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甜蜜如糖,幸福如水

甜蜜如糖,幸福如水

    凌语芊回神,美目定定锁在凌语薇的身上,略作沉吟后,简单精要地给出解释,“当时他失忆了,不宜揭露身份,我便暂且蒙住你,对不起,薇薇。”

    凌语薇恍然大悟,懂事地摇了摇头,“姐姐不用道歉,姐姐那样做是有原因的,没关系。姐姐,既然姐夫是天佑哥哥,那你还会和他重新在一起吗?骏一姐夫呢?”

    听及此,凌语芊心头又是轻轻一颤,面色怅然。

    “假如有两个姐姐就好了,这样天佑哥哥一个,骏一姐夫一个,他们便都不会伤心,姐姐也不用为难。”凌语薇忽然呢喃了一句。

    凌语芊再定了定神,顺势问道,“薇薇,你喜欢天佑哥哥还是骏一姐夫?”

    凌语薇没有回答,而是先反问,“姐姐呢?姐姐喜欢哪个?姐姐最后想和谁在一起?”

    喜欢哪个?最后想和谁在一起?凌语芊哑然了。

    “其实姐姐都喜欢对吧,觉得很难选对吧,也是的,天佑哥哥和骏一姐夫都对姐姐那么好。”

    “你觉得天佑哥哥对姐姐很好吗?何以见得?”凌语芊忍不住又问,毕竟,薇薇与贺煜见面的次数不是很多。

    “虽然我不懂为何好几次见面天佑哥哥都让姐姐很不开心,但从今天,我看得出天佑哥哥很疼姐姐,他好细心哦,比电视剧里的男主角还温柔,他亲自为姐姐夹菜,还剥虾壳,喂姐姐吃蟹,他甚至对薇薇也很好。姐姐你知道吗,当时我还以为那是天佑哥哥呢,想不到,真的是天佑哥哥回来了!”凌语薇略微顿了顿,缓下气,继续说,“当然,骏一姐夫对姐姐也很好,非常的好。哎,真的好难选择哦!姐姐,怎么办呢?你可以不可以两个都喜欢?都在一起?”

    两个都喜欢,都在一起3gnovel.cn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一妻两夫?别说自己接受不了,贺煜和野田骏一也绝不同意的,特别是贺煜,他占有欲那么强,必定暴跳如雷,说不准会直接毙了野田骏一。

    看着凌语薇皱眉苦恼的样子,不忍心她跟着犯愁,凌语芊不禁伸手,在她肩头轻轻一按,“好了,你不用担心,姐姐的事,姐姐会解决的。”

    凌语薇无计可施,只好点头,数秒,猛地又问,“对了姐姐,刚才天佑哥哥说你脚疼,很严重吗?今天出门前都没听你提起,什么时候扭到的?”

    “呃……没事了,刚才不小心,踢到车身。”凌语芊神色一囧,又是摸了摸凌语薇的头发,看着她精致美丽的小脸,脑海猛地闪过一个人影,转开话题,“薇薇,你有没有想过谈恋爱?”

    “吓?谈……恋爱?”

    “嗯,找个自己喜欢的且又喜欢自己的男生,两人快快乐乐在一起。”

    “可是……我行吗?薇薇这么笨,很多东西都不会,会有男生喜欢薇薇吗?”凌语薇俏脸渐渐黯了下来,自卑尽显。

    凌语芊即时一阵心疼,握住她的手,果断地道,“当然会有,薇薇这么漂亮,这么乖巧懂事,温柔体贴,当然有男生喜欢,刚才你姐夫也说过,会有很多男生对你牵手的。”

    凌语薇猛地又转向羞赧,涩涩地道,“可是,薇薇都不喜欢他们,像刚才那个承泽哥哥,他牵住薇薇的手,薇薇的心情不是高兴,而是觉得不自在,不想他牵呢。”

    “那另一个大哥哥呢?那个昊宇哥哥。”凌语芊问得不假思索,话出口便愣住了,自己不是不喜欢昊宇的吗?怎么会提起他!

    而凌语薇,一听这个名字,脑里立刻浮起一双炙热的眼睛,每次都盯着她发慌、发麻、不知所措的眼睛,整个身体便是禁不住地打了一个哆嗦!

    凌语芊见状,手臂一收,将她搂得更紧,“薇薇别怕,姐姐不提他,他是坏人,我们不提他。”

    凌语薇渐渐平复下来,凌语芊担心再令她受惊,便不再说话,只默默拥着她,再过一会,贺煜带着琰琰回来了。

    琰琰迫不及待地跟凌语芊汇报刚才的见闻,说得滔滔不绝,稚嫩的小脸发光发亮,言语间对贺煜倾慕和崇拜不已,看来,刚才贺煜一定下了不少功夫,小家伙的心彻底被收买了。

    “贺煜叔叔,我们接下来是不是去雪糕屋了?”琰琰忽然又做声,依旧一副兴致盎然。

    贺煜没立刻回答,先是意有所指地询问一下凌语芊,“还疼吗?”

    凌语芊俏脸马上窜起一层绯红,迎着琰琰和凌语薇关切的眼神,便也讷讷地道,“没事了。”

    琰琰以为妈咪的脚不疼了,即时欢呼,凌语薇也高兴不已,贺煜唇角微扬着,给凌语芊深深一望,再次发动车子,出发去下一站。

    他选择的雪糕屋,正是八年前常带凌语芊光顾的那间,对面刚好是他们当年拍婚纱照的地方。

    看着对面浪漫经典、豪华气派的影楼,凌语芊心头不禁掀起了阵阵浪涛,眼中荧光闪闪。

    贺煜目光则在影楼和凌语芊身上来回打转,深邃炯亮的的黑眸里,后悔、内疚与疼惜之情尽显。

    琰琰则被橱窗上巨大的一家三口相片吸引住视线,渴慕的双眼猛地看向贺煜,发出一个请求,“贺煜叔叔,琰琰也好想像那个小朋友一样,与叔叔、妈咪一块拍照。”

    贺煜迅速俯首,看着他万般期待的小脸儿,心中顿时又是一阵内疚,毫不犹豫地答允,“可以,只要你妈咪同意,叔叔随时奉陪。”

    琰琰大喜,急忙拉住凌语芊的手腕用力摇晃,恳求道,“妈咪,可以吗可以吗?”

    凌语芊怜爱地望着他,又瞧了瞧贺煜,便也点了点头。

    琰琰彻底兴奋欢呼,这就忍不住安排起来,贺煜更是心花怒放,煞有其事地与他商量着,好一阵子才结束话题,然后进入雪糕屋。

    里面的情况和以前差不多,依然非常热闹火爆,他们俊男美女外加一个可爱俊俏、超级无敌的小正太,简直就是一道极美的风景线,一进屋就成为焦点,把众人的视线都吸引了过来。

    面对这些并不陌生的眼神,凌语芊还是有点儿不习惯,微垂着头,小心翼翼地往前走着。

    贺煜则视如无睹,被柔情覆盖的双眼还是只有他珍爱的小女人和宝贝儿,带她们一直走到靠窗那个包厢座位,询问了琰琰和凌语薇的口味,只对凌语芊别有深意一望,就那样走了,大约几分钟过后,举着一个大托盘回来,将苹果雪糕和草莓雪糕分别递到琰琰和凌语薇跟前,另外一杯香草味的则是递给凌语芊。尽管时隔多年,他仍记得她最爱的口味。

    除了雪糕,他还买了很多小食,都是以前和凌语芊一起品尝过的,看着此情此景,凌语芊不禁有点神思恍惚,仿佛回到了从前,心里满满感动和感慨。

    特别是贺煜接下来的举动,更成功俘虏了她的芳心。他若无旁人,连琰琰和凌语薇也不在意,每一个举动都让凌语芊感到熟悉,想到以前,那种被呵护和疼爱的感觉瞬间又回到了身上,对他的眷恋于是油然而生,越发变深,连今天在车内被他强行占有而引发的小插曲也暂且忘掉,后抵达游乐园,坐上久违的摩天轮时,更是哭倒在贺煜的怀中。

    贺煜同样心潮翻滚,热切澎湃,紧紧环住她的肩头,温热的掌心沿着她的脊背和腰肢抚来摸去,恨不得时间就此停驻。

    “小东西,我爱你,天佑爱你,贺煜爱你,都爱你。”他不怕尴尬和窘迫,大胆表达对她的爱意,若非碍于凌语薇和琰琰跟随在旁,他恨不得大声诏告天下。

    尽管如此,也已经把凌语芊感动得泪流满面,对这个男人,无论以前或现在,她的要求都仍很简单,只要他爱她,她就能感到满足和幸福。

    带着激动和高兴的眼泪,比任何珍珠都来得晶莹剔透,来得矜贵珍贵,贺煜伸出修长的手指,接住那一滴滴珠儿,静静感受着她的幸福和快乐,而后,更加深深地将她搂入怀中。

    小东西,不只是你,我也很幸福,比你还幸福,因为我能拥有你——这个世上独一无二的小女人。他不禁仰起了头,对着蔚蓝的天空虔诚地说出一声谢谢,感谢老天,尽管曾经给他无尽伤悲和痛苦煎熬,但最后还是让他苦尽甘来,得偿所愿。历尽艰辛的爱情,他相信会延续得更美满、更绵长。

    巨大的摩天轮,就此慢慢地摇转着,所过之处,皆洒下了爱的种子。

    除了摩天轮,贺煜还带她们去了游乐场别的项目,一些惊险的,都由他与琰琰一起玩,凌语芊和凌语薇则呆在一边观看。

    贺煜彻底褪去了往日的冷漠、深沉和内敛,俊美绝伦的脸庞几乎笑容不断,因此也越发迷人,吸引了不少女性的倾慕,不过他都统统无视,注意力集中在琰琰身上,极为认真地教导琰琰怎样玩耍,偶尔,还会往凌语芊这边瞧,迷人的双眼尽是柔情和蜜意。

    直到傍晚六点钟,他们才意犹未尽地离开游乐场。

    至于晚餐,贺煜没再选在高级饭馆,而是来到江边一个露天大排档。虽然这是大排档,但来这里用餐的人,富贵程度丝毫不亚于豪华大饭店的,那些人的衣着打扮,都彰显着非富即贵。

    至于这里的菜色,不同于高级饭店的精致优雅,而是另一种风味,让都是第一次品尝的凌语薇和琰琰夸口不绝,口水直流。

    凌语芊则心情荡漾,情不自禁地忆起了当年和天佑到大排档吃饭的情景,记得第一次随他去的时候,她怕脏,用纸巾垫着椅子坐,天佑于是作弄她,不由分说地把她抱到腿上,贴着她的耳朵,戏谑说这下不脏了吧,然后他还不顾旁人的各种目光,就那样霸道地抱着她,直到整顿饭结束。

    “琰琰你知道吗?以前叔叔经常带你妈咪去大排档吃饭的,不过当年叔叔没有钱,去的地方饭菜不及这儿的美味,但在叔叔看来,那是最秀色可餐。”贺煜出其不意地道出一句,意有所指。

    凌语芊从回忆中出来,俏脸微微一热,下意识地撅起小嘴,给他一记娇嗔。

    &n百度搜索“六夜言情”看最新章节bsp;小琰琰却发挥其好奇个性,迫不及待地询问,“贺煜叔叔,你以前和妈咪关系很好吗?那你为什么不娶妈咪?”

    呃——

    三个大人,皆怔住,很快,贺煜恢复过来,笑着道,“叔叔也想娶你妈咪,可是你妈咪嫌弃叔叔呢。”

    “啊?为什么?贺煜叔叔是琰琰见过最棒的,妈咪怎么会嫌弃呢。”琰琰说罢,马上转向凌语芊,蓦地抱怨出来,“妈咪,当年你为什么不是嫁给贺煜叔叔,那样琰琰的爹地就是叔叔,而非那个为了保卫国家抛弃妈咪和琰琰的臭蛋!”

    为了保卫国家抛弃她母子俩的臭蛋?

    她,这样跟琰琰说亲生父亲的?

    贺煜俊颜陡然一变,黑眸直盯着凌语芊。

    凌语芊受双重攻击,不知所措,恨不得有个地洞让她钻进去暂时躲避躲避。

    幸好在场有个体贴的凌语薇,急忙安抚琰琰,“琰琰你别急,你妈咪不是帮你找了骏一爹地吗,他也不差啊,很疼琰琰呢。”

    听及此,琰琰摇晃的动作马上停止,明白事理地点了点小头颅。

    &nbd5wx.com百度搜索“第五文学”看最新章节sp;贺煜却被翻起了醋意,冷不防地问,“琰琰,你喜欢那个骏一叔叔当你爹地呢,或喜欢贺煜叔叔当爹地?记住,二选一,只能选一个!”

    这下,琰琰可犯愁了!只能选一个!可他两个都想怎么办?不过,他是个懂得变通的小聪明,想到今天一整天收到的关怀和疼爱,稍作犹豫,随即果断地回答出来,“那我选贺煜叔叔!”

    呵呵——

    霸道的男人,可算是笑了。

    凌语薇给了琰琰一个鄙视的手势,凌语芊也哭笑不得,心里头,却是有股欣慰在暗暗涌动着,她下意识地看向贺煜,正好,男人也看着她,目光炙热,使她全身都滚烫起来,又赶忙低下头,用吃东西来躲避这股不自在。

    接下来,贺煜更是把慈父的形象发挥到顶点,比中午还特别,将琰琰“收买”得更加“六亲不认”,眼里脑中只有他这个超级厉害能干、又对他疼爱有加的“爹地”!

    温馨丰盛的晚餐,持续了将近两个小时,今天的活动算是正式结束。

    贺煜驾车载她们回酒店,途中他突然买了一些宵夜,凌语芊见状很是纳闷,但也不好询问,心想他可能是带回家给他父母的吧。直到他坚持送她们上到套房,毕恭毕敬地将宵夜呈现在凌母面前时,她才恍然大悟。

    原来,他是买来孝敬妈妈的,而且,都是妈妈喜欢吃的点心和糖水。

    相较于凌语芊和凌语薇的惊诧,小琰琰迫不及待地跟凌母道,“姥姥,你快尝尝吧,这是贺煜叔叔专程为您买的,都是您最爱吃的。”

    原来,小家伙不知几时已经加入贺煜的战线,当起了小军师,凌母的喜好正是贺煜的偷偷询问下,偷偷告诉贺煜的。

    凌语芊被弄得哭笑不得,但思绪没多加在此,默默地看着母亲,等待母亲的反应。

    凌母尽管昨晚默认了凌语芊与贺煜重新在一起,但并不代表她能坦然接受贺煜,所以,面对贺煜的热情和殷切,她沉着脸,视若无睹。

    贺煜顿觉窘迫,不过暗暗忍着,继续用真挚的眼神看着凌母。

    琰琰则继续劝慰,“姥姥,你怎么了?没听到琰琰说话吗?”

    凌母这才微微一笑,回道,“谢谢琰琰,姥姥不饿。”

    “可是……琰琰想吃,姥姥陪琰琰吃吧,好不好?”琰琰拉住凌母的手,摇晃起来,“姥姥,姥姥您就答应琰琰吧。”

    如此撒娇攻势,凌母自是招架不了,又看看那一张张期待的脸庞,特别是那抹高大的人影谦逊真诚的样子,她终端起其中一盒宵夜,与琰琰一块品尝起来。

    整个场面,顿时一片欢欣,凌语芊冲贺煜瞧了一眼,与他眼神交he,情意传达。

    待凌母吃完宵夜后,懂得循序渐进的贺煜暂且离去,凌语芊于是带琰琰去洗澡,然后哄琰琰睡,琰琰玩了一天,一沾床就睡过去了,正好这时,贺煜来电。

    “小东西,在做什么?想我吗?我可想你了,想了你整整一个小时。”这男人,第一句话就直接上肉麻。

    整整一个小时!不就是他离开后的时间嘛!凌语芊羞赧又无语,但心里甜滋滋的。

    “关于离婚那件事,不如还是让我来跟野田骏一说吧,最多,我再给他十亿,总共三十亿,且无条件帮他在中国立足。”贺煜继续道,提起某件正事。

    凌语芊听到此,也总算做声,打断他,“不准,不准这样!三十亿,呵呵,好大的口气呢,我又不是货物,再说,他才不会因为钱而接受你的谈判!”

    “我……我当然不是那个意思,在我心目中,你是无价之宝,是无数个三十亿也买不到的!”贺煜急忙解释,语气渐渐透出懊恼和郁闷,“我想时刻和你在一起,光明正大地在一起,还有琰琰,你今晚也看到了,他希望我当他爹地呢,我明明就是他爹地,却偏要让他认作爹地,你想,我多郁闷!”

    凌语芊再次哑然,俏脸同样一片无措。

    “小东西,不如我过去吧,我们面对面商量,说不定能找到更快更好的办法,否则这样耗下去也不是办法,谁知道那野田骏一会不会故意躲起来,万一他永远不出现,难道我们就永远等下去。”

    “不准不准!”凌语芊又是急忙阻止,这男人,别以为她不知道他打的什么心思,说是过来商量事宜,想占她便宜、想和她睡觉才是真吧。哼哼!

    “对了,你明天赶紧退房,别再在这里住了,自家有房子,哪有这样浪费钱的,你想想哦,这房费要是给穷人家,够开支一个月了呢!”她突然对他教训起来,说得有条有理,“还有,你就不怕被人看到吗?你自家也是开酒店的,人家说不准会怀疑你来当间谍的呢。”

    贺煜也马上接话,呵呵直笑,“哈哈……当间谍?小东西,我用得着吗?看来你不知道你老公有多厉害!我们中华大酒店的营业额,是这里的两倍,你觉得我用得着来偷师吗?”

    哼,好自信、好自负嘛!凌语芊嘟了嘟小嘴,辞别,“好了,不跟你说了,我要去洗澡了!”

    “我们一起洗,鸳鸯戏水。”某人又是应得极快,好不正经的样子,“我正好可以帮你按摩,消除中午带给你的疼痛。”

    凌语芊于是立刻想到中午的事,羞恼一嗔,“做你的白日梦了!要洗,找别的女人洗去!”

    “真的?小东西,你确定?”低沉的嗓音,刻意佯装兴奋。

    凌语芊又是唧哼了一下,“真的!你敢的话!”

    呵呵——

    在贺煜的一声轻笑中,凌语芊挂了手机,先是呆愣片刻,随即下床,拿起衣服进入浴室。

    水温适度的热水,透过毛孔侵入身体肌肤,带出一种难以言表的舒服,特别是那经受过蹂躏的地方,更加说不出的舒适,凌语芊边看着肌肤上隐隐呈现的爱痕,边感受着下面肿痛的逐步消除,混沌的脑海渐渐浮起了某个熟悉的人影,今天发生过的点点滴滴也随之重现出来,甜蜜如糖,幸福如水,直教人陶醉沉沦,直到水慢慢转凉了,她才清醒过来。

    离开浴室回到床上后,她重新拿起手机,翻到贺煜的手机号码,不拨打,而是选择了发短信。

    “贺煜,我……爱你!”

    五个大字,很快出现在手机屏幕上,但犹犹豫豫间,她终究没有发送出去,而是把它们删除,两手紧紧握住手机,先是抵在下巴一会,继而放在胸前,怀着这份爱意,沉入梦乡……

    翌日醒来后,她依然满腹甜蜜和幸福,更加无尽怜爱地为琰琰梳洗、喂他吃早餐。薇薇陪母亲去了买菜,故整个屋子只有她和琰琰在,母子俩吃完早餐,正商量着去哪玩时,门铃蓦然作响。

    是谁呢?难道母亲和薇薇回来了?可是,母亲身上带有门卡的。或者,是酒店服务员?但她并没召唤过他们。莫非……是他?

    琰琰想到的和凌语芊一样,兴奋直嚷,“妈咪,是贺煜叔叔,我去开门。”

    凌语芊也不自觉地喜笑眉开,面若桃花,随琰琰一起走向大门口,然而,房门打开后,站在外面的并非贺煜,而是……另一个久违的人影!让她感到莫名一慌,下意识地将琰琰护在身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