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幸福中的暗流

    黑夜在“第五文学 ”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激情余韵中过去,紧跟而来的是生机勃勃的白天。

    天水相接的地方,蔚蓝中出现了一道红霞,东方晨曦初露,渐渐地红霞慢慢扩大范围,冒出了太阳的小半边脸,瑰丽的橘红色把云朵镶上了一层金框,与阳光的倒影在海面粼粼波纹中轻轻摆动,显出诗一般的唯美。

    小小的心形陆地上,帐篷内温馨依旧,累垮了的一双恋人仍紧紧搂抱在一起,做着美好销魂的梦,丝被盖住两人的重要部位,只留手脚曝露在晨曦中,一阳,一阴;一刚,一柔,形成鲜明的对比,荡漾人心。

    地面各种生物也开始苏醒,小螃蟹们从湛蓝海水中爬上岸来,在细软微湿的沙滩上开始了晨运。其中一只静悄悄地潜到帐篷内,爬上那只白嫩光滑的玉足,淘气贪恋地流连着。

    不久,把睡梦中的人儿扰醒。

    凌语芊柳眉微蹙,极不情愿地睁开了惺忪睡眼,下意识地沿着酥痒的地方看去,这一看,吓了一跳,再见到那已经涨到脚趾的海水,更是花容失色,急忙去喊身边的男人,“贺煜,快起来,海水要淹没我们了,赶紧起来。”

    餍足中的男人,还在旖旎春梦中回味沉沦着,没有立刻苏醒。

    凌语芊更加心急如焚,趋起身子趴在他的面前,使劲摇晃着他的手臂。

    终于,男人苏醒,深邃的黑眸一点点地张开,立刻被眼前的旖旎春光刺激得血脉贲张,瞳孔瞬时一缩,弯起脊背不由分说地将她压在身下……

    “啊——”

    痛叫中,凌语芊眉心更深深纠结在一起,条件反射地挣扎。

    强悍的男人却如射出去的箭,是再也无法控制……

    这时,逐渐上涨的海水已经没到他们的小腿。

    旧伤加新伤,凌语芊被再次带进疲惫当中,羞恼地本欲骂他,然而感觉到脚上传来的凉意,便顾不得太多,赶忙推开他,准备从他身下出来。

    无奈,男人不允,高大沉重的身躯牢牢压住她的,在余韵中回味着那极尽消魂的感觉。

    “走开啦,海水已经淹没到膝盖,你不要命,我还要!”凌语芊撅高红艳艳的小嘴,使劲捶打着他。

    贺煜自是觉察,却并无半点惊慌,情yu未退的双眼邪魅地睨视着她,性感的薄唇勾出一抹嘲弄的笑,“你也晓得要命?前晚跑去海里的时候,可不见你有这样怕过!”

    “你……”凌语芊更加羞恼,娇弱的小手猛地抓住他的肩膀,抬起头来在上面狠狠咬下去!

    贺煜即时发出一声闷哼,但也静静任由她继续,不过,这小东西终究是疼他的,咬了一会便作罢,改为用手继续拼命捶打,抓狂地瞪着他。

    再由她发泄了一阵子,贺煜总算坐起身来。

    凌语芊得到自由,马上跑,可这身子是刚经过“摧残”的,还没跑几步就栽倒,栽倒水里去,若非水浅,她恐怕真的没命了!而且,她这也才发现,自己身无寸缕,刚刚只顾着跑,竟忘了穿衣服。

    “啊!啊!”她又急又气,使劲挥手拍打着海水,溅起的水花四处喷飞,她的头发、脸庞、手臂,身体等都沾上了透明的水珠。

    贺煜已经来到她的身边,手里拿着丝被,小心翼翼地裹在她的身上,且将她抱起来,回到帐篷内,温柔地整理着她凌乱的发丝,结实修长的手指也一点点地拭去沾于她身上的水珠。

    凌语芊一直嘟着小嘴,美目一直盈着怨恨,瞟着他。

    贺煜则含情脉脉的,俊颜淡定从容,动作极尽宠溺和怜爱,都弄好后,抱着她,跨到岸上去。

    凌语芊想到什么似的,赶忙挣扎,“衣服,我的衣服!”

    “都湿了,哪还能穿!现在不是有被子盖着吗,回去洗过澡,再换新的。”

    “不,我要带走!”她当然知道它们昨晚被扔到旁边,而今早涨潮,都弄湿了。

    “等下有人专门收拾的。”贺煜解释,继续优雅地迈着步子。

    凌语芊却依然坚持,用力扭动着身子,她才不要让那些工人通过衣服幻想她昨晚和他在这里经历过什么,再说,她不接受自己的贴身衣物被那些陌生人捡到。

    贺煜终于看懂她的心思,在心中暗暗苦笑了一番,便也回头,重返心形陆地上,放她在帐篷里,亲自去捡起她的衣服,还有他自己的,用个袋子装着,扣在手臂上,再次抱起她,彻底离开了沙滩,朝别墅方向走。

    一路上,他都牢牢抱着她,昂首阔步,脸不红,气不喘。

    难道这就是男人与女人的差别?又或者,他是特别的,特别强悍的?记得以前无数次,不管夜晚多火热,就算缠绵了整整一夜,他似乎都毫无倦意,哪像她,整个身体仿佛被重物长时间辗压过,浑身都起酸痛,而某个地方,更为严重。

    越想,凌语芊越不忿,不禁赌气地朝他身上掐了一把。

    然而,凭她这点力,对他根本就像抓痒似的,非但没有任何苦恼,反而好舒服的样子。

    凌语芊于是更恼,很有骨气想不让他抱,但转念一想自己这副身子根本负荷不了这么长的路程,唯有消除这念头,只能杏眼圆瞪,不时瞅着他,瞪他。

    贺煜尽管目光往前,却也很清楚怀中小人儿的动静,不禁为她的小孩子气暗暗发笑着,同时也更加宠溺和怜爱,更稳妥牢固地把她抱在怀中。

    大约二十分钟的路程,就这样过去,他们双双回到了别墅内。

    凌语芊事不宜迟走进浴室,泡了一个热澡,洗去一身脏泥和疲惫,换好干爽舒适的衣服后,步出卧室,来到客厅,正好见到贺煜从饭厅出来,他估计也已经冲洗完毕,挺拔的身躯穿上了新的衣服,全身上下都散发着神采飞扬的气息,俊美绝伦的面容更是魅力四射,勾人魂魄,让她情不自禁地呆愣了一把,在他邪魅笑起时,赶忙回过神来,低头,窘迫地揪着衣服角。

    “听潮阁”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贺煜走近她,牵起她的手,带她进饭厅。他刚刚已经弄好早餐,依然是鸡蛋糖水,不过凌语芊还是吃得津津有味,不但因为饿了,还因为……

    贺煜若有所思地注视着她,数秒,迟疑地道,“真决定回去了?”

    凌语芊身体一僵,抬起头来,愣愣地回望着他。

    “这里还有很多地方你没去过,都很美的,另外,我们还可以再去去花田,我做花环给你戴。”贺煜别有用心地诱惑,深邃炯亮的鹰眸继续射出暖暖情意。

    凌语芊当然知道一定还有很多地方,也知道一定很美,且也无法控制地心动,然而,理智让她,毅然拒绝了!

    贺煜说不失望是假的,不过这男人素来自信,之前少许的苦恼也已经在昨日寻了回来,于是不勉强,他清楚,这小东西需要时间去慢慢融化,再说,回去G市也可以继续感动她,挑动她的,这不百度搜索“小说领域”看最新章节,他都早计划好了呢!

    想罢,他不再多说,看着她吃完早餐,准备一会,带她离开别墅,重返海边。

    凌语芊忍不住再看了看昨晚呆过的地方,只见那儿已被潮水淹没,海面一片干净,那些东西估计被工人收走了。

    不知因何缘故,她觉得心里有点闷闷的。

    贺煜搂住她,柔声安抚,“是不是感觉很失落?我们以后还有机会的,只要你喜欢,我都会带你来,带你再次领略昨晚的美好。”

    凌语芊俏脸微微一瑟,不吭声,继续愣愣地注视了少顷,转身走开,在贺煜的带领中,由快艇驳接到游艇上。

    这是她清醒的状态下乘坐这座游艇,也算是她头一次乘坐游艇。首先被它的豪华气派震撼,为周围的环境倾倒迷醉。

    贺煜带她参观完里面,来到甲板上,整个感觉又是另一番滋味。在大海中的阳光,似乎比在岸上还明媚、灿烂,海水更是碧绿通透如翡翠,俨如一幅幅锦缎叠接在一起,耀亮了人的脸庞。而那迎面拂来的徐徐海风,更是沁透了身体各个脉络,说不出的惬意。

    凌语芊伫立船头,忍不住闭上双眼,尽情享受这一刻的美好,她从没体验的美好。

    贺煜也深吸着大自然的清新,一会拥住她,意味深长地道,“在这里拍婚纱照,一定很棒。”

    凌语芊脊背微僵了下,美目睁开,不过没有回应。

    贺煜把她转过身来,让她面对着他,低沉的嗓音透出歉意,“对不起,上次我没有陪你好好拍婚纱照,所以这次,我会补回来,你想怎么样拍都行,想拍多久都行,想去哪里都行,我都会陪你。”

    听着那由海风吹送到耳畔的温言细语,望着他满是愧疚的眼眸,凌语芊不由自主地忆起曾经的一幕,整个心窝霎时揪紧,重重一阵抽痛,俏脸也倏然变得苍白起来。

    贺煜更是心疼不已,深深抱她入怀,越发忏悔,“对不起,对不起,请给机会我补偿好吗?除了婚纱照,婚礼我们也重新办一次,这次我会亲自张罗,比上次还豪华、还隆重、还浪漫。小东西,我都策划好了,绝对惊喜,绝对可称史无前例的世纪大婚礼,如梦如幻,如诗如画!故请给我机会,让我们变成世上最幸福最耀眼的新郎新娘好吗?”

    在这么美的地方,听着这么美的话,那是多么的幸福,然而,凌语芊内心却是更加的疼,她想起了野田峻一,想起了季淑芬,想起了贺云清,还有那些不怎么待见她的贺家人。

    感受着她身体慢慢散发出来的抗拒气息,贺煜瞬时慌了,赶忙将她从怀中扶正,看到她眼中发出来的绝望,更是深感恐惧。

    凌语芊也定定注视着他,俏脸严肃凝重,少顷,毅然道了出来,“贺煜,放了我好吗?让我们的美好回忆停留在昨晚,可好?”

    “不好!”贺煜大吼出一声!

    凌语芊身体微微缩了一下。

    “什么叫做停留在昨晚,小东西,你明明爱我,为什么要逃避,谁让你逃避的!”贺煜嗓子持续高涨,抓紧她的肩头。

    凌语芊忍住微微的痛,低头用沉默来表示她的坚持。

    贺煜却不准,大手移至她的下巴,牢牢地扣住,强迫她看着他,“因为野田峻一?因为他是吗?你又不爱他,你嫁给他只是被逼的,这个荒唐的婚礼不该再延续!”

    被逼?他怎么知道她被逼嫁给野田峻一?困惑即时涌上凌语芊的水眸。

    “Ms。arlene是谁?”贺煜继续问,精明的眸一瞬不瞬地直盯着她。

    凌语芊则更加震惊!天,他怎么知道Ms。Arlene!

    “你昨晚说梦话,什么都说出来了!”

    梦话!难怪了!她还以为他派人查出来的呢!那自己到底说了多少?真的什么都说了?可是,假如真的都说了,他还用问吗?凌语芊咬了咬唇,转身准备走开。

    贺煜长臂一伸,立刻就把她拉住,“为什么野田峻一要杀人才能将你从Ms。rlene手中救出来?这个女人到底是谁?你怎么会认识她?你在美国那三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凌语芊又是震了震,冷道,“你不是都听到了吗,那还问我做什么!”

    这小东西呀!贺煜焦急又气恼,无奈地如实解释,“我只听到几句而已。”

    几句而已!哼哼,果然是个大骗子,还说都听到了!

    “乖,把整个缘由告诉我,由我出面解除你和野田峻一的关系,听话,好吗?”贺煜重新搂住她,嘴唇贴在她的耳畔,“难道你不想重新嫁给我吗?难道你不想我们光明正大在一起吗?难道你不想每天早上起床都看我吗?难道你不想让琰琰知道,他崇拜喜爱的贺煜叔叔其实就是他的亲生爹地。”

    想,她当然想!其实她还是想的,可那又怎样?他母亲、他爷爷,还有他家族的人,肯吗?特别是他母亲,一想起那个恶毒极品的季淑芬,凌语芊是什么情意都没了,用力地从他怀里挣脱出来,气鼓鼓地道,“我困,睡觉了!”

    说罢,迅速冲到舷梯那,进入船舱内。

    贺煜紧紧跟随,看着她进入房间,躺上床去,闭上眼不再理他,他于是坐在一边,默默注视着她,无可奈何地叹着气。

    野田峻一那小日本,怎么也谈不妥,故他希望能从她这边攻破,可谁知道……这小妮子到底在赌气什么,都到这种程度了,还有什么好赌气的,还有什么好记恨的,最让人抓狂的是她那闷葫芦的个性,什么都不说,就算他万能,也没办法呀!

    半个小时的船程,就在这种郁闷的境况中度过,直到游艇靠码头,凌语芊才醒了过来,其实,她一直没睡,只静静地躺着,于是游艇一停下她就睁开了眼,翻坐起身。

    贺煜也一言不发,牵住她的手,不让她有机会挣扎,带她走出船舱,上岸。

    池振峯接到吩咐,开车来接他们,他像昨晚那样,眉开眼笑地与凌语芊打招呼,凌语芊这也才笑颜逐开,贺煜看着不禁更加懊恼,给了池振峯一记没好气的瞪视。

    池振峯何其精明,当然感受到背后传来的凌厉目光,故不敢和凌语芊套乎太多,只偶尔搭讪几句,不久,车子抵达凌语芊下榻的酒店。

    看着那金碧辉煌的酒店大门口,贺煜心中更不是滋味,她是他的女人,住的却不是他的家,不是他的酒店,他顿时有股冲动,不让她下车!

    可惜事实上,凌语芊和池振峯说声再见后,亲自打开车门,走了出去,却没有和他辞别!

    他俊颜更沉,跟着下车,拉住她的手。

    凌语芊眉心一蹙,顿了顿藕臂。

    贺煜握得紧紧的,淡淡地道,“反正野田峻一不在,不如我上去看看琰琰。”

    “不方便。”凌语芊俏脸微微一变,迅速拒绝,为了阻止他,还这样补充了一句,“难道你想在我面前被我妈骂得狗血淋头?”

    可恶!贺煜真想狠狠抽她一顿屁股!但最终,他还是只能这样说,“回去好好反省,我希望能尽快收到你的坦白!”

    凌语芊不吭声,缓缓迈着细步,朝酒店门口走去。

    贺煜目送着她,直到她娇小却又倔强的倩影完全没入酒店大门之内,这也才回到车上。

    “总裁,你们又怎么了?昨晚的计划泡汤了?或者,不是很顺利?”池振峯迫不及待地询问。

    顺利,非常的顺利,只是这小妮子,爽够了,就拍拍屁股走人了!贺煜恨不得这么回答!他就不明白,自己怎么老是拿她无可奈何!看来,是自己太纵她!

    贺煜再暗暗抓狂了一会,并没回答池振峯,反问另一件事,“你早上说已经揪到林智,怎样,真相是否如我们所料?”

    “嗯,那个视频录影带,的确是林智受命交给野田峻一,幕后黑手,是高峻。威逼利诱之下,林智答应做污点证人,不过我担心高骏到时会咬牙否定,因为林智这渣,当时从没想过要反过来动高骏,故也就没有保留到任何证据,单凭他片面之词,根本不行。”

    “难道就这样放过高骏?”贺煜俊颜立刻升起阴霾,如寒霜降临,说得咬牙切齿。

    池振峯略略沉吟了下,安抚道,“其实这次的事,可谓因祸得福,如果不是这样,总裁你也未必能把yolanda的真心引出来,从而促进感情。至于高骏,我们一定有机会收拾他的。”

    真心又怎样,促进感情又怎样,那小东西,根本就是个小刺猥,是个闷葫芦。贺煜神色不自觉地轻缓下来,又是浅浅懊恼一下,顺势再问,“那个野田峻一,行踪查到没?”

    “嗯,他回了旧金山,不过又消失了,再也找不到他的踪影。”

    找不到踪影,这个野田峻一到底因什么事跑开?如此重要时刻,按理他不应走开的。莫非……贺煜脑海猛然闪过一道灵光,吩咐道,“帮我查查一个叫做Ms。Arlene的人,芊芊在美国与她有过交集。”

    Ms。Arlene?就这么一个名字,在美国何其多,可怎么查?

    看着池振峯眉头深锁彷徨样,贺煜略微思忖,终究将整件事说了出来,提及凌语芊还是不肯告诉他整个情况,整个神色极为不自在。

    池振峯总算明了,也为凌语芊的固执感到有点无奈,当然并没有表露出来,只快速答应会马上去查,而后,在贺煜没有异议之下,启动车子,缓缓驶离。

    另一边厢,凌语芊回到了下榻的酒店。

    琰琰和母亲、薇薇都正在客厅看着电视,见到她回来,琰琰小兔子似的,蹦蹦跳跳地奔到她的胸前。

    凌语芊先是抱住他一会,带他回到电视机前,接过凌语薇递来的温开水,边坐下,边讷讷地看着凌母,低声喊出一句“妈”。

    凌母回她一望,眼神复杂,淡淡地问,“吃早餐了没?”

    “吃……吃过了。”凌语芊声音依然很低。

    这会,琰琰迫不及待地插话,爬到凌语芊的腿上,兴奋追问,“妈咪,贺煜叔叔怎么不跟你一起过来?对了,这两天你和贺煜叔叔去哪儿了?”

    真是哪壶不提提哪壶!

    凌语芊俏脸瞬间变得更窘迫,像个做错事的小女孩,咬着唇,怯怯地朝凌母瞄了瞄。

    “妈咪——”这小家伙,真是不识趣!

    “呃,呃……”

    倒是凌语薇,似乎看出些许端倪,伸手拉住琰琰,为凌语芊解围,“琰琰,妈咪出去两天,累了,先让妈咪休息一会,有什么晚上再问?或午睡时再说?”

    琰琰歪着头,小指头放在粉红娇嫩的小嘴咬了咬,便也点头,“好,那妈咪赶紧去休息吧!”

    凌语芊冲他宠溺地笑了笑,也给凌语薇一个感激怜爱的注视,随即走到凌母的身边,“妈,我陪你去准备午餐吧。”

    凌母顿了顿,不做声,站起来,朝厨房走去。

    凌语芊赶忙跟上,进入厨房,在凌母滔米下锅时,她也拿起豆角来弄,边忙碌边瞄向凌母,心潮翻滚。

    凌母何尝不是满腹混乱,又是一会过后,终于看着凌语芊,面容严肃,饱含深意地问,“有打过给电话给峻一了吗?”

    凌语芊轻握住豆角的手,猛然一停顿。她就知道,妈妈不会这么安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