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魅惑人心的小妖精

魅惑人心的小妖精

    张阿姨也出来了,见到凌语芊,诧异又惊喜,几乎感动落泪,顾不上主仆之别,迅速握住凌语芊的手,上下打量。

    对眼前这个曾经给自己无数支持和关爱的老妇人,凌语芊也由衷感动,眼中波光潋滟,颤着嗓音问候出来,“阿姨,多年不见,您身体可好吗?大叔也一切安好吧?”

    “嗯,好,都好!你呢?这些年来,吃了不少苦头吧。”张阿姨声音哽咽,最近一些情况,她都已经听说过的。

    “还行。”凌语芊淡淡一笑,回头把琰琰拉了过来,“琰琰乖,叫张奶奶。”

    “张奶奶您好!”小家伙马上甜甜地喊了出来,俊俏稚嫩的小脸溢满笑意,可爱极了。

    张阿姨立刻被逗得笑不拢嘴,松开凌语芊的手,改为把他抱起来,猛亲。

    琰琰也不怕生,礼尚往来回以亲吻,啵啵作响。他看得出,妈咪很喜欢眼前这个和蔼慈祥的老奶奶,故他也会喜欢她的。

    这时,楼梯走下一个人影,是六姑姑。见到凌语芊,她先是怔了怔,随即欢喜不已,再看看琰琰,更是万般高兴,对两人的死而复生感动又激动。

    平日里总是孤寂冷清的大客厅,顿时热闹起来,张阿姨抱小琰琰来到贺云清的面前,意有所指地道,“大哥,您看看咱们的小祖宗,长得和煜少小时候可真一模一样啊。”

    贺云清颤抖的手终于抚上他稚嫩的面容,确实,长得和阿煜小时候很像,极像,除了那双黑白纯澈的眼睛遗传了妈咪,其他五官都和贺煜如出一辙,因此也更加好看、惹人喜爱,想罢,他很自然地看向那个赐给小家伙生命的丫头,目不转睛地注视着,暗黑的眼眸,波涛汹涌。

    “曾爷爷,今天是曾奶奶生日,琰琰中午可以留下吃饭吗?”小家伙猛然又是天真无邪地问,这话,其实是爹地偷偷教他的。

    贺云清视线重返他那,嘴唇嗫嚅,没立刻回复。

    六姑姑代为回答了,“当然可以,这本来就是琰琰的家,琰琰当然可以在家里吃饭。”

    “是的是的,对了,告诉张奶奶,琰琰都喜欢吃什么,奶奶给你弄。”张阿姨也赶忙道。

    琰琰歪着小脑瓜,嫩嫩的小指头咬在嘴巴里,数了出来,“琰琰喜欢吃咕噜肉,喜欢吃青葱炒土豆丝,至于妈咪,喜欢吃水豆腐和酸豆角。”

    呵呵,都是一些普通小菜呢,普通得无法再普通了。

    张阿姨笑意满盈地回了一句没问题,不待贺云清出声,就难得“自作主张”地先去准备了。

    留下六姑姑,继续和凌语芊谈,贺煜则陪在贺云清的身边,小琰琰偶尔来来去去地走动着,一阵子过后,午餐时间到了,贺家其他成员陆续出现。

    今天是周六,又是奶奶的生忌,故大家都像以往那样,集中来华清居吃饭。

    看到凌语芊和琰琰,众人无不诧异,各种神态各种程度的震颤,其中,属贺一然一家和季淑芬最为突出。

    面对他们,凌语芊已泰然很多,美目淡定一一回望着众人,几年过去,大家变化都不怎么大,令人讨厌的还是那么恶心,不过,倒有一对陌生的人影吸引了她的视线!

    女的,大约三十岁左右,长相美丽,气质冷艳,陪在身边的男人也一表人才,气宇轩昂,应该是两夫妻,可是,是谁呢?

    直到入席后,凌语芊才从六姑姑口中得知这个陌生女子是贺炜的妹妹贺曦!当年去了德国留学,毕业后一直在那边负责贺氏的分工厂事宜,一年前回国来,且嫁了人,丈夫出自G市也比较出名的亿万富翁粱家。

    兴许其他人的嘴脸已领教过了吧,又或别的不知名的缘故,凌语芊大部分注啦啦文学更新最快llwx.net,全文字手打意力集中在贺曦身上,而且,越看越觉得这个外表冷艳清高的女人很不一样,不过基于众目睽睽之下,心想自己一定也成为众人打量的对象,便努力掩饰着,把注意力转回琰琰那,借此解除不自在。

    其他的人,的确都集焦凌语芊身上,满腹复杂的思绪。贺云清这个大家长对凌语芊的排斥,他们是知道的,但贺煜对这女人的维护,也是非常明显的,故都不敢轻易发表任何评论。

    贺一然一家,心怀鬼胎,暗藏动机。三叔一家,因为贺芯的关系,客气中带点窘迫。大姑妈一家则不冷不热。至于季淑芬,大概是经过昨天贺煜的狠话,还有贺一航的劝解,态度不似以往那么仇视和敌意,难得安静。

    所以,真正对凌语芊好的,只有六姑姑和贺燿,六姑姑时常搭讪,贺燿则逗弄着琰琰,这顿午餐的情况于是尚算可以,平平静静。

    午饭后,已是中午十二点多,凌语芊本打算带琰琰回去休息,贺煜却提出让琰琰在此午休,他正好可以带她到两人曾经的卧室看看,回味体会一下,还诱惑着等琰琰睡醒就去雪糕屋吃雪糕。

    结果,琰琰马上举手赞同了,凌语芊犹豫一番,便也答应,再陪贺云清和六姑姑等人坐一会,临别前,去了一趟洗手间,刚解决完毕,突然碰到一个预想不到的人。

    高峻!刚才吃饭他没回来,现在等大家都吃完了才出现!

    英俊的脸庞一如既往的温润,眼神也充满柔情,然而这些都再也触动不了凌语芊的内心,撇开以前的恩恩怨怨不说,单凭他与贺一然是一伙的,与贺煜敌对的,故他也是她的敌人!

    不过,他似乎不这么想,当她视若无睹继续迈步从他身边走过时,他猛地抓住她,在她挣扎间,塞给她一样东西,伴随着阐述,“这次回美国,我把你还在人世的消息告诉我母亲,她知道后非常欢喜,马上做出这条绳子,让我带回来给你。当年你出事,她曾自责后悔好长一段时间,她觉得,假如她能早点把它给你,兴许你会平安无事。”

    凌语芊身体僵直,终缓缓举起手,看向掌心中的灰色绳子,一幕久远的回忆跟着跃上脑海来。

    当年,她刚到美国时,看到高峻的母亲瑟琳凯特戴着这样的绳子。之所以被吸引,是因为它独特的颜色,还有那独特的手工形状,绳子无非是由线根据规律结成,可这个不同,看似简单,又复杂得让人根本不知道是怎么弄出来的,最主要的是,瑟琳凯特还说这条绳子是古老的印第安人遗留下来的神物,拥有它的人,会幸福安康,无病无痛。当时瑟琳凯特提过要做一件给她,但因为要去专门的村落开印,故一直拖着,想不到……如今还记得这件事。

    “母亲一直念念不忘你,这几年总会到你曾经住过的房间呆坐,你能打个电话给她吗?她真的很喜欢你。”高峻又塞了一张纸条过来,上面写着一组号码,他深色的眸子火热盯视着她,忽然道出一声对不起。

    凌语芊心里头,复杂混乱,呆呆看着他,不知是何滋味,不过,她还是把那张记着手机码号的纸条接了过来,然后半声不吭,低着头再次从他身边跨过,直至回到大厅里。

    贺煜和贺云清都已不在,只有六姑姑和张阿姨陪着琰琰,她正想问贺煜去了哪时,他回来了,神色似乎有点儿怪怪的,但又好像不是。

    不待她多探究,他抱起琰琰,与六姑姑等辞别,继而牵住她的手,离开华清居,回到华韵居。

    一楼客厅并没有季淑芬的人影,他们便直接上楼,进入曾经那间卧室,琰琰累得很快就倒床而睡,凌语芊这也开始打量四周。房里的布置和以前差不多,可谓毫无改变,让她不禁觉得好像一切还停在昨天,这些年的事还没发生经历过。

    贺煜高大的身影紧跟随着她,捕捉着她脸上的每一个表情和神态,最后,当她走到沙发坐下时,他出其不意地抱住她,狂吻起来。

    凌语芊眉儿皱了皱,惊呼,“贺煜——”

    “早上放过你,现在补回来。”他简短精要地回了一句,继续狂野的动作。

    凌语芊则挣扎反抗依旧,“不要,琰琰在呢,快停下来。”

    可惜男人仿佛没听到似的,她于是继续呐喊,不时地看往大床那,焦虑之情更甚,渐渐地几乎哭了出来,男人总算是停止了!

    如黑暗中的大海般深邃眸瞳,一瞬不瞬地盯视着她,猛然,有力的手臂将她抱起,男人疾步走到衣柜旁。

    那儿,正好是个死角,看不到大床,大床那边也看不到这里。

    他二话不说把她压在地毯上,继续刚才的举动。

    凌语芊浑身颤抖,再次呐喊着,“不,贺煜,还是别了,不要了,回去再做吧,今晚上再做……”

    “闭嘴,好好享受!或者,留着力气等下换另一种叫法。”贺煜语气不佳,吼了她一句。

    凌语芊立刻委屈地嘟起小嘴,他干嘛了,吃炸药了吗?不是好好的吗,干吗忽然间变这样!

    她审视着他,欲对他的古怪进行探究,无奈情况不容她多想,随着衣物从她身上剥落,男人的大手抚遍她的全身每一寸肌肤,她思绪开始混乱,再也无法思想,甚至连琰琰就在房里的顾虑也忽略了,只能无助地随着他的旋律沉沦欲海当中,直奔高潮,再转向平静。

    她吐气如兰,柔若无骨地窝在他的胸前,看着洒落一地的衣物,情潮满布的俏脸更加染上一抹玫瑰色,媚眼赧赧地睨视着他。

    只见,他嘴里喘着粗气,背靠衣柜的板子而坐,健硕精壮的虎躯布满了晶莹剔透的汗珠,在淡淡的灯光辉映下,分外夺目,性感,迷人,让她面颊不自觉地泛起红潮,心里也扑通扑通地响,思绪不由自主地回到方才,然后,忍不住暗暗嗔怪。

    这男人,到底是什么做成的?怎么可以随时随地都做这样的事,这,和动物有什么不同!

    确实,刚才她俨如一只无助的小羊羔,身子被他翻过来压在地上,像骑马似的狠狠驰骋着她,他还坏坏地拍打着她的小屁股,命令她发出动物发情时的独特呜叫。

    呜呜,羞死个人,坏蛋死了!凌语芊越想越觉得羞耻和无地自容,百度搜索“小说领域”看最新章节不顾身体的疲惫,挣扎着准备起身,无奈男人不允,长臂霸道又强势地搂着她,把她牢牢禁锢他的怀里。

    于是,凌语芊作罢,重新依偎在他胸前,问出某件事,“那个贺曦,她在公司担任什么职位啊?她不是一直在国外负责分工厂的吗?怎么忽然间回来了?她在工作上是不是很厉害,她老公呢,有没有利用家族的资源支持他?那你岂不是很难对付他们了?”

    一个接一个问题的指出,冉冉传入男人的耳朵,脊背倏忽一僵硬,唇也抿紧起来。

    “我觉得她应该是个挺厉害的人,六姑姑还说,她丈夫是G市梁家的嫡孙,那就代表贺一然的势力越来越大,再加上高峻,你会否感到压力?那些股东还很偏见你吗?爷爷呢?有没有真的在公司上限制你,你都能应付吗?”凌语芊继续自顾述说,仰起了脸,满眼关切和担忧,芊芊玉手也抬了起来,抚上他魅力四射的俊脸,“高峻真的很厉害,是个不易对付的劲敌,他做生意的手段和魄力都非常好……”

    本是冷静的黑眸,瞬间如浪涛翻滚,男人终于启齿,冷冷地蹦出一句,“公司的事,你别管!”

    “可是……我担心你。”

    “我不需要你担心!有时间,不如好好练习体力,让我干得更爽一些。”

    他……说什么啊!混蛋,难道她对他就只有这个用处!一股浓浓的挫败夹杂着羞辱,迅速冲上凌语芊的胸口,本欲发怒的,但又不忍心,不禁赌气地反哼,“贺煜,我提议,你去买个充气娃娃!”

    男人先是怔了怔,冰冷的语气转向戏谑,“充气娃娃可不会生孩子。”

    凌语芊翻了翻白眼,更加没好气地道,“那找个母猪或母狗呀,它们不但可以满足你的兽行,还能生孩子,还是一窝窝地生!”

    呵呵——

    压抑的低笑,从男人嘴里逸了出来。

    凌语芊咬了咬唇,委屈地瞟着他,青葱玉指猛然在他高挺的鼻子重重捏了一把,见他毫无反应,俊脸重新恢复深沉,她便也收起气恼,严肃认真地问,“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爷爷后来跟你说什么了吗?告诉我好不好?”

    迎着她纯澈雪亮的水眸,贺煜满眼复杂,缄默依旧。

    “贺煜!”

    “答应我,以后心里只能想我,不准分半点心思给别的男人!”

    凌语芊柳眉一蹙,“什么别的男人?为什么啊?”

    为什么?他能告诉她,他不喜欢看到她和高峻有所交涉吗?他能告诉她,他不喜欢从她嘴里说出高峻有多厉害吗?他能告诉她,他不喜欢看到她为他露出担忧的神色吗!

    不,他才不会说!

    性感的薄唇,又是抿成了一条线状,他二话不说抱起她,走进旁边的洗浴间。

    在宽大的浴缸里,再次大战一个回合,然后帮她洗去他留在她身上的各种气味,终于带她回到大床上,拿来药膏,为她下面涂上。

    淡淡的薄荷味,扑鼻而来,让人顿时神清气爽,那冰凉舒适的感觉更是立刻纾解了下面的肿痛与火热,身体也似乎没那么累了。

    好神奇的药!

    “贺煜,你从哪买来的?”她忍不住问他。

    贺煜不回答,只朝她淡淡一瞥,视线重返那美丽的花儿上,在药物的滋润和呵护下,妖娆的花儿恢复润滑和饱满,散发着迷人的魅香,把他的感官视觉刺激得全身高亢、喧嚣。

    凌语芊感觉到了,急忙拉起被子盖住,娇嗔地给他一瞪,既羞赧,又甜蜜。

    小妖精!小妖精!小妖精!会蛊惑人的小妖精,把他迷得团团转,迷得不可自拔!贺煜在心中反复呐喊这几句话,极力压住欲念,拿着药膏走开,不一会,琰琰睡醒了。

    看着小家伙纯真无邪的小脸儿,凌语芊这也才再次想起,自己刚才就那样在他在场期间,和贺煜疯狂激情缠绵,整个脸庞不禁羞红成一片。

    “妈咪好漂亮,像仙女一样的漂亮哦。”小家伙忽然赞叹出声,语气里隐隐透着自豪,见到贺煜过来,接着说,“爹地,你是否也觉得妈咪好漂亮?”

    性感的薄唇微微一翘,贺煜回琰琰一记宠溺的笑,视线转到佳人身上,的确,她就是天生丽质,特别是每次欢爱过后,更是美得慑人,用仙女形容不贴切,应该用小妖精!

    整个人像是刚从水里捞出来似的,娇娇的,嫩嫩的,光泽润滑,浑身散发着一种诱人的气息,这种气息,功效如催qing剂,会引起人的荷尔蒙无法自控地上升,然后全身血液都起沸腾,直想把她压在身下,狠狠地操一回!

    这样的美,是他酝酿出来的,只有他才能看,至于小家伙,也休想!

    想罢,他就一屁股挤在她和琰琰的中间,高大的身躯愣是把琰琰堵到一边去。

    “爹地——我也要看妈咪,我也要坐在妈咪的身边。”小家伙挣扎着起来,小身子挂在他的肩膀上,低嚷着。

    “不准看!”冷冷地训斥,一下子就堵住了小家伙的口。

    凌语芊眉头一皱,翻了翻白眼,不过她早领教过这男人强大到几乎变态的占有欲,便也没说什么,往另一边转头,伸手将琰琰拉了过来。

    得到指示,琰琰赶忙奔过来,小身子索性坐到凌语芊的身上去。

    “琰琰!”男人又是一声厉斥。

    “好了好了,又跟儿子吃什么醋,真不害臊啊!”凌语芊给他一记鄙夷的瞪视,搂紧琰琰。

    琰琰似乎看懂一些什么,仰起脸,在凌语芊面颊亲了一口,接着是两口,亲遍整个面颊,然后,连凌语芊娇艳殷红的小嘴也不放过,还冲贺煜示威地看了看,似乎在说,“爹地,我才是妈咪的小心肝呢,你是阻止不了我和妈咪亲的!”

    那张俊美绝伦的容颜,霎时像是染上一层墨色,如乌云密布,无奈地看着眼前两个挚爱,他飞速转动一下精明的脑袋,做声,“琰琰不是想去雪糕屋吃雪糕吗?那赶紧起来,让妈咪穿衣服,再晚了,可得回去吃晚饭了哦。”

    果然,小家伙一听,赶忙起身,还催促凌语芊。

    凌语芊摇了摇头,哭笑不得,便也准备起身。

    男人已经拿来一套衣服,亲自为她穿上,这过程,又是忍不住对她迷人的娇躯深深陶醉一把,而且,阻止不让琰琰看。

    大约二十分钟过后,一家三口,走出卧室。

    这次,在楼下大厅撞上了季淑芬。

    季淑芬怀里抱着不知几时饲养的小猫咪,悠悠然地从屋外走进来,见到他们,愕了愕。

    凌语芊本打算就此走掉的,贺煜却及时抓住她的手,带着她缓缓走到季淑芬面前。

    季淑芬脸色更加有异,但也继续呆着,毕竟,她还是念着儿子的,要是这小贱人能给她磕个头、认个错,她或许会看在儿子的份上,且看在孙子的份上,给予原谅。

    想罢,她目光立刻集中在那小小的人儿身上,喜爱之情悄然流露。

    不过,小家伙记性可好了,记着眼前这个老巫婆在商场曾经怎样骂妈咪,故他绷着帅气的小脸,不给半点好脸色看,且对抱着他的贺煜嚷道,“爹地,我们快点走吧,去吃雪糕,然后回家,姥姥煮饭等着我们回去吃呢。w百度搜索“第五文学 ”看最新章节”

    如此话语,立即让季淑芬心中不是滋味,但又不好发作。

    贺煜唇角微扬,继续若有所思地注视着季淑芬,蓦然道,“芊芊想邀请你和爸去新居作客,不如就明天上午吧,顺道在那吃午饭。”

    漫不经心的语气,让人无法猜到他的真实想法,季淑芬呆愣着,没回答。

    贺煜也不管,手臂往上一提托起臂弯里的小家伙,牵住凌语芊,阔步昂然地朝大屋门口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