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

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

    修长的双腿悠然挥动着,他径直走到凌语芊和凌母的面前,先是对凌语芊说,“我回去了。”

    凌语芊不知如何作答,只呆呆地看着他。

    他眸色深深,回了她一个宠溺的微笑,目光随之转到凌母身上,语气立转敬重,“岳母,你也早点休息。今晚,谢谢你开门给我。”

    话毕,他忍住没有像以往那样对凌语芊做道别前的温存,毅然朝大门口走去。

    凌语芊这才起身,跟上去,在门口追上贺煜。

    贺煜依然没有对她做出任何亲密的举动,再给她深深一望,帮她拉好房门,高大的身影随着缓缓而闭的大门一点一点消失于她的视线之外。

    凌语芊呆愣了片刻,然后下反锁,回到客厅。

    “睡吧。”凌母也已经站起来,语气平淡依旧,拿着杯子走向厨房。

    凌语芊讷讷地看着,直到母亲洗完杯子回来了,她一副做错事的样子,怯怯道出,“妈,其实……昨天晚上……今天早上……”

    “不是说明天去逛街吗,早点休息。”凌母打断她,拥住她走到她的卧室门口,将她推了进去。

    凌语芊回头,欲言又止,最后,只默默地看着母亲转身离去,她才也收回视线,轻轻合上卧室的门,回到沙发上,拿起那只陶瓷娃娃再次端详。

    不久,手机响起,是贺煜打开的,一开口又是甜言蜜语。

    凌语芊表面上娇嗔,心里实则像吃了蜜糖,不时地看着眼前的陶瓷娃娃,更是面若桃花,心花怒放,最后,又一次在他的爱意绵绵中进入梦乡,怀里,静静地躺着那只美丽独特的陶瓷娃娃。

    以致第二天,琰琰醒来发现了,先是拿起左看右看了一阵子,随即大声呼唤凌语芊,“妈咪,快醒醒,妈咪,琰琰发现新大陆了,妈咪——”

    发现新大陆?那不是哥伦布吗?睡梦中的凌语芊,被这么一呐喊,便也赶紧睁开了眼。

    “妈咪你看,这个娃娃好漂亮,长得好像妈咪哦!”琰琰扬起娃娃,事不宜迟进入话题。

    凌语芊混沌的思绪渐渐转向精明,惺忪睡眼也瞬息明亮,看到琰琰手中的陶瓷娃娃,下意识地夺了过来。

    “妈咪——”

    “这是妈咪的东西,是你爹地送给妈咪的,谁都不能拿走,你也不能!”凌语芊揣在怀中,宣示着。

    琰琰则立刻陷入另一个困惑,“爹地?妈咪你指谁啊?骏一爹地吗?他回来了?那他有没有给琰琰带了礼物?”

    说罢,小家伙这就准备跳下床。

    凌语芊意识过来,小嘴微张了下,迅速拉住琰琰,“呃,不……骏一爹地还没回来,他还在美国。”

    “那妈咪刚才说……”

    “妈咪说错了,是……是妈咪一个旧同学送给妈咪的,他叫跌帝。”

    琰琰小眉头皱起,满眼困惑与不解,跌地?有人叫这样的名字吗?这个名字,怎么叫怎么怪!妈咪的样子,更怪!哼哼,妈咪一定有秘密,不可告人的秘密,连自己也不能知道,还有,妈咪抱着陶瓷娃娃的样子,就像是珍宝似的,比平时抱自己还紧!

    想罢,小家伙这就来了醋意,正欲继续探索,凌语芊却已经看出他的小心思,赶忙用另一个话题岔开他的注意力。

    结果如她所愿,琰琰听到可以出去逛街,有点憋闷的心情好转了不少,拉起凌语芊,嚷着要尽快去洗漱,好早点出发。

    凌语芊暗暗松了一口气,不着痕迹地把陶瓷娃娃放在枕头边上,反过来牵住他的小手,带他进入洗浴间。

    大约一个小时后,一家四口欢天喜地地出门,不过刚逛到一半,忽然接到肖逸凡来电,说想约她吃午餐,顺便把周六演唱会的门票给她。

    结果,几人就在商场附近的一家高级餐厅共用午餐。

    “逸凡叔叔,你不戴墨镜,不怕被那些狗仔队认出来吗?”见过几次面,琰琰对肖逸凡很是熟络,一坐下就迫不及待地搭起讪来。

    肖逸凡宠溺地揉了揉他小小年纪便拥有一头乌黑粗硬的头发,笑道,“不怕,只要叔叔不答允,他们就不能乱写。”

    “逸凡哥哥,照你这么说,那些明星的绯闻都是自己默认的?是一种炒作的手段?”凌语薇蓦地也插了一句。

    肖逸凡不语,但那眼神,似乎回答了。

    凌语芊想到餐厅人多嘴杂,不想给肖逸凡带来任何不良的影响,于是阻止这个话题,转到肖逸凡的演唱会上。

    肖逸凡这也顺道拿出门票,态度真挚地递到凌语芊的面前,认真的视线看了看凌母,“希望伯母也能一块去。”

    凌母即时惊讶,凌语芊也很是纳闷,毕竟,那似乎不是母亲的兴趣。

    肖逸凡眼中飞速闪过一丝异彩,而后,若无其事地道,“你们几个都去,我不想留下伯母一个人在酒店,故多拿了一张票,希望百度搜索“六夜言情”看最新章节伯母赏脸。”

    “呃,没事的,我看看电视,很容易打发时间,真的不用介意。”凌母马上解释。

    凌语芊也开始了表态,挽住凌母的手臂,恳请道,“妈,你就跟我们一起去吧,难得逸凡盛情,算是,给他捧个场?”

    “姥姥,你去吧,逸凡叔叔可是大明星,唱歌很好听,别人想看都看不了呢。”琰琰立刻附和,乌黑的眼珠子直盯着凌母。

    凌语薇也眼神切切。

    结果,凌母点头答应了。

    肖逸凡眸色一喜,暗暗松了一口气,颇有大功告成的样子。

    凌语芊留意到了,但也没有多想,只认为他是心愿达成,接下来,饭菜刚好上来,大家于是开始用餐,边吃边聊,场面好不欢快。

    午餐结束后,肖逸凡因为有事情忙,暂且告别了,临走前,他又一次叮嘱凌语芊务必带凌母去。

    凌语芊和凌母依然没有多想,答应他,然后,几人继续逛街,直到四点多才打道回府。

    接下来,贺煜没有再出现,他说有事,要出差两天,不过他每天都会给凌语芊打电话,特别是晚上,继续与她爱语缠绵。

    谈聊期间,凌语芊跟他提起肖逸凡的演唱会,还问他去不去,他没直接回答,只说到时再看看,凌语芊于是不多纠结。

    在这期间,凌语芊保持与野田骏一的母亲联系,可惜都没有野田骏一的消息,沈乐萱有事回东北老家一趟,至于那个野田宏,神龙不见首尾,故她只能继续无可奈何地记挂着这事。

    三天时间,就此过去,肖逸凡开演唱会的日子,正式来临。

    大家老早就吃了晚餐,在琰琰和凌语薇的提议下,还准备大袋小袋一包包零食与饮料,比演唱会开始时间提前半个小时抵达体育馆。

    场面一如既往的热闹、喧哗、澎湃,那些粉丝们依然情绪高涨,高举旗帜拉着横幅,把对肖逸凡的支持和崇拜表现得淋漓尽致。

    肖逸凡给凌语芊的票,是贵宾席,就在前面第三排,视野算是最好的,凌语芊还发现,池振峯等人也来了,坐在同一排,大家都在,唯独贺煜。

    他们纷纷与她打招呼,面带笑意,不过,凌语芊发觉他们的眼神似乎都有点古怪。

    其实,她很想问他们,贺煜在哪,为什么不来,根据贺煜昨晚说的消息,今天应该出差回来了的,本来她想主动打个电话给他的,但思来想去,最后还是忍住。

    记得他上次曾经提过肖逸凡的演唱会,还叮嘱她一定来,可他自己,倒不来了!难道出差时间延迟了?又或者,今晚有应酬?可今晚是周末啊,再说,池振峯是他的特助,要真是生意应酬,池振峯也会跟着的吧。

    讨厌!

    她顿时心里闷得慌,但又不好主动找池振峯询问,故只能憋着郁闷,心不在焉地融入这个热闹奔腾的会场,直到演唱会开始,她才略微定过神来。

    一首哀转优美,缠绵悱恻的情歌,拉开了演唱会的帷幕,那低沉浑厚的歌声,陪着深情意满的歌词,经由肖逸凡倾力演绎,马上把大家带进一个如痴如醉的世界,紧跟着,第二首是快歌,然后还有劲歌热舞,每一刻都演绎得淋漓尽致,会场气氛随之膨胀飞奔起来,各种尖叫声,口哨声,呐喊声,喝彩声不绝于耳,热烈的掌声更是一波接一波,响彻体育馆各个角落。

    肖逸凡也为这些热情的反应感到欣慰无比,英俊温润的面庞挂着迷人的笑,手持麦克风,朝整个观众席扫视一遍,最后,目光落在凌语芊的身上,动听的嗓音继续冉冉而出,“接下来,我请了一个特别嘉宾,他不是明星,只是想借此告诉他最爱的小女人,他很爱她,不管天荒地老,还是海枯石烂,对她的爱永恒不变。”

    啪--啪--

    掌声顿时又起,清脆而响亮,激昂而高亢。

    凌语芊也随之拍打着掌心,心海为肖逸凡那番话起了掀滚,心跳得极快,她突然觉得这个特别嘉宾与她有关系,不过很快,又马上为自己这个滑稽的念头感到可笑。

    肖逸凡已经退回后台,五光四射的舞台慢慢暗了下来,整个会场也随之安静,大家目光皆紧盯着舞台,生怕一个眨眼会错过肖逸凡口中所说的那个特别嘉宾。

    凌语芊也目不转睛地看着空旷无人的舞台,内心也是万分期待,不一会,猛见一幅巨大的白布从天而降,布面慢慢出现一个个影像,那熟悉的画面,让她立刻被震得目瞪口呆。

    这……这不是贺煜那次给自己弄的沙画视频吗!一模一样的画面,只是,背景音乐不再是泰坦尼克号的主题曲,而先静静播放数秒,音乐再响起,是那首经典歌曲“爱你一万年”的前奏旋律。

    到了有歌词部分,白布上的画面正好是贺煜的影像慢慢裂开的效果,而令人神奇震憾的是,就在此时啪的一声作响,白布真的爆开来,在大家惊讶好奇中,一名体形高大的男子从布幕中优雅地走出,手里抱着一束娇艳美丽的紫罗兰鲜花,极具磁性的嗓音紧随音乐唱出了深情动听的歌词。

    高大伟岸的身材,俊美绝伦的外表,即便身着一袭悠闲式的西服,却仍掩盖不住那与生俱来的尊贵和霸气,整个人是那么的闪耀,那么的完美,那么的迷人!

    由于贺煜平时为人低调,在场这些人大部分是青春少女追星族,对财经金融方面压根没注意,故也就没人知道他是谁,但都震惊不已,倾慕不已,着迷不已,兴奋不已,疯狂不已,纷纷与同伴讨论起来。

    那些被特邀参加今晚演唱会的媒体记者,更是刻不容缓地努力按着手中的相机,喷出无数菲林,将这个特别的插曲录影下来。

    “哇,这就是那个特别嘉宾吗,好帅好迷人哟。”

    “外表比我们逸凡哥还出色!对了,他拍过什么戏,为什么以前没见过他。”

    “喂喂,有谁知道他是谁!”

    “哇塞,我要叫我煤老爸赞助开部戏,钦点他来当男主角。”

    有的人,甚至已经拿起电话询问朋友,把贺煜的特征告诉对方,叫对方帮忙查询,现场几乎都翻滚起来了。

    凌语芊更俨如化石一般,一瞬不瞬紧盯着台上,那熟悉的身影,那深刻的俊颜,还有那动听深情的音乐,整个人于是无法克制地激动和澎湃。

    地球自转一次是一天

    那是代表多想你一天

    地球公转一次是一年

    那是代表多爱你一年

    恒久的地平线

    和我的心永不改变

    爱你一万年

    爱你经得起考验

    飞越了时间的局限

    拉近地域的平面

    紧紧的相连

    整首歌曲,已经演唱完毕,但动听的旋律继续反复着,画布上的沙画视频也持续不断,除了上次播放过的那些,还加了新的,也都是形容着她和他之间的每一个美好回忆。

    贺煜停在舞台的中央,站得笔直,整个身形更显伟岸劲拔,魅力四射,迷倒众生。

    面对台下排山倒海般的无数道倾慕迷恋的目光,贺煜皆视若无睹,爱意满盈的双眼牢牢锁在某个深入他灵魂的倩影上,性感地启开薄唇,动听的誓言由麦克风徐徐发放出来:“有个小女人,她很爱我,爱我爱得害怕失去我,故总喜欢胡思乱想,患得患失。为了让我的小女人幸福快乐地度过每一天,我委托肖逸凡安排了今晚这个特别演出,借此机会告诉我的小女人,根本没必要那样。小东西,你是我唯一的珍爱,我爱你,一万年,一千万年,一亿年,直至与地球同存!但我知道,上帝赐给我俩的生命无法那么长,故我希望,能把握住我们有生之年的每分每秒,好好爱你,疼你,呵护你,让你时刻都高兴、快乐、幸福。”

    “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霎时间,台下有人喊出这么一句来。

    紧接着,别的观众也高声附和,“不错,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

    “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

    台下众人均被感动渲染,纷纷跟着高呼,一句接一句,连绵不绝,起伏不断,伴随着激烈疯狂的掌声,缭绕整个体育馆。

    更令凌语芊震颤的是,连身边的小人儿,琰琰也猛然站起小身子,全力以赴地呐喊,“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妈咪,你也快喊,快呀!”

    不谙世事的小家伙,尚不知道,这样的话语,是在他崇拜的贺煜叔叔予他最爱的妈咪之间。

    看着满室轰动和沸腾,看着台上直射过来的炽热眼神,凌语芊全身上下每个细胞都在抖动,小手使劲捂着嘴巴,极力忍着不让自己呜咽甚至大哭出来,雪亮纯澈的双眸已经热泪满盈。

    而凌母,同样心潮澎湃,波涛起伏,她总算是明白,为什么肖逸凡执意要她来凑不属于她的热闹,原来,他的主要目的是想她看到贺煜对芊芊的一种特别、无尽的爱!

    爱你一万年

    爱你经得起考验

    飞越了时间的局限

    拉近地域的平面

    紧紧的相连……

    音乐放出了原声演唱,大家的思绪却仍围绕在贺煜那副醇浓如烈酒般醉人的嗓子上,围绕在那段深情而独特的告白上,渐渐地,天空下起了雨来,不,那不是真的雨,而是大家的眼泪,众人皆为这震憾的一面感动了,她们没有再去寻求和思索他口中的小女人是谁,纷纷把自己当成那个幸运儿,尽情迷恋沉醉在其中。

    其中一个胖呼呼的人影,更是激动到不行,不顾朋友的拉扯,疯狂地跑向舞台,直奔贺煜的身边。

    陶醉的人群,为这突然闯进的人物震醒,都纷纷皱了一下眉头,随即定下心来想看看这个花痴想闹哪样。

    胖妹子丝毫不理台下射来的各种目光,不由分说地抢过贺煜手里的麦克风,用浓重的方言普通话开始了表白:“帅锅,你好,我叫肖美美,刚刚你表演的那一幕忒精彩了,我忒受感动,我爸爸是我们那里最有钱的煤老板,我们家有大把大把的钱,我看中你的容貌,看中你的身材,为你的深情倾倒,我打算叫我煤老爸投资一部偶像剧,你当男主角,我当女主角,凭你的俊美加我的绝色,我们的偶像剧必定爆红,然后还可以引进到小日国,小棒子国,小香蕉国……到时候如果我煤老爸心情好了,还可以把你招入我们家当上门女婿呢,你觉得如何?”

    哇噻!

    好大的口气!

    简直勇气可嘉!

    台下的观众都被这个财大气粗的煤二代此种壮举搞得哄堂大笑,再一次沸腾起来。

    池振峯等人更是饶有兴味,李承泽则毫不客气地笑倒在椅子上。

    凌语芊惊讶尚未消退,唇角不自觉地微扬起来,逸出一抹不经意的笑。

    至于台上的某人,整个俊脸都铁青了,对这莫名奇妙冲上来的怪物感到极度无语和暴怒,冷若冰霜的鹰眸毫不客气地朝她射出两道凌厉的寒光,在暗斥她,立刻滚下去,哪来回w百度搜索“第五文学 ”看最新章节哪去!

    煤二代妹子已全然陷入白日梦,仿佛看不懂贺煜射出的冷光,继续痴心妄想地嘿笑着,对他发出垂涎的媚笑。

    贺煜更是厌恶得直想吐她口水,再给她狠狠一瞪后,双眼继续寻向台下那抹倩影,心中同时暗暗低咒,该死的花痴,哪里滚出来的怪物,小东西看到估计又要吃味儿了吧,又要为此患得患失了吧,靠!

    然而,就在贺煜以为今晚的一番心血即将遭到破坏时,出乎他意料的是,台下那小东西并无以往的撅着小嘴满眼哀怨状,反而好像在笑?不错,那是笑,笑他被缠上了吧!他顿时又喜又恼,高兴的是,她没有胡思乱想,懊恼的是,她竟然兴灾乐祸,与振峯等人一样,看好戏。哼,你这小东西,看老公不弄死你!

    煤二代妹子不甘遭冷落,索性拽住贺煜,继续诱惑,“喂,帅锅,我爸是煤老板,我家里有的是钱,只要你愿意,我能让你大红大紫……”

    “滚……”

    贺煜没有直接吼出这个字,却让人似乎都听到了,那煤二代妹子更是满面伤心和不忿,眼珠子飞速打转欲再做纠缠时,肖逸凡及时出来,一把扯住她,没好气地哼道,“别闹了,你爸再多也是煤,而他多的是银矿金矿,你爸的钱,不够他塞鞋子!”

    “你胡说!”妹子本就难受,此刻更是难以接受。

    肖逸凡耸了耸肩,给她一记不自量力的瞥视。

    妹子见状,渐渐信了,失望之余,逆转目标看上肖逸凡,“那不如你……”

    肖逸凡神态转向厌恶,直接了当地拒绝,“更别想,虽然我没有你煤老爸钱多,但我还不至于靠潜规则!”

    妹子再受打击,一脸死灰,啊的一声尖叫中,倒在地上打滚起来。

    这时,保安直接来撵人,数名保安同心协力,总算把这将近一百五十斤的妹子扛起来,走向后台……

    这段出其不意的诙谐幽默得直叫人捧腹发笑的小插曲,算是告一段落。

    大屏幕上的沙画视频依然在动情地播映着,背景音乐猛地换成另一首歌,还是经典动人的旋律,贺煜又随着伴奏高歌起来,当他唱到高潮时,忽然走下台来。

    哇——哇——

    众人顿时又是不止尖叫,眼睛紧紧盯着贺煜,无不渴望他朝自己走来。

    那些媒体记者更是继续喷洒菲林,分秒必争。这下好了,特别嘉宾,煤二代,深情表白……明天的报纸周刊,可丰富,可招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