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329

    如凌语薇所说,冯采蓝正在洗手台前,与一女子对峙,女子大约三十岁来岁,衣着华丽,长相秀美,不过,表情有点狰狞,满眼痛恨地瞪着冯采蓝,见到凌语芊出现,视线转到凌语芊身上,先是睨眼斜视一下,冷言侮辱出来,“贱人就是贱人,狐狸精总是跟狐狸精在一起,物以类聚这个词,在你两身上可是诠释得淋漓尽致。”

    劈头就来侮辱,凌语芊不禁想起了先前那个甄妩媚,靠尼玛的,为什么外表光鲜的,底下实则都藏着一颗丑陋欠揍的心!

    见到凌语芊,冯采蓝眼里飞速闪过一抹诧异和惊慌的神色,“语芊,你……你怎么来了?”

    凌语芊视线回到冯采蓝身上,柔声解答,“我见你们这么久都没回去,有点担心,所以来看看。发生什么事了?她……是谁?”

    冯采蓝面色又是微微一变,稍后,若无其事,“一个泼妇而已,刚才洗手不小心喷了一些水给她,被她咬住不放。”

    哈哈哈——

    冯采蓝话音刚落,一声阴测测的冷笑即时响起,发自那陌生无礼的女人。

    厕所里暂无他人,空间宁静宽阔,那笑声旋转回荡之下,甚是刺耳。

    冯采蓝转首,重新走近那女人,压低嗓音,咬牙切齿,“记住做人的初衷,记住,初——衷!”

    说罢,给那女人留下一记恨恨的冷瞪,回头拥住凌语芊,走出厕所,接上凌语薇,往酒楼大厅方向迈进。

    感受着好友身上不断散发而出的怒气,凌语芊忆起刚才的古怪画面,不禁追问,“采蓝,那个女人是谁?真的只是被你无意中喷到一些水吗?到底怎么回事?你认识她?告诉我好不好?”

    可惜,冯采蓝像没听到似的,继续陷入自己的悲愤世界。

    凌语芊见状,不禁更焦急,用力扯了一下她,“采蓝,一定有事的对吗?告诉我好不好?”

    终于,冯采蓝停下,迎着凌语芊满眼关切,欲言又止。

    “你把情况告诉我,我转告贺煜,让贺煜收拾她,她给你多少委屈,我们一一偿还!像对付甄妩媚那样!”

    “不,别!”冯采蓝总算开口,握紧凌语芊的手,几乎握得她生疼,然后才又急忙松开,微微喘气注视着凌语芊,哀求出来,“语芊,今天的事,别告诉贺煜好吗?”

    “可是……”

    “没什么,真的没什么,不错,我是认识那个女人,以前工作上得罪过她,她一直记恨着我,今天偶然碰到,便又对我侮辱一番。不过都不重要了,反正这个社会极品多,也就侮辱一下而已,过了今天,都不会再有机会碰到的,这辈子说不定都不会再碰面,所以……我们不要理了,也别告诉贺煜,你是他的妻子,他帮你出头天经地义,可我不同,我真的不想样样麻烦他,好吗?语芊,求求你了。”

    凌语芊听后,便也面色严肃地沉吟片刻,点了点头。

    冯采蓝放下心,转为叮嘱凌语薇也别提,然后,一起回到饭桌上。

    菜都已经上齐,迎着贺煜深邃敏锐的眼光,凌语芊极力忍住不相告,若无其事地招呼大家起筷。

    贺煜也不多问,像往常那样,带着满满的宠溺和疼*陪她进食,一会,凌语芊正好看到刚才在厕所与采蓝起争执的女人,前进的方向竟然是……甄妩媚和谢敬尧那张桌子,不禁呆住了。

    贺煜觉察到,顺着她的目光远远望去,剑眉轻轻一蹙。

    “贺煜,那个女人,是谁?穿橘红色衣服那个。”凌语芊下意识地问,美目依然一瞬不瞬地盯着那个地方,也就没留意到,冯采蓝同样目瞪口呆。

    “谢家的大媳妇,谢敬天的妻子。”贺煜很快回答出来,并非因为那个谢敬天是什么大人物,而是因为,这个女人还是梁泽琛的姐姐,贺曦的大姑奶。

    “那她不就是甄妩媚的妯娌?真是蛇鼠一窝!我看她们才是物以类聚呢!”凌语芊又是不自觉地呢喃。

    贺煜视线收了回来,瞅着她,“怎么了?你认识她?或者,她欺负你?”

    “嗯……呃……”凌语芊正说着,放桌底下的双脚猛然遭到冯采蓝快速一撞,这才忆起某件事,赶忙改口,“没……不认识,我猜猜而已,看那副嘴脸,觉得应该和甄妩媚同一类人。”

    猜猜?是吗?这小女人什么性格他会不知道?她绝不会无缘无故凭借一个人的外表和神态来下评论,更不会无缘无故去责备他人。

    小小的细节,逃不过贺煜的眼光,不过他没做声,饱含深意地给她一眼,接着看向冯采蓝,审视着,探究着,直到冯采蓝心虚地躲开,他才作罢,恰好,他手机有来电,是李承泽打来的。

    “老大,印尼工厂出大问题了,你能来公司一趟吗?急,急,急……”

    贺煜俊颜陡然变色,看了看凌语芊。

    “我知道今天是琰琰上学的第一天,是你和小嫂子的family—day,可是事发突然,我们实在扛不住,必须得你回来。”李承泽又道,情真意切,看来确实事关重大。

    紧接着,昊宇的嗓音也传了过来,“老大,我怀疑这次有人恶意搞鬼,印尼那边相关政府部门似乎也被收买了。”

    “好,我这就过去。”贺煜终于给出答复,且挂断电话。

    “怎么了,有事吗?”凌语芊一直竖起耳朵聆听着,虽然听不到谈话内容,但还是略微感应到贺煜的凝重。

    并没有对她表露任何严重的意味,贺煜黑眸涌上一层歉意,撒了一个慌,“有个朋友出了点事,想我去帮个忙,这个朋友对我很重要,你先回去午睡一下,我会赶在五点钟之前回来和你一块接琰琰放学。”

    “哦,这样啊,行,那你赶紧去吧,不用管我,我和采蓝、薇薇去逛街。”凌语芊很明白事理地回应,为了让他放心,还略微凑近他,保证道,“这次我会乖乖的,再也不会支开血枭二骑,还有,我有戴河鱼之吻呢,不会再有意外发生的。”

    呵呵,真是个温柔体贴的小丫头!

    贺煜舒心一笑,点点头,但还是陪她把饭吃完,然后,带她和薇薇等人走出酒楼,分别时,他饱含深意地注视了冯采蓝两秒,继而给凌语芊一个good—bye—kiss,留下血枭二骑保护凌语芊,自个乘坐计程车往中天集团奔去。

    凌语芊便也刻不容缓,携凌语薇、冯采蓝到附近的一座商场,走着走着,竟然碰到李晓彤!

    今天真是出师不利,老碰到一些令人生厌的苍蝇。

    凌语芊娥眉立刻蹙起,丝毫不掩饰自己的生厌。

    不过,并不像前两个女人的一开口就冷嘲热讽和轻蔑侮辱,李晓彤态度热情,一副很熟络的样子,亲切地和凌语芊打出了招呼,“语芊,想不到会在这里碰到你哦,你也来逛街吗?”

    说罢,她还朝凌语芊伸出手来。

    冯采蓝本能地拉住凌语芊往后一扯,避开李晓彤。

    李晓彤俏脸微微一变,模棱两可地道,“冯……采蓝是吧?怎么了?担心我伤害语芊?呵呵,你还真是她的’好朋友‘呢!”

    好朋友三个字,冯采蓝听出了浓浓的讽刺。凌语芊尚不知情,没多想,只冷淡地回了李晓彤,“我们还有事,先走了。”

    “哎,等等!走这么急做什么呢?语芊,我不是跟你说过吗,我们可以放下成见,做朋友。”

    “道不同不相为谋!”凌语芊重复曾经对李晓彤说过的这句回绝之语,从李晓彤身边走过。

    李晓彤眸光诡异眨闪,回头紧盯着凌语芊,略微提高嗓音,“好,暂时别做朋友,不过,我还是想告诉你一件事,贺煜离开贺氏去跃天建设,你必然知晓,但你大概不知道,贺爷爷因为这事被气得病倒了吧。”

    不轻不慢的话语,自背后飘然而来,凌语芊本是快速迈动的两脚,赫然停下。

    李晓彤重新来到了她的身边,态度诚恳依旧,“语芊,我说过,我对你已经完全没有恶意,实不相瞒,虽然贺煜不*我了,但我还是*着他,故我希望他过得好,我不想他和贺爷爷反目成仇,最终走上众叛亲离的结局。”

    呵呵,在自己面前,大言不惭地说依然深*着自己的男人,这李晓彤,还真敢说!

    “那你想我怎么做?你认为我应该怎么做?”凌语芊压住不悦和无语,暂且看看这个女人葫芦里装什么药。

    李晓彤于是也事不宜迟地回答,“我们去找贺爷爷,找他老人家谈谈,既然贺煜不肯放低身段,你身为贺煜的妻子,你去,我陪你一块去!”

    “别,语芊不要听她的话,别跟她一块去!”突然,冯采蓝出声阻拦,又是下意识地护住凌语芊,充满戒备地瞪着李晓彤。

    不但凌语芊感到有点纳闷,李晓彤更是恼羞成怒,注意力转到冯采蓝身上,瞪着她,意有所指地哼道,“好姐妹,好同学,记住你的身份,这里不关你的事,识趣的就给我滚开,否则……”

    冯采蓝即时被她眼里带有严重警告意味的寒光慑到,勇敢的心瞬间退却了不少,幸好,凌语芊出面了,毫不客气地拒绝了李晓彤的“好意”,然后冲冯采蓝暗示一下,拥住凌语薇,再次迈起脚步,头也不回地把李晓彤甩在身后。

    “语芊,你怎么和那个李晓彤联系上了?你们经常见面吗?”冯采蓝边走,边问,从李晓彤刚才的话语之间,她隐约猜到一些情况。

    凌语芊不做隐瞒,告知关于上次在贺宅时李晓彤的示好,冯采蓝听罢,又是不假思索地劝阻,“语芊,别和她接触,不要信她的话,她才没那么好死!”

    凌语芊也又是微微一愕,忆起刚才采蓝对李晓彤的浓浓敌意,不禁问道,“采蓝,你……没什么吧?”

    “呃,我……没事,我只是觉得她曾经那样对你,根本不可能变好,而且,你刚才不也听到了吗,她对贺煜依然不死心,总之,你听我说,别再理这个女人,千万别,她不会安好心的。”

    母鼠狼拜年,不安好心。

    凌语芊再度想起了琰琰那次说过的话,于是给冯采蓝一个安抚的眼神,“嗯,你放心吧,一些是非黑白,我还是懂的,我知道什么人应该原谅,什么人一辈子也不会靠近,管她真心或假意,都与我无关!”

    听及此,冯采蓝总算放下心来,现在的凌语芊,仍然还很善良,但不再轻易相信别人,只不过……语芊,你却还是那么信任我,因为我是你的好同学兼好朋友,曾经多次帮你度过难过,故你一直铭感于心,无条件地信任我,帮助我,而我已经……变了,我……

    “怎么了,采蓝你没事吧?”感受到好朋友似乎突然变得很愧疚,很悲哀,凌语芊心头再起困惑。

    冯采蓝赶忙回过神来,吃吃地道,“没,没事,我高兴啊,你变了,变得很棒,我可以放心了。”

    是吗?真这样吗?凌语芊睨着冯采蓝,沉吟片刻,便不多说,伸出手臂一边挽住一个,挨着每间商店正式逛了起来,后来去吃下午茶时,她拿出手机犹豫徘徊着要不要打给贺煜,问问他事情处理得怎样了,但思来想去最终又忍住,直到四点半的时候,贺煜来电,跟她说他还走不开,恐怕无法过来陪她一起去接琰琰放学。

    电话里头,充斥着浓浓的内疚和无奈。

    凌语芊满心失望,但她清楚,除非逼不得已,否则他不会这样,于是故作轻松地道,“行,你先忙,我接琰琰就可以了。那你回来吃晚饭吗?”

    “呃……”

    “如果赶不回来不用强求,你先把事情弄妥,我在家等你,等你回来再睡。”凌语芊继续若无其事,生怕自己会左右他的想法和决定,随意找个借口说自己要埋单了,挂断电话。

    “贺煜不能回来?”冯采蓝迅速询问。

    凌语芊望着她,颌首。

    冯采蓝眸光迅速晃了晃,试探,“他那个是什么朋友?有那么大的魅力让他放下最重要的事?舍得不陪你一块接琰琰放学。”

    凌语芊抿了抿唇,摇头,“不知道呢,好了,别再取笑我了,时间差不多,我们去接琰琰吧。”

    冯采蓝于是不再追问,满腹涌动着复杂的思绪,心不在焉地随凌语芊而去。

    接下来,她们回到幼儿园接琰琰,那些家长们依然对凌语芊百倍关注,但基于自家男人的警告,大家不敢轻易上前搭讪,只顶着一张张笑脸,给凌语芊示好。

    凌语芊也面带微笑,一一回应,接到琰琰后,事不宜迟踏上回家的归途,期间,不忘提醒冯采蓝到药店买药。

    虽然贺煜不在,但晚餐并没多大变化,还比往常更多笑声,因为大家都在询问琰琰在学校的情景,琰琰也滔滔不绝,言语之间把他小大人的个性尽显,惹得众人呵呵直笑,凌语芊更是满眼宠溺和疼*,万般欢欣。

    晚餐结束后,大家继续在客厅闲聊一会,各自回房,凌语芊先哄琰琰睡,之后回到自己的卧室,再次掏出了手机。

    其实从傍晚到现在,她已无数次拿出手机,无数次思忖踌躇,然后又无数次忍住没拨打出来。

    除却失落和惆怅,她还有点儿淡淡的纳闷,困惑贺煜为何一直没有打电话回来,以往,再忙他也会跟她通话的,毕竟,现在都晚上九点多了。

    他到底怎么了呢?真的只是朋友出事,他去帮忙?他说很重要的一个朋友,据她所知,能让他用上“好朋友”三个字的人,只有池振峯,肖逸凡,何志鹏,昊宇和李承泽,莫非是他们其中一个人出事了?那会是谁?

    又或者,其实像采蓝所说,是公司出事?他不想她担心,便撒谎说是去帮朋友?假如真如此,那一定是非常棘手的吧!想不到他去跃天建设才几天功夫,就遇上这么严重的事,到底是碰巧呢,又或高俊故意制造的麻烦?贺煜能否顺利解决处理妥当?假如不行,何忠义会不会不高兴?

    以前在贺氏集团,不管多棘手的难题,他都游刃而解,现今,那个地方不是自己的家族企业,人力物力不再那么配合和熟悉,处理起来……

    正担忧着,凌语芊不禁想到李晓彤中午对她说的事,于是把通讯记录翻到另一组号码,拨打出去。

    ------题外话------

    随着采蓝的秘密一步步披露,一个出乎意料、震撼全场的大高氵朝随之来临,不知亲们能否猜到会有一个怎样的大事件发生?当然是关于咱们贺煜的!猜,猜,猜,大家一起猜,猜不出没紧要,亲们就用月票砸紫,给紫多多动力,加速码字,早日呈上这个大高氵朝。多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