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对她只有这些

    “芊芊,你还好吧?”高峻说着,高大的身躯略微一俯,伸出手。

    凌语芊仿佛躲避蛇蝎似的,赶忙闪开。

    高峻眼中飞速闪过一抹受伤的表情,紧接着,便也站直身体,若无其事地道,“刚才你和爷爷的对话,我都听到了,希望你别怪爷爷,他那样做,情有可原。他和野田宏……也即野田骏一的爷爷,似乎有着深仇大恨,他们今天早上无意中碰到,彼此水火不容,我问爷爷怎么回事,爷爷不肯说。”

    听及此,凌语芊眼神顿时也晃了一晃,想起野田宏给她的那张卡片,不禁肯定,野田宏住在中华大酒店应该是刻意的了!

    “另外,就算爷爷和野田宏没那种关系,你和贺煜也不可能在一起的,因为你们根本不3gnovel.cn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适合。”

    凌语芊唇角扯了扯,回他一记冷笑。

    高峻则依然一脸关切的样子,自个往下说去,“我知道,你很爱他,可是,你确定他对你的感情有你对他那么深吗?你确定他会像你对他那样爱你一辈子吗?男人和女人根本不同,或许,他现在对你很好,但现在不代表未来,他的性格和地位注定了他不可能永远只有你一个女人。”

    胡扯,诽谤!

    凌语芊在心中暗暗斥喝两下,不愿意再听他有计谋地中伤下去,蓦然站起身来,看也不看他,抬步往前走了起来。

    高峻快速跟上,堵在她的面前。

    “滚!”凌语芊忍不住吼出一声,被泪水洗涤后显得异常晶亮的双眼,布满愤恨和厌恶。

    高峻俊颜又是一黯,并没有让开,愧悔地道,“我清楚曾经对你做过的错事罪不可赦,我后悔莫及,一直想着补偿你,故我希望你往后的日子都是幸福和快乐的。贺煜这个男人,真的不适合你,除了他的家人不接受你,还有他本身,他现在对你只是一种男人对女人的迷恋,等这股新鲜感过了,我怕他会做出伤害你的事情,毕竟,男人都是情yu动物……”

    “胡扯,他才不同你,他才不会这样!”凌语芊终也开口,为贺煜辩解,痛恨丝毫不减。

    “他不会?你确定吗?你和他分开这三年,你确定他“小说领域”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能像野田峻一那样对你守身如玉?根本不可能的事。”

    “可能,就是可能!这三年以来,他就没找过别的女人,故你别指望再中伤他,别再挑拨我们的感情!”凌语芊也忍不住拔尖嗓音,俏脸都涨红了。可恶,她真希望自己手中有把枪,好毙了这个卑鄙无耻的禽兽!

    高峻却哈哈大笑起来,笑容里有着嗤哼、阴冷和同情,让凌语芊看着极刺眼,决定不再浪费时间,回他一记瞪视,从他身边绕了过去。

    不料,高峻还是不肯放过她,这次,直接抓住了她的手。

    “放手!”凌语芊立刻奋起挣扎,“你这人面兽心的禽兽,别碰我!”

    高峻手松开之际,抓紧时间继续道,“爷爷跟我暗示过,假如贺煜还是一意孤行,将罢免他的总裁之位,你想想,到时会是怎样一种情况?你确定一无所有的他还会一如既往地宠你爱你?男人一旦有压力,会怎么解压,你应该也清楚,而在这个处处充满诱惑的花花世界,男人更容易犯错,你虽然很美,很惹人怜爱,可有时候男人的劣根性就是那样,外面的女人就算很多方面不及你,但只要她能让男人得到销魂的快乐,那么……”

    他顿了顿,再一次站到她的面前,俯视着她,英俊的面庞满是恳请,“芊芊,跟野田骏一离开中国吧,继续过上你们平静快乐的日子。这几年野田骏一能忍住没有侵犯你,真的很难得,他才是真正爱你的男人,而不像贺煜,对你只有性。不管他是否跟你怎样保证,但这三年,他绝对不可能守身,他在这方面怎样,你最清楚,当年的李晓彤就是一个例子!你太不了解男人了,野田峻一是个异类而已,可天底下,没有多少这样的异类,贺煜,更不可能!”

    凌语芊依然面若寒霜,冷冷地扫了他一眼,再度从他身边绕了过去。

    这次,高峻没有再阻拦,静静看着她娇小脆弱的倩影迈着艰难的步伐慢慢离去,他深邃的黑眸陡然涌上了一股浓浓的疼惜,但渐渐地,又被复杂诡异的神色给覆盖……

    离开中华大酒店的凌语芊,走在热闹喧哗的大街上,她的心情就如那些来来往往、各形各色的人群一般,纷乱、无章。

    尽管她很痛恨高峻,尽管很不赞同他的话语,可她还是记在心里了,这会,就反复回荡在耳边,而且,还让她感到无法形容的慌闷和刺痛。

    她迅速拿出手机,拨打贺煜的电话,听着贺煜温柔好听依旧的嗓音徐徐传来,她没有做声,只一个劲地听着他反复喊她的名字,然后,挂了,重新打过来。

    她不接,只看着他的名字不停地跳跃,反复地跳跃,停下来时,改为发短信过来。

    “芊芊,刚才是你打我电话吗?怎么不说话?还有,我打给你怎么不接?你在哪?在做什么?”

    看着短信的一个个字,凌语芊脑子不由自主地勾勒出他的样子,此刻,他一定很懊恼,很焦急吧。

    然而很快地,她的思维又被其他一些因素干扰,高峻说过的某些诋毁贺煜的话冲走贺煜的影子,她整个心于是无法克制地冷了下来。

    毅然退出短信栏目,她打给母亲,跟母亲说自己有点事,迟点再回去。母亲也不多问,只叮嘱她注意安全,然后,她让母亲把电话给琰琰,听到那个稚嫩可爱的声音,她孤独悲痛的心总算温暖了些许,于是搭着他,说了很久,尽是说一些不重要的事,直到母亲提醒琰琰要午睡了,她才依依不舍地收线,顺势把手机关掉,不想让那个男人找到她。

    她再一次来到琉璃岛,此刻又是周末,而且还是下午,依然只有小猫两三只。

    那些人为她的外貌吸引了视线,她却对他们视若无睹,站在海岸边,静静眺望着远方,那儿,有他亲自为她建筑的“芊之梦”。

    她的梦想,是与他永结同心,白头偕老。可他呢?对她的爱是否也会永恒不变?又或者,如高峻所说,时间久了,他会厌倦了?像父亲对母亲那样,一旦遇上挫折和阻挠,感情会慢慢变质?

    当初,他还是楚天佑的时候,彼此从结识到分开,只有短短三个月。当他身为贺煜后,自己和他相处也才不到两年,其实……那是多么短的日子!将来,自己和他之间还有很多个两年,他会一如既往地对自己宠溺深爱下去吗?会不管顺境逆境,都和自己长相厮守,不离不弃?

    想不到,自己还是对他有所怀疑的,还是不敢肯定的!

    【你确定这三年他真没有找过女人?他跟你说的吗?他说了,就是事实吗?】

    当时高峻说这句话的时候,其实她有想过反驳的,虽然贺煜没有亲口说,但他那些朋友,振峯、逸凡、李承泽等都说过,她觉得,振峯他们的说辞更可靠,更坚定。

    可是,也正因为贺煜没亲口跟她保证,她心里其实还是有所保留,以致高峻一提,她就受到干扰了,一种害怕的东西,迅猛窜上她的心头,刺痛着整个心房。

    天空很蓝,阳光很美,海风很凉爽,沐浴着她整个身心,她纠结的心却一直无法开怀,她就那样痴痴地看着远方,站累了,就坐在旁边的大石头上,直到太阳落山,她才踏上归途。

    “妈咪,你总算是回来了!”琰琰立刻扑进她的怀中,小家伙还是非常依赖她,半天不见就想念不已。

    其实,凌语芊何尝不是想得心都疼了,感受着怀中软绵绵、娇嫩嫩的小人儿,几乎感动落泪。

    &nbspw百度搜索“第五文学 ”看最新章节;琰琰忽然想起某件重要的事,小脑瓜从她怀里钻出来,告知,“对了妈咪,贺煜叔叔找你哦,他今天打了好几次电话给琰琰,可惜琰琰每次都只能告诉他妈咪还没回来,本来琰琰叫他直接打给你的,但他说妈咪的手机关机了。”

    凌语芊俏脸倏然一怔,继而,讷讷地答道,“妈咪手机刚好没电,故不知道他找过妈咪。”

    琰琰听罢,立刻跑开,把贺煜配给他的手机拿来,塞到凌语芊手中,“妈咪,那你赶紧给贺煜叔叔打回去,他跟琰琰说过,等妈咪一回来就告诉他的。”

    凌语芊拿着手机,愣了愣,又是撒谎道,“妈咪……妈咪已经打过给他了。”

    然而,小家伙精明的很,可不容易糊弄过去,眨着疑惑不解的大眼睛问道,“打过给他?可妈咪刚刚不是说手机没电吗?”

    “呃……后来他打给妈咪的朋友,找到妈咪了!”

    这下,琰琰总算是信了,却好奇心起,“妈咪,那贺煜叔叔找你做什么,是不是约好又出去玩?”

    凌语芊顿时被他兴致勃勃的模样逗得笑了笑,舍不得让这么快乐的小脸转成失望,她选择不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