,却也还是心情愉快的,高大的身躯倚在门口,静静看着她。

    凌语芊尽管没回头,但能感应到那两道直盯着她的灼热视线,不禁胸口怦然心跳,禁不住地慌乱。

    而当她正在弄着鱼,他忽然跑过来,从背后搂住她,头自她颈间往前探,低吟道,“小东西,我好幸福,终于能吃到你亲手煮的饭菜,天佑的一个梦想终于实现了。”

    凌语芊脊背倏忽一僵,加上随着他说话而不断喷出的丝丝热气,浑身更是颤抖不已,而内心里,是荡漾起伏的。

    煮饭给他吃,曾经不仅是他的愿望,也是她的梦想,她做梦都想自己有天能像妈妈对待爸爸一样,为心爱的人煮饭,做他最喜欢的菜。天佑说过,他最喜欢吃清蒸海鱼,蘑菇炖排骨,香辣土豆块,刚才她就潜意识里挑选了这几样。

    “还让我幸福的是,你记得我最爱吃的菜,小东西,这就是证据,你的举动出卖了你的心,由始至终,你都记着我,爱着我,只爱我一个。”贺煜开始在她颈间啄吻起来,还慢慢蔓延到她的两腮、耳垂。

    这里已经竣工一年,偶尔心情不好时他会过来一趟,一个人静静体会着对她无止境的爱,回忆与她度过的美好时光,然后悲伤痛苦思念一番。

    直到上个月,得知她还在人世,得知她回到中国,他于是命人买了很多食材过来,其中包括他最爱吃的几样菜,因为他做好随时带她过来这里的准备。

    凌语芊被他如此骚扰,更觉浑身不自在,那无法控制的酥麻让她又气又恼,无奈她此刻满手都是鱼腥,根本阻止不了他。

    幸好,他懂得适可而止,他知道不能激怒他的小宝贝,否则午饭说不定会报销,他的愿望也会破碎。

    所以,不久他便停止对她的吻,大手也暂且松开,但一直站在她旁边,看着她把鱼洗干净,放在碟子里,调好味,下锅清蒸。

    接着,还有其他菜色,他都看到了,暗暗为她的心灵手巧惊叹和高兴,为自己能尝到她亲手做的菜感到庆幸和满足,而最后,当这些菜都香气四溢地呈现在他面前时,他更是感动得几乎说不出话来,不由分说地抱住她,狂烈热吻,许久停下时,像个小孩子似的,兴致盎然地看着桌面色香味俱全的佳肴,舍不得吃掉。

    瞧着他这个样子,凌语芊本就未从热吻中恢复过来的心情不觉更加荡漾起伏,心房像是被某样东西重重锤打了一下,眼见极力坚守的防线差点就被冲破,她赶紧停止一切不该有的悸动,端起碗准备到旁边盛汤。

    贺煜也回神,拦住她,从她手中拿走了碗,帮她装了满满的一碗鸡汤,语气温柔地叫她一定喝光。

    接下来,他还细心地为她挑鱼骨,拨虾壳,督促她多吃,整个画面让凌语芊情不自禁地忆起过去,心思于是再被搅乱。

    这会,她不再刻意逃避和压制,任由思绪游翔,顺应着他的举动,尽情享受他对她的关爱与呵护。

    整顿饭下来,气氛都萦绕着温馨和快乐,彼此间的愿望,皆得到了完美淋漓的实现。

    他们沉浸在美好的氛围里,陶醉,迷恋,沉沦,吃完好长一段时间,终于依依不舍地正式结束它。

    凌语芊本能地去洗碗,贺煜却说不用,留给雇工明天来再处理,凌语芊想到这是食物,不忍心这么崭新整洁的厨房被弄脏,被熏上臭气,坚持自己洗,贺煜坳不过,唯有陪她一块进入厨房,继续幸福地看着她一碟一碗地洗得干干净净,光亮如新。

    待凌语芊洗干净手,贺煜迅速跑近,拿着干毛巾,准备亲自为她抹去水珠。

    凌语芊怔了怔,下意识地抗拒。

    “乖,让我来,你刚才那么辛苦,让我补偿一下,好吗?”贺煜紧紧抓住她的手,坚持拭擦着,动作极尽温柔和仔细,那一根根青葱玉指,白皙细嫩,圆润柔滑,俨如陶瓷做成似的,让他更加小心翼翼地呵护,生怕稍微用力会弄破。

    凌语芊也安静下来,默默看着他弄,明明只是抹个手,他却像在整弄着什么,好几分钟才舍得结束,然后带她走出厨房,来到客厅,准备和她说起下午的计划,却见她预先提出要离去。

    绝美的娇颜神色讷讷,她一瞬不瞬地注视着他。

    贺煜剑眉微蹙,俊脸也绷了起来,数秒,抱住她,“别走,再陪陪我,陪多几天,这里还有很多地方没看,让我带你一一光顾,每一处,你肯定都喜欢的。”

    凌语芊不吭声,但去意依旧。

    贺煜于是将她搂得更牢,继续又哄又求,低沉的语气尽显不舍和乞怜,“这个岛,是为你而立,一草一物都与你有关,既然我们一场来到,何不好好看看?看看我为你做的一切,看看我并没有忘记诺言,看看我对你爱得有多深!还有,我们去海边拣贝壳,这里有很多漂亮精致的贝壳,各种形状,各种颜色。记得我以前送给你的贝壳项链而你无意搞丢吗,当时你好伤心,还哭了,我就说,以后会再弄一条给你,弄一条更美丽的。所以,小东西,请你给我一个机会,让我继续实现承诺好吗。我们拣完贝壳,正好可以看日落,这个岛,看的日落最美,天佑说过的,你还记得吗,都记不记得?”

    说到最后,他终究得再借用以前的自己来挽留,结果如他所愿,凌语芊无从招架,鬼使神差地答应了。

    他心头即时冲上一阵狂喜,又是深深抱住她,火热缠吻,直到几乎窒息才结束。

    凌语芊娇喘连连,俏脸绯红,如染上一片粉嫩色,胸口激烈起伏着,媚眼含怒,嘟嘴瞪着他。

    贺煜却没丝毫检讨的意识,用他邪魅的笑容对她,当然还有那隐隐透着激情火苗的眼神。

    凌语芊再瞪了一会,瞄到他摆放在茶几上的手机,略略沉吟后,拿了过来,拨出凌语薇的号码。

    终于等到姐姐的来电,凌语薇高兴激动不已,不过在她喊出姐姐后,手机又猛然换成了另一个声音,软软的,嫩嫩的,奶声奶气的。

    是琰琰,他正在凌语薇旁边,得知来电是凌语芊,迅速把手机抢过去,迫不及待地喊,“妈咪,你昨天去哪了,怎么还不回来,琰琰已经二十六个小时见不到妈咪了。”

    听及这番话语,凌语芊既欣喜,又感动,赶忙安抚,“对不起琰琰,妈咪有点事忙,暂时还不能回去。”

    “那妈咪什么时候回来。”

    凌语芊稍作停顿,回答,“明天。”

    “吓,还要明天啊,为什么呢,琰琰好想念妈咪,琰琰不要薇薇阿姨讲故事,要妈咪讲,要妈咪陪琰琰睡觉。”可怜巴巴的嗓子,就要哭了。

    凌语芊鼻子也蓦然一酸,恨不得立刻就飞奔回去,这时,贺煜取走手机,对琰琰轻唤出来,“琰琰?”

    琰琰认得这个嗓音,欲哭的语气马上转成诧异和兴奋,“爹地?你是贺煜叔叔?”

    “嗯,是爹地!”贺煜唇角不自觉地扬起,一语双关地应,“琰琰最近乖不乖,有没有想爹地?”

    “有,当然有!琰琰可想爹地了,天天都想,想得心肝儿都碎了一地。”琰琰赶忙回答,学平时在电视里看到的台词,搭配着独特的语调,说得极为夸奖。

    贺煜更是笑弯了眼,脸上冷峻的线条全然软化,深刻的五官也因此缓下不少,由刚毅冷冽的美,转成了温和怀柔的美,愈加迷人。他空闲的长臂伸出去,将凌语芊揽住,谢谢他的小女人,为他生了一个这么可爱聪明的儿子。为了让她也听到,他拿下手机,开了免提。

    被他“六夜言情”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忽然搂住,凌语芊还是难免不自在,又听从手机里传出的稚嫩童音,便不再在意,整个心思集中到电话上。

    琰琰心情雀跃,滔滔说个不绝,首先迫不及待询问的是,“爹地,你怎么会跟妈咪在一起?难道妈咪这两天不在家,就是为了将你放出来?”

    贺煜还不清楚某个“谎言”,眉头略略一蹙,“嗯?琰琰为什么这样说?”

    “上次振峯叔叔邀请我和妈咪吃饭,我问他爹地去哪了,振峯叔叔就说,爹地做了错事,被妈咪关起来,面壁思过!”琰琰说着,语气转向严肃,郑重地恳请出来,“爹地,你以后可不可以别再做错事?可不可以别再惹妈咪生气和难过,琰琰不想看到妈咪哭,也不想很久都见不到爹地,连电话也不能讲!”

    纯真无邪的一番话,却是深深撞击了两个人的心,凌语芊俏脸骤时黯下,痛定思痛。

    贺煜总算明白过来,也百感交集,坚定而毅然地做出答允,“好,爹地答应琰琰,爹地再也不会惹你妈咪生气,爹地只会疼她,爱她,每天都让她开开心心,快快乐乐!”

    琰琰不懂大人的情爱,只知道最后几个字,低落的心情瞬间回到雀跃,还欢呼起来。

    贺煜手臂收紧,更牢地搂住凌语芊的肩头,低首在她柔软的发上轻轻吻了一下。

    不久,电话再次传来说话声,这次,换成了凌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