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守住这份幸福

    池振峯也静默一会,注视着他,不禁给出安慰,“总裁,会不会是你太紧张Yolanda,导致草木皆兵呢?冯采蓝那个女人,虽然平时挺泼辣,但还算爱恨分明,她对Yolanda的情意真的很重,我不认为她会做出伤害Yolanda的事,说不定,她说的那些都是真的呢,毕竟,她这段经历并没什么漏洞和可疑之处。”

    贺煜继续沉吟片刻,交代池振峯,“这事你先别跟昊宇他们说,还有芊芊,更不准提及半句!”

    池振峯知道贺煜还记得他上次私下找凌语芊的事,便也讪讪一笑,点头领命,然后,工地正好到了,他把车子靠边停下,与贺煜一起下车,在相关职员的恭迎和带领下,往工地走去。

    在消息蓬勃发展的时代,一有什么风吹草动,都会众人皆知,贺煜辞职一事,工地的人也都知道了,但他们依然很尊重敬畏贺煜,一如既往地配合,整体工作于是进行得很顺利,傍晚6点钟便能完成了。

    池振峯家里有饭局,贺煜便打电话让血枭保镖来接回家,凌语芊等人正好都在客厅等晚餐,见到贺煜回来,琰琰迫不及待地奔向他,却被凌语芊拉住。

    “爹地刚从工地回来,身上很多尘土和金属细片,吸了对你身体不好的,先让爹地去洗个脸,换件干净的衣服。”凌语芊与琰琰说罢,朝男人呶呶嘴。

    贺煜凑到她耳边,唧哼,“你这小东西,敢情嫌弃我了!”

    “呃,那是,我是为琰琰好,你忘了他鼻子敏感吗。我怎么会嫌弃你,当年你从海啸中归来,全身脏兮兮的,一进门就抱住我吻,我有抗拒过么?哼哼!”凌语芊也回以娇嗔。

    贺煜随之忆起,然后,笑了,也对琰琰道,“爹地先去洗澡,吃完饭陪你玩。”

    话毕,他左右扫视一下,迟疑地问,“采蓝呢?”

    “她还在上面,说有点事忙,我见你还没回来,便也由她,我上去叫她?”

    “不用,我洗完澡再顺便叫她吧。”贺煜阻止,眸光飞逝闪晃一下,上楼去。

    他下意识地放轻脚步,上到二楼时,更是轻如无声,并没立刻回卧室,而是沿着长长的走百度搜索“小说领域”看最新章节廊迈进,转弯处时,忽见一个人影在那慌慌张张,正是冯采蓝!

    “咳咳——”他故意清咳两声,且加重脚步。

    冯采蓝闻声回头,见到他,先是一慌,随即笑着道,“你……下班了?”

    贺煜面容冷肃,一步一步地走近,默默w百度搜索“第五文学 ”看最新章节注视着她,看着她眼中那抹闪烁的光芒越来越慌乱,好一会,才道,“你在做什么?不下去陪芊芊她们玩?”

    “呃……我刚才有点不舒服。”

    “那要不要叫医生看看?”

    “不,不用了,小毛病而已,我休息过了,没事了,我现在下去。”冯采蓝说罢,赶忙别开脸,以避开贺煜那对仿佛能看透人心的锐利眼眸,且迅速抬步,刻不容缓地朝楼梯方向奔去。

    贺煜犀利的鹰眸紧紧追随,俊脸越发深沉,眸色也愈加凌厉,又是好一阵子后,他才迈动修长的双腿,沿着方向前进,先是进书房,发现没什么异样,然后离开,转进卧室。

    是夜,安宁静谧,温馨情暖,整个卧室笼罩在一片浪漫神秘的光芒当中,那旖旎荡漾的巨大双人床上,男人正两腿交叠,靠着床背而坐,悠悠然地翻阅着汽车杂志。

    这时,紧闭的浴室大门被打开,走出一个娇小美丽的倩影,伴随着一股好闻的清香迅速在空气里蔓延开来,立刻引起男人的注意,视线从杂志上抽离,转到她的身上,首先被那短裙外的两条莹白玉腿晃得喉咙发紧,肌肤发热,眼神,也像是燃烧起来似的。

    惹人犯罪的小妖精,却丝毫没觉察到,继续款款摆动着两条水嫩嫩的玉腿,走到男人身边,娇憨地道,“贺煜,我洗完了!”

    嗯,洗完了,香喷喷的,水嫩嫩的,贺煜真想直接就把她压在身下,然而看到她那水汽氤氲的长发,便暂且忍住欲火,拉着她下床。

    “咦,去哪啊?你不是要……那个吗?”凌语芊俏脸即时呈现一丝错愕,直到他把她带到梳妆台前,拿起旁边的吹风筒,她才意会,自己头发还没干,他带她来吹头发了,而且,还亲自动手帮她吹!

    嘻嘻,真好!

    “贺煜,你记不记得你曾经说过将来我每次洗完头发都会帮我吹的?”软糯糯的嗓音在嗡嗡吹风机声中响起,凌语芊眉梢之间尽染甜蜜的笑,幸福着迷地看着他那修长的手指轻轻撩起她柔顺的长发,小心翼翼地对准风筒口吹烘着。

    贺煜先是怔了怔,宠溺地哼道,“这不正在实现诺言嘛。”

    实现诺言?是的,他正在实现一个个诺言。

    “贺煜,你当初应该多许诺,这样你现在可以一个个实现下去呢。”曾经,因为那些承诺都无法实现,故她觉得他好像许了很多诺言,而今,诺言都一一实现了,她却又发现,他其实也没许过多少诺言呢。

    贪心的小家伙!贺煜在心中啐了一句,深情的眼眸丝毫不变,动作也依然充满温柔与呵护。

    凌语芊心中愈加甜蜜,微翘的唇角一直挂着满足的笑容,渐渐闭上眼来享受,直到风筒声停下,头皮传来微微的刺动。

    他在帮她梳头发,动作不是很熟练,然而让她倍觉喜爱,直想就这样任由他呵护下去。

    不过,男人却不怎么想,他依然为某事纠结着,全都弄妥后,拉她起来,回到床上。

    凌语芊懒洋洋地躺了下来,窝在他的胸前,他身体强壮健硕,依偎起来真舒服。

    贺煜也轻轻抚摸着她,佯装漫不经心地问,“你和那个采蓝,感情真的很好吗?情同姐妹?”

    凌语芊柳眉不自觉地蹙了蹙,不假思索地应答,“嗯。当初我爸公司破产后,我被逼辍学,因为没有学历,又没工作经验,想找份好点的工作根本不行,幸好采蓝介绍我去华尔顿酒店做。不过,那儿很多女同事似乎都不喜欢我,特别是那些长得很漂亮的,她们经常排挤我,采蓝跟我说,那是因为我长得比她们还漂亮,招致男同事或客人的青睐,她们于是眼红与妒忌了。采蓝还教导我,用实力去证明给她们看,我不仅是靠外表,我还靠工作能力的。最可贵的是,采蓝经常帮我挡掉一些好色的客人,宁愿牺牲自己也要保护我,她说她自己已经踏出第一步,再往前一步也无所谓,但我不同,她要帮我保住干净的身和心。”

    嗯嗯,他记得,她曾经因为不肯陪客人被华尔顿解雇,来贺氏面试,也是冯采蓝把自己的机会让给她,采蓝可算是她唯一的朋友。

    “想不到采蓝现在变得这么可怜,贺煜,我们一定要帮采蓝,好吗?”凌语芊从他胸前抬起脸来,表情恳切地望着他。

    贺煜略顿,微笑着点了点头。

    “嘻嘻,你真好。”凌语芊立刻搂住他的脖子,在他面颊亲了一口,然后,等待他像以往那样,回抱她,回吻她,顺理成章沉向欲海。

    但出乎意料的是,他竟然没有,只轻轻揽住她的腰肢,满面沉思。

    故她纳闷不已,忍不住问,“贺煜,你怎么了?在想什么?”

    “哦,没事。”

    “那……你怎么不那个我?”她又是下意识地问,发出口后,才暗暗唏嘘了一把。

    过于思虑的贺煜,大概一时想不过来,稍后恍然大悟了,勾起唇,调侃,“你想了?”

    “呃……不是,当然不是,因为你中午说的吗,而且昨晚没有做到,所以我才以为……”其实,她还特意洗得香喷喷的呢,嘿嘿!

    “那你想不想做?你不困了?”

    “我……其实,有点困。”凌语芊如实回答,说着就打了一个呵欠,中午虽然回来睡觉了,但躺在床上翻来覆去都无法入眠,不久琰琰又醒了,跑来找她,故她等于还是没睡到。

    从她满满的倦意中,贺煜又岂会不知道,于是抚摸一下她的脸,温柔地道,“那睡觉吧。”

    “呃……真的?”

    “呵呵,看来是不想睡?”贺煜先是取笑,接着又道,“今晚好好睡一觉,明天中午记得准时午休,明晚的课,坚决不能再错过了!”

    凌语芊俏脸微微一红,也特爽快地应了一声“遵命”,事不宜迟闭上眼,窝在他的胸前,很快就沉入了梦乡。

    期间,她还梦呓出声,“贺煜,我好幸福哦,我和你之间的阻碍终于扫除了,再也没人能分开我们,我还跟采蓝遇上了,接下来我要帮采蓝走出阴影。然后是薇薇,只要采蓝找到幸福,薇薇的病能治好,我就再无要求了,对了,我还要怀宝宝,我想我会再有宝宝的。我妈说得没错,好人有好报,我的愿望已经陆续实现,至于其他的,我相信也都会达成,所以,我真的很幸福哦,对不对,对吧……”

    是的,小东西,老公一定会守住这份幸福,绝不允许任何人来破坏它,老公要你每天都无忧无虑的,快快乐乐,当个幸福的小女人。

    贺煜继续温柔地抚顺着她的发丝,然后又沿着她精致的五官细细摩挲,流连忘返于每一寸肌肤,好长一段时间过后,终于也阖上眼皮,进入梦乡……

    翌日,凌语芊起床时,贺煜又是已经出去了,距离他正式卸任贺氏集团的总裁之位时间越近,他也越忙,凌语芊正好可以多点时间陪冯采蓝。

    想到今天约好和采蓝去逛街的,她便不敢再赖床,急忙起身梳洗,更衣,刚弄妥时,采蓝过来了。

    采蓝也已换好衣服,穿了一件嫩绿色的裙子,还化了妆,整个人容光焕发,美艳照人,连那份忧愁也压住了。

    凌语芊满腹欣慰,且由衷地赞美出声,“哇塞,咱们冯大美女,还是那么的美艳无边呢!”

    “呵呵,你才是大美女好吧,我只能是个小家碧玉。”冯采蓝美目四处扫视着,忽然拉住凌语芊往梳妆台走,取出一件东西,递给凌语芊。

    项……链?

    “这是我在香港买的,当时觉得很适合你,于是买了两条,一条我自己戴,一条保存起来留给你,今天才想到它,来,我帮你戴上。”冯采蓝说罢就把项链往凌语芊的脖颈上套,弄好后,推着凌语芊一起看向镜子。

    “很美哦。”凌语芊忍不住惊叹出来,晶莹剔透的水晶衬托着莹白无暇的脖颈,着实好看,“采蓝,谢谢你。”

    冯采蓝又是呵呵一笑,“对了,不如把你原先那个解下来看看效果?这样两条戴在一起,看不出实际效果呢。”

    凌语芊略作犹豫,便也不拒绝,主动将贺煜送她的“河鱼之吻”解下,结果也如冯采蓝所说,效果更显著,她于是再次跟冯采蓝道谢。

    “不用客气,你不也送我手链吗。”冯采蓝稍顿了顿,发出感慨,“语芊,我们果然是好姐妹,想不到会一起想到买礼物给对方呢。但愿,我将来也能像你这样,苦尽甘来。”

    看到冯采蓝美丽的脸庞又是蒙上哀伤和悲痛,疼惜悲切之情也即时涌上凌语芊的心头,拉住冯采蓝,走到大床坐下,安抚道,“采蓝别难过,一定会的,你人那么好,一定会有好报的。”

    “会吗?真的还会?我怕,我怕幸福再也与我无缘了。”话毕,冯采蓝眼中闪过一股浓浓的绝望。

    凌语芊只顾着安抚她,以致没有觉察,为了让冯采蓝从这伤悲的氛围中出来,她还索性拉起采蓝,走出卧室,下楼。

    琰琰看到凌语芊穿着外出衣服手里提着外出手袋,小脸瞬间亮起,且又略觉意外地疑问,“妈咪,你去逛街吗?怎么不告诉琰琰?琰琰还没换衣服呢!”

    凌语芊蹲下,伸手在他小肩头轻轻一搭,宠溺地道,“妈咪今天只和采蓝阿姨出去,故才没有预先告诉琰琰,琰琰乖,你在家和薇薇阿姨玩,姥姥也在的。”

    得知自己不能出去,琰琰光亮的脸庞立刻就黯淡下来。

    刚好输了一盘游戏给琰琰的凌语薇见状,趁机淘气地道,“姐姐连我都不要去了,你不能去也正常的。”

    琰琰心里更加不是滋味,瞟着凌语薇,啐道,“你能和我比吗,我是妈咪的小宝贝呢!”

    说罢,看向凌语芊,扁起小嘴甚是委屈可怜地嚷了一句,“妈咪——”

    凌语芊心肝即时揪了起来,然而,想到自己答应过采蓝只单独陪采蓝出去的,她唯有极力忍住心疼,继续安抚道,“妈咪今天和采蓝阿姨有点事办,下次吧,下次妈咪带你去。”

    “语芊,不如就让他跟去吧,也没关系的。”冯采蓝忽然插了一句。

    凌语芊摇头,因为她很清楚,假如琰琰跟去的话,自己一定会分心琰琰身上,也就无法全程陪同采蓝,要是平时,或许可以,但采蓝刚回来,还如此遭遇,所以万万不能。

    这时,凌母走过来了,搂住琰琰,转移琰琰的注意力,“今天刚好要给菜苗浇水了,琰琰留下来,陪姥姥去浇水?”

    “妈,我也陪你浇水。”凌语薇首先发言。

    琰琰大眼睛转了几下,注意力总算被吸引过去,跟着嚷道,“我也要浇水给菜苗,姥姥,琰琰要浇水!”

    “呵呵,行,都去,姥姥这就带你去!”凌母说罢,牵住琰琰的小手,刻不容缓地往外走去,边走边回头冲凌语芊打了个眼色,示意她抓紧时间出去。

    凌语芊便也事不宜迟,挽住冯采蓝的臂弯,迈出大屋,坐上早就侯在门外的车子,离开芊园。

    她选中的百货商场,是以前和冯采蓝经常光临的,抵达后,独自与采蓝进内。

    血枭二骑想到她项链里有定位追踪器,便也不说什么,像往常那样留在车内等候。

    “对了,那两个人是贺煜专门为你安排的保镖吗?”冯采蓝若无其事地聊了起来。

    凌语芊继续如实相告,还把整个血枭队伍的情况都大体述说一遍,这也才发觉,脖子上只戴了采蓝送的水晶项链,河鱼之吻则落在家了,刚才顾着让采蓝别难过,都忘了把项链戴上!

    “那要不要回去拿?”冯采蓝露出紧张的神色。

    凌语芊稍做沉吟,摇头,“不用了,反正也没什么危险的,事情都解决了呢。再说,有你在,如真有什么意外,你一定会保护我的。”

    冯采蓝先是一愣,笑道,“当然!那我们走吧!”

    大型商场满目琳琅,各种物品应有尽有,凌语芊带着冯采蓝一间挨一间,边逛边闲聊,不亦乐乎,而且,看到采蓝脸上一扫悲愁,她不禁暗暗庆幸自己这个安排是多么的正确,于是更加投入,还买了很多东西,直到采蓝喊累了,于是暂停,进入旁边一座“休闲小阁”坐坐,喝点东西。

    里面每一张桌子都配有一些杂志和报纸,冯采蓝喝了几口热茶后,忽然拿起一份报纸来翻阅,看着看着,又忽然询问凌语芊,“对了语芊,你有没有想过出来工作?”

    凌语芊正津津有味地品尝着红豆冰,一听猛然停止,满面愕然。

    “呵呵,看你这样子,肯定没想过吧?不过也是,有贺煜这么能干的老公,你在家当少奶奶也很正常。”冯采蓝先是调侃一番,接着又转向严肃,郑重其事地分析,“但话说回头,我还是觉得女人应该有自己的职业好,与时并进,这样才不至于跟不上社会,也不会老窝在家中变成黄脸婆!”

    凌语芊继续聆听,继续呆楞不语。说实话,她还真没想过出去工作呢,她觉得每天这样过日子挺惬意挺快乐的,白天有母亲、妹妹和儿子,晚上有贺煜,她也不觉得无聊啊。

    “你以前在华尔顿,还有后来进贺氏,都干得挺好的,说明你是个很聪颖能干的人,我觉得你就此放弃,有点可惜。”

    “可是,我想贺煜不会答应。”凌语芊也终于应了一句。

    “他当然不会答应,他肯定希望你留在家中相夫教子,这是每个男人的共通点,但你想想,这样的日子长了,会很沉闷很单一的,琰琰下个月不是要去幼儿园了吗,到时你的时间会更充裕,故我觉得,你应该找份工作,当作消磨时间也好,融入社会也好,甚至赚钱也好,总比你宅在家当黄脸婆强。还有哦,女人的青春有限,我们要活得出彩,有自信,这样才配得“听潮阁”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上你那完美的老公呢,最好,你能当他的贤内助。”

    贤内助?她也想呢,特别是他最近离开贺氏,虽然他叫她不用担心,一切由他安排,然而可以的话,她当然希望自己能帮到他。

    “咿,这份工作不错哦!”冯采蓝猛地又喊了一句,把报纸推到桌子中央,让凌语芊也看到,白皙的手指指着上面某个招聘信息,念了出来,“伽利略公关策划公司,招聘策划推广高级职员两名,女性,年龄在25—35岁之间,有经验者优先。语芊,不如我们去试试?”

    试试?我们?凌语芊匆忙看了一下那个招聘信息,抬眼,眼神困惑地回到冯采蓝身上。

    冯采蓝望着她,解释,“我想过了,要忘记过去,我必须重新开始,工作,是一个主要的渠道,故我打算找份工作。”

    凌语芊听后,恍然大悟,确实,很多失恋者都是借用工作来麻痹自己,让自己忘记伤痛,假如采蓝能投身事业,也不偿是件好事。想罢,她便决定立刻就办,“那你打个电话过去,问现在能不能面试?能的话我们去试试。”

    冯采蓝略略惊讶一下,但也事不宜迟地掏出手机,拨打报纸上显示的联系电话,结果,对方同意了,约了下午三点钟会见!

    考虑到时间尚且充裕,她们继续在此休闲品食,还加点了午餐,期间,凌语芊打了个电话回家,跟母亲说自己会傍晚再回去,顺道和琰琰聊了一会,直到精致午餐端上来了,才结束通话,投入午餐,吃完后,又继续静坐片刻,结账买单,走出休闲阁。

    不想和血枭二骑解释太多,凌语芊出去跟他们撒谎说她在里面碰到一个画展,准备去欣赏欣赏,可能会久点才出来,血枭二骑深信不疑,她便又刻不容缓地回到商场内,通过另一个出口离开商场,乘坐的士直奔应聘地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