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如胶似漆,生死与共

如胶似漆,生死与共

    “哇,那高峻的真面目不就可以揭开了?老大,你立刻找Walt—Gill做证,让老爷子清楚真相,看他还会不会继续用让高峻取代你!”

    “Walt—Gill不答应,昨天我追问他,他似乎不愿意谈。”贺煜继续往下说,剑眉紧蹙着,表情十分懊恼和无奈。

    其实,之所以不想和Walt—Gill决裂,除了芊芊的事必须靠那老狐狸帮忙,还有高峻的身份,也有待老狐狸求证。

    “那怎么办?”李承泽又问。

    “这个Walt—Gill,真是个怪物,他们美国鬼子都是怪物,高深莫测,难以揣摩和猜透!”何志鹏附带了一个炸弹表情过来。

    “先一件一件来吧,我觉得目前首要做的,是先让芊芊脱罪,至于高峻,不急于一时,反正都这么久了。贺煜才是贺家的子孙,总裁之位即便失去,最终还是会回来。”肖逸凡最担心和在意的,还是凌语芊。

    “可是Walt—Gill不肯合作呀,我们又有什么办法!”

    “我打算去找Ms·Arlene。”贺煜再道,说出下一步计划。

    “找Ms·Arlene?就是当年培训小嫂子的杀手集团主脑吗?也行,假如当年真的是Walt—Gill谋杀莫希凛,那就让Ms·Arlene来证明这一切,让他再也无法否认,不得不跟大哥合作!而且,说不定还能从Ms·Arlene那查到一些关于高峻真实身份的消息,毕竟她在道上混过,见闻不少的。”

    大家听罢,纷纷赞同。

    贺煜也是此意,不过,还是继续委托大家重新搜查高峻的资料,看能否找到Walt—Gill所说的那个人。同时,不忘安慰池振峯,称对老爷子今天这个决定不必理会,让他爱怎样就怎样,将近十点半时,与大伙暂且辞别。

    血枭保镖走了过来,禀告早餐已经送到,问贺煜是否要现在吃。

    贺煜略顿,摇头,“先搁着,我迟点再吃。”

    话毕,关掉电脑,离开客厅,重返卧室。

    美丽的小精灵仍在酣睡,依然那么的脆弱娇小,惹人怜爱,贺煜在床前蹲下来,粗粝的大掌轻抚摩挲在她光滑的容颜上,不过摸着摸着,她醒来了。

    惺忪睡眼迷离纯净,分外晶亮和迷人,一瞬不瞬地看着他,让他更是情不自禁地低头下去,吻在她光洁的额头上。

    嘻嘻——

    她满足幸福地笑了,白嫩的藕臂从被窝里伸出来,抚上他的脸,这般俊美绝伦、深邃冷峻的五官,令她沉醉得不可自拔呢。

    贺煜凝望着她,数秒,温柔地问,“还疼吗?”

    怔了怔,凌语芊娇羞地点了点头。

    贺煜星眸即时涌上了一抹内疚,立马道歉,“对不起,对不起。”

    凌语芊则伸手,按在他的唇上,发自真心地道出,“我愿意。”

    昨晚他能饱受痛苦极力忍住不去碰别的女人,她受点伤痛又怎样,他们是夫妻,应该同甘共苦,福祸相依的。

    她的体贴,令贺煜更是疼到骨子里,起身挤在床上,深深地搂她入怀中。

    凌语芊本能地朝他蹭过来,在他温暖安全的怀抱中安静眷恋,当他伸手在她身上抚摸,激起阵阵酥麻时,她忍不住咯咯发笑,娇喘连连,柔若无骨的娇躯更紧密地贴在他的胸膛上。

    一会,贺煜低声道,“小宝贝,老公想给你一个愿望,你想要什么尽管说。”

    凌语芊略作沉吟,应答,“我想……你帮我洗澡!”

    洗澡?这么简单?呵呵,这傻丫头!

    贺煜唇角一扬,抱她起身,下床,直奔洗浴间。

    “我还要你帮我按摩,像那次……在北京的时候,你那样帮我按摩那个……那个地方。”

    “行,没问题,老公答应你!”贺煜说话间,已经进入浴室,小心谨慎地将凌语芊放进白净光亮的浴缸里。

    帮她洗澡的过程中,贺煜这也才清楚看到她身上的痕迹,那一块块深深浅浅的印痕,还有被……得惨不忍睹的最柔软,深刻提醒着他,昨晚他是怎样前所未有的疯狂,比野兽还粗暴和狂肆。

    “对不起,小东西,真的很对不起!”心疼地摩挲着那一个个印记,他再一次饱含愧意地道歉出来。

    “没事,我愿意!为了你,我愿意!”凌语芊含情脉脉,无半点痛恨,昨晚的情景,她现今依然清楚地记得,那种被撕裂般的痛也好像才经历过似的,残留的胀痛与疲倦也还是那么的明晰,然而,她不怪他,只因他是她的丈夫,是把她捧在心尖上疼爱的男人。

    高大,英俊,强壮,睿智,能干,温柔,深情,专一……好数多得数不完,这么优秀完美的男人,是自己的毕生伴侣,自己,真的好幸福!

    瞧她盈盈娇笑的模样,贺煜不由得问了一句,“在笑什么?”

    嘿嘿——

    凌语芊又是甜甜一笑,眉目含情,更加娇俏。

    “来,和老公分享一下,让老公也高兴高兴。”贺煜继续追问,诱哄兼施。

    老公……他是她的老公……

    嘻嘻!

    “老公!”

    凌语芊猛然响亮地喊出一声。

    贺煜先是错愕,随即瞪大了眼,这小东西,竟然喊出这样的称呼?多么珍贵的一声呼唤!

    “乖,再叫一次好吗?”他惊喜迟疑地发出请求。

    凌语芊继续巧笑倩兮,不加思索地喊,“老公!”

    噢!

    贺煜嗓音越发高涨和激昂,“再叫一次。”

    “老公!”

    “再叫一次!”

    “老公!”

    “再叫!”

    “老公,老公,老公老公老公老公老公……”

    噢噢噢,腻歪了!爽歪了!

    约莫半个小时后,贺煜抱着干净水嫩的凌语芊回到卧室,且为她穿上一套清爽舒适的居家服。

    认真仔细的沐浴,温柔技巧的按摩,还原了身体的常态,散发着阵阵迷人的香气,令贺煜情不自禁地靠近,深埋在她的颈窝上,细细啄着,吻着,舔着。

    凌语芊再次被惹得咯咯直笑,腰肢乱颤。

    好一会,贺煜停下,粗砺结实的大掌抚着她光滑细腻的小脸,低问,“现在感觉怎样,还疼吗?”

    “已经好很多了。”凌语芊嗓音恢复了不少力度,看来真的好了不少。

    贺煜放下心来,握住她的手,放到唇边轻轻一啄,“肚子饿了吧?我叫人把早餐端进来。”

    “嗯!”

    留下一抹深情的笑,贺煜弯腰在她额头印一吻,掏出手机,打给在外面的血枭保镖。

    半分钟后,敲门声响起,血枭二骑推着热腾腾的早餐进来了,有粥,有包子,有点心,有牛奶,鸡蛋等,丰富美味。

    凌语芊不禁饥肠辘辘,努力地咽了咽口水。

    贺煜见状,宠溺地笑了笑,先拿起白开水给她喝几口清清肠胃,然后端起营养粥,亲自喂她。

    有他这般宠着,凌语芊更吃得津津有味,少顷后,开始了聊谈,问及贺煜接下来有何打算,没了Walt—Gill的帮助,他是否另有他法。

    贺煜望着她,思忖着要不要告知他准备去找Ms·Arlene。前天,她曾经提过想带他去找Ms·Arlene,可他不希望她再见那个女魔头,不希望她有可能因此忆起那段不堪回首的过往,从而惧怕与痛苦。

    倒是凌语芊,忽然又给了一个提议,“贺煜,不如我们让骏一帮忙吧?他当过杀手,又在美国这么多年,应该有办法的。”

    贺煜马上回过神来,不假思索地否决。

    “为什么啊?经过昨天的事,我们别再想指望Walt—Gill那变态狂了,既然如此,何不找骏一帮帮忙?对了,我们还可以让骏一吓吓Walt—Gill,生死面前Walt—Gill说不准会投降,跟我们合作的。不错,就这样,骏一那么厉害,定能摆平老变态。”

    “不用。”贺煜短促地应了一句,还是不答应。

    “为什么?”凌语芊又问,干脆停止吃粥,撅起小嘴。

    为什么?为什么?他能告诉她,他很不喜欢听到她提那日本鬼子,很不喜欢她提起日本鬼子时赞美的语气和崇拜的神态吗?贺煜瞅着她,不解答,重新喂她吃粥。

    凌语芊也态度倔强,紧闭双唇瞪着他,觉得他很不可理喻,然而一阵子后,见他还是僵持不让,思及到他那闷骚内敛的个性,她唯有先投降,做出劝解,“你是不是想到野田宏了?其实,野田宏虽很可恶“小说领域”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但骏一算是无辜的,尽管他是野田宏的后代,可他并没遗传到半点野田宏的兽性,我们不应该排斥他。”

    “我打算去找Mr。Arlene。”贺煜也解释出来,在她惊愣发呆的表情中,大体说出计划。

    “那我也去!”凌语芊听完,立刻要求,看着贺煜似乎不怎么愿意的表情,她不惜拿野田骏一来威胁,扬言如果他不让她跟去,她就打电话找骏一帮忙。

    故结果,他就算再不愿意,也只好答应了!

    这丫头,咋就这么爱折磨人呢!

    瞧着她得意洋洋的小样子,贺煜又爱又无奈,不由自主地问出一件事,“你后来有没有跟他联系过?”

    “嗯?谁啊?”本打算继续吃粥的凌语芊,就那样张开嘴,乳白色的粥水正从她嘴唇滑落下来。

    哎呀——脏小猫!

    贺煜皱了皱眉头,赶忙拿起纸巾帮她抹去。

    凌语芊吃吃地笑着,又重复问他指的是谁。

    贺煜想了想,决定暂停问题,可凌语芊不死心,继续追问,结果,他不得不回答出来,俊颜十分窘迫,往日总是干脆利索的语气也难得出现结巴,“那个……那个……野田骏一。”

    “哦,他啊,没有,因为你说过不准再打电话给他嘛!”

    嘿?是这样的吗?贺煜晦暗的眸子瞬间转亮,注视着她,继续迟疑地问,“其实,你……有没有喜欢过他?就算是,一点点?”

    这次,凌语芊没有立刻回答。

    “芊芊——”

    “你猜!”小妮子终于看出了些许端倪,原来,这男人刚才一直在吃醋,嘿嘿!

    他猜……他要是知道,还用得着问她吗?就是因为不肯定,才……问出这么笨的问题!

    “猜对有奖哦。”凌语芊语气雀跃,面带微笑,美瞳闪闪光亮如水晶。

    看着她那淘气样,贺煜直想扒掉她的裤子,在她小屁股上狠抽一顿!哼哼,这丫头!

    突然,凌语芊隐起笑容,学他昨晚的语气,严肃地道,“你怀疑我?你不信我?”

    靠!这次他可不止要抽她屁股,还恨不得狠狠X死她!

    嘻嘻——呵呵——哈哈——

    凌语芊开心地笑了,心里乐开花!他吃醋的样子,真好玩,这么酷这么帅的脸上,呈现出不相搭的醋意,有趣极了!她好喜欢看,好喜欢他为她吃醋!

    某人忐忑的心倒是也放了下来,从她的反应中,他得到了答案,让他很舒心的答案,其实根本就是自己多虑和无聊,她怎么会喜欢野田骏一,正如他一样,除了她,根本不会爱上别的女人,她和他一样的专情,深情,第一眼相中,便是永远!

    小插曲来得快,去得也快,但那幸福的气氛,却是萦绕不断,久久不散。

    至于拜访Ms·Arlene的计划,由于大家都没有Ms·Arlene的电话,贺煜和凌语芊达成共识,准备从Ms·Arlene用来进行任务的初始基地——闻名整个洛杉矶的Sex夜总会入手,时间,就定在今晚!

    所以,吃完早餐后,贺煜软硬兼施,甚至用做一爱来威胁,总算让凌语芊乖乖上床休息,他则继续忙碌,与池振峯等人讨论且查阅关于Ms·Arlene更多的资料,将近五点钟,停下来,为出发做准备。

    考虑到那儿人杂混乱,出入都是好色风流的男人居多,贺煜打算让凌语芊女扮男装,以避开麻烦和危机。

    凌语芊曾经在那跳过舞,比贺煜还清楚那些男人的眼神,便也很爽快地答应,在贺煜的协助下,换上临时买来的蓝色T恤和黑色牛仔裤,精致绝美的脸庞则特意涂上过量的粉底,原本白皙剔透的雪肌变成健康的小麦色。

    全部整装完毕,贺煜在做最后的审查。

    根据惯性,他先是从下面开始,看着牛仔裤内又圆又翘的屁股,剑眉即时蹙起,伸手过去,在上面用力掐了一把。

    凌语芊本能地弹跳开来,回头嘟起小嘴娇喝,“喂,你干嘛捏我。”

    “谁让你长出一副这么销魂勾人的美臀。”贺煜也下意识地哼了哼。

    凌语芊一怔,冲他呶呶嘴。

    “好了,过来,我再看看。”

    “才不过。说不准,你又会捏我其他地方。”

    其他地方?贺煜犀利的眼眸往她身体别处掠,黑眸又是不自觉地眯了起来。

    凌语芊见状,心里一咯噔,急忙抱臂,护在胸前。

    “算了,你还是别去了。”贺煜猛地道出一句,样子异常认真,“今晚我先去找Ms·Arlene,找到她后,我再和她约个时间,在别的地点,然后再带你去。”

    “不要!我得跟你去!”

    “可是……”

    “我告诉你,那个Ms·Arlene不会轻易见人的,只有我亲自前往,找到那里的负责人,他认得我,由他联络Ms·Arlene,才有机会!”

    “可是……”

    “别再可是了,最多我束胸,好吧,我用布条把它们裹起来,这样就不会凸出来了。”凌语芊话毕,立刻行动,褪去宽松的T—恤。

    贺煜马上走过来,星眸直盯在她雪白细嫩的胸前,内心忽像是被针蛰了一下,隐隐作痛。

    相较于他的犹豫,凌语芊可麻利了,从她箱子里拿出雪纺秋装围巾,覆在胸上,开始缠绕起来。

    贺煜便也回神,加入帮忙,幸好结果并没他想象中那么严重,只需稍微挤压一下,柔柔的高峰即时低伏不少,再套上宽松的T恤后,不再那么明显了,而他也总算满意。

    再过十分钟,他们带上两名血枭保镖,事不宜迟地出发,直达市中心的Sex夜总会。

    只见那大门口上,和两年前见到的差不多,招牌上的Sex三个红色大字在闪灯的辉映衬托下依然像个美艳得不可万物的舞女在挑逗性地摆动着妖娆的身躯,勾引男人进内。

    片刻,贺煜视线从那调了回来,侧目看向身边的小妮子,询问出声,“小东西,怕不怕?”

    “不怕,有你在,我不怕。而且,我们是夫妻,我们应该生死与共。”凌语芊坚定地回答,继续一瞬不瞬地看着前方那并不陌生的招牌。

    贺煜听罢,牵住她小手的大手猛地收起来,将她整个拳头裹在掌心中。

    呵呵——

    小妮子真会说话!

    生死与共——

    曾经,他想过,就算自己出什么意外死了,他希望她能好好地活下去,可现在,他似乎想改变主意了,没有他的陪伴,她一定过得不快乐,甚至乎痛苦不堪,所以,与其如此,倒不如带她一起走,他去哪,她也去哪,不管人间、天堂或地狱,彼此都会相伴相随,永远不分离。

    是的,这辈子他要和她,生死与共!

    修长的手指,在她鼻尖上轻轻一刮,贺煜拥住她,踏上门阶,走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