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坏东西

    凌语芊下意识地往床上看了看,刚好琰琰翻了一下身子,幸好并没醒来,她于是挂断手机,过去将琰琰抱起,往房外走去,留下外面的男人,难以置信且更加暴跳如雷地使劲踢打着防御性极强的玻璃门。

    凌语芊抱着琰琰,敲开了母亲的房门,迎着母亲诧异的眼神,低声解释道,“妈,琰琰今晚跟你睡可好?”

    凌母又是一阵愕然,以为女儿担心自己孤独,不禁推辞,“芊芊,妈真的没事……”

    “是我有事。”凌语芊继续解释,声音更轻更细,“我……我想一个人静一静,所以,妈,请你帮我,就今晚。”

    凌母听罢,不再多说,点了点头。

    凌语芊进房,将琰琰放到母亲的床上,替他盖好被子,注视了片刻,这才站直身子,又是微笑着对母亲道了一声晚安,从母亲房间走出后,直接来到野田骏一的寝室。

    大大敞开的窗口那,君子兰盆栽一如既往地在月光沐浴下蓬勃发展,她缓缓靠近,出神地看着它,少倾,伸手抚摸着一片片叶子,尽量控制思绪不受某方面干扰。

    不一会,她忽觉一股凉意来袭,天空竟然淅淅沥沥地下起雨了,很快还滂沱而降,不但打湿了君子兰盆栽,她头发、脸和手臂等部位,也沾上了点点雨水。

    她急忙抱起盆栽,从窗边走开,来到床前,将盆栽放在床头柜上,自己则坐在床沿,继续发呆。

    雨水滋润下的君子兰,显得更加碧绿通透,更加挺拔刚毅,然而她脑海闪现的,并非有着君子兰一样高尚品德的野田骏一,而是另一个刻骨铭心的人影!

    刚才看那雨的趋势,似乎正朝着卧室阳台那个方向劈,等不到她,他已回去他租住的套房了呢?又或依然坚守?

    根据他霸道的个性,她想他会继续驻守,但内心还是希望他已经离开了的。

    外面的雨声,越来越大,映入眼帘的是白茫茫一片,凌语芊起身,过去把窗门关上,还拉上窗帘,不让自己再受任何干扰,可惜一点用处也没有,她的思绪还是无法克制地围绕着某人,最后鬼使神差似的,离开野田骏一的卧室,回到自己的房间。

    “砰,砰,砰——”

    拍门声还在想!

    &n“小说领域”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bsp;他竟然真的没有离开,此刻,正瞪着阴鸷冰冷的鹰眸对她发出一道道恼怒和无奈的寒芒。

    凌语芊先是咬了咬唇,拿起手机,拨打他的电话。

    “立刻给我开门!”男人开口便气急败坏地怒吼,声音几乎震耳欲聋。

    凌语芊先是将手机移开一下下,稍后才重新放到耳窝里,讷讷地道,“快点过去吧!”

    “开门,否则后果自负!”男人再也忍不住,警告威胁出来。

    凌语芊也顿觉一气,反击,“立刻给我回去,再不走,以后休想我理你!”

    “鬼扯啊,你现在都不理我,以后有个屁用!”男人是彻底暴怒了,也是,在外面这样风风雨雨了好长一段时间,他几乎全身湿透,由于身上只着一件衬衣西裤,便也难免感到阵阵寒冷。

    凌语芊又是轻咬一下嫩嫩的唇瓣,再次朝他看了过去。

    贺煜继续使劲捶打着玻璃门,声音从电话里传来,“快点开门!”

    结果,凌语芊选择了再次逃离,来个耳根清净。

    她闭上眼,躺在野田骏一的床上,希望自己能赶紧睡过去,可惜翻来覆去都毫无睡意,眼睛睁开不时地往窗口瞧,一阵子过后,起身,跳下床,再次回到房间。

    不过,这次的情况有所变化,玻璃门外已经不见那个高大熟悉的身影,也无拍打声发响,难道他爬过去了?凌语芊边纳闷思忖,边朝阳台靠近,结果,却见角落那卷缩着一个人影,正是他!

    他闭着眼,头倚在墙上,他该不会是睡着了吧?该不会是……昏过去了吧?看着外面依然气势凶猛的大雨,凌语芊不再犹豫,终于打开玻璃门,首先被那迎面而来的狂风暴雨袭得全身一抖,心中更是焦急,使劲摇晃着昏迷过去的男人,“贺煜,你怎么了?醒醒,快醒醒,我开门了,喂——”

    男人毫无反应,若非那略微粗重的气息在提示,凌语芊还以为他已经……

    刻不容缓,她扶他起来,那么高、那么重的身子,根本就不是她能支撑的,费了好大劲头,总算是将他扶起,因此也更艰难,他整个朝她身上压来,压得她就此打了一个踉跄,幸好及时扶住墙壁,才不至于倒下。

    混蛋啊,没事长那么高那么大干嘛呢,重死了!

    她不禁在心里暗暗嗔了一句,但还是乖乖地拖着他进内,推到床上去,她自己也半个身子扒在软软的床垫上,大口大口地喘着气,缓过来后看到湿了一大片的床单,才发觉男人的问题!

    他必须脱去衣服,泡个热水澡,否则,他会着凉,会感冒的!

    她脑海立刻闪过这样的念头,事不宜迟地又准备将他扶起来,可很快,想到一个问题!这是自己的卧室,是野田骏一租来给她住的,所以……他似乎不宜在这里大刺刺地洗澡睡觉吧?

    娥眉淡蹙樱唇抿,她苦苦冥思片刻,白皙的手儿朝他裤袋摸去。

    幸好!他依然有带门卡!

    心中迅速窜起一丝雀跃,凌语芊再次将他扶起来,往房外走。

    这一路,穿门过道,她还是走得非常辛苦,感觉背上有座大山沉沉压着,压得她骨头都要散了,不过,考虑到他昏睡着,是无意这样压她的,她便也不责怪,只想尽快回到他的房间,脱去他身上的湿衣。

    她既要小心不让人知道,又要努力扛住他别让他摔跤,这算是她走过最坚难的路,幸好,最后她都安然无恙地把他送回到隔壁的套房,无心暇顾房子的环境,她带着他直接来到主卧室的洗浴间,将他放在浴缸前的地毯上,冲洗一下浴缸,往里面注满热水,期间动手解他的衣服。

    这并非她头一次帮他宽衣解带,此刻还是在他昏睡的情况下,照理说她应该不会感觉怎样,可事实上,她还是感到特别的不自在,手指格外小心,尽量不去触到他那滚烫炙人的肌肤,而且,不知是否心里作怪,她总觉得有道炽热的眼神偷偷窥视着她,让她好几次抬起头,朝跟前男人的脸上看去,却见他依然双眸紧闭,根本不是她猜的那样。

    随着衣服一件件脱下,她动作慢慢习惯起来,却又陷入了另一个羞涩,盯着他肌理分明、精壮健美的体魄,她两腮禁不住的发烫发热,小手搁在他的底裤裤头上,犹豫踌躇一直不敢继续下去。

    “赶紧脱吧,都到最后关头了,不应该退缩的!”

    心里头,传来一个声音,凌语芊不禁闭上眼,微微吸了吸气,再睁开时,毅然抓紧裤头往下扯去,然后,被忽然弹跳出来的巨……吓得整个人无法控制地跌坐在地上。

    痛——

    小屁股即时传来的一阵吃痛,让她立刻皱紧了眉头,而眼前那个东西,更是……让她继续吃惊,羞涩和赧然。

    书上好像说过,男人睡着的时候,这儿也会跟着像只沉睡的狮子,可是他……

    勒个去!

    自己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

    凌语芊咬唇,吁气,抓了抓头发,恨不得掐死自己!

    使劲甩开这不该有的念头,她咬紧牙关,小心谨慎又快速焦急地继续扯,很邪门的是,她猛觉地面震动了下,本是蹲着的身子猝不及防往前栽去,整个脸庞就那样埋在他的……嘴唇恰好轻轻碰上……

    噢——

    仿佛被电流击中,她心里即时发出一声尖叫,急忙抬起脸,由于太过仓慌紧张,这期间她又扑了一跤,好不容易站直身时,她仿佛刚经历过一场激烈战争似的,满面涨红,娇喘不断,香汗淋淋。

    盈盈水眸,极为仔细地审视着地毯,凌语芊纳闷刚才为何会感觉有种震感,可惜瞧来看去都找不到任何痕迹,她便认定自己估计是太紧张,导致错乱百出。

    看着酣睡中显得无邪无害的男人,她暗下决心接下来务必淡定,赶紧帮他脱完衣服,否则再耽搁下去他会着凉的!

    又是一番奋斗后,她总算是把内裤完全从他身上脱去,然后又扶起他,把他翻到浴缸里去。

    过于害羞导致心慌意乱的她,并没有觉察,他这么一个大块头,从地上搬到浴缸,要跨过一个不算矮的栏槛,凭她这样的力气,根本是不可能。

    浴缸里的水已经注满,看着他整个身体浸没在热水中,冰冷慢慢被温热驱散,她慌乱的心也平复舒缓了不少,目光随即又不听使唤地朝某处看去。

    水比较清澈,故她还是很清楚地看到那个地方,而这一看,又是不止惊呼,下意识地抬起手,捂住微微张开的小嘴。

    怎么好像……更大了?难道是热水膨胀的缘故?曾经,她都不怎么敢看他这个地方,但现在,她竟然想继续看,想仔细看,然后,忽然忆起高峻的话,胸口霎时像是被刺入一把尖刀,疼的厉害。

    无庸置疑,他拥有一副极好的体魄,这般骁勇彪悍的他,真的会只爱自己?时间久了,会不会厌倦了?像电视里播放的富家公子一样,去外面寻求刺激?

    曾经,有则报道关于一个豪门贵妇的自传,那贵妇说,嫁入豪门表面上看起来很风光,很令人羡慕,实则只有当事人才体会到个中辛酸和悲凉。为了让家族的人满意,她必须学习各种礼仪和技巧,每天想来想去都是如何讨好他们,巴结他们。当心丈夫出去偷吃,她还要学习各种房术,努力取悦丈夫,让丈夫永远对自己保持着新鲜感和刺激感。其实,古代那些官家女子自小琴棋书画样样俱全,大概也就同一个道理吧,故自古以来,女子想要拥有一份长久而幸福的生活,必须付出各种代价。

    难道自己也要这样?可是,那多难为情!

    曾经,他说过她很呆板,多次要求她主动,说男人都喜欢女人在床上主动、大胆、豪放,越浪越好,可她基于害羞,总不肯满足他,他眼中的失望,她是看到的。

    那个李晓彤,以前是否就经常在他面前大胆和豪放?把他服侍得舒舒服服?

    哎呀,怎么会想起这些呢!

    凌语芊顿时又是扯了扯自己的头发,痛恨自己干嘛这样纠结!这不是自找麻烦吗,都过去那么多年了,已成事实的事,再去纠结,只会让自己堵心的!

    她闭上眼,使劲地摇了摇头,希望能把这些思想甩去,好一会,再睁开眼时,伸手进水中探了探,发觉水温差不多凉了,于是把水排掉,用浴巾抹身上的水珠,另一条长点的裹在他的身上,又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将他带出浴缸,回到卧室的大床上。

    刚才那一弄,她身上的衣服也湿了不少,见他还是浑然沉睡中,她便也脱去睡衣晾在椅子上,白嫩丰盈的身子就那样只着胸衣和内裤,侧坐床沿,低垂着头,不知所思。

    而她身后本是“熟睡”的男人,紧闭的眼睑猛地睁开,炯亮的眸瞳情yu满布,直盯着眼前一大片雪白娇嫩的肌肤,更是火一般地燃烧起来,快速爬至她的身边,大手覆了上去。

    微微的酥痒,使凌语芊从呆愣中回神,那熟悉的触摸,让她脊背僵直。

    男人已经伸出舌头,舔上她妖娆的小蛮腰,大手改为往上探去。

    凌语芊更是浑身僵硬和颤抖,迅速回头,一看,本能地站起来。

    男人及时抓住她,健硕的身体坐了起来,将她抱到床上去,从背后紧紧搂住她。

    烫——

    凌语芊顿觉,小屁屁上被……

    她很清楚,那是什么!

    羞难融合着焦急,令她本能地逃跑,然而身后男人不允许,一双铁臂非但将她箍得牢牢的,沙哑的嗓音尤为邪恶,“不是想看吗?不是看得津津有味吗?来,老公让你继续看个够!”

    什么!

    凌语芊更是如遭五雷轰顶,他说什么?他竟然……刚才他一直醒着?他……

    难以言表的羞愧,让凌语芊无地自容,边使劲挣扎,边娇喝出声,“坏蛋,快放开我!”

    “坏蛋?你才是个坏东西呢!”极具磁性的嗓音透着痛苦压抑的欲望,却在某种程度上撩动着人的心扉,“说,今天怎么回事?为什么要那种做。”

    “我怎么做关你什么事!我就是不想见你,没有任何理由,总之就是不想见到你。”凌语芊脾气也来了,她甚至突然想到,当时地面莫名震了震,恐怕就是他故意的杰作!

    贺煜面色则越发深沉和幽冷……

    好啊,不说是吧,看我怎么惩罚你!

    电光火石之间,强健有力的大手将那娇小轻盈的身子转了过去,温热的嘴唇迅猛压在她娇嫩柔软的小嘴,龙舌肆无忌惮地闯进,霸道狂肆地舔过她口腔内每一寸方土,辗转吸吮。

    凌语芊下意识地挣扎,奈何根本逃脱不了,她呼吸开始变得困难,被这激狂粗猛的吻弄得全身无力,长时间呼吸不到新鲜空气,白嫩的容颜变得通红起来。

    宽大厚实的男性大手已经沿着女性身体的美丽曲线游走,将身上最后两件障碍物也除去,在每一寸肌肤都留下了爱的痕迹,凌语芊如触电般酥麻,阵阵热气涌上心头。

    一会,狂热的吻终于结束,凌语芊大口大口地吸着新鲜空气,贺煜则紧紧盯着她那经由他极具技巧的抚摸之下变得越发妖冶醉人的美丽娇躯,像在欣赏一件独一无二的珍品,从头发,到脸庞,再到全身各个部位。眼神于是如烈火燃烧,灼热透亮,全身血液也跟着沸腾翻滚。

    凌语芊喘过气后,视线回到他的身上,迎着他那并不陌生的火热眼神,她心跳直线飙升,砰砰砰地响个不停,的娇躯又是抑不住地抖动了一下。她清楚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她知道自己应该逃避,可事实上,她竟然没有以往的慌张和害怕,反而有点期待。

    不过,出乎意料的是,一会他蓦然收回目光,高大的身躯也跟着转过去,看样子似乎要下床。

    他……他要做什么?他不是要对自己做那趟事吗?为什么临阵退缩?难道他……心里莫名一晃,凌语芊想也不想就伸出手,赶忙拉住他。

    “松手!”贺煜发出一声低吼,压抑着浓浓的欲火。

    凌语芊非但没有松手,还加大了力度。

    贺煜更是浑身紧绷,嗓音也更加压抑,极力忍着没有回头,只用动作希望从她掌中挣脱。

    凌语芊也更加焦急,几乎是使出全部力气,细白的肌肤已经沁出了一条条细小的青筋,可惜,她力量终究不如他,眼看他就要逃脱了,她小嘴一张,发出一句震天动地的乞求,“贺煜,别走,不要离开我,吻我,爱我,要我!”

    吁——

    一股重重的抽气声,立刻在空气里响起。

    贺煜鹰眸倏然瞠大,那是震惊诧异、难以置信的表情!这小东西,她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讲什么!她到底怎么了,竟然说出这样的话!

    凌语芊爬近过来,两只藕臂从背后环住他结实的腰腹,继续说着连她自己估计也不知道怎么会说出来的话语,“你不是想要的吗?为什么就这样走了,是不是你嫌弃我,觉得我不够主动,不够大胆,不够豪放,所以,你要去找别的女人,找那些能让你很快乐很快乐的女人?”

    贺煜更是满心震撼,剑眉简直皱成了一个大大的川字!这坏丫头,她在胡说什么啊,明明是她说过,和野田骏一尚未离婚之前,不准他碰她,否则,他刚才哪需要花那么大劲头去竭力克制,宁愿跑去浴室用冷水澡来冲走欲望也要尊重她呢!

    “不要走,我们继续好不好,你要的那些,我“第五文学 ”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都答应你,我试试,我试试——”凌语芊继续无意识地低吟着,说着还开始行动起来,娇嫩的红唇在背后舔吻起来。

    贺煜心中那根薄弱的弦儿像是被使劲地扯着,越扯越直,越扯越硬,最后,当她小手怯怯地爬上他的胸前笨拙地抚摸着他,却能厉害地增加他的欲火时,砰的一声,理智的弦儿即时断成两边,欲火排山倒海地冲涌过来,淹没所有的思绪,他重新爬上床,坐在她的面前,满是情yu的眼眸,直勾勾地睨视着她。

    凌语芊也目不转睛,定定与他回望,绝美迷人的小脸,楚楚可怜中隐隐透着魅惑,活脱脱一个勾人魂魄的小妖精。

    “真的想我吻你,爱你,狠狠地——”贺煜微张薄唇,一字一字地问了出来。

    凌语芊身体禁不住地轻轻一抖,没有回话,低垂下头。

    贺煜继续注视着她,猛地想起她今天忽然间对他的冷遇,想起她刚才帮他洗澡时的古怪,便决定豁出去,他故意转身,作势要下床。

    凌语芊百度搜索“六夜言情”看最新章节见状,心头又是莫名一慌,急忙伸手,拉住他,“嗯!”

    “嗯什么?”贺煜明知故问,故意诱惑着,眼神更加火热。

    凌语芊咬了咬唇,扁着小嘴无尽委屈状,不用言语表达,而是,高高仰起小脸,准备朝他嘴上吻去。

    不过,贺煜迅速按住她,将她的头往下压去……

    凌语芊立刻吓得花容失色,可惜,她再也没得选择,男人强势地压住她,低沉磁性的嗓子透着无尽的诱惑,“乖,这样老公会很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