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夫妻同心,其利断金

夫妻同心,其利断金

    贺云清眸光暗涌,若有所思地注视着凌语芊,约莫片刻,意味深长地问了出来,“野田宏约见了阿煜,提出一宗交易,你知不知道啊?”

    凌语芊盈盈水眸即时闪过了一道诧异的神色!野田宏约见了贺煜?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昨晚贺煜打电话给她的时候,并没提到,莫非是今天上午约见的?再或者,贺煜昨晚隐瞒着她?难怪他昨晚一再强调一家三口很快会在一起!

    “看来你并不知道,也是,如此荒唐的交易,他当然不能让你知道,因为只要有头脑的人都不会赞同他这样做!”贺云清又道,深眸继续一瞬不瞬,如火般燎着她。

    凌语芊心潮已经荡漾翻滚,起伏不断,但她使劲忍着,没主动问出交易的内容,而如她所料,贺云清接下来直接告诉她。

    他伸出五根手指,语气充满了冷哼和讥讽,“五十亿!当年你随随便便嫁给R国人,就这样不见了五十亿,丫头,你真值钱啊!”

    终于,凌语芊总算是明白了过来,更加地满心震撼。野田宏答应解除婚约,但要贺煜给他五十亿?!野田宏果然知道怎么破解那个诅咒!

    “语芊,走吧,这是你酿成的错,凭什么要阿煜来负责?不应该让阿煜来收拾残局的!你可以看到,你嫁的是什么人?豺狼的后代啊!这是赤果裸的勒索啊!你要是还有点良知,要是还爱阿煜,你就不应该让那R国鬼子有机会做出此等无耻之事!”贺云清又变得严词厉色起来,对凌语芊射来的目光,比上次更冷,“这笔钱对我们贺家来说,确实不算什么w百度搜索“第五文学 ”看最新章节,可我不会答应给出去的,绝对不会!阿煜要是执迷不悟,那就自己想办法去筹备,但你要知道,五十亿对于他个人来说,谈何容易?你忍心看到他为此焦头烂额,劳心奔波到几乎崩溃?”

    随着这些话语一句接一句地吐出,一句比一句严重和尖锐,凌语芊心海持续翻掀不止,面色也起了改变,但她都极力坚持着,一个字也不说,脑海努力去回想贺煜前天晚上做出的令她震撼的那幕。

    因为他爱的是她,故这份爱,与天同长。

    因为她爱的是他,故这份爱,与地同老。

    彼此间,这辈子都不离不弃!

    “还有,我现在就明明白白地告诉你,你的决定影响着贺煜将来的命运,除去贺家继承人的光环,他会变成怎样,你应该清楚。”贺云清继续冷道,冰寒的语气透出了警告和威胁。

    凌语芊脸上的苍白即时又加深了几许,整个身子都抖动了起来,不过,她体内依然有股力量支撑着她,令她不屈服,不惧怕,不退缩。

    一会,她仰起了脸,深深啦啦文学更新最快llwx.net,全文字手打吸了一口气,目光与和贺云清对上,纯澈晶亮的水眸里盈满了坚定与不移,慢条斯理地回出话来,“上一次,爷爷曾经叫我离开,当初我没有回答爷爷,今天,我就给爷爷一个答复吧,从今往后,只要贺煜要我,我就跟着他,铁定地跟着他!”

    贺云清面容倏然大变,眼中燃起了怒火。

    “贺家继承人的光环,的确很尊荣,充满诱惑,应该是无数人都欲争相夺取的,但我想,在我和继承人的光环之间,贺煜一定会选择我,我对他来说比什么都重要!至于贺煜的将来,爷爷您也无需担心,他的能力怎样,您应该非常清楚,凭他的才气,一定不会饿死我和琰琰,当然,我也会工作。我们要的生活,可以不用荣华富贵,我们追随的,是不离不弃,相濡以沫,白头偕老。”凌语芊继续娓娓道来,绝美的容颜因为那份从容淡定而显得更加勾魂夺魄。

    贺云清禁不住地为这感动、为这撼动,然而很快,这份不该有的情感被他极力抑制与扼杀掉,恢复严厉,气急败坏地怒吼了出来,“既然知道非他不可,那你当初还闹离婚!当初我劝过你,极力挽留你,你若不任意妄为,根本就不会有嫁给R国人的事情发生,根本不会有现在这样的局面!”

    凌语芊俏脸猛地一黯,咬唇,静默少顷再开口时,语气转向了浓浓的歉意,“很抱歉,爷爷,很对不住,为我当初的任性和不懂事。曾经,我也以为离开他我会浴火重生,可经历了方知,根本做不到。离开这几年,我停止不了对贺煜的爱,或者说,这辈子我注定了爱他,只爱他!所以,真的很对不起。不过我可以跟你保证,我会用我余下的生命好好爱他,比以前更爱他。”

    “别的女人,同样能做到。”贺云清不屑地冷哼。

    “是的,但贺煜他只要我,故请您成全我们!钱的事,我们会自己筹备,我们可以不用您来帮助,只希望您看在我们彼此相爱的份上,看在我和贺煜共同孕育的孩子体内流着您一部分血脉的份上,默默地祝福我们,好吗?爷爷!”

    看着她,贺云清心房像是破了一个缺口,再一次动容,然而为了贺煜的将来,特别是一想到她和野田家的关系,他果断坚持,继续斥责出来,“我不是你爷爷,这声称呼,我再也承担不起!你要是感激我,那就离开他,离开他!”

    凌语芊勾唇,心头窜起了一抹苦涩,而后,站起身来,辞别,“爷爷今天约我见面的目的,我大概知道怎么回事,而我的意思,爷爷应该也了解吧。琰琰要读幼儿园了,我答应了带他下午去新学校看看的,我先走了。对了爷爷,以后琰琰要读书了,我可能没什么时间再见你了,但我会祝福你,你多加保重!”

    她意有所指地说完,对他深深一望,极力忍住直冒上眼眶中的炙热液体,毅然转身,走出厢房。

    就在门口处,猛地撞在一座强健结实的人墙上,她还来不及看清楚是谁,立刻被搂入一个宽阔温暖的胸膛,那熟悉的气息,让她泪水再也抑制不住,哗哗直流出来。

    男人紧紧抱着她,揉着她脆弱的身子,不断地吻着她的头发,低沉的嗓音透着激动的沙哑,“小东西,我要你,永远都会要你!”

    他听到自己刚才对贺云清说的话!凌语芊喉咙瞬时又是一阵哽咽,两只藕臂也牢牢环住他,柔柔的嗓子露出罕见的霸道,“就算你不要我,我也要跟着你,贺煜,这辈子我都缠着你了!”

    呵呵——

    贺煜眯起眼,笑了起来,收紧手臂继续深切地给她一个拥抱后,暂且推开她,深情款款地注视着她那布满泪痕的小脸,大手缓缓伸过去,整个掌心小心翼翼地轻抚着,一会,拥住她的肩头,温柔地道,“来,我们走!”

    凌语芊紧紧依偎着他,不过,他们才迈出几步,背后猛然传来呼叫。

    “阿煜,你站住,给我过来!”

    是贺云清的嗓音,沉稳而威严。

    凌语芊身体下意识地朝贺煜缩了一缩。

    贺煜略微收了一下臂弯,暗暗为她输送着安定和力量,搂着她回头,直走到贺云清面前。

    贺云清老脸深沉依旧,分别给两人一个别有深意的瞥视,回房里去了。

    贺煜也拥着凌语芊跟随进内,停在贺云清的面前。

    彼此间,都不言不语,整个空间,如荒野般冷寂。

    最终还是贺云清沉不住气,冲两人来回扫视几眼,目光最后锁定贺煜的脸上,严厉而冰冷地道出声来,“知道你奶奶为什么走得那么早吗?知道她是怎么走的吗?”

    贺煜剑眉淡淡一蹙,并不理解爷爷因何忽然间提起这样的事。凌语芊则一直牢牢握紧身边这只大手,极力让自己维持平缓的心里。

    贺云清脸色已经黯淡下来,整个人变得愤慨而哀痛,那种痛与恨,是从心灵深处迸发出来。

    “野田宏那畜生,连同另一个美国畜牲,强X了你奶奶,那次惨痛的经历,像一个噩梦时刻纠缠着你奶奶,即便我给她再多的爱和呵护,她都无法从中出来,就那样郁郁而终!要不是那两个没人性的畜生,你奶奶现在应该还活着,她答应过我,会陪我一直到老,等我们都白发苍苍的时候,去爬山,去看日出,去环游世界,在地球的每一个角落都留下我们的足迹,让它们来印证我们有多恩爱,有多幸福!可惜,这一切皆毁在那两个畜生的手上,是他们,剥夺了我和你奶奶的幸福,让我和你奶奶只能在各自的世界孤独悲伤地憧憬这些美好的梦!”

    不堪回首的过往,再一次搬上心头来,那种血淋淋的痛,犹如巨大的风暴扑面而来,震碎了整个躯壳。贺云清威严硬朗的脸庞上,老泪纵横。

    贺煜也顿时被这不为人知的消息憾得目瞪口呆,浑身僵硬。

    凌语芊则更加用力地抓紧贺煜的手,极力稳住不让自己倒下。

    她多希望,自己刚才听到的只是一个借口,一个谎言,然而她清楚,那是事实,尽管难以想象,尽管惨绝人寰,可那就是一个不争的事实,一个像锋利尖刀似的狠狠撕裂着人心的噩梦!

    曾经,好几次听爷爷提起奶奶的时候,神色除了眷恋缅怀,还交汇着一种复杂的情感,似乎在苦苦压抑着什么,当时她不懂,如今可是明白了!

    爷爷想时刻记着奶奶,但又无法从那段悲惨的回忆释然,他一直苦苦争执,那是多么强大的心灵支撑,才得以安然活到现在!

    “所以,试问我怎么会接受一个被畜生的后代睡过的女人再进我的家门!那简直就是让你奶奶在天之灵不得安宁!”贺云清悲愤更甚,咬牙切齿。

    凌语芊心头陡然一急,赶忙解释,“我没有,爷爷我是清白的,我和野田骏一的婚姻是有名无实,我并没有与他行过夫妻之礼,真的没有,爷爷请您相信我,我可以对天发誓!”

    贺云清眸色晃了一下,态度绝然依旧,“不管你有没有和他行过夫妻之礼,你嫁给野田家是不争的事实,这不,野田宏那杂碎怎么有机会跟贺煜勒索五十亿!要怪,就怪命运,命运安排你走这样一条路,那么,你再也不配踏上我的家门!”

    顷刻间,凌语芊又是重重一震,引致身体起了一个大大的摇摆,她把贺煜拽得更紧,更牢!

    贺煜也反握着她,宽大的手掌继续给她强大安抚着,少顷,他在椅子坐了下来,且拉着凌语芊一起坐下,看着贺云清,冷静地问,“还有另一个人,那美国佬叫什么名字?”

    “卡迪威特!”贺云清想也不想,迅速说出这个深刻烙印在他心底、让他无时无刻不记恨的人名!

    卡迪威特……

    贺煜默默琢磨,脑海里,并无这个人的信息存在。

    “虽然他多年不露面,但我知道他一定还活着,这两只畜生,老天竟然还允许他们继续逍遥法外,祸害人间!”贺云清又道,喊得歇斯底里。

    贺煜一直脸色深沉,低沉的嗓音也开始窜起了痛恨,“当时为什么不治他们的罪!是谁,还允许他们活着!”

    “他们早有预谋,把事情弄得一干二净,根本定不了他们的罪,后来,我动用各种关系和势力,将他们逐出中国境外,可惜终究还是无法做到完全地恶有恶报,这也是你奶奶无法释怀的原因之一。你奶奶临终前,苦苦哀求我,叫我别再为此事追究和费力,管理好这个家,保护好她和我共同孕育的孩子,帮她好好经营这个完整的家,我答应了她,故后来一直极力忍住没有再去触碰这件事,想不到冥冥之中自有安排,时隔这么多年,又让我见到这畜生!”

    事情的来龙去脉都已清晰,一些情况也得到了解释。

    原来,爷爷排斥痛恨R国,除了国仇,还有家恨!至于没有完全撤销在美国的投资,恐怕是因为奶奶的遗愿,为了振兴家族,不得不那样做,毕竟,美国是全球第一经济大国!

    这事儿,应该没人知道吧,父亲那代人估计还不知晓,自己得知,是因为芊芊和野田家扯上关系了!

    奶奶这个仇,他一定要报,一定要野田宏这没人性的畜生血债血还!至于芊芊,自己和她的关系不会因此受到影响,不管她曾经做过什么,与何人扯上过关系,都动摇不了他与她长相厮守的决心。

    贺煜在心中快速思忖了一番,定睛看着贺云清,语气坚决地道了出来,“奶奶这个仇,我必然会报,回头我们再详细谈谈当时的情况,还有当时的审讯资料和过程等,我都想看看,一切都由我来,我会处理得当的,爷爷不用插手,那也就不算违背奶奶的遗愿。”

    贺云清听罢,激动了一把,但依然不忘对凌语芊的排斥。

    贺煜将凌语芊那还是显得有点冰凉的小手握得更紧,态度同样坚定不移,“芊芊是我这辈子唯一认定的女人,我一定会再娶她为妻,爷爷以后想见见她,和她叙叙旧,我无任欢迎,但我不希望再有人叫她甚至逼她做出她不愿意做的事,特别是……逼迫她离开我!不管她躲得多远,天涯海角我都会找到!”

    凌语芊感动连连,贺云清则面色又是大变。

    “下午我还有要事,必须走了,其他的事我回去再找爷爷您详谈,您一路保重。”贺煜再道,不待贺云清反应,拉着凌语芊起身,带她彻底离去。

    有力的步伐,随着坚定的意志一路往前,直到出了碧云山庄大门口,凌语芊赫然停了下来。

    贺煜回头,看着她,温柔地问,“怎么了?”

    凌语芊不语,只定定凝望着他,神色隐隐透出迟疑。

    贺煜继续怔了怔,大手又是紧紧收起,霸道地说,“你刚刚才说过,只要我要你,你这辈子都跟着我,所以,不准再有任何退缩和犹豫,不准被任何因素影响你对我的爱,知道不!”

    的确,这辈子她赖定了他,但如此坚定的意念是在还没听到奶奶的悲惨遭遇之前,如今,她再也无法全然不顾。

    之前,她曾因为爷爷的排斥感到难过甚至有些怨恨,现今总算是明白过来,对这个可怜的老人,她又充满了敬重,还有同情。

    想罢,她就于心不忍了,拽住贺煜急声道,“我们回去吧,陪爷爷多坐一会。”

    贺煜挑了挑眉头,审视着她,渐渐地明白过来,呵呵,这小东西,真是个天使,不计前嫌,马上就忘了爷爷对她的排斥呢。

    阻止她,他摇了摇头,“爷爷身体素来不错,以后我们有的是时间孝敬他,现在我们先去办另一件事。”

    办另一件事?

    什么事?莫非是……

    见他抿唇点头给予确定,凌语芊更加心头大震,那个野田宏,不是要五十亿吗?非五千万,也非五亿,而是五十亿,贺煜如何筹到的?爷爷明明说过不会帮助。

    对她惊讶不信的样子,贺煜又回了浅浅一笑,拥住她,往前继续走了起来。

    凌语芊纳闷依旧,震惊依旧,同时也激动不已,坐上他的车后,她再度询问出来,“贺煜,你哪来这么多钱,咋这么快就筹到这笔钱,告诉我,快告诉我。”

    相较于她的焦急,贺煜平稳有序地操控着方向盘,戏谑地答道,“去银行打劫来的,你明天等着看新闻吧。”

    凌语芊听罢,翻了翻白眼,一拳打在他的肩膀上,“胡说八道!快给我真正解释,还有,你昨晚已经约见了野田宏,为什么不告诉我,哼,坏蛋,老是什么都蒙着我,这是我的事哎,你怎么不告诉我!”

    凌语芊越说越焦急,顺势在他身上锤打一番,还凑脸过去,咬他一口。

    贺煜依然一副淡定从容状,还又戏弄她,“怎么了?牙齿又痒了?好,那老公找个位置把车停下,让你好好咬,老公正想爽呢。”

    从他暧昧的语气和暗示的话语,凌语芊自是明白他的意思,气恼中不禁添上一份羞嗔,于是也哼道,"不告诉我这些情况,别指望我会让你爽!"

    “那是否我都说了,你就让我爽?”贺煜又是兴味地逗她一下。

    凌语芊更是羞恼交加,再一次对他暴力相对,绣花拳头一下接一下地落在他健硕的身躯上。

    贺煜丝毫不受影响,继续言语挑逗,“你尽管打吧,你现在打多少下,今晚就舔多少次,你打得多用力,今晚就得舔得多卖力,小东西,可不准反悔啊!”

    反悔,反悔你的头啦,我又没有和你达成什么承诺,你想得美!哼哼!

    凌语芊收回有些累了的手,给他一记白眼,坐正身子,不理他。

    贺煜伸手过来,抓住她的一只手,裹在宽阔温热的掌中轻轻地揉搓着,可算是恢复了一本正经,做出解释,“老公不是不想告诉你,老公想给你一个惊喜。小东西,我很喜欢看到一脸开心激动崇拜地看着我,那样会让我感到很骄傲,很自豪,很自信……”

    自信自豪?他不是一直都有吗,凭他的能力,他还差这些吗?气恼之情已在凌语芊心中慢慢散去,不过还是鼓着两腮。

    “我还渴盼你会因此主动对我表达你的爱百度搜索“六夜言情”看最新章节,这样的画面于我简直少之又少,我做梦都想享受这样的情景,你懂吗,理解了吗?”贺煜继续剖白内心的真切想法,样子越发认真和郑重,大掌更热切地揉裹着她整只小粉拳,一寸一寸肌肤地吞噬。

    凌语芊心中羞恼彻底消除,静静看着他那因为无比认真而显得愈加迷人的俊颜,整个心海顿时又如巨浪翻滚,澎湃不停,身子下意识地略微一歪,头往他肩膀依偎了过去。

    一抹笑,在贺煜俊美绝伦的脸庞上慢慢地浮了起来,他腾出右臂,环在她娇小的肩头上,车子继续稳速驰骋,往目的地奔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