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河鱼之吻,暗藏玄机

河鱼之吻,暗藏玄机

    “你这不要脸的狐狸精!一双玉臂千人枕的贱人!”

    愤怒的辱骂,更是响彻整个宽阔的大厅。

    猝不及防之下,众人皆目瞪口呆,叶心兰万分委屈和羞愤地捂住火辣辣的面颊,眼见季淑芬第二把掌又要甩来,急忙起身,躲避。

    凌语芊把轻微吓到的琰琰交给凌语薇,刻不容缓奔过去,及时抓住季淑芬的手,季淑芬更加火冒三丈,使劲挣扎着,最后还抬起脚狠狠地朝凌语芊小腹踢去。

    幸好贺煜眼疾手快,高大的身躯疾步冲来,及时挡住那一脚,同时,把季淑芬推开。

    “阿煜,你站开,我要打死这小贱人,果然是个贱货,狐狸精尽和狐狸精在一起。”季淑芬厉声咆哮着,用力挣扎着,眼中怒火几乎要烧了起来。

    贺煜一张俊脸煞是深沉,不吭声,牢牢抓住季淑芬,把她带到沙发上,交给父亲。

    “淑芬……”贺一航伸手欲碰她,轻声呼唤了一句,满面苦恼。

    季淑芬却狠狠甩开他的手,满心悲痛,“贺一航,你真对得我住啊!”

    “事情其实不是你看到的那样,这当中,有误会。”

    “误会,什么误会?别给我找借口,我就知道你不安份!”

    贺一航无言,忽然又转向凌语芊,恳求道,“语芊,你快解释一下,解释一下整件事,快。”

    凌语芊看着他和季淑芬,再看了看叶心兰,缓缓走近,视线最后锁定季淑芬那可恶的嘴脸,非但不解释,反而加油添醋,“丈夫的心朝外,不仅是男人的问题,还有妻子的问题,季淑芬,想想你做过什么吧,你这副德性,丈夫喜欢你才怪!”

    “语芊……”贺一航几乎要崩溃。

    贺煜也俊颜一垮,哭笑不得,这小女人,看来今天要豁出去了!

    “你跟兰姨,还真无法比,是男人都会选择兰姨,你要是还有点自知之明,那就放过公公,让他和兰姨双宿双飞!”

    季淑芬再度疯狂,脸都青了,对着贺煜大嚷,“看,这就是你誓死要的女人!贱人就是贱人,你终于看清楚她是什么德行了吧!好,阿煜,你要是一定要这个女人,妈和你断绝母子关系,妈就当做你三十二年前失踪再也没回来过!”

    &“六夜言情”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nbsp;说罢,给凌语芊一记杀人的目光,怒气腾腾地往外面冲去。

    贺一航也起身,注视着凌语芊,留下一句无比痛心的话,“你真的太令人失望了,这样的媳妇,我们贺家要不起!”

    话毕,也扬长而去。

    凌语芊眉儿轻轻一颤,发现贺煜准备追出去,心中一慌,本能地喊,“贺煜,你去哪,给我站住,回来!”

    可惜,那抹高大劲拔的人影仿佛没听到她呐喊似的,继续阔步前行,她气恼交加,于是追出去,当她追到大门口时,只见那几个人影已经走了一大截路,朝着停车库迈进,唯有作罢,樱唇抿起,满眼委屈。

    坏蛋,这算什么啊,还说无条件支持,如今却头也不回地跑去追你爸妈,真是大坏蛋,不守信用的大骗子!

    “语芊——”蓦然间,背后传来一声温柔的叫唤。

    凌语芊迅速回头,只见叶心兰正缓缓走来,看到那依然红肿的面颊,她心中内疚顿起,迎上去,语气尽是歉意,“兰姨,对……对不起。”

    叶心兰抿唇,摇了摇头。

    “对了,请随我进屋,我给你敷一下伤口。”凌语芊扶住叶心兰,又道。

    “不用,没事。”叶心兰说着,走进旁边的凉亭内。

    凌语芊与她并肩坐下,望着她,再一次道歉。

    叶心兰也目不转睛,赫然道,“其实,我应该谢谢你。”

    谢谢自己?难道叶心兰也想自己气气季淑芬?凌语芊纳闷了。

    叶心兰白皙温软的手,轻轻握住了凌语芊的,娓娓道来,“刚才你对一航说了一句话,其实是我的心声,当年和他分开后,我一气之下把所有的相片都毁了,今天你这幅画,算是给我小小弥补了遗憾吧。”

    凌语芊恍然大悟,心头涌上一股怜惜,哽声道,“当初是什么原因促使兰姨鼓起勇气离开贺煜他爸爸的?能跟我说说吗?”

    叶心兰略略思忖,还是没有明说,只笼统地道,“各种原因。毕竟,我们注定不是一对儿。”

    凌语芊不勉强,但心里更加难受。

    叶心兰再沉吟了片刻,把话题转到刚才的事上,“相信贺煜,他是爱你的。”

    凌语芊怔然,想不到,兰姨知道她在伤心什么。

    “对贺煜,我不是很了解,但我看得出他对你的情意,可以这么说,语芊,你是这个世上最幸福的女人,你知道吗,只要那个男人爱你,其他的都不重要,可以抵消一切不如意和阻力的。”

    凌语芊先是抿了抿唇,而后,幽幽开口,“爱屋及乌的道理,我懂,曾经我也抱怨季淑芬为什么做不到,然而轮到我,才发现有时候真的很难。每当我感觉很累、很痛苦的时候,我都想过放弃这段感情,我想我宁愿孤独终老也不要勉强自己为了爱去承受各种伤痛,可事实证明,我根本做不到。对贺煜,我可以牺牲一切,但对季淑芬我终究喜欢不起来。我看得出,贺煜希望我和他母亲和平共处,他不想失去任何一个,我于是试着说服自己去原谅,去宽容,无奈每当我这样做的时候,我脑海闪现的,尽是季淑芬曾经怎样排斥我、轻视我、欺凌虐待我的情景。”

    “故你选择了今天这招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的反击?”叶心兰接了一句,满眼疼惜。几年前,她就已经从表姐那里得知,季淑芬数次利用李晓彤来刺激和欺负凌语芊。

    凌语芊颌首,再次道歉,“可惜,把无辜的兰姨拖下水了。”

    “呵呵,没事,她打人耳光也不是一次两次了,那些侮辱的话也非我头一遭听她说,其实有时候在想,这个女人根本不如自己,到底有什么值得贺一航舍我选她,或许,男人有时候就是那么难懂吧。”

    听着叶心兰惆怅委屈的语气,凌语芊不由得脱口而出一个疑问,“兰姨是否因为贺煜他爸爸,才一直不嫁的?”

    叶心兰愣了愣,如实回答,“我也不知道,大概就像你所说,被爱情伤害过后,宁愿选择孤独终身。”

    说着,她又把话题转回到凌语芊的身上,再次握住凌语芊略显冰凉的小手,安抚道,“语芊,难得贺煜的心向着你,你记得加油,好好珍惜这份幸福。”

    凌语芊点头,轻轻抽出手来,挽住叶心兰,“午餐应该准备得差不多了,咱们进屋吧。”

    这次,叶心兰没有反对,随着凌语芊的步伐,肩并肩地走出凉亭,走向大屋。

    她们皆不知晓,有个人影,悄然躲在凉亭隔壁的假山背后,把她们的话都听到了,目送着她们,特别是看向凌语芊时,深邃炯亮的黑眸里尽是柔情和爱意,当她们的身影完全没入大屋门内时,他的手机忽然有来电,谈聊一会,收线后,高大的身躯重新朝着车库方向走去……

    接下来,叶心兰尽量做到若无其事,缄口不提刚才的事,还特意逗凌语薇和琰琰说话来缓和气氛。

    两个不谙世事的小天使,便也淡忘那些不愉快,聊得好不欢乐。

    至于凌语芊,看着叶心兰面颊上淡淡的五爪印,依然内疚不已,端着碗筷,愣是没吃,不时地瞅着叶心兰。

    叶心兰觉察到,笑着安抚她,“语芊,你真的不用担心,简大姐刚才不是煮了鸡蛋给我敷了吗,没事的。”

    “兰姨真对不起,都怪我这个当母亲的,没有好好询问芊芊的计划,我要是知道她把你拖下水,说什么也不让她这样做的。”凌母也抱歉万分。

    叶心兰听罢,马上转为安抚凌母,“简大姐,你又来了,你知道吗,我今天听到的对不起比以往几十年都多呢。我是过来人,语芊的心情我明白,我不会责怪她,一点都d5wx.com百度搜索“第五文学”看最新章节不会,就算我预先知道她的计划,我也会支持的。”

    她的继续刻意强装的淡然,令凌语芊心中又是一阵感动,于是也转聊其他事情,直到午饭结束。

    叶心兰稍作休息,辞别。

    凌语芊便不挽留,亲自送叶心兰到车库,叶心兰上车之前,给了她一个带有鼓励性的拥抱,让她更是满腹激荡和澎湃,当叶心兰的车子已经绝尘而去多时,她依然呆呆地伫立着,好一会才重返屋里,陷入另一个内疚。

    大床上,她陪着琰琰午睡,轻抚着胸前天真无邪的小人儿,低吟出声,“琰琰,对不起,妈咪不应该让你撒谎。”

    琰琰却是摇头,乖巧懂事地应,“妈咪别自责,保护妈咪是琰琰的责任。”

    凌语芊一听,心酸不已,不由得想起另一个人,他还没有回来,连电话也不打个给她,他生她的气了吗?他也觉得她这样做过分了吗?

    “妈咪,爹地很快会回来的。”小家伙真是个贴心宝贝。

    凌语芊继续注视了片刻,搂住他的小脑瓜,轻轻按在怀里,急促地道,“妈咪没事,有琰琰保护和照顾妈咪,妈咪才不管他,他爱走就走,爱选择谁就选择谁,坏蛋,滚蛋!”

    小家伙却忽然挣扎着抬起头,与凌语芊对望,小脸挂着与他年纪不相符合的严肃和郑重,“妈咪,你别胡思乱想,爹地才不是那样,不管爹地去了哪,他一定会回来的,他说过,他最疼妈咪,琰琰排第二位,故那个老巫婆才不会得到爹地的呵护呢!”

    凌语芊不再做声,美目一瞬不瞬地看着琰琰,渐渐地,另一张俊美的容颜再次涌现出来,与琰琰的重叠交替,许久后,重新将琰琰拥入怀中。

    这次,琰琰不再离开,静静地窝在妈咪温暖的怀抱里,用力吸着鼻子,咕哝着,“妈咪好香,琰琰好喜欢闻妈咪的味道。”

    呵呵——

    凌语芊扬起了娇唇,同时又想起某人说过的类似的话,委屈的心渐渐得到些许缓解,在琰琰不久沉沉睡去后,她也安然地进入了梦乡。

    不过,朦胧间,感觉脸上痒痒的,耳朵也痒痒的,甚至手上也痒痒的,她下意识地挥手去反击,奈何毫无用处,故她不得不睁开沉重的眼皮,见到放大眼前的那张俊美绝伦的面容,先是一怔,心头一喜,但几秒过后,又迅速板起俏脸,翻过身子不理他。

    腾出来的位置,刚好让男人躺下,那么庞大的身躯,就那样挤在这点点位置上,他于是趁机使劲贴着她的脊背。

    凌语芊即时感到一阵酥麻,本能地挣扎扭动身子。

    男人用力钳制着她,还坏坏地借位让他身上某……看到她如期安静下来,他邪魅得意地笑了。

    幸好怀中的佳人没看到这可恶的表情,否则必又羞恼一番。

    唇间笑意渐浓,男人削薄的嘴唇直接吻上那抹光洁和白嫩的肌fu。

    “你不是选择你爸妈吗,谁要你回来的,走开!”凌语芊又是轻轻一扭脖子,娇喝。

    温热的嘴唇继续在那光洁的脖颈上吻一一咬几下,发出无辜委屈的回应,“他们不要我,故我只能回来这里。”

    混蛋!

    明知他说的是不正经的话,凌语芊却还是无法淡定,他当时不理她的叫喊,急速随他父母而去的一幕忽然再次涌上了脑海,于是继续嗔道,“那我也不要你!我不是收容所,不是客栈,谁想来就想来!”

    呵呵——

    男人略略一顿,决定不再逗她,大手一个用力,将她的身子板了过来,强行箍住她的下巴,让她不容逃避地与他四目相对。

    “老公不是答应过你,会无条件支持你的吗?敢情忘了?”低醇的嗓音,从他微启的唇间逸了出来。

    忘?她怎么会忘,她当然记得,只怕是他忘了呢!

    “我知道我的小女人宽容大量,明白事理,故那时候,我必须先去追那个心胸狭窄、不明事理的妈妈,这样你们以后才有和好的机会。”狡猾的男人,继续说着好听的话语。

    凌语芊则毫不客气地发出一声冷哼,“你真以为,经过今天这一意外,我和她还有和好的可能?”

    “世事无绝对,只怕有心人!”俊美的面容,格外淡定。

    “你妈有心吗?”

    怔了怔,贺煜低低笑了,“她有,只不过有点儿杂质,所以,要靠你去漂白它,让它恢复红彤彤!”

    切——

    别以为对我甜言蜜语攻势我就妥协,总之,从今往后,有她无我!

    男人注视着她,又是一番苦笑,大手蓦然松开她,往自个的裤袋一掏,只见一道流光溢彩在柔和的空间里闪过,一条璀璨耀眼的项链展现在凌语芊的眼前。

    凌语芊皱了皱眉头,纳闷:混蛋,想干嘛呢?!

    “中午的时候,我只是送我爸妈去车库而已,然后接到电话,回公司处理一些急事,后又接到珠宝店的电话,说我特别定制的项链已经完成,我于是顺便去拿,到现在才回来。”深邃魅人的双眼,依然一瞬不瞬地盯着她,贺煜深情地解释出来。

    凌语芊恍然大悟,咬唇,不语,直到贺煜准备把项链往她脖颈上套时,她终喊出一声“等等”,抢过项链,仔细观看。

    整条项链,做工精致,材质昂贵,呈两条鱼形展开,尾巴用扣子扣在一起,头部延伸向下钳住一窜英文字母Y—O—L—A—N—D—A,正是她的英文名,鱼形图案栩栩如生,生猛威武,俨如亲吻呵护着那窜矜贵珍爱的文字,显示出她的独一无二。

    这是一条具有意义的链子!

    只不过,为什么是两条鱼形?他和鱼有啥关系?

    “知道这条链子叫什么吗?”男人再度开口,嗓音仍旧低沉而富有磁性,迎着她满眼惘然,他接着道,“叫河鱼之吻。”

    河鱼之吻?

    不错,两条鱼衔着英文字,确实可以视为吻,只是,为什么是鱼啊,要是硬得用动物形容他,她倒觉得什么老虎、狮子、蛟龙甚至大色狼都比鱼贴切吧?

    “那些妞儿,整天叫我河鱼,为了顺她们的心,我尽管认了!”

    噗——

    凌语芊翻白眼,毫不客气地笑了出来。

    “这样的名字,是独一无二的,这样的链子,也是举世无双的,小东西,记住你在我心中的地位,我,把你含在口中呵着护着,至死不渝!”

    唰唰唰——

    刚喷笑过的凌语芊,顷刻又是泪如雨下。

    含在口中呵着护着,至死不渝。

    坏蛋哦,干嘛说得这么煽情,哼哼,别以为这样做这样说就能令我感动,我才不会这么轻易原谅你的,才不会!

    心里明明不断地这样想,极力叫自己别在意,然而当男人凑脸过来吻去她脸上的泪珠,接着顺势吻上她微颤的朱唇时,她反应得异常激烈,热切回吻着他,两只小手也使劲抱住他,掏心掏肺,至死不渝……

    烈火一点就着,有了热吻,自然少不了更深入的。欲一一望化成一团火无尽地蔓延,不一会,两人身上的衣服皆剥落……

    大床由此起了颤抖,遗忘在一旁的小小人影被震醒过来,睁着纯真无邪的惺忪睡眼看着眼前古怪的画面,殷红的小嘴儿困惑不解地问了出来,“爹地,妈咪,你们在做什么呀?”

    呃——

    疯狂的旋律,忽如断了弦的发动机,瞬间停止,贺煜迅速捞起丝被及时盖在小女人的身子上。

    凌语芊则如遭五雷轰顶,身体迅速卷缩起来,低头,深埋在贺煜的胸前,几乎要崩溃尖叫!

    天啊,她怎么变成这样!她怎么忘了琰琰就睡在身边,就睡在身边!

    她忽然觉得,昨天在衣柜旁的疯狂,比现在好很多了!

    “妈咪,你怎么了?爹地欺负你了吗?”关切还有戒备已经爬上琰琰朦胧的睡眼,转而不悦地瞪着贺煜,老气横秋地道,“爹地,你干嘛欺负妈咪,你说过在你心目中妈咪是第一位,现在为了那个老巫婆奶奶,你竟然欺负妈咪,哼,大骗子!”

    贺煜俊美绝伦的面容也难得出现窘迫的神色,他能告诉儿子,他刚才那不是欺负,而是,狠狠地爱吗?他明显感到自己像个被不断注入热气的氢气球,几乎要爆炸,故他不管三七二十一,又是迅猛疯狂起来。

    本是无地自容的凌语芊,经此一动,更是惊惧不已,急忙抬起头来,瞪向贺煜,“喂,你干嘛啊,你还做,坏蛋,大色狼。”

    “不想我继续,你赶紧给我停止!”贺煜用力稳住她,咬牙切齿的声音中,是极力压抑的欲一望。

    大的总算停止,然而小的不谙世事,继续为妈咪打抱不平,他甚至爬过来推爹地,“爹地,你滚开,不准再欺负妈咪,琰琰应承过要保护妈咪的,爹地不要妈咪,还有琰琰要呢!”

    靠!

    贺煜更是不爽到极点,再也顾不得那么多,阴沉沉的嗓音大吼出来,“谁说我不要你妈咪,我就正在要着你妈咪,你这小子,整天坏老子的好事,我现在就去X死你妈咪!”

    说罢,将胸前的女人整个抱起,迅速跳下床,刻不容缓地冲进浴室,长腿一记连环扣,将门关上,然后把怀中的娇躯压在洗手台上,继续刚才被打断的爱欲之歌。

    凌语芊已被方才那一连窜的动作弄得耳晕目眩和头昏脑胀,如今再加上这迅猛,更是整个人如飞在高空中,什么也想不到了,只知道静静地任由男人压着她,使劲压着她,一波接一波的热狂如惊涛骇浪,几乎把她吞噬,她发出无助痛苦的呜呜叫声,而与此同时,她耳边仿佛还响着另一个呐喊。

    是琰琰!

    琰琰边拍打浴室的门,边大声哭叫,“妈咪,妈咪……爹地你不能干掉妈咪,琰琰不准你妈咪,如果妈咪死了,琰琰与你势不两立!”

    天啊!

    “贺煜,停止,快停止!”凌语芊拾回些许理智,冲身上的男人叫喊。

    无奈男人仿佛没听到似的,皱着眉,沉着脸,不顾她的挣扎,不顾她的反抗,用他天生的力量优势,把她压得死死的,一个劲地沦陷在他的欲望世界。

    不知多久过后,随着那波热浪掀在最高端,惊涛骇浪的海面终趋向平静。

    他抱起被他弄得浑身无力的小女人,将她塞到浴缸里,打开热水,自己则随意抓一条毛巾围在精壮的腰间,这才走去开门,早有准备地接住那个迅猛闯进的小人儿,且将他抱起。

    “放开我,我要找妈咪,妈咪,妈咪……”

    “妈咪没事。”低沉的嗓音比先前柔缓了许多,宽阔的大手也小心翼翼地拭擦着小家伙的眼泪。

    “那妈咪呢?我要见她。”

    “妈咪在洗澡。”

    “洗澡?才不会!现在又不是夜晚,妈咪干吗洗澡呢!”

    “因为……刚才爹地吐了,把妈咪的衣服弄湿了,妈咪必须去洗澡。”

    琰琰又是一怔,满眼狐疑依旧,很明显,还是不信。

    贺煜没好气地在他嫩嫩地脸上捏了一把,带他回到床上,柔声低斥着,“爹地说过很疼你妈咪就是很疼,爹地不是大骗子,也不是坏蛋,爹地不能没有你妈咪,又怎么会让她死,除非爹地也不要活了。”

    “可是……琰琰明明听到爹地说要妈咪的,而且琰琰在浴室门外也听到妈咪叫得很惨。”

    贺煜怔了怔,呵呵低笑。

    “爹地说的干,是爱,至于你妈咪,她不是叫得很惨,是叫得……很棒!”

    “叫得很棒?为什么?”琰琰已经放下敌意。

    “那是因为……”贺煜精明的眸子转了转,决定将这个烫手芋头扔给小女人,“等下你妈咪出来,你问她!”

    琰琰于是安静下来,但还是不很放心,锐利的双眼紧盯着浴室大门,直到紧闭的门儿缓缓推开,期盼的人影走了出来,他小脸一亮,身子迅速溜下床,直奔凌语芊的面前。

    凌语芊本欲抱住他的,奈何身子根本使不出力,故她只能牵着他的手,带他回到床前。

    “妈咪,你没事吧?爹地真的没有欺负你吗?”小家伙迫不及待地询问,大眼睛上下审视着。

    凌语芊愣神一下,强笑,摇头。

    “琰琰听到爹地刚才说要妈咪,琰琰多担心啊,一直捶打浴室的门,可惜都打不开。”他在解释,其实他一直都想保护妈咪,奈何他打不开门。

    凌语芊先是感动一把,芊芊玉指抚摸着他的小脸儿,湿糯的嗓子饱含着欢爱后的慵懒和沙哑,“妈咪没事,琰琰无需担心。”

    “对了妈咪,琰琰刚才听到你在里面叫得很惨,爹地说你不是因为痛,而是因为感觉很棒,为什么呢?”

    呃——

    凌语芊本就热气氤氲的俏脸立马涌上一层绯色,雪亮美瞳朝罪魁祸首狠狠瞪去!可恶,得了便宜又卖乖,竟然在儿子面前说这些字眼。

    男人却是一脸无辜,用眼神跟她说了一句,“我去洗澡”,高大的身躯随即站了起来,走开了。

    凌语芊一直瞪着他,恨不得冲过去在他那健硕宽阔的背上用力咬下去,把它咬出血来!卑鄙无耻的坏蛋,精虫上脑的大色狼!

    “妈咪,你怎么了?你还没回答琰琰的话呢,琰琰真的很担心你哦。”

    又是软软的童音,把凌语芊唤回头来,先是对着跟前珍贵的小人儿定定凝视片刻,她接着伸出手,在他小脑瓜宠溺地抚摸一把,话题转开,“你等妈咪一下,妈咪换好衣服下去弄玫瑰花糕给你吃。”

    话毕,不给时间琰琰再在此事纠缠,她走向衣柜,取出一套干净的居家服,在柜子旁边的更衣室里换上,弄妥后,发现浴室的门依然紧闭着,她便也懒得去理,自个带琰琰下楼去。

    母亲和薇薇正在拿着什么来看,特别是凌语薇,听到脚步声立刻抬起头来,见到凌语芊又迅速从沙发上站起,兴奋激动地奔至凌语芊的身边,用力扬着手里的帖子,“姐姐,那个……那个有回音了!”

    凌语芊柳眉微微一挑,从凌语薇手中接过浪漫唯美的粉紫色帖子,一看,也立刻面露喜色。

    “凌语薇小姐,非常感谢您对我们XX俱乐百度搜索“六夜言情”看最新章节部的信任和支持,本周六上午九点钟,我们正好有个小party,我们热切邀请您的参与。”

    是她两天前帮薇薇在网上刊登征友信息的那个相亲机构快递来的邀请函,果然够效率!

    “姐姐,我们要不要去?”凌语薇继续眉欢眼笑地问。

    凌语芊视线从帖子上抬起,笑盈盈地揉了一下凌语薇的头发,点头应好,然后,走向沙发处,拉上母亲一起进入谈论。

    就在此时,另一个人影从楼上下来,一屁股坐在凌语芊的身边,看到凌语芊手中的帖子,剑眉下意识地蹙起,“谁要去相亲?”

    谁要去相亲?这屋子里都有谁,难道他还看不出来吗?听着他那极不佳的语气,似乎认为相亲的人是自己,凌语芊没好气地瞥了瞥双眼,不理他。

    紧接着,男人又迟疑地道,“是……薇薇吗?”

    凌语薇这也回答,满面娇羞,“嗯,姐姐帮我报名参加一些相亲秀。我们刚接到通知,星期六有活动,姐姐到时会带我去。”

    贺煜略顿,出其不意地说,“那我陪你们。”

    他陪着去!

    凌语芊终于看向他,娥眉锁起。他一个大男人,瞎搅合啥!还有,他平时工作不是很忙的吗,竟有闲情和时间去参加这样的活动?

    该不会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