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有夫如此,妇复何求

有夫如此,妇复何求

    凌语芊俏脸迅速泛红,又羞又爱地瞟了他一眼。

    “不过老公喜欢呢!就喜欢你这样粘着我。”贺煜略微托了托她的下巴,在那娇嫩润泽的红唇轻轻一啄,拥住她边往里面走,边问道,“刚才都在做什么?”

    “打电话回去了,和琰琰聊,还有妈妈与薇薇。”凌语芊稍顿,问道,“事情处理得怎样?见到莫帧悦了吗?他怎么说?”

    贺煜沉吟,不语。

    凌语芊见状,急了,“怎么样?情况很棘手吗?他到底因何缘故翻出旧账?”

    贺煜沉着的俊脸,露出一抹微笑,示意她别焦虑,带她往沙发坐下后,掏出手机打给池振峯,“帮我查查美国L市市长Walt—Gill的资料,越详细越好。”

    池振峯先是纳闷,随即听命,同时禀告一些事,“对了总裁,今天早上高峻出发去南非了,听说是贺老先生安排他去的,还有……前天晚上贺老先生带了高峻去参加林军长的家宴。”

    贺煜面色陡然一讷,好半响才给反应,却是漫不经心地回到刚才的话题,“你叫志鹏一起查,查到立刻发到我邮箱,查多少先发多少。”

    池振峯又是略略一顿,便不多说,挂了电话。

    凌语芊继续追问情况,贺煜看着她,决定说出实情,先这样问,“还记得高峻送给你的那条绳子吗?”

    凌语芊柳眉一蹙,下意识地反问,“你怎么知道?”

    “他在绳子里装了窃听器。”贺煜也自顾地说。

    “什么?他装了窃听器?你确定?”这下,凌语芊更是瞪大了眼。

    贺煜抿唇,颌首,又接着问,“至于我送你的那条河鱼之吻项链,则安装了追踪器。”

    追踪器!

    这……什么跟什么啊!怎么搞得像拍电影似的。

    “幸好我装了追踪器,才那么快查到你被关押在G市郊外的货柜场。”

    “所以……这次的事与高峻有关?可是……他就算想窃听,也听不到关于我杀害莫希凛的消息啊,我都没有提过。”

    “不,你别急,我跟你说这些事,是想证明给你看,高峻他,一直都不安好心!至于这次的意外,是我猜测的,我怀疑他怂恿莫帧悦把这件事闹大,目的是……让我失去贺氏的总裁之位。”

    凌语芊恍然大悟,但也心头震颤,为高峻的阴谋诡计,为贺煜即将失去的东西,不,她不能让他失去总裁之位,那是他辛苦付出的心血,是他应得的,她怎么能让他就此拱手于人!

    贺煜倒是没有任何焦急,反而放下一件事,看她的表情和反应,他知道,她相信了他的话,她并没有为高峻在绳子上安装窃听器而辩驳或维护,兴许,就算之前跟她说,她也不会辩驳的吧?呵呵,不管怎样,只要她不质疑就好。

    刚好,池振峯来讯息了,这小子,效率果然快,不过也难怪,这几年贺煜可是投入一笔极大的金额在维持培养这个搜索网上,工作效率必然得快,再说,昊宇和李承泽也出手了,他们几人共同努力,从不用愁没资料。

    Walt—Gill,曾经是个黑道分子,后来“六夜言情”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洗白,先是投身各种公益事业,接着建立一些公司做正当经营,当年曾经和莫希凛竞逐过L市市长,可惜被莫希凛的人脉关系压住,结果以200票之差,错失州长之位。这次高峻想出这样的点子,确实不错,编得合情合理,只不过,高峻凭什么和Walt—Gill斗?除非还有另一股势力,想将Walt—Gill搞下台,就像Walt—Gill当年对莫希凛虎视眈眈一样?

    那么,Walt—Gill知道这件事了吗?照此看来,自己和Walt—Gill算是盟友,是战友,应该去会一会!

    “总裁,你要不要多几名保镖?要的话我立刻安排机票。”池振峯从几人平时联络的skype商讨群里发起了对话。

    昊宇等人也马上附和,因为都意识到了事情朝着严重性升级。

    贺煜却仍一派淡定,继续慢悠悠地查阅着何志鹏不断输送过来的资料,偶尔看看他们的聊天,直到一通电话来临,他才敲打键盘,在群里说出一句,“shit,老爷子又知道我的行踪了!”

    “我都已经做好一切隐秘工作,他怎么还知道!”池振峯发了一个气恼的表情。

    “除了贺一然一家子,还有谁像苍蝇那么可恶。那个高峻,到底从哪里冒出来的,真顶不顺他那无所不能的样子!”李承泽也怒发冲冠,附带表情是一把带血的刀子。

    任由大伙继续讨论,贺煜接通了电话,如期听到贺云清威严沉怒的嗓音。

    “听说你去了美国?你真是不知死活,在那边人单力薄,让人熔了也没人知道,没人能搭救!”

    百度搜索“小说领域”看最新章节“有事吗?”贺煜不理会贺云清的发怒,漫不经心地问。

    “有!你立刻给我回来,立刻!”

    “我有事情办,不可能立刻回去,你知道的。”

    “我当然知道,所以我要阻止你,阻止你去送死!”贺云清由于怒火攻心,咳嗽了几声。

    凌语芊一直留意着贺煜的举动,一直竖起耳朵在听,听到了贺云清的怒吼咆哮,心头顿时说不出的慌乱,下意识地拉住贺煜的手臂。

    贺煜摊开手掌,反握住她略显冰凉的小手,用深情的微笑,安抚她别慌。

    “阿煜,你听着,我现在正式告诉你,你要是执意和语芊在一起,我明天马上宣布,贺氏集团的总裁之位由高峻取代!”贺云清又接着说,终于正面发出了警告。

    贺煜脊背即时一僵,眸光也骤然冰冷,好一会儿,咬牙切齿地冷道,“你就那么硬得在这个骨节上威胁我?”

    “对,我就得在这样的骨节上让你迷途知返!”贺云清也毫不客气地回应。

    迷途知返,哼哼!贺煜发出一声嗤哼。

    “阿煜,你醒醒吧,这天底下有的是女人,凭你的条件,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

    “不错,这天底下有的是女人,可惜,凌语芊只有一个!”贺煜说得果断坚定,握住凌语芊的手,也更加的紧,“好了,就这样了。南非的事故,高峻已经去帮我处理,听说你还带他去和林军长吃饭,你都做好了安排,又何必来威胁我?”

    “这些本应该属于你的!”

    “我不稀罕。”

    “你……”贺云清又是一阵气结。

    “曾经,你用贺氏总裁的位置来要挟我娶芊芊,如今你要用这个位子来威胁我放弃芊芊,是否我与这个头衔脱离关系,你就再也约束不了我?那么,我可以告诉你爷爷,这个头衔,你爱给谁给谁去,我,不——稀——罕!”在听到咆哮和怒吼之前,贺煜挂断电话,俊美绝伦的面容沉怒依旧,冰眸定定看着前方,直到手臂传来一阵轻动,他才回过神来,再度扬了扬性感的薄唇,给凌语芊一个镇定的微笑。

    凌语芊轻咬着唇瓣,纯澈无染的美目,忧愁满布。

    贺煜伸手,在她微蹙的眉上轻抚一下,语气恢复了温柔,“乖,别怕,我会处理好这次的事,会来个彻底消除的。其实,他们没凭没据,根本奈何不了我们。”

    凌语芊略顿,提议,“不如……我去找Ms。Arlene,求她证明不是我杀死莫希凛。”

    “不用。”贺煜摇头,不赞成。

    这件事主要在于高峻、莫帧悦和Walt—Gill三人之间,高峻是这件事的发起者,故只能从莫帧悦和Walt—Gill入手,而且,找Walt—Gill会更好。不过,此人之前曾经领导整个洛杉矶黑道,不好应对,当然,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为了她,就算龙潭虎穴,他也要试试,他不想看到这种令人讨厌的忧愁占据和覆盖住她美丽的小脸!

    搂住她,他俯首在她光洁的额头吻了吻,“这件事你真不用担心,交给我,我会处理妥当。”

    “爷爷那边呢?你是否也有了应对的办法?”凌语芊问起另一个危机,满面愁容丝毫不断,转而悔恨万分地低吟出来,“贺煜,对不起,假如不是因为我,你就不会面临这些事,假如当年我能再忍受一下,没提出离婚,没有跟随高峻到美国来,那么……”

    “傻瓜,不准自责,不准你自个责怪!”贺煜急忙打断,“真追究起来,我当年的那些罪状能列满一张A4纸。”

    “可是……”

    “其实当总裁有什么好,你都不知道我有多辛苦,现在可好了,我可以光明正大地放放假,这样我还能活多几年呢。”

    看着他一副轻松愉悦状,凌语芊更是百感交集,她清楚,他故意这么说是为了阻止她难过和伤心,故沉吟片刻后,笨笨地道,“那以后我养你,我出去工作。”

    “哦?你意思是说我可以整天呆在家?这样我体力会更好,夜晚会更加如虎如狼的,你要工作,夜晚又要服侍我,我怀疑你这副小身子能否承受得住我……”

    “你……坏蛋啦,尽是想这方面的事。”

    “有人就偏偏喜欢这个坏蛋呢。”贺煜笑得更邪魅,伸手在她鼻尖轻轻一点。

    凌语芊咬着唇,含情脉脉地凝视着他,渐渐地,热泪盈眶。

    贺煜先是与她回望片刻,静静享受着她眷恋缠绵的目光,一阵子过后,伸手轻轻拭去她脸上的泪痕,搂她入怀中,低头,细细碎碎的吻连绵不断地落在她的头发、耳朵,面颊、脖颈、香肩,将他对她的爱,遍布每一寸肌肤。

    凌语芊紧紧依偎着他,贪恋地感受着他传送过来的一波波爱意,心湖持续澎湃起伏,幸福的感觉逐渐在胸间扩散开来,且蔓延身体各个地方,深入到血液骨髓灵魂里去。

    有夫如此,妇复何求?

    贺煜,我爱你,不管你变成怎样,我都会爱你,很爱很爱你,深深地爱,永远——

    接下来是午餐时间,贺煜直接在酒店点了餐,陪凌语芊吃完,继续集中Walt—Gill的资料上,凌语芊则上床午休。

    其实,经过飞机上那趟时间的休息,凌语芊再也没有睡意,躺在床上,睁开着双眼,默默看着贺煜,那认真投入的样子,为了她的事想方设法,整个人是那么的完美,比以往更有魅力,更令她痴迷,一阵子后,她索性起身,回到他的旁边,依偎在他的身上。

    贺煜先是略微一愣,便也由她,忙碌期间,不忘分神留意她,在她脸上抚摸抚摸,冲她安慰性地微笑微笑,直到四点钟,调查事宜告一段落,他决定带她出去走走。

    酒店的附近,刚好有条复古大街,是洛杉矶比较著名的景点,他决定到那儿去。

    又是十五分钟过后,他带她离开酒店,在血枭四骑的护送下,抵达复古大街。

    所谓复古大街,其实就是把美国自形成以来每个年代的具有代表性的建筑物呈现给人们,也因此,整个画面非常壮观、古典、让人仿佛穿越时空,身临其境。

    宽敞的街道人来人往,熙熙攘攘,避免引人注目,贺煜吩咐血枭四骑远距离跟随,自己则牵着凌语芊的手,像是一对来洛杉矶观光游玩的普通夫妻,没有顾虑、没有担忧,有的,只是喜悦和兴奋。

    凌语芊尽管曾经在洛杉矶住过,但由于当年那样的身份,她连陪琰琰的日子都是奢侈的,更别指望有机会到这么古典美丽的地方来,故她此刻还是非常好奇与期待的。

    相较于她的兴致盎然,贺煜看起来淡定很多,对周围的美景兴致不是很大,反而一个劲地盯着她看。

    凌语芊觉察到了,不自在地道,“这里挺不错,挺漂亮的,难得过来,你应该好好欣赏一下。”

    “我看你就行了,周围的景物再美,都不及你。”贺煜仍然目不转睛地看着她,邪魅中带着深情。

    凌语芊俏脸倏然热腾起来,从他口中发出的赞美并不少,可她每次听到都忍不住脸红耳赤,只因用他低沉醇厚的声音配上邪魅销魂的眼神,令她不由自主地羞涩。

    而贺煜,似乎很享受她这样的反应,直勾勾地盯了她一会,才拥住她,继续前进,期间还掏出手机帮她拍下不少景点,当然,少不了买纪念品。

    这条街本来就长,一路走走停停,全部游完后,已是下午五点半。

    转左的巷子里,正好有座休憩场所,贺煜指着对凌语芊道,“我们进去看看?听说里面除了沐足,还配有晚餐,如果环境OK,我们今晚就在这吃晚饭。”

    顺着他的指示,凌语芊转眼看去,然后点头,随他走进屋内。

    与大街上的雄伟壮观不同,里面是园林设置,幽雅,宁静,凉爽,还有一股淡淡的花香缭绕着,这对刚在阳光底下经历长时间步行的人们来说,无疑是个好地方,凌语芊也不例外,整个身心顿觉一阵舒畅。

    贺煜看在眼中,轻抿起了薄唇,牵着她的手,往接待处方向迈进,然而走着走着,忽被前方一幕吸引住视线。

    那个……不正是Walt—Gill吗?还想着去会会的,谁知老天自有安排,竟然如此毫无预警地碰上。

    不过很快,贺煜又皱起了眉头,凭他多年养成的警戒能力,嗅到情况的不寻常,那个Walt—Gill,似乎被人挟持了?一位身着黑色西服的魁梧男子,正挟持着Walt—Gill拐弯,进入一个走道。

    “怎么了?”凌语芊被贺煜突然停止脚步困惑住,仰头,疑问。

    贺煜先是沉吟片刻,把凌语芊交给保镖,“你在这等我一下,我很快回来。”

    “你去哪?”凌语芊下意识地抓住他的手臂。

    “我……好像看到一个人。”

    “看到谁了?”

    “Walt—Gill。”贺煜还是如实说了出来。

    凌语芊听后,又是一阵震慑,Walt—Gill?今天他和振峯他们讨论的那个L市市长?刚刚疾步走过的两名男子,其中有个就是walt—gill?可是,大家明明商量好找个合适时间拜见walt—gill的,贺煜为什么要现在去?

    再瞧了瞧贺煜面色凝重焦急状,凌语芊迷惑之余,心头莫名窜起一丝恐慌,把贺煜“第五文学 ”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抓得更紧。

    “别担心,我去看看而已,没事的。”贺煜继续安抚一声,对她深深一望,留下两名血枭骑士陪她到旁边的沙发静坐,自己则带上另外两名,事不宜迟地拐进走道。

    长长的过道上,一片寂静,已无Walt—Gill的人影。

    “贺总,发生什么事了吗?”触觉同样很敏锐的血枭骑士,禁不住问了一下贺煜。

    贺煜略顿,低声道,“我刚见到Walt—Gill好像被人劫持了。他们估计进了某间房,你们一间间留意。”

    血枭二骑领会,尽量靠墙而走,每经过一间房,都竖起耳朵特别警惕,可惜都没任何痕迹,直到身后蓦然响起一阵骚动,只见若干凶神恶煞的人迎面越过,气势汹汹地闯入前面某个房间。

    贺煜和血枭二骑相视一下,悄然跟上,停在那间房的门口,匿藏偷听,不料听出了一个震天大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