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五十亿,还她自由身

五十亿,还她自由身

    感受着周围的轰动,贺煜心头冷不防地窜起一丝恶质分子,经过第一排时,步履猛然停下。

    刹那间,大家注意力更加集中,第一排的女生们,各个都张大了嘴,屏息凝神,既震惊狂喜,又心如火燎,均暗忖着他会走向谁,且疯狂祈祷自己是那个幸运儿。

    目光一直牢牢锁在凌语芊身上的贺煜,见她俏脸因为他忽然停留的地方而略略变了一下,他不禁心花怒放起来,呵呵,小东西这次吃味了呢,那为他紧张的模样,真让人喜欢!

    俊美迷人的面庞,继续似笑非笑,修长的双脚重新迈动,在第一排无数道失望的叹息声和唏嘘声中,稍微跨出两步,停在第二排!

    那些女生的反应,和第一排的差不多,而他珍爱的小女人,已经撅起小嘴,而且眼神哀怨了呢。

    小东西,刚才不是在笑我吗?怎么现在不笑了?

    不过呢,惩罚归惩罚,一切要有适度,瞧她越来越高高鼓起的两腮,他心开始疼了,长腿再往前迈出,然后,停在第三排!

    这时,池振峯等人纷纷站了起来,走出座位,将空间供让给他们的“好兄弟”。

    几个高大的身影赫然一空,凌语芊更清楚地看到了排位口上那抹高大挺拔的人影,心随之跳得更加飞快,怦怦怦的,几乎要跳出来了似的!

    这时,台上的音乐音量猛然加大,播放的正是高潮部分,贺煜缓缓走近,薄薄的嘴唇再度轻启,尽情忘我地随着伴奏高歌而起,“爱是永恒,因为爱是你……”

    唱罢,单膝跪在她的脚旁,朝她献上怀中那束娇艳的紫罗兰。

    啪啪啪——

    好响亮的鼓掌声,比原先的都响亮,排山倒海地响起,迅速蔓延,充斥体育馆的各个角落!

    凌语芊却是眼泪纷飞,强忍多时、一直在眼眶中打滚的泪水,再也无法抑制,哗哗哗地冲涌出来。

    因为他爱的是她,故这份爱,与天同长。

    因为她爱的是他,故这份爱,与地同老。

    “哇,好棒!妈咪,快接下贺煜叔叔的鲜花,妈咪,快!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琰琰小家伙,站起身来,两只白嫩的小手儿使劲地拍打着。

    紧接着,周围的喝彩欢呼也陆续响起,人群里跟着喊出各种与爱有关的句子。

    “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

    “爱是永恒因为爱是你!”

    “爱你一万年,爱你经得起考验!”

    凌语芊哭过了,随之笑了,弯弯的眼眸蓄满了幸福快乐的泪,依然不止哆嗦的手儿冉冉伸了出去,并非接住鲜花,而是抚上贺煜的脸,从饱满的额头、到刚毅的剑眉和迷人的眼眸,再往下,是高挺的鼻子和那总会说出无数感人肺腑情话的薄唇,继而,她拉着他站起来,整个身子直接扑进了他宽阔的怀抱,两手牢牢地搂在他精壮结实的腰腹上。

    “啪啪啪——”

    “哗——”

    “呼——”

    瞬时间,各种欢呼声再度掀起,如浪潮翻滚,源源不断。

    一会,沸沸扬扬的会场中响起另一个温柔的嗓音,是肖逸凡,“亲爱的粉丝们,大家是否也都被这独特的一幕感动了呢?为了让这段刻骨铭心的情深意浓能够延续,我现宣布,今晚的演唱会到此为止,明晚会延长两个小时弥补大家,你们说好不好?”

    众人听罢,虽然有点失落,但由于大伙都是真心喜欢和支持肖逸凡,再说他们确实为这个特别嘉宾节目撼动着,于是爱屋及乌,纷纷大声应好,还体贴地快速离场散去。

    不到十分钟,本是热闹喧哗的会场已经变得一片空旷,鸦雀无声,只剩第三排的数个人影,还有一些工作人员在收拾会场,而那经典动听的情歌和唯美的沙画视频,仍在静静流泻,荡漾着每个人的心扉。

    至于深情拥抱的一双人,这也才慢慢放开,眼神继续汇合交缠,直到琰琰发出话来。

    小家伙从刚才一直兴奋到现在,整个脸庞依然闪亮不已,扯住贺煜刻不容缓地打开话匣子,说的都是刚才那些场面,把对贺煜的崇拜喜爱表露得一览无遗。

    贺煜满腹欢欣,也毫不掩饰地呈现出对他无限的溺爱。

    少顷,肖逸凡走了过来,他已卸了妆,恢复了平常的装束,先是欣慰地对贺煜和凌语芊来回瞧了几眼,朗声道,“我们走,去庆功宴!”

    池振峯等人二话不说就调头,陆续往体育馆外走。

    贺煜把花放到凌语芊的手中,对一直静默在旁的凌母,真挚地说出一句,“岳母,时间尚早,你也一块去吧。”

    凌母仍沉醉在方才的震撼中,如今贺煜开口,她迅速从中恢复过来,神色复杂地注视着贺煜,没有作声。

    凌语芊怯怯地看着母亲,不敢立刻给出提议,倒是琰琰,拽住凌母的手,卖力央求凌母跟去。

    贺煜继续沉吟片刻,直接抱起了琰琰,单手将他小身子挎在宽肩上,另一只手拉住凌语芊,动身往外面走。

    可惜,结果还是无法完全如他所愿,众人出到大门口时,凌母终究拒绝了同往。

    凌语芊心中微微一怅,赶忙道,“妈,那我们陪你回去。”

    凌母摇了摇头,若无其事地道,“不用,你们年轻人去玩玩吧,我自己回去就行。”

    “我送伯母回去吧。”池振峯猛然插话,自告奋勇。

    今晚这一震撼演出,是有用意的,贺煜和凌语芊当然不能这么早分别,大家事先定好庆功宴,正是为了扣住凌语芊,给贺煜制造机会与她独处。

    凌母依然满脸平静无异的样子,对凌语芊几人一番叮嘱后,看向池振峯。

    池振峯颌首,态度毕恭毕敬地指示凌母随他走,直到坐上轿车。

    目送着车子缓缓消失,凌语芊娥眉淡蹙,俏脸蒙上一层薄薄的惆怅。

    贺煜拥住她,低声安抚,“我会再努力,务必让她心甘情愿接受我。”

    凌语芊仰头,望着他,心头漫过一股暖意,同时也为他感到心疼,他遭到母亲的冷遇,心情一定更不好受,自己应该安抚他才对,想罢,她收起一切怅然的思绪,美目朝众人一一掠过,语气愉悦地道,“我们也走吧。”

    众人仿佛卸下一座压肩大山,暗暗松了一口气,生怕她随时反悔似的,还事不宜迟地吆喝着启程出发。

    贺煜亲自载着凌语芊、凌语微和琰琰,一路上心情愉悦不已,无需多久便抵达目的地。

    说是庆功宴,实则就是一顿宵夜,当然,级别属最上乘的,点心的味道和外形也几乎可媲美古代宫廷的佳品。

    大家边吃边聊,话题围绕刚才的特别演出,偶尔还很夸张地哈哈大笑。

    对此,贺煜并不介意,反而求之不得呢,因为他们这样等于重新提醒了他对小女人的爱,会让小女人继续感动,这不,她正一脸陶醉,甜蜜如糖,最后,在他的刻意引导下,她乖乖地跟他进入了厢房配给的内室。

    二话不说,他迫不及待地把她压在沙发上,使劲地吻了起来。

    凌语芊先是吃惊和无措,渐渐转为迎合,与他极尽缠绵,以致彻底停下来时,彼此都差点休克,而且,凌语芊已经衣衫不整,酥胸半露。

    贺煜先为这撩人的春光着迷贪恋了一会,重新搂住她,贴着她的耳朵询问出来,“今晚开心吗?喜欢我给你的这个惊喜和震撼吗?”

    凌语芊拉好衣服,娇羞地点了点头。

    “那以后可不准胡思乱想了哦!这辈子,不管发生什么事,我们都是彼此相连,不离不弃。”贺煜再说一次承诺,不安份的手又开始了对她的攻掠。

    凌语芊浑身酥麻,努力躲避着,忽然想到某件事,岔开话题,“对了,你刚才为什么故意在第一、二排停下来,坏蛋!”

    贺煜在她鼻尖刮了一下,语气狂妄,“谁让你取笑我,哼哼,是不是觉得那怪物没有你迷人,你就一点也不怕?”

    怪物!他……他竟然用这样的称呼给那煤二代!虽然那个女孩有点二,有点搞笑,但也不应该被这样称呼的。不过话说回头,这男人就是这样,他不在意的女人,根本别指望能得到他的好对待,更何况,刚才那个女孩忽然做出那么疯狂的举动,他那铁青的脸色,她可是看得很清楚呢,呵呵。

    “那怪物外表真的让人不敢恭维,就是不知道那方面的技术怎样。”贺煜又出其不意地补了一句,语气戏谑。

    凌语芊先是愣然,随即故意扳起脸来,嗔道,“你说什么!你这是暗讽我技术差?好啊,那你去找她啊,她一定能好好压你,压死你!”

    贺煜扬了扬唇角,低笑。

    凌语芊脑海一激灵,哼道,“比技术是吧,其实我也可以学呢,我看A片……”

    “什么,看A片?不准!”贺煜再也按耐不住,霸道地反驳出来。想到她的眼睛被别的男人的老二污染,他几乎要崩溃,笑话,这辈子,她只能看他的老二,只能对着他的老二着迷。

    凌语芊心情好起来,与他唱反调,反将他一军,“为什么你可以看,我却不能,哼哼,别告诉我你没看过,我才不信!”

    “呃——我是看过,但我看,是为了带领你领略美好。这样吧,老公以后教你,免费当你的模特,你想怎么看都行,怎么研究怎么摸都行。”

    切——她才不要!

    其实,她也不想看别的男人的那个地方,刚才那样说,不过是赌气而已。

    “好了,小气娃,刚才逗你而已。不是和你说过的吗,不管别的女人有多厉害,都入不了我的眼,只有你,才真正有那个本事令我销魂蚀骨。还有啊,老公对你当然不只想着那趟事,我们还有很多时候不在床上的,我们有琰琰,将来还有其他小宝宝要照顾和抚养,我们的生活又何止于xing爱上。”贺煜在她红艳诱人的小嘴轻轻一点,粗粝的指腹随即移到她的脸上,一下接一下地摩挲着嫩嫩的肌肤,那光滑柔软的触感,令他爱不释手。

    凌语芊顺势倚靠在他的肩膀上,心里甜滋滋的。

    一会,贺煜再做声,转开了话题,嗓音低下不少,“小东西,离婚的事让我来着手好不好?我出面与野田宏谈。”

    听及此,凌语芊身体倏然一僵,重新坐直身子。

    “当初,我尊重你,答应让你自己处理,可都这么久了,野田峻一还不出现。这一天天地搁着,我心里很是着急。”他语气透出一丝苦恼,继续拥住她,手指来到她如云的发上,“今晚的事,明天应该会上报,我不希望再被那些有心人抓住机会对你做出伤害之事,乖,你听话,让我处理,嗯?”

    “既然知道今晚的事会被大肆渲染,那你还这样安排!”凌语芊总算接话,俏脸跟之变了变,哼道,“你该不会故意的吧!”

    呃……

    某人哑然,意图明显!

    凌语芊又是没好气地瞟了他一眼,不过在他真挚恳切的注视下,她最终还是点头答应了他的要求。他说的没错,这样耗下去也不是办法,既然自己不能处理,何不借助他的力量,尽快解决的话,对大家都好,说不定,野田骏一也会出现呢。

    又一个目的达成,贺煜狂喜,不由分说地搂住她,再次猛亲。

    眼见这波欲火又要烧着,突然敲门声不识趣地响起,是琰琰,小家伙吃饱玩够了,想睡觉了。

    贺煜见时间差不多,便决定今晚暂时先这样,于是与众多好兄弟分道扬镳,驱车送凌语芊等人回酒店,下车后,还坚持送她们上楼,直至安全抵达租住的地方。

    凌母还在等着她们的门,见到她们回来,终安心去睡,对贺煜的到来,并不表露特别的反应。

    贺煜倒也不多停留,将琰琰放下床后,给凌语芊留下深爱的一吻,离去。

    翌日,情况如贺煜的意愿,各大报纸和杂志对昨晚的插“第五文学 ”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曲进行了大肆报道,各种言辞各种渲染,简直震撼全城。

    今天正好碰上是周末,大家一起集中在华清居共进晚餐,贺煜这则出乎意料的大表演自然而然成了大家的话题,特别是那大伯娘肖婉仪,冷嘲热讽,明说暗喻,让原本就满肚子气的季淑芬更是暴跳如雷,整个肺几乎都要爆炸开来了。

    贺芯也冲贺煜意味深长地道,“二哥,想不到你唱歌蛮好听的,据说你昨天的特别演出让肖逸凡这次演唱会多加了三场,门票还都又售光了。”

    贺煜回她一个耐人寻味的淡笑,应道,“芯芯下次开演唱会如有需要,二哥或许也可以考虑给你当个特别嘉宾。”

    贺芯听罢,即时瞪大了眼,不大敢相信。

    贺芯的母亲更是满怀欣慰,迫不及待地替贺芯接受了,“芯芯,难得二哥这么疼你,还不赶紧谢谢二哥。”

    贺煜接着又是笑了笑,意有所指地申明出来,“谢谢倒不用,我只是有个要求,你要为我多准备几张票,给你二嫂和她家人一起看的。”

    二嫂?指的是凌语芊吗?呵呵,事情果然没那么简单!贺芯恍然大悟,在座其他的人,也纷纷会意过来,贺煜这么说,不就是想趁机告诉众人,他所作的一切,都是为了凌语芊,想他对他们好,他们必须对凌语芊好!

    贺芯的父母——贺一翔夫妇,面色有点儿囧了,但贺一翔毕竟官居市委书记,经验老到,赶忙接了一句,“不管将来阿煜有没有参加芯芯的演唱会,就凭这份心,芯芯都得对二哥说声谢谢。”

    “是啊是啊。”贺一翔的妻子又是陪笑着附和。

    贺芯终究无法立刻消除对凌语芊的敌意,一番沉吟后,讷讷地道出一声多谢,不再深入话题。

    至于其他的人,各有所思,季淑芬则气得要崩溃,一个劲地强忍着,暗暗抓狂。

    而家中最大最老的那个,倒是保持着一副淡定从容的样子,像往常那样慢慢品尝着各道菜,直到晚餐结束,他再一次将贺煜喊进书房,整个脸庞,沉了下来。

    凌厉的眼神直盯着贺煜,数秒过后,他决然而道,“真想不到你会这样做,看来你是铁定要她了,不过爷爷可以告诉你,你一定后悔的。”

    贺煜早有心理准备,晶亮的眸子毫无避讳地迎着贺云清,态度同样无比坚定,“这辈子,我认定了她,不管路途有多坎坷和阻挠,我都不会放弃!”

    “即便赔上一切也在所不辞?”贺云清面色更沉。

    “对!即便变得一无所有也要坚持!当然,我想凭我的能力,不会一无所有!”

    贺云清唇一扯,冷冷嗤道,“你这是在告诉爷爷,你翅膀硬了,能单独飞了?什么人也不顾了?”

    贺煜稍顿,语气更加果断和坚决,“我的最爱,是芊芊,只要大家对她好,我也会还以敬重,相反,我不会客气。”

    贺云清怒火持续膨胀,但暂时又做不出什么来,起身气咻咻地往外走去。

    贺煜静坐了一会,于是也离开书房,当他刚走出华清居大门口时,被一个意想不到的人影堵住。

    哼嗯,这王八蛋,那天找他不露面,如今可算是主动送上门来了,不过,经过今晚芊芊的心结已经彻底释然,贺煜便不再觉得有必要追问这王八蛋曾经对芊芊说过何等刺激的话,故寒着脸扔下冷冷一瞥后,重新迈起长腿,越过高峻,继续前行而去。

    高峻似乎不打算放过他,转身迅速追上,得意忘形地喊出一句,“一个个好戏,还在后头,我等着看你,如何不顾一切!”

    贺煜又是一停脚步,唇角一扯,并不回头,彻底地离去。

    不想被母亲缠上,他连家也不回,驾车离开大宅,准备去找凌语芊,不料途中接到一通陌生电话,对方,自称是野田宏!

    呵呵,老狐狸果然等不及,出洞了!还约他今晚就见面。

    贺煜于是也不怠慢,还把地点就定在中华大酒店的咖啡厅,结束通话后,他将车速开到最大,用最快的速度抵达酒店的咖啡厅,在指定的包厢里,见上了野田宏。

    这老R国,真人比相片还狡猾奸诈,一看就知道是倭奴国出产的!

    与此同时,野田宏也目不转睛地打量审视着贺煜。对贺煜,他早在各种报道中了解,如今亲自相见,更是心情不爽,诡异的眼底下即时就涌起了妒忌,可恶,那支那猪竟然养出这么一个优秀完美、天下无双的接班人!

    少顷,贺煜停止对野田宏的打量,并不直接用R国语,而是通过英文意味深长地发出话来,“这么晚了,不知野田总裁找我有何事,我以为,你应该明天到我办公室谈呢。”

    “生意上的事,是应该在公司谈,只不过,我今晚想和贺总裁谈的,是私事!”

    “哦?”贺煜剑眉一挑,似乎在跟他说,我们之间还有私事可谈?

    &nbsp百度搜索“六夜言情”看最新章节;野田宏眸光又是诡异地晃动了下,说明来意,“今天G市各大报章杂志都在报道贺大总裁如何为了一个女人费尽心思,倾情高歌,这份深情真是震撼人心呐,想不到生性倨傲狂妄的贺大总裁,为博红颜一笑,不惜颠覆整个形象。只不过,贺大总裁的品味还真特别,竟喜欢个二手货。”

    最后一个用词,立刻引出了贺煜的盛怒,鹰眸瞬间如寒霜降落,冻结在一层薄冰之内。

    “呵呵,好了好了,说下笑话而已,贺大总裁不必当真。只是呢,贺大总裁看中的女人,真的是个有夫之妇,而且,她的丈夫还是我认识的,是……”

    “叫野田骏一对吧?是你的孙子对吧?好了,废话少说,把你的目的,直接说出来!”贺煜斥出一声,打断野田宏的话,尽管明知那小东西是清白的,但他还是不想听到任何诋毁侮辱她的话,特别是从这个老R国口中发出,更让他心情十分不爽!

    野田宏老脸讷了讷,随即举高大手,五根手指摊开,果断应了出来,“我要五十亿!你给我五十亿,我可以使她恢复自由身,不再是有夫之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