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是我老婆,你的事就是我的事

是我老婆,你的事就是我的事

    俊颜随之愣了愣。

    凌语芊见状,不知因何缘故心里顿觉莫名的委屈,猛地一把抢过琰琰,扭头准备走开。

    贺煜及时拉住她,“你去哪?”

    “关你什么事!放开我,你尽管回味陶醉个够。”

    “什么回味陶醉,莫名奇妙!”

    “你才莫名奇妙!我就算莫名奇妙,也不关你的事!放开我,大色狼!”凌语芊气咻咻地吼罢,低头欲咬他。

    贺煜早有防备,大手一把扼住她的下巴,强行抬起她的脸,本是想教训一顿,然而看到那张美丽的小脸尽是委屈和难过之情,且似乎要哭了,他心中气恼便顷刻消失,叹了叹口气,“假如我说,26岁,对象是你,你信吗?”

    凌语芊先是一怔,随即撅起小嘴,不,她才不信,当时的他,哪像第一次,根本就是身经百战的样子。

    “我不过是晃个神而已,哪是什么陶醉回味,那么多年的事,你忽然间问起,我总得想一下对不?”

    总得想一下,那就代表,他的第一次不是给她喽!

    “你以前都不是这样的,八年前你都没问过这事,如今我们已经成了密不可分的一体,你倒计较了,这有什么好计较的……不管我的第一次给谁,你只要记住,我的最后一次是给你。”贺煜低沉的嗓子无奈中透着爱意,边说边撩拨着她额前的几屡发丝,然后,顺便抚上她精致的五官。

    凌语芊抿紧着唇,目不转睛地看着他,心情杂乱无章。确实,她以前是没问过这样的事,今天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问起,还这么在意,自己这是怎么了,讨厌,真讨厌。

    “还有,以后不准再说什么不关我的事,你是我老婆,你的事就是我的事,一辈子!这是再也改变不了的事实。”坚定地宣示过后,他巧妙地转开话题,“肚子应该饿了吧,快去洗漱,好下楼吃早餐。”

    “可是,你还没确切回答我的话——”凌语芊终于再度做声。

    贺煜嘴唇嗫嚅,眼见答案就要蹦出口,却是话锋一转,“不是不想让琰琰了解这些吗,那就别提了,快去洗漱,或者,老公服侍你?”

    说着,他故意把语气放轻,暧昧地朝她吹出一口热气。

    凌语芊身体无法克制地涌过一阵酥麻,看了看“听潮阁”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眼前的小人儿,把他塞到男人的怀中,且凶巴巴地哼了一哼,“我就让你轻松半天,今晚上,我一定问出个究竟!”

    男人唇角扬起,满面邪气,似乎在回,“好啊,今晚上,老公告诉你,好好告诉你!”

    结果,又是小绵羊败下,给他一记恨恨的嗔瞪后,转身迅速往洗浴间奔去。

    “爹地,妈咪哪儿不舒服了吗?”一直沉默的小琰琰,终于开口。

    贺煜剑眉一挑,微愕。

    “琰琰不舒服时都会发脾气,妈咪刚才发脾气了,可见她心情不好。对了爹地,你快救救妈咪,帮她把不舒服弄走。”对爹地妈咪刚才的对话,小家伙还不是很懂,只知道妈咪心情不是很好,他记得自己平时不舒服时心情也很不好。

    贺煜恍然大悟,若有所思地瞅着眼前的小人儿,答道,“行。那琰琰乖,你先下楼去找姥姥和姨姨,爹地和妈咪很快就下去,到时妈咪不会再发脾气了。”

    琰琰信以为真,大声地应好,从贺煜身上滑下来,刻不容缓地离去。

    贺煜略顿,随即也走过去,把门关上,回头后走到洗浴间门口,先是静静聆听数秒,大手摸上门把,轻轻一扭,高大的身影无声无息地闪进内,在浴缸里找到佳人。

    小妮子正躺在里面,闭着眼,舒服地泡着澡。

    无边的春色,让他身体立刻就起了反应,但想起刚才的小插曲,他暂且压住团团欲火,高大的身躯在浴缸边缓缓蹲下,抬起她一“小说领域”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只藕臂,拿起毛巾往身上温柔地洗涤。

    凌语芊被惊醒,睁开美眸,水汽缭绕中看到那熟悉的人影,整个人一呆。

    “琰琰刚刚对我说,妈咪心情不好,可能是身体不舒服,叫我进来帮帮妈咪,把不舒服弄走。”贺煜意味深长地说着,毛巾来到她的身上。

    凌语芊下意识地挣扎,欲从他手中抢过毛巾。

    “乖,别动,静静享受老公的服侍,嗯?”

    温柔的嗓音,简直要腻死人,凌语芊出神地瞧着那张俊美绝伦的面容,再也无法思想,就这样乖乖地任由他忙碌,幸好他不像以往那样占她便宜,只单纯地按摩、拭擦,经过他这番服侍,她整个身心得到了极大的舒畅。

    一会,他把她从浴缸里捞出来,替她抹干净身上的水滴,抱她离开洗浴间,回到寝室。

    “想穿哪套衣服?或者,让老公帮你选?”他略略弯着腰,深情款款地注视着她,继而站直身子,走到衣柜那,大约半分钟,拿了衣服过来,高领短袖,碎花长裙,正好遮住他在她身上种的那些草莓。

    整个人神清气爽、清纯妩媚、娇俏可人。

    “全世界最美丽诱人的小佳人属于我贺煜,真幸福呢!”站在镜子前,他扶着她的小肩头,自豪地感叹。

    凌语芊俏脸微微一热,回他一个娇嗔,暗暗啐他臭美。

    &n啦啦文学更新最快llwx.net,全文字手打bsp;贺煜见状,也满腹喜悦,他的小尤物,应该是忘记刚才那段小插曲了!

    “来,老公抱你下楼。”

    “呃,不,我自己走就行了。”凌语芊赶忙拒绝。

    贺煜怔了怔,明白过来,在她小巧的鼻尖上轻轻一点,改为牵住她的手,带她走出卧室。

    楼下闹哄哄的,小琰琰正和薇薇你追我赶,见到凌语芊和贺煜下楼,小家伙急忙跑到他们的背后,气喘吁吁地喊,“妈咪,爹地,救命呐!”

    凌语芊脸上立即露出怜爱和疼惜,拉住他,笑吟吟地问,“你又惹薇薇阿姨生气了?”

    “我哪有,是她小气!”

    “什么小气啊,明明是你调皮,姐姐,你别帮他,让我好好教训他!”薇薇说着,做了一个凶恶的表情。

    琰琰从凌语芊手中挣脱,转向贺煜,“爹地,你说过不会让琰琰被欺负,你快帮琰琰。”

    说着,转向凌语薇,示威的语气,“薇薇阿姨,贺煜叔叔可是琰琰的亲生爹地,你等着被收拾吧!”

    听及此,凌语薇怔然,下意识地看向凌语芊。

    凌语芊走近她,握住她的手,回她浅浅一笑,美目接着看向沙发上另一抹也因琰琰忽然说出的这句话身体微微颤抖一下的人影,放开薇薇,走了过去。

    “妈!”她轻缓地,喊出一声。

    凌母视线从电视机上略微转开,审视着她,片刻,若无其事地道,“早餐都在锅里,快去吃吧。”

    凌语芊略顿,恳求,“妈能陪我一起吗?”

    凌母也眸光一晃,但还是站了起来,径自朝饭厅走去。

    凌语芊先看了看贺煜,用眼神暗示他照顾好琰琰,她有话单独和母亲谈谈。完罢,也加快脚步,走进饭厅。

    凌母已经盛了一碗东西,递给她的面前。

    看了看,她眉儿蹙起,“妈,这是什么啊?枸杞子糖水?”

    “山药枸杞子汤,山药和莲子益气健脾;枸杞子和银耳滋阴补肾。”凌母神色平静地解答。

    凌语芊恍然大悟,脸唰唰地红了,这是补气滋阴、涩汗固精的用途,难道妈妈知道昨天晚上自己和贺煜……那贺煜有没有吃呢?她满心好奇,但又不好意思问,只低头,吃用起来。

    大约到一半的时候,她停了一下,谈及某件正事,“对了妈,我让琰琰知道贺煜是他亲生父亲了。”

    凌母面色微微一变,不予评论。

    “贺煜其实早就想和琰琰相认,不过我一直逃避,今天……算是偶然。”

    “嗯,毕竟是父子,相认也是迟早的事。”凌母回了一句,安抚了女儿忐忑的心。

    凌语芊听罢,松了一口气,继续喝了几口汤水,又接着说,“妈以前讲过想去法国旅游,贺煜说把工作安排好,过阵子就带我们去。”

    “哦!”凌母又是淡淡一应。

    凌语芊沉吟少顷,再道,“妈还是生他的气吗?其实……他真的很疼我。”

    凌母注视着她,好一会,叹了叹气,“你别胡思乱想,只要你觉得幸福就好,不要管妈。”

    “可是……我希望妈也开心。”凌语芊放下勺子,坐近凌母,握住凌母的手,“妈,其实你还是心软的对不,你知道昨天晚上我和贺煜那个,你没有责怪我,还专门煮汤给我补身子,我真的很高兴。”

    “既然都猜到了,那还瞎问什么。”

    “嘿嘿,找话题嘛!谢谢妈!”凌语芊彻底放下心来,还出其不意地在母亲脸上亲了一口气,坐回原位。

    凌母面容一囧,但也唇角扬起,被女儿俏皮的样子感动到了,“快吃吧,凉了效果没那么好。”

    “嗯!”凌语芊端起碗,一口气喝完,然后还吃了一些其他的点心,离开饭厅,回到客厅。

    贺煜刚好从楼上下来,已换了外行服,边整理着衬衣袖子的纽扣,边走近她,“家里保姆打电话过来,说我妈忽然昏倒进了医院,我去看看,很快回来。”

    凌语芊听罢,内心生起一丝纳闷,这季淑芬,身体素来不是好好的吗,怎么忽然间昏倒了?该不会是……看不惯贺煜住这里,故意装病把贺煜叫回去?

    贺煜搂了搂她的头,在她额前吻了一下,接着也抱抱琰琰,然后跟凌母辞别,快速离去。

    凌语芊目送着他的身影消失后,压下心中沉闷,若无其事地招呼母亲坐下,继续聊天。

    凌母也没表露任何异状,还把琰琰抱过来,逗着琰琰。

    屋里于是继续热闹起来,一直到,两位不速之客出其不意地出现。

    是季淑芬!还有李晓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