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心醉神迷

    想不到,那些事他都记得,记得和她一样的清楚,那段爱,不但对她刻骨铭心,于他也是。

    他做的每一件事,总能轻易挑起她的回味和思念,从而无法自控地被他感动,心里自然而然地倾向于他。而今晚,这个整体回忆的播放更是把她彻底撼动,彻底融化。

    这个时候的贺煜,尽管不似凌语芊的感动流泪和泣不成声,但也眼眶红红的,暗黑的眸瞳闪烁着透明晶亮的泪花。虽然他之前已经跟画师沟通过这些情景,却是没有想到当这些情景通过独特的沙画视频呈现出来时,能给以如此震憾的效果,如洪水猛兽般冲破他强大的心。

    不知是画师的技巧太高超呢,或他们的经历太深刻,背景音乐仿佛表达的就是他此时的心情:My—heart—will—go—on!

    随着音乐的慢慢收尾,沙画上的情景停在最后一幕——两人模糊的头像紧紧地靠在一起,永远,永远……

    贺煜也渐渐收紧手臂,紧搂住凌语芊的肩头,颇有与她连在一起的意味。

    凌语芊依然泪如雨下,心中完全不能自已,她想在自己最后一道防线还没被攻破之前逃离,于是拼命推开他,疾步奔跑起来。由于头脑混乱,脚步又很急促,她被自己的鞋子绊倒了,幸好,眼见她就要扑到地面时,贺煜冲过来,及时拉住她。

    “放手,放开我!”凌语芊使劲挣扎着,内心越觉难受,越觉得崩溃,眼泪像决了堤的洪水,继续疯狂下滑,“为什么要这么坏,为什么要做这些事儿,每次我想忘记的时候,你就想方设法把我拉回到记忆的世界;每次我想放弃的时候,你千方百计把我留住;每次我以为自己不会再爱你的时候,你却又使出招数让我对你欲罢不能,贺煜,你根本就是一个超级大坏蛋!”

    她总算被感动了,如他所料彻底地动容,他很欣慰,很感动,很兴奋,然而也更加心疼和怜爱。他牢牢地抱住她,同样喊得动情和嘶声,“小东西,这是宿命,命运安排我们在一起,命运注定我们永不分离,命运的力量如此强大,你我都不能改变,既然我们彼此相爱,经历过那么多喜怒哀乐,我们何不顺应天意。”

    “狗屁!我才不要相信和顺从它!老天爷也是个坏蛋,它就喜欢折磨我,喜欢伤害好人,我才不要听它的安排!”说起天意,凌语芊可愤慨了,想起自己所受的那些苦和痛,她对老天是充满无尽的恨意!

    看着她痛定思痛、悲切满面的模样,贺煜心如刀绞,愧悔地呢喃出来,“对不起,对不起……”

    “我要的不是对不起,而是你的成全!贺煜,假如你爱我,那就放手好吗,有些东西,错过了就是错过了,你再试图寻回也只是徒劳,别再相信那些所谓的命运,它做不了那么多的主,我和你,已经回不去,再也不可能!”说到最后几个字,凌语芊刻意提高嗓子,目光还猛然犀利起来,绝然道,“以后,别再搞这些无聊的东西,别让我嘲笑你!”

    果然,贺煜宛若堕入了万年冰潭,全身幽冷僵硬,箍在她腰际间的大手,更像是成了一对木头。

    回不去!不可能!无聊的东西!嘲笑!

    呵呵,他费尽心思做出来的独一无二的浪漫,曾经她最喜欢最陶醉的浪漫,如今竟被她说成无聊,还准备嘲笑他!

    可是,小东西,我不放!这一放,我可能会完蛋!

    那么几秒之间,准备松开的手又迅速收了起来,贺煜更紧更牢地抱住她,悲凉地低吟而出,“笑吧,小东西你要是真觉得可笑,尽管笑吧。我贺煜,从没人敢笑,既然一定要面临这样,那么,我希望这个先例是你!”

    凌语芊也瞬间浑身僵住,连挣扎和抗拒的举动也停了下来。

    “是的,我从不相信什么狗屁命运,我也痛恨它,因为我同样被它愚弄、被它折磨、被它伤害!”贺煜也愤然吼起,怒不可遏,紧接着稍停几秒,转向无奈和凄然,“可我还是不由自主地寄望它,因为除了它我不晓得还有谁能帮我!当年,得知你飞机出事的噩耗,我痛不欲生,去到我们恋爱时曾多次光顾的广场,那儿,依然热闹非凡,大屏幕上依然播放着各种浪漫的表白,我仿佛还见到我为你献上的那一个。携子之手,与子偕老,一生一世,相伴相随,小东西,爱你,无休止!怎样,是不是很美?永世都难以忘却?你明明答应过要陪我一辈子,结果却先我而去,抛下我在这世上独活!不知所措的我,只能求助老天,假如它一定要夺走你的命,假如你阳寿注定只有这么多,那我分一半给你,这样,我们算是做到了一生一世相伴相随,尽管它会很短暂,但也已经足够!”

    低沉的嗓音,清楚透露着无尽的悲痛,一个字接一个字,像石头似的重重砸进了凌语芊的心湖,先是掀起一圈圈涟漪,渐渐变成了一团团波浪,高高溅起,一波接一波,越溅越高,震动整个心房。

    “后来,有个小女孩跑来向我卖花,她掏出一个小香包,说那是她奶奶为她做的宝袋,只要对着宝袋祈福,便能梦想成真,她把它送给我,希望它能帮我找回爱人。很扯谈的故事,连旁边乞丐都看得出那是骗钱的伎俩,而我却接受了,因为,我希望真的可以梦想成真。还有,一年后我去纽约,无意中去到一个文化广场,被那里正在播放的朱古力广告吸引了脚步,当我看得心痛心碎时,又一个小女孩来跟我推销流星项链,她说,流星能给人带来好运,只要握住对着它许愿,我会梦想成真。我当即就想起了中国的小女孩,可结果,我还是用钱换取了它,待美国小女孩一走开,我便举着它到眼前,闭上眼真的祈祷起来……”

    听到最后的往事,凌语芊迷离的美目陡然瞪大,媲美铜铃。朱古力广告,流星项链,难道……她抬起头,紧盯着他,迫不及待地问了出来,“那个广告,是不是一个男子用朱古力垒成一座城堡,送给心爱的女人,一颗颗金黄色的朱古力绽放着耀眼的光芒,照亮了他们幸福的脸容?”

    贺煜也迅速从回忆中出来,满面诧异,“主题是,爱你一生一世!”

    “我用十美金,买了那条项链。”凌语芊继续说,更加心潮翻滚,澎湃起伏。

    想不到,他和她在同一个广场出现过,只可惜,她和他情深缘浅,竟然没有遇上!

    贺煜同样被这个出乎意料的消息深深震住,紧接着,重新将凌语芊搂入怀,语气急切和激动,“小东西,你看,其实命运有给我们机会,只是,我们没有把握住。故这次,我们一定要好好珍惜,别再错过好吗?”

    的确,假如当时能重逢,她就不会再遇上野田骏一,不会嫁给野田骏一,后面那些伤害,也不会出现。

    “小东西,正是因为老天有情,它才再次给我们创造机会,我们要是一味地错过,老天不会再眷顾。当我求你,别再逃避了好不好,既然你心中还有我,那就重回我的身“第五文学”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边,我们一家三口好好团聚。只要你肯正视你的心,回到我身边来,我答应你,以后你要我做什么都行。”

    做什么都行!这是怎样的一句承诺,难道他不知道这代表着什么吗!

    俊美绝伦的面容,布满浓浓的恳求,那副高大挺拔的身躯,平时围绕的总是意气风发、狂狷自信和唯我独尊,可现在散发的却是与他气质不相符合的颓糜、无助和焦虑,是她从没过见过的。

    曾经,天佑尽管很爱很宠她,偶尔也曾放下男人的自尊讨她欢心,但天佑和她之间只是小吵小闹,唯一一次大爆发,便是提出分手的那一夜,而接着又失踪了,故现在算是她从他身上看到的最低声下气的样子,不但使她感动,还很心疼。还有,正如他所言,她根本还爱着他,就算再逃避也徒劳。谁能保证回去后就能做到不想他甚至放下他?届时,说不定会陷入更深的痛苦。

    “我知道野田骏一帮过你很多,你很感激他,可小东西,你要明白,报恩不是这样报的,与爱情无关的。我们可以通过别的方式答谢他。”贺煜继续无奈哀诉,期盼热切地等待着她的释然。

    凌语芊也定定凝望着他,一会,总算坦白出某些经历,“当年,我带着琰琰、妈妈和薇薇准备去洛杉矶,途中遇上恐怖分子劫机,本以为我们也会随着飞机爆炸,出乎意料的是,那恐怖分子命令我下去,而在我的要求下,琰琰和妈妈、薇薇也最终晓幸生存。后来,我才知道,他们看中我的美色,把我交给一个杀手组织,专门利用美色杀人。”

    杀手组织!利用美色杀人!她竟然经历过这样的事?!贺煜再度陷入了深深的震惊和撼动,满眼的难以置信。

    凌语芊也随之想起了那段不堪回首的痛苦过往,于是又一次体会到了当时地狱式的折磨,整个身体,禁不住地打了一个寒战。

    贺煜见状,下意识地搂紧她,给她传送热能。

    凌语芊微微缓了一下气,往下说,“在我刚杀过一个目标人物后,我碰上了野田骏一,他曾“第五文学 ”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经是个职业杀手,答应操控我的那个首脑Ms。Arlene杀六个目标人物,换取我的自由。他不但帮我彻底摆脱组织,还带我们前往旧金山,过上新的生活。”

    Ms。Arlene!杀六个目标人物!原来,她梦呓的那些话是怎么一回事!

    “贺煜,不错,我爱你,一直爱着你,即便你把我伤得遍体鳞伤,我也做不到忘记你!可是,我不能辜负野田骏一,我不能忘恩负义,我已经做过很多对不起和伤害他的事,我真的不想再让他伤心。”凌语芊满眼悲愁,痛苦万分。

    贺煜更是心疼不已,不以为然,“那你呢?你不想让他伤心,难道就让自己备受痛苦!傻瓜,没必要的!你不爱他,应该放开他,让他重新寻找真正爱他的人,这样才是对他的报答!”

    “可是……”

    “或许,他当即会痛,但渐渐地,他会淡忘,毕竟,他是个大男人!”

    “那你呢?你不是说不能没有我吗?”

    “我和他不同,怎么可以放在一起评论!你和他,虽然结成夫妻,但你们有名无实。而我们,经历的每一件事都是深入骨髓和灵魂的,是刻骨铭心的,是永世难忘的!”

    刻骨铭心,永世难忘,的确!的确!

    “好了,现在我都知道了,我会好好安排,接下来的事,由我来安排好吗?小东西,我们已经错过了太多时间,我们不能再浪费时光,虽然我们还有大半辈子,但光阴似箭,眨眼就过去的!”贺煜说罢,捧住她的脸,狠狠地摄住她的樱唇,急切疯狂地吸吮起来。

    凌语芊先是一贯的抗拒,但很快,慢慢转为服从、迎合,这算是她和他重逢后,头一次心甘情愿地回应,立刻就挑起了贺煜激动和兴奋,同时,还有那总是对她管制不住的欲望。

    他的大手,开始在她身上摸索起来,温热结实的掌心,掠过她的脖颈、锁骨,停驻在胸前,那软软的触觉,让他心中热火再升起一丈。

    “要她,要她,狠狠地要她!”

    如万马奔腾的心里头,迅速冒出一个这样的呐喊,他全身血液跟着飙升、沸腾、翻滚,下一秒,她的衣领口被粗鲁地扯下,接着是胸衣,大手覆上实地。

    “呜——”凌语芊无法克制地嘤咛出一句。

    再无精神枷锁的情况下,凌语芊意志散涣得快,不但被他吻得七荤八素,更被他撩拨得浑身瘫软,直到身上传来一阵凉意,背后微微一吃疼,她才悠悠清醒过来。

    原来,不知何时开始,他已扯下她的上衣,整个上半身裸露在空气里,情急的他还把她带到了不远处的车子旁,将她压在车身上,准备对她进一步攻略。

    “不……不要!”凌语芊赶忙抗拒起来,“会被人看到的。”

    贺煜略微一停,随即腾出一只手,掏出车匙轻轻一点,然后拉开车门,带她进入车子的后座,车门都来不及关,就那样将她压在宽大修长的后座椅上,继续袭击。

    &“第五文学 ”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nbsp;凌语芊条件反射地再做挣扎,他暂停一下,没好气地提醒道,“闭嘴,这次已经没人能看到了!要叫,等下再叫,有机会给你叫的!”

    凌语芊听罢,杏眼圆瞪,可恶,他说什么啊!谁要叫啊!她才不会叫!

    “眼睛也闭上!”贺煜又是酷酷地哼了一句,直接用嘴,去抚合上她的眼皮,然后,密密麻麻的吻随之落在她的眼睛、鼻子、面颊、耳垂、下巴、颈窝、锁骨、一直往下到胸前。

    撩动人心的暖流,在他的巧妙拨动下缓缓生起,蔓延整个脉络,还越发高涨,引起兴奋,叫嚣,高亢甚至饥渴!

    衣服一件件地被褪去,旖旎的春光一寸寸地落入彼此的眼中,很快,两人裸裎相对,肌肤相亲。

    没有任何遮蔽物的直接接触,给凌语芊带来的是更加炙热的感觉,从而,神志也清醒了不少,她呆呆地看着他。

    贺煜定定与她对望,四目相对,眼中尽是浓浓情意。

    “给我,可好?”

    凌语芊沉吟几秒,指了指大大敞开的车门,小声道,“门没关。”

    贺煜笔直的脊背猛地僵了一下,他当然知道车门没关,这不,他半截小腿还伸出了车外。计划好今晚会有这一过程,他特意开这部车出来,因为不但后座前的空间够大,座位也够宽、够长,然而,汽车终究是汽车,座位再长,还是不足以容纳他这一米八五的身躯。

    “我……我回去了。”凌语芊忽然想推开他。

    贺煜迅速截止,沉重的身躯稳稳压住她,霸道的语气安抚道,“我吩咐过这里今晚暂停营业,不会有人出现。”

    “可是……”

    “可是什么,你这磨人的小妖精,这个时刻退缩?你要我的命?”她的扭动,已经牵动到他的身体,欲望更是直线飙升。

    凌语芊感觉到了,先是被怔了怔,俏脸刷地红了热了起来,又看他那极力忍耐懊恼痛苦不已的样子,顿时忍俊不禁,噗哧笑出一声。

    好珍贵的笑靥!

    别说重逢后,即便是未曾分开之前,她也没这么会心地笑过,至少,在她怀上琰琰之后,故他感觉已经很久、很久了,久得他都差点忘记,都不敢相信,同时,心里说不出的激动和兴奋。

    她这样笑,代表她释然了?代表她已完全原谅了他?一定是的,曾经有一次,自己还是天佑的时候,和她爱爱的过程突然出现一个小阻滞,畜势待发的自己于是懊恼痛苦万分,她看着,忍不住俏皮地笑了,那神情,和现在一模一样!

    小东西,谢谢你,太谢谢你了!

    激动澎湃的心海在不断地翻滚沸腾着,贺煜不再耽搁,鹰眸眯起,迸出两道邪魅的光,回她一记小东西敢取笑我,等下要你好看,不由分说迅速拉开她的……然后……

    这简直像是给贺煜添加了一道崔情剂,无疑大大增加他的动力……期间,他还不忘抽点空来逗她,“小东西,还好吗?”

    低沉的嗓音极具磁性,像老酒般沁透了所有的脉络和神经。

    凌语芊迷离的美瞳,尽是赧然与妩媚,风情万种。坏蛋,怎么可以这样问她,这叫她怎么回答吗!

    然而,这男人就是坏,如他自己所说的,只爱对她坏,只对她一个人坏,晓得怎样达成他的目的。

    “嗯。”

    “那喜不喜欢这样?”邪魅的唇,笑得更坏。

    “喜……喜欢。”

    “真心话?”

    “真……真心话!”

    呵呵,好乖的小东西,真听话!贺煜笑得更加开心,俊脸凑近她一下,在她额头无比溺爱落下一吻,“老公也舒服,也喜欢,老公恨不得永远在你的里面。”

    坏蛋,好丢人!凌语芊更是羞红了脸,洁白的脖颈染上了一大片绯红,给他一嗔。

    殊不知,这对男人来说根本就是一种致命的挑逗,特别是这个时候的男人。

    贺煜不再多说,再次稳住她,用行动来表达出他的心声,表达他有多爱她,多渴望她,多想永远扎在她的……

    一波接一波的暖意,给凌语芊带来的是一声声无法克制的申吟和娇喘,她像只小狮子,被勇猛彪捍的雄狮狂野用力,无助地发出了呜呜声。

    这一刻,不但肉体,他们的心和灵魂也连在了一起,灵肉结合,毫不掩饰对彼此的眷和恋,尽情释放对彼此的痴和狂,刻骨沉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