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妙!绝!真相了

    里面的装饰和氛围,也仍煽情诡魅,四周围的空气弥漫着一种独特的气息,这种气息,会勾动人体内那团欲火,引致骚动。

    不过,贺煜不再像上次那样的反应,他出奇的淡定,出奇的冷静,敏锐的鹰眸,四处扫视。

    凌语芊挽住他,美目也左右环绕,看到那五光十色的舞台上,一个打扮得美艳妖冶的女人在煽情恣意地扭动身子,她不禁忆起自己当年跳舞的情景,身体随之打了一个寒颤。

    贺煜感觉到了,俯首,关切地问,“怎么了?”

    “没事,没事……”凌语芊目光调回来,仰望着他,讷讷地笑。

    贺煜也不多说,准备带着她去后台,谁知两个陌生男人出其不意地堵在他们的面前。

    看着他们色迷迷地盯着凌语芊,贺煜不由勃然大怒,可恶,他都已经把她乔装成男孩了,他们怎么还靠近,难道被他们揭穿了?

    其实,凌语芊并没有被揭穿,忽然闪出来的两个美国男子,是同性恋者,他们看中了凌语芊这个美丽迷人“小受”!

    贺煜了解后,更是对他们变态的weixie感到怒不可遏,鹰眸更如冰般幽冷,嗓音也几乎冻住了周围的空气。

    “你们,给我滚开!”

    两gay并不畏惧,睨视着身材比他们略高一筹的贺煜,表情却很不屑,且极为不善,其中一个,伸出了手指,指着凌语芊,直接大胆地道,“我们看中这个小子,我们要上他!”

    尽管此“他”非彼“她”,贺煜还是暴怒如狂,王八蛋,竟然敢对我的女人套“上”字,今天我不送你们下地狱不姓贺!

    凌语芊看到贺煜的怒气,知道他想做什么,赶忙拉住他,示意他别冲动,要以大局为重。

    然而,其他的事可以忍,譬如Walt—Gill那样对付在他本身上,他能忍耐,但他不能容忍任何人把邪恶的主意打在她的身上!

    面容阴霾,如狂风来袭;全身僵硬,凝集力量;拳头握紧,咯咯作响!

    这一切,是要打斗的预兆。

    不过,在他爆发之前,凌语芊冷不防地发话,针对那两个同性恋者,“你们想和我交朋友?”

    交朋友?

    同性恋者听到这样的字眼,先是一愣,继而猥琐地点头,“不错,我们想和你‘交’朋友!”

    凌语芊压住胸口的恶心,极力不去理会他们的流里流气,接着问,“那你们的工作是什么?有多少身家财产?你们太低资本的话,我可不接受的。至少,你们得像他这样,一次给我100万美金!”

    呃——

    非但那两同性恋者怔住,连贺煜,也皱起了眉头,这小女人,在做什么?不过,先前那些打斗预兆倒是在悄然减弱中了,他不着痕迹地且看下去。

    凌语芊突然叫住刚好经过的侍应,跟他借了笔和一张小纸条,芊芊素手在上面刷刷挥舞几下,写出一横数字,递给两名同性恋者,继续刻意地压低嗓子道,“这是我的电话号码,你们掂量好了,给我打电话。”

    同性恋者依然一脸错愕,好半响,其中一个才伸出手,接过。

    凌语芊妩媚地冲他们笑了笑,挽住贺煜,往前走去,留下他们继续呆愣着,看着她美丽的倩影,回想着她刚刚说过的话,然后,紧盯着纸条上的电话号码……

    有了刚才的意外,凌语芊把帽子拉得更低,尽量遮住脸庞,且不敢再四处打量。贺煜则索性将她搂到胸前,丝毫不顾旁人的关注,反正,就当作他是攻,她是小受,特别的一对儿!

    这次,总算再无临时窜出来的猥琐怪物,他们一路无阻,进入后台。

    相较外面的嘈杂喧闹,后台安静很多,不过,也还是人来人往,有工作人员,有侍应,还有一些舞女。

    见到贺煜和凌语芊,那些舞女无不被惊艳到,但她们终究是性取向正常之人,对凌语芊这个“小受”只是欣赏;对贺煜,则倾慕不已,纷纷露出饥渴的眼光。

    凌语芊见状,下意识地皱起眉儿,不悦的神色尽显。

    贺煜为她的吃醋高兴和偷笑着,手臂收紧,暗示她不用吃味,同时也暗示那些女人,他对她们没兴趣,他只爱怀中这个“小受受”。

    这时,一个金百度搜索“小说领域”看最新章节发碧眼的男子朝他们走了过来,严肃地问道,“你们是谁?进来这里做什么?”

    凌语芊从贺煜怀中出来,站直身子,美目顾盼左右环视了一下,问那男子,“我找麦克。恩,请问他在吗?”

    &nbs啦啦文学更新最快llwx.net,全文字手打p;男子并没立刻配合,继续谨慎地问,“你是谁?找他做什么?”

    凌语芊顿了顿,回答,“我叫Jane,两年前与他认识的,劳烦你去跟他说说,他应该会见我。劳烦了。”

    那人又是若有所思地审视了凌语芊片刻,接着还转看向贺煜,一会儿后,叫她稍等,走开,不到半分钟,再回来,语气不再似刚才那么冷硬,客气地道,“跟我来吧。”

    凌语芊急切等待的心放下不少,冲贺煜点头,随男子前进,直至入到一间气派的办公室。

    啡色办公桌后,坐着另一个高大魁梧的男人,闻声抬起头来,正是凌语芊要找的麦克。恩。

    他是这个夜总会的负责人,凌语芊当年来这里表演,和他交谈过几次,凌语芊对他印象不错,他对凌语芊则更是特别关注。

    五官英俊,气质冰冷,大约三十来岁,这个麦克。恩看在贺煜眼中,让贺煜打心里不舒服。

    见到凌语芊,麦克。恩则先是一怔,当凌语芊慢慢走近,把帽子拿下来时,他这才似乎想起了什么,不过并没马上做声,只默默地盯着凌语芊,偶尔,眼角扫了扫凌语芊身边的贺煜,思忖着贺煜是谁。

    “你好,麦克。恩,好久不见。”凌语芊无需再佯装,用她原本的女性声音问候出来。

    麦克。恩扬了扬唇角,邪魅地笑了笑,“你好,Jane,你变得比以前更迷人了。”

    “呵呵,我这样子迷人?你别逗我了。”凌语芊也笑颜逐开。

    “不管什么装束,你在我眼中,永远是以前那个魅惑众生的蝴蝶精,Jane—L。”麦克继续毫不吝言地赞美,锐利的目光再次掠向贺煜,数秒后,又重返凌语芊身上,直勾勾地盯着。

    凌语芊被他这炽热的眼神弄得不舒服起来,轻轻咳嗽几下,直截了当地问,“我今天来是有事找Ms·Arlene,你能帮我联系她吗?”

    麦克怔然,不语。

    “麦克——”

    “请问,这位是谁?”麦克忽然指了指贺煜,面容恢复冷肃。

    凌语芊略顿,如实回答,“我丈夫。”

    “哦?我记得,当年好像是一个日本人把你弄走的,还是个杀手。”

    “呃,是!不过……”凌语芊及时挽住贺煜有点儿紧绷的手臂,柔情蜜意地道,“他才是我丈夫,我爱的人,是他。对了麦克,你能否先帮我联系Ms·Arlene?我真的有急事找她帮忙。”

    麦克再沉吟片刻,掏出手机打了一通电话,收线后,总算说了出来,“Ms。今晚正好过来,就在隔壁的化妆间,以前你也在那里化妆过的。”

    凌语芊听罢,惊喜意外中不禁目瞪口呆,当年某些情景立刻就涌上了脑海,不过,不容她多想,麦克已从办公桌后出来,她便赶忙冲贺煜示意一下,一起跟麦克朝外走,不久,来到一间芬兰绚丽的房间,正是当年她呆过的独特化妆室。

    化妆室本来挺大的,却由于凌语芊、贺煜和麦克的进内,略显拥挤窄小起来,当Ms·Arlene高深莫测的双眼盯着凌语芊看时,更是让凌语芊无法克制地打了一个哆嗦,怯怯地回望着Ms·Arlene。

    岁月的流逝并没有在Ms·Arlene身上留下过多的痕迹,算起来,Ms。已过50了吧,但依然美艳动人,风韵犹在,而且,最让人无法忽视的,是那浑然天成的慑人气场!

    尽管已经脱离组织,凌语芊依然记得Ms·Arlene当年是如何强势地训练她,牵制她,甚至威胁她!

    故她费了好大的劲头,总算压住慌乱,开启对话,“Ms·Arlene!”

    Ms·Arlene继续对她审视了一会,淡笑,“Jane,别来无恙吧?”

    “托夫人的福,我过得还可以。夫人呢?一切也都安好吧?”凌语芊继续客气地问候着,见她视线突然转向贺煜,顺势介绍,“这是我丈夫,叫贺煜。”

    沉默多时的贺煜,终于发出第一句话,低沉的嗓子冰冰冷冷的,不带半点表情,“嘿,Ms·Arlene,我想知道当年是谁要杀害莫希凛的。”

    出其不意的问话,不但凌语芊怔住了,就连Ms·Arlene也面色变了变,眸色更复杂地打量起贺煜来。

    其实,打自贺煜出现,她就不着痕迹地审视着,从而被贺煜那与生俱来的强大霸气震慑到,如今他一开口就提及这样的事,更是让她不容轻看。

    凌语芊沉吟片刻后,也如实道,“前几天美国的国际刑警到中国追捕我,说我当年杀害了莫希凛,我们来找过莫帧悦询问,可惜他不肯合作,一口咬定是我杀害了他父亲,还扬言要我们付出代价,不得已之下,我们才来找你,其实,我们已经猜到幕后主谋是谁,洛杉矶市长Walt—Gill,对不对?Ms·Arlene。”

    Ms·Arlene凌厉的视线,回到凌语芊的身上,波光暗涌。

    “或者,你开个价,只要我认为值得,一定跟你交易!”贺煜猛地又道,用钱来砸人,对Ms·Arlene发来的古怪诡异眼神毫无惊动,淡定地往下说,“Ms·Arlene是生意人,有交易没理由不接的对不?”

    一会,Ms·Arlene也总算接话,“当然!我只是怕你……达不到我想要的价格!”

    “你想要多少,尽管说,不过呢,我要的是真实资料,我要的最后结果是怎样,你应该清楚,而且,我觉得你最好跟我谈这笔交易!”

    哈哈哈——

    Ms·Arlene突然大笑几声,诡异的蓝眸里,似有若无地闪烁着一抹佩服之色,慢慢地,伸出两根手指。

    两千万?不!

    贺煜略略蹙了一下眉头,询问,“你要两亿?美金?”

    Ms·Arlene直接竖起了大拇指,语气爽朗,“你真是个值得合作的人。”

    贺煜对此冷冷一笑,接道,“行,我同意。”

    “贺煜……”凌语芊为他如此果断的决定惊呼。

    两亿美金,那就是将近13亿人民币!她可清楚记得,他上次已经砸了五十亿给野田宏的,她不想他再花这么大的一笔钱。

    “不错,是他!是他要莫希凛的命!”Ms·Arlene已经说了出来,注意力完完全全地锁定贺煜,对他越发感兴趣。

    &n“第五文学 ”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bsp;贺煜也目不转睛地看着她,继续干脆利索地发出要求,“好,那你帮我指证他?我是说,你随我一起和他见面,证明他就是当年买凶杀人的幕后主脑,让他再也不能否认,然后,与我合作,把这件事彻底摆平,抹得一干二净,总之,我要我妻子与你们集团再无任何关系!”

    最后一句话,让Ms·Arlene不悦地皱起了眉头,瞅着贺煜,半响,目光重返凌语芊的身上,突然啧啧赞叹出来,“其实,当年我有点后悔和那个日本人交易,你真是个很好的杀人工具,我花费那么人力物力培养你,真不该就那样把你放掉。”

    凌语芊花容陡然一变,惊惧再度袭上心头来。

    贺煜长臂一挥,把她搂入怀中,继续冷冷地对Ms·Arlene道,“请你,回答我刚才的话。”

    然而,Ms·Arlene可不是普通人,不为贺煜威胁,意味深长地自顾道,“当年那个日本小伙子,可比你会做人很多。”

    见这个该死的女人三番四次别有用意地提起野田骏一,贺煜打心里不爽,嗓子不自觉地拔高了,“废话少说,赶紧给我回正题!”

    Ms·Arlene尽管还是不满意他的态度,但她终究把钱放在第一位,便也先回到主题,答应贺煜的要求,还跟贺煜约好明天就去见Wall—gill。

    整件事都做好安排后,Ms·Arlene又拉着凌语芊聊天,语气依然耐人寻味,“你嫁了一个好老公。”

    曾经,在凌语芊印象里,她是一个冷漠寡言的头目,眼中只有钱,即便偶尔关注大家,也是为最终利益着想,所以,如今她这样,让凌语芊大觉意外,只讷讷地点头,一个劲地微笑,不怎么说话,直到她又谈及野田骏一时,才忍不住问了句,“Ms·Arlene最近有和他交涉过吗?”

    Ms·Arlene稍顿,反问,“你呢?你们多久没联系了?”

    “呃,有一段时间了。”

    Ms·Arlene眉头挑了挑,忽然也告知,“他和我的约定,已经结束了。”

    “结束了?你是指,他已经帮你杀了6个目标?”

    “嗯!上个月最后一宗。”

    上个月……那不是野田宏代野田骏一到中国和自己谈解除婚姻的时候吗?野田骏一没有出现,是因为执行任务了?那他没什么吧?凌语芊正欲继续追问下去,不料被贺煜截住。

    贺煜突然拿出高峻的相片,问Ms·Arlene,“你有没有见过这个人?”

    Ms·Arlene看罢,面色变了变,表情就和wall—Gill当时的一样,看来,她是认识了!

    凌语芊便也暂且放下野田骏一的事,追问。

    Ms·Arlene还是不答,反问他们因何追查。

    凌语芊看了看贺煜,让他做决定,贺煜不作隐瞒,之前怎么告诉Wall—gill,也那样告诉Ms·Arlene,为了让这个唯利是图的女人尽快说明,他不惜又砸下重金。

    果然,Ms·Arlene回答了,“我见过他父亲。”

    父亲?和Wall—gill说的一样!

    “那他父亲叫什么?”

    不愧是两夫妻,贺煜和凌语芊几乎是异口同声,问罢还很有默契地相视一下。

    Ms·Arlene则继续相告,“具体叫什么名字,我倒是忘记了,我只记得,他是个空军上尉,很能干,但由于性取向不正常,一直没有受到好的对待。”

    空军上尉!同性恋者!

    这……

    凌语芊已经目瞪口呆,贺煜毕竟见惯各种事例,略作怔愣后,问道,“他后来是怎么结婚的?他现在住哪?”

    “不知道,当初有人给钱我杀一个目标人物,正是曾经和他有过一腿,或者,我回头问问那雇主,看知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

    “对了,既然他是同性恋者,那为什么还和高峻的母亲结婚,还生下高峻。他现在人呢,又去了哪?贺煜,其实我们可以从高峻母亲入手,我们只要调查他母亲,就能查出高峻父亲的消息,最好能拿到相片,有了一模一样的相片,高峻想抵赖都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