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必须听话,才有糖吃

必须听话,才有糖吃

    “嗯,当然有。”凌语芊稍顿,注视着她,毅然道,“薇薇想不想拥有自己的小宝宝?”

    凌语芊愕然,脸刷的一红,怯怯地叹,“薇薇笨“第五文学 ”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笨,不知道有没有人肯娶薇薇。”

    “当然有!还有,薇薇才不笨,薇薇很可爱,很漂亮,会有很多男生喜欢的。”

    “芊芊——”凌母猛然唤了一句,对这意外的想法有点焦虑和担忧。

    凌语芊目光回到凌母身上,给她一个安抚的眼神,“妈,我希望薇薇也能像我这样,被她喜爱的男生宠着、爱着,和这个男生组建家庭,养育属于他们的小宝宝。”

    凌母理解地点了点头,但忧愁依旧,“我知道,可薇薇平时很少与人接触,认识的人根本就有限,更何况,要谈婚论嫁的。”

    “没事,我们可以相亲啊。”

    “相亲?和谁相亲?”

    “婚姻介绍机构。妈大概不知道吧,随着社会的进化和发展,很多女性越来越迟结婚,个别领域的男女更是连对象都难遇上,他们一般会委托婚姻介绍机构帮忙,或参加一些配对相亲活动。就像电视上一些节目,也都是这样类型的。我们可以从这里帮薇薇找。再或者,也可以叫贺煜帮忙介绍。”

    “不,别让贺煜介绍,他认识的那些人,多数出自豪门,你和贺煜情况特殊,妈也就由你们,但可以的话,妈不希望薇薇嫁入豪门,只想找个人品好的,真心喜欢薇薇的就行。”凌母的心结,终究还在。

    “妈的担心,我明白,其实,并非每个出自豪门的男生都品行不良,贺煜的弟弟贺燿就很不错,还有贺熠也很优秀,至于那个李承泽,也都挺好的。当然,妈如果不喜欢,我们就只从婚姻介绍机构挑选。”凌语芊说罢,又拉住凌语薇的手,愉悦欢欣,“薇薇,姐姐会为你找到一个很喜欢你的男生的。”

    凌语薇俏脸红晕阵阵,羞涩又期待,“也像姐夫这么爱姐姐的吗,当姐姐生气的时候,会想尽各种办法哄姐姐开心,去很远的地方买姐姐喜欢吃的东西,还经常做一些让姐姐感动的事。”

    “嗯,都有!”凌语芊有力地回应出来,美丽的唇角更加往上高高地翘了起来,甜蜜之情表露得淋漓尽致。

    这会,被冷落一边的琰琰跑了过来,话题于是暂且停止,眼见时间也不早了,大家开始上楼,各自回房。

    凌语芊带着琰琰回卧室时,发现里面一片寂静,并无贺煜的人影,她想,他估计还在书房忙碌吧,便先带琰琰去洗澡,然后自己也洗了,上床哄琰琰睡觉。

    小家伙窝在她的胸前,像往常那样手儿在她领口玩弄着,纳闷不解地发出疑问,“妈咪,今晚上琰琰不去自己的王子房睡了吗?可爹地说琰琰长大了,以后都得自己睡哦“第五文学 ”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

    凌语芊怔了怔,撒谎道,“妈咪想念琰琰,今晚想和琰琰一起睡。”

    琰琰恍然大悟,再问,“那爹地呢?爹地睡在琰琰的右边?”

    “不,咱们不要他!”

    嗓音里,有着浓浓的赌气意味,引致琰琰立刻抬起了头,“妈咪还在生爹地的气?可是爹地已经买了妈咪最喜欢吃的东西哦。”

    凌语芊不回答,自顾教导,“对了,等下爹地回来的话,你就说你想和妈咪睡,不要爹地睡。”

    琰琰听罢,霎时又是睁大双眼,正要继续询问,猛被忽然进内的人影吸引了注意力,兴奋大喊,“爹地!”

    高大的人影,阔然走近,停在床前,看了看小女人无动于衷的样子,深邃的黑眸诡异地晃了晃,随即若无其事地伸出手臂准备去抱琰琰。

    “吖,爹地,我今天在这里睡。”琰琰马上解释。

    贺煜剑眉一蹙,低问,“为什么?爹地不是跟琰琰说好的吗,琰琰已经长大了,应该自己睡。”

    “我……可是……”琰琰结结巴巴,朝凌语芊望了望。

    贺煜彻底地明白过来,先是沉吟一下,便也不再多说,扭头走开,从衣柜拿出干净的衣服,进入浴室。

    “妈咪,等下怎么办?”琰琰抓紧时间马上询问,细声细气的。

    凌语芊先是被他可爱的模样惹得轻轻一笑,继而,恢复严肃,把他搂入怀中,“来,闭上眼,睡觉。”

    琰琰满心好奇,还想继续问,可惜妈咪不肯再说,他便也乖乖听从,希望借此舒缓妈咪的生气,不一会,随瞌睡虫进入了梦乡。

    这时,贺煜出来了,刚洗完澡的他,只着一件短裤,光着上半身,再次直走到凌语芊的身边,侧坐于床沿,趋身覆在凌语芊的腰上,语气暧昧,“小宝贝,老公洗完澡了,来,闻闻香不香。”

    凌语芊本是眯着的双眼顷刻睁开,眉头蹙起,挣扎。

    男人早有预料,很轻松便制止她,大手直接朝她胸前袭去,还低首吻在她光滑细腻的美背上。

    由于凌语芊睡在床边缘,多出的位置不是很大,他高大庞然的身躯如此挤过来,根本就是半个身躯压住她,把她压得几乎喘不过起来,连挣扎也变得毫无作用。

    仿佛要惩罚她似的,贺煜并没立刻起身,而是继续压着她,继续低声道,“小气包,还在生气啊,不过就算你生气也应该冲着我妈去,我可是完全站在你这边的呢,为了你,我今天把所有的人都得罪了,外公,外婆,舅舅,小姨……结果还被我爸拉去书房教训了足足半个小时。”

    这番话语,果真有效,凌语芊本是抗拒的动作,就此停止了,顺势道,“你起来,我有话跟你说。”

    “嗯?你想说什么尽管说,直接这样说就行了,老公听到呢。”贺煜丝毫没有起来的意味,炽热的嘴唇煽情地舔着她小小的耳垂,还在那圆润的耳窝里吹了几口热气。

    凌语芊不觉又是一阵气恼,娇喝出声,不料正好吵到琰琰,小家伙翻了翻身子,咕哝了一句,惹得她心惊肉跳的,思忖一番后,对身上的男人嗔道,“还不将琰琰抱走?”

    男人一愣,故作不解地应,“抱走他?可他说过今晚想在这里睡的哦。”

    “那你给我滚!滚去客房睡!”

    呵呵——

    这小东西,真是个河东狮啊,见她急得似乎要哭了的样子,贺煜便舍不得再戏弄她,对她的羞恼回了一个邪魅的笑,暂且从她身上起来,长臂一伸,就那样抱起琰琰,疾步走出门去。

    凌语芊拉好衣服,起身,打开床头柜的抽屉,拿出今天下午所写的一张纸,出神地看着,直到开门声再次响起,她从页面抬起头,水灵灵的美眸迎向悠然走来的男人,当他越走越近,停在她的面前时,把纸张递出去。

    贺煜眉头微微一蹙,接过一看后,更是失声大笑。

    同住契约

    甲方:我。乙方:你。

    基于乙方母亲太过极品和太过可恶,造成双方太多过节,现由甲方修订契约以下:

    1。既然这栋房子是乙方专门为甲方所修,那么,甲方可以自行限制来往人物,首先,从今往后,乙方母亲不得踏入这间屋子半步!

    2。甲方和乙方的母亲若产生任何争议,乙方不得干预,而且,必须无条件地站在甲方那一边。

    3。乙方母亲不得接触甲方的儿子,不经甲方允许,乙方不能私下带儿子回去贺家。

    4。乙方不得强行要求甲方参与乙方家族的任何活动。

    5。以上条款,乙方不得有任何异议,一旦违反,不准再踏进卧室半步,不准再上甲方的床,以后都睡客房去!

    这小东西,还是有点聪明的,晓得用最严重的惩罚,她没有说违反合约会罚款多少钱,或别的惩罚,而是不准他碰她,果然了得呐!

    俊美绝伦的面容,从页面抬起来,挂着似笑非笑的神情,眸色深深睨视着她,出其不意地问,“若乙方都遵守了这些条款,有没有任何奖励?不如就甲方好好对乙方服侍一晚?”

    凌语芊听着,恶狠狠地回了他一记白眼,然而看在男人眼中,却是十分可爱。他中了她的毒,不管她温柔还是凶恶,他都深深着迷。

    搂住她,他低声述说,“假如我跟你说,今天提出和我妈断绝母子关系,你信吗?”

    断绝母子关系?凌语芊猛地又是浑身一僵,满面诧异和震惊,他……开玩笑的吧?

    “当时我妈那备受打击样,你要是看到,一定爽得飞起来……”

    “胡说!我哪有那么坏!”凌语芊忍不住辩驳。

    贺煜低低地又是一笑,在她柔软如缎的青丝上轻轻一吻,“后来,我爸拉我去书房谈,他跟我说,与其决裂,倒不如让她妥协,真心接受你!我爸说,就算我和我妈断绝母子关系,却未必断绝得了她找碴的心,说不准还会更加疯狂,到时你将受到更多麻烦和伤害。我爸平时看起来二话不说,其实他都看在眼中,他都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