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如此特别

    李晓彤神色讷了讷,毅然道,“我……当然不是帮她,而是……帮你。”

    “我和芊芊是一体的,不可分割的,她是我,我也是她!”贺煜更是坚决和果断,见她面色瞬间变得很难看,一副深受沉重打击的样子,他没半点怜悯和心疼,眼中讥笑立马换成了不屑,语气也异常轻狂,留下最后一句话,“你的好意,心领,抱歉我们不会接受,因为,芊芊不喜欢!”

    话毕,没有再多看李晓彤那更加惨白的容颜,也不顾母亲的抓狂,他优雅又狂傲地迈着有力的步履,踏上了楼梯。

    季淑芬先是焦急无奈地看着贺煜走上一半楼梯,然后,注意力回到李晓彤身上,环住她,一个劲地安抚。

    李晓彤佯装强挤出一抹凄然的笑,若有所思地望着季淑芬,摇了摇头,“我没事,倒是伯母您……对了伯母,不如您别和凌语芊计较了,主动跟她示好吧。”

    “什么?我主动跟她示好?”季淑芬嗓子立刻尖了起来。

    “您刚才也听到和看到了,贺煜对凌语芊有多维护!为了不破坏您和他的关系,您还是不要再挣扎了,主动跟凌语芊示好,说不定她能原谅你,不记恨你。”李晓彤继续满面悲哀,蓦地叹了一口气,低喃状,“也不知道那凌语芊对贺煜做过什么,可以让他如此不顾一切地爱她,为了她,不惜和所有的人对抗……”

    季淑芬听在耳中,更是气恼不已,那口气,自然更加咽不下去,不过,她还是先继续安抚李晓彤。

    接下来,李晓彤不吭声,低眉顺眼,狭长的凤眸里,却忿怨狠毒的光芒一阵阵地稍纵即逝,心里面,咬牙切齿地反复喊着一个名字:凌、语、芊!

    另一边厢,回到卧室的贺煜,将自己整个抛进巨大的床褥上。

    如此宽大舒适的温床,要是有个可人儿,那该多好!

    怀着热切的欲念,他这就迅速翻坐起身,拿来手机,拨通了他小女人的电话。

    呵呵,小妮子似乎也在等着他呢,接电话比以往都快,那嗓音儿,依然像沾满了花蜜,勾得他全身心都说不出的舒服。

    “小东西,突然间觉得真的很爱你,真想现在就能和你在一起呢!”

    他迫不及待地发出爱的宣言,低沉的嗓音醇如烈酒,迷醉了人的心绪。

    凌语芊在那边,笑开了脸。

    “你呢,是否也跟我一样的感觉。”他接着追问。

    凌语还是不语,笑靥更美,更灿。

    贺煜顿了顿,精明的眸光飞速窜动了下,不禁转到另一件事,“对了,跟你说件事,有个女人,今晚突然跑来我家,说知道我需要筹备五十亿,想帮我一把,借点钱给我,小东西,你说我要不要接受她的好意?”

    那花一般的笑容,就此凝固了,电话里,一片静默,敏感的凌语芊,立刻就猜到了“那个女人”是谁!

    贺煜扬了扬嘴唇,继续故意道,“想不到这女人挺痴情的,竟然还会这么做……芊芊,你说我们要不要接受她的好意呢?”

    “不知道!她又不是借给我,借给你而已。”凌语芊应了出来,声音像是从一个很低的气压里漫过,再飘过来。

    “但这笔钱是用来为你……”

    “那是我跟你借,我将来还给你!至于你的钱怎么来,与我无关!贺煜,我想睡了,挂了!”

    贺煜赶忙阻止,轻笑出来,“吃醋了?”

    “……”

    “傻瓜,逗逗你而已。我直接就拒绝了!对了,我发现你特别在意她,为什么呢?”

    凌语芊那头,继续默然。

    “小东西……”

    “贺煜,我讨厌你!讨厌死你了!”说罢,凌语芊正式挂了线。

    在不断传来的嘟嘟响声中,贺煜皱起了眉头,这小东西,怎就不能开下玩笑呢!

    他再次拨打回去,可惜都被她拒绝,他于是发短信。

    “傻妞,干嘛那么在意她,根本就是不值得花心思的人!”

    好一会,凌语芊回了短信。

    “我想过了,我也要去找个男人,火热缠绵!”

    呃……

    原来是这么一回事!

    贺煜无奈地翻了翻白眼,回过去:都过去多久的事了还记着,当时情况特别,事出有因嘛,我失忆了,所以……好了,我答应你,以后不会再和其他女人发生这样的事,无论什么情况下都不会,否则,任你处置!

    短信发了过去,约莫一分钟,还是不见有回复,贺煜继续:乖,别不开心了好不好,老公爱你,无限爱!还记得演唱会上那些人说过的话吗,只争朝夕!我们务必把握好每分每秒,别赌气了哦,对了,老公下次带你尝试一种新花样,保准你快乐得飞起来,飞起来……

    暧昧的言语,让凌语芊即时羞红了脸,忍不住在心中嗔他,这大坏蛋,总是这么大胆,大色狼,总能在正经事中冒出一件不正经的事儿来,还总能在很严肃的氛围中撩出旖旎的气息!

    她手指在屏幕上飞快翻动着,视线停在这条短信中间那半句时,脑海随之浮起那天演唱会上的情景,心情于是不止荡漾,终于再次回复他:刚才那条短信,我会留着做证据,从今天起,不管你还会不会失忆,都不准再碰别的女人,否则……一把鲜血淋淋的刀子图案……不仅会插中你的心窝,还会,让你一辈子都“飞”不起来!

    “遵命,老婆大人!为了我们的绝妙飞行,我断然不会让这种事再发生!”

    嗯哼!

    凌语芊粲齿,笑容再次回到了脸上,慢慢放下了手机,看往床榻上酣然熟睡的小人儿,美眸中,更加水一般的柔纯。

    一会,静谧的空气里传来一声作响,震得凌语芊立刻醒了过来,不仅是因为那寂静中异常响亮的效果,更因为那独特的铃声,当她拿起手机接通,听到那个久违而熟悉的嗓音后,更是震颤得脑子嗡嗡作响,一片空白。

    “丹,在中国现在已经夜晚了吧,希望我不是把你吵醒。”

    &“六夜言情”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nbsp;他一如既往地温润清扬,但不知因何缘故,她似乎从中听到一种受伤的意味。

    受伤……是自己那次给他的伤害吗?凌语芊来不及深入思索,那端又传来了呼唤,她定下神,急忙应道,“没……我还没睡。对了骏一,你没事吧。”

    数秒,野田骏一才接话,“我?没事啊,为什么这样问?”

    “呃……没为什么,我随口问问而已。”凌语芊也沉默一会儿,谈到某件正事上,“骏一,你那封信,我已经看到了,我郑重地对你道谢,我……我无心伤害你,只是……”

    “只是,你更不想伤害他对吧?”不似以往的激动,连愤慨也没有,他心平气和,“对了,我爷爷把离婚协议书给你了吧,你赶紧签了,然后你就可以重新嫁给他。”

    凌语芊咬了咬唇,极力忍住喉咙的哽咽,毅然问了出来,“骏一,你知不知道你爷爷跟我……跟贺煜提出要五十亿才肯让我恢复自由身?”

    电话里,又是静默片刻,凌语芊本来还抱着侥幸,希望他的答复是不,可惜,传来的回应刚好相反。

    “嗯,知道。我想,这对贺煜应该不难。”

    凌语芊握住手机的手,使劲地打了一个摇晃,俏脸也瞬时变了!

    贺煜说过,他曾经用20亿叫野田骏一放弃这段婚姻,但骏一不肯,原来是狮子开大口,想要的更多!她一直不肯相信,还因此和贺煜争辩过。

    那么,骏一还知不知道野田宏与爷爷的仇怨呢?

    她很想问,但最终还是问不出口,因为不管骏一知道与否,她都不懂如何把话题接下去!再说,贺煜并没有当面对野田宏提出这件往事,自己提及的话,不知道会不会带来什么影响。

    于是,她转到另一个话题,问野田骏一什么时候回来。

    略作沉吟,野田骏一这样回应,“我有点事,可能短期内不会去中国,至于开超市的计划,也会暂时搁置。”

    凌语芊听着,胸口顿然就闷了起来,其实,猜测的结果和这个差不多,但真正提出来了,心里比想象中还复杂,百味云集。

    接着,野田骏一问起了琰琰,从言语之间,凌“第五文学 ”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语芊听出他对琰琰还是百般疼爱,想到以后情况会大改变,他和琰琰再也无法像以前那样相处相伴,她心里更是说不出的难受和惆怅。

    他似乎也和她一样吧,说着说着就停了下来,彼此就那样静静地握着手机,好长一段时间过去了,他先提出了辞别。

    凌语芊回过神来,语气急促,“骏一,你等等,我让琰琰和你说说话。”

    “哦?琰琰醒了?”

    “没,我叫醒他,他……挺想念你的,好几次都问起你。”

    “不,那不用了,让他继续睡吧,下次我找适合他的时间再打过去。”

    “你……还会打过来?”凌语芊迟疑地问。

    “除非你不欢迎。”

    “我当然欢迎,只是我害怕,你又会躲起来,这些日子我根本找不到你,我委托过乐萱,委托过你母亲,甚至你爷爷,但都不行。”说着说着,当时那些无助与焦急再次袭向凌语芊。

    野田骏一心疼不已,自责道,“对不起丹,下次不会这样了,你放心,我一定会再打给你,我也想琰琰,很想很想,我还梦到带他去游乐园的情景,去参加亲子游戏,梦里很美,让我简直不想醒来……”

    不舍的眼泪,再一次挥如雨下,沾湿了凌语芊整个脸庞。

    这通电话,他们聊了将近一个小时,有史以来最长的一次通话,也是最悲伤和不舍的一次。

    以致结束了很久,凌语芊依然泪痕未净,这几年来的一幕幕情景不由自主地跃上脑海来,于是又不止流泪,后来,w百度搜索“第五文学 ”看最新章节她还来到他的房间,出神地看着那盆俊秀挺拔的君子兰,到了将近凌晨一点她才重返卧室,由疲倦带领着沉入梦乡……

    与野田骏一联系上的情况,她并没有跟贺煜说,不过,贺煜这两天也刚好很忙,直到第三天,正式签字离婚的那天早上,两人才见上面。

    他开车来,载她一起去法院。

    在车上,她问起钱的事,他握着她的手,说一切已经安排好,叫她别担心。迎着他坚定自信的眼神,她重重地点头,手一直让他握着,直到抵达法院,进入特定的法庭内。

    整个环境,依然很庄严肃静,不过她的心情和上次迥然不同,在工作人员们的见证下,她执笔于离婚协议书上签下自己的名字时,更加俨如卸下一座大山,浑身都得到了纾解。

    这段特别的婚姻,总算是结束了!

    为了双层保险,对于那五十亿,贺煜另外拟了一份合同,说是感谢野田骏一这几年来对她和琰琰的照顾,故给予这笔钱,表示谢意。

    三年生活费五十亿,恐怕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所以,野田宏特高兴的,特得意的,钱已经到手,他再无之前的客气,忽然跑到贺煜和凌语芊的面前,讥笑,“相比起来,还是我们野田家的子孙厉害,贺煜,好好地体会这个女人吧,体会这个被我孙子用过的女人!”

    宛若寒霜拂面,贺煜那本就刚毅冷硬的面容,一下子就僵化。

    凌语芊则羞恼交加,瞪着野田宏越发得意且又猥琐恶心的模样,忍无可忍,美目也倏忽一寒,朝野田宏靠近两步,回以冷讽,“很抱歉让你失望了,我和骏一的婚姻,一直有名无实,基于尊重和同意,他遵守承诺没有对我做出越轨行为,因而,你要是硬要比较,那么,也是你的子孙败下!我,由始至终,只属于贺煜。贺家的子孙,有那个魅力,让我死心塌地地追随!”

    如此话语,简直就是一个大大的反击,野田宏立刻变了脸色,难以置信地瞪大了眼。确实,在他们的观念里,女人的地位极低,哪里还会存在什么有名无实的婚姻,他不禁,在心中暗暗大骂了野田骏一一顿。

    这时,贺煜做声,俊美阳刚的面庞淡定从容,双眸中的光芒,却如冰柱般的幽冷,直射着野田宏这张老脸,意有所指地冷哼出来,“那五十亿,记住袋稳它,能花尽快花,因为我怕你会无福消受!”

    野田宏又是一阵气愤,脸色转青,接着又转红,然后还有灰。

    贺煜给他留下最后的一记冷瞪,带凌语芊离开法庭,一上车,猛然把她抱在身上来,狂吻!

    这一吻,确实足够的疯狂,她恢复了自由身,她终于可以光明正大、无需再背负任何包袱地与他在一起,尽情欢爱!

    狂热激烈的吻,如山洪暴发,如飓风暴雨,如惊涛骇浪,引致的结果通常是更进一步的炽烈攻略,此时,凌语芊已经衣衫半露,身上每一寸肌肤都被那双大手一一抚过,留下一阵阵滚烫、酥麻和渴求的讯号!

    然而,她还是有点理智,周围窄小的环境,还有车外人来人往的人群,让她做出了拒绝。

    贺煜安抚,低沉的嗓音情yu高涨,“乖,别怕,虽然我们看到外面,可外面的人根本看不到我们,你大可放心。”

    她当然也知道汽车玻璃有这样的效果,可这毕竟闹市里,这人来人往多么明显,估计因为他的车子名贵吧,很多人经过都还忍不住望了几眼,让她觉得,他们在看她,在看她和他那个!而且,真进一步的话,车子一定起震动,外面的人一定发现,然后……

    一想到此,凌语芊意念更坚决,这就准备挣扎着起身。

    “芊芊——”贺煜赶忙将她按住。

    “贺煜,别!”

    “既然知道如此,那你还抗拒!”贺煜快速一拉裤子的拉链,握住她的小手探进去。

    凌语芊顷刻更加浑身僵硬,天……紧接着,禁不住的发起了一阵哆嗦,白嫩的身子,染上了一片片红潮,妖魅、诱人。

    贺煜则眸色更沉、更黑、更狂,那里面,完全是情yu,是恨不得狠狠把她撕咬扯裂开的疯狂,低沉的嗓音也显示出他极力压抑的痛苦,“小东西,感受到了吧,乖了,帮老公好好纾解一番,再不,就一下好了。”

    见他突然直接用上这个露骨的字眼,凌语芊脸上羞红刹那间就再加深了一层,紧咬着唇瓣,左右为难。

    他的反应,她并不陌生,故不想他痛苦,但另一方面,她无法完全抛开外面的路人。

    “小东西……”

    “好吧,你记得说话算数,就只那样呆着,别动,嗯?”再三犹豫后,她勉强答允了。

    晕——

    贺煜即时翻了翻白眼!不过转念一下,便也答应,他想,先把她哄入状态再算,到时她被他弄得意乱情迷了,欲罢不能了,估计也就不会再有理智去抗拒了,而只能无助销魂地随着他飞了呢。

    一想,贺煜全身血液更加沸腾燃烧,事不宜迟迅速扯下她的小内内!

    “噢——”

    情不自禁的嘤咛,立刻自凌语芊嘴里发出,身体下意识地朝他靠近,双手也本能地攀在他的脖颈上。

    “别动,不要动,你答应过我不动的,贺煜……”

    爱欲缠绵中,最令人疯狂高亢的便是“你动,使劲地动”,而相反,最令人无趣泄气的无非就是叫你别动!

    不动,那还做个屁啊!

    压根没体会到贺煜内心感觉的凌语芊傻妞儿,一个劲地往后看,见那一路走过的旁人,还有不时看过来的一双双眼,不禁更加焦急,继续叫喊。

    “贺煜,你答应过我的,怎么还动,你说过只……那个一下。对了,你还是出来吧,我们回去再做……”说罢,她就作势起身。

    贺煜不准,大手牢牢箍住她,腰腹用力不停往上挺去,希望借此分散她的注意力。

    可惜,终究环境不适合,凌语芊尽管偶尔会本能地回应几下,但很快又恢复理智抗拒挣扎,她还惊慌失措,不停地往车外左右看,结果是,贺煜再高的兴致,也俨如寒冬里的一盆冷水浇下,即便还有火苗奄奄一息,却是再也燃烧不起来。

    他如她所愿,将她从他身上微微抱起,放回到副驾驶座上,他则快速拉好裤子拉链,打开车门走了出去。

    凌语芊开始整理着衣服,看着那一个个吻痕,还有全身肌肤的炙热,她不禁想起刚才的情景,想起他的痛苦,心中顿时不知何滋味。

    衣服整弄好后,她窝在座椅上,静静地看着车外,那些路人,还是来来往往,也还是有些忍不住羡慕惊艳地往车上瞧来。

    一会,她于是扭头朝左,只见那抹高大劲拔的人影,倚在车身上,吧嗒吧嗒地抽着烟。

    她看不到他的表情,但她想,他一定很扫兴、很郁闷,很不爽吧。

    约莫两分钟,那抹人影回头,驾驶座的门打开,他钻进车来,带进了一股淡淡的烟草味。

    “你……还好吧?”细若蚊苍的声音,自凌语芊嘴里发出,媚眼怯怯斜视着他。

    贺煜俊颜怔了怔,应得耐人寻味,“你觉得呢?”

    我……我哪知道!凌语芊撅起小嘴,柳眉微蹙起来。

    “如果你肯用嘴帮我,我还是会很高兴的。”贺煜又是道出一句,语调依然饱含深意,让人根本不知道他此刻在想着什么,是高兴,还是郁闷?

    凌语芊则略略瞠大了一下双眼,脑海立刻闪现出在娱乐频道看到的关于某某女星趴在车上为某某男人那个的图片,于是毅然拒绝。

    出其不意地,贺煜直接横手过来,按住她的脑袋,作势要她行动。

    凌语芊花容失色,使劲地挣扎,两手拼命拽着他的手,气恼直嚷,“贺煜,你住手,我不要,坚决不要!”

    贺煜大手如山,牢牢地箍住她的脑门儿,俊颜似笑非笑,深眸中一直有股闪耀的光芒跳跃着。

    忽然,在那交叉路口,他屏息凝神,小心谨慎中急速来了一个大转弯。

    凌语芊因为惯性而上半身无法克制地往左栽去,整个脸庞扑在他的腿间,小嘴儿正好不偏不倚地吻上他的,即便隔着裤子,也足以让她震动,脸刷刷地染红了一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