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主动,旖旎无限

    池振峯领命,看着贺煜嘴唇嗫嚅着想说点什么,但最终还是打住,退了出去。

    贺煜继续投入工作,然而来来去去老是无法集中精神,眼前的文档被他看成一张绝色无双、楚楚可怜的小脸,深深搅动他的灵魂,他便索性停下工作,掏出手机,用“楚天佑”的号码再次拨出那组熟悉的号码。

    “喂——”低低柔柔的嗓音,让人听着就心里生疼。

    贺煜冷硬刚毅的俊颜一下子就缓和下来,低沉磁性的嗓音更是毫不隐瞒对她的宠溺,“吃饭了没?”

    “嗯,你呢?”凌语芊难得反过来问他。

    “没呢。”他便也抓住机会,跟她讨关切。

    结果如他所愿,凌语芊语气略微提了一下,“都这个时候了,怎么还不去吃饭,工作很忙吗?就算再忙也应该顾着身体,你又不是没钱,赚那么多干嘛呢!”

    “养你啊。”贺煜继续卖乖,深邃的五官因为满足的笑意显得越发迷人和邪魅。

    “去!我又不用吃很多东西。”

    “吃东西当然不用很多钱,只不过嘛,养你不仅仅是包吃住那么简单,我详细计算过,要把老婆当成全天下最幸福的女人来养,需要的费用可不少呢。”

    “切——”凌语芊又是啐了一口,软软的声音变得不自在起来,“好了,别贫嘴了,快去吃饭吧,饿坏了以后我可没能力养你。”

    贺煜轻笑了下,恢复严肃,郑重问起正紧事,“那事儿,想到解决办法了没?”

    “哪有那么快……”

    “不如让我来。”

    “不!都说过了不准的!好了,就这样了,没事别打电话来打扰我,我要静下心来好好思量对策,你等我电话!”凌语芊说罢,挂了线。

    贺煜看着话筒,先是温情回味了一阵子,心情接着又转向沉重,剑眉紧蹙,然后再度对着野田宏的资料翻阅起来,直到池振峯出现,叫他去用午餐,他才暂且停下。

    凌语芊那边,正哄着琰琰午睡,与其说她哄琰琰,倒不如说她自己也希望借此沉睡过去。

    自野田宏出现后,她几乎没停过思量,脑力消耗过度,身心疲倦,故她需要好好睡一觉,补充补充能量。

    琰琰小家伙果然是个贴心窝头,嫩嫩的小手臂主动搂住凌语芊的纤腰,乖巧懂事地道,“妈咪,不如琰琰唱歌给你听吧。”

    凌语芊一愕,笑颜逐开,“好啊。”

    “阿门阿前一颗葡萄树,阿嫩阿嫩绿地刚发芽,蜗牛背着那重重的壳呀,一步一步地往上爬。”稚嫩的童音马上唱出的是一首《蜗牛和黄鹂鸟》,非常淘气和可爱。

    凌语芊也立刻接唱下去,“阿树阿上两只黄鹂鸟,阿嘻阿嘻哈哈在笑它,葡萄成熟还早得很哪,现在上来干什么。”

    “阿黄阿黄鹂儿不要笑,等我爬上它就成熟了……”琰琰继续接唱,还扭头扭颈跟着旋律做鬼脸,两只结实的小手儿把凌语芊抱得更牢。

    那么纯真可爱的小俊脸,凌语芊却似乎看到了另一张俊美绝伦的容颜,那么小的小手儿,她却感觉是一双强健有力的手臂,令她感到无比的安全和温馨,深深眷恋和迷恋,紧张的身心于是慢慢舒展开来,不久,在琰琰闭上眼后,她也进入梦乡,再醒来时,已是晚上。

    偌大d5wx.com百度搜索“第五文学”看最新章节的床上,只有她自己,她想琰琰估计早醒了,在外面和母亲薇薇一起吧,便也没立马下床,先静静躺了一会,稍后拿来野田骏一写给她的那封信,再次阅读,忧愁和惆怅随之爬上脸来。

    不管那个祖训是不是迷信,她都不忍心再对野田骏一做出任何伤害,那么好的人,曾经用性命换取她的自由,她怎能恩将仇报,让他冒有生命的危险。

    可是,假如不离婚,那贺煜怎么办?将她捧在手心来呵护疼爱,她又怎么忍心让他欢喜落空,重陷痛苦的深渊。

    咚——

    突然间,外面一声作响,将凌语芊从愁思中惊醒,美目赶紧朝阳台看去,即时被那昏暗夜色中的庞大人影吓了一跳,但很快又想到什么似的,悬起的心不禁放下,随着那高大的人影渐渐走进,她如期见到了那张刻骨铭心的面孔。

    她还来不及对他责备,他却快速奔至她的面前,猝不及防地吻住她,还维持了好几分钟才结束。

    凌语芊先是微微喘着气,待脸上的红晕慢慢褪去,这才嗔怪道,“不是说好别再从阳台爬过来的吗,真是个混蛋!”

    贺煜也缓一下气,似笑非笑地睨视着她,漫不经心地道,“没事,我以前搭布景不也爬高爬低的,再说我有功夫在身,不用怕。”

    搭布景!

    这哪能比啊,以前搭布景最多也就几米高,可现在是几十层楼,好几十米呢,一旦跌下去,渣都没剩!还有,会功夫又怎样,又不是打架,这稍有个不小心的,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呢!

    &nb百度搜索“六夜言情”看最新章节sp;瞧她撅嘴嗔怒的娇俏迷人模样,贺煜不由得又朝她靠近,铁臂环在她的肩头,深情款款地低吟,“别担心,我的命不仅是我自己的,还是你和琰琰的,我务必保住,绝不让自己有任何的意外。”

    凌语芊继续瞟了瞟他,怒气总算是渐渐消退。

    贺煜伸手,在她美丽小巧的鼻尖上轻轻一点,目光不经意间瞄到了床上的一张信纸,他略顿,随即拣起来,一看信上的内容,心海翻掀。

    一方面,为野田骏一终于提出解除婚姻感到狂喜,但另一方面,又为野田骏一那赤果裸的表白感到吃味。而且,当他想到今天发生的事时,更是理智顿失,狠狠甩开信纸,重新抓住凌语芊,再一次对准她的樱唇热吻起来……

    凌语芊明显感觉到异样,迅速奋起挣扎和反抗,“喂,你干吗,住手,给我住手!”

    “我干吗?我吃醋了,我妒忌了,我生气了!”贺煜也低吼出一句,继续毫不停歇地袭击。

    原来,野田宏到来是为了告诉她,野田骏一想解除婚姻,她非但不高兴,还哭了,她这算什么啊,有什么好哭的,敢情对那小日本依依不舍啊,那她把他当什么,到底有没有顾及到无时无刻不想办法消除这段碍眼婚姻的他的感受!

    嗯哼——

    贺煜越想越是暴怒,动作也愈加狂猛起来,不过,这一切皆停止于一阵响亮的巴掌声中!

    凌语芊又急又恼,不得不使劲甩了他一个耳光,然后,坦白出来,“骏一的确想让我恢复单身,可他爷爷告诉我,但凡野田家族的子孙,一旦结婚便不能再离婚,否则会遭天谴!”

    倘若说刚才那巴掌将贺煜从天堂推向人间,那么这个惊人的消息则是直接把他推向了地狱,全身上下都僵硬住了。

    不,不可能,不是这样,绝不是这样!

    他在心里嘶声呐喊着,粗声回凌语芊一句“鬼扯”!

    凌语芊摇头,泪光闪闪,“这不是鬼扯,这是真的,我和骏一的母亲证实过,野田家族确实有这样一个诅咒!”

    &nbd5wx.com百度搜索“第五文学”看最新章节sp;“好,就算真有又怎样,迷信而已。除了不知多少代以前的那个王八蛋遭到这样的下场,后来还有没有其它家族成员也这么倒霉呢!”贺煜依然不肯相信,或许说,他不愿意接受。

    “正因为其他人坚守住婚姻而安然无事,故我也不能让野田骏一受到任何的性命危险。”

    这更是深深刺激了贺煜,暗黑的眸子如遭飓风海啸,赤红赤红的,怒吼声更是震得地动山摇,“你确定他们不是在耍阴谋诡计,当年利用琰琰威胁你嫁给野田骏一,根本就是想把你弄入圈套,现在又忽然说什么诅咒,靠,妈的!这卑鄙的国度,尽出卑鄙的禽兽!”

    骂罢,高大的身躯腾地跳下床,箭一般地冲到沙发那,抬脚,狠踢着沙发,发泄够了,散发着狂风暴雨般的身躯沉沉地坐了下去。

    凌语芊视线一直紧随着他,见状胸口不觉一揪疼,也跟着下地,迟缓地走过去,先是静立俯视,继而蹲下,白嫩的手儿搁在他的黑色裤子上,抬脸仰望着他,樱唇间逸出轻柔的安抚,“别这样好不好,我不是说过会想办法解决吗,故别气了,嗯?”

    “这哪还要想的,唯一的办法就是,离婚!”

    “可我真的不希望他有任何意外……”

    “那我呢,难道你就忍心让我痛苦而亡?”贺煜给她一记冷瞥,作势起身。

    凌语芊快他一步站起,两腿岔开坐到他的身上去,白嫩嫩两只藕臂攀上他的脖子,含情脉脉地看着他,渐渐地娇艳欲滴的小嘴凑近过去,主动吻上了他那被怒气熏得又冷又沉的嘴唇。

    如此举动,始料不及,立即引致贺煜情潮翻滚,愕然、喜悦、激动等情愫一股劲地冲上心头来。

    这小东西,这是转性了?真难得,真难得啊!他以往只能在梦里渴望的情景,想不到鲜脱脱地出现在眼前了。曾经,不管他怎么使出浑身解数诱惑她,甚至威胁她,她都不肯这样做,如今……

    呵呵,还是那个吃软不吃硬的妞儿呢!

    精明如他,很快便弄清楚了她这个意外之举的原因,决定不动声色,好好享受一番。

    被算计了的凌语芊,可怜地还以为他怒气未下,皱了皱娥眉后,毅然伸出小舌头,学他平时对她做的那样,先沿着他性感迷人的唇形舔了一圈,随即略微加点力,撬开他紧闭牙齿,丁香小舌灵活地闯了进去,继续模仿着他往日的动作,吮遍他整个口腔,勾引他的舌头与她嬉戏、辗转、缠绵,她甚至滑下一只手,来到他的胸前,隔着薄薄的衬衣笨拙地在那结实精壮的胸肌上抚摸。

    这下,男人无法再佯装淡定,迅速解开几颗纽扣,抓住她的手直接覆上去。

    凌语芊一顿,便也依从他,柔若无骨的手儿先是在上面停留了几秒,手指屈了起来,寻到那颗性感的小凸点,慌慌地一捏。

    贺煜仿佛被注入一束电流,全身肌肉彻底绷紧,不由分说扣住她的后脑勺,反被动为主动,湿滑的龙舌在她檀口横扫一遍,接着卷住她的小粉舌,粗狂吸吮、交缠了起来,另一只手也不安分地往她胸口探去。

    “嗯——”

    如天籁般的嘤咛,自凌语芊口中无意识地发出,身体不由自主地发热……

    贺煜更是热血沸腾,某个地方就那样……了起来,让他不禁暗暗低咒出声,对自己鄙视了一把。这小东西只轻下一些功夫,自己就被撩拨得无法自控,要是再深入一些,自己岂不是要飞起来了?

    刚想,他就行动了,拽住她的柔嫩的手儿往他下面去。

    凌语芊立刻被烫得缩了回来,小手赶忙回到他的胸肌上,本是黏在一块的长长睫毛如蝶翼般迅速睁开。

    贺煜忍不住低低一笑,心头闪过一丝恶作剧,再度抓住她的手,这次还稳稳地按住,让她动弹不得。

    “不要。”凌语芊羞红了脸,又急又涩。

    “不是想安抚我吗?那就给点诚意。”男人戏谑着。

    凌语芊咬了咬唇,声若蚊苍,“我……我没有心理准备。”

    没有心理准备!这小东西,男欢女爱本就是随心所欲的一件事,还要心理准备?她以为还是当年十八岁的时候,才刚开始跟他在一起啊?不过想到当年,他不由自主地想起某销魂一幕,当初,她就是被他又骗又哄中,不但对他摸了,还吃了,经验生涩的她,却能轻易把他撩出精华来,然后就那样注入她的喉咙,当时她那羞恼惊恐的模样,可爱极了,迷人极了,结果,又被他好好地爱了一番!

    不愧是心有灵犀的一对儿,凌语芊也蓦然忆起了那个情景,时隔多年,依然感到难以言表的赧然和羞愧,整个脸庞更如煮熟了的螃蟹,红潮都蔓延到洁白的脖颈去了。

    暧昧旖旎的回忆,撩心挠肺;勾魂夺魄的佳人,引爆欲望,贺煜很明显地感觉到全身血液都在强烈叫嚣和沸腾起来,在催促他赶紧释放,然而,一番努力挣扎后,他出其不意地松开手,扶正她的身子。

    凌语芊始料不及,不由错愕了一下。

    “哎哟,好像很失落?”贺煜忍不住揶揄,低沉的嗓音透着未能立刻褪去的情yu。

    凌语芊嘟嘴,伸手在他胸膛锤了一拳,“你才失落呢!”

    贺煜则又是点了点她秀气的鼻尖,说得耐人寻味,“你警告过我,没离婚之前不准动你的。”

    凌语芊恍然大悟,同时也更觉羞恼,坏蛋哦,人家那么做还不是为了哄你开心!当然,她心里也甜滋滋的,毕竟他是那么的喜欢这种事,平时总逮住机会硬来,如今她主动了,他却能及时刹车,只因她提过的要求。

    “啵——”

    鬼使神差地,她快速在他面颊亲了一口。

    贺煜先是怔了怔,饶有兴味,“啧啧啧,果然思春了呢。”

    “思你的头!”凌语芊粉嫩的小拳头再度落在他结实的胸肌上,然后顺势按住那儿,准备从他身上起来。

    贺煜稳住她,大手轻轻搭在她纤细圆润的肩头上,黑眸情意满布,对她发出炽烈的火光。

    凌语芊美目也一瞬不瞬的,水灵灵地回望着他。

    就在这旖旎无限之际,房门蓦地被推开,一个小小的身子闪了进来,先是往大床看,不见预期中的人影,圆溜溜的大眼睛于是扫向房间各个角落,最后,被沙发上的一幕惊住了视线。

    触觉敏锐的贺煜首先发现,俊颜先是一愣,随即咧嘴一笑,若无其事地唤了出来,“琰琰。”

    凌语芊一听,脊背陡然僵直,迅速回头,看清楚那熟悉的小人儿,更是惊慌失措,脸上红潮再现,赶忙从贺煜身上跳下来。

    这是作死了哦,自己怎么如此大意,竟然忘了门没关,忘了外面的人随时会进来的!她真希望,眼前出现一个地洞,好让她躲进去。

    琰琰已经慢慢走近,继续对眼前的情景表示不解,凌语芊更是头皮发麻,一脸窘迫地看着他,思忖着接下来面对他的好奇疑问应该怎样解释,不料情况又峰回路转,小家伙眼中那抹诧异被惊喜覆住了,冲贺煜兴奋地喊了出来,“贺煜叔叔,你什么时候到的,琰琰一直在外面,怎没见到你来?”

    相较于凌语芊的不自在,贺煜却是从容不迫,给出一个有趣的答案,“叔叔借了外星人的衣服,从楼下直接飞到阳台来的。”

    琰琰小嘴即时张成了O型。凌语芊也瞠目结舌,哭笑不得。这……这男人,怎能这么厉害!

    一会,琰琰从吃惊中恢复,信了贺煜的话,扯住贺煜就着外星人话题询问起来,贺煜面不改色,冷静淡定地给予解答,让凌语芊忍不住想封他一个“掰神”称号,不过,也因此,对他更是崇拜不已。

    父子两人,就这样滔滔不绝,谈得好不欢快,凌语芊见没自己的事,决定趁机先闪,对他们来回望了一眼,悄悄走出了房外。

    凌母正在客厅,估计是等她醒来,见到她,立即迎上,眼神关切。

    凌语芊微微一笑,若无其事地道,“妈,您吃过饭了吧?”

    “嗯,我们都吃过了,你也赶紧去吃吧,我给你热热饭菜。”凌母说着,走向饭厅。

    凌语芊也跟了过去,待凌母热好饭菜,开始吃用。

    凌母陪在一旁静坐,若有所思地看着她,少顷,做出安慰,“今天下午我和茵茵姑婆大概谈了下这件事,她说通常这样的诅咒都有破解的机会,故你不用太愁心,既然骏一能想通了,一切都好办,等他来了,你可以和他商量,看怎么委托他爷爷帮忙。”

    “嗯,我知道。妈您也别担心,我想……没事的。”凌语芊尽量佯装淡定,反过来安抚母亲。

    凌母点了点头,不再做声,直到凌语芊吃完饭。本来,凌语芊想顺道收拾碗筷,不过凌母阻止了,她于是站在一边看着,待凌母洗完,一起离开饭厅,来到客厅。

    “琰琰呢?”依然看不到那个小人儿,凌母不禁问了问。

    凌语芊俏脸猛地一慌,撒谎道,“在……在房间玩呢。贺煜昨天给他买了一部IPAD,好像迷上了。”

    “那你赶紧去看看他,这年纪还小的,长时间对着这东西始终不好。”

    “就是就是,我中午叫他给我玩一下都不肯呢。”刚洗完澡出来的凌语薇,趁机抱怨。

    凌语芊给凌语芊一个宠溺的微笑,视线重返母亲身上,“妈你也尽早休息。”

    说罢,在凌母的注视中,回到卧室,只见那一大一小两个人影,已从沙发转到床上,果然在玩着IPAD里的切水果游戏,对打得不亦乐乎,同时,也温馨得令人感动,移不开视线。

    好一阵子后,游戏结束了,他们才抬起头来,琰琰首先开口,乖巧地道,“妈咪,你吃过饭了吗?”

    凌语芊颌首,在床沿坐下,芊芊玉指轻抚着他的小脑瓜,柔声问,“想睡了没?”

    “不,我还要和贺煜叔叔玩游戏,贺煜叔叔刚刚下载了摩托车,打算教我呢。”

    凌语芊听罢,不禁给贺煜一记嗔怪的眼神,“你干嘛装给他,这东西对太多,影响视力的。”

    “没事,他会安排好时间。”贺煜还是那种任何事情都不怕的样子,看向琰琰,“琰琰,对吧?”

    “Yes—Sir!”琰琰小手立刻举到耳边,敬了一个礼,紧接着,又道,“贺煜叔叔,你等下还要走吗?不如今晚就在这儿过夜吧,你陪琰琰一块睡。”

    贺煜眸光一闪,佯装为难地道,“可是,琰琰一向和妈咪睡的哦。”

    “没事啊,琰琰睡中间,妈咪睡在琰琰的右边,贺煜叔叔睡琰琰左边喽。”

    呵呵——

    贺煜又是低低一笑,俊美绝伦的面容,继续挂着为难的神色,“我担心……你妈咪未必肯呢。”

    琰琰听罢,赶忙扯住凌语芊的手,摇晃起来,“妈咪——”

    那可怜巴巴的表情,那柔柔软软、让人听着如同吃了棉花糖般的撒娇童音,还有某人也万般热切期待地盯视着,这是怎样一种令人难以招架的攻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