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和好,真棒的感觉

和好,真棒的感觉

    凌语芊先是窝在他胸前发呆了一会,继而抬头,目不转睛地仰望着他,越看越着迷,越眷恋。

    贺煜也略微低首,与她四目相对,眼神缠绕了片刻,恢复对她一惯的戏谑,低笑道,“怎么了?看来看去还是觉得老公最帅最迷人吧?”

    讨厌!凌语芊呶了呶嘴,回他一记白眼。这男人,变化这么快,刚刚才那么严肃认真,转眼间又换了个人似的,变得不正经了。

    贺煜邪魅的唇角扬得更深,忽然拥她站起来,“来,我们去看看琰琰。”

    凌语芊微怔,双脚随即不由自主地跟着迈动,随他走进卧室。

    温馨舒适的床榻上,可爱稚嫩的小人儿正酣然熟睡着,凌语芊直接坐在床头,紧紧看着,再也移不开眼。

    贺煜在床沿的另一侧坐下,深邃的眸子同样爱意满盈,少顷,他伸出手去,在琰琰娇嫩的小脸柔缓地摩挲起来,再不久,高大的身躯索性爬上床,躺在琰琰的旁边。

    凌语芊俏脸一瑟,但也没出声反对,一会暂且走开,拿衣服进浴室洗澡。大约二十分钟后,再出来。

    疲惫洗去,欢爱后的余味洗去,她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股清新迷人,淡雅的沐浴精味配上她好闻的体香,立刻就将贺煜的视线吸引了过来,当她一靠近床榻,他腾起起身,朝她拉了一把,让她整个身子不偏不倚地跌入他宽阔的胸前,然后一头栽在她的身上,用力汲取着那勾心夺魄的香气。

    凌语芊下意识地挣扎,压抑的声音又羞又恼,“放开,放开了!”

    “小东西,我又想要了!”贺煜直截了当地回了一句,极具磁性的嗓音里,毫不掩饰对她的浓浓情yu。

    凌语芊脊背即时一凉,随后致力反对,“不准!不准再动我!”

    说罢,拼尽全力把他推开,站直身子,且退后几步,瞪着他,下逐客令,“好了,你可以走了!”

    怀中佳人忽然离开,贺煜顿觉心被掏空了似的,冲她睨了几秒,高大的身躯重新躺下。

    “贺煜!”

    “晚了,我不回去了,今夜就在这睡,我答应你,不经你允许,不会再动你。”贺煜话毕,重新看向琰琰。

    “不准!”凌语芊气急交加,先是吼了吼,接着平静下来,解释道,“这是骏一订的房间,故我不想你在这里过夜,你懂不,明白不!”

    呵呵,原来是这个原因!贺煜立刻弯坐起来,“那你陪我去隔壁睡。”

    去隔壁睡?凌语芊愣了愣,难道……他又在隔壁订了房间?这男人!

    贺煜已经下床,不由分说再次将她搂入怀中,“小东西,我真的恨不得时刻和你在一起,乖,陪我去隔壁睡,明天一早你再回来。”

    凌语芊再度挣扎,奈何男人根本不理,他已对她着迷,每次碰到她,都不能自己,他有力的大手强行托起她的下巴,温热地嘴唇迅猛堵住她的樱桃小口,堵住她即将继续发出口的抗拒。

    热火一发不可收拾,一番唇舌交缠后,他继续在她身上磨蹭了一会,关键时刻总算主动刹车,帮她拉好衣服,再看了看依旧熟睡的小人儿,辞别离去。

    凌语芊仍然神智混乱,并没有送他,只呆呆地看着他打开房门,高大挺拔的身躯迈了出去,寝室里,寂静下来。

    她这也收回视线,上床躺下,芊芊玉指轻轻摩挲着琰琰俊俏的小五官,脑海情不自禁地闪出今晚发生的那些情景,包括让她感动震憾到几乎崩溃的沙画视频、他说过的每一句温言细语、他那深情温柔的眼神、自己和他在车内的极致缠绵,还包括,他对母亲的下跪。

    曾经,他是一无所有的天佑时,为了让他能发挥所长,有次她提议让爸爸帮他,他却拒绝,说是不想靠“岳父”。其实,她知道还有一个原因是桀骜不驯的他不愿意在她父母前面表露低微。但如今,他已经贵为亿万家族的继承人,闻名全国的大集团总裁,倨傲自信比以前有过而无不及,他却主动随她上来,诚恳谦逊地跟母亲做出保证,还下跪。

    难怪母亲会感动!而自己,更是无条件地投降,曾经那些迷恋、眷恋、痴爱、沉沦等,一下子全都回来了,对他又是不可自拔地彻底爱上了!

    喉咙持续发着热气,心头也澎湃翻滚不断,凌语芊就这样反复回味着这些美好,愈加怜爱满怀地轻抚着琰琰的小脸庞,稍后还抓起琰琰的小手,举到她面颊不停摩挲,越发陶醉。

    就此期间,紧闭的房门再次被推开,进来的人,是凌母。

    凌语芊被细微的脚步声惊醒,迅速回头,见到母亲熟悉的身影,赶忙从床上起来。

    凌母已经来到床前,若有所思地注视着凌语芊,看着那精致绝美的五官,那吹弹可破的肌肤,那清纯又妩媚的身段,还有……脖颈和领口处所呈现出来的爱的痕迹,约莫半分钟之久,低声问出,“你真打算和他在一起?”

    凌语芊清楚这个“他”指的是谁,心头微微颤了颤,不敢立刻回应。

    凌母继续凝望了她片刻,啦啦文学更新最快llwx.net,全文字手打转身走向窗户,边走边呢喃,“那些话,确实很令人感动,连妈都招架不住了。”

    凌语芊也迅速下床跟过去,噎着嗓子道歉出来,“妈,对不起。”

    凌母侧目,摇了摇头,“没有,妈一直都说,你对不起的不是妈,而是……或许,这就是你的宿命,早在八年前,你和他就注定了在一起。”

    凌语芊则神色凄怆,默默与母亲对望数秒,终把心中想法坦白出来,“我知道我让妈很失望,生气且痛心,可我控制不了自己。原以为,我可以慢慢淡忘,但实际上根本不可能,他像是在我心里扎了根儿,像我身体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只要我活,他就在!当他生死未卜的那几年,我都无法从中出来,何况后面我们相遇后再经历了一年多,身边还多了一个小人儿,故我更是忘不了。”

    她说罢,略微顿了顿,盈盈水眸转向床榻,看向那抹稚嫩矜贵、倍惹人怜的小身影,“琰琰和他是那么的相似,一个眼神,一个动作,甚至什么也不做,但都能让我想起他,所以……说要忘记他根本只是自我安慰,是一个永远也实现不了的痴心妄想。”

    凌母视线也随之朝床上看去,黯然的双眼同样布满了无奈和悲切,再也发不出话。少倾,她颤抖的手臂猛然一伸,将凌语芊纳入了怀中。

    凌语芊再也抑制不住,眼泪哗哗直流出来,细白的小手紧紧环住母亲单薄的腰腹,继续伤心低吟,“妈,对不起,总让你操心,让你难过和生气,对不起,对不起……”

    “没事,是妈自找的,妈没有体谅你,琰琰和贺煜说得都没错,妈的责备,会让你更难受和伤心。”凌母也满眶是泪,继续摇了摇头。

    其实,她又怎么能真的狠心痛骂女儿,她实在不知道怎么办,为了减轻对野田骏一的愧疚,她唯有对女儿做出批评,殊不知,结果非但伤了女儿,自己也得不到释然。

    母女两人,就这样抱在一块默默垂泪,好一阵子后,凌母轻轻推开凌语芊,心疼温柔地拭去凌语芊脸上的泪珠,沉吟地问,“那你打算怎么跟骏一说?”

    “贺煜说交给他来处理。”凌语芊吸了吸鼻子,也抬起手,替凌母抹去泪痕。

    凌母不赞同,“不行,骏一对你怎样,你应该清楚,这事还是得你亲自提。”

    “嗯,我知道,其实我早就想过和骏一谈谈,但不知怎么回事,连乐萱也联系不到他。”

    “乐萱也联系不到他?他该不会有什么意外吧?”凌母眉头拧起,显露担忧。

    “应该不会,我前天和他妈妈谈过电话,他妈妈只说他工作忙,我想……再过几天应该能联系上。”

    凌母点了点头,忽然又瞄到凌语芊脖颈上的吻痕,毅然教导出来,“在和骏一没有正式分开之前,你……尽量检点些,别再和贺煜做出那种事。”

    听罢此话,凌语芊俏脸陡然转红,讷讷地道,“我……我有做过抗拒,但贺煜他……他每次都不肯,总有办法……让我妥协。”

    “男人有时候就是劣根子作怪,这要靠女人去节制、去阻止,只要你够决心,一定能阻止他。”凌母先是态度冷硬,接着又放缓声,“虽然你和骏一的婚姻不是正规的那种,虽然你们有过约法三章,但怎么说法律上你们终究是夫妻关系,于情于理,你都应该守纪,给他尊重。”

    “好,我知道了,妈您别担心,下次不会了。”

    凌母微微叹了叹气,拥住她回到床前,“时间不早了,快点休息吧。”

    “嗯,你也早点睡。”凌语芊反过来挽住凌母的手臂,送她走向大门,分别前,又保证道,“妈,我答应你,以后再也不会让你生气。”

    凌母眸色深深注视着她,不吭声,转身离去。

    凌语芊定定看着,稍后也慢慢关上门,回到床上,正好,她的手机忽然响起,是贺煜打来了。

    她沉吟数秒,接通。

    “还没睡?”低沉的嗓音,专属于他。

    “既然知道我要睡了,那你还打电话过来。”凌语芊没好气地回。

    “睡不着。想到你就在隔壁,我根百度搜索“六夜言情”看最新章节本无法静下心来。”极具磁性的嗓音,更加魅惑。

    凌语芊则微震了震,想不到,他真的在隔壁开了房间,真的在隔壁过夜。

    “对了,不如我过去找你,像上次那样,从阳台爬过去……”

    “不准!”凌语芊立刻做声,阻断他这荒唐的行为,“你以后要是再这样,休怪我不理你!”

    “呵呵,担心我有危险吗?真是个窝心的小东西,谢谢。”

    “呃……”凌语芊咬了咬唇,俏脸窘迫,结结巴巴急忙道,“时间不早了,快点休息吧。”

    “不,既然我不能和你睡在一起,那你陪我说说话,算是帮我解解痒,小东西,这次不准再拒绝,嗯?”

    凌语芊便也心软了,不出声,静静聆听他自个诉说,言语间都是表达他怎么想她、爱她。她心房的某一处于是更觉温暖,眼神逐渐迷离起来,坐着累了,她就躺下,渐渐地就那样举着手机进入了梦乡,留待话筒依然温情绵绵,情话不断……

    翌日,凌母去医院探望茵茵姑婆。前几天医生突然汇报,由于这段时间茵茵姑婆心境良好,病情得到好转,继续疗养得当的话极有可能多活几年,医生还说,茵茵姑婆病情之所以好转,皆因凌母的开解和陪伴。

    于是乎,凌母平时没事往医院跑得更勤快了,今天更是一大早就煮好粥,带去医院。

    凌语薇最近迷上一部电视剧,故没有跟去,吃完早餐一直守在电视机前,看得如痴如醉。

    凌语芊和琰琰睡到将近十点钟才起床,刚吃过早餐不久,忽然接到贺煜的来电,她也才忆起,他昨晚在隔壁过夜,不过听他的语气,此刻似乎已在公司上班了。

    他还说,今天中午想和琰琰吃饭,软硬兼施的态度,让凌语芊不得不同意了,由于母亲中午不回来,她便叫上刚刚看完电视的凌语薇一块去。

    大约十一点半的时候,贺煜来接她,不想他又上来,她自个带着琰琰和凌语薇下楼。

    方才,琰琰得知要和他挂念多时的贺煜叔叔吃饭,十分开心,如今见到真人,更是兴奋不已,执意要坐在贺煜的身边,凌语芊拗不过他,唯有抱着他,一起坐在副驾驶上。

    “贺煜叔叔,琰琰盼星星盼月亮,可算是把你盼来了。”琰琰很夸张地叫嚷着,小屁股坐在妈咪的腿上动来动去,情绪依然高涨不下。

    “叔叔答应琰琰,以后常约琰琰见面,至少,不用再盼星星和月亮。”贺煜边熟稔地操控着方向盘,边与琰琰搭话,俊美的面容尽是宠溺的笑。

    相较叔叔这个称呼,他希望琰琰能喊爹地,不过小女人有话在先,说不经她允许,不准他再和琰琰之间用上这样的称呼,更不准他对琰琰透露任何关于真实身份的事,让他懊恼之余,只能暂且依从她。

    听到贺煜这么说,琰琰则更是心里乐开花,忍不住鼓起掌来,小身子蹦跳个不停,直到凌语芊轻斥了一句,他才赶忙坐稳。

    贺煜视线转到了凌语芊那,炙热的眼神定定审视着她绝美迷人的俏脸,蓦然腾出一只手,裹住她娇小如玉的手儿。

    凌语芊仿佛触电似的,本能地逃避,结果无效,她嗔了一句,“专心开车!”

    机灵的琰琰也见到了,天真无邪地道,“贺煜叔叔,你是否也觉得妈咪的手很滑很柔,像棉花糖一样,所以很喜欢握住妈咪的手?”

    贺煜重新看向琰琰,笑意更浓,耐人寻味地应,“嗯,你妈咪的手不但又滑又柔,还时刻透着一种香气,吸引人靠近。”

    “是吗是吗?我也要闻闻。”琰琰立刻抓起了凌语芊的另一只手,闻了又闻,笑嘻嘻,“妈咪的手真的很香。”

    凌语芊窘迫不已,给贺煜一记羞恼的瞪视,顺势顿了顿被他握住的手,然而这男人霸道如狮,根本不容她躲避。

    这时,坐在后座的凌语薇忍不住帮起姐姐来,嘟着小嘴冲贺煜道,“贺先生,男女授受不亲,你这样做,不合规矩!”

    贺先生!

    呵呵,这小丫头。

    贺煜通过车后镜,饶有兴味地冲凌语薇揶揄道,“几年不见,薇薇长得越来越标致,再过几年一定和你姐姐那么迷人的,到时必定也有很多男生争先对你牵手。”

    凌语薇立刻被这些话羞红了脸,迅速低下头,再也不敢做声。

    凌语芊见状,心中不觉更恼,但又想到再挣扎下去只会引来更多窘迫,于是决定来个不瞅不睬,就此任他握着手腕,她转脸朝窗外看去。

    接百度搜索“六夜言情”看最新章节下来,贺煜继续找琰琰谈聊,言行举止间对琰琰无限疼爱,琰琰更是眉开眼笑,聊得不亦乐乎,直到目的地抵达,车子停下。

    贺煜先下车,绕过车头走到对面,先打开车门让薇薇出来,接着再打开副驾驶座,从凌语芊手中接过琰琰,就那样直接抱着琰琰,带领凌语芊和凌语薇走进金碧辉煌的饭店,最后进入一间豪华气派的厢房。

    凌语芊这也才发觉,今天的午餐不仅她们四个人,优雅洁净的饭桌上还有池振峯、肖逸凡、何志鹏、李承泽和昊宇等五个仪表不凡的大男人。

    “众多叔叔,你们好,很高兴见到你们。”琰琰这鬼精灵,已经很有礼貌地打出招呼。

    众人纷纷回他微笑,随即目光齐刷刷地转到凌语芊的身上。

    凌语芊顷刻被这一道道如烈火般炙热的目光盯得浑身不自在,下意识地躲在贺煜的身后,不料这男人将琰琰放下之后,一把拉住她,让她与他并排而站,霸道的语气对着众人直刺刺地道,“你们要看尽快看,过了这次,以后视线不准对她停留超过十秒钟。”

    “哇,老大你也太霸道了吧,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嫂子长得这么好看,应该让我们大饱眼福才是。”李承泽迫不及待地做出抗议,虽然无法和老大争夺佳人,但他决定好好利用看看这个权利。

    结果,遭到贺煜一记冷光,“给你两个选择,要么自己找个女人看去,要么,自挖双眼。”

    哈哈——

    池振峯等四人,齐齐爆笑出来。

    李承泽则垮着一张俊脸,满眼怨念,跟凌语芊求助,“嫂子你瞧,大哥这霸道的行为像不像是古代的皇帝?还是特残暴的那种。”

    “那你敢不敢给嫂子两个提议,要么,改造老大,要么,甩掉老大!”昊宇猛地接了一句,多情的双眼冲李承泽瞟了瞟,然后继续直勾勾地盯着那抹粉蓝色的倩影。

    凌语薇即时感到一股慌乱,扯了扯凌语芊的衣服,凌语芊美目于是迎向昊宇,说得直截了当,“昊宇先生是吧,不准再这样看着薇薇!你不适合她!”

    想不到凌语芊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如此直白排斥,昊宇不禁也略觉一囧,俊脸露出罕见的尴尬。

    贺煜见状,唇角一扬,不禁暗暗发笑,用眼神给昊宇一个同情,“兄弟,算你倒霉,惹上我家这个小狮子。”

    难得逮住机会的李承泽则迅速给昊宇一记漂亮的回击,“嫂子说得没错,你这花花公子就去找那些野花吧,别残害咱薇薇小天使。”

    说罢,他故意抓住凌语薇的小手,不顾背后射来的凌厉寒芒,极尽温柔地道,“薇薇别怕,承泽哥哥保护你。”

    凌语薇头一遭被男生握手,更是惊恐不已,结果,又是凌语芊出面保护,把李承泽令退。

    然后,在贺煜一声宣布下,众人各就各位,都坐了下来。琰琰坐在贺煜和凌语芊的中间,凌语薇则挨着凌语芊而坐,旁边是李承泽。

    “逸凡,最近可好?”凌语芊首先对肖逸凡问候。上次因为心里气着贺煜,她连肖逸凡也不给好脸色看,趁此机会,她想对他表达歉意。

    其实,打自她进门,肖逸凡的视线就紧锁她的身上,俊朗的面容一直挂着温和的笑,此刻凌语芊主动示好,他更是满心欢欣,点头便答,“嗯,很好。希望你也继续快乐下去。”

    凌语芊知道他暗指什么,抿了抿粉唇,转向池振峯,用眼神对他答谢,还有其他几个人,她都一一问候。

    这下,贺煜不再宣示霸道,反而赏心悦目地看着她对他们示好。眼前这几个人,都是他的铁哥们,她这样做,让他感觉她就是他的老婆,他越想,越觉得心花怒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