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机场风波,龙颜大怒

机场风波,龙颜大怒

    “啊?这么快?”凌语芊抬起头来,满面愕然的表情。

    贺煜在她秀气的鼻梁拧了一把,唧哼道,“你不想吗?我可是每天都听到某人不下十次说想念琰琰呢!”

    “我当然想,只不过……你不是还要调查高峻吗?Ms·Arlene有那么快速度?”

    贺煜摇头,恢复认真,“这事急不“听潮阁”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来,短时间内她估计还没有头绪,所以,我决定先回去,等她一有消息,我再来。”

    凌语芊明白过来,又忽然想到他们来美国也已经好些天了,如今大事已处理,是应该回去了,毕竟,他的总裁之位危危可汲。

    想罢,她提议他立刻安排订机票,决定今晚就回去。

    贺煜自然没有异议,甚至可谓求之不得,他更是迫切地想早点离开这个“不安全”的国度呢!

    结果,他们坐上傍晚六点钟的航班,飞往祖国,于北京时间下午五点左右,抵达G市国际机场。

    心想回到了自己的地盘,不想招来注意,贺煜于是吩咐血枭保镖不用跟随,让两人等行李,另外两人去门口接池振峯派来的车,自己则带着凌语芊,步履悠然地走在抵达通道上。

    尽管每个城市的机场都大同小异,可看着周围熟悉的环境,大部分都是和自己一样肤色的中国人,还有那些指示牌、广告牌上的中文字,凌语芊倍觉亲切和温暖,不禁挽牢贺煜的手,头依在他的肩膀上,感叹出声,“回家的感觉,真好!”

    贺煜宠溺地在她柔顺的秀发上搓了一把,也心情愉悦地四处环视着,然而看着看着,俊颜上浅浅的微笑瞬间凝注了。

    有两个陌生男人正朝着他们这个方向走来,是狗仔队!

    不错,对于那些嗅觉超然、背着粗重相机的新闻记者,贺煜一直称之为狗仔,而今天这两个,更是名副其实!

    转眼间,两名狗仔已经冲到贺煜的面前,其中一个,举起录音器直对贺煜,“贺总裁,请问你是从哪回来的呢?”

    从哪回来?关你妈的屁事!

    贺煜认为他们只是普通的机场狗仔见到哪个名人就采访采访,便像往常那样,蹙眉,回他们冷冷一瞥,不予回复。

    孰料他们并不像以往那些记者们识趣离开,而是继续疾步跟随,“3gnovel.cn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贺总裁,据说因为你和贺老先生发生了矛盾,贺老先生一怒之下,架空你特助的职责,任命贺氏集团副总裁高峻先生代理总裁之位,知情人还透露,接下来高峻先生会取代你,正式升为贺氏的总裁?”

    知情人三个字,让贺煜心头陡然一颤,刹那间,明白了过来,看来,这两该死的狗仔是有备而来,是专门冲着他而来!

    “这位应该是贺太太……呃,对不起,好像你还没有和贺总裁结婚,好像贺老先生并不同意贺总裁和你在一起,据说这次贺总裁带你出国偷情,被贺老先生知道,更加龙颜大怒……”

    见他们竟敢把话题扯到凌语芊身上,贺煜更是怒火中烧,俊颜开始乌云密布,喷火的冷眸朝那说话者发出一道利箭般的寒芒。

    滔滔不绝的狗仔即时被吓住,但另一个狗仔又接着问,“这位小姐,虽然贺总裁各方面都好,是人中之龙,然而你想攀附勾引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你应该掂掂分量,像你这种靠美色狐媚迷惑的女子,不会有好的结果……哎呀!”

    至于这位狗仔,则直接挨了贺煜一拳。

    凌语芊原本也被这些话激怒得气愤不已,却万万想不到贺煜会出手打他们,毕竟这是机场,公众场合,多少人盯着呢,她本能地挽住贺煜,阻止他欲继续殴打,“贺煜,别,不要……”

    贺煜正在气头上,谁也阻拦不了他。这些走狗要是冲着他来,他兴许会置之不理,如今竟敢胆大包天,把坏水泼到他的小女人身上,那就休怪他不客气了,特别是听到挨打的狗仔佯装呻吟哀叫,另一狗仔大呼“救命啊,打人啊”时,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暂且松开凌语芊,揪住呼叫的那个,四处张望一下,将其带到闭路电视看不到的死角,再次抡起拳头,狠狠地抽打起来。

    “你他妈的,敢动我的女人,活得不耐烦了是吧,那我送你上西天,让你嘴贱,让你嘴贱!”

    凌语芊吓得花容失色,欲叫喊又生怕打扰到贺煜分心,只能站在大约一米之远,目不转睛地紧盯着眼前的激烈场面。

    怎么办,怎么办呢?她不希望贺煜挨打,但又不想贺煜会被告打人,心惊肉跳的她,方寸大乱,六神无主,下意识地左右张望,希望能看到血枭保镖出现,不料却见到两名穿着机场保安服的男子急匆匆地赶来,于是更加大惊,冲到贺煜身边,叫喊,“贺煜,别打了,保安来了,快住手。”

    可惜,贺煜已经失去理智,根本停不下来,眼中的暴戾之情是越发的浓烈和狠绝,正好将录音器从狗仔身上打落下来,便抬起脚狠踩下去,咔嚓一声录音器成了碎片。

    凌语芊则更加焦急不已,眼见保安越来越近,急中生智,朝那个被贺煜揍打的记者身上撞过去,接着自动跌倒在地上,横心将手腕朝硬邦邦的地板使劲一擦,发起疼痛的呻吟。

    贺煜总算停下来,箭一般地冲到她身边,蹲下,急声道,“芊芊,怎样了,你没受伤吧?”

    凌语芊皱着柳眉,并不让他拉起来,这时,保安已经走近,她于是呻吟得更大声。

    那个挨打的记者迫不及待地找保安“告状”,说贺煜打他,扬言要告贺煜。

    凌语芊见状,也恨恨地瞪着那记者,凄声呐喊,“我也要告你,告你这个坏蛋蓄意伤人罪!告你这个坏蛋调戏非礼我!”

    吼罢,她转向保安,小脸布满哀痛,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已经热泪盈眶,楚楚可怜地解释和求救,“这两个人是坏蛋,我和我丈夫刚从美国回来,他们不顾我们的警告,先是说一些很难听的话侮辱我,接着出言调戏我,趁我们没防备,把我推倒在地,还故意挑衅,想我老公动手打他们,我老公很疼我,本来一直忍着,直到我被推倒在地,且眼见这个坏蛋想继续用脚踩我和非礼我,才再也忍不住,出手还击!”

    话毕,她特意扬起手,让保安看到她的伤口。

    贺煜听完这番话,瞬间明白了一件事,这小东西,为了阻止他被告打人,不惜用了苦肉计,看着那白嫩嫩的皓腕上血迹斑斑,他既心疼,又感动,猛地站起身来,再次对那两名记者发出杀人的目光。

    凌语芊急忙拉住他,顺势站起来,伴随着一声刻意的痛叫,倒在他的怀中。

    自古以来都是弱者备受关心和同情,保安见状,不禁冲那两记者发出不屑和愠怒的神色。

    两记者见计谋败露,饱含深意地相视一下,用眼神达成共识,夹着尾巴逃跑了。

    凌语芊怒瞪着他们,直到他们的背影消失于转弯处,才收回视线,对保安道谢。

    保安态度亲切,询问她要不要帮忙叫救护车。

    “不用了,我们自己去医院就行,谢谢!”凌语芊婉拒,感觉到手腕被人拉住,她抬脸,冲手的主人嫣然一笑。

    贺煜仍沉着脸,血气尚未完全散去而依然显得有点肿胀的手指小心翼翼地抚摸着她受伤的地方,恨不得低头去舔好它。

    就在此时,血枭雄狮和血枭毒蝎出现了,他们在外面等候多时都不见贺煜的人影,甚是困惑纳闷,急忙跑进来看看怎么回事,立即就被凌语芊的伤震到。

    “贺总,夫人……夫人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贺煜不做声,搂住凌语芊重新往出口走,直至上到车内,还是满面深沉盛怒,一言不发。

    凌语芊若有所思地注视着他,安抚道,“我真的没事,你不用担心和难过了。”

    贺煜缄默依旧,静静瞅着她。坐在前面副驾驶座的血枭雄狮,再次询问情况的缘由。

    凌语芊看了看贺煜,便如实相告。

    血枭二骑听罢,皆愤怒不已,且愧悔万分地自责没有保护好主子。

    凌语芊摇了摇头,示意他们无需自责,毕竟,是贺煜不用他们跟随的。

    血枭二骑打心里感动和钦佩凌语芊的明白事理,提议要不要先送凌语芊去医院看看伤口。

    “不用,只是皮外伤而已,我回家再自行处理,我真的没事。”凌语芊说着,美目重转贺煜脸上,殷殷切切。

    血枭二骑于是把头调了回去,且更有技巧地驾驶,争取安全又快捷地抵达芊园。

    凌语芊也开始静默下来,朝贺煜依偎过去,几乎整个身子靠在他健硕的虎躯上,然后就那样深情眷恋地窝在他的胸前,直到车子抵达目的地。

    刚才下飞机时,凌语芊已经打过电话回来,兴奋期待不已的小琰琰,从那个时间就跑出花园来等候,同样激动万分的凌语薇便也陪他一起,十五分钟前,连凌母也出来了。

    看到时刻记挂的三个亲人,母亲,妹妹,儿子,每一个都那么地让她喜爱和牵念,凌语芊不禁心潮翻滚,几乎激动泪下,当最宝贝的小稚儿快速奔跑过来时,她更是迅速蹲下,将他深深地抱入怀中,不停摸着,抚着,揉着,且亲吻着。

    每次都是这样,到了真正见面时,才发觉心底那股思念超乎想象的强烈!

    所以,她抱着他,久久都舍不得分开,倒是小家伙毫不偏心,奶声奶气地嚷道,“好了妈咪,轮到爹地了,爹地等得脖子都长了呢。”

    凌语芊这也才忆起,且想到机场上的意外,便迅速放开小家伙,和他一起看向贺煜,刻意引导,“爹地这次去美国可是累坏了呢,琰琰赶紧去给爹地拥抱,为爹地补充能源。”

    琰琰小脑袋重重地点了一下,刻不容缓地冲向贺煜。

    贺煜那张紧绷的扑克脸也终舒缓不少,展开双臂将小家伙抱了起来,大幅度地转圈。

    琰琰咯咯的笑声即时传遍了整个花园。

    凌语芊这也开始看向母亲和妹妹,彼此问候,彼此关心,直到眼尖的凌母发现凌语芊手腕上的伤,惊问怎么回事,花园里的欢笑气氛煞时滞住。

    看着贺煜瞬间恢复深沉的脸,凌语芊赶忙回答满眼忧虑的母亲,“我没事,在机场走路不小心跌了一个跤,手皮擦破了,没事的。对了妈,晚餐都煮好了吧,我好饿哦。”

    事情编得很有条理,凌母却并不觉得真是这样,因为她心里清楚,有贺煜陪在身边,根本不会让这样的意外发生的,而且,她也嗅出了贺煜的不寻常。

    来回瞅了一下两人,凌母压住纳闷,应道,“嗯嗯,煮好了,煮了很多菜,你们都饿和累了,赶紧进屋吧。”

    接下来,一家五口,从花园转入了大屋。

    凌母本打算先给凌语芊清洗包扎伤口,不料才拿来药箱,就被贺煜接住了,贺煜亲自为凌语芊消毒,搽药,尽管还是不说话,尽管面色还是很深沉,动作却是格外的小心翼翼,温柔轻缓。

    完后,进入饭厅。

    晚餐果然丰富,凌语芊吃得津津有味,琰琰也不时欢呼谈笑,逗着贺煜,可惜扑克男就是扑克男,只偶尔扯唇回琰琰一笑,继续惜字如金。

    凌母看在眼中,更肯定女儿女婿发生了一些事,所以,晚餐结束后,当琰琰和凌语薇嚷着要看礼物时,她很拾趣地用别的事情绊住他们,好让凌语芊和贺煜独处,把这特别的气氛扭转。

    凌语芊看出母亲的心思,不想母亲担忧,于是顺了母亲的意,温柔慈爱地对琰琰安顿一下,上楼,回卧室。

    并不依照刚才和琰琰交代所说的立刻整理行李,她四肢摊开直接趴在床上,天真烂漫地感叹,“还是家里好,什么五星级酒店,汽车旅馆等都不及咱们这个五星级的家呢!呼呼——”

    紧跟着她进房的贺煜先是若有所思地看着她,一会,往大床坐下,拉起她白嫩的皓腕,低问,“还疼吗?”

    凌语芊摇了摇头,顺势坐起来,望着他,道起歉来,“贺煜,对不起。”贺煜剑眉挑了挑,不语。

    “人家说生个儿子等于养个赔钱货,其实我也是一个赔钱货,上次的五十亿,还有这次的三十亿,特别是害你失去贺氏总裁之位,哎……你爱上我这个赔钱货,真是倒霉至极!”凌语芊幽幽地说,绝色的容颜尽现悲怅忧伤之色。

    贺煜伸出手,在她微蹙的柳眉轻轻一抚,接着转移到她的脸上,来回摩挲留恋着。

    这次的美国之旅,假如真要计算和衡量,确实失去了不少东西,然而,她岂是金钱和头衔能衡量的?这辈子,他努力奋斗的目标,并非所谓的财富、名誉或头衔,而是她快乐和幸福,他所作的一切,都是为这个目标服务。这次去美国,就是为解决她的事,为杜绝后患,如今目标达到,即便付出财富和头衔又如何?再说,这次的旅途还多了意外之获呢,譬如,入股了莫家的企业,且发现高峻的真实身份!所以,怎么算,都不亏!

    瞧贺煜脸上依然半点笑容都没有,凌语芊心中更加的纳闷,不禁又道,“贺煜,别这样好吗,别再为机场的风波不开心了,我真的没事哦,一点皮外伤而已,再说,我能帮到你,我很高兴呢。我们是夫妻,应该相互扶持的,那个高峻很明显是见到莫希凛的事奈何不了你,便故意安排记者来撩事斗非,目的为了让你被告恶意伤人罪,故与其那样我会伤心落泪,我更愿意受这点小伤。”

    贺煜紧抿着唇,继续直勾勾地盯着她,黑眸一片幽深,根本让人看不到他在想什么。

    “我知道你想保护我毫发不损,可你在我心目中永远都是英勇无敌的呀,像这次莫希凛的事,你不办得完完美美的吗,Wall—Gill、Ms·Arlene和莫帧悦等人都对你赞许钦佩不已呢,更别提我,我简直崇拜得五体投地呀。大事你来搞定,至于对付那些不入流的小瘪三,让我出出风头嘛,这样我才不觉得自己是废物呀。”凌语芊继续劝说开解,水灵灵的眼珠子转啊转,软娇娇的身子猛地爬到他的腿上去,手儿攀住他的脖子,撒娇出来,“老公,人家不喜欢看到你的扑克脸,人家喜欢看到你笑,很邪魅的坏笑,很勾魂的邪笑,来,笑一个,笑一个啦,你到底要我做什么才肯笑呢,才肯忘记机场的风波呢,你开口吧,我都愿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