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神一般的男人,各种彪悍

神一般的男人,各种彪悍

    与此同时,他也彻底看出了Walt—Gill的用意,老色鬼窥视芊芊的美色,于是设了一个局,特意安排今晚这场风花雪月,目的是想自己出轨,想自己做出对不起芊芊的事,想自己肉体背叛今天早上在Walt—Gill面前誓言旦旦地说爱她、爱得不顾一切!

    这老狐狸,超乎意料的奸诈,估计是他见过最奸诈的。

    王八蛋!美国狗娘养的!

    不,自己绝不能让这老得逞,更不能让芊芊伤心!

    贺煜清楚,只要自己现在立刻甩开眼前两只八爪鱼,起身扬长而去,那么,Walt—Gill的诡计不会得逞,自己也不会背叛芊芊。

    所以,那么一瞬间,他动了动屁股,准备站起来。然而,臀部才略微离开沙发,又马上沉了下去!

    不,自己还不能和Walt—Gill决裂!芊芊的事,还得靠Walt—Gill配合甚至帮忙!

    不能决裂,看来只能寻找别的办法避开老的诡计。那就是,忍!不错,自己一定要忍!一定不能坐怀而乱!

    使劲地、用力地深吸了一口气,贺煜伸出手,端起矮几上的红酒,朝Walt—Gill举了举,意味深长地道,“多谢市长大人对我的款待,这一杯,我敬你。”

    Walt—Gill并没有亲自去端酒杯,而是让身边的女人代劳,把酒端到他的嘴边,他轻尝一口,算是给贺煜的回敬。

    贺煜不理会他这点心思,因为脑子已经无法清醒下来,得集中精神去跟那些糜情绯秽的环境搏斗。

    好死不死的,身边的八爪鱼再次展开了攻势。

    “帅哥,来,吃颗葡萄,你是直接吃呢?或我用嘴喂你?”中国来的那个,忽然剥了一颗葡萄递到贺煜的面前,终究是中国人,传扬了中国古代妓女的手段。

    至于那个产自变态岛国的女优,则毫无预警地直接把手指伸到了贺煜口中。

    咳咳咳——

    贺煜算是头一次碰上这样的情况,猝不及防,不禁也大给反应,俊颜刷的涨红,本能地拔掉那根恶心的手指,因为愤怒,刻意加大力度。

    啊——

    啊啊——

    啊啊啊——

    日本女优即时发出杀猪般的尖叫。

    “贺老弟,你怎么了!”Walt—gill也随之呐喊了出来,他可不是在关心贺煜,深沉的面色和愠怒的嗓音透露了他的不悦!

    贺煜依然无法从刚才的盛怒窘迫中恢复,再给那贱货女优一记杀人的目光,继而看向Walt—Gill,先是沉吟数秒,缓缓说道,“沃特市长应该知道我们中国和日本的世仇,不瞒你说,我对日本有种潜意识的仇视。”

    Walt—Gill愣了愣,不以为然,“贺老弟是指当年日本侵华的那段历史吗?不管当年的日本皇军有多凶残和可恶,那也是过去的事,贺老弟身为一代商业巨子,不应该拘泥这些的。再说这个杏子小姐,只是一介女流之辈,先人犯下的错,不该让后人来承担。”

    “日本鬼子当年侵入中华,采取极端凶残的做法,连老百姓都不放过。那些老弱妇孺无不惨遭毒手,特别是那些婴儿,被日本鬼子窜在枪口上当把戏耍,头颅当足球踢,我看鬼子采取这些灭绝人寰的残忍手段的时候,根本就没想到他们的后代,否则,他们不会如此没人性!”说到最后,贺煜是真的怒了,只因想起了那些残忍沉痛的画面。

    Walt—Gill悻悻然地扯了扯唇,停止这个争辩,转为讽刺道,“不过据我所知,你们中国男人还是很多喜欢日本女优,那个叫什么的,还被你们尊称为仓老师,可见并非所有的中国人都深记这段过往。”

    贺煜剑眉微蹙了蹙,不想与不怀好意的他继续扯,果断坚决地表明态度,“别的人怎样,我不清楚,也无权去干涉,至于我,一直谨记祖父的教诲,所以,今晚恐怕得辜负沃特市长的好意,很抱歉。”

    “嘿,没关系!既然贺老弟坚持,那我也不勉强,日本女优不要,我们还有中国娃娃,这位苏西小姐,是贺老弟的同胞,据说家里很穷,为了养家小小年纪就出来卖,真可惜了这具好皮囊,当然也因此我们才有机会尝试到,你说是吧?贺老弟!”Walt—Gill不但是只老狐狸,还是一条变色龙,诡异的碧眼看向贺煜身边的另一个女孩,神态饱含同情和怜悯。

    看来,他势必要贺煜出丑,势必要贺煜出轨!

    贺煜便也不再做声,淡淡地扫了扫旁边的女孩,依然没有任何感觉,顺势端起酒,继续敬Walt—Gill。

    有了刚才的意外,日本女优自是无法再se诱贺煜,但Walt—Gill并不把她遣退,反而吩咐她坐到其中一个心腹身边。至于贺煜,身边只剩下那名中国女孩苏西。

    终究是出自华夏之土,苏西尽管很想挑逗贺煜,可是举动终究不及日本女优的豪放,加上被贺煜刚才的凶狠吓到了,再者,其实她心里有那么点钦佩。

    身处烟花之地,苏西见过各形各色的男人,几乎可说没有哪个男人不好色的,除却眼前这个完美出色的男子!

    确实,他简直就是一个完美的男人,是她见过这么多男人中,最内外兼备的,最出类拔萃的。从他们的聊谈中,她知道他已经有了妻子,而且,很爱他的妻子,心中只有他的妻子,为了他的妻子,不为女色所诱。

    所以,她不忍心去为难他,再说,她想就算自己使出浑身解数,恐怕也勾引不了他,弄不好,还会落个与刚才那个日本婆一样的难堪下场,她于是打算,偶尔惺惺作态地挑逗挑逗好应付任务。

    这场情se斗争的把戏结果谁输谁赢,还待揭晓!

    另一边厢,洛杉矶洲际大酒店,总统套房3812号房。

    凌语芊娇小的身子窝在宽敞的飘窗上,出神地看着外面美丽璀璨的夜景,心情却没有半点的喜悦。

    傍晚的时候,贺煜打电话回来,说Walt—Gill设宴款待,会留在那吃饭,她当即就感到有点失落,胸口闷闷的,导致晚餐也吃得不多,然后坐等他回来,谁知将近九点钟时,保镖又进来跟她说,贺煜还不能走,那个Walt—Gill安排了下半场的活动。

    当时听罢,她心里更不是滋味,下意识地就问保镖那个下半场活动会是什么。

    保镖的表情煞是奇怪,怔愣着,回答不出来。

    凌语芊便赧然地笑了笑,让他出去,自己继续发呆,还打了电话回去找琰琰、母亲、薇薇聊天,后来生怕她们看出贺煜留她一个人在酒店,她唯有收线,然后来到这里,一呆又是一个小时。

    十一点了,贺煜尚未归来,也不再给电话,他到底在做什么呢?那个Walt—Gill会设怎样的宴席款待他?在中国,应酬一般会去夜总会,那在美国呢?Walt—Gill会不会带贺煜去类似“色X”那样的夜总会?又甚至……把舞女小姐带回家中寻欢作乐?

    不,应该不会的,Walt—Gill是政府官员,不至于这么颓糜堕落,可是……贺煜说过,Walt—Gill是个好色鬼,曾经强占过私人保镖的妻子,那么……

    噢,凌语芊,你又来了,你又胡思乱想了,就算你不看好那个Walt—Gill,也不应该怀疑贺煜,贺煜说过,这辈子不会碰别的女人,故你根本不用担心,否则,被贺煜知道可生气了呢,相信他,不管Walt—Gill怎么款待,他都会洁身自好,会守身如玉,绝不会做出背叛你的事,绝不会让你伤心,绝对不会的!

    凌语芊在不断地自我安慰,不断地给自己和贺煜信心,可惜,当她试着闭上眼,沉沉睡去之后,她做了一个梦,梦里,她看到一间房子,房内灯光昏暗,香气四溢,充满各种声音,其中,有女人的娇笑声,嗲叫声,甚至申吟声。

    男男女女,成对成双,相拥在一起,搂抱在一起,彼此调情,挑逗,抚摸,而其中一张宽大的沙发上,更是有对男女直接上演着激情大戏。

    一个长相艳丽妖艳的女子,身无寸缕地伏在一个身躯半裸的男人身上,正低头卖力地服侍着男人,然后,骑在男人的身上,做起了那种事来。

    她本不应该看这样的画面,然而不知道为什么,内心有种极强的意念驱使她去看,于是,她非但没有避开,还慢慢走过去,从而,看清楚了男人的脸,竟然是……是贺煜!

    刹那间,她如遭五雷轰顶,浑身动弹不得,紧接着,羞愤难堪地怒叫贺煜的名字,但他仿佛没听到似的,继续享受着妖媚女子的服侍,稍会还反被动为主动,翻身坐起来,将女子压在身下……

    不要,贺煜,停止,不要再做,我不准你这样,你坏蛋,骗人,混蛋,大色狼!

    她继续呐喊,使劲地吼叫,甚至冲上前去用力撕扯他,结果却被他一掌推开,猝不及防之下,她身体往后倾倒,发出凄厉的尖叫,紧接着,整个人醒了过来!

    看着周围安宁静谧的环境,凌语芊这才发现,自己做噩梦了,自己还是不信他,竟然梦到他出轨!

    惊魂未定,心有余悸,她先是呆呆地环绕一下四周,随后埋脸膝盖间,无声地低啜出来。

    贺煜,你到底在做什么,为什么还不回来,你明知道我不能离开你,你也答应过我,时时刻刻和我在一起的,可现在,你都出去8个小时了,我很怕,我哭了你知道吗,你最珍爱的小宝贝,她的心好痛,痛得几乎要窒息,几乎要死去。

    你快回来吧,求求你快出现,你再不回来的话,我就要死了,贺煜,贺煜……

    饱含着悲伤、辛酸、思念、惊恐的泪水,连绵不绝地从凌语芊眼中冲涌而出,她浑身颤抖,几乎成了泪人。不知多久过后,终停止哭泣,跳下飘窗,先进浴室洗了一把脸,然后,打开房门,走出去。

    一直在客厅守护的血枭二骑,看到她忽然出来,诧异惊愣了一下,关切道,“夫人,有什么事吗?”

    凌语芊注视着他们,不吭声,在沙发坐下。

    血枭二骑洞察力本就强大,从凌语芊泪痕未干的容颜看出些许异状,又见她缄默不语,于是彼此相视一眼,走近,接着问,“夫人,你是不是哪儿不舒服?请您告诉我们。”

    凌语芊略微抬抬脸,来回看着他们,迟疑地道,“贺煜他后来有没有再打电话回来?”

    两人稍顿,应答,“没有哦,如果总裁打电话回来,我们都会第一时间转告夫人的。”

    凌语芊颌首,咬了咬唇,又道,“你们说,那个Walt—Gill会安排怎样的宴会招待贺煜呢?”

    血枭二骑听罢,猛地又是一怔,数秒,负责接电话的血枭巨蟹接话,“这层我也不是很清楚,蝎子打电话回来时,只说Walt—Gill款待总裁,并没有说具体怎样。要不,我打电话过去问问?”

    “不,不用了!”凌语芊赶忙阻止,她就是不想给贺煜添麻烦,不想让那些人发觉贺煜被电话催,她才一直忍住没有打电话的。

    客厅里,安静了下来,凌语芊神思恍惚,血枭二骑则面面相觑,一会,血枭巨蟹清了清喉咙,提议道,“夫人是心里惦记着总裁而睡不着啦啦文学更新最快llwx.net,全文字手打吧,不如咱们玩玩游戏?”

    凌语芊定了定神,回血枭巨蟹友善一笑,温柔地道,“嗯,玩什么游戏?”

    呃——

    血枭巨蟹瞬间语塞,血枭蝎子也像是舌头打结了似的,陷入了支吾踌躇。平时,他们闲着都会玩些游戏,但一般都是带有智力思维开发或培训反应技能的,且都非常男性化,即便是手机对打,也趋向枪杀、赛车、甚至逃亡等,而这些,似乎都不符合娇娇滴滴的总裁夫人。

    凌语芊心思细腻,看出他们到想法,不由也抿了抿唇,转为聊天,“对了,你们老家都是哪儿的,受雇总裁当保镖之前,做什么工作的呢?”

    性格较为开朗的血枭巨蟹首先回答,“我是河南人,为贺总效命前也是当保镖的。”

    “我老家山东,曾经在部队呆过。”平日里比较沉默寡言的血枭蝎子也腼腆地作答,迟疑地看着凌语芊,怯怯的眼神悄然闪烁流动着一抹倾慕喜爱之色。

    凌语芊继续对他们笑脸以待,询问一些关于他们目前职务的事,两人知道凌语芊对贺煜的重要性,便也毫不隐瞒,期间还大夸贺煜的各种优点,言语间流露出对贺煜的崇拜、钦佩、敬重与忠诚。

    凌语芊听着,脑海便无法克制地勾勒出贺煜的模样,对贺煜的思念于是愈加浓烈,正好,她渴望许久的门铃声终于响起了!

    是贺煜回来了吗?一定是,毕竟这么晚了别人或酒店人员是不会来打扰的!

    凌语芊欣喜若狂,赶忙冲去开门。

    血枭二骑见状,也迅速站起来,边追边喊,“夫人,您别去,让我们来!”

    可惜,凌语芊已经什么都顾不得,在他们追上之前亲自打开了房门,幸好,外面的人真是贺煜!

    一看这个熟悉的身影,凌语芊又是不顾一切,直扑进贺煜的怀中,紧紧地将他抱住。

    “禀告夫人,总裁他喝醉了,请先让我们扶他进屋。”伴随贺煜而去的另外两名血枭保镖,赫然说道。

    凌语芊这也恢复些许清醒,立刻闻到一股浓烈的酒气,还有,一种古怪诡异的气味。

    “夫人。”

    血枭保镖的再一次呼唤,令凌语芊无法多加揣摩,便也冲保镖点点头,自己先回头,让他们扶贺煜进屋,接着又看到,陪同贺煜回来的还有另外两个人!是陌生人!

    “他们是Walt—Gill安排护送总裁回来的。”

    血枭保镖禀告,解答凌语芊心中的困惑,恰好,其中一个陌生人电话响起,只见他接通后应了一声OK,随即把电话递给凌语芊。

    凌语芊顿觉错愕,意外,不解。

    “市长的电话,叫你听听。”陌生人做出解析,神态有点儿怪异。

    凌语芊再是一怔,还是缓缓接过了,举到耳边。

    “Hi,Yolanda,charming—lady,I—am—Walt—Gill,do—you—remenber—me?”嘿,Yolanda,迷人的小女人,我是沃特吉尔,你还记得我吗?

    &nbs“六夜言情”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p;果然是那个流里流气的声音,轻飘飘的,估计也是喝了酒的缘故,不过,他怎么知道她的英文名?

    “我想跟你说,今晚的宴会是我安排,那些女郎也是我安排来款待贺煜的,所有的一切都是我的意愿,你别责怪贺煜,我们男人难免逢场作戏,但他最爱的,还是你。”

    他的语速很快,叽里呱啦,吧啦吧啦一口气说完,可凌语芊还是听得很清楚,一个字一个字的,都听到了,身体瞬间僵硬,俏脸也瞬间刷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