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汽车旅馆,翻云覆雨

汽车旅馆,翻云覆雨

    Walt—Gill果然被劫持了,劫持他的那个黑衣男子,是他的私人保镖!他借酒强行占有私人保镖的妻子,保镖愤怒之下,和Walt—Gill的仇家合作,策划了这次的凶杀,刚刚走来的那伙人,正是Walt—Gill仇家派来的。

    看着那群人火焰越来越高涨,不停吆喝着Walt—Gill的私人保镖立刻将Walt—Gill枪毙,贺煜再三思量,吩咐血枭二骑在门口候命,自己先单独进内。

    里面的情景如他所料,Walt—Gill被一伙人围着,太阳穴上抵着一只手枪,持枪之人正是刚才在外面看到的黑衣男子,也即Walt—Gill的私人保镖。

    贺煜的忽然闯进,给里面带来一阵动荡,众人注意力纷纷转移到贺煜身上,凶神恶煞的表情中呈现出诧异、困惑和敌意。

    贺煜一步步地走近,锐利的眸子掠过他们每一个人,最后,停留在Walt—Gill的身上。

    Walt—Gill的神情比那伙人多了一丝震惊,似乎是恍然大悟的表情,显然,他认出了贺煜,记得贺煜曾经和莫希凛的关系,还立刻怀疑是贺煜策划这次凶杀,不过,当他的保镖对贺煜问出“你是谁”时,他又迷惑了。

    面对持枪男子充满敌意的质问,贺煜从容不迫地回答,“和你一样,是他的仇人。”

    “仇人?你怎么知道我是他的仇人?”

    “都用枪指着他了,不是仇人难道是亲信?”贺煜并没透露出刚刚在外面听到的情况,故意说得模棱两可。

    一听亲信这样的字眼,男子握枪的手陡然抽动了下,但很快,恢复如常。

    尽管很细微的一个动作,却逃不过贺煜敏锐的眼光,他再朝众人看了看,迟疑地问,“你们为什么要杀他?”

    举枪男子脊背又是微微一僵,不做声,但眼中怒气毫无掩饰。

    “少跟他废话了,赶紧动手吧,老大还等着你去复命呢。”这时,另一个声音响起,看起来像是那伙人中的首领,还是十分凶狠地瞪着贺煜,并不欢迎贺煜的出现。

    “贺煜,良禽择木而栖,莫希凛都死了好几年了,你不如投靠我,我保证你的事业在美国会发展得更好。”一直沉默的Walt—Gill,总算发出话来。

    贺煜听罢,为之一震,Walt—Gill记得自己!知道自己曾经和莫希凛的关系!而且,还巧妙地把话题转到自己的身上,果然是只老狐狸!

    看着那伙人注意力再次转向自己,每一个人的神色都比刚才更狰狞,贺煜不禁在心中臭骂了Walt—Gill一顿,视线停在那伙人身上,郑重地道,“你们把他交给我,你们要多少钱,随便开个价。”

    “你到底是谁?”对方又问。

    “我说了,我是他的仇人,我要他的命,现在跟你们,买他的命!”贺煜继续着谎言,样子愈加真切,“看你们也是拿钱为人办事,你们尽管开个价,我想别人能给你们的价格,我也能给。”

    有几个人,动容了。

    Walt—Gill的私人保镖,并非冲着钱办事,利眸猛地对贺煜射来一道凶狠的寒芒,叱喝出声,“别听他胡说,他一定是这畜生的同党,你们把他也拿下,连同Walt—Gill,一起送下地狱!”

    Walt—Gill见情况不妙,趁大家注意力都转到贺煜那,挣脱掉叛变了的私人保镖,朝门口疯狂奔去。

    Walt—Gill的保镖先是喊了一声shit,刻不容缓扣动手枪扳机,瞄准Walt—Gill的背影发出一枪。

    尖锐洪亮的枪声,响彻整个房间,场面陡然混乱起来,大家纷纷掏出家伙,贺煜也拔出随身佩带的手枪,追出去。

    出到门口,吩咐在外面等候的血枭二骑对付屋里的人,自己则继续追逐Walt—Gill的叛变保镖。

    砰——

    走道里顿时又是一声巨响。

    Walt—Gill的叛变保镖打出第二枪,子弹从Walt—Gill左背穿过去,鲜血水柱般喷出,Walt—Gill倒下。

    砰!

    第三枪!

    是贺煜发出的,射中叛变保镖的手腕,连带手里的枪也掉落下地。紧接着,贺煜刻不容缓地跑近,拳脚给叛变保镖一顿恶打,打至他倒地,才奔向前方的Walt—Gill,扶Walt—Gill起身。

    “你到底有何目的?你来美国做什么?”Walt—Gill并不领贺煜的情,质问。

    “我需要你的帮忙!你想活命,就跟我走。”贺煜简单扼要地回了一句,继续将他扶起来,回到刚才的小客厅。

    凌语芊立即被眼前的情况吓到,急忙冲上前来,“贺煜你怎么了?你受伤了?”

    “我没事,是他的血。”贺煜给她一声安抚,事不宜迟地指示另外两名血枭勇士,“我先带他们出去,你们去帮毒蝎和雄狮。”

    贺煜话音刚落,背后一阵骚动,毒蝎和雄狮出来了,行色匆忙,“贺总,快走,他们还有人,我们得立刻撤退。”

    贺煜剑眉一紧,一手抓住Walt—Gill,一手抱紧凌语芊,快速往大门口冲。

    血枭四骑在后做掩护,边跟着贺煜撤退,边对付蜂拥而来的敌人。

    不久,贺煜终于逃出店外,看着空荡荡的周围,面色越发凝重。

    “向左拐,我的车子在那里。”Walt—Gill忽然说了一句,面容泛白,眼神散涣,身体状况是越来越差。

    贺煜听罢,便也根据Walt—Gill指示前进,如期见到一辆银色轿车,事不宜迟从Walt—Gill手中接过车匙,打开车门,将Walt—Gill推进后座,安排凌语芊坐在副驾驶座,他亲自驾车,快速驶向店大门。

    血枭四骑刚好出来,血枭雄狮一个人上车,其他三人则继续做掩护。

    “贺总,你们先走,到时再联系,我们没事的。”

    贺煜了解目前情况,便不耽搁,冲三人点点头,踩紧油门绝尘而去。

    看来,这是一场早有预谋的凶杀,车子驶出小巷不久,贺煜发现后面有车紧追而来。

    凌语芊已在刚才一系列情况中吓得花容失色,如今更是心惊胆战,但她不想引起贺煜分神,于是极力强装镇静。

    贺煜何等仔细,早就觉察到她的恐惧,只因情况危险,他不便多加安抚,故只能更加集中心神在驾驶上,争取尽快安全摆脱敌人,这是他目前必须得做的事,他务必保护她毫发不损!

    有了这个信念,他变得更骁勇,俨如一代车神,明明是人生地不熟的地方,他却操作得异常纯熟,惊险又刺激地穿梭于各街各巷,一阵子后,将喧嚣拥挤的市区甩于身后,车子进入郊外主干道。

    然而,还是无法甩掉那伙讨厌的苍蝇!

    “狮,你看不看得到他们总共多少辆车,每辆车内大约有几个人?”贺煜边透过车头镜往后面看,边询问后坐的血枭雄狮。

    一直在留意敌军的狮,很快就作答,“现在看来最多不超过两部,每部车最多四个人,贺总想和他们硬拼?”

    贺煜没有马上回答啦啦文学更新最快llwx.net,全文字手打,在心中暗忖着,凌语芊则惊喊出声,“别,不要和他们硬拼,贺煜,我不要你也受伤,你再加速行驶甩掉他们就行了。”

    贺煜抿唇,淡笑,示意她别慌。

    血枭雄狮顺势提议,“继续走也可以,再过不久是这个区域的州警集中营,他们应该不敢追到那里。”

    贺煜再看了看车后镜,对血枭雄狮和凌语芊说了一声“坐稳”,把油门踩到最尽。

    幸好,walt—gill车子是名车,速度等各种性能都超然,经过一段时间后,宽敞的路面终于不见那两架车的影子。

    “贺煜,我们甩掉他们了,我们终于安全了!我说的没错吧,不用硬拼,不用流血,不用受伤。”凌语芊那一直处于紧张状态的心情总算放下些许,忍不住激动大嚷。

    贺煜也略微松下一口气,腾出手,握住她娇小的柔荑,用力揉搓着,一会,想起某件事,询问血枭雄狮,“他呢?他情况怎样了?”

    “依然处于昏睡状态,不过血已经停止了,应该死不去。”

    他们讨论的,是walt—gill。

    刚才情况危及,不容半点耽搁,除却飞速驾车逃离,根本没时间和机会寻找别的求助。幸好walt—gill中枪的地方是背部,不在要害,加上血枭雄狮途中喂他吃了随身备用的止血丸,不至于有性命危险。

    “对了贺总,我们接下来去哪?再过五十公里有间汽车旅馆,不如我们就到那边落脚?”血枭雄狮又做声。

    贺煜尚未开口,凌语芊已经抢先反对,“不行,我们不能去汽车旅馆,那样很容易被敌人发现。”

    贺煜又是收紧一下大手,安抚道,“没事,他们估计不会追来了,他们终究是犯罪分子,无法当场结果walt—gill的性命,便再也不敢明目张胆地继续,根据这类人的作风,估计会先收手,等待下次机会。还有,刚才狮已经提到汽车旅馆附近是这个区域的州警集中营,我们呆在那儿才最安全。”

    “而且,walt—gill需要清洗伤口,安顿下来也有助于他尽快清醒。”血枭雄狮附和,看向凌语芊,语调充满安慰,“夫人您别怕,我们不会有事的。”

    凌语芊听后,终放了心。

    贺煜重新加快速度沿着道路前行。

    时间已是傍晚六点多,夕阳西下,彩霞满天,整个大地被染成了金黄色,由于车子朝着西面行走,耀眼的光辉把整个车头玻璃照得通亮,光芒刺人眼球,不过贺煜丝毫不受影响,继续沉稳奔驰,他还打开车子顶蓬,让整个车厢沐浴在夕阳之下,也更开阔视野去欣赏这璀璨夺目的晚霞。

    凌语芊先是条件反射地眯了眯眼,随即深深陶醉在美丽的夕阳中,脑海还忽然不由自主地涌上一幕久远的画面,不禁低吟出声,“贺煜,还记得我们当年去飞蛾山的时候,也是迎着夕阳前进的情景吗?”

    “你称之为追日,我们追着太阳走,看着它一点一点地落没到西边,沉入地平线里,然后你傻傻地哭了,说好舍不得。”贺煜马上接话,很明显,他记得,且很清楚地记得。

    “你于是跟我承诺,等你有钱了,自己买部车,还要速度最快的,再带我体会一次。”凌语芊思绪继续回到当下,因那美好的回忆,整个脸庞洋溢着梦幻与憧憬,和霞光相辉映,显得更加绝美迷人,勾魂夺魄。

    贺煜即时看呆了,用力握住她的手,着迷地凝望了片刻,继续驾车奔腾,用行动,表达他的承诺。

    凌语芊也重新投入其中,与他十指相扣,边体会着此刻的美好,边回忆当年,整颗心彻彻底底地沉醉,那些个悲愁和惊惧,全都消失,萦绕身边的,是无尽的感动和幸福。

    当然,现今情况终究不同,他们并没有像上次那样追到太阳完全沉落,因为汽车旅馆到了。

    看着凌语芊意犹未尽的失落状,贺煜让血枭雄狮留在房内处理walt—gill的伤口,自己则带凌语芊到汽车旅馆走廊的排椅坐下来,继续欣赏余下的霞光。

    “贺煜,还记得再过三个月是什么日子吗?”凌语芊依偎在他宽阔的肩膀上,迷恋依旧地看着遥远天际边的美景。

    贺煜一时意识不到,有点迷惑地看着她。

    凌语芊并不侧脸与他回望,自顾往下说道,“那你还记不记得当年追日时承诺我的另一件事?”

    当年承诺的另一件事?贺煜继续琢磨思忖,渐渐地终于想了起来,正欲回答,凌语芊却又幽幽地道,“贺煜,你有没有觉得我们像受了诅咒似的,你每一次承诺,都不会实现……”

    “这次一定会实现,一定会!”瞧她美丽的容颜被悲切怅然覆盖,贺煜简直心如刀割,迫不及待地保证,“还记得我说过要再次迎娶你吗,我打算选择在你生日那天,我不但要给你一个难忘的婚礼,还会给你一个难忘的生日。”

    难忘的生日……

    凌语芊听罢,不由得想起和他结婚的情景,当年,婚礼就是在她农历生日那天举行的。

    贺煜似乎也看出她在想什么,收紧手臂,将她搂得更严实,低沉的嗓音充满无尽的愧意和悔恨,“对不起,对不起,请原谅我当初的无知,这次,我会补偿你的,一定会给你想要的。”

    凌语芊顺势把脸埋入他的颈脖中,用力汲取着他专属的男性气息,那令她迷失沉沦的味道,深深地烙印在她的脑海,此生,都无法抹去。她多希望,自己能永远这样和他在一起,能时刻感受着他的存在与陪伴,然而,她终究还是抬起头来,迎着他真切坚定的眼神,她心里却得不到踏实,她很害怕,那些魔咒会继续缠住她,再一次毁灭她的梦想和幸福。

    “芊芊——”她的表情,让他很是郁闷。

    &nbs百度搜索“小说领域”看最新章节p;“贺煜,你说我会不会被抓去坐牢?”凌语芊打断他,岔开话题。

    贺煜剑眉一蹙,心疼地轻斥,“不准胡思乱想,我说过,无论发生什么,我都会好好保护你,这次也不例外,你不会有事的,我会把它解决,等Walt—Gill醒了我就解决。”

    凌语芊咬唇,注视着他,少顷,顺势问,“对了,那个Walt—Gill怎会遭到凶杀?他是市长,出入应该有保镖才对。”

    贺煜为她极快的思维扭转略略一怔,便也大概述说一下今天的事,希望借此转开她的注意力。

    如他所愿,凌语芊听后立刻发出不赞同的看法,“那你还救他,这么可恶的色鬼,就该吃枪把子!”

    “他是该死,可我们还需要他,故必须救他,至于他的报应,他干了那么多坏事,断然不会有好的结果,这次没事,不代表将来能逃过。”贺煜稍顿了顿,神色愉悦起来,“今天我救了他,接下来对我和他的合作起着极大的帮助,其实认真想想,说不定这是老天爷给我们的机会,所以,你更不用担心了,你一定没事的。”

    他说的确实没错,像Walt—Gill那样的人,想接近并非容易的事。然而,一想起他冒着性命危险去博取Walt—Gill的另眼相看和重视,她便心有余悸,不禁嘟起小嘴嗔道,“贺煜,你答应过时刻和我在一起,你也清楚我不能与你分开,下次要是再遇上这样的事,别再这么冒险了,你至少先告诉我,我觉得OK,你才准进行,嗯?”

    呵呵,先告诉她?她肯定是说什么也不会赞同的。

    当然,贺煜不会傻到反驳,一副乖巧地点了点头,指尖在她小巧的鼻尖轻轻一按,道,“好了,别说了,抓紧时间再看看美丽的日落吧,再不看就消失了。”

    凌语芊顺着他,重新看往遥远的西边天际,静静欣赏最后一抹美好,直到夜幕降临,整个大地回归沉寂。

    “来,我们去吃饭,今晚想吃什么?”

    “能不能什么都不吃?”凌语芊慵懒懒地回答,神思尚未从刚才的美好中出来。

    “当然不能!”贺煜在她鼻梁上拧了一把,拥住她往旅馆前台走,报上房号,吩咐服务员准备三个套餐送过去,这才带凌语芊返回下榻的套房。

    血枭雄狮已经帮Walt—Gill取出子弹,且消毒和包扎好伤口。他在接受保镖训练时,学过如何处理枪伤的。

    见到贺煜进来,他首先汇报Walt—Gill的情况,然后还说已和另外血枭三骑取得联系,他们也都摆脱敌人回酒店,除了打斗逃跑过程中受了点皮外伤,并无大碍。

    贺煜欣慰地点了点头,随即进入面积小点的客房,默默注视着熟睡于床榻上的Walt—Gill,直到服务员把晚餐送来。

    这间汽车旅馆,尚算豪华,跟市区内的酒店设备差不多,正好有两房一厅供他们租住。贺煜让血枭雄狮在客厅吃,自己则带着凌语芊回到属于两人的主卧。

    奔波了一天,凌语芊胃口不是很好,不过有贺煜盯着,她还是吃了一大半,不至于饿着了。

    餐具已经撤走,贺煜拥住她到床前坐下,稍会,柔声询问,“你身上没带卫生棉吧,要不要我打电话跟柜台问问?”

    凌语芊怔了怔,讷讷地应答,“不……不需要了,今天已是第四天,没了。”

    “真的?那今晚上……”贺煜整个人立刻雀跃起来。

    凌语芊羞赧地瞟了他一眼,“还不行,刚干净的呢,想做那种事,最少都得再等两天。”

    哦——

    长长的尾音,透着浓浓的失望。

    一会,贺煜猛地又道,“那我帮你洗澡。”

    “不用,我自己来就行。”

    “可是……”

    “你能确定这期间忍得住,我就让你洗!”凌语芊索性擢中重点,“那天因为我昏迷了,而且来着月事,你也就没有蠢蠢欲动,可现在情况不同,你的心思一定不会再像上次那么纯,所以……你还是乖乖地坐着等我吧!”

    “呃,好吧——”贺煜又是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懊恼失落不已。

    凌语芊为此模样惹得笑意盈盈,款款起身,走向浴室。

    由于没有干净衣服带在身边,故她只是随意冲洗一下身子,很快便出来,叫贺煜进去,然后先上床躺下,疲惫的身子一沾上软绵绵的床褥,结果便是昏昏欲睡,她于是索性闭上眼,沉入宁静的世界,不知多久过后,朦朦胧胧中发觉有东西在自己肌肤掠过,每到一处还引起一阵无法自控的酥麻,如此感觉,是那么的熟悉,她没立刻睁眼,先静静享受着,直到身体越来越热,眼见欲一火就要烧起来了,紧闭的眼皮终张开。

    在她身上留下一窜窜爱痕的男人,这也抬起头来。沐浴后的他,神清气爽,水润光泽,越发迷人和性gan,那双深邃的电眼,正朝她迸射出魅惑勾魂之光。

    “不是说过还要再等两天的吗,坏蛋!”凌语芊启唇,啐了一句。娇娇柔柔的嗓音中却没丝毫责怪恼怒之意,盈盈美目更加的柔情万种。

    “我知道啊,我只是亲亲而已,还没有进入主题的对不。”贺煜回她一个邪魅的笑脸,重新低首……

    呼——

    凌语芊抑不住地发出一声娇喘。

    贺煜见状,心中更觉得意,意味深长地嘀咕,“对了,我刚才想了想,觉得我们没理由再等两天的,理论上来说,既然你下身干净了,我们就可以做了呢。”

    凌语芊听罢,不禁翻了翻白眼,理论上来说……确实,理论上来说可以做了,但实际上,她不想呢!

    “芊芊——”

    “会疼,我怕疼!”凌语芊终于说出真实原因。

    疼?!

    原来不是导致妇科病啊!他还以为会引起妇科病的!

    听到是这样的理由,贺煜眸光犀利一晃,飞速闪过一抹得意的光芒,依然一派认真地道,“那我轻一点。”

    轻一点?他会吗?凌语芊并不认为如此。

    可惜,已经得到答案的男人,内心即时形成一个决定,这个决定,让他不管她相信与否,自顾行动起来。

    感受着身体越来越滚烫,身上的男人越来越热切,凌语芊自然清楚这是怎样一种形势,打心里想抗拒,然而又有另一种意识阻挠她,在左右摇摆之下,她呆呆地接受着他一步步的侵袭。

    湿滑的舌头灵巧如簧,狂肆如巨蟒,先是辗转缠绵在她的唇上,继而移到她的脸庞、五官、耳朵、颈窝、锁骨,舔遍她身上一寸寸肌肤,粗粝的大掌也顺着舌尖流连摩挲,每一下,都显示出他的渴望与灼热,显示出对她的需要与索求。

    脆弱敏感的神经,就此一触即发,异样的流畅通无阻地涌遍凌语芊的全身,充斥到身体各个角落。

    凌语芊无法克制地发出了嘤咛,细细的,浅浅的,分外动听。

    随着他舌尖继续往下,她更像是被大火燃烧似的,思绪深陷混乱,不能自已。

    “贺煜——”她不由低喊出声,睁着迷离的双眼不知所措地看向他,却只见到他又黑又粗的头发,她便下意识地伸手,欲去推他,然而,两手仿佛被击溃了似的,一点力气也没有。

    贺煜对周遭的一切都已无知觉,只知孜孜不倦地埋头苦干,这期间,她身上的衣物通通被褪去,而他围在腰际间的浴巾也轰然落下。

    “啊——”

    百度搜索“六夜言情”看最新章节微微的刺痛,使得凌语芊失控地尖叫出来,叫声在小小的房间异常响亮,迅速蔓延到各个角落,很快,她意识到身处的地点,又急忙咬牙,闭嘴,甚至伸手去紧紧地捂在嘴上。

    贺煜也停了停,俊颜似笑非笑,眼神耐人寻味地睨视着她,约莫数秒,再次……

    凌语芊在心里骄喘申吟出无数次,更加咬紧牙关,小手也更是死命地捂紧小嘴,水汪汪的大眼睛猛看着他,对他发出楚楚可怜的乞求。

    男人非但没顺着她的心,反而越发给力……

    强烈的震颤,她整个人似乎被甩到了空中,漂浮,游动,飞翔。

    天呐!

    噢!

    “贺煜,贺煜,贺煜……”

    她的灵魂深处,发出了震撼的呼唤,一声接一声,都是他的名字。她的眼睛深处,也满满地占据着清晰的黑影,一个接一个,都是他的容颜。

    与他在一起的日子越久,她越觉得自己对他是多么的深爱和眷恋;与他一起历经越多的苦难,她越觉得自己是多么的离不开他,至于刚才什么怕疼的感觉,都已统统抛诸了脑后。

    然而,这个腹黑邪恶的男人,是多么的折磨人,他忽然抽身离开,在她深深动情之际,嘎然止步。

    凌语芊见状,美目立刻蒙上一层不解和焦急,下意识地喊,“不要,不要离开我,贺煜,不要离开。”

    贺煜略作沉吟了下,很认真地道,“可是,你怕疼,你刚才说了,你怕疼。”

    凌语芊脊背一僵,咬了咬唇,嗫嚅道,“不疼了,不疼的。”

    “确定?”好看的剑眉,高高地挑起。

    “确定!”

    呵呵——

    男人勾起唇角,在她不觉察的情况,轻轻地笑了,那抹笑,一分诡异,两分邪魅,三分得逞,四分狂妄,十足的恶魔!

    爱的旋律,重新弹奏而起,火山碰撞,炸出一波接一波浓烈而火热的岩浆。

    “乖,别忍着,这里是汽车旅馆,最优良的便是隔音设备,出了这四面墙和那扇门,就再也听不到里面的任何声音,所以,别怕。”看她忍得痛苦,贺煜发出诱导,声音低沉,醇厚,摄魄,勾魂。

    凌语芊美目瞪得倏大倏大的,目不转睛仰望着他,神色有点迟疑,不敢立刻听从,然而看着看着,她又忍不住慌了起来,她好怕他会像刚才那样,再次从她身上离开,此情此刻,她的身体和心灵,别一样的柔软、脆弱和无力,她需要他,需要他的温暖,故她不要和他分开。

    于是,她叫了,乖乖依从他的诱惑,发声申吟、骄喘、呐喊、尖叫,再也没有顾虑。一声接一声,前所未有的大声,前所未有的高亢,前所未有的勾魂。

    几番翻云覆雨,换来的是疲惫不堪,沉睡到天亮。

    凌语芊还在酣睡着,贺煜却按时起床了,这男人,就像是训练有素,不管何时何地,只要有事牵绊,他必能保持着清醒,而且,尽管只有短短几个小时的休息,足以让他恢复体力,再加上一番梳洗后,完全恢复了平时的精神饱满,神采奕奕。

    他伫立床前,温柔深情的眼神再对着浑然无知觉的人儿眷恋一会,这才踏出房门,见客厅空无一人,于是来到旁边的小客房。

    Walt—Gill也醒来了,估计是失血过多的缘故,整个人虚弱不已,带着沮丧沉怒的蓝眸直勾勾地睨着贺煜,不吭声。

    贺煜从容不迫地走近,用英语漫不经心地询问,“你还好吧?”

    Walt—Gill又给他一瞥,缄默依旧。

    血枭雄狮则开口汇报,“他身体没什么事,刚才他已跟他的部下联系过,等下他的人应该会来接走他。”

    贺煜听罢,稍作沉吟,在Walt—Gill旁边的沙发坐了下来。

    小小的客厅恢复宁静,再过两分钟,Walt—Gill发话了。

    “为什么救我?”蓝眸已转锐利,直视贺煜。

    贺煜迎着他,不假思索地回应,“因为我需要你的帮忙,有件事,需要与你合作。”

    Walt—Gill眉毛一挑,“什么事?”

    迟疑几秒,贺煜再道,“你还记得当年莫希凛是怎么死的吗?”

    Walt—Gill先是眸色闪晃一下,讪讪地回答,“心脏病发身亡,凭你和他的交好,你应该清楚。”

    贺煜把他这个细微的动作记在心里,继续道,“如今莫希凛的儿子却不这么认为,莫帧悦说是你收买女杀手,把他父亲干掉!”

    Walt—Gil猛地又是一震颤。

    贺煜继续看在眼中,心头不由起了微异,脑海中一道灵光闪现,莫非……真有此事?当年暗中雇佣芊芊的幕后主脑,正是Walt—Gill?

    当然,Walt—Gill不会给他解答,苍白的面容瞬间沉下,怒斥,“别听那小杂毛胡说!还有,你到底有何目的?与我是敌是友?假如是友,我看在你救过我一命的份上,无限欢迎,若然是敌……”

    他停顿,没往下说,阴森幽冷的眼神表明态度。

    贺煜淡定不惊,说出最重点,“莫帧悦还说,当年那个女杀手,是我的妻子。前几天,美国的国际刑警到中国抓人,说我妻子涉及一件命案,我来找莫希凛的儿子查问,他给了这样的答案给我。”

    Walt—Gill再次目瞪口呆,脑海瞬时间闪出了一个娇小的倩影,他记得,昨天见过一名年轻女孩紧跟在贺煜身边,可惜当时中了枪,神智恍惚,记忆不是很清晰,只知道那是一个娇滴滴的中国娃娃,难道那就是贺煜的妻子?他妻子是当年那个杀手?

    “你……妻子叫什么名字?”

    “凌语芊,曾用名,简丹。”贺煜如实相告,发觉Walt—Gill神色又是闪烁了下,心头不觉也更加起伏,语气略微拔高了些许,“沃特市长,我已经对你坦然相告,希望你别有保留,虽然我和莫希凛有过交情,但他毕竟人已死,这次他儿子还这样污蔑我,我想,我和你算是朋友,站在同一战线上。”

    Walt—Gill若有所思地注视着贺煜,许久,准备做声时,注意力忽被别的东西吸引住。

    贺煜顺着他的视线移动,见到房门口那抹熟悉的倩影,迅速冲过去,用高大的身躯挡住Walt—Gill的目光,且推着凌语芊进内。

    “贺煜,他醒了?你刚才和他在谈什么?”凌语芊坐回床沿上,询问。

    贺煜不吭声,神色有异地瞅着她。

    凌语芊先是与他回望,渐渐地,不解地问,“怎么了?干嘛一个劲地盯着我看?难道我脸上有什么不妥?”

    有什么不妥?确实不妥,大大的不妥!不仅是脸上,而是全身!

    那绝美精致的容颜,那清澈无染的美眸,那水嫩娇柔的肌肤,那亦纯亦媚的气质,整个人,是该死的致命诱惑!这小东西,难道不知道自己有多勾人吗,特别是经过昨夜连番的恩爱缠绵,醒来尚未梳洗,简直就是一个小妖精化身,慵懒、风情、妩媚,足以唤起所有男人的欲望,刚才那个老色鬼Walt—Gill,就是其中一个!

    “贺煜——”

    “去洗脸。”贺煜总算开口,拉她起身,走进小浴室,亲自整理着她的头发,为她洗脸。

    凌语芊不甚理解,但也乖乖地任由他代劳,边静静看着他俊美绝伦的容颜,心里载满了幸福和甜蜜。

    “还疼不疼?身体没什么不适吧?”贺煜的手,忽然停在她的小腹上。

    凌语芊回神,知道他指的是什么,俏脸猛地一热,羞嗔,“坏蛋!”

    “那喜欢坏蛋不?”贺煜唇角立刻勾起一抹邪魅的笑,瞧她越发羞涩赧然,他由衷地低叹,“坏蛋昨晚真开心,宝贝,你昨晚表现得真好,把老公的魂都叫走了……”

    本来,凌语芊睡醒时就已经回想过一遍昨晚的情景,为自己当时的豪放大胆和疯狂放纵咂舌,现听他亲口提及,她仿佛回到当下,整个人更是无地自容,甚至有点儿羞恼,把那一切归咎与他,她甚至想到,昨晚他中途刻意停下来,就是为了引起她后面的疯狂的。

    瞧,他这不得意着呢!

    不过,虽然这么想,可她无法恨他,看着他那邪魅痞笑的样子,她非但不生气,反而更加迷恋。其实,他最吸引人的,不只是这张棱角分明、俊美无铸的阳刚面孔,而是配上邪气十足的笑,魅惑众生,让人无法招架,只会沦陷得不可自拔。

    贺煜对她,何尝不是深深着迷和沉沦,他最爱看到的深情和眷恋此刻盈满她整个眼眶,他最爱看到她羞答答的模样,此刻也正呈现在他的眼前,令他无法控制地想起昨晚的情景,心中即时一阵沸腾,俯首下去,埋在她略微敞开的衣襟口,事不宜迟地在胸前那片雪白的肌肤啄吻起来。

    “不,不要了。”细微的酥痒,使凌语芊清醒,立马做出抗拒。

    贺煜听而不闻,大手探进她的后背,轻巧熟稔地解开她胸衣上的扣子,津津有味地品尝起来。

    凌语芊继续本能地抗拒,但渐渐地,挣扎减弱,转成迎合,小小的浴室里,温度燃升,爱一欲弥漫,娇喘不停。

    “叩叩,叩叩——”

    就在这干柴烈火即将燃烧之际,不识趣的敲门声赫然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