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硬硬的枪杆子,抵在身上

硬硬的枪杆子,抵在身上

    车子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凌语芊却如一块望夫石,继续一动不动地呆立着。

    倒是她身边的稚儿,嫩着嗓音提醒道,“妈咪,好了,我们回屋吧。爹地跟琰琰说过,他不在的这几天,琰琰要替爹地照顾好妈咪,妈咪赶紧进屋吃早餐。”

    天真无邪的话语,令凌语芊迅速回神,俯看着一脸严肃认真的小宝贝,迷离的双眼顷刻热气直冒,氤氲一片。当琰琰拽住她的手臂准备拖她进屋时,她再朝车子消失的方向看了一眼,便也顺着琰琰回到屋内。

    洗漱了,早餐也吃了,她正在客厅里发着呆,手机忽然传来短信的响声。

    “小东西,吃早餐了没?别趁老公不在就偷懒,老公可是把心留在家中,时刻盯着你呢,你要是不听话,老公回来打你小屁股。”

    本就尚未完全褪去的眼泪,顷刻又是狂如潮涌,唰唰直流。

    琰琰见到,不禁急了,“妈咪,你怎么了?谁发的短信?说了什么惹妈咪伤心?妈咪快告诉琰琰,琰琰教训他。”

    对着儿子的老气横秋,凌语芊忍俊不禁,噗嗤笑了出来,带泪的笑靥分外的好看。她腾出手,抚摸着他的脸蛋儿,呢喃道,“琰琰,不如我们去公司找爹地?”

    “啊!真的吗?可爹地不是要出差吗?”

    “爹地是下午三点半的飞机,两点钟之前,他还会在公司。”

    其实,根据正常的航空程序,贺煜应该最迟一点半就得从公司出发,但他不想把多余的时间浪费在机场候机室,故每次出差都是通过特殊通道安检,便不用太早过去。

    琰琰已经无比兴奋,反抓住凌语芊的手,大声欢呼,“好啊好啊,那现在还有很多时间,我们中午正好可以和爹地一块吃饭呢。”

    凌语芊稳住他,绝色的容颜笑意盈盈,“别急,妈咪打算做点玫瑰花糕带去给爹地吃。来,琰琰帮妈咪一起弄。”

    小家伙听罢,于是转向另一种兴奋,随凌语芊走向厨房。

    接下来,不只是琰琰帮忙,凌母、凌语薇也加入。当年在旧金山学烹饪课程时,凌语芊学过不少点心,最拿手的是玫瑰花糕,也曾做过给大家吃,不过如今再次操作,她还是感到很紧张,兴许,令她焦急的是时间的紧迫。

    幸好,经过大伙一番努力之后,总算赶在中午十二点半前弄好,而且,凌语芊和琰琰趁着这期间吃了午饭,事不宜迟告别母亲和妹妹,带着精美饭盒装置的玫瑰花糕,乘坐计程车直奔贺氏集团。

    此时已是中午一点十分,正是午休时间,一楼大堂很多人群出出入入,大家顿时都被凌语芊和琰琰吸引住了视线。

    好漂亮的女人!

    好漂亮的小娃儿!

    到底是哪个男人这么有福气拥有这一对人儿呢!

    尚未见过或不认识凌语芊的人们,纷纷猜测母子俩是谁,直到人群里蓦然响起一个细小的惊呼声,“啊,那不是总裁的老婆和儿子吗!”

    众人更是轰动无比,像被雷电劈中似的,浑身震住,目瞪口呆。

    那个幸运的男人,原来是总裁,难怪了,难怪了!

    大概也只有总裁那么完美的男人,才配得上这个精灵般的完美女人,才能生出这么可爱俊俏的小正太。

    对于周围的骚动,其实凌语芊有感觉到的,也因此有点惴惴不安和赧然窘迫,不过,她没时间多加理会,只极力佯装淡雅大方地冲着那一批批人群嫣然一笑,继续加快脚步朝电梯口走。

    轻轻一笑很倾城,形容的大概就是这样,尽管她只是轻轻一笑,却足以倾国倾城。那一双双眼睛非但没有减少,反而越加狂热,紧紧追随着她,直到她被隐藏在闪闪发光的电梯门内。

    “呼——”

    凌语芊下意识地呼了一口气。

    琰琰仰头看着她,扁着小嘴道,“妈咪,你也觉得那群苍蝇好讨厌对吧?”

    那群苍蝇?小家伙该不会是指……刚才大堂里的那些人吧?凌语芊俯视着眼前表情狂傲似某人的小人儿,光泽润嫩的樱唇不由得染上了一抹淡笑,转开话题道,“琰琰,咱们很快就看到爹地了哦,你很快就看到爹地的办公室,超豪华,超霸气,超好看嘀。”

    “妈咪,我已百度搜索“小说领域”看最新章节经看过了啦!”小家伙斜了斜眼。

    凌语芊一怔,吃吃发笑。她差点忘了,小家伙当时可是背着她偷偷认爹,还偷偷跑来这里找过这个“干爹”呢!

    唇角继续噙着宠溺的笑意,凌语芊伸手,在琰琰又粗又硬的短发上轻轻揉了几把,接着顺势环住他的小脑瓜往自己腰间靠,继续盯着电梯楼层数字的变化,直到铿的一声作响,电梯门打开,她搂着小家伙迫不及待地冲出去,碰巧看到一个人影疾步走过,是……贺曦!

    望着那急匆匆的背影,凌语芊脑海不由自主地闪出一张冷艳的容颜,一对锐利精明的眸子,接着还想起张阿姨对贺曦的描述,想起贺曦和贺一然的关系,再接着是自己跟贺煜提起贺曦时贺煜的轻微变化,好奇心于是被挑起,赶忙拉住琰琰悄悄尾随,直到走廊的尽头,匿藏在距离贺曦大约三米远的转弯处,偷听起来。

    出乎意料的是,贺曦并非聊什么机密事件,而是……在电话里吵架,对方是她的丈夫!她丈夫竟然在外面玩女人!他们不是才结婚不久吗?这么快就出轨,这……太离谱了吧?

    凌语芊难以置信地睁大双眼,就在这时,琰琰打了一个喷嚏,凌语芊即时惊醒过来,抓住琰琰扭头准备跑路,可惜已经迟了,琰琰刚才那一声喷嚏,还惊动了贺曦,只见她闪电般地冲过来,堵在凌语芊的面前。

    脚蹬三寸高跟鞋的她,比凌语芊高出将近半个头,锐利的眸子冷瞥着凌语芊,毫不客气地质问出声,“为什么偷听我讲话?”

    迎着贺曦眼眸里迸发出的、并不陌生的轻蔑和敌意,凌语芊心中更加慌乱,结结巴巴地辩解,“我……我路过……”

    “路过?胡扯!”嗓音拔高,如刀般尖锐,伴随着恼羞成怒,“是不是觉得很开心?打心里笑我?”

    “没……没有,当然不是。对了,或许你误会了你丈夫吧,你们才结婚不久,他不可能出轨的……”凌语芊下意识地做出安慰,然而此情此景正好弄巧成拙。

    贺煜为凌语芊所做的一切,贺家的人众所周知,身为贺煜死敌的贺曦更是清楚万分,每当母亲和大嫂以此唠叨父亲和大哥时,贺曦表面上都尽量表现得很不屑和轻蔑,但心里实则还是非常羡慕妒忌的,毕竟,要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如此付出已经十分难得,何况这个男人还是那么的优秀,优秀得近乎完美。

    所以,此刻当凌语芊说出这番话,贺曦便想当然地看成是取笑,是炫耀,整个人更是羞恼不已,面色一涨,竭斯底里地辱骂出来,“别以为贺煜为你付出区区五十亿就真觉得自己天下无敌。我告诉你,我们贺家人最不缺的就是钱,贺煜更是。故你别指望贺煜会对你死心塌地,如今他迷恋你,不过是因为你身上那股骚味,因为你这张还能看得过去的脸容,因为这具会狐媚男人的身姿,可你又否知道,容貌和身材是这个社会上最不缺的,不用多久贺煜对你厌倦了,你就再也没有用处,到时你会比我更惨!”

    琰琰认得贺曦,小家伙本有点小心思的,如今又见妈咪被辱骂,不禁勃然大怒,气冲冲地做出反击,“住口,不准你这样说我妈咪,也不准你这样说我爹地,我爹地最爱妈咪,这辈子都爱妈咪。”

    想不到一个小屁孩也胆敢这样对自己,瞧着琰琰那与贺煜如出一辙且令她感到非常讨厌的强大气势,贺曦更是怒火升腾,压根不顾他还是个三岁多的小孩子,出言更加不顾一切,“是吗?他爱的是妈咪的身体,因为你妈咪还能让他爽,过不久你妈咪被他睡烂了……”

    “啪——”

    响亮的巴掌声冷不防地响起,瞬间覆盖住了贺曦的污言秽语,打断了贺曦的辱骂。

    贺曦捂着火辣辣的面颊,死死瞪着给她扇耳光的人,难以置信的眼眸几乎要烧着了似的。

    凌语芊则清眸纯澈雪亮,一瞬不瞬地与贺曦对望,义正言辞地宣示,“就算你心中再不高兴,也不该对着小孩子来,他是我的心肝宝贝,我有权保护他不受任何伤害,包括一些污言秽语!”

    话毕,继续面若寒霜地与贺曦对峙几秒,重新牵住琰琰,施施然地离去。

    贺曦心头怒火丝毫不减,脸上火辣辣的刺痛也清楚地提醒着她,这个外表看起来娇娇弱弱、清纯无害的女人,并非真的那么好欺负!不过不相干,再得意也就得意几个小时而已!你这可恶的贱货,胆敢打我的脸,我会让贺煜接下来的所作所为,狠狠地将你打回去!让你明白这个世界的男人全是寡情薄意,就连对你着了魔的贺煜,也不例外!

    恶毒算计的精芒,从贺曦锐利的瞳孔中迸发而出,一阵接着一阵,朝凌语芊直射去,连那小小的人影也不放过。

    不过,母子两人对此是浑然不觉,特别是琰琰,边轻快迈着小步伐边神气地欢呼,“妈咪,你刚才好厉害哦!对付坏人,我们就是不能手软,那一巴掌,真是大快人心!”

    凌语芊定了定神,立刻被小家伙的老成逗得笑意四溢,习惯性地在他脑袋瓜上揉一揉,抬眼看了看不远处的目的地,忽然发出了一个请求,“琰琰,关于刚才那件事,等下先别跟爹地提起,嗯?”

    “为什么?”小家伙兴奋的神色顿时被纳闷覆盖,还高撅着小嘴,气咻咻地道,“刚才她那样骂爹地和妈咪,我们更应该告诉爹地,让爹地好好教训她一顿!”

    呵呵……

    凌语芊忍住笑意,说得若无其事,“不用啊,妈咪不是已经打了她一巴掌吗,对付女人,不用爹地出手,爹地那么高的智商,咱们应该好好珍惜,让他留着对付商场上诡计多端的敌人!”

    琰琰一听,即时被激得热血沸腾,频频应好。

    凌语芊也会心一笑,抓紧他的手走得更快,不一会便正式踏入总裁办公室。

    首先碰到的人,是李秘书,李秘书也为凌语芊的大驾光临惊喜不已,嗓音因为激动而颤抖,“Yo……Yolanda,你……你来了!”

    凌语芊急忙举起手,对李秘书嘘了一声,接着教导琰琰跟李秘书问好。

    李秘书更是兴奋得不行,注意力就此转到琰琰身上,对小家伙简直爱不释手。

    反观琰琰,先是听从妈咪的话喊了一声李秘书好之后,便摆出酷酷的样子,少倾又对凌语芊提醒应该进去找爹地了。

    所以,李秘书尽管再喜欢他,也只好暂且忍住兴致,准备去打开旁边那扇豪华气派的大门恭送她们进内。

    不过,接到凌语芊的阻止,她这也再次意识到凌语芊想给贺煜一个惊喜,于是笑着冲凌语芊点了点头,回到自己的岗位上。

    凌语芊小心翼翼地推开大门,带琰琰蹑手蹑脚地走进房去,只见那巨型办公桌后,熟悉的人影正埋首劳作,极为认真的模样令她每看一次就着迷一次。

    很快,触觉敏锐的男人发现了屋里的异样,头从桌面抬起,看到预想不到的一大一小两宝贝,着实吃了一惊,深邃的黑眸瞪得倏大,呵呵,也只有这对宝贝才能让他出现这样的表情。

    “爹地,Surprise?!”琰琰从妈咪手中挣脱出来,兴奋激昂地往爹地直奔过去。

    贺煜唇角不自觉地扬起,侧身,伸臂,将他抱了起来,待凌语芊缓缓走近,他放下琰琰,改为抱住她,还想也不想就欲低头狂吻。

    凌语芊及时阻止,扬起手中的精美饭盒,“我弄了玫瑰花糕给你吃。”

    玫瑰花糕?呵呵,小东西,舍不得老公才是真正的原因吧!贺煜便也放过她,从她手中接过饭盒,打开,立刻被那晶莹剔透的糕点吸引了视线。

    “快尝尝。”凌语芊也开始激动起来。

    贺煜抬眸,饶有兴味地注视着她,调侃,“你喂我。”

    凌语芊柳眉一蹙,嘟嘴。

    正好此时,办公室的大门再度被推开,一个颀长的人影伴随着一声急促的叫喊,“总裁,便当到了。”

    话音刚落,马上被眼前的景象震住,语气也转成了断断续续,“Y……Yolanda?”

    “振峯你好!”凌语芊站直身子,回池振峯浅浅一笑。

    那迷人的笑靥,令池振峯还是无法克制地愣神一下,直到感觉旁边有道凌厉的寒芒射来,他才赶忙回神,提着便当走近办公桌,恭敬有加地为贺煜呈上。

    凌语芊美目重返贺煜身上,心疼地娇嗔,“都多少点钟了,怎么现在才吃午饭!”

    贺煜不语,只邪魅地盯着她。

    凌语芊被盯得心猿意马,赶忙别开眼,拿起饭盒朝池振峯递过去,“对了振峯,这是我亲手做的玫瑰花糕,你尝尝。”

    池振峯本想应好,却被贺煜那暗示的眼神硬生生地压了下去,结果改为满眼歉意地道,“一定很好吃,不过我还有事情忙,下次,下次我一定尝尝,你们慢慢聊,我先出去。”

    修长的身影闪得很快,但实在内心里是百般的不愿意,满脑子都是那卖相极好的玫瑰花糕点。

    凌语芊也看出了些许端倪,不禁冲身边的男人瞟了一眼,“振峯这样,和你有关吧?”

    男人若无其事的样子,抓起玫瑰花糕往嘴里送,还毫不吝啬地发出啧啧赞叹。

    甜而不腻,松松软软,入口即溶,真是人间极品,这么美味可口的糕点,出自他的小女人之手,是小女人专门为他而做,只有他才能品尝到的。

    瞧他闭上眼一副深深陶醉状,凌语芊心花怒放,又娇又嗔,突然再瞄了瞄那热腾腾的便当,于是道,“好了,先吃饭吧,糕点到时带上飞机吃。”

    男人睁开眼,睨着她,并没动静。

    “喂——”

    “你喂我吃。”他又是轻声吐出这个请求,而且,那看着她的眼神,分明在冲她说,她要是不服从,他就不吃。

    因而,凌语芊气“小说领域”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得牙痒痒的,直想狠狠咬他一口,但最终,她还是拉张椅子坐下,端起汤,递给他。

    &nbs3gnovel.cn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p;男人接过,慢慢地浅尝,接着又从她手中接过便当,自己吃一口,还主动喂她一口,当然也包括那不甘寂寞的琰琰小宝贝。

    本就味道极佳的五星级饭店便当,经过一家三口如此温馨地品尝,更显得津津有味,偌大的办公室里不但流溢着浓浓的饭菜香气,浓情蜜意也蔓延各个角落,直到办公室的大门第三次被推开,池振峯的身影再次跃进他们的视线,无奈地提醒贺煜,时间差不多了,得出发去机场了。

    温馨甜蜜的氛围,瞬间就转成了离别的伤感,凌语芊本是笑容如花的容颜霎时宛如愁云覆盖,依依不舍地看着贺煜。

    贺煜心里头也即时像是被针蛰了一下,拥住她,安抚道,“我回来后马上给你弄那些有我们公司分部的国家的护照,以后再出差我都带你去。”

    可是,我要这次就去!凌语芊紧紧搂住他,一双小手因为太过用力,细白细白的。

    对于她的眷恋,贺煜既惊喜,又心疼,大手爬上她的后脑勺,搂住她若无旁人深吻一番,又道,“有什么事你就打电话给我,或也可以打给振峯。老公会想你的,不管多忙,都会想着你。”

    “你们还可以视频呢,总裁去到那边肯定会第一时间与你们联系。”池振峯也忽然插了一句。

    凌语芊这才忆起他的存在,俏脸一阵羞红,从贺煜怀中出来,略微整理一下贺煜的衣服,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里,依然柔情似水。

    贺煜在她光洁的额头落下一吻,吩咐池振峯帮他拿行李,他自己则一手抱起琰琰,一手揽住凌语芊的腰肢,走出办公室,一路不停逗着琰琰说话。

    凌语芊知道他这样做是为了尽量避开伤感,便也强装若无其事,直到他坐上司机的车一点点地从她视线里消失,她终忍不住,潸然泪下。

    池振峯一直看在眼中,先是默默心疼一把,故作轻松地揶揄了出来,“看到Yolanda对自己这么依依不舍,总裁肯定高兴疯了。”

    凌语芊身体略微一僵,盈盈美目从远方道路上收了回来,看向池振峯,神色讷讷。

    池振峯依然笑脸如风,“想不想到周围走走?几年过去了,这里还是起了一些变化的。”

    凌语芊却摇了摇头,“不用了,贺煜出差,你工作必是很忙的。”

    工作确实很多,但如果能陪你,就算通宵达旦我也愿意。池振峯在心中这番思想,当然并没真的这样表露出来。当凌语芊提出要走了,他唯有说送她,又当她继续拒绝时,他于是截了一辆计程车,看着她和琰琰上车,目送着她们随车子离去。

    “妈咪,不如我们去逛街吧。”计程车里,琰琰忽然提议,小家伙估计也受到离别的影响,表情不再像以往的神采飞扬,反而有点暗淡无光。

    凌语芊注视着他,答应了,对司机报出一个商场的名字后,把他搂入怀中,脑海浮现的尽是贺煜的身影,本能地伸手去摸索包包里的手机,她清楚,现在打给男人,男人还是能接,且一定会接的。

    不过,最终她还是忍住没拨打出去,既然注定要暂离,那就面对现实,尽快从这个暂别的伤感中出来。

    因此,下车后她先带琰琰去顶楼的儿童游乐场,陪琰琰坐木马,玩碰碰车,还有其他一些项目,把注意力完全集中在玩乐上,游乐场所有适合琰琰玩的项目几乎都玩过,母子俩才意犹未尽地离开,彼此间的心情也好了不少。

    接下来,凌语芊带琰琰去吃雪糕,考虑到自己正好例假,她只为琰琰点了雪糕,自己则喝热奶茶,边吃边回忆贺煜那天带她和琰琰来这里吃雪糕的情景,重温当时的美好。

    吃完东西后,她带琰琰去逛街,为每个人都买了衣服,连贺煜也不例外,还准备今晚视频的时候就给他看。

    曾经,他为她买过衣服给野田骏一吃醋,如今她买给他,他必很激动,很兴奋吧,那俊美绝伦的面容会更加的魅力四射,睿智聪颖的眸子深情款款地望着自己,对自己说出甜蜜绵绵的爱语,还有令人脸红耳赤的暧昧情话。

    “妈咪,是不是又在想爹地了?”忽然间,琰琰调侃了一句,那揶揄的表情配上稚嫩的面容,真是可爱极了。

    凌语芊先是面颊一热,随即嘻嘻发笑,拉住他喜悦地道,“妈咪宣布,今天的行程到底结束,我们开始回家!”

    “好!回家吃饭,然后睡觉,睡醒了就可以和爹地视频了。”琰琰也挽住她的手,脚步迈得更大。

    经过商场的洗手间时,凌语芊想去换块卫生棉,于是把琰琰安顿在厕所门口,自己进去,孰料再出来时,猛被两个陌生人堵住了去路。

    不错,那根本就是陌生人!而且,是外国的!

    心头顿觉莫名发颤,凌语芊满眼惊慌地看着他们,继而侧起身子,决定从他们身边绕过。

    可惜,两堵肉墙跟着转移角度,重新堵住她,其中一人,正式发话,“我们是来自美国的国际刑警,现怀疑你,Jane—L,涉及一宗谋杀案,我们奉命带你回去协助调查。”

    美国来的国际刑警?

    Jane—L!

    谋杀案!

    一个个字眼,俨如一个个巨雷,重重地捣鼓在凌语芊的心湖上,使她心惊眼跳。

    特别是那个久违的称号,更是让她面色刷白,脑海无可克制地想起当年杀死莫希凛的一幕,浑身于是抑不住地哆嗦颤抖起来。

    一会,当手腕被一股强大的力量钳住时,她终回神,本能地反抗,“放开我,你们认错人了,不是我,我不是什么Jane—L,我没杀人!我没有!”

    “有没有杀人,跟我们回去便能确定!”男人冷哼,那轻蔑的语气,像是嘲讽她的辩驳。

    就在此时,听到妈咪呐喊声的琰琰迅速奔过来,见到妈咪被两个高大魁梧的叔叔抓住,更是想也不想地跑近,用力推他们,“喂,你们是谁,为什么抓住我妈咪,走开,给我走开!”

    琰琰说的是中文,故那两名男子听不懂,不过,倒是为琰琰散发出来的独特气势怔了怔,真独特的小豆丁,身高仅及他们的大腿,气势却让他们不容忽视。

    见自己无法用武力掰开他们,琰琰于是停止,仰高小脸,严肃叱喝,“我命令你们,放开我妈咪!”

    凌语芊既欣慰,又惊惧,尽管这两个陌生人说是刑警,但她还是担心她的小宝贝会受到伤及,所以她想张嘴叫琰琰逃跑,奈何她支支吾吾,愣是说不出话。

    那两人仿佛看出她的心思,蓦然掏出一根又硬又冷的东西抵在她的腰侧,那是……手枪!

    “不想他受到伤害,你最好乖乖跟我们走!”又是刚才说话的那个男人,再次操着纯熟的美语发出警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