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323大高潮之一,必看(万更求月票)

323大高潮之一,必看(万更求月票)

    凌语芊继续撅着小嘴满面委屈郁闷状,给血枭雄狮一记没好气的瞥视,重新抬步,走向停车的地方。

    血枭雄狮暗暗松了一口气,赶忙跟上去,打开车门让凌语芊和琰琰进内,然后自己也坐进副驾驶座。

    一直在驾驶座等候的血枭毒蝎,觉察到情况的不寻常,不由冲血枭雄狮发出疑问的眼神。

    血枭雄狮只耸耸肩,表示事态确实很严重,紧接着,叫血枭毒蝎开车。

    这时,琰琰再度开口,小脸儿严肃异常,仰望着凌语芊,安抚道,“妈咪别难过,爹地不会骗妈咪的。”

    凌语芊回看着他,一会,伸手来到他的右脑侧,扶住按到她的肩窝上,陷入沉思世界。

    血枭二骑面面相觑,不敢再吭声,也不知道该如何吭声,故只能把注意力集中驾驶上,在保证安全的情况下将速度调到最大,希望能尽快回到芊园,约二十分钟后,也总算如愿抵达目的地。

    出于敬重和关怀,两人在凌语芊下车后,再次给予安慰。

    经过刚才路途中的平复,凌语芊心情不再那么激烈,冲两人道声谢谢,然后回屋,见到母亲、妹妹和冯采蓝时,更是极力伪装着,若无其事,直到吃完午饭,哄琰琰睡下,回到自己的卧室,才再次呈现不悦和难过。

    把玩着手机,在心里想着无数个应该打给他的理由,想着无数句打通之后应该说的话语,但结果,她就是不愿拨打出去,后来,累了,睡着。

    期间,她做了一个噩梦,梦到高峻不断叫她离开贺煜,还梦到何嘉蓉,嘲笑她被贺煜怎样蒙骗。

    可恶的梦境就此不间断地缠绕,直到身上传来一阵沉沉的压力,伴随着脖子瘙痒不停,她终醒了过来。

    惺忪睡眼里,映出一张熟悉的面孔,俊美绝伦,深情款款,她却无往日的迷恋,而是怒气腾腾推开了他!

    男人猝不及防,高大的身躯就那样跌坐在床前的地毯上,俊颜立即涌上一层困惑不解之色,紧接着,爬起来,坐到床上。

    凌语芊迅速转过身去,背对着他。

    贺煜剑眉蹙得更甚,这小女人,咋了呢?亏他速战速决把事情处理完毕,将收尾工作留给李承泽和昊宇,匆匆赶回来,就是像早点见到她,想多陪她,本以为她会像昨晚那样兴奋欣喜地扑进他的怀中,谁知道结果大大不同,中午她分明还好好的,咋睡一觉就变了?莫非,小女人做梦了?还没从梦境中出来?

    想罢,贺煜顺势躺在她腾出来的空位上,把她搂入怀中,低语,“宝贝,老公回来了,老公加速完成工作,尽早赶回来陪你了。”

    工作!

    一听到这样的字眼,凌语芊立刻想起了中午的情况,不觉更加恼羞成怒,边挣扎边娇喝,“滚开,别碰我,骗子,混蛋!”

    呃——

    贺煜瞬时又是一阵诧异,骗子?混蛋?什么跟什么啊!

    他正欲追问,不料她已从他怀中出来,回头使劲推他,在他的半妥协配合状态下,他下了床,且一步步后退,结果,他被推出了门外,砰的一声巨响中,出现他眼帘的是一道紧紧关闭的暗红色大门!

    该死,他被赶出来了!

    “芊芊,你咋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什么骗子混蛋?老公什么时候骗你了?你开下门,乖,让老公进去,咱们好好谈谈。”他抬起手,敲打在大门上,可惜回应他的是一片寂静,大门纹丝不动。

    靠!

    他皱眉,一句低咒,然后掏出手机拨打给血枭雄狮,总算明白了怎么回事,震惊之余,对血枭雄狮立起轰炮。

    “发生这样的事为何不告诉我?我不止一次交代过,一旦有任何意外,你务必立刻通知我!”低沉的的嗓音充满浓浓的怒气,抓住手机的大手由于太过用力,青筋毕露。

    电话那头血枭雄狮则是战战兢兢,“属下记得,不过,夫人……夫人不准我们说。”

    “夫人不准你们说?她叫你们不说就不说啊,到底她是你老板或我是你老板?”

    “当然总裁是我们的老板,不过……夫人比总裁您还大呢。”最后半句,血枭雄狮压低嗓子。

    “什么?”贺煜疑问,声音拔高不少。

    “呃,没……没什么。”血枭雄狮赶忙逃避,转为讷讷地询问,“对了总裁,您今天到底去哪了?为啥要骗夫人?夫人当时好生气哦,我头一遭见到夫人生这么大的气,把蛋糕都扔了,还差点把手机甩破了。”

    “后来呢?”贺煜便也暂停追究,了解详情

    “后来……好像又没什么了,她还跟我们道谢呢。”

    得不到更多消息,贺煜便也作罢,他清楚,事情当然不会没什么,否则刚才自己就不会被赶出房来了!

    一想起那无奈的局面,贺煜不禁再次感到浓浓的懊恼和沮丧,对血枭雄狮说了声先这样,挂断手机,瞅着依然紧闭的大门,怔愣片刻,继而转首,去婴儿室。

    琰琰正睡得香甜,天真无邪的样子立刻就给贺煜懊恼无奈的心不少温馨,一会当小家伙醒来时,更是让人打心里欣慰。

    乌溜溜的大眼睛先是迷离惘然,渐渐转为澄清純澈,然后,咧嘴笑了,直扑进贺煜的怀中。

    “爹地,你回来了哦!”

    贺煜面色更加柔缓,唇角下意识地扬起,双臂有力地抱紧他,在那软绵绵的小身子上不断抚摸,不断亲吻,好一阵子后才舍得放开。

    “对了爹地,你见到妈咪了吗?妈咪今天发了很大脾气哦,你要想办法将她哄回来。”小家伙还很惦记着某件事,迫不及待地禀告,神态颇为严肃。

    贺煜怔了怔,随即伸手在他小脸捏了一把,猛地抱起他,“爹地带你下去花园玩。”

    说罢,起身,离开婴儿室,在门口处朝着卧室方向看了一眼,并没有再过去,继续挥动长腿走向楼梯口,下楼。

    此刻刚好傍晚六点钟,太阳慢慢西下,花园里的热气不似正午那么强,而且,在徐徐微风吹拂下,还有种凉爽冰清的感觉,配上那万紫千红的满园花木,更是让人惬意极了。

    贺煜一直抱着琰琰,来到花园中心的凉亭前才放下,刻不容缓地卷起衬衣袖子,摘花,编起花环来。

    “爹地,琰琰帮你!你弄个最好看的花环送给妈咪,这样妈咪会恢复好心情。”琰琰很懂事地帮起忙来,小手儿跟着去摘下两支绽放得煞是漂亮的粉红色花朵。

    贺煜抿了抿唇,接过花儿继续编织,深眸不时往琰琰身上瞧,神色分外温柔,不久,当另一个熟悉的倩影出乎意料地闯进视线时,眸间的柔情更是浓得几乎溺死人。

    琰琰已经兴奋高嚷,“妈咪,你也来了,爹地在做花环,送给妈咪的!”

    凌语芊回琰琰浅浅一笑,美目顾盼地往男人那边扫,正好,他把花环伸了过来,轻轻放到她的头上。

    “哇,好漂亮,戴上王子亲手制作的美丽花环,公主变得更加貌美如花!”琰琰迫不及待地发起欢呼,将童话故事里学到的台词都用上了。

    贺煜笑意盈盈,意味深长地纠正,“是国王与皇后,爹地是国王,妈咪是皇后。”

    说罢,长臂一挥,把佳人揽入怀中。

    凌语芊本能地挣扎,可他不放,带她走到秋千上。

    这架秋千,是他当时专门命人安排在这片花海里,花田两旁分别种了一棵大树,秋千就是靠这两棵大树的树干支撑安装,秋千坐板的高度刚好超过花海二十厘米,坐在秋千上,轻轻摇荡,仿佛在花海中飘飞过似的,意境超级唯美。

    凌语芊先是静静感受一下惬意的环境,视线随即慢慢转向他,片刻,撅着小嘴嗔道,“给你五分钟,你最好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贺煜低低一笑,先是伸手在她秀美的发上抚摸一把,解释出来,“这两天,其实并非跃天建设出了问题,而是中天出了问题,我都在中天。”

    吓?中天?凌语芊意想不到!原来,他一开始说是好朋友出事,是真的,不过……

    “那你为什么要骗我?”凌语芊追问。

    贺煜微微一愣,沉吟。

    “对了,今天我去看爷爷的时候,碰到高峻,他……把我抓到一间小房子里,跟我谈了一些话。”凌语芊顺势告知某件事。

    贺煜表情立刻由沉思转成深沉阴霾,全身肌肉也紧绷了起来。高峻那畜生,竟然又找上她,哼哼,他就知道不能让她踏进那个地方!

    然而,凌语芊接下来的话,才让他真正愤怒到极点。

    “高峻跟我说,你身份不简单,叫我……务必和你撇清关系,免得将来受到牵连。”凌语芊也一脸严肃,定定望着他。

    贺煜的表情已非普通词语能形容,蓄着强烈风暴的双眼直盯着凌语芊,沉怒道,“他还说了什么?都告诉我!”

    凌语芊略作思忖,便也娓娓道出,话毕,忍不住追问,“贺煜,他说的那些是不是真的?为什么他会说你身份不简单?你到底有什么特殊的身份?贺煜……告诉我好不好,我急死了!”

    “中天集团,是我五年前在外面搞的公司。”贺煜总算坦白了出来,他就觉得纳闷,她无端端为啥跑去跃天建设找他,原来,都是高峻那王八蛋搞的鬼!

    哼,身份不简单?身份特殊?不就是想逼他承认与中天的关系吗?好吧,既然你这王八蛋等不及了,那本大少也加快步伐,和你奉陪到底!

    听此消息,凌语芊被深深震撼住,目瞪口呆得久久都说不出话来。他是中天集团的幕后老板?原来,他真的是中天集团的幕后老板,采蓝太厉害了,猜对了!

    “你为啥要另外开公司?难道正如采蓝所说,你和其他富二代一样,生怕将来被压制或逐出家族,未雨绸缪先做好准备?”

    贺煜剑眉微蹙了蹙,“采蓝跟你说?具体都说了什么?”

    “噢……你不是介绍她到中天集团工作吗?当时她就忽然问起中天会不会是你在外面搞的私业,说现在很多富二代富三代流行这样,我一直没听你提过,还誓言旦旦地跟她说不可能,噢噢,她要是知道真的这样,那反应……哎呀!”

    “那就别告诉她。”贺煜猛地插了一句,语气意味深长。

    “为什么?”凌语芊不以为然,其他的事或许可以不说,但这件事采蓝曾经主动提及的,如今她知道实情,没理由隐瞒呢。

    为什么?为什么?小东西,假如我告诉你,你自认最好的朋友兼姐妹已经变了,你会怎么想?会相信吗?相信之后会跑去找她质问吗?结果呢……贺煜不予回答,又是反问道,“你有没有发现采蓝这次回来有啥异常的?”

    凌语芊怔了怔,看着他深邃暗黑的双眼,想起他对她的坦白,便也道,“嗯,是有点不一样,对了,还记得昨天那个橘红色衣服的女人不?就是你说的谢家大媳妇儿,采蓝之所以去厕所那么久,就是被她缠上了,她竟然骂采蓝是狐狸精,连带我……也被这样骂,采蓝跟我说,以前在华尔顿工作时,有次无意中惹上这个女人,一直记恨着,这次碰上,趁机侮辱采蓝,真不明白为啥要用狐狸精这样的字眼,简直欺人太甚!”

    狐狸精……

    贺煜注意力马上锁定这三个字,自个儿暗暗琢磨探究起来。

    “贺煜,那个何忠义的女儿是不是对你有意思,我很讨厌她!”凌语芊顺便想到另一件事,委屈悲愤地嘟起了小嘴,尽管她信任贺煜,可心里还是很不舒服何嘉蓉那样说。

    贺煜回神,在她满是不悦的俏脸轻抚一下,做出保证,“骚货一只,别管她,老公会替你报仇的。”

    报仇!必须的!不过,骚……货?

    噢噢——

    她以为,他最多也就用“花痴”形容吧,想不到竟用上骚货二字,这男人,有时候嘴巴挺毒的!不过,何嘉蓉那么坏,就应该用骚货形容!还有报仇,她记得贺煜说过,任何人胆敢伤害自己,他都会让他(她)生不如死,哼哼,何嘉蓉,你就等着瞧吧!

    想着想着,凌语芊内心渐渐舒坦起来,那些闷气逐渐消散,整个胸口都充斥满了幸福和甜蜜的情愫,连对男人为啥偷偷出去开公司都暂且不再追究了。

    刚好,凌语薇出现,告诉大家晚餐已经准备好,大伙于是彻底从话题中出来,高高兴兴地进屋去。

    晚餐如常进行,但到了夜晚躺下床后,凌语芊再次追问贺煜为什么私自开公司,贺煜心知肚明真正的理由,其实就是当年不满意贺云清强行安排他和小女人的那段婚姻才萌发的念头,于是不敢如实告知,结果,借用冯采蓝的说辞,把原因都推到贺云清和贺一然等人身上。

    凌语芊信了,还庆幸和大赞他有先见之明,贺煜瞧着她那无比崇拜和单纯的样子,心中百感交集。

    坦诚,其实根本无法真正做得到,即便在她与他之间,也不可能没有半点秘密,当然,一些无伤大雅的小秘密也未尝不可,像这个,他要是完全坦白了,说不准小女人会触景生情,至少得悲伤一阵子呢。

    因而,只要他爱她,只要她高兴和快乐,不完全坦诚又何妨?

    漫长的黑夜,在两人爱意情浓中度过,翌日星期一,贺煜和凌语芊一起送琰琰上学,在校门口处,贺煜被远处走来的某个人影怔了怔,接着找个借口跟凌语芊说遇见熟人,让她先带琰琰进园,然后他刻不容缓地朝那人走过去。

    看到突然伫立眼前的高大身影,梁芷琳略微一愕,眼中飞速闪过一抹异样的光芒,紧接着,恢复淡定,蹙起眉头。

    “听说你昨天在洗手间里对我老婆出言侮辱,是真的吗?凭什么?”贺煜开门见山,语气幽冷。

    梁芷琳顿时又是一怔愣,沉吟不语。

    “所谓狐狸精,指的是很会媚惑男人的女人,抢了别人老公的女人,你对我老婆和她好朋友冠上这样的字眼,敢情她们勾引了你的老公?先别说我老婆不会对任何男人动心,就凭你那个谢敬尧,能和我比吗?至于冯采蓝,你觉得她勾引了谢敬尧?”

    这会,梁芷琳直接面容变色,身体略微抖了抖,二话不说拉起她儿子,急匆匆地离去。

    贺煜并没去追,因为他心中已经得到了答案,看来,冯采蓝所说的那个男人,并非什么香港人,而是……谢敬尧!

    不过,既然冯采蓝当小三,照理说会跟这个梁芷琳势不两立,又怎么帮他们做事?除非,有把柄落在他们手中?什么样的把柄?和谢敬尧通奸的艳照?但这事要是爆出去,首先受到影响的是谢敬尧,梁芷琳身为妻子,没道理这么做,那具体的威胁,又是什么?

    “喂“六夜言情”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在想什么想得那么出神?”

    蓦然间,一声清脆的呼唤将贺煜从沉思中拉了回来。

    他最爱的小女人,亭亭玉立他的跟前,巧笑倩兮地仰望着他。

    唇角下意识地勾起,贺煜也笑道,“把琰琰交给老师了?”

    “嗯!”凌语芊点头,四处张望一眼,再次疑问,“你刚才在想什么?你说的那个熟人呢,这么快就打完招呼了?”

    “打个招呼能用多久!”贺煜先是打趣一声,若有所思地瞅着她,冷不防地问,“还记得你说的那个梁芷琳吗?就是厕所里骂你和冯采蓝的那个女人。”

    “嗯,怎么了?你所说的熟人是她?”凌语芊即时瞪大了眼,再次四周环视。

    贺煜不直面回答,意味深长地问,“你觉不觉得,冯采蓝当了人家小三?”

    “吓?”凌语芊又是一阵震惊,仿佛听到什么难以置信的大新闻,紧接着,赶忙否决,“不可能,怎么会!采蓝知道我最痛恨小三,她断然不会踏上这样的路,绝对不可能!是那个女人有毛病,心里扭曲,她也叫我是狐狸精,是贱人呢,我看她是更年期到了,胡言乱语!”

    贺煜长臂一挥,将她搂入怀中,“好了,别激动,我问问而已,又不是说真的。”

    “你呀,问什么不好问,竟然这样问,不准你这样想采蓝!她那么好,才不会去破坏人家的家庭!”凌语芊抡起拳头,在他肩膀落下一拳,撅起了小嘴,“你老说采蓝变了,我看你才变了!”

    贺煜怔了怔,咧嘴轻笑,“哪有,老公还不是每天想着你,念着你,睡着你嘛。”

    “你……不正经的家伙!好了,快去上班吧,我回家了。”

    “行,老公送你,顺便在车上睡睡你!”贺煜语气转向暧昧,整个人也随之邪魅起来。

    “呃,坏蛋,大色狼,我才不让你送,我坐血枭二骑的车回去,至于你,赶紧上班赚钱去。”这次,凌语芊直接往他精壮的虎腰掐了一把,加大步伐走向前方车子停靠的地方。

    在车内等候的血枭二骑立马出来迎接,贺煜将凌语芊带到后座大大敞开的车门前,先是若无旁人地深吻一番,然后小心翼翼地扶她坐进车内,“回去好好休息,老公晚上睡你。”

    坏蛋!

    凌语芊又是呶呶小嘴回他一嗔,心里却是甜滋滋的,媚眼如丝看着他关上车门,高大的身影慢慢自车窗上消失。

    随着车子的绝尘而去,贺煜脸上的邪魅表情逐渐隐起,阴沉恢复,接着也刻不容缓地坐进自己那辆车,启动引擎,快速奔向中天集团,把情况告知昊宇和李承泽。

    如此爆炸性的消息,立刻把伙伴们都惊呆了!

    李承泽更是夸张地嚷出声来,“天,小嫂子怎么会有这样的朋友,那个冯采蓝要真的是小三,那也太对不起小嫂子了,明知小嫂子的父亲就是因为婚外遇伤了小嫂子一家人的心,她身为小嫂子最好的朋友,怎么还做出这样的事!”

    “估计就是因为这样,她心存内疚,自觉没有颜面对嫂子,这几年来她才一直不敢找嫂子?如今逼不得已,在对方威胁之下接近嫂子,但依然不敢以真实情况相告,而是编造了一个香港男人出来。”昊宇震惊过后,分析情形。

    “哎,总之就是惨了,本以为她背叛小嫂子已经够打击的,如今还当了小三,小嫂子怎会有这样的朋友3gnovel.cn看最快更新,老大,这次可怎么办?”李承泽继续接话,苦着一张俊脸,眼巴巴地看着贺煜。

    贺煜同样神态凝重,猛地再道,“还记得冯采蓝上次和李晓彤见面时说过的某句话吗?当初我们一直认为她们所说的‘亲人’是指冯采蓝的母亲,如今看来,应该是个小孩子!”

    “小孩子?老大是指……冯采蓝和谢敬尧生的私生儿?”

    “嗯!墓园那个,估计确实是她母亲,所以,她另一个亲人是她的儿子或女儿!”

    “靠,有可能!”李承泽拍拍大腿,“不管多坏的女人,都脱不了母爱,一定是这样,冯采蓝才受到威胁!”

    “既然如此,那个梁芷琳为啥又暴露出来?毕竟,她就是那样透露了,才让老大起疑,然后推断出这些情形。”昊宇又是分析得条条是道。

    “估计一时忍不住了吧,女人的思维和我们男人不同,没那么容易完全沉得住气,终究是抢了她老公的女人,就算再有合作关系,心中那根刺也难以忽略,那次当面见到冯采蓝,于是爆发了,今天她在我面前,就已懂得隐藏和躲避。”贺煜说着,掏出手机拨打何志鹏的电话,刚才他在过来中天集团的途中就打过一次,没人接听,这次,总算有回复了。

    “大哥对不起啊,刚才在忙,调了震机,没听到有电话入,刚想打回去给你呢。”电话里头,传来何志鹏略微喘气的嗓音。

    贺煜先是一顿,出其不意地调侃了一句,“都几点了还在床上,小心纵欲过度。”

    呃……

    何志鹏窘了窘,便也回击,“我这是跟大哥学的呢,大哥只需听我的声音就知道我在做什么,不愧是床上悍将,熟悉到这种程度,我想大哥你才要小心纵欲过度,还有,大嫂可不像我那女人有着强大的体魄,小小身子经由彪悍骁勇的大哥多番蹂躏,不成支离破碎的布娃娃了!”

    “去你的!”贺煜啐了一口,语气逐渐恢复严肃,把今天的情况告诉何志鹏,吩咐他重新加入这条暗线追查,好确定冯采蓝是否真的有了私生儿。

    何志鹏思绪也回归工作上,首先也像昊宇和李承泽那样震惊无比,继而,立刻领命,干活去了。

    贺煜挂断电话,注意力回到当下,高深莫测的黑眸来回瞅着昊宇和李承泽,说出另一件大事。

    李承泽听后,即时又尖起了嗓子,“吓,老大你真的告诉嫂子了?你总算告诉她了?你不是说过要放长线钓大鱼吗,这么快就让他们知道,万一……”

    “老大肯定是不爽高峻老缠着嫂子吧,不过也好,相较于持久战,我更爱速战速决,一经证实老大就是中天的幕后大老板,高峻恐怕再也坐不稳,很快会有所行动。首先,估计会想方设法让这事曝光,老大你想好怎么应付那些媒体没?既然你打算说出来,那一定有所决定和安排了吧。”相较刚才,这会昊宇淡定了很多,年纪大点果然有长处。

    贺煜赏他一记称赞的眼神,看了看手表,站起身来,“我得先走了,跃天建设今天有个会议召开。对了,印尼工厂的收尾工作都弄妥当了吧?”

    “嗯,我们办事,老大你尽可放心!”李承泽迅速邀功,拍拍胸膛。

    贺煜也回他一个赞许的笑,再次交代,“至于冯采蓝,你们盯紧一些,接下来她可能也会有动静。”

    “行,一定!我们会全力以赴,尽早破解这个大阴谋,务必赶在老大你的二次大婚之前。”李承泽又是誓言旦旦地保证,说着语气陡然一转,“对了老大,你上次说要给小嫂子一个独特震撼的旷世大婚礼,到底是怎样子的,地点在哪?程序如何?不如给小弟透露一下吧。”

    贺煜思维不禁随之转变,睨着李承泽,看着李承泽的好奇心一点一点地被吊起来,突然给出一个很扫兴的答案,“又不是你结婚,那么急干啥,再说就算想学经验,你也先去找个人破处吧,妞都没有,还结婚个屁啊!”

    呃——

    噗——

    瞬时间,李承泽和昊宇分别表现出两种极端的表情,一个懊恼委屈,一个爆笑连连。

    老大,你狠!

    对李承泽那沮丧可怜的模样投以安慰的浅笑,贺煜不再做声,提起公事包,正式离去。

    接下来,形势有点儿不同,贺煜是中天集团幕后大老板的真相,并没如他们所料的媒体曝光,而是……敌人直接动刀了!

    在高峻的教唆和指使下,冯采蓝利用工作职权潜入电脑安装一种程序,偷偷改变了中天集团的账目,目的是,想借用做假账、偷税漏税等违法行为来定贺煜的罪,他们还运用另一种程序,攻破李承泽之前设置来隐藏贺煜对中天集团幕后操作过的一切过程,一旦工商部门查上门来,立刻会呈现出来,这样贺煜想躲避逃脱都无能为力!

    “妈的,他们竟然想到这一招,手段和野心超乎我们的想象了!”李承泽死死盯着电脑,怒不可遏。

    “老大,我们要不要立刻反击,他这个程序虽然复杂,但还是可以防备和反攻的。”昊宇跟着道,沉稳冷静。

    贺煜却是摇头,不知因何缘故,他觉得事情没表面上这么简单,偷税漏税?作假账?在现今商界,这样的罪名并不严重!他觉得,高峻这次是孤注一掷,既然如此,必然会来个大激斗,而这些,貌似还不够力度!

    低下头,两手交叉扶在额头上,他皱眉深思着,一会,抬起头来,问李承泽,“前天你说通讯资源部的电脑出现故障,百分之八十的用户无法正常使用,现都解决了吗?”

    李承泽稍顿,回答,“那个啊,解决了。当天下午就恢复正常使用了,用户方面,我们的客服都已经一一安抚过。不过话说回头,我们启德通讯公司自建立以来,整整一年都运作得好好的,咋忽然间就出现故障,还是这么大面积,看来得叫人查查机器,看是不是得切换了。”

    “你都会说才一年,哪需要这么快切换,我猜,一定又是高峻搞的鬼,要么是这次修改程序造成的影响,要么是高峻直接破坏我们的业务,老大,你怎么看?”

    自己怎么看?贺煜猛觉得,向来睿智精明的心变得有点混乱起来,他竟然……理不清头绪!

    昊宇和李承泽毕竟跟随他多年,也觉察到了他的异样,纳闷担忧之余,不禁安抚道,“老大别急,目前状态并非极为严重,至少都在我们的控制之中,我们不妨暂且观望,无大碍的。”

    昊宇看了看表,继续道,“时间不早了,不如今天先到此为止,老大早点回去吧,见到嫂子,陪嫂子吃顿丰盛的晚餐,说不定脑子就灵活了呢。”

    “就是就是,老大常说小嫂子是你的灵丹妙药,是你超能力的来源,快回去吧,回去补充能源。”李承泽也赶忙附和,还淘气地眨了眨眼,暧昧暗示尽显。

    贺煜微扯一下唇角,脑海这就闪现出一个娇媚的倩影,烦乱的心确实平复了不少,便也起身,辞别,“你们也早点走,有事再通电话。”

    然后,离去,大约30分钟,回到芊园。

    如两铁哥们所说,见到那个令他念念不忘的小女人,他身上的疲惫和困扰立马就消失得无影无踪,再看看另一个小宝贝,整个人更是宁静致远,思绪丝毫不受工作占据,直到吃完晚餐,踏进只有他自己的书房里,再次打开电脑查看那些数据时,才重新陷入沉思。

    不久,书房的门被推开,凌语芊端着一小盆水果走了进来,是他最爱吃的火龙果。

    “饭后水果到!”凌语芊笑盈盈地走到他的面前,把托盘放书桌上,用小叉子叉起一块喂到男人的嘴边。

    贺煜便也马上张嘴将水果接进口中,长臂搭上她的小蛮腰,搂她到他大腿坐下。

    他边咀嚼着香甜粉嫩的火龙果,边漫不经心地问,“刚才不是已经在下面吃过了吗?怎么又弄一盆?”

    凌语芊若有所思地望着他,沉吟道,“听采蓝说你今天下午一直在中天集团那边忙,是不是公司出了啥事?”

    贺煜眸光一晃,追问,“她还跟你说了什么?”

    “没了,就这样告诉我,还问我是否知道发生什么事了。”凌语芊将叉子放回水果盆里,自贺煜身上起来,走到贺煜身后,开始按摩。

    关于贺煜是中天集团幕后大老板的真相,她后来还是跟冯采蓝说了,当时采蓝的反应如她所料,震惊不已,且也夸奖贺煜的能干,而接下来,采蓝经常与她谈及中天的事,包括贺煜每次去中天,今天也不例外,一下班就问贺煜回来了没,然后和她说不知是否公司出了什么问题,贺煜整个下午都在中天,故她也才知晓,于是一直暗暗留意男人的神态,现在更是趁机上来看看怎么回事。

    布满忧虑的美目仔细认真地注视着电脑屏幕上的复杂数据,凌语芊再开口,“贺煜,我能帮到你什么吗?”

    贺煜稍顿,回头,伸手拉住她的一双玉手儿,将她拉回胸前,毫无预警地吻住她。

    “唔唔,贺煜——”凌语芊本能地挣扎了一下。

    贺煜暂停,抬起脸,低吟出声,“承泽和昊宇说你是我的超能力源泉,叫我回来寻找能源,补充神力,宝贝,还记得老公对你说过的话吗,练好体力,让老公尽情快乐和放松便是你给老公的最大帮助。”

    呃——

    又是这样!

    不过,身为一个女人,相夫教子貌似也是最基本的,并非工作上才能做一个贤内助,生活方面,能给他带来正能量,如他所说的,性爱假如能给他消除烦恼和疲惫,那也算是一个贤内助呢。

    但是,他刚才说什么?李承泽和昊宇也知道自己和他的房事,是他主动跟他们说的呢,又或者他们猜的,哎呀,真丢脸!

    凌语芊先是欣然雀跃,紧接着娇羞连连,渐渐地,随着男人开始点起欲火,对她双管齐下,她又被另一种感觉包围,脑子顿趋混沌,意乱情迷,心猿意马,还情不自禁地发出了声声shen吟。

    火热湿滑的龙舌,极富技巧地吸吮着妖艳欲滴的…,修长结实的手指熟稔地游走于…,房内温度持续飙高,画面越发激烈和狂野,眼见一场销魂蚀骨的爱欲之歌即将奏响,孜孜不倦的男人却是蓦然受到点穴似的,出其不意地停止一切动作,高大的身躯倏然瘫软在凌语芊的身上。

    各种异样的感觉,让凌语芊立刻从陶醉迷离中出来,发现男人双眼紧闭昏迷过去,霎时花容失色。

    “贺煜,贺煜你怎么了,贺煜……”她急声呐喊,声音越发拔高,可惜男人仿佛没听到,一点反应也没有。

    那颗心不禁更加困惑和焦急,她伸手去推他,拍打他的脸,甚至使劲拧他高挺的鼻梁,都无反应后,更是方寸大乱,准备从他身上起来,不料她废了好大劲头也起不来,原来,男人的手指还深埋在她(百度搜索本书名+第五文学 看最快更新)的身内,她顾不得娇羞,赶忙去将他手指拔出来,总算与他分开,跪在地上,继续摇晃呐喊着他。

    “贺煜,你干嘛了,干吗无端端昏过去了?别吓我,你别吓我!”她喊着喊着就哭了出来,心慌之下还突然想到他会不会……死了?

    ------题外话------

    天气炎热人心狂躁,白天总静不心来,唯有夜晚夜深人静似乎脑子也清醒些,一个通宵写出了一万字,成果不错,可惜就是身体似乎有点吃不消。

    求月票,「蚀骨沉沦」就要掉出月票榜了,亲们手里有月票希望能尽早投给紫,帮紫稳住榜单,谢谢,拜托,感激不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