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媚色生香,考验

    伴随着「血枭雄狮」的叫唤,“贺总,贺总您在里面吧?Walt—Gill的人来了。”

    Shit!

    贺煜暗暗低咒一句,百般无奈地从凌语芊胸前抬起头来,看到她那再显妩媚诱人的模样,顿时又是一阵懊恼,重新为她清洗整理,确定那些勾魂摄魄的因子都隐藏起来了,才带她走出浴室,来到客厅。

    Walt—Gill的目光,再次锁定凌语芊的身上,炙热、精亮,难掩惊艳。

    贺煜看在眼中,怒火狂烧,一会,压住不悦,拥住凌语芊的肩头别有用意地介绍,“我的妻子,我这辈子唯一珍爱且最爱的女人。”

    Walt—Gill怔了怔,饶有兴味,“哦?唯一的?最爱的?”

    “嗯,不顾一切!”贺煜加重语气,继续宣示自己的占有权。

    Walt—Gill则又是说得模棱两可,“我忽然觉得莫希凛儿子的话可信,你妻子这么迷人,别说莫希凛,就算全世界的男人都逃不过。”

    “沃特市长这是在明示,当年正是看中我妻子的天赋,才下高价对付莫希凛?”贺煜也半真半假地回应着。

    Walt—Gill脸上的调笑霎时转成讪笑,停止话题,吩咐他的随从扶他出门。

    贺煜紧紧跟随着,眼见他就要上到车去,不禁郑重焦急,“沃特市长,关于我这次和你谈及的事,希望你能认真考虑,能……”

    “你们继续开我的车回市区吧,对了,我回去后会立刻处理这次的意外,你们也不用担心会受到袭击的,那些杂种们,我会一个个整治!”说到最后,Walt—Gill神色变狠起来,对贺煜留下最后一抹注视,还不忘又扫了一眼凌语芊,弯腰钻进长型轿车内。

    然后,由另外几辆霸气的黑色车子护送,绝尘而去。

    贺煜先是呆愣了一会,直到车影越来越远,收回视线,朝血枭雄狮打了一个手势,拥住凌语芊,坐进Walt—Gill的车子。

    血枭雄狮负责驾车,朝着前面那几辆车子行驶的方向追去。

    “贺煜,你刚才为什么跟老色鬼说那样的话?难道他就是当年那场谋杀的幕后主谋?”凌语芊依偎着贺煜而坐,略微仰脸,纳闷询问。

    贺煜也看着她,想起Walt—Gill刚才那几次的细微小反应,点头,“嗯,我想应该是。当年竞选市长他败给莫希凛,于是策动谋杀,然后顺理成章坐上市长之位。对了,你当时接到任务的时候,那个Ms。Arlene有没有说是谁要莫希凛的命?”

    “没有,她只跟我说要杀谁,要怎么操作,至于雇主,并不提及,她一向不提谁要目标的性命的。当时我害怕死了,一心想着如何顺利完成任务,其他的事根本没心思去理会。”

    她心有余悸的样子,让贺煜胸口猛然一揪疼,再一次为她当年的险恶生活感到无限心疼和怜惜,大掌轻轻扶住她的头侧,将她按在他的肩窝上。

    凌语芊仿佛找到了温暖安全的源头,顺势朝他靠近,与他紧紧贴在一起。有他在,她再也不用害怕,再也不用担心,因为他会好好保护她,她坚信,他一定有能力保护好她!

    接下来,彼此不再做声,只静静依偎相拥着,直至回到下榻的酒店。

    其他血枭三骑正在酒店等候,贺煜对他们问候一番,随即回到房间,安排凌语芊休息,自己则刻不容缓地打开电脑,与池振峯和昊宇等人讨论昨天的意外。

    大家听完后,都一致认为Walt—Gill就是当年的幕后黑手,可惜却又想不到有什么法子让Walt—Gill承认。

    期间,振峯还特别提醒,这件事必须得尽快处理好,因为假如主谋真的是高峻的话,不久高峻一定会发现贺煜是带着凌语芊一起出国的,会发现,那两个刑警收了钱,然后再一次找刑警组织的内部,凌语芊会再次被拘捕。

    因此,下午的时候,贺煜再次去找Walt—Gill。他留下两名保镖在酒店保护凌语芊,自己带上另外两名,连同Walt—Gill的车子一起出发去Walt—Gill的府邸。

    Walt—Gill并没拒绝贺煜的来访,但也没立刻会见,只吩咐随从先把车子驶进库房,将贺煜接到客厅,且转告说,他有公务在忙,暂时不能见。

    公务在忙?有病带身还这么拼命?美国的官员有这么敬业的吗?

    贺煜清楚,这应该是Walt—Gill装腔作势的一个借口,倒也没生气,只在心中冷冷一笑,随即在客厅坐下,这一等,将近两个小时,Walt—Gill终于姗姗来迟。

    “贺老弟,真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昨天没在,公务堆积如山,我必须先处理。”Walt—Gill尚未走近就发话,说得煞有其事,还竟然对贺煜用了“brother”。

    贺煜抿唇,站起身,关切道,“沃特市长的伤势,没大问题吧?”

    “好很多了,这点小伤,没事儿!”Walt—Gill满不在乎地回应。

    不清楚是因为回到自己的地盘了呢,又或经过特别疗养和足够的休息,再甚至……想在贺煜面前表现得强势霸气吧,Walt—Gill的情况与早上相比,真的好了很多。

    贺煜继续耐人寻味地浅浅一笑,进入主题,“沃特市长,关于我跟你提及的那件事……”

    不待贺煜说完,Walt—Gill突然扬了扬手,站立旁边一个男子,走到贺煜面前,递上一叠资料。

    贺煜怔了怔,接过,一看,容色一变。

    “呵呵,你们中国人总是逃不掉这样的桃色陷阱,这小杂毛,比他老头子笨多了。”Walt—Gill嗤嗤地嘲讽出来,端起参茶,悠悠然地茗着。

    贺煜心头依然微颤,反复阅读着手中的资料。这个Walt—Gill,尽管口头上没表明什么,却已经回来行动了,短短时间就查出莫帧悦的情况,不愧是地头蛇,不愧是这里的市长,情报网神速!

    &“第五文学 ”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nbsp;原来,莫帧悦除了财政出现问题,还与一名未成年女子发生性关系,被拍下录像。会是高峻设这个桃色陷阱给莫帧悦踩的吗?然后要挟莫帧悦配合他翻出旧事,好对付自己?

    想罢,贺煜暂且放下资料,掏出手机打开到相册,起身走到Walt—Gill面前,指着相片上的人,问道,“不知沃特市长有没有认识这个人?”

    Walt—Gill一看,眉头蹙了蹙。

    &nbsp3gnovel.cn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他叫高峻,中美混血儿,八年前忽然活跃商界,以收购公司为主业,目前就职于我家族集团的副总裁之位,我想,这次的事应该是他一手策划。”贺煜敏锐的鹰眸紧盯着Walt—Gill,见他神色有点异样,不禁又道,“沃特市长认识他?”

    片刻,Walt—Gill才接话,“嗯,三十年前见过。”

    三十年前见过?三十年前……高峻不才几岁吗?Walt—Gill就算见到,也是小孩子,跟相片里的形象根本不一样的。

    贺煜顷刻被这老色鬼的话震慑到,黑眸瞬间涌上狐疑和气恼,在揣摩思忖着他话里的真实,这老色鬼,在玩弄人?哼哼,先是故作姿态让自己等了两个小时,然后又说出一句这样的话,真是可恶至极!

    不过……

    还有另一个可能性!那就是,老色鬼见到的,其实是一个长得与高峻相同的人!

    很快,贺煜脑海又闪现出另一个念头。

    与高峻长得一模一样?谁呢?孪生兄弟?不可能,难道是……高峻的父亲?!那么,大伯与高峻,压根就不是父子关系了!

    如一道响雷轰炸,贺煜全身倏然僵硬,连呼吸,也在那一刹那停止了!

    似乎没觉察到贺煜的震惊和变化,Walt—Gill再次开口,转开了话题,“天色不早了,今晚你就在这里用餐吧,对了,我还以为你会带着你妻子一起来,毕竟,你说过你是那么地爱她。”

    贺煜回神,暗暗调整一下心中的震慑,瞧着Walt—Gill暧昧色迷的神色,淡淡地答道,“她身体有些不适,留在酒店休息。我今天到访,是为了弄清楚事情的真相。”

    “那现在都清楚了吧?”

    贺煜不直接回答,反问,“对这件事,沃特市长打算怎么做,毕竟他们扯到你的身上,另外实不相瞒,我的时间不多。”

    “放心吧,这是我的地盘,只要你们呆在洛杉矶,我敢保证你们不会被抓。”

    “对了,刚才市长说看过这个人?请问是何时,何地?叫什么名字?什么身份?”贺煜又发问。

    可惜,Walt—Gill不再回答,若有所思地瞧了他片刻,站起身来,“先吃饭吧,你救了我一命,今晚我必须好好款待你。”

    看着Walt—Gill自顾走去的庞大身影,贺煜满腹沉思依旧,少顷,便也跟了上去。

    进入的地方,并非正规饭厅,而是一间客房,里面灯火辉明,满桌佳肴,还额外坐着几个人,打扮均是西装革履,看起来像是从政人事。

    接下来Walt—Gill介绍,证实了贺煜的猜想,这几个中年男子,都是洛杉矶政府公职人员,是Walt—Gill的心腹。

    估计事先Walt—Gill已经吩咐过他们?相较于美国人总会带着一种俯视的眼神看待我们中国人,他们对贺煜的态度尚算友善与客气。

    在walt—Gill的招待下,大家陆续入席,贺煜也不做推辞,不过,入席之前,他吩咐保镖打个电话给凌语芊,告知今晚得吃完饭再回去,还叮嘱留在酒店的血枭二骑好好保护凌语芊。

    在贺煜坐下之际,Walt—Gill冷不防地打趣道,“若非贺老弟亲自跟我说过你很爱你的妻子,我还以为你是受威逼于你的妻子呢。”

    其他几人,哄然轻笑。

    “你们没看过贺老弟的妻子,那可真是一个勾魂夺魄的小尤物,与我们本土的尤物完全是另一种不同的风情,我都看得移不开视线了,难怪贺老弟会爱得不顾一切。”Walt—Gill接着说,目光停在贺煜身上,碧蓝的眸子泛着复杂诡异的光芒,没有半点顾虑,他不应该用这样的言语这样的语气评论别人的妻子。

    贺煜早就不爽Walt—Gill对芊芊的窥视,现今还肆无忌惮地言语调戏,更是恨不得一刀捅死这老色鬼。

    刹那间,他想起也曾和他称兄道弟的莫希凛,心中不禁暗暗自嘲了一把,想不到自己结交的这些人,都是老色鬼!怪只怪,这些所谓的权贵,他妈的没一个是好人!

    气归气,贺煜心中又清楚自己有求于Walt—Gill,于是强打着笑脸,装作不在乎状,边心不在焉地吃饭,边暗自为要事思忖着。

    Walt—Gill就是看准他不会发作,才继续放肆,席间不断把话题转到贺煜身上,有意无意地提及凌语芊,极度考验贺煜的耐性和忍功。

    到了晚饭结束,就在贺煜认为可以松下一口气时,谁知Walt—Gill又把他带到另一间客房,不同于刚才的灯火辉明,这里光线幽暗,香气四溢。

    那是一种……极为奇怪的香气,极为诡异的香气,让人闻着,无法克制地情潮躁动!

    这杀千刀的老色鬼,接下来耍的又是什么花样?

    贺煜皱眉,极力排斥着那源源袭来的诡异香气,思忖间,几个人影毫无预警地袅袅而过,伴随着各种各样的香水味,待他定睛,只见几个尤物出现在房间里。

    不错,那确实是尤物,一个个衣着暴露,烈焰红唇,骚姿弄首,狐媚娇嗲,脸蛋和身材都分外优秀。

    果然是个老色鬼,连有伤在身都不顾,还把小姐叫到了家中来,难道就不怕被人看到?不过想想也知,老色鬼有意隐瞒的话,公众媒体又怎么会发觉。

    “贺老弟,喜欢哪个随便挑,3P一起上都行的,总之,今晚上我要好好款待我的救命恩人。”Walt—Gill坐在最中央的位子上,已经随手搂了一个金发美女入怀,不怀好意地看着贺煜。

    贺煜对那声“贺老弟”感到特别的刺耳,心中怒火也仍在暗暗燃烧着,默默看着Walt—Gill。

    其他几名政要官员也纷纷人手抓了一个,剩下两个,自然而然地坐在贺煜的左右。

    不着痕迹地避开她们的献媚,贺煜冲Walt—Gill提醒道,“沃特市长身为政府官员,我觉得,私生活方面还是注意点好。”

    Walt—Gill眸色一晃,不以为然地应答,“是吗?但听说你们中国那些官员也经常玩这样的Party呢。”

    贺煜稍顿,道,“我们已经在大力施行反腐。”

    “有吗?我还是经常听说中国某某官员陷入桃色事件哦。”那表情,是赤果裸的嘲弄。

    贺煜唇角微微一抽,辩驳,“每一种政策,都需要一定的时间,要循序渐进,存在,不代表不铲除,漏网之鱼就是这么来的,至于大部分都还是受到了整治,故我奉劝市长多加注意。”

    “呵呵,没事,你们中国反腐,那是你们的事,我们美国还没呢。”Walt—Gill又是意味深长地笑了笑,朝贺煜身边两个金发美女打了一个眼神,“贺老弟不是从政人士,如今身处的又是我们美大帝国,故不必顾虑,今晚你一定要接受我的诚意,否则,我会觉得你不想交我这个朋友。”

    我呸!

    谁稀罕你这个老yin虫当朋友!

    贺煜心头怒火更盛,然而,他也听出了Walt—Gill的话中含义,那明显是一种威胁,即是,假如你不给我面子,休想我帮你处理那件事。

    因此,贺煜再一次忍住熊熊怒火,对依偎上来的金发美女推了一推,若无其事地道,“谢谢市长的美意,很抱歉,我不喜欢西方女子。”

    谁知道,Wall—Gill听罢,朝外面喊了一声,房门应声而开,进来两名东方女子,同样是妖娆至极,媚惑人心。

    “我就猜到你可能口味有别,特意让人安排了两个东方尤物!红色衣服的,是日本女优,床上功夫绝对一级棒,贺老弟今晚就好好销魂一番吧。”Walt—Gill说着,忽然顿了顿,语气更加耐人寻味起来,“我想那体会,应该不差于你和你的小妻子,做人可不能老吃一个口味,偶尔得换换才更滋润。”

    贺煜清楚看到了Walt—Gill眼中隐隐闪烁的不怀好意,整个胸口更像是烈火焚烧似的,俊颜瞬间又沉下来了!

    更可恶的是,刚进来的两个女子不由分说地在他身上行动起来,一个抚摸他的脸,一个抚摸他的胸口,蔻丹十指,挑逗摩挲,力度和韧度都拿捏得非常好,一寸寸地掠过他的肌肤,所到之处带出一股难以形容的蚀骨和肖魂,那效果,正如Walt—Gill所说,简直就是要勾走男人的魂魄,再加上从四周不断包围过来的古怪香气,俨如强烈的催情剂,让人无从抵抗。

    这时,贺煜也总算明白那是什么气味!

    那是催情剂,这老色鬼竟然在房间点了催情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