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强压

    紧接着,两人又互相骂了起来,彼此眼睛都猩红猩红的,浓浓的火药味就此弥漫而开。

    酒店职员原本还指望老爷子能帮自己,如今看这情况,顿时萌生一种雪上加霜的无力感,但很快,见到另一个阔步走来的高大人影,熄灭之火于是重燃起些许!

    原来,停好车子的高峻过来了,首先被眼前的情景纳闷住,面色略微怔了怔,深邃的黑眸闪过一丝异样的光亮,随即走到贺云清面前,敬重地道,“爷爷,怎么了?”

    贺云清不吭声,凌厉的双眼依然一瞬不瞬地瞪着野田宏。

    野田宏同样横眉怒目,面色阴沉,一看便知有着深仇大恨。

    高峻更是满腹琢磨,在两人身上来回审视一番,目光最后转向旁边傻愣的职员那,询问情况。

    期盼多时的职员迫不及待地做出汇报,“刚才我经过这里,这位野田先生把我喊住,他说我们酒店的花园,环境不好,布置不好,装饰不好,气息不好,就是……通通都不好。然后我让他具体说出对哪个方面不满意,他没有明说,只一个劲地批判,我……我担心他对别的客人造成骚扰,于是提议他随我去公关部办公室,他不肯,我无意之中碰了他一下,他便将矛头转到我的身上,说我们公司的职员都是极没素质之人!正好这时,贺老先生过来,我本还想着让贺老先生帮忙劝解这位客人,谁知他们一见面就……就这样了。”

    高峻听罢,大约明白了整个情况,注意力回到贺云清和野田宏身上,先是沉吟片刻,用日语对野田宏道,“野田先生您好,我是这间酒店的副总裁,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助你?”

    “你是这间酒店的副总裁?那你和他是什么关系?”野田宏也总算开口,充满敌意的双眼来回睨视着贺云清和高峻。

    高峻略微思忖了下,答道,“我们是上属和下属的关系,中华大酒店直属贺老先生的一个产业,我是贺氏集团聘请的副总裁。”

    野田宏眯起眼,继续对高峻审视一番,同意了,“好,我们找个地方谈谈,刚才那小子说去哪?公关部是吧?OK!”

    高峻抿唇一笑,目光转向贺云清,“爷爷,你先上去,这里交给我处理,等下我再去找你。”

    这期间,贺云清的怒火已慢慢平息,看着逐渐热闹起来的花园,便也大局为重,暂且作罢。

    野田宏唇角噙着冷笑,给贺云清一记复杂的瞥视,随高峻带领,朝前面的办公大楼走去。

    贺云清仍满怀憎恨,目送着野田宏趾高气扬、大摇大摆地离去,更是恨得直咬牙,好一阵子后,直到野田宏的身影消失于视线之外,他也才迈起脚步,沿着他们的路线前行,然后,抵达贺煜的办公室。

    贺煜正认真重看着野田骏一和野田宏的资料,忽见贺云清出现,不觉一愕,稍会,大概明白他来做什么了。

    最近祖孙俩常为凌语芊的事起争执,以致彼此间有些间隙,关系再也不像以前那么和谐,态度自然也就随着转变。

    当然,终究是一家人,终究是曾经器重他、而他必须得尊重的爷爷,故贺煜还是主动打出了招呼,明知故问道,“爷爷这么早过来,找我有事?”

    贺云清一步一步地走近,隔着办公桌,在贺煜对面的椅子坐下,直接切入话题,“听你妈说,你昨晚没有回家睡?”

    贺煜俊颜一怔,嗤笑出来,“看来我得跟我妈提醒一下,别再把我当小孩子看待,我这都多大了?我都已为人父亲,在不在家过夜,她不用管吧?她管不着吧!”

    “她当然不是想管你,而是担心你!”

    “担心我?担心我什么?我身手很不错啊,再说我又不去惹事,没人对我怎样的。”嘲弄的神色,涌上贺煜的脸庞。

    贺云清于是也不浪费时间,一针见血做出指责,“你就是惹事!我跟你说过,别再和语芊有任何瓜葛,你偏偏不听,这两天,是和她在一起吧,你压根忘了,她的丈夫是个怎样的人!”

    “她的丈夫很快便是我!”贺煜话锋也猛然提了一提,对这个意外的称呼简直恨到骨子里去,还忍不住在心里连凌语芊也责怪上了,这小东西,无端端跑去另嫁他人,瞧,要不是她这样,他根本不用听到这两个字冠在别的男人身上。

    贺云清同样心头激昂不已,对眼前这个我行我素的孙子也忍不住恼怒起来,且后悔,当初在他刚回家族的时候,自己应该好好管束和指点,而不是让他狂肆妄为,导致现在这样唯我独尊,目中无人!

    懊恼沮丧的目光,不想再看这张倨傲顽固的面容,贺云清于是扭头,准备看向别的地方,却不经意间,被贺煜跟前的资料给吸引住视线。

    野田宏?

    阿煜怎么会有野田宏的资料?为什么在看野田宏的资料?而紧接着,又看到另一个名字时,更是面色大变。

    野田骏一……

    野田宏……

    难道他们……

    噢,不!

    贺煜也瞬时被贺云清的古怪神色震到,迟疑地问,“你……没事吧?”

    “告诉我,野田骏一和野田宏是何关系?他们……他们是不是两祖孙?”贺云清依然紧盯着资料上的两组名字,一字一句地问。

    贺煜略作沉吟,如实点了点头。

    “混账!”

    贺云清于是大声一吼,腾地站起身来,语气达到前所未有的果断和坚决,“我再告诉你一次,我是绝对不允许语芊再踏入我的家门,你要真想和她在一起,除非去掉我的姓!”

    话毕,不待贺煜的反应,从椅子内出来,怒气腾腾地扬长而去,留下贺煜一脸困惑和不解,而且,也满腔怒火,俊美绝伦的面容如乌云密布,紧盯着已经空无一人的门口,咬牙切齿起来!

    走出贺煜办公室的贺云清,立即掏出手机拨打高峻的电话,得知高峻已回到自己的办公室,他便也刻不容缓地过去。

    高峻先是对着他怒火未退、阴沉满布的样子凝视数秒,试探道,“爷爷,你……还在生那个人的气?对了,你和他到底什么关系?你们曾经认识?”

    贺云清不解答,径自走到休闲区那。

    高峻也跟了过来,冲了一壶茶,倒到杯子上,毕恭毕敬地递给贺云清。

    贺云清接过,瞧着高峻,忽然感叹出来,“你自小在美国长大,照理说你的性格应该比阿煜更不羁,可事实证明,你比他听话多了。”

    高峻微微一愕,随即低笑了出来,耐人寻味地接话,“爷爷不是很欣赏他这种性格吗?我记得,爷爷还曾经在我面前赞扬过他。”

    “那是公事上,是生意场上,而不是……与家人的关系上,在他看来,如今我这个爷爷也不值得一顾了!”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底线,贺煜最爱最重视的人,是芊芊,任何伤害到芊芊的行为,他都会极力遏止,即便是亲人,也在所不辞!”高峻依然嗓音平和,一副就事论事的样子。

    “是吗?据我所知,你也很喜欢那丫头,那你最爱最重视的人,不是她?”

    高峻愣然,而后又是淡淡一笑,意思不明显。

    &nbspd5wx.com百度搜索“第五文学”看最新章节;贺云清则突然发出一个恳请,“高峻,你有什么办法帮爷爷分开他们?爷爷真不知如何是好,不知还能怎样阻止他继续错下去!”

    “那爷爷能否告诉我,确定再也不接受芊芊了吗?”高峻重复问出今早问过的话,面色凝重。

    贺云清沉吟了下,脑海猛然闪出野田宏的名字,还有很多年前久远的一幕幕情景,毅然答道,“是!这辈子,我再也不会接受她当我们贺家的媳妇!”

    高峻眸光陡然一晃,少倾,给出提议,“那爷爷应该从芊芊方面下手,爷爷既然无法把握控制贺煜,只能换个办法,换个可行的!”

    “我找过那丫头了,本来她也答应过我的,谁知道……哼,我看她是被爱情冲昏了脑子!”

    “或许,爷爷当初说得不够狠?有时候,一些话可能会引起伤害,但也是必须的!”高峻一脸严肃,直盯着贺云清。

    贺云清沉静,思忖,决定在心中生成。

    高峻不再吭声,继续为贺云清倒了一杯茶。

    贺云清端起,缓缓举到唇边,这次,喝得舒畅,喝得心宽,一会儿后,他跟高峻提出辞别,临走之前,丝毫不隐瞒对高峻的欣赏、赞许和器重。

    离开办公大楼的他,事不宜迟这就马上打给凌语芊,将她约了出来,地点不再是上次的悠闲山庄,而就在中华大酒店的五楼——曾经,她还没嫁给贺煜之前,他和她一起吃过饭的厢房。

    对贺云清再次约见自己,凌语芊心中百味云杂,情潮冲涌。其实,她隐约猜到贺云清找她做什么,使她直想不赴约。当然,就算心里再不愿意,她还是准时出现了,且像以前那样,面带微笑,敬重有加。

    反观贺云清,威严英气的面容再也不见以往的慈爱和温柔,锐利的双眼忽然像是两把尖刀直刺着凌语芊,她下意识地打了一个哆嗦。

    贺云清继续注视了她片刻,漫不经心地问,“最近过得可好?”

    “嗯……还……还行。”凌语芊结结巴巴起来。

    “打算什么时候离开中国?”贺云清又问,出其不意。

    这下,凌语芊直接哑3gnovel.cn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然。

    “听说野田骏一有事回美国去了,你怎么不跟回去?该不会想赖死在这里吧?”

    贺云清语气倏然转变,那深深的讽刺意味,让凌语芊感到特别的难受。他……为什么用这样的字眼?赖死在这里?这是中国,是G市,自己的故乡,自己留在这里天经地义,为什么他却说是赖死不走?

    看着她面色倏然大变,贺云清继续冷然责骂出来,“曾经,我认识的语芊丫头,是个美丽,纯真,善良,自爱,专情、几乎甚称完美的女孩,可如今,我面前的你,再也找不到这当中任何一个优点!你完全是个不知好歹的野丫头,玩弄两个男人于股掌之间,是不是觉得这样很有优越感?觉得自己很厉害?让两个男人都拜倒在你的石榴裙下?”

    话毕,脸容已经转成阴沉和森冷,那凌厉的黑眸,更是布满了鄙夷、轻蔑和厌恶。

    刹那间,凌语芊如遭五雷轰顶,面色刷的惨白,全无血色,连嘴唇也蒙上了一层又青又紫的颜色,只剩那清亮的黑瞳,难以置信紧盯着贺云清。不,他不是这样的,曾经他是那么的慈祥,那么的亲切,那么的友善,而非眼前这个尖酸刻薄、冷血无情的老头子!

    为什么会这样?他为什么变成这样?

    “嘀——嘀——”

    就在此时,一声响亮的铃声划破了空间的寂静,在这样的情况,手机铃声显得出奇的尖锐和刺耳!

    贺云清皱起了眉头,凌语芊则赶忙去拿手袋,手指颤抖摸索,陶出自己的手机,接通。

    是野田宏!

    “你在哪里?”他用英语询问着她,语气平平淡淡,听不出任何情感。

    &nb“第五文学 ”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sp;凌语芊费了好大的劲头,总算给出了回答,“爷爷你好,我……有点事,在外面。”

    “我想见见琰琰,你明天带他出来,我们一起午餐。”

    凌语芊顿时又是一愕,但也继续客气地道,“好,我知道,我知道。”

    然后,野田宏再说了一些事,一些让她不知如何回答,不清楚他为什么忽然间在电话里说出来的事情,故她只能一个劲地点头,一个劲地应“嗯”,大约三四分钟,他才收了线。

    “呵呵,看起来挺孝顺嘛!谁打来的?野田宏?亏你一个中国人,对一个倭奴杂碎摇首摆尾的,自作贱,真是丢尽了我们中国人的脸!”贺云清猛地又开口,骂得更加不客气,怒气随着越来越凶猛,眼神也越发暴戾,脑海里充斥的尽是她刚才在和野田宏讲电话时,如何低三下气的卑微样子。

    “我告诉你,我们贺家绝不会接受一个被倭奴睡过的女人当媳妇,你再也不是以前那个干干净净的女孩,识趣的话就滚回你的倭奴国去,别再赖在这儿自取其辱,丢人现眼,祸害人类!”

    一个个字,俨如一支支利箭,无情地,狠绝地,直插入凌语芊的心窝,万箭穿心,就是如此!

    “不受祝福的婚姻有多凄凉,你曾经体会过,那种痛苦的滋味怎样你最清楚,我想你不会傻到再体会一次吧?当然,你不想面对也行,那就是,让阿煜不姓贺!只不过,他要是没了那些闪亮的头衔,你这株菟丝花还会跟着他吗?你确定这几年养尊处优的你还能承受以前那种贫穷生活?你确定,你能给他完整的你!”贺云清继续依照他的决定痛斥辱骂着,丝毫不顾她的感想,他只知道,高峻说的没错,有些事情,必须得狠!

    凌语芊再也坐不下去,她感觉,周围的环境都忽然变了,再也不是以前那个温馨暖和的厢房,已经随着眼前这个毒舌老人变成了一座千年冰潭,四周围的空气已都凝结成了刺骨的冰块,狠狠地刺着她,使她从头冷到脚,由头痛到脚,全身每一个毛孔,都僵住了,那股寒意,侵入了五肝六脏,她再不逃离的话,结果可能是死!

    没有再去看那个陌生的老人表情继续变得有多可怕,她抓起手袋,仓惶地站起身,颠颠颤颤地冲到门口那,费尽力气打开房门,发软的双脚拼命往前奔跑起来。

    她见到路就跑,毫无方向,毫无节奏,似乎跑了很久很就,总算寻到电梯。

    小小的空间里,只有她一个人,她却还是感到很害怕,怕得浑身都在颤动,都在哆嗦。她满眼惊恐,目不转睛紧盯着不停跳跃的楼层数字,待电梯门一开,又是迅速冲出去,不顾一切往前直奔,眼泪儿,已经夺眶而出,挥如雨下。

    她模糊的视线里,盘踞着贺云清阴沉冷绝的面容,耳边回荡的,尽是他各种讽刺辱骂的话语,逼她几乎发疯,几乎崩溃,她躲在一个角落里,蹲下疲倦的身子,抱着头大声痛哭了出来。

    爷爷,野田宏素来都是冷漠对我,加上离婚的事得委托他帮忙,故我必须低声下气。而你,与野田宏根本不一样的,你曾经对我是发自真心的疼爱,压根用不着我低微地对你。当然,现在你已经不再是当年那个慈祥的老人了。

    至于那场婚姻,是逼迫无奈,是没得选择!但我依然是干净的,身和心依然只属于贺煜。还有,我爱贺煜,爱的是他的人,而非这些财富,虽然我没有强大的家庭背景,但我有手有脚,需要的话,我也会工作,与他一起运造我们的家!

    “芊芊……芊芊……”

    蓦然间,一声呼唤从头顶传来,低沉磁性的嗓音带着关切和怜爱,既熟悉,又陌生。

    凌语芊先是一僵,慢慢抬起头来,只见模糊的视线里,清晰映出一个高大魁梧的人影,一个她不想见到、以为这辈子再也不用面对的禽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