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想上我的C,必须听我的话

想上我的C,必须听我的话

    凌语芊顺势搂住他,轻抚着他稚嫩的脸容,闷闷地问,“琰琰今天也过得不开心对吗?”

    “那倒没有,虽然爹地无法陪琰琰,但琰琰还有妈咪啊!”小家伙真够乖的,说罢挣扎着站起来,快速在凌语芊面颊亲了一口。

    凌语芊心头即时涌上一股感动,将他纳入怀中,不错,就算没有臭混蛋的陪伴,自己还有个小贴心呢,所以,她才不会因此难过!

    轻轻推开琰琰,她赌气地说,“琰琰,对不守信用的人,咱们不管他好不好,咱们再也不理他!”

    琰琰正想应好,又忽然被刚走进门的熟悉人影打住,迫不及待地欢呼,“爹地回来了,妈咪,臭混蛋回来了!”

    凌语芊脊背一僵,但并没回头去看。

    贺煜则为琰琰那句“臭混蛋”皱了皱眉头,看来,小妮子发火了呢,他抿了抿唇,加快步伐,来到她的面前。

    “咦,爹地买了东西回来,是什么呢?”琰琰从凌语芊的腿上滑下来,走到贺煜的脚旁。

    贺煜继续饱含深意地俯视一下眼前的小女人,高大的身躯缓缓蹲下,看清楚她两腮圆鼓、一脸不悦的样子,低低一笑,目光随即转到琰琰身上,意味深长地回答出来,“这是上井脆皮鸽,你妈咪最喜欢吃的,还有盛记水晶凤爪,也是你妈咪的最爱,爹地专程开车去买回来给你们尝尝。”

    “哇,琰琰也要吃脆皮鸽子,也要吃水晶凤爪。”小家伙刻不容缓地接过袋子,放到茶几上。

    贺煜陪他一起打开盒子,继续有所目的地述说,“琰琰你知道吗,当年爹地和你妈咪谈恋爱的时候,可是经常跑去买给你妈咪吃的,风雨无阻呢。”

    “姐夫好爱姐姐哦。”凌语薇猛然插了一句,希望能让姐姐原谅姐夫。

    贺煜心头大悦,马上撕下一边鸽子腿给她,“薇薇今天真乖,来,姐夫奖励你的。”

    凌语薇赧然一笑,接过。

    贺煜再撕下另一边,伟岸的身躯沉坐在凌语芊的身边,直接喂到她的小嘴边,“你也尝尝。”

    凌语芊抿紧樱唇,别过脸。

    贺煜搂啦啦文学更新最快llwx.net,全文字手打住她的头,把她拧了过来,温柔地哄道,“别生气嘛,老公之所以晚归,就是因为要去买这些东西。以前搭车去,很方便,这次自己开车,那地方又没在导航上,我开错了几回才找到的。”

    是吗?她才不信!她倒觉得,他一定是做错了什么,或觉得亏欠了她,特意去买她喜欢的食物来赔罪的。

    “开错几次路,本来我想放弃的,但想到这是你最爱吃的食物,想起那次我冒着风雨去买回来,你感动流泪对我痴迷的样子,我便浑身充满正能量,然后也很快就找到了。”他略显高温的嘴巴贴到她的耳畔,伸出舌尖在那小巧美丽的耳廓舔了舔,“小东西,老公最爱你用感动、痴迷、眷恋的眼神看着老公呢。”

    凌语芊不由得打了一个颤栗,心门瞬间破了一个缺口,曾经那幕往事迅速冲上脑海,整个人,于是都软了下来。

    贺煜见状,趁机再把东西喂到她的嘴边。

    那双紧抿的唇瓣儿,可算是缓缓张开,洁白的贝齿轻咬在鸽子腿细嫩滑“听潮阁”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腻的肉上,汁液四溢。

    果然是个小妖精,连吃东西都这么诱人,贺煜看着看着,忍不住咽了咽口水,身体猛的骚热起来,口干舌燥。

    他极力忍着,柔声问,“好吃吗?”

    嗓音里的异样,让凌语芊不禁抬眸,盯着他,渐渐便明白怎么回事,俏脸一红,冲他低声骂了一句,“大色狼!”

    “谁让你连吃东西都这么诱人。”炙热的嘴唇再次来到她的耳畔,贺煜低魅邪气地道,“今晚帮老公那个,用你的小嘴……”

    “甭想!”凌d5wx.com百度搜索“第五文学”看最新章节语芊又是马上啐了一口,随着他嘴里不断喷洒出来的热气,她整个脸庞都染上了一抹绯色,紧跟着还蔓延到脖颈去了。

    贺煜迷人的双眼依然蓄着一抹暧昧的笑意,灵活的龙舌再次舔上了她的小耳垂,大手也煽情地游走在她纤细敏感的腰侧上。

    凌语芊浑身立起僵硬,下意识地躲避,无奈他铁臂将她箍得紧紧的,故她只能勉强扭动着腰肢,杏眼圆瞪对他发出羞恼的叱呵。

    幸好,凌母出来喊大家去吃饭。

    贺煜像怕什么似的,赶忙收起不安分的手,挺拔的身体也迅速坐直,抓起茶几上的脆皮鸽子和水晶凤爪,悠然大步地走向凌母,极为讨好,“岳母,这是我刚买回来了,你看怎么倒出来,今晚上一起吃。”

    面对他,凌母还是做不到完全自在和释然,微怔了怔,迟缓地接过去,转身重返饭厅。

    贺煜回到凌语芊的身边,拉她起来,不料琰琰小家伙嚷着要他抱,他于是单手抱起琰琰,一手拉着凌语芊,走向饭厅。

    洁净明亮的饭桌上,摆满了各色佳肴,浓浓的饭香味让人直流口水。

    “岳母做的菜,色香味俱全,丝毫不亚五星级饭店那些高级厨子的手艺呢。”贺煜毫不吝言地赞美,将琰琰放在椅子上,自己也一屁股坐下,庞大的身躯把整张椅子占满,这就直接用手去拿了一块鸡丁放进口中,咀嚼过后,更是大赞不绝。

    对于他的耍嘴皮卖乖,凌母窘迫尴尬,但心里其实已经悄然涌起一种欣喜之情。

    凌语芊也满心欣慰,嘴上尽管不说,暗地里却是高兴不已,再瞧瞧男人特意买回来的脆皮鸽子和水晶凤爪,整个人像是吃过蜜糖似的,心里甜腻腻的,乐滋滋的,吃起饭来更加的香,将脆皮鸽子和水晶凤爪都吃了个精光。

    “哇,妈咪你吃这么多,小心变成小胖猪!”琰琰立刻做出揶揄。

    贺煜抱起他,放在膝盖上,俊颜笑意尽显,“小胖猪才好呢,爹地正要把妈咪养成小胖猪,为琰琰添个弟弟和妹妹。”

    “好啊好啊,琰琰要妹妹,爹地赶紧让小蝌蚪去约会妈咪的小水母!”

    噗——

    正喝着最后一口汤的凌语芊,就那样喷了出来,然后,给贺煜狠狠一瞪,臭混蛋,都怪你,竟然跟琰琰说这些,看他都记住了,还给人活吗!

    祸不单行,不谙世事的凌语薇也蓦然发问,“姐姐,什么叫小蝌蚪约会小水母?这和生小宝宝有什么关系?小蝌蚪是谁?小水母又是谁?”

    咳咳——

    凌语芊更是无地自容,赶忙瞧向母亲,又羞又急。

    凌母善解人意,二话不说收着碗筷进厨房去,凌语芊这才挥出粉拳,使劲捶打在贺煜的手臂上,“混蛋,臭蛋,大色狼!”

    贺煜先是任由她发泄一会,继而握住她的手,放到唇间亲吻两下,拉着她一块起身。

    凌语芊生怕继续呆下去还会爆出其他一些“闺房之事”,于是也随他离开饭厅,回到客厅来。

    正好,他电话响起,说的是英语,估计是国外的客人打来。说着说着,他朝她打了一个手势,上楼去了。

    凌语芊乐得他离开,注意力集中琰琰身上,陪琰琰玩积木,直到凌母忙完家务出来,她停下,起身拉凌母到单独一张沙发椅坐下,给凌母按摩,按着按着顺势说出一个决定,“妈,不如我们请个保姆吧,这样你就不用累了。”

    数秒,凌母才回应,“不用了,妈能应付得来。”

    “可是,我想妈能享享福。”

    “妈就在享福啊,你们都健康平安,过得开心快乐,这就是妈最大的福气。”凌母说得由衷,平静的语气充斥着淡淡的满足。

    “那妈呢,您的健康平安也是我们的幸福。”

    凌母听罢,唇角又是一扬,回头拉凌语芊坐在她身侧的沙发边缘上,温柔地抚摸着这双白皙细嫩的巧手,宠溺道,“傻孩子,人并不是什么都不做才好,妈偶尔做做家务活,对身体更有帮助,再说,做饭给你们吃,把你们养得肥肥胖胖,就是妈的愿望。”

    凌语芊不禁也粲齿微笑,“那行,以后我多帮妈炒菜!”

    “呵呵,应该是说,多帮你自己,煮好几味菜,让贺煜吃得开心。”凌母难得开开玩笑,见凌语芊娇笑连连一脸甜蜜状,忽然想起某件事,迟疑地问,“真打算再生小孩了?如果是,妈给你调理一下身子。”

    凌语芊笑容也陡然一停,嗫嚅,“妈,其实我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再怀孕。”

    凌母也顿了顿,坚决地道,“会的,当然会!医生当时只说可能不孕而已,但这不代表完全不可能,妈在饮食上给你好好调理一下,应该没问题。”

    凌语芊继续愁眉苦脸,直到母亲握住她的手,再给她无尽的安抚和能量后,她便也收起愁思,把凌语薇喊了过来。

    盈盈水眸溺爱万般地注视着薇薇一会,凌语芊出其不意地道,“薇薇刚才不是想知道什么叫做小蝌蚪和小水母吗?其实,我们人类是由一颗精子和一颗卵子结合,形成胚胎,然后慢慢演变成小宝宝。精子是来自男生,形状像个小蝌蚪,至于卵子,来自我们女生,形状像小水母。”

    哦——

    听完这个解释,凌语薇恍然大悟,天真无邪地问,“那……薇薇也有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