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抚平她的伤痛

    “卖糖葫芦喽,又香又甜又脆的糖葫芦,五元一窜,买一送一,走过路过不容错过……”

    清脆响亮的吆喝声猛然响起,将冯采蓝从悲切凄然的回忆中拉回了现实,顺着喊声望去,映入眼帘的是一片红彤彤的冰一糖葫芦,整个人于是为之一振,不由自主地抬步走了过去。

    小贩老伯见到她,迫不及待地招呼,“大姑娘,买冰一糖葫芦吧,来,五元,买一送一。”

    “麻烦给我四窜。”冯采蓝掏出一张十元纸币,递给老伯。

    老伯边接住边高兴地说了声好咧,动作熟稔地拔下四支糖葫芦,放到小袋子里,递给冯采蓝。

    冯采蓝接过,转身走到路边,截住一辆的士,半小时后,回到芊园。

    客厅里灯火辉明,大伙正集在聊谈着,见到冯采蓝这么早回来,凌语芊大觉意外,“采蓝,你不是约了初中同学吗?怎么不多聊一会,这么早就回来,对了,你吃过晚饭没?”

    “嗯,吃过。”冯采蓝缓缓走到她的面前,扬起手中的透明袋子,然后,取出一根递给她,“吃了它,一切烦恼伤悲都会消散,恢复好心情!”

    看着鲜艳欲滴、可口甜蜜的糖葫芦,凌语芊并没立刻接过,而是先忆起了一些往事。

    曾经,每次她不开心,采蓝总会去买冰一糖葫芦给她吃,还跟她讲了一个关于山楂的传说。

    很久以前,渔村里有个美丽善良的小姑娘,自小很爱笑,直到有一天,父母出海意外身亡,小姑娘脸上再也不见笑容,终日以泪洗脸,早晚都会跑去海边痛哭,惊动了海的女儿,于是在海边洒下一颗种子,慢慢发芽长大,然后开花结果,海的女儿化身成一个女孩,教导小姑娘把果子摘回去洗干净,做成糖葫芦,小姑娘吃后,不再哭了,甜美的笑容重现脸上,从此,小姑娘继续整弄糖葫芦,谁家有人难过就给送过去,后来,那个渔村再也没人伤心落泪过。

    她查过很多书籍,都没有这样关于山楂的传说,但采蓝又说,书籍不记载不代表不存在,总之,吃了冰一糖葫芦,一切痛苦会忘记,一切烦恼会消失,整个人会变得快乐起来。

    “谢谢你,采蓝。”凌语芊终于接住冰一糖葫芦,由衷地道谢。

    冯采蓝粲齿一笑,把余下的递给凌语薇和琰琰,注意力继续停在凌语芊身上,沉吟数秒,意有所指地道,“其实,有时候一些意外说不定会阻挡一些灾难,有时你看到的,并非最坏的,总之,你要记住,你是个好人,好人会有好报,即便老天要给你灾难,也是因为它要阻拦另一个更大更严重的劫难,它已经尽可能地给你保佑了。”

    凌语芊听得不是很懂,但能确定的是,采蓝在安慰她,想她重新快乐起来,故她继续对采蓝感激一望后,举起糖葫芦,放进口中咬了一颗,接着,递回给采蓝,“你也吃,这样你也会快乐起来。”

    “采蓝姐姐,这儿还有一窜呢。妈妈说不要,姐夫也不要。”凌语薇猛然也嚷道,她和琰琰也都津津有味地吃起来了。

    冯采蓝于是看向薇薇,接了过来,期间,下意识地朝旁边一直默不作声的贺煜瞧瞧,即时被贺煜眼里发出的某种异样光芒吓到,赶忙心虚地别开脸,然后,目光紧锁凌语芊,再也不敢看贺煜。

    接下来,大家一起逗留到九点钟左右,解散,各自回房。

    凌语芊先是哄琰琰睡,贺煜紧跟随,陪她一起把琰琰哄睡过去了,带她回到两人的主卧室。

    一关上门,他就从背后抱住她,嘴唇贴着她的耳朵,温柔暧昧地道,“老公帮你洗澡?咱们洗鸳鸯浴。”

    凌语芊身体立刻僵硬,眼见他开始在她身上抚摸起来,她本能地抗拒。

    这回,轮到贺煜微微一震,数秒,抚摸的动作继续,还伸出龙舌舔在她小巧的耳垂上,挑起她的敏感点。

    凌语芊不由自主起反应,但由于某个阴影仍无法消除,她猛地加大挣扎力度,且伴随着吼叫,“贺煜,我不想,不想做,别碰我,别靠近我,放开我!”

    贺煜更如遭五雷轰顶,本能地松开了手,眼睁睁地看着她快速走向衣柜,取出睡衣又奔进浴室,伴随着一道响亮的关门声,他满眼看到的,是紧闭的浴室大门。

    原来,他高兴得太早了!

    她还是无法从这段伤痛中出来,尽管他对她百般呵护,尽管今天每次他打电话回来时她都在说她没事,说她爱他,尽管晚餐她如常进食,吃后和大家一起坐在客厅聊谈,尽管,她吃了冯采蓝买的糖葫芦,可她心中的悲愁沉痛依然无法消除!

    她对他的亲热,极力抗拒,前所未有的抗拒!

    不,她不能这样,就算,他可以给她一些时间,自个忍住需求,但他不能让她继续沉浸在这种漫无边际、无法估算的巨痛当中!

    怎么办?他得怎样才能把她解救出来?他是她的男人,是她的丈夫,他有义务和责任保护她远离伤痛,务必!

    贺煜继续盯着紧闭的门,苦苦冥思着,刚好裤袋里的手机震动,他忽视不理,直到震动不断持续,他正忆起某种重要的事,便也速度掏出手机,接通。

    果然是何志鹏,跟他汇报今天的事。

    早上,窃听到一个女人约冯采蓝傍晚六点钟见面,他于是吩咐何志鹏跟踪,发现冯采蓝进入一间名叫天雅的俱乐部,本以为凭借窃听器可以听到她们的对话内容,谁知机器像是遭到干扰似的,竟只有沙沙作响,完全覆盖了说话声,后来一查,才知道,她们约在桑拿房见面,晓得利用高温的蒸汽干扰窃听效果预防被窃听,他只好叫何志鹏想办法处理,如今,总算有了结果!

    竟然是李晓彤!

    这该下地狱的恶毒女人,想要芊芊永远不孕!

    似乎感应到那股强劲的愤怒,何志鹏急忙劝抚,“大哥,你先别冲动,别打草惊蛇,根据她们的对话,这个事故只是一个小插曲,真正的大戏,是高峻!采蓝果然真的是高峻派来的,还有,李晓彤说的那个冯采蓝的亲人是个关键,难道冯采蓝的母亲并没有死?他们利用她母亲要挟她?可是,她大可告诉大嫂和你,你们会帮她的呀!”

    随着何志鹏的述说,贺煜也慢慢降下怒火。

    何志鹏仿佛又感应到了,趁势继续劝解,“反正她们已经认定大嫂不孕,不会再加害大嫂,我们暂且当做不知道这件事。大哥,你放心,这些坏人,将来等到时机成熟了,再一一收拾也不迟。”

    贺煜眉头深深一皱,正准备做声,背后却忽然响起了开门声,于是赫然停止。

    “大哥,你在听吗?大哥……”

    “嗯!”

    “那你打算把这事告诉大嫂吗?还是继续蒙着对吧?”见贺煜久不回答,何志鵬想到一个可能性,“难道大嫂在身边?大哥现在不方便说话?”

    “嗯!”贺煜又是轻轻一应。

    “哦,那今天先这样,反正这事算是解决、落簿,明天等你方便,咱们再谈。”

    “行!”贺煜第三次回出简短单字,缓缓移下手机,挂断。

    经过刚才在里面的一些沉思,凌语芊理智恢复平常,脚步迟缓地走近他,表情讷讷,嗫嚅道,“我……洗好了,你去吧。”

    贺煜回望着她,忍住再伸手去碰她的冲动,约莫十来秒,便也从她身边走过,拿睡衣进浴室。

    凌语芊回到床上,两脚垂地坐于床沿,呆呆环视着四周围,偶尔美目忍不住往浴室门口瞄,就此神思恍惚心不在焉,直到门开了,那高大的人影映入眼帘,她赶忙抬起脚,躺下床,拉起被子盖住身体。

    贺煜留意到她的举动,不禁在心中苦笑连连,慢慢走近后,也跨上床,躺在她的旁边。

    嗯——

    凌语芊下意识地咽了咽口水,整个身子不自觉地蜷缩起来,甚至还本能地往床外挪动着。

    “好了,再过去就掉下床了!”

    贺煜再也忍不住,发出一声提醒,低沉醇厚的嗓音透着些许戏谑。

    凌语芊顿时更是全身僵硬,直到一只熟悉的手臂横跨过来,她才又动,挣扎。

    “老公不是想做那事,只想抱抱你,往日都是老公抱着你睡的呀。”贺煜语气已经转向郑重和正经。

    凌语芊不再抗拒,但身体依然紧绷,一会发觉他并没其他动静,才缓缓松开来。

    贺煜于是把她拧转过来,看着她,若无其事地问,“明天的东西都准备好了?”

    “你吃饭之前问过了。”凌语芊也马上回道。

    呵呵——是吗?可假如不这么说,他不知道要跟她说什么,他担心她会不会又起挣扎。

    故接下来,他先静默,目不转睛凝望着她绝美迷人的小脸,直到她被他看得不好意思了,低下了头。

    “爱你,小东西,老公爱你!很爱很爱,非常非常地爱,任何词语都形容不完我对你的爱!”他又是说得情真意切,身体往前趋一些,贴紧她。

    凌语芊尽管不给反应,却耳边回荡萦绕的全是他的爱语。

    “对了,昨天我不是去了老爷爷蚵仔煎店吗?老奶奶说起了当年的情景,她说她就知道最终得到你的是我,说我们是命定伴侣,注定要走一辈子的,将来也会像她和老爷爷那样,白头偕老!”贺煜继续找着话题,谈起很多关于以前的事,虽然当年和她从相识到相恋只短短几月,但发生经历的事情却各种各样,欢喜悲愁、感动震撼一样不少。

    凌语芊听得陶醉和入迷,随着他说的每件事,她的思绪也迅速转移,慢慢的,整个心思被美好的回忆占据。

    贺煜暗暗打量着她,觉察到了她的放松,话题不由一转,回到现时,嘴唇出其不意地在她耳廓舔吻几下,嗓子也低了不少,“我今晚回来途中,在便利店买了套套,我们一直没用过套套,其实应该试一下,说不定这又是一种很棒的不同体验,我把所有类型的都买了,有普通型,异型,颗粒型,螺纹型,而且,每个牌子都有,宝贝,以后我们可以随意用!”

    &nbs“小说领域”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p;噢——

    凌语芊满脑海的美好回忆就此被这些中断,整个人顿时呆若木鸡!

    “我还研究过,套套表层带了淡淡的花香,制造过程中加了消炎药与性兴奋延缓剂,这样不但能防止炎症,还能延长过程,就像我们昨天上午那样,细水长流,轻柔缓慢的,却又极致舒服的。”贺煜再次引回到了昨天那次温柔欢爱上,企图勾起她的渴求。

    结果也如他所愿,经过他整晚使尽浑身舒解开导安慰劝解后,凌语芊逐渐软化,再无刚才的失控,而是安静地躺在他怀中,即便当他试着轻轻触摸她,她也没有抗拒甚至挣扎。

    太好了!

    贺煜忍不住在心中大呼一声,事不宜迟大手来到她的下巴,托起她小小的脸蛋,结实粗砺的手指摩挲着上面一寸寸娇嫩细致,然后,低下头,吻住她!

    贺煜,贺煜……

    她不断呐喊着他的名字,修长的玉腿自动攀上他精壮的腰腹,本能地朝他贴近。

    小东西,饿坏了吧,这下再也不记得那些不开心了吧,你瞧,多棒,要是你怀孕了,就无法随时尝试这样的体会,所以,咱们不要宝宝了,咱们要永远地过二人世界,以后只要你想,老公随时带你体验,像前天,你要,老公马上奉陪。

    她越是反应明显,他越是疯狂激烈,本还打算细水长流的,结果却是狂风暴雨,肆意横扫……

    “呜呜,贺煜,贺煜……”

    在这期间,贺煜何尝不是爽到极点,这辈子,他再强悍,再骁勇,也只会满足身下这个挚爱的小女人,她为他而生,他何尝不是为她而活。她与他,不管哪方面,都是宿命安排配对好的,就像现在的灵肉结合,也是那么的合称!

    温和的战役,总是非常的持久,仿佛有一个世纪之久……

    卧室里,一片寂静,静得只有他们的粗噶和娇喘声。

    “小东西,还好吗?”少顷,一声询问响起,温柔而怜爱,情yu未退。

    凌语芊不做声,只紧紧抱住他,抱住这个给她身心淋漓痛快的男人!

    “老公以后每天晚上都带你这样感受和体会好不好?”

    “嗯!”凌语芊总算应了一句。

    “那你以后乖乖的,别再想那些不开心的事,只想高兴的,譬如,老公怎样爱你,刚才你是怎样的兴奋,老公又是怎样的销魂,可好?”

    “好!”

    “真乖!”贺煜低头,吻在她光洁的额头上,矫健的身躯这才从她身上起来,翻到一边躺下,将她纳入怀中。

    凌语芊媚眼如丝般微睁着,呆看着他结实的胸膛,忽然,伸手上去,纤细的指尖沿着他胸肌画起圈圈来。

    始料不及的动作,意外又惊喜,贺煜尚未完全放松的身躯顿时再次绷紧,握住她淘气的小手,“故意玩火,体力敢情是恢复了?”

    凌语芊略微怔了怔,然后,继续。

    贺煜便也先由着她,反正,最后的走向是他再狠狠爱她一回,不过,随着体内欲火再次被点燃,他又起犹豫了,最终,还是阻止。

    大手继续按住她美丽的指尖,他饶有兴味地道,“明天早上起不来,无法参加琰琰的开学典礼,可不关老公的事哦!”

    呃——

    凌语芊脑海一激灵,意识过来,手马上往回缩。

    贺煜勾了勾唇,并没有松开,而是放到唇边啄吻着,“明天晚上老公再带你多做几次。来,现在先睡觉,老公陪你一起睡,早睡早起。”

    说罢,他另一只手轻扶住她的头,按在胸前。

    凌语芊不语,顺着他的动作,脸贴着他的胸膛,手放在他的腰上。

    其实,她也不是真的想继续,之所以这样,是因为她很喜欢那样的感觉,躺在他安全的臂弯里,抚摸着他,很惬意,很随意,很温馨,很甜蜜。

    四周围,就此安静了下来,聆听着他有力平稳的心跳,凌语芊安然地睡了过去。

    贺煜继续轻轻摩挲着她柔顺细腻的发丝,脸庞,轮廓,不久也慢慢沉入梦乡……

    经过一夜春qing荡漾身心,烦恼哀愁也随着消散得无影无踪,凌语芊下定决定,要彻底把这件事忘记掉!

    正如母亲所说,孩子是一种福分,可以渴望,不能强求,有琰琰这个小包子,已是福分,已算美满,自己,不能辜负这个福分,不能让关心自己的人陪着一起难过。

    这个温馨的家庭,大大小小,每一个都是自己的亲人,都非常关心爱护自己,故自己要回报的,也是尽可能地给她们高兴和快乐。特别是身边这个,把自己捧在心尖上呵护的男人,自己更不应该给他带来悲愁。

    她看得出,他想方设法让她忘却伤痛,昨晚的欢爱,就是他刻意安排来消除她的阴影,他是如此的努力,她又怎能辜负?

    她最不能辜负的人,是他,这个有担当的男人!宠老婆,爱老婆,永远都深爱着她,想来想去似乎最终只会用爱爱来解决,果然是个大色狼,但也是仅属于她的骁勇彪悍的大色狼。

    嘻嘻——哈哈——

    一想起他的一些举动,凌语芊便再也忍不住,淡淡地笑开来,傻傻的,且甜蜜的,幸福的。

    “在想什么这么高兴,和老公分享一下?”猛然,耳畔传来一声低沉的呼唤。

    是他,他也醒来了,一醒来就撕咬她的耳垂,对着她的耳窝吹气。

    凌语芊脸上笑意不禁更浓。

    “是不是在想昨晚的恩爱,怎样,昨晚感觉很棒吧,比那天早上的还棒?”男人又接着说,已经支起半个身躯,嘴巴也移到她其他地方,这小东西,果然是一朵蘸了蜜糖的罂粟,让他甜蜜的同时也沉迷沦陷得不可自拔。

    终于,凌语芊也抬起了手,抚摸上他又粗又硬的头发,白皙的手指直插到他的发根里,嗓音极尽温柔,风平浪静,“贺煜,你以后不用再戴套了,更不用结扎,以前怎么做,如今也怎么做,至于宝宝,顺其自然,我不会再去强求,你也不要强求。”

    贺煜听罢,心中一阵狂喜和欢欣,忙碌的动作也即时停止了,急促地应了一声好!不过,其实他心里还在想,他会继续想办法找医生医治,务必让她再当妈妈,但口头上,他还是决定顺着她,他是老婆奴,都听她的,她说什么,他都遵从,只要她能忘却任何伤痛,开心快乐起来!

    对准她殷红的小嘴儿,又是深深啄了一下,他再次发问,“你还没告诉老公,昨晚舒不舒服,满意老公这项工作吗?”

    噢噢——

    凌语芊两颊陡然一热,窘迫不已,“昨晚不是回答了吗!”

    “可是,老公想你现在再说一次,在清醒之下的答案,更有说服力!”

    呃——

    这什么哲理?

    凌语芊依然没直接回复,娇嗔,“你为什么老问这个?难道这都是你们男人最关心的吗!”

    “当然,绝对!你不是男人,大概不懂,能把自己爱的女人操得极爽,是男人生平最渴望、最想追求也最引以为傲的事。”

    噗——

    这下,凌语芊没好气地娇笑出来。

    贺煜瞧着,心花怒放,太好了,总算又看到这小东西笑了,多美,多幸福,他的心,也多踏实!

    “来,老公帮你梳洗更衣。”长臂小心翼翼地捞起她软得不像话的腰肢,他抱着她下床,进入洗浴间,像往常那样,为她泡澡,为她按摩,为她洗漱,为她梳头,最后,为她选了一套水蓝色的削肩及膝连衣裙,让她呈现出最佳状态。

    五官精致绝美,肌肤雪白细嫩,气质出尘脱俗,简直就是一个活脱脱的美丽精灵!

    贺煜伸手捧起这张完美得不可挑剔的容颜,感叹出声,“这个举世无双的绝色美女,是我贺煜的女人,是我一个人的,永远都是,谁也别想抢走!”

    凌语芊先是一怔,羞涩回应,“臭美!”

    男人却一本正经郑重其事,“你不应该说臭美,而是说,这个俊美绝伦无以伦比的帅哥,是我凌语芊的男人,是我一个人的,永远都是,谁也别想抢走!”

    噢噢!

    不错,今天的他依然好看得不得了,男性的面孔冷峻刚毅,俊美无涛,西装革履,一身华服,整个人更显高大挺拔,颀长伟岸,与身俱来的王者风范继续表露得淋漓尽致,足以说无人能比!

    不过,她还是没照他想的那样表达出来,而是咯咯发笑,笑得花枝乱颤,幸福满足。

    这,已经足够,这,正是男人要的!

    性感的薄唇也不自觉地扬起来了,贺煜将她纳入怀中,带她走出卧室,经过婴儿房时,发现那里已经空无一人,他们清楚,应该是凌母协助琰琰起床梳洗,下楼去了,故也刻不容缓地来到一楼。

    果然,大家都在,琰琰身上穿的,正是幼儿园统一派发的校服,今天开学典礼,根据规定得穿校服。

    终究是一流的贵族幼儿园,衣服的款式设计、布料质地和剪裁缝纫等,都是经由名家名厂,当然,羊毛出在羊身上,那昂贵的价格,比在名牌店买的还高!

    不过呢,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就读这里的都是有钱人的孩子,家长们每样都希望给孩子提供最好的,自然不会纠结于一套衣服的价钱。

    凌语芊走到琰琰的面前,下意识地整理着他那已够笔直整齐的衣服,然后,仔细端详和注视,越看,越满意,发出话来,“贺臻琰小朋友,今天是你进入颖姿幼儿园的第一天,可要加油哦!”

    她话毕,收起拳头做了一个加油的手势。

    气色——红润,好看。

    &n“第五文学 ”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bsp;声音——清脆嘹喨,中气十足。

    精神——奕奕,风采夺人。

    尽在这一颦一笑中,展现无遗!

    大家都知道,她是彻底从虚孕意外中出来了,她又恢复了那个幸福快乐的小女人!

    凌母满怀欣慰,顺势招呼大家去吃早餐,凌语芊这也才发现,好朋友冯采蓝还没下来,于是叫大家先去饭厅,她先上楼看看。

    “芊芊——”贺煜猛地拉住她。

    凌语芊冲他嫣然一笑,“我真的没事了!”

    他当然知道她没事,只不过,他真不想她和那个女人独处!尽管虚孕事件已经过去,但冯采蓝勾结李晓彤加害她的事实,依然铁一般地存在!

    “好了,你先带琰琰进去吃早餐,我很快下来的。”凌语芊青葱玉指在他宽厚的手背轻轻拍打一下,转首,朝楼上走去。

    冯采蓝暂住的卧室大门,紧闭着,凌语芊敲打了很久,还不见开,她不禁蹙了蹙峨眉,加大力度敲打,且高声呼喊,“采蓝,采蓝你在里面吗?我是语芊,你起床了没,开门让我进去?”

    可惜,还是毫无反应!凌语芊内心更觉困惑,而且更加心思慌乱,莫不是,采蓝出什么事了?

    一想到这个可能性,她几乎肝胆俱裂,准备离开去找贺煜求助。

    不过,当她刚抬起脚,身后就传来了开门的响声,门开了,采蓝出来了,但是……

    迅速扶住冯采蓝的手,凌语芊迫不及待地问候,“采蓝,你怎么了?面色怎这“第五文学”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么难看,你哪儿不舒服吗?病了?感冒发烧?”

    冯采蓝不吭声,转身回到房内,在床沿坐下。

    凌语芊紧紧跟随,且再度追问。

    “哦,没什么,无需惊慌。”终于,冯采蓝强挤出一抹淡笑,笑言自己没事。

    凌语芊不信,担忧依旧,“没事?怎么可能没事,你看你,青口唇白,面容憔悴,不,你一定有事,我去找医生,让医生给你看看。”

    “别,语芊,真的不用。”冯采蓝及时拉住凌语芊,情急之下把凌语芊抓疼了,见到凌语芊吃痛地皱了皱眉,又赶忙松开,解释道,“我血糖低,每天早上起床都会有点吃力,你刚看到的那些症状就是因此引起的,但慢慢会消失的,所以,不用叫医生。”

    凌语芊明白了过来,“血糖低?那也应该给医生看看,想办法治疗。”

    冯采蓝继续摇头,“其实,我已经看过了,医生还开了药给我,昨晚刚好吃完,今天早上才……才这样。”

    凌语芊又是信以为真,且又提议道,“那我陪你去取药,你以前在哪开的?现在重新开医院肯吗?不如你再给这里的医生看看,对症下药。对了,贺煜认识很多技术高明的医生,让他帮忙联系,看能否一次性根除?”

    “不,不用!”冯采蓝再度急声婉拒,对着凌语芊满是关切的样子,她感动万分,且也愧疚万分,无奈万分。

    拉住凌语芊的手,她安抚兼保证,“其实真没啥事,就像偶尔胃疼一样,吃吃药就好了。这药各大药店都有卖,等下我路过,就去买。”

    她稍顿了顿,接着说,“语芊,答应我,这事别让贺煜知道,他毕竟是个男人,刚进跃天建设当CEO,要忙的事肯定很多,我真不想再麻烦他。你代我如亲姐妹,任何关于你的事,他也不会不理,所以,别再给他添麻烦好吗?我真的没事,难道你忘了我是不死美少女战士吗?这区区一个血糖低,又怎能把我击倒!”

    说罢,她还特意摆出一个威武的姿势,就像以前那样,不管遇到什么困难,都屹立不倒!

    凌语芊不禁笑了,冲她重重地点点头,问道,“那你今天还去不去看琰琰开学典礼,要不你别去了,好好在家休息,至于药,我叫保镖帮你买,或者,我现在就去买。”

    “不用,我和你们一块去,没事的,这药就一天吃一次,晚上吃,不急,参加完琰琰的开学典礼归来途中,我再顺道买,对了,到时你就跟贺煜说我有点头疼,买头痛药,免得他也大惊小怪。”

    “好!你梳洗了吗?要不要我帮忙?”凌语芊彻底放下这事。

    “已经梳洗过了,刚才就是在浴室忙,听不到你叫,我再化化妆,换衣服就能走了。”冯采蓝话毕,起身走向梳妆台。

    凌语芊也跟过去,见她不停地往脸上抹着胭脂水粉,不禁提议道,“采蓝,其实你真不用擦这么多粉,你淡妆比浓妆还好看,我记得你以前都喜欢淡妆的。”

    冯采蓝忙碌的手陡然一顿,紧接着,若无其事地道,“不会啊,我觉得这样挺好的,你看,浓妆艳抹,艳丽四射呢,喂喂,前几天你才说过我是大美人,才几天时间,就改变看法了?”

    呃——

    前几天?其实打自采蓝回来之后,脸上就一直化着浓妆,只不过,今天的更是特别浓,都似乎有几层厚了!

    “好了,别管我了,反正我只是随你们去趁下热闹,真正的主角是你和贺煜,特别是你,今天必成为全场焦点,来,给我看看你的妆容。”冯采蓝快速抹完剩下的部位,站起身来,扶住凌语芊的两边肩头,做状端详审察,然后,啧啧赞叹,“不愧是大美人,天生丽质,怎么弄都好看!行,不用担心了,完美!”

    呵呵——

    凌语芊忍不住抿了抿唇角,回她一个撒娇的笑,不再多加纠结她反常的浓妆,提醒她能否走了。

    冯采蓝又是对着镜子整弄一下,挽住凌语芊的手,踏出房间,来到一楼。

    大家已吃好早餐,在客厅闲坐等候,凌母刚从饭厅出来,直接迎上她们,看着冯采蓝,神色关切,“这么久才下来,没什么事吧?”

    凌语芊正思忖着如何解答,冯采蓝马上应道,“呵呵,没事,我睡过头了,语芊去叫才知醒,然后洗漱更衣化妆的,让大家久等,实在过意不去。”

    说罢,她本能地朝贺煜看了看,只见他眼神依然凌厉无比,高深莫测地盯着她,她心一虚,又是赶忙转开视线,移到琰琰身上,大赞琰琰的帅气,紧接着,在凌母的招呼提醒下,迫不及待地跟随凌语芊进饭厅吃早餐。

    再过二十分钟,除了凌母之外,其他的人,都一起陪琰琰上学去!

    因为人多,贺煜特意安排了一辆加长型的悍马轿车,由血枭二骑负责驾驶和保护,气势磅礴地驶离芊园,踏上幼儿园的路途。

    车厢独特改造过,后座两排座位面对面,凌语芊,贺煜,琰琰坐一排,冯采蓝和凌语薇坐一排,琰琰正对着薇薇,冯采蓝正对着凌语芊,贺煜前方则空空的。

    整个路途,凌语薇陪着琰琰叽叽喳喳不停,凌语芊在旁边百般怜爱地看着,偶尔插话,冯采蓝一直不敢看贺煜,更是刻意把注意力集中在琰琰身上,且特意扮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这也让凌语芊放心不少,对早上那个意外事件,逐渐淡忘,再过不久,车子抵达幼儿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