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相信,一定不会负我

相信,一定不会负我

    哈哈——

    罪魁祸首的男人,得意地笑了,那比石头还硬的俊脸,总算是柔缓下来。

    凌语芊挣扎着起身,可也不知怎么回事的,她再扑了一次,好不容易坐稳时,听到他的戏谑。

    “小东西,你心里其实是想帮老公爽的吧!”

    凌语芊不语,恶狠狠地瞪他,哼,瞧他一脸奸诈,她笃定刚才的急转弯是他的故意杰作!

    男人又是低低一笑,大手再次越了过来,极度宠溺地揉了揉她的头发,荡漾人心的爱语也毫不吝言。

    “老公,爱你!”

    由此,某小妮子,尽管还是有那么点儿别扭,但也满心甜蜜,对他的宠溺举动不再抗拒,静静享受。

    直至,抵达她下榻的酒店。

    站在房门口,凌语芊刷卡之前,猛地抬起脸,看向比她高出一个头的男人,再问了一次,“等下,真的要搬过去了吗?”

    “除非你想继续接受野田骏一的施舍,除非你找到继续接受他施舍的理由。”贺煜睥睨着她,给她一记没好气的瞟视。

    凌语芊嘟嘟小嘴,又问,“等下真的让你来和我妈说吗,不如明天先搬,今晚上,我先好好跟她谈谈。”

    这次,男人不回答,直接从她手中抢过门卡,刷开大门,先行走了进去。

    霸道!

    凌语芊对着他高大挺拔的背影做了一个鬼脸,也抬步跟进去。

    琰琰正在玩,见到俩回来,高兴不已,迅速跳下沙发,直奔过来。

    贺煜先是将他抱起,给他亲吻一番,继而,把他递给凌语芊,走到凌母面前,略略沉吟了下,郑重而又恳切地道出,“芊芊已正式和野田骏一离婚,我打算今天就让她和你们搬过去,岳母你觉得呢?那栋房子,是专门为芊芊建筑的。”

    凌母面色倏然一愣,下意识地看向凌语芊。

    凌语芊抱着琰琰靠近,回望着母亲,欲言又止。

    凌母又是顿了顿,淡淡地发话,“过去吃饭吧。”

    说罢,就站了起百度搜索“小说领域”看最新章节来,往饭厅里去了。

    贺煜蹙眉,看着她远去。

    琰琰重新跑近,抓住他的手臂,兴致勃勃地道,“贺煜叔叔,你也来一起吃吧,我叫姥姥煮了你的饭了。”

    贺煜一听,蹙起的眉头挑了挑,唇角也扬得甚高,冲身边的小女人一看,只见她同样一脸上写满欣喜,于是迈步,随琰琰踏进饭厅。

    凌母看到他,眸光快速闪烁一下,然后,没有任何反应了。

    凌语芊则赶忙拿碗筷,帮他装汤,装饭,把他当上宾来招待。

    呵呵,他的两个小宝贝,不枉他疼她们,爱她们!

    饭间,琰琰表现得异常活跃,大都是拉着贺煜说话,贺煜自然乐于陪同,故整顿饭下来,气氛还是挺好的,凌语芊看在眼中,心里也特高兴,饭后先带贺煜和琰琰回到卧室,让贺煜陪着琰琰,她则准备去找母亲谈谈。

    她转身之际,贺煜及时拉住她的手,静静注视,眼里情意缠绵。

    凌语芊抿了抿唇,乐观地道,“你放心,我……我一定会说服我妈的,你,等我好消息!”

    美丽迷人的倩影,盈盈地远去,贺煜追随的目光越发柔绕和深黑,抿唇微笑起来,待她完全走出去了,他回头,看往另一个挚爱,先是沉吟几秒,问道,“琰琰想不想跟贺煜叔叔住在一块?”

    &nbsp“听潮阁”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小家伙先是张大小嘴惊讶一下,不确定地问,“真的吗?贺煜叔叔要搬来这里和琰琰一起住?琰琰可以每天都见到叔叔?”

    “嗯,叔叔还可以和琰琰一块睡,不过不是贺煜叔叔搬过来,而是琰琰和妈咪姥姥等人搬去贺煜叔叔的房子住,那里很大,有属于琰琰一个人的游乐园,还有游泳池,叔叔教琰琰游泳!”

    小家伙越听越兴奋,漆黑透亮的双眼闪亮不已,里面还隐隐涌出一股渴慕的光芒,迫不及待地欢呼,“哇,那贺煜叔叔岂不是可以当琰琰的爹地?迈克说他和他爹地也是这样哦。”

    迈克,是琰琰在美国结识的小玩伴。

    一听此言,贺煜俊脸倏然一黯,直想就此告诉他,其实自己就是他的亲生爹地,那个迈克有的,他将来也会有,他还会比迈克更快乐,因为爹地会给他无尽的爱!

    不过,一想到小女人的叮嘱,贺煜只能忍住,笑着这样回答,“嗯,只要琰琰喜欢,都可以的!不过,现在叔叔有件事需要琰琰帮忙。”

    小家伙先是为前半句欢呼,听到后半句后,便也认真地道,“嗯?叔叔要琰琰帮什么忙?”

    贺煜略顿,摆出郁闷的样子,“姥姥好像不是很愿意去,她……还在生叔叔的气。”

    “啊?为什么?”

    “叔叔曾经做错了事,惹怒了你姥姥。”

    小家伙听后,舒了一口气,“这样啊,没问题,人非圣贤,孰能无过。我想贺煜叔叔已经知错了对吧,来,琰琰帮你求情,姥姥最疼琰琰了,一定会同意的。这事儿,包在我身上!”

    瞧他拍拍胸膛鬼精灵状,贺煜心头难以言表的欣慰,幽邃的深眸中,情意更浓,眼见小家伙就要冲出去,他又及时抓住,做出教导,“好,叔叔先谢过琰琰,不过叔叔有个提议,等下你照叔叔的指示来做。”

    “行!”琰琰应得不假思索,顺势拽住贺煜的手臂,继续往外面走去。

    凌母的房间,一片宁静,凌语芊进来已有几分钟,却踌踌躇躇,不知如何开口,如何说下去才能说服到母亲。

    凌母也一言不发,坐在椅子上自顾打着毛衣。

    正好,毛线没了,凌语芊抓住机会,亲自跑去拿来新毛线,为母亲呈上。

    凌母接过,注视着她,数秒后,叹出一声,“有话,就说吧,琰琰也快要午睡了。”

    凌语芊咬了咬唇,深吸一口气,终于进入话题,“妈,请您原谅贺煜,答应他搬过去,好不好?”

    许久,凌母才回答,“你以为妈不搬过去,是因为还生他的气?”

    凌语芊再度咬唇,眸光潋滟,楚楚可怜。

    凌母则又是一声长叹,幽幽地往下述说,“你有没有想过你用何种身份搬过去?情人吗?再甚至,暖床的?”

    “不是这样,贺煜会和我结婚的。”

    “结婚?什么时候结?就算结了又怎样?你会幸福吗?那些阻拦,会消失吗?”凌母将毛衣毛线都放下,握起凌语芊的手,一寸寸地凝望着那张精致绝美的容颜,还有盈盈水眸中的殷切,随即语重心长地感慨出来,“孩子,谈恋爱可以是两个人的事,如你当年和天佑,可以只顾两人过得好不好,快不快乐。可这结婚,是两家人的事啊,你扪心自问,那个家,有谁是真心接纳你,喜欢你的?单凭他母亲,你就不该嫁过去!那样的婆婆,妈不想你嫁去受罪!”

    凌语芊抿紧了唇,灵眸更加水光泛泛,一瞬不瞬地盯着母亲,约莫十来秒,开启双唇,娓娓道出,“妈的意思,我懂。曾经,我也是这么认为。记得爷爷第一次找我的时候,我因为尊严和惧怕,于是遵照他的意思去做,即便第二次见面后,我依然没有排斥他的劝解,直到那天演唱会上,我心里的天平彻底歪了,倾向了贺煜那边,所以,在第三次和爷爷见面时,我很果断地跟爷爷说,这辈子,我跟定了贺煜,无论如何都跟定了他!”

    纯澈的明眸,绽放出无比坚定的光芒,凌母被慑住了,静静地听她往下说去。

    “不错,我也希望能像别的女孩那样,在所有人的祝福下嫁给我心爱的男人,可是妈,我命里注定没有这个福气呀!老天他不想给我一对疼我的公公婆婆,不想给我一些喜爱我的长辈,那我能怎样?难道因此放弃这段爱?不,我才不要!我为什么因为那些不爱我的人而放弃我的爱人!所以,不管他们接受与否,都动摇不了我和贺煜在一起的决心。只要他要我,我就跟着他!”

    “那要是他不要你呢?”出其不意间,凌母发出一声质疑,看着女儿忽然怔愣状,心中不禁更加感慨连连。

    傻孩子,你应该知道,你爱的男人有多优秀,有多完美,这么完美的男人,你确定他会爱你如故?确定将来等你风华不再了,他不会产生厌倦?再说,这花花世界到处充满诱惑,就算,他没有那个心,但不担保外面一些女人就不主动傍上来啊!到时,他经受得住诱惑吗?还有,他事业上一旦受阻,他会不会迁怒到你的身上?甚至认为你害他成这样?

    空气里,就此静了下来,约有半分钟之久,凌语芊身子猛然往下一沉,毫无预警地,跪在了凌母面前,低柔的嗓音已经克制不止的哽咽,“妈,我知道您担心我,但请您放心,他不会辜负我的,他说过会爱我一生一世,我相信他的话!而我,也不能没有他,我真的很爱他,很想和他一起到老。请妈再宠我一次,答应让我和他在一起,好不好,妈,芊芊求您了,求您……”

    哎,怎就这么痴情的孩子啊!傻瓜,傻芊芊。贺煜,你何德何能啊!

    凌母默默地看着,也禁不住泪光闪烁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