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婆媳大战,贺少成了夹心饼干

婆媳大战,贺少成了夹心饼干

    乍一看,凌语芊以为自己眼花“听潮阁”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下意识地揉了揉眼睛,却见来人影子越来越清晰,那不可一世的神态深刻无比,终确定这不是幻觉,想不到,自己刚才猜对了!这季淑芬,果然是装病,将贺煜支开,好让她过来闹事!

    来者不善,百分百是来找渣!

    而那李晓彤,怎么越来越卑劣,几时变得跟李晓筠一样随时跟从当帮凶了?

    按住心头陡然升起的怒气,凌语芊从沙发走出来,堵在季淑芬和李晓彤的面前,先发制人,质问,“你们来做什么?”

    季淑芬停下脚步,左右环视打量了一下,目光回到凌语芊的身上,冷哼,“这就是贺煜花了好几个亿修建的屋子?你这狐狸精,果然有能耐,让阿煜一次次掷下重金,贱人!”

    “瞧你这副嘴脸,下贱的应该是你吧!”凌语芊来不及开口还击,身后蓦然传来一道悲愤的怒斥,凌语芊侧头,见到母亲缓缓走来。

    季淑芬立刻气红了脸,恼羞成怒地回骂出来,“你算什么货,以为自己是谁啊,有什么资格和我说话?!”

    “我是谁?我是你儿子不惜纡尊降贵巴结讨好的丈母娘!是你儿子毕恭毕敬地喊一声‘妈’的太岁!没有我的允许,你儿子休想达成愿望!”凌母不再似以往的谦卑和隐忍,冷冷嗤哼着,“对呢,这房子的确够大够漂亮,除了这栋房子,听说贺煜还买了G市附近一个小岛修建城堡给芊芊,当然,他就得这么做,否则我才不答应我家芊芊跟他!”

    “我呸,穷酸鬼!”

    “嗯,我家是没钱,我们要钱干嘛呢,贺煜会赚钱不就行了,只要我们开口,贺煜会大把大把地送上来,所以,我们根本不用有钱,倒是越穷酸,越好!”凌母说着,朝季淑芬趋近几步,示威道,“有本事,叫你儿子别‘送钱’给我们!”

    “你……”季淑芬更是气得火冒三丈,浑身发抖,手指直指着凌母,哆哆嗦嗦,再也说不出话。

    李晓彤赶忙扶住她,假惺惺地喊,“伯母您怎么了?您没事吧?彤彤早就说过别来的,别和这种人打交道,伯母您别激动,没必要这种下贱之人计较!”

    “还有你,曾经的大律师对吧,三番五次勾引人家的男人,那啥李市长,家教都还没管理好,又凭啥来管治百姓啊?”凌母揪住李晓彤也毫不客气地批判起来,看来是豁出去了。

    结果,李晓彤也被气得面色泛青、泛紫,不同于季淑芬的浑身发抖,她目露凶光,恨不得要杀死凌母的样子。

    凌语芊挺身而出,站到母亲的身边,先是朝季淑芬和李晓彤冷瞪几眼,随即大声吩咐凌语薇,“薇薇,打个电话给保安林叔叔,说我们家来了两只疯狗,让他带人来把疯狗赶走!”

    “你……你敢!别忘了,这是我儿子的屋子,要走,也是你这小贱人滚!还有这两个闲杂人等,一起滚!”季淑芬总算能够再度做声,依然怒不可遏,羞恼不已,说着猛然朝外面喊了一句,“你们都给我进来!”

    话音落下,只见门口几道光影闪过,三名陌生男子迅速冲进房来,虽然也是清一色的黑色西服,不过那气势,不像是保镖,反而像是……

    “小姐你好,我们是怡芳街街道办的工作人员,现怀疑你无证居住他人房屋,请随我们回去协助调查。”其中一名领队的,语气冰冷,公式化地说明来意。

    凌语芊一怔,看向季淑芬,只见老巫婆扬起下巴,回予冷笑。

    “还有这两位,也请随我们走。”工作人员指了指凌母和凌语薇。

    凌语薇首先嚷了出来,“我们才不是什么无证居住他人房屋,这是我姐夫的房子,是姐夫建来给我姐姐和我们住的。”

    “是吗?那能否提供一下结婚证给我们?”街道办的人做出反驳,看来,老巫婆都事先交代过了。

    凌语薇听后,面色刷得变白,凌母也瑟了瑟。

    季淑芬更加得意和嚣张,气焰又燃起来了,吆喝着,“阿生,别跟她们废话,赶紧给表姨将他们撵走!”

    阿生,表姨!

    哼哼,原来还是亲戚关系!难怪这季淑芬,在G市算是有头有面的,竟胡乱指使人做出这等事,原来,这是自己人!

    来回瞅着季淑芬和李晓彤得意洋洋的嘴脸,再看了看几个工作人员就要“执行法规”状,凌语芊抬起手,冷道,“你们,等我两分钟!”

    说罢,她给母亲一记放心的注视,嗓音转向温柔,“妈,您看着琰琰,我上去一下,很快下来。”

    大家的目光都随着凌语芊转,待她上去后,吵闹喧哗的客厅也慢慢安静下来,双方,对峙着,僵持着。

    &nbs3gnovel.cn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p;这其中,还有一个小小的人影,那便是琰琰小家伙也!

    眼前两个来人,他都认得,是好几次找妈咪麻烦的坏巫婆,本来,他想出面对付她们的,可又想起妈咪曾经教导过不准他插手类似这样的事,妈咪说他保持沉默就是最好的帮忙,故他一直忍着,只绷着小脸默默瞪着眼前两个坏女人和那几个坏蛋叔叔。

    季淑芬这也仔细打量起琰琰来,见他满面严肃沉怒状,不禁想起贺煜小的时候,两人根本就一模一样的,都那么可爱,有趣,惹人喜爱。

    哎,这么可爱的小人儿,为何是那小贱人生的,假如是彤彤所生,那该多好!

    暗暗注视着季淑芬眷恋惋惜的模样,李晓彤眼波悄然翻滚,对琰琰发出恶毒的目光。

    凌母则下意识地护着琰琰,继续来回冷瞪着眼前众人。

    终于,安静的楼梯又传来了脚步声响,凌语芊下楼来了,手里抓着一本浅红色册子,回到众人面前,面若寒霜,直接递给那个叫“阿生”的工作人员。

    本来,大家还以为是结婚证,无不惊诧和纳闷,然看清楚封面上的房产证几个大字时,又是齐齐纳闷了下,待直到翻开看清楚里面的内容,皆重重愣住。

    “怎么了?”季淑芬疑问,心中不自觉地窜起一丝不好的预感,迫不及待地道,“给我瞧瞧。”

    阿生面色讷讷,缓缓递过来。

    季淑芬接过一看之后,如遭雷击,浑身僵住动弹不得。

    这房产证上的业主,竟是这贱人!是这贱人一个人的名字!

    她不是刚回国不久,以前的身份还没恢复吗?怎就这么快在房产证上弄了名字!

    可怜的季淑芬,压根没想到,凭她儿子的能力,想做什么不行?何况房产证这点小事!

    与此同时,李晓彤也深受打击,满心里的羡慕妒忌恨!

    凭什么!这小贱人那点优秀的,凭啥可以得到贺煜这般付出!

    先是对众人备受打击的样子享受一会儿,凌语芊冷着嗓子,对那“阿生”哼道,“怎样,我没有无证居住吧?对了,现在我要举报,这两个疯子未经允许私闯民宅,听说其中一个是你的亲戚?我希望你身为公职人员,不要偏袒自己人!她们该受到什么惩罚,都给我依法执行,否则,我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阿生面色更加大变,整个人震了震,很快,嘿嘿笑了出来,“原来凌小姐是贺煜表哥的妻子呀,小弟我有眼不识泰山,误会了误会了!表姨估计也是一时糊涂,表嫂你就别往心上放,是你婆婆来的呢!”

    凌语芊丝毫不领情,不屑地道,“我没有婆婆,我婆婆早就死了,当年因为嘴贱,被人撕烂嘴巴而死的!”

    季淑芬本就面子挂不住,这下一听这番话,怒火重燃,指着凌语芊,痛骂,“你这小贱人,竟敢诅咒我?你……”

    “我诅咒你?有吗?我有提到你季淑芬三个字吗?没有吧?我只说到我婆婆呢!”

    “你……”

    “季淑芬,你知道吗,我凌语芊对天发过誓,这辈子,再也不会原谅你,不会认你为婆婆!我提议你,最好回去求神拜佛,多积德行善,或许我下辈子考虑原谅你!”

    “凌语芊,你别欺人太甚,贺煜要是知道你这副德性,定不会再受你迷恋的!”蓦然间,李晓彤也开始怒喝出来。

    凌语芊视线转到她那,无所惧怕的样子,“好啊,你去告诉他呀,最好现在就打电话给他,让他回来亲眼目睹。”

    “你这小贱人,无法无天,难怪爷爷被你气病,你根本就是个扫把精,害了我们一个又一个,你不会有好下场的。”

    “贺煜刚才出去时,说他妈妈忽然昏倒被送进医院,呵呵,季淑芬,你还真会演戏啊,怎么不去拍戏,说不定能拿个奖回来呢。”

    季淑芬彻底无言以对,这次,差点真的昏倒!

    阿生见情况不妙,扶住季淑芬,朝她打眼色暗示先离开。

    季淑芬无奈之下,只好听从,依然不认输地对凌语芊警告一番后,如丧家犬似的悻悻然地离去。

    凌语芊仿佛打了一场仗,在她们全都消失后,强势的伪装也顿然卸下,神色呆滞,微喘着气。

    凌母拥住她,抬手轻轻抚顺着她的背部。

    凌语芊侧目,关切道,“妈,你没什么事吧?”

    “没有。”

    凌语芊抿了抿唇,感叹,“妈,我们要是生来就能凶恶那该多好,看她们还怎么嚣张。”

    “没事儿,你刚才已经很棒,她们可是夹着尾巴灰溜溜逃跑了呢。”

    噗嗤——

    凌语芊忍俊不禁,舒心地笑了,拉了一下薇薇,又瞧了瞧身边的小人儿,猛然掏出手机,拨通某组熟悉的电话,一听到那个极具磁性的低沉嗓音,她霸道地要求,“贺煜,我要你,立刻回来!”

    贺煜先是顿了顿,应答,“可能还不行,我不是跟你说过吗,我妈她……”

    “你妈她忽然昏倒了?放屁!她好得很呢!限你20分钟内回来,否则以后别再回来了!”

    “芊芊,你说什么?难道我妈她……”贺煜又是略略一怔,随即恍然大悟,语气焦急起来,“她走了没有?走了吧?你没什么事吧?”

    “想知道我有没有事,那就赶快回来!”

    “好,我把事情处理完毕马上赶回去。等下我妈回来我会和她谈谈,你乖,别激动,更别生气,我会处理好这事,会替你出口气的。”

    “可是……”

    “对了,我爸找我,我先和他谈谈,挂了哦,你和琰琰去午睡,睡醒等老公的好消息。”说罢,他快速挂断。

    凌语芊咬了咬唇,对着手机看了数秒,终也收起来,再次看向母亲,见母亲面色有异,赶忙做出安抚,“妈,你不会因此怪罪贺煜吧?请你别改变对贺煜的好感,他是他,季淑芬是季淑芬。”

    凌母淡淡地笑了笑,没给任何表示,若无其事转开话题,“你们先坐一会,妈去准备午餐。”

    话毕,走开了。

    “姐姐,你刚才好棒哦,不耗一兵一卒就将老巫婆和坏女人赶走了!”凌语薇挽住凌语芊的手臂,美丽的脸容恢复了以往的喜悦。

    小琰琰也加入,身高问题他只能拽住凌语芊半个手臂,可那气势丝毫不弱,高高仰起的小面庞兴奋洋溢,自豪尽显。

    凌语芊来回看着她们,便也一扫先前的阴霾心情,与她们欢呼起来……

    话说回头,另一边厢,贺煜本是急匆匆地赶到医院,见不到预期中的人影,一查之下方知自己被母亲使计支开,他心中微愠之余,直奔回家,准备与母亲来个谈判,殊不知,家中也不见母亲的踪影,直到凌语芊来电,他才得知真实情况,母亲竟然用了调离虎山计,又去找了芊芊的麻烦!

    从小女人刚才的语气,一定又受了不少委屈,幸好自己和她感情基础够深,否则不敢担保这好不容易修复的关系会不会被破坏呢。

    看来,他得彻底强硬起来,绝不让母亲再有任何机会和借口去伤害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