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发生什么事

    这时,凌母过来叫去吃晚饭,母子俩于是暂停话题,手牵手地走进饭厅。

    由于凌语芊并没告知凌母中午出去是见贺云清,凌母便不知晓某些真实,对凌语芊也就没有特别关注,思绪一如既往地围着琰琰转。

    凌语芊也若无其事,把注意力投在琰琰身上,吃完后,她先去洗澡,把今天在海边晒出来的汗水和黏住的海风冲去,当琰琰也洗完澡,随她上床睡觉时,她整个身心更是说不出的舒适和平静。

    没有立刻给琰琰唱歌或讲故事,她只静静看着他,少顷,伸手在他俊俏的小五官抚来摸去,低吟出声,“琰琰,你能不能答应妈咪,永远都别离开妈咪,都和妈咪在一起?”

    “好,琰琰都与妈咪在一起。”琰琰也迅速应了,说罢小身子还往她怀里猛钻。

    凌语芊深深地抱住他,温柔又急促地揉着他的小身体,直想就这样不分离。

    其实,她刚才的问话,根本是一种不可能的事,琰百度搜索“六夜言情”看最新章节琰现在还小,自是时刻伴在她的身边,可将来,随着琰琰慢慢长大,至少去读大学时肯定会和她分开的,然后结婚生子了,有了自己的生活,相伴的机会恐怕更是少之又少。

    刚才之所以那样问,并非真的对琰琰,而是透过琰琰在跟另一个人寻求着承诺。

    不一会,琰琰睡过去了,凌语芊毫无困意,依然紧紧搂着他,直到手机作响。

    又是贺煜打来的电话,在她还是不接后,再次发短信过来。

    “小东西,你在干吗,今天到底怎么回事,我打了N个电话给你知道吗,为什么都不接?你可了解我有多担心和焦急!更倒霉的是,今晚应酬的人是那些政府高官,我不得不出席。不过如今总算是结束了,我立刻去找你,先“第五文学”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别睡,等我,一定要等我!”

    悸动人心的短信,每一个字都透露着他对她的需要,凌语芊反复阅读着,从字里行间贪婪地汲取着他对她的爱,好长一段时间后,她下床,从抽屉里取出那个美丽的小锦盒。

    曾经为了忘记贺煜,她把他送的礼物都毁了,这个小锦盒算是唯一一件,故她更觉得珍贵。

    她出神地看着晶莹剔透的冰水晶,美丽的眸瞳被水晶射出来的滟潋之光辉映得愈加雪亮、通透,渐渐地,她眼神痴迷起来,不禁又翻到他发来的短信阅读,心里头更是荡漾连连。

    当年,经过那趟北京之旅后,他和她如漆似胶,每天晚上为了留在家中陪她,他连应酬都推了,唯独有一次,与政府官员的饭局,他不得不去。当时,他这样对她说,失去一个客人,最多也就少赚一笔而已,但那些官员掌控着重要的根基,得罪不得。

    今晚,她还曾郁闷过,为什么他没有再来电,为什么不像往常那样爬过来找她,原来是,他有事忙,直到现在才走得开!

    绝美的容颜,瞬间亮起了不少,她退出短信,朝楚天佑那个号码拨打回去。

    可惜,无法接通状态。

    她失落,放下手机,正好有点口渴,于是走出卧室。

    四周围都夜色朦胧,鸦雀无声,她便也下意识地放轻脚步,不料踏入客厅时,猛被沙发上的人影惊住!

    母……亲?!

    她满眼困惑,迟疑地走近,待看清楚,更是重重一震,一扯旁边的灯线,扑到母亲身边,关切发问,“妈,你怎么在这里呆着?为什么不回房睡觉?”

    凌母先是为蓦然打开的灯火眯了眯眼,缓缓睁开后,望着凌语芊,不吭声,神色有点儿恍惚。

    凌语芊更加焦急,拥住母亲的肩头,再道,“妈,您没事吧?妈——”

    “妈没事,妈睡不着,所以出来这里坐坐。”凌母总算开口,语气幽幽。

    凌语芊心头又是一凛,不禁在想,母亲这样的情况会不会已非第一次?难道母亲以前经常这样的?为什么呢?莫“六夜言情”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非……

    盈满疼爱与哀伤的眸子,继续一瞬不瞬地注视着母亲,凌语芊低低地说,“妈,不如您找个伴吧?现在很多婚姻介绍所都挺不错的,撮合了不少夫妻。”

    凌母眸光一晃,似乎感到很震惊。

    凌语芊抿了抿唇,“妈您还年轻,还这么漂亮,我相信很多男人会喜欢……”

    “年轻?漂亮?芊芊你在说妈吗?你真的这样认为?”凌母也应了一句,语气有点古怪。

    凌语芊怔了怔,果断地道,“当然,在芊芊心目中,妈妈永远是那个美丽又温柔的妈妈。”

    其实,母亲才五十来岁,五官本来就很不错,要是打扮起来,绝对风韵犹在,不输其他阿姨的。

    凌母却是扯了扯唇,逸出一个苦涩悲凉的笑。

    凌语芊看着不觉更感心疼,环在母亲肩头的手收得更紧起来,做出安抚,“爸行差踏错,是他的损失,我相信,还有很多男人懂得欣赏你,真心爱上你的。”

    凌母单薄的脊背僵了一僵,面色也陡然一变,紧接着,幽幽的语气低哼出来,“没用的芊芊,这世上所有的男人都是见异思迁、喜新厌旧的负心汉,女人芳华不再后,他们就有理由出轨了!”

    “妈——”

    “乖,不用替妈操心,妈没事,妈现在这样挺好的,妈有你,有薇薇,还有琰琰,妈不孤独。”凌母恢复以往的淡然和慈爱,仿佛她真的过得很好。

    凌语芊知道根本不是这么一回事,更是恳求道,“可是……我想有个男人照顾你呢,我和薇薇毕竟都会嫁人,根本不可能时时刻刻陪着你。”

    说着,她还在心里补上这么一句,“就像今晚,如果我不是忽然口渴出来,根本不知道你一个人孤独寂寞地坐在这。”

    凌母却执意摇头,瘦小的手慢慢抬起,抚摸着凌语芊精致绝美的容颜,清瘦的脸庞逸出一抹坚强的笑,“没事儿,妈会习惯的,只要你和薇薇都幸福,妈也快乐。”

    “妈——”

    “芊芊,妈知道你是个孝顺懂事的孩子,因为你和薇薇,妈才得以支撑下去,至于男人,妈真的不需要了。曾经,你爸更好,更爱我,那些甜言蜜语、海誓山盟,就像昨天才发生的。而我也一直以为,自己这辈子会美美满满地生活下去,但到头来呢?所以,对男人妈不再指望,不会再抱任何幻想,你也别在意,妈真的没事。”凌母说罢,站起身来,且拉住凌语芊的手,“乖,去睡吧,时间不早了。”

    凌语芊无奈地点头,陪母亲离开客厅,一直到母亲的卧室,在母亲关上房门后,她也重返自己的房间,连水都忘了喝了。

    她窝在沙发上,再次拿出冰水晶来看,心情却已不似先前的甜蜜和温暖,脑海反复回响着母亲刚刚说过的某句话,还有说话时的悲哀、绝望和凄凉。

    “曾经,你爸更好,更爱我,那些甜言蜜语、海誓山盟,就像昨天才发生的。而我也一直以为,自己这辈子会美美满满地生活下去,但到头来呢……”

    不仅是母亲,就连自己和薇薇,还有那些亲戚们都一致认为,父母是模范丈夫,无不羡慕,且认为两人会相亲相爱、白头偕老,可谁又想到,结果竟是这样。

    曾经,父亲总爱对妈妈说,外面的女人虽美,但都不及妈妈,这辈子,他只对妈妈有感觉。

    曾经,为了表示对妈妈的专爱,父亲夸口说要去结扎,这辈子只让妈妈替他生儿育女。

    那些话,很美,很令人感动,现如今,回想起来却是那么的讽刺。

    离了婚,彼此不相往来不相见,但并不代表这个人不存在,就算……父亲已经死了,也无法抹灭那段出轨的事实。如果不出意外,自己应该有个小弟弟,今年,也有三岁了吧?

    一个人,注定要变,谁也无法估计,谁也阻挡不了。贺煜,你会这样吗?将来你也会这样像我爸这样,转个头就变了,不再记得曾经的海誓山盟,然后,让我也每个夜晚都孤独得睡不着觉。

    悲伤惧怕的热泪,就那样涌上了凌语芊的眸眶,为父亲的可恨,为母亲的可怜,为自己……对未来的彷徨。

    就在此时,安静的房间蓦然传来一阵敲打的声音,很急促,很用力。

    来自阳台!

    凌语芊迅速抹去眼泪,抬头,沿着响声看去,只见玻璃门外站着一个高大熟悉的人影,见到她,终于停止敲打,张开嘴,在呐喊着她。

    刚才哄琰琰睡觉之前,她心血来潮把阳台的玻璃门关上了,不料这个男人今晚真的又从隔壁爬了过来!

    “嗡——嗡——”

    瞬时间,又有另一道声音作响,是她的手机,玻璃门外的男人举着手机,打电话给她。

    先是呆呆地看着屏幕上的名字跳跃了几秒,凌语芊便也拿起来,接通。

    “芊芊,你做什么!赶紧开门,让我进去!”男人迫不及待地吼,嗓音里隐隐透着懊恼和愠怒。

    凌语芊沉吟了下,淡淡地道,“你走吧,我不想见到你。”

    “为什么?”男人更是气急败坏,“告诉我,今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没什么,只是忽然不想见到你而已,很晚了,你快过去吧。”

    “骗鬼!赶紧给我开门,快!”男人吼罢,再次在玻璃门上用力拍打起来,还抬脚去踢,噼噼啪啪响个不断,在玻璃上显得异常清脆和响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