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要美人,舍江山

    “真的做什么都愿意?”男人终于开口,语气耐人寻味,眼神更加炽热狂野。

    凌语芊怔了怔,瞅着他,渐渐地明白他想要干什么了,可惜已无退路,可惜为时已晚,她的小屁屁正准备从他腿上挪起来,孰知被他更快速地压在身下,然后……

    “贺煜,你坏蛋哦,原来你都是装了,目的就是为了欺负我!”凌语芊,浑身无力地趴在贺煜汗水淋淋的虎躯上,娇喘吁吁地发出抗议。

    贺煜那张紧绷的俊脸总算出现了浅浅的笑意,正如她说的,邪邪的,痞痞的,坏坏的,却具有无穷的魔力,最能勾心夺魄。

    “哼哼,我以后再也不信你了!再也不哄你了!再也不开解你了!就算你心情不爽,让你自己不爽去,哼哼!”凌语芊越想越觉得不服气,使出全身仅剩的一丝微弱力量,准备从他身上起来。

    “六夜言情”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有力的大掌及时按住她的小蛮腰,让彼此间更加密不可分。

    噢——

    凌语芊无法克制地发出一声嘤咛,格外动听和撩人,内心既赧然,又羞恼。

    “贺煜,你干嘛可以老做这事啊?你到底是不是人类啊!”

    “趁我现在还没老,尽情把握和挥霍,否则将来我老了,没精没力了,你少滋润了呢。”

    什么嘛!把她说的好像大色女一样,她才不像他,一定要做这样的事呢!还有,她才不信他会那么快就没精没力,依她看啊,就算再过个三十年,他还是会似狼似虎,把她狠狠地拆吃入腹,吃干抹净的!

    哼哼!

    三岁定八十,他这辈子,注定是个大色狼!

    凌语芊芊芊玉指,忍不住在他精壮的胸膛上用力地擢去。

    贺煜却如被蚊子咬了一般,没半点疼痛感,粗粝结实大掌继续沿着她光滑的肌肤舒服地游走着,性感温热的薄唇不时啄吻在她脸庞、脖颈,香肩上。

    凌语芊便决定不理他的无赖,回到正事上,“你打算什么时候去找爷爷?你明天早上会回公司的吧?”

    说到正紧事,男人又像哑巴了。

    凌语芊无奈兼苦恼,但还是坚持不懈,“不如我陪你一块去找爷爷?我们把整件事的缘由经过告诉爷爷,还有今天那场风波,爷爷要是知道自己养了一只豺狼在身边,必定后悔万分,立刻就把高峻驱逐,你的总裁之位就再也不用受到威胁了!”

    “不用!”贺煜总算又给回应,却是漫不经心的两个字。

    “不用?你是说不用找爷爷呢?还是不用把总裁之位夺回来?为什么呀?那是你辛苦积累的,是你应得呢,再说高峻又不真的是贺家子孙,凭什么得到贺家最高的荣誉。”凌语芊稍顿,忽然想到什么似的,惊呼,“贺煜,你说高峻会不会有不可告人的目的?他会不会想把贺氏吞掉?”

    “那样更好,让老头子自食其果。”贺煜又是悻悻然地哼了一句……

    “贺煜——”

    “别把精力浪费在没用的事上,有精力,不如好好服侍老公……”

    贺煜说着,鳌鱼翻身,再次开启了激情澎湃之旅。

    “服侍归服侍,但我们在谈论正事哎,我们可不可以先把事情说完再做啊。”凌语芊嘟嚷抱怨着,却见他一声不吭,只继续用他天生的神力疯狂捣鼓着她,把她弄得脑子一片混乱,呼吸了急喘不已。

    然而,她并非轻易罢休的人,她才不会屈服在他的“淫威”下,极力忍着浑身酥麻和抽搐,进一步抗议,“贺煜,停,停停停!我不想只在这方面有用处……”

    “你不知道这对男人来说是最重要的吗?你不知道这样会让老公浑身充满战斗力,无论面对什么难题都会游刃而解的吗?所以,闭上你的小嘴儿,乖乖地发挥你的完美用处,给老公注入神力!”

    狗屁!

    凌语芊认为这只是他的“胡言乱语”,不由恼羞成怒,可惜,她终难逃被吃干抹净的下场,男人懂得怎样让她招架不了,懂得怎样让她沉沦,怎样让她抗议变成迎合的娇喘,结果,她无助地随他堕入肖魂蚀骨的漩涡中……再停下来时,已是半个小时之后。

    凌语芊又是哀怨交加,无奈她注定被这男人吃得死死的,除了恨恨地瞪着他,她毫无他法。

    “叩叩——叩叩叩——”

    突然间,静谧的空气里响起一阵清脆的敲门声,伴随着琰琰稚嫩的呼唤。

    凌语芊俏脸即时一变,迅速爬起来,然而刚被柔躏过的身子软趴趴的,根本就没多少力气,才站起就扑倒在床上。

    “爹地,妈咪,你们在里面吗?能开门给琰琰吗?”

    小家伙又喊了。

    凌语芊挣扎着继续起身,从而陷入另一个焦急和崩溃,她的内衣、内裤、外衫等在贺煜的杰作之下四处散落,床头一件,床尾一件,地面一件……

    至于那罪魁祸首,已经神速地套上长裤,跑去开门了。

    “喂,等等,我还没穿好衣服呢,喂——”刚穿好内衣内裤的凌语芊见状,又赶忙呐喊,不料男人闻而不听,转眼之间高大的身躯已经抵达房门后面,她于是再也顾不得外面的衣服,赶紧躲进被子里面。

    随着房门打开,琰琰跑了进来,身后还跟着薇薇。

    薇薇看到贺煜光着上半身,美丽的小脸儿顿然一怔,随即红晕泛起,再见凌语芊躲在被窝里不动时,更是娇羞不已,小妮子,似乎懂得这回事了。

    至于不谙世事的小琰琰,一进来就寻找妈咪的身影,看到妈咪坐在被窝里,俊俏的小脸愣了愣,嚷道,“妈咪,你不是说给琰琰拿礼物吗?怎么就上床睡觉了?不行啦不行啦,琰琰要看礼物!”

    说罢,他索性爬上床,小手臂准备去拉凌语芊。

    “呃,琰琰,别,别拉被子——”凌语芊花容失色,下意识地挪动屁股往后退。

    这时,贺煜喊了一句,“小家伙,你的礼物在这里,快过来!”

    手中,扬着一个可爱精致的大盒子,正是凌语芊在复古街给琰琰买的一座模型城堡。

    琰琰见到,这就跳下床,冲过去了。

    紧接着,贺煜把一个十九世纪贵族公主的娃娃递给凌语薇,凌语薇同样高兴不已,爱不释手。

    趁这期间,凌语芊悄悄补上外套,终于下床,走了过去。

    琰琰注意力暂且从礼物上转移,兴冲冲地对凌语芊道谢,“这个礼物好棒,琰琰实在太喜欢了,谢谢妈咪!”

    “谢谢姐姐,薇薇也很喜欢这个贵族公主。”凌语薇也继续眉开眼笑。

    凌语芊先是宠溺地看了看琰琰,然后看凌语薇,正好瞄到薇薇手上的链子,下意识地问,“咦,这条链子哪来的?姐姐以前好像没见你戴过呢。”

    凌语薇本是如花灿烂的笑靥即时停止,红晕再起,支支吾吾了一会,才讷讷地答道,“是我……前天跟敏敏逛街时买的。”

    殊不知,小琰琰多嘴地插了一句,“前天?前天薇薇阿姨没有出去过啊,姥姥去探望茵茵姑婆,薇薇阿姨整天都在家陪琰琰的呢。”

    呃——

    凌语薇更是满面涨红,“我……我……我记错了,是大前天,大前天。”

    凌语芊则更觉好奇,薇薇智力虽然不正常,但心思很细腻,事情记得一清二楚,这几天之间的事,根本不可能记错的,除非是……并没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可是,薇薇从不撒谎的呀,再说一条手链而已,根本用不着撒谎!用不着紧张的!

    到底怎么回事?到底有没有事?又或者,只是自己想多了?

    不容凌语芊多思忖,琰琰再次做声,打断她的沉思。

    分别这么多天,小家伙可想爹地妈咪了,提出今晚要在这里和爹地妈咪睡,他睡中间,爹地妈咪分别睡在他的左右。

    瞧着他一脸严肃认真的模样,凌语芊毫无犹豫地赞同,至于方才已经历过两场翻云覆雨、身心餍足的贺煜,自然也不反对。

    薇薇心中有秘密,趁机先告退,凌语芊送她到门口,关上门后,直接走到衣柜边,拿睡衣进浴室洗澡,洗完轮到贺煜去,然后,如琰琰所愿,一家三口并排躺在柔软舒适的床褥上,说起了悄悄话,整个画面好不温馨和幸福。

    &“第五文学 ”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nbsp;看着父亲面带笑意、侃侃而谈,小琰琰开心地道,“爹地,你总算从时差效应中恢复了?再也不会绷着一张臭脸了?”

    小家伙看出爹地的异样,曾经询问妈咪,妈咪回答他说那是因为爹地时差效应,导致心情不大好。

    贺煜尽管不知道这事,但也猜出是小女人这样告诉儿子的,便也意有所指地道,“嗯嗯,你妈咪把爹地的时差效应赶跑了,你妈咪就是一剂良药,只要她出手,什么都不成问题。”

    擦——

    凌语芊立刻赏他一记白眼,绝美的容颜,却难掩娇羞。

    贺煜继续笑得邪魅,正好这时,他电话响起,接通后,冲一大一小两个宝贝打了一个手势,下床,走了出去。

    凌语芊和琰琰继续聊谈,想到彼此分别数日,凌语芊便不催琰琰睡觉,任由他一个劲说,直到小家伙实在熬不住,不得不阖上了眼皮。

    凌语芊静静看着他,抚摸着他,不时低头去亲吻他,然后,看向门口,许久都不见贺煜的影子,她本打算起身去看看,但腰肢弯到一半又躺了回去,继续注视着琰琰,渐渐也沉入了梦乡。

    翌日,贺氏集团的顶楼会议室,地方广阔明亮,气氛却异常的紧张和凝重。

    公司各大股东和高层,都清楚或隐约知道局势的变化,特别是经过贺炜那猪头有意无意地渲染,大家纷纷认为贺煜大势已去,一些老古董们,早就不满贺煜平时独裁专制和冷漠倨傲,如今可谓扬眉吐气,再也不把贺煜放在眼中,而是转为拍高峻的马屁。

    面对这些没用的老家伙,贺煜给以轻蔑和鄙夷,面对不知死活、被人卖了还笑着帮人家数钱的贺一然w百度搜索“第五文学 ”看最新章节一家,则是嘲讽冷笑兼幸灾乐祸,高大魁伟的身躯直走向他平时主持会议时的主席位。

    不过,当他准备坐下之前,贺炜忽然讥讽出声,“哎哟,我说某人你是不是坐错位置了?这个主席位可是高峻的呢,至于你,就坐在旁边那个……不,旁边那个是我爸的,对了肖秘书,你去搬张凳子来,给这个路人甲随便坐坐。”

    呵呵——

    一些股东幸灾乐祸地窃笑出来。

    至于那个肖秘书,战战兢兢地看着贺煜,看到贺煜对她发出尖刀一般的凌厉眼神,她不敢动弹,不敢真的照贺炜的吩咐去做。

    正好这时,另一个人影走进了会议室,是高峻,身后,还跟着贺云清和池振峯。

    高峻径直走到贺煜的面前,居高临下地俯视着贺煜,容色诡异。

    贺煜依然安稳不移地坐在真皮大椅上,尽管是坐着,却丝毫没有影响到他的气势,高深莫测的黑眸同样一瞬不瞬地直盯着高峻,心思难猜。

    “爷爷,你快为大哥主持公道,快叫这个自以为是、不听话的小子滚到一边去!”贺炜再次做声,狐假虎威狗仗人势。

    大哥——

    听到贺炜这样称呼高峻,贺煜只觉得可笑!不过,在他眼中,贺炜始终只是一个不成气候的小丑,连与他斗都没资格,他选中的对手,是高峻,故他注意力继续锁定高峻身上,稍会,转看向贺云清。

    贺煜归国,贺云清自然知道,他还想着贺煜会不会主动回来公司,甚至还担心要不要自己亲自叫贺煜才肯回来,如今看到贺煜,他意外之余心里还有点窃喜,他终究还是舍不得真的放弃贺煜,在他心中,这个孙子还是占据着最重要的地位,即便,这个孙子性格孤傲,是那么的不听话!

    所以,他朝高峻打了一个眼色,示意高峻坐到以往的副总裁位置,岂料,贺煜冷不丁地喊出一声,“且慢!今天开会的内容,是关于我们贺氏内部的,我不希望有不相干的人参与!”

    这个不相干的人,很明显,冲着高峻。

    高峻回头,看着贺煜,一派淡定。倒是贺炜,又像个小丑似的跳起来了。

    “小子,别以为爷爷给你点好处就得寸见尺,爷爷叫你坐,是因为你把凳子坐热了,不愿高峻生痔疮,别以为爷爷让你,爷爷早说过,你做事一意孤行,不够资格坐这个位置,只有一心向着公司的高峻才能领导我们贺氏发扬光大下去!”

    贺煜依然懒得理他,鹰眸牢牢盯着贺云清,严词厉色地继续,“我和他,势不两立,爷爷决定好选一个吧,总之,公司有他无我!”

    哗哗哗——

    整个会议室顷刻炸开锅了,股东们纷纷发表意见,说贺煜独裁,说贺煜霸道,说贺煜倨傲,说贺煜狂妄,说贺煜目中无人,目无尊长!

    对他们,贺煜还是爱理不理,继续紧盯着贺云清,久久得不到贺云清的回应,他于是起身,头也不回地朝外面走去。

    池振峯见状,赶忙去追,边追边喊,贺煜仿佛没听到似的,自顾迈着悠然的步伐,直到进入自己的办公室。

    “总裁,你今天回公司怎么不跟我说一声?还有,你刚才实在不该那样,那些老股东一定会趁机给贺老先生压力,结果就算他有心维护你,恐怕也不那么容易。”池振峯气息略喘,在贺煜的办公桌对面坐下。

    贺煜静默依旧,随意翻阅着桌面的文件。

    “总裁,不如你现在打个电话给贺老先生,叫他进来这里谈,直接跟他说出高峻的真实身份,让他有所了解。”池振峯接着说,不过,不待贺煜打电话,贺云清就已经主动过来了!

    他怒气冲冲,走得比以往都快,推开门时更是带出一股强烈的风势,风势随着空气一路蔓延到贺煜和池振峯这边来。

    看着贺云清罕见的盛怒,池振峯再也忍不住,欲急声道出真相,但,被贺煜及时喝住。

    “这里没你的事,你先出去!”贺煜瞪着他,冷冷地下令。

    “总裁——”

    “出去!”

    池振峯沉吟,思忖,最后,带着满腹忧愁领命出去了。

    偌大的空间随之沉寂下来,静得似乎只有彼此的呼吸声在响了。

    祖孙两,依然强势对峙,一言不发,谁也不让谁,可结果,还是像以往那样,贺云清首先发话,语重心长地解释,“让高峻代理总裁,是我的主意,与他无关。”

    贺煜唇角一扯,嗤了一下。

    “我跟你说的那些话,你却一点也不听,你知不知道,语芊会害死你的!她根本就是一个祸水,让她跟着你,只会让你……”

    “我退出!明天我正式卸任贺氏总裁的位置,你,爱给谁,给谁去!”贺煜终于做声,打断贺云清的话,无视他震惊的表情,下逐客令,“好了,你可以走了。”

    “你再说一次,刚才的话你再给我说一次!”贺云清嚷了出来,气得浑身都发抖起来了。

    可惜,贺煜不再理他,自顾拿起话筒把池振峯喊进来。

    池振峯又惊又喜,来回瞧着贺煜和贺云清,以为他们已经言和,谁知道,贺煜接下来的吩咐,把他从里震到外!

    “你立刻去帮我安排一下,明天我要召开记者会,宣布正式卸任贺氏集团的总裁之位,从此后,我和贺氏集团再无任何关系!”

    天啊——天啊——天啊——

    池振峯多希望自己听错了,希望自己在做梦,因为,自从知道贺云清利用总裁之位威胁贺煜放弃凌语芊时,他就曾经梦过这样的画面,梦到贺煜爱美人不爱江山,梦到贺煜为了凌语芊,主动放弃总裁之位。

    其实,尽管他猜到这样的结果,但他还是不希望真的这样发展,尽管贺煜可以回中天集团掌舵,但他终究觉得不妥,他并非不相信贺煜的能力,而是……高峻太狡猾,太卑鄙,到最后,就算不是两败俱伤,就算贺煜赢了,实力雄厚的贺氏也等于会毁灭!

    这样的道理,不仅他懂,贺煜一定也想到,那么,为什么还是要这样走下去?难道他真的痛恨贺云清到恨不得要贺家的基业毁掉?

    池振峯知道,贺煜不会回答他的疑惑,否则也不至于没有事先通知他今天会回公司,且不事先提起这个决定,故他认为,自己要做的,就是劝!

    可惜,他才喊出总裁二字,就被贺煜这样堵住了,“你想留下来?Ok,你留下。”

    留下,留个屁啊!兄弟都走了,他留下来让那些没用的老股东们蚕食他的智商吗?让高峻那老狐狸践踏他的才华和能力吗?

    NO!

    结果,池振峯乖乖地出去了,出去安排明天的记者会!

    贺云清不再发抖,却是一脸死灰,然而,他终究是贺煜的爷爷,终究是这个家的大家长,终究是这个公司的策划人,故,他不会认输,不会跟这个不知好歹、不知天高地厚、执迷不悟、一意孤行、狂妄自大的孙子认错!

    呵呵,想他还曾经觉得这个孙子优秀得近乎完美,瞧,这一堆的缺点呢!哪是完美!根本就不完美!

    给贺煜留下一记不可理喻、暗示贺煜一定会后悔的眼色,贺云清气咻咻地拂袖离去。

    贺煜这也将身体往后面的椅背靠下,锐利的眸子左右环视着,直到池振峯再次出现。

    “总裁,你能否告诉我,为什么要那样做?你是不是另有安排?可我真不觉得你这次的决定是个好主意。其实贺老先生都没真正提出,你又何必主动决裂?那样只会中了高峻的圈套。”思来想去,池振峯还是忍不住追问一下。

    对于他的长篇大论,贺煜丝毫不理,淡淡地问,“记者会安排下去了吗?”

    “还没。总裁……”

    “好了,别再啰嗦了,这件事我自有安排,你只需照我的吩咐去做便可。”贺煜不耐烦地皱起眉头,面色也甚是阴冷,让池振峯知道,他心意已决,任何人都动摇不了!

    所以,池振峯沉默片刻后,又是退下,依然没有马上安排记者会,而是掏出手机,拨通一组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