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非同凡响

    一会,大家彼此客套完毕,酒菜也陆续呈上。果然是一顿特别的午餐,无论菜色、品种、味道等,都是前所未有的。

    贺煜立刻变了个样,变成一个二十四孝老公和老爸,只见他两手忙个不停,又是夹菜又是喂汤又是剥虾壳又是挑鱼骨,样样亲自代劳,若无旁人,眼中只有他的宝贝儿和小女人,且爱屋及乌还有小姨子凌语薇。

    忽然间受到如此溺爱的举动,凌语芊难免感到不自在,毕竟,这现场不只她和他两个人,还有琰琰、薇薇,特别是……他那几个肝胆相照的好兄弟。她欲拒绝,可这男人一意孤行,不给她机会推辞,结果她唯有作罢,却是再也不敢抬头,连琰琰也顾不上,只低着头一个劲地吃。

    倒是琰琰,理所当然地接受着贺煜的宠溺和呵护,吃得津津有味,一会,忽然想到一件事,兴致勃勃的小脸猛地露出忧虑,可怜巴巴地仰望着贺煜,“贺煜叔叔,这会不会又是我们最后一次吃饭?我记得你上次也是这样给我挑鱼骨、剥虾壳等,后来便再也见不到你了。”

    贺煜先是一怔,连忙安抚出来,“当然不会。上次叔叔正好有事走开一段日子。以后不会了,只要琰琰喜欢,叔叔天天和你见面。”

    “真的吗?”

    贺煜瞄了一下低头苦吃的小女人,颌首,“嗯,只要你妈咪同意。”

    琰琰于是立刻转向凌语芊,凌语芊这也抬起头来,面对琰琰的哀求,碍于在场那么多人,只能暂且答应了,把琰琰乐得差点不跳起来。

    “对了老大,吃完饭有什么节目?”李承泽蓦然插话,问了一句。

    昊宇马上出言调侃,“老大有什么节目关你何事,你不会想跟去做电灯泡吧,还不死心啊!”

    “呃,胡扯,我问问而已。这吃饭嘛,老大交代过不准说公事,那我总得找点话题聊聊呀。”

    “不如去长龙野生动物园喽。”淘气的小琰琰迫不及待地给出一个提议,满脸儿的兴奋,“上次我去看到很多阿姨穿泳衣参加比赛,很时髦,很漂亮,当然,都不及我妈咪好看。”

    李承泽听罢,琥珀色的双眸陡然一闪烁,“琰琰,你该不会是指你们上次去的时候,那儿正好举行比基尼小姐比赛吧?”

    “对对对,比基尼!”琰琰这也记起这个词,“我们都穿泳衣在水里玩耍,很多人都看着妈咪,骏一爹地说,那是因为妈咪长得好漂亮,那些人都是冲着妈咪来,妈咪比台上的阿姨都迷人。”

    李承泽彻底确定了心中冒出的念头,其他几人也恍然大悟,齐齐看向贺煜,原来,上次贺煜盯着电视里某个倩影看,并非莫名奇妙,而是有原因的!爱情的力量果然大,无时无刻不感受到对方。

    不过,相较于他们的愉悦,贺煜则有点心里不是滋味,他也快速想到了那次的情景,想到她那么美好的身段被其他人都看到,特别是野田骏一这日本鬼子,更是趁机大饱眼福的吧。

    “老大,你这表情,敢情吃醋了?”有人不知死活,趁机揶揄。

    众人的目光,于是更加精锐。

    琰琰不谙世事,忍不住询问,“吃醋是什么意思?贺煜叔叔为什么要吃醋?”

    “吃醋啊……这个你可得问你贺煜叔叔了!”

    琰琰圆溜溜的大眼睛继续眨呀眨的,等待贺煜的回应。

    贺煜更是臭起一张俊脸,很不悦地瞅向那一张张意兴盎然等看好戏的面孔,哼嗯,这就是好兄弟哦!不过,你们越是想看戏,老子越不让你们如愿。

    高深莫测的鹰眸,半敛了下,他回众人一个诡异的眼神,抓着刚剥去壳子的蟹脚肉往装有食醋的小碟子一蘸,继而放到嘴里咬了一口,若无其事地耐心解释给琰琰听,“我们中国人,吃海鲜通常会配一些食醋,这样不但味道极佳,还可以防止肠胃受损。琰琰可以看到,在场几个叔叔们,跟前那小碟白色的液体,就是醋。还有,你妈咪也会吃。”

    话毕,他修长的手臂在琰琰面前越过,伸向凌语芊,蟹肉刚好喂到了凌语芊的嘴边。

    凌语芊愕然,惊看着他,最后,在他那不容抗议的眼神中,微张樱唇,就着他刚咬过的蟹肉,细细咬了一口。

    贺煜心中一得意,伴随一声口哨从唇间逸出,春风满面地看向众人,仿佛在说,“兄弟,看到了吧,老子哪需要吃醋,是你们,需要羡慕妒忌恨了。”

    众人皆无语,不约而同地收回视线,低头眼前的美食上。

    贺煜注意力也重新回到琰琰身上,继续呈现慈父精神,至于身边那个小女人,他决定先晾凉,不再给她夹菜,让她自力更生。

    由于有琰琰在,气氛不会安静太久,很快又闹哄哄起来,大家的话题也更换另一个,就此直到午餐结束。

    贺煜依然没跟大家说接下来的节目,只跟振峯交代自己下午不回公司了,要振峯代劳一切,然后眼带笑意和深意地对其他几人逐个瞥了一眼,带着琰琰、凌语芊和凌语薇先行离去。

    他怀中依然抱着琰琰,健步如飞,踏出酒店来到停车的地方时,把琰琰放下,交给凌语薇照看,“琰琰,你先跟薇薇阿姨在这等候一下,叔叔有话和你妈咪谈谈。”

    说罢,一把握住凌语芊的手,在她还来不及反抗挣扎之前,拽她进入车内,同时关上车门,高大的身躯将她压在后座上,炙热的双唇迅猛地摄住她娇艳欲滴的樱唇,大手还迫不及待地在她身上摸索起来。

    “唔——不要,贺煜你干嘛了,快停下来,快走开。”凌语芊回过神来,急忙挣扎。

    攻略的举动非但没有停止,还越发狂肆和火热,的龙舌在她迷人的檀口内流连了一会,随即转到别处,连同手指一起将她全身上下都袭击透。

    在这种事上,凌语芊从来都不是他的对手,连反击的机会都称不上,结果,就那样在车里被他吃干抹净。

    &“听潮阁”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nbsp;得到纾解,贺煜身心舒畅,一脸餍足,但心情跟上次相比,似乎有点变化,他若有所思地注视着凌语芊,看着她灵魂出窍似的一个劲地流泪,他既心疼,又后悔。

    其实,他也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就此占有她,之所以疯狂,是因为还在吃醋吗?又或者,时刻对她的占有欲?他理不明白,也不想去探究。

    甩开这烦人的思绪,他伸手为她拭去眼泪,道歉,“对不起……”

    凌语芊盈盈泪眼总算对上他,满是愤恨。

    “乖,别哭了,我……我以后再也不会这样,好吗?别哭了。”这低声下气的样子,与刚才的强取豪夺简直就是天渊之别。

    凌语芊则羞愤地低吼出来,“谁要你的道歉,谁要你的保证,每次都是这样,你根本就是个坏蛋,无药可救,坏死了,为什么就是不间断对我的伤害?为什么要把我陷入不义之中,我……恨死你了!”

    又是给他一记不予原谅的瞪视,凌语芊迅速转身,准备去拉开车门。

    贺煜眼疾手快,及时抱住她,见她挣扎得厉害,提醒道,“你还没穿好衣服,难道就这样出去?不怕被人看到?琰琰和薇薇还在外面呢。”

    凌语芊“第五文学 ”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听着,总算停止挣扎,贺煜趁机松开她,捡起衣服一件件地为她穿上,坦白出来,“对不起,我……一想到野田骏一有机会陪你到处玩,想到你和他经历各种快乐的时光,我妒忌得要死,刚才在他们面前,我尽管不承认,但我根本骗不了自己的心,我的心告诉我,我妒忌、我羡慕,我找不到别的办法,只想到对你这样,感受着你和我结合在一起,我才觉得你是我的,你是我的。”

    吃醋、妒忌、羡慕……难道就可以这样吗!可以这样不顾她“听潮阁”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的意愿而强行占有她吗。他的占有欲,为什么就如此非同凡响,如此与众不同啊!

    修长的手指缓缓抚上她苍白娇嫩的容颜,万般怜爱摩挲着,告白的话语继续自贺煜口中传出,“小东西,我承认我混蛋,但都是因为太在乎你的缘故,可以选择的话,我也不想这样,我对你简直像着了魔,我也讨厌我这种占有欲,但我无法克制,不知道怎样去克制,你能教教我吗?能教教我不再伤害你吗?”

    素来意气风发的俊颜,此刻被浓浓的苦恼和沮丧所覆盖,让人抑不住地心疼。

    其实,这男欢女爱的事,并不真的有伤害,假如是平时,算挺正常的,只不过……凌语芊吸了吸气,撅着小嘴告知,“昨天晚上,我才答应过我妈,和骏一离婚之前不能再和你做这样的事,可是你……”

    贺煜恍然大悟,抱紧她,“对不起,我不知道,我答应你,以后不会这样,至少,在你和野田骏一离婚之前我会控制,一定的。”

    凌语芊咬了咬唇,正好瞄到他的背部,于是推开他,讷讷地道,“你衣服呢?快穿上吧。”

    贺煜微怔,随即狂喜,高高吊起的心也暗暗放了下来,这小东西,总能将他严重影响到。三下两下间,他穿好了衣服,大掌猛地抚上她的私处,“这里,还疼吗?”

    凌语芊身体瞬然一颤,迅速推开他的手。

    贺煜也不坚持,体贴地道,“你等下直接坐后面,好好休息一下,琰琰自己坐前面就行了,我会开慢点,绝不让他有任何意外的。”

    说罢,他打开车门,走了出去。

    外面的人,已经等得黄花菜都凉了。

    见到车门总算打开,琰琰迫不及待地问了出来,“贺煜叔叔,妈咪,你们到底在谈什么,要谈着么久?”

    坐在车内的凌语芊俏脸一片红热,不知如何开口,贺煜则将琰琰抱起来,在他嫩嫩的小脸儿啄吻一下,若无其事地道,“叔叔和你妈咪在商量着下午去哪儿玩呢。”

    “真的吗?”琰琰注意力马上转开了,“那商量好了没?”

    “嗯!我们先游车河,叔叔带你去看看叔叔经营的产业,然后去雪糕屋吃雪糕,再然后去游乐场,吃完晚饭再回酒店。”贺煜说出接下来的计划,视线往凌语薇那停了停,温柔地道,“薇薇,你应该记得天佑哥哥吧,其实姐夫就是天佑哥哥。”

    凌语薇美目倏然瞪大,震惊得说不出话。

    “天佑哥哥当初发生了一些意外,导致失忆了,不过现在已经没事,都已经记起来,等下天佑哥哥带你去坐摩天轮,像以前那样。”贺煜腾出一只手,在她头发上宠溺地揉了揉,吩咐她上车后,他打开副驾驶座的门,将琰琰放进去,边系安全带边解释道,“妈咪的脚有点疼,接下来琰琰先自己坐这里,你不用怕,叔叔会一直握着你的手。”

    琰琰乖巧地点头,还回头关心凌语芊,“妈咪,你脚很疼吗?要不要琰琰帮你吹吹?”

    凌语芊满腹感动,微露笑脸,“不用,妈咪休息一会就好。”说罢,腾了一下身子,让薇薇也坐好。

    贺煜关上副驾驶座的门,接着是后座的,最后,回到驾驶座上,又是分别对几人望了一眼,特别是轮到凌语芊时,停留得很久,眼神也分外温柔和深情,直到她转脸躲开,他唇角扬了扬,坐正身子,启动引擎,开始了游车河的行程。

    他果然把车开得很慢,还不时拉住琰琰的手,穿街过巷,遇上特别的景物,都会跟琰琰讲解一下,到了他的产业圈时,车速更是慢得不能再慢,先是绕了一圈,随即停下,吩咐凌语芊和凌语薇留在车内,他则带琰琰下车去看。

    小小的车厢于是安静下来,只有汽车音乐的动听旋律在萦绕,凌语芊斜靠在后座上,一脸不知所思。

    坐在她身旁的凌语薇,这也才敢询问出来,天真无邪的俏脸布满了诧异和疑惑,“姐姐,刚才姐夫他……他说的话是真的吗?他真的是天佑哥哥?可是薇薇记得姐姐当年准备嫁给姐夫的时候,说他是天佑哥哥派来保护姐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