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缱绻缠绵,每天的必修课

缱绻缠绵,每天的必修课

    凌语芊闭上眼,脑海慢慢勾勒出一个伟岸劲拔的身影,一张俊美绝伦的面容,魅力四射,魅惑众生。紧接着,是一幕幕情景,正是他当时演唱过程中,舞台背景上出现的沙画视频,每一个画面都那么的清晰,那么的深刻,那么的唯美,代表着她和他之间的每一个回忆,象征着她和他永恒不变的爱。

    不理台下排山倒海般的倾慕迷恋的目光,他爱意满盈的双眼牢牢锁在她的身上,性感地启开薄唇,发出令人迷醉落泪的誓言。

    “有个小女人,她很爱我,爱我爱得害怕失去我,故总喜欢胡思乱想,患得患失。为了让我的小女人幸福快乐地度过每一天,我委托肖逸凡安排了今晚这个特别演出,借此机会告诉我的小女人,根本没必要那样。傻妞,你是我唯一的珍爱,我爱你,一万年,一千万年,一亿年,直至与地球同存!但我知道,上帝赐给我俩的生命无法那么长,故我希望,能把握住我们有生之年的每分每秒,好好爱你,疼你,呵护你,让你时刻都高兴、快乐、幸福。”

    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

    贺煜,我们只要每时每刻在一起,不管多少年,都是幸福的!

    贺煜,我也爱你,飞越了时间的局限,拉近地域的平面,紧紧相连!

    “怎样,还是很感动吧?”突然间,一声低沉的呼唤在她耳畔响起,一样的声音,一样的面孔,真实出现在她的眼前。

    他回来了,刚才他说去书房处理一些急事,现在是弄完了吧。

    柔若无骨的葱白玉指,缓缓抚上他俊美无双的脸庞,凌语芊感动地低吟出声,“贺煜,我觉得自己好幸福哦。”

    呵呵——

    男人唇角一扬,高大的身躯挤进她坐的大椅上,那本是宽松的空间因为他的加入显得挤迫起来,他索性将她抱在怀中,语气愉悦地应,“那当然,你嫁了一个绝世好老公嘛,怎么会不幸福。”

    不害臊!

    凌语芊也快乐地笑了,主动朝他贴近,整个身子蜷缩在他温暖安全的怀抱中,玩弄着他衬衣上的纽扣,一会,幽幽诉说出来,“贺煜你知道吗,从小,我就清楚,想要日子过得快乐,自己必须当个好孩子,因而我从不去做伤人害人的事,我还经常帮助人,后来,我真的过得很开心,我有一对疼爱我的父母,薇薇尽管智力障碍,但有爸妈呵护,我们的生活还是挺好的,长大之后,我还遇上你,故我更加肯定这是老天爷给我的赏赐和回报。直到后来,我爸的公司破产,我被逼与你分手,还有后面遇上的各种各样的磨难与伤痛,我便变得很不理解,且抱怨痛恨过,控诉老天对我的不公平,为什么给我安排这样一个曲折的命运。”

    贺煜已经收起笑意,整个脸庞瞬间被疼惜怜爱所覆盖,健硕有力的臂弯牢牢抱住她,结实宽厚的手掌更是心爱无比地抚摸在她黯然悲伤的容颜上,一遍又一遍,恨不得将上面那些愁云惨雾全部去除。

    凌语芊缓了缓气,继续往下诉说,“然后我妈安慰我,说其实每个人来到这个世上,就是一种历练受苦的过程,假如那人是善良的,经常做好事,那么她的磨难会少很多,我就是这样。或许我信了我妈的话,又或许,我潜意识里希望我妈的话是真的,还有,我那不服输不低头、不折不挠的个性,让我继续支撑,坚持,而最终,我终于熬过去了,迎来了我想要的美好生活。由此,回想起来我觉得老天给我安排的那些苦难,是为了让我苦尽甘来时加倍地感到高兴和幸福,从而更珍惜这份来之不易的幸福,贺煜,你说呢,你觉得是这样子吗?”

    话毕,她回头,仰望着他,那纯澈雪亮的水眸中,燃起了欣喜幸福的光芒。

    贺煜目不转睛地与她深情对望,双臂依然紧紧把她抱着,大手也继续宠爱地游走在她光滑细嫩的肌肤上,然后,点了点头。他从不信什么上帝什么宿命,一直认为命运必须靠自己去创造和把握,不过,为了她,他还是赞同了她的话,兴许她是对的,毕竟,她说的那些,都是她的亲身经历,都是真实。

    幽深似海、灿若星辰的眸子,变得更加的沉,更加的情意满布了。

    凌语芊于是更觉快乐和感动,使劲搂住他的腰身,谢声连连,“贺煜,谢谢你,谢谢你为我做出这么多!谢谢!”

    呵呵,小东西,谢倒不用,老公为你所做的一切,都是应该的,都是值得的,至于你,硬要报答老公的话,那就……

    心里想罢,那只不安分的大手事不宜迟地滑下她的脸庞。

    凌语芊即时全身颤栗了下,但很快,又放松,还回头与他面对面,跨坐在……

    贺煜眸色陡然更沉,唇角的笑更加邪魅,猛地托起她尖尖的小下巴,温热的唇迅速压下!

    激烈的吻,似乎比以往都狂野深入,彼此都迫切地迎合着,给予着。

    一切,水到渠成,蓄势待发,一发即中!

    交织荟萃成了一首动听的肖魂之歌,美妙的旋律带着相爱的人攀登高峰,冲上云端,飞奔翱翔,最后急剧飞泻三千尺,冲向幸福快乐的最尽头,回归了宁静。

    这张椅子,说小不小,但两个人一起容纳的话,可不宽敞了,然而,他却能在这么窄小的地方带她翻云覆雨,体会丝毫不亚于在宽敞舒适的大床上,有的时刻,甚至比床上更美妙,由于地方不大,他和她于是更加紧密,从而更加肖魂蚀骨。

    软趴趴的娇躯,就那样无力地倒在他广阔的胸膛上,从细小毛孔里散发出来的香汗,紧紧地粘着他,让她和他,每一刻都不分离。而感受着那压根没离开过她的武器又威力十足了,凌语芊浑身哆嗦之余,忍不住嗔了一句,“贺煜,你觉不觉得你似乎很热衷这样的运动,我们似乎每天都在做哦!”

    “我们是夫妻嘛,恩爱缠绵是每天的必修课,当然每天都得做。”男人大言不惭地应了一句,低沉的嗓子中依然残留着未完全消退的欲望,他突然低下头,俯视着怀里的小人儿,饱含深意地问,“咋了?难道你不想我们每天都必修课?”

    呃——

    其实,也不是不想,其实,她……挺想的。

    “小东西,刚才爽不爽,被老公狠狠地,是不是感觉很棒很舒服?”男人忽然又问,还故意,挺了挺虎腰,暗示提醒她。

    霎那间,凌语芊又是满面涨红,媚眼如丝瞟着他,真坏蛋,竟然问人家这样的问题,让她怎么回答吗,难道要她告诉他,他很棒,把她弄得确实很爽很舒服?

    尽管没有得到答复,可从小女人的表情,贺煜知道了答案,再说,刚才自小女人嘴里发出的一声声肖魂蚀骨的娇喘和尖叫,可是最有力的证明呢!

    性感的薄唇得意地扬起,贺煜伸出手,在她美丽的鼻尖上轻轻一点,接着滑到她平坦的腹部,低道,“芊芊,再为老公生个宝宝好不好?”

    仿佛听到什么震撼大消息似的,凌语芊本是春意荡漾的俏脸赫然凝固,软软的身子也跟着僵住了。

    贺煜感觉到,不禁蹙了蹙眉头,不解地喊了一声。

    凌语芊注视着他,看进那深情恳切的眸瞳里去,一会,终于讷讷地道,“贺煜,你记不记得,我们最近欢爱你都没有戴过套的?”

    贺煜愣了愣,然后,颌首。他当然记得,对她,他可谓从没戴过那玩意,以前没有,现在没有,将来,可能也不会有,毕竟,那玩意戴上的话,等于在她和他之间多了一层阻隔,他无法直接而畅快地与她结合,那是多么的不爽!

    “而我,也没吃过避孕药。”凌语芊接着往下说,俏脸逐渐转向黯色,嗓音也哽咽起来,“贺煜,对不起,我可能再也不能生宝宝,我再也无法怀孕了,再也不能让你尝试准爸爸的滋味了!”

    轰——

    顷刻间,贺煜也如遭五雷轰顶,魁梧健硕的身躯,也变得俨如一条硬绷绷的冰柱!

    “我刚怀琰琰的时候,医生说由于我上次堕胎处理不当,导致胎儿不稳,差点流产。其实是,当年我爸得知我怀了你的骨肉,雷霆大发狂怒不已,和我妈软硬兼施要我把宝宝落掉。生怕引人注意,让想娶我的那一家子发现,我妈还不敢带我去大医院,只能在夜晚偷偷去没人认识的设备简陋的小诊所堕胎。几天过后,我去找你,然后被你……后来,生琰琰的时候,医生说我生产时间过长,导致子宫严重受损,对将来再怀孕有严重的影响。而今,我们都一起这么久了,但我还是没有怀孕,所以,我想……我是真的无法再当妈妈了!”凌语芊话毕,已经热泪盈眶,泣不成声。

    其实,她一直知道他希望再当一次爸爸,从头到尾体会一次当准爸爸的感觉,而她,那么爱他,也何尝不想继续为他生儿育女,可是,她深知自己的身体,特别是这么久自己肚皮都没有动静,她只能强迫自己去逃避,不往这方面想,直到现在,他提出来了,她再也逃避不开了。

    至于贺煜,听完她的诉说,除了怅然悲痛,更多的是浓浓的悔恨,无穷尽的愧悔,像海水把他深深吞噬。

    导致她这样的状况,其实是他造成,都是他造成的。

    当初,她跑来和他提出分手,他心存愤怒,不顾一切地占有她,发了疯似的狠狠撕扯着她娇弱的身子,他并不知道,她刚堕过胎不久,根本就不能遭到那样的对待。不过,就算当初他知道,他也会照做的吧?毕竟,她生琰琰时,月子才坐到二十多天,他就曾因为愤怒再次对她做出那样的兽行。还有当初她怀孕,他与李晓彤去“幽会”,刺激她。真是该死,只要遇上与她有关的事,他总会理智尽失,无法克制地对她做出伤害!至于生琰琰那会,他在国外遇上海啸,倒不是他本意,然而,这一切的一切,不管是他有意或无意,他都是罪魁祸首!

    “对不起,宝贝,对不起,对不起。”他搂着她,悔恨万分地呢喃出一连窜的道歉。

    凌语芊则不断摇头,紧紧抱住他,这一切或许是他造成,虽然她也曾经怨过恨过,但现在,她再也不会恨他,她只会爱他,这个把自己捧在心尖上来疼的男人,他的痛,一定不会比她少,他内心不会比她少难受,所以,她要给他安慰。

    “贺煜,我们都别难过,说不定还有机会,毕竟我不是坏人,老天爷不会这样狠心对我的,还有,人家说,只要是真心渴望孩子的夫妇,老天爷都会尽量满足,我们如此期盼宝宝,老天爷定能看到,必会再赐给我们的。”

    真是个温柔体贴的小东西,这么乖的小女人,他一定好好珍惜,好好珍爱,永远都爱!

    于是乎,他也从悲伤悔恨中出来,再次吻住她,热切地,深情地。

    不错,肯定还有希望,绝对还有希望,就算上天不垂怜,他也会想办法,无论付出多少代价,他都务必让她再怀上!

    而现在,他要做的,就是继续耕耘,继续播种,争取收获成果!

    深情的吻,开始从她脸庞往下转移,越过她美丽的下巴和性感的锁骨,然后……

    凌语芊始料不及,不禁低喊出声,“贺煜——贺煜——”

    “乖,别怕,老公再带你体会那美妙的感受。”贺煜咕哝了一声,大手继续往下。

    凌语芊也开始安静下来,渐渐地随着他的不断进攻,她更加不能自己,彻底地沉沦。

    贺煜也完全甩开悲愁,全然进入欲望世界,看着她在他的奋进之下如花般绽放,妖娆迷人,他更加全身奋亢,又忍不住问,“宝贝,舒服吗?很舒服吧?”

    凌语芊满面红潮,睁着迷离水眸凝视着他那俊美邪魅的面孔,娇羞地点了点头。

    贺煜表情不由更魅惑,忍不住预先告诉她一件事,希望她能获得更多快乐,“等到我们大婚之夜,会更棒,老公已经想好怎么安排了,老公会给你一次史无前例的、独特火辣的新婚之夜,带你体会更美妙的极乐!”

    是吗?他说真的?史无前例,独特火辣?还有怎样更销魂蚀骨的?

    在这方面尚算单纯的她,压根不知道,男女之间的爱,根本就是一门无穷尽的学门,没有最销魂蚀骨,只有更销魂蚀骨,凭她这羞涩保守的个性,需要体会的岂止这些,还有更多,更多呢,这一切,会在日后慢慢呈现,会在那个独特的大婚之夜颠覆,淋漓尽致!

    宁谧的夜晚,一点一点地深下去,激情的火却越烧越旺,在女人的身上,男人似乎永远都要不够,一碰那妖娆勾人的身子,便如做了一场极为美妙的梦,令他不想醒来,只想在里面沉沦,沉沦,再沉沦,永远地,埋陷下去。

    所以,这注定又是一个不休不止的疯狂缠绵之夜……

    那天记者会的召开,象征着形势的极大转变,象征着,很多人的心里或多或少、或轻或重起了波动。

    先说贺云清,大概是对贺煜彻底失望和死心了吧,再无任何动静,当然,这只是外面看到的,至于背地里具体情况怎样,恐怕只有贺云清本人知道。贺一航、季淑芬夫妇早清楚贺煜的个性,对此只能自个苦恼,叹气,而且,那季淑芬免不了在家埋怨和责骂凌语芊一顿。至于贺一然那家子,终于如愿以偿,估计会放烟花庆祝,至少会举行一个属于他们一伙人的宴会,大肆欢庆!

    而当事人贺煜,生活上基本没有多大的变化,饭照吃,老婆照睡,继续努力耕耘和播种,还经常携妻带儿出去游玩,偶尔,回公司做一些交接工作,日子过得真心惬意,正如他所说,他不当总裁,会长命几年。

    至于凌大美女凌语芊,正式当上了贤妻良母的角色,白天精心炮制各种佳肴满足贺煜的胃,夜晚则持久耐劳地满足他那似乎永远都发泄不完的欲望,把她的“三得”优点——出得厅堂、入得厨房、上得闺房,发挥得淋漓尽致。

    这天,暴雨不断,贺煜索性不回公司,直接在书房办公。

    下午三点多,凌语芊端着一盅甜品进来,婀娜多姿,巧笑倩兮,边走近边愉快地喊,“老公,爱心甜品来了哦!”

    &nb“第五文学 ”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sp;老公这个称呼,她是越叫越溜口了。

    以至,某人还没吃就满腹甜蜜蜜,迅速抬起头来,看到她如花般灿烂的美丽笑靥,面上冷硬的线条更是全然舒缓。

    “今天又是什么?老婆,我想再这样下去,我这健美的体魄会毁了,难道你就不怕老公变成一头满身肥肉的猪头?”男人叫老婆,更是叫得欢快自然。

    对于他那故意摆出的担忧表情,凌大美人回了一记妩媚的白眼,哼哼,她才不信,她才不怕呢!

    这个男人,虽然食量很大,但运动量更是惊人,除了平时陪琰琰在户外打球、跳高、游泳等之外,他还每天在室内各种健身,譬如跑步机,做仰卧起座,俯卧撑等,总之,这副身材该强壮的地方强壮无比,该精瘦的精瘦,要多完美就多完美!

    “不过呢,为了迷倒咱小色女老婆,本大少自然不会让这样的事发生的,本大少一定继续保持这幅完美的身躯,继续将咱小色女老婆迷得不可自拔。”像往常那样,贺煜从凌语芊手中接过甜品,随手一搁放在桌面,把她拉到他的腿上坐下。

    凌语芊即时为他无赖的话羞红了脸,一拳打在他的胸膛上,嗔道,“胡说八道,臭美!”

    “我哪是胡说八道,我可有事实根据的,还记得那天下午在我们以前的卧室,老公问你,想不想被帅帅的老公狠操一回,你马上回答说想,怎样,记起来了没?”贺煜说罢,嘴唇对准她的耳窝,煽情地吹出一口热气。

    凌语芊更是脸红耳赤,且浑身哆嗦,深知这男人根本就是个狡猾的狮子,总有办法把她吃得死死的,故她索性不跟他争辩,鹅蛋大的粉拳继续往他结实的胸膛捶打两下,挣扎着从他身上起来,把甜品重新递给他。

    贺煜这也接过开始品尝起来,表情一如既往的陶醉。

    结果,又是惹得凌语芊开心不已,袅袅身姿绕过大椅,款款走到他的背后,轻轻为他按摩,美目正好看到桌面的文件,不由问了一把,“对了,那天说想聘用你去当CEO的何老,后来有没有联系你,你呢,打不打算答应他?”

    贺煜正吃得起劲的嘴巴先是顿了顿,接着继续把口中食物吞下去,漫不经心地反问,“你觉得呢?我应不应该答应他?”

    呃,这个,老实说,她真不懂怎么给建议。表面上来看,当然是好的,毕竟是那么丰厚的酬劳,而且她看得出,那个何老是非常想贺煜过去,把贺煜看重崇拜到近乎敬畏,所以贺煜要真过去的话,丝毫不用担心会受到任何委屈。当然,往深一层想,要考虑的方面也不少,听说这个何氏集团与贺氏集团向来都是竞争对手,这个时期挖贺煜过去,目的应该不那么简单和单纯。另外,假如真这样,贺煜必会遭到贺氏那些叔父的指责吧。还有其他很多方面,都需要顾虑的。

    “贺煜,我不懂怎么给建议,但不管你做出什么决定,我都支持你!”凌语芊如实答覆出来。

    贺煜刚好把甜品吃完了,回头拉住她的手,将她重新拉回怀中,深情款款地道,“工作上的事,你无需担心,老公会安排好的,不管我接下来做什么,都会继续让你幸福和快乐。”

    “我知道,我也相信一定会这样,但我也希望你能快乐幸福,过得无忧无虑。上次野田宏要50亿,还有这次去美国花掉的30亿,加起来是一笔巨额资金,都靠你一个人支付,你等于赔了全部家当了吧。”凌语芊既感动,又担忧,伸手抚摸着他的脸,万般眷恋。

    贺煜则握住她的手,放在唇边啄了一下,语气坚定,“傻瓜,别说八十亿,就算八百亿甚至八千亿,老公都能负担得起。”

    “八百亿八千亿?你哪有那么多钱?”

    “呵呵,你不知道老公全身都是宝吗?知道高富帅中的高富帅是什么吗?老公就是,老公是个挖不尽的钻矿,你看,那何忠义不就给了20亿年薪吗?还有其他的人,说不定也打着老公的主意呢,总之,你真的不用担心,老公会安排好一切。”宽阔的臂弯越发收紧,深深感受着她在怀中,他心中彻底地踏实,以后,再也没人能欺负她,自己和她,再也不会分开了。

    “至于你呢,只管想着如何煮饭烧菜喂饱老公的胃,夜晚坚持久一点,让老公爽久一点。”一会,男人又道,恢复了不正经。

    凌语芊俏脸微红,也嗔道,“我……已经很好了哦,你自己都说我比以前有用很多了。”

    呵呵,这小东西。

    “嗯,是有进步,但跟老公的目标相比还差远着呢,还有,你得主动一些,大胆一些,豪放一些,老公跟你说哦,在床上,一个女人再吟荡都不算吟荡,甚至越吟荡越好,男人会越喜欢,老公也不例外。不过没关系,很快就有这样的机会,等到我们大婚之夜那天……”

    “对了,你老说大婚之夜很独特,到底怎样个独特法?赶紧告诉我吧,你有什么安排?”

    “什么安排啊?”看着她竖起耳朵、绷紧身子、屏息凝神的期待样,贺煜故意顿了顿,把她胃口吊得高高的,然后,坏坏地道,“先保密!不过你放心,老公肯定会给你一个难忘的大婚之夜!”

    坏蛋!

    又是吊人胃口!

    哼哼!

    信不信那天我不出席,看你还怎么独特,不错,没有新娘子的婚礼,够独特的!

    瞅着她那绝美精致的小脸出现罕见的算计之色,贺煜不禁也感到一股毛骨悚然,这傻妞,干吗这样的表情,有点可怕呢!

    “老婆——”

    “哼!”

    “小色女——”

    “你才是大色狼!”

    “小猫咪——”

    “你才是动物!”

    呵呵——

    贺煜轻轻一笑,决定不再逗她,用另一件事,把她哄回来。

    “对了,你上次不是说想去拜祭金婆婆吗?过几天是她的生忌,我带你和琰琰去。”

    果然,凌语芊马上恢复过来,神态认真仰望着他。金婆婆,正是当年收养他的那个老婆婆。

    “以前我去拜祭她老人家,只带了一束她最喜欢的月季花,你要不要找你妈问问,看要不要准备一些祭品?”贺煜继续道,俊颜猛地黯了下来,看来,他对这个将他抚养成人的老婆婆感情还是非常深厚的。

    凌语芊整个心情于是也随之转移,温柔地安慰他,“嗯,会的,以前清明节我常跟我爸妈回乡下拜祭祖宗,大概情形我了解,我也还会跟我妈商量,对了,金婆婆生前喜欢吃什么?”

    “鸡,鸭脖子,鱼,其实也不是说喜欢吃,就是……她根本没吃过。”贺煜越说,嗓子越发沙哑,整个人,被浓浓的伤感圈围住。

    &nb啦啦文学更新最快llwx.net,全文字手打sp;金婆婆生活本来就拮据,当年收养了他之后,更是过得艰难万般,但她从不抛弃他,自己省吃俭用,都尽量买好东西给他吃。曾经,他和金婆婆说过,等他将来长大了,会赚很多很多钱,买间大屋给她住,带她吃山珍海味,带她环游世界,金婆婆听后,笑眯了眼,布满皱纹的手抚摸着他的小头颅,欣慰地呢喃:婆婆不爱大屋,不爱山珍海味,不爱环游世界,只希望我的小天佑能平安长大,长大后能多做善事,回馈社会。还有,娶个美丽贤惠的妻子,生一堆可爱的小娃儿,有空就带去给婆婆看看,婆婆便心满意足。

    而结果,也真照着婆婆的愿望去进展。贺煜刚高中毕业,婆婆就与世长辞,还没有住上豪宅,还没吃过山珍海味,更没有环游世界,不过,她后面的愿望也都会成真,他会听她的话,多做善事,回馈社会,娶一个美丽贤惠的小妻子,生一堆可爱聪明的小娃儿,经常带去给她老人家看。

    “贺煜,人各有命,你无需太难过,我想金婆婆最大的愿望就是看到你幸福快乐地过日子,这个愿望,我会帮她老人家实现的。”凌语芊继续低吟,青葱玉指柔情万种地抚摸上那黯然伤神的俊颜。

    贺煜回过神来,注视着她,会心地笑了,捧起她的脸,对着那两片娇艳欲滴的朱唇,缓缓地吻了下去……

    不错,自己无需难过,因为金婆婆想要的东西,自己能做得到,自己能给她老人家呈现。

    婆婆,您再等几天,到时小天佑会带妻子和儿子去看您,去让您看看!

    岁月如梭,昼夜交替,几天时间很快就过去,那个特别的日子正式来临。

    那天听贺煜说了之后,凌语芊马上着手安排和准备,在凌母的带领下,专门去纸扎店订了一些纸品,譬如纸衣,纸钱,元宝,香烛,这天早上凌语芊更是天没亮就起床,和凌母准备包子,粉果,鸡,鸭脖子,鱼和一些斋菜,还有,金婆婆最喜欢的月季花。

    大家吃过早餐,大概九点半钟的时候,由贺煜驾车,载着凌语芊和琰琰直达市区内的某公墓陵园。

    金婆婆一生贫苦,死的时候只能葬在公共大众墓地,后来贺煜回到家族有钱了,也没想过把金婆婆搬到豪华墓园。凌语芊问他为什么,他说婆婆出自普通老百姓,葬在这样的地方,会比周围都是富贵人家的豪华墓园习惯和自在,再说,对死者搬来搬去,未必是一件好事。

    凌语芊当时听到,忍不住满面动容,为他的体贴和细心深感钦佩与崇拜,这个男人,不但在工作上心思慎密,连生活琐事也见地独到,保持着他个人的风格。

    不过,墓园终究是墓园,不管豪华或普通,都冷清萧条,肃静凝重,人气稀薄。

    幸好,政府都有安排专门的守墓员,园内的环境尚算干净,但凌语芊还是怀着敬仰尊重之心,根据母亲交代过的步骤,为金婆婆的坟墓大体扫除一番,荒芜的周围于是崭新不少,多了一些生机。

    带来的东西,都一件件地摆放在坟前,凌语芊继续根据以往拜祭祖宗的程序,一项又一项地完成,态度甚至比以往都虔诚和恭敬。

    高大伟岸的身躯,在坟前巍然伫立,贺煜先是对着坟头鞠拜三下,而后,定定注视着墓碑上慈祥和善的老人,整个脸庞顿时更显黯淡、凝重和悲怅。

    一会,他薄唇微启,发出低吟,“婆婆,我是天佑,我来看您了。对了,我还来了两个人来,应该是您最喜欢看到的。您以前总念叨我,担心我娶不到老婆,如今,我带老婆来见您了。她叫凌语芊,今年26岁,不过她跟我的时候,才18岁,我们已经结识了8年,无奈中途碰上一些意外和阻挠,导致拖到现在才能把她带来给您看看。”

    沉沉的嗓音,融入些许伤感和无奈,紧接着,又略显轻快,“对了,您看看,她是不是长得很漂亮,很温柔,很贤惠?还有哦,她也很乖很听话,这些都是您想要的呢。至于琰琰,他快四岁了,很可爱,很聪明。您老人家泉下有知,应该很欣慰吧,您可以彻底放心了,您的小心肝再也不会孤零零的,已经有人照顾您的小心肝了,芊芊她会永远陪伴在我身边的。”

    说到最后,嗓子又透出了哽咽的沙哑。

    这时,站在贺煜右手边的小琰琰,也接着开口了,“太婆,我是琰琰,我是爹地妈咪的小宝贝,也是太婆的小小宝贝,你不用担心爹地没有后代了哦。”

    看来,小家伙已经从父亲口中得知一些事情,且被教导说出这样的话。

    最后,轮到凌语芊,只见她盈盈美目水光潋滟,激昂殷切地凝望着金婆婆,冉冉而道,“金婆婆,我叫凌语芊,是贺煜刚才所说的那个会照顾他一辈子的人,很感谢您当年收养了贺煜,感谢您含辛茹苦把他养成大人,我才有机会认识他,爱上他,嫁给他,与他相伴一生。如贺煜说,您老人家在天之灵请安心欣慰,有我在,贺煜他这辈子都会快乐幸福的。”

    贺煜唇角微微一扬,长臂横了过来,搂在凌语芊的腰侧,低首在她发鬓轻吻了几下,另一只手则扶住琰琰的小头颅,呈现给金婆婆看,他有妻,有儿,他很幸福,很快乐,希望金婆婆在另一个世界也欣慰放心,快乐地生活下去。

    拜祭完毕,一家三口在旁边的水泥板上坐下,凌语芊想起贺煜刚才说的某些话,不禁发出询问,“贺煜,你为什么说金婆婆担心你娶不到老婆啊?”

    贺煜先是意味深长地注视了她几秒,打趣道,“你猜猜?”

    猜猜?她哪猜得到,就是猜不出才问他嘛,毕竟,以他这样的条件,别说娶不到老婆,要是没法律阻挠,恐怕十个八个都不成问题的。

    “告诉你也可以,但你得答应我一件事。”贺煜突然又道,依然不慌不忙,拔起跟前一根青草,叼在口中。

    答应他一件事?凌语芊眯起媚眼,睨着他,每次他要她答应的事,无非就是关乎那种!哼哼,大色狼!不过,好像不管她答应与否,最后还是会被他吃干抹净,正如他所说,恩爱缠绵,是每天的必修课。

    所以——

    “好,我答应你!”

    “你还不问什么事就答应了?”这男人,是越来越淘气。

    凌语芊抡起小粉拳在他结实的肩膀使劲一锤,“快说了,坏蛋,不然今晚你睡书房去!”

    呵呵,这傻妞,敢情这是赤果裸的威胁?

    &n“第五文学”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bsp;贺煜又是邪魅一笑,总算说了出来,“金婆婆以前老说我长得帅,脾气倨傲,以后恐怕会看不中那些女孩子,无法结婚生子,故担心我会孤独一生。”

    噢噢,原来如此!

    “那你,是吗?”凌语芊又忍不住问,关于这个问题,这男人总是不肯正面对答,看来,她也得动动脑筋,想个好办法,挖出他在她之前的那些情史,他到底有没有谈过恋爱,有过多少女朋友,他的第一次,在什么时候,给了谁……

    由于此时她还没想到妙计,结果便是,男人和以往那样逃避了,转到另一个话题去。

    她只好作罢,聊了一会后,站起身,想舒展一下双脚,美目下意识地四处环视着,然而看着看着,整个人像被定了格似的,全身僵住了。

    贺煜觉察到,顺着她的视线望去,只见不远处的某个坟头上,伫立着一个年轻女人,女人身材修长纤细,这个角度看去,正好可以看到侧面,不过,女人头上披裹着长长的纱巾,只露出半边侧脸,看不清楚是谁。

    他于是也站了起来,走到凌语芊的身边,不料她蓦然迈起双腿,往那方向跑去。

    “芊芊,芊芊你去哪?”贺煜大叫,紧追。

    凌语芊不作回应,继续快速往前奔跑着,由于距离不是很远,不久便跑到那女人的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