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330

    “语芊?真的是你吗?你真的打电话过来了?”电话里面,立刻传来张阿姨惊讶欣喜的嗓音。

    凌语芊本能地道歉出来,“对不起张阿姨,这么久都没给你电话,你身体可好吧?”

    “嗯,没事,我没事,只不过……语芊,你知道吗,贺老先生他,病了,病得不轻啊。”

    爷爷,病了,病得不轻。

    从张阿姨这听到的消息,感受与从李晓彤那听到的很不一样!

    凌语芊贝齿轻轻一咬,迟疑地问,“那有没有让医生看了?吃过药了吗?”

    “有看过医生,也吃过药,可老先生这次患的是心病,非普通的药物能医治的。”张阿姨语气悲愁,叹息连连,可见情况真的很不好。

    但是,她能做什么?难道叫贺煜去看看爷爷?贺煜肯吗?自己,要这样强求贺煜吗?

    “哎,本来好端端的祖孙俩,忽然间弄成这样,也不知咋回事的,大前天煜少回来过,可他并没有过来看贺老先生,贺老先生知道后,更是痛上加痛,病情加重几许。”

    “阿姨,要不,我明天带琰琰去看看他吧。”凌语芊终究不忍心。

    “真的?语芊你说真的?你真的肯带琰琰回来?”张阿姨悲愁中冒出狂喜。

    “我……对了,阿姨先别跟其他人说,包括爷爷。我必须先跟贺煜谈谈,我还不确定他答不答应。”

    “一定的,煜少最疼你,只要你有心,一定没问题。”

    呵呵——

    凌语芊微微一笑,不做声。

    “那就这么定了,语芊丫头,你务必要来,张姨煮你和琰琰最*吃的菜,中午留下吃饭。”张阿姨又是趁势道。

    凌语芊于是再开口,“阿姨,你先别顾这些,其实……就算我和琰琰真的去看爷爷,也只是逗留一阵子而已,我们不留下吃饭了。”

    张阿姨清楚她想什么,失望之余,便也不强求,继续放精力恳求凌语芊务必回来。

    凌语芊还是没给确切的答案,只说尽量,然后,结束通话,她若有所思地静坐片刻,拿起衣服去洗澡,出来时已过十点钟了,贺煜还是没回来。

    终于,她拨通他的电话,听到那一声低沉的“嗯”,不知因何缘故,她顿时有种想哭的感觉。

    “你……你在哪?事情还没处理完吗?”极力压住喉咙的哽咽,她尽量若无其事地问。

    “差不多了,再过四十五分钟,我会到家。”

    “噢噢,不急不急,你路上小心。”凌语芊尽管口头上这么说,可那欣喜的语气显露了她的期待。

    男人更是搅动她的春心,“老公急呢,老公急着要看你,想抱你,想死了。”

    嘻嘻——

    “等我,不准睡,知道吗?”

    “嗯!”凌语芊娇羞甜蜜地应答,突然想到什么似的,忍不住问,“对了,你……怎么都不给我打个电话,你真的很想我吗?”

    呃——

    不打电话,不代表不想,正因为太惦记,他才不敢给她电话,生怕一听那娇柔酥软的嗓音,他会克制不住,扔下活儿冲回来了。

    “想知道答案?那记得等老公,回去告诉你。”坏坏的男人,没直接说出来,而是卖了一个关子,紧接着,暂别,“先这样,我再忙一会。”

    凌语芊只好应出一声再见,不过,先前惆怅的心情都已消失了,满脑皆是他刚刚说过的那句话,他想她,急着要看她,想抱她,越想心里越乐开花,然后傻傻地笑了,就那样抱着手机,回味,期待,等候。

    再过四十五分钟,男人真的回来了,够准时的。

    凌语芊想也不想,立马就冲了过去,扑进他的怀中,搂住他。

    高大劲拔的身躯先是略略一僵,那双强健有力的手臂渐渐也抱住她,抱得牢牢的,紧紧的,少顷,猛地将她推到门上,闪电般地吻住她。

    相*的恋人,彼此都是这般迫切和期待,四唇交缠,如烟花般炸开,一发不可收,然后,就那样点起欲火,翻云覆雨,销魂缠绵。

    满室,*欲翻滚,缭绕蔓延。

    “贺煜,你好坏!”狂风暴雨已经消停,旖旎的春色依然在满室弥漫着,凌语芊浑身无力地趴在男人光裸的胸膛前,吐气如兰。

    “宝贝,刚才可是你主动朝老公冲过来的呢!”男性的面孔俊美绝伦,刚刚回来时的倦意已被销魂情欲后的餍足惬意所覆盖,再无半点灰色神态。

    凌语芊俏脸刷的红了,“我……我抱抱你而已,是你吻我,然后……”

    “然后怎样?对了,刚才是不是很舒服?小东西,你真是越来越棒,叫得老公爽死了!”

    坏蛋!

    凌语芊抡起粉拳,在他胸膛重重一捶,重新埋头下去,一会,又抬起头,一本正经地问,“贺煜,其实……你今天出去并非因为朋友的事,而是,工作上出了问题?”

    瞬时间,贺煜舒缓的神色倏忽绷紧,望着她,面色微沉,“谁跟你说的?”

    “我猜的,你朋友来来去去就那几个,如果不是李承泽的公司出事,便是跃天建设,而且,很严重,否则,你不会不陪我们。”凌语芊如实禀告说,芊芊玉指缓缓抚摸上他俊美的五官,“贺煜,告诉我好吗?我知道你想保护我,可是,我也有我自己的使命,我的使命是,了解你的一切,为你分忧解愁,与你相互扶持,有福同享有难同当,这样,才是真正的夫妻。”

    这小东西,都说到这种程度了,他还能隐瞒吗?确实,夫妻之间应该坦白,至少,他要让她了解他的一切,如果是平时,他会毫无保留,然而……那个冯采蓝,她和冯采蓝无话不说……

    “嗯,是工作上的事,跃天建设一个国外分工厂出了事,我今天一直在公司力挽狂澜。”终究,他还是一半真实一半虚假,把注意力,转到跃天。

    凌语芊信以为真,“那现在都处理好了吗?”

    “还没,不过问题不大,对了,明天我可能还得去一天,不能陪你和琰琰了。”

    “没事,我们经常可以在一起呢,少一天无所谓,再说,夜晚你可以陪我的。”凌语芊继续体贴理解地道。

    呵呵——

    不错,夜晚有她陪他,他白天即便再累,也会慢慢恢复过来,就像今天,整个下午和晚上他都在超额消耗脑力,几乎要崩溃,但只要想起她,他就能坚持下去,回到家中,与她翻云覆雨,深深感受她的存在,感受她在他的身边,与她紧紧贴合,他疲惫的心更是立即得到平复。

    “对了,小家伙今天怎样?有没有跟你汇报了在学校的事?”贺煜问起一些轻松的事,同时也是他想听的。

    “有!当然有,你知道他怎么称呼那些同学吗?叫他们小屁孩!”谈起儿子,凌语芊可来劲儿,滔滔不绝,把今天的趣事都转告了男人。

    琰琰进幼儿园比较晚,年纪本来就比那些小朋友大几个月,加上小家伙老成,独立性强,各方面更是胜人一筹。小家伙说,班里很多‘废物’,那些废物都很崇拜他,有的甚至想当他的小跟班。

    “那他怎么回复他们?”贺煜抿起薄唇,会心地笑了。

    “他没立刻答应他们,只说考虑考虑,要先看看大家的表现。”

    呵呵——

    小子真不错,不愧是爹地的儿子!贺煜顿时更是满眼骄傲和自豪的神色。

    凌语芊也继续陶醉,看着一脸喜色的男人,美丽的眼珠子转了转,趁机提出另一件事,“对了,我明天想带琰琰回贺宅看看,听说爷爷他……病了。”

    这事,原本她还犹豫着,直到刚才确定他果然是工作上出了问题,她觉得有必要去一趟,不管将来会演变成怎样的形势,她身为他的妻子,有义务和职责帮他维持好和爷爷的关系,最起码,别恶化到毫无退路。

    不过,男人有点不悦了,俊颜微沉,“谁告诉你爷爷病了?”

    “我……我忽然打电话给张阿姨,听她说起的。”凌语芊隐瞒今天与李晓彤见面的事,不想再给他增添负担或烦恼。

    贺煜信了,但并不赞同她回去,不想她再受任何的委屈。

    凌语芊明白他在担心什么,解释,“我真的只是带琰琰回去看看而已,怎么说他也是琰琰的曾爷爷,琰琰应该去一趟,我不会逗留很久,张阿姨本来叫我们留下吃午饭的,我都拒绝了呢。贺煜,你答应让我去嘛,好不好,好不好?”

    贺煜继续一副严肃认真地沉吟少顷,谈条件,“我要福利。”

    其实,他已经赞同,不过恶质性格难改,趁机占她便宜。

    凌语芊先是怔了怔,便也低头,殷红小嘴迟缓地含住那刚毅性感、魅惑人心的豆子。

    接下来,她又是被男人吃干抹净,弄得她浑身无力却又销魂蚀骨,带着无穷尽的幸福和性福,进入了梦乡……

    翌日她醒来时,男人已不在,留了一条手机短信给她:小东西,要乖乖的,老公*你!

    嘻嘻——

    带着满满的幸福,她梳洗更衣,走出卧室,先到婴儿房,最近很多时候凌母都来协助琰琰起床,小家伙现在又是不在房间,估计早就下楼去了,凌语芊于是转去看看冯采蓝,今天采蓝很快开门,且神态不再像昨天那么病态毕露,凌语芊便更相信了她的说辞,以为她真的只是血糖低。

    冯采蓝也暗暗为自己蒙过去了而放下心头大石,不过,听到凌语芊说等下要带琰琰回贺宅,再起紧张。

    凌语芊微笑着在她手背轻轻一拍,“别担心,我当然不是跟李晓彤去,昨晚上我打过电话给张阿姨,了解过爷爷的情况,今天我只带琰琰去,一会就回来。对了,上午我不陪你,要不你和薇薇出去走走?”

    冯采蓝明白过来,再度放心,“不了,我顺便休息休息,或者,我去花园走走。你顾好自己,别操心我。时间不早了,你去吃早餐吧,我再看一些资料。”

    凌语芊注视着她,不多说,暂且辞别,下楼吃早餐,然后带上琰琰,离开家门。

    “夫人,这是总裁吩咐我为您准备的,让您带去贺宅。”血枭雄狮首先打开车子后厢,给她呈现早有准备的礼品。

    凌语芊见罢,笑颜逐开,冲血枭雄狮道声谢谢,上车后,立刻拨打男人的手机。

    “老公,谢谢你!”

    电话里,先是传来低沉的轻笑,男人半认真半儿戏地道,“记住,不准委屈自己,不然……”

    不然怎样?他还能怎样?凌语芊淘气地吐吐小舌头,回应,“嗯嗯,知道了!”

    清楚他工作忙,她不多扯,把电话举到琰琰耳边,让小家伙对他说出一声再见,然后挂断电话。

    原来,早上并非母亲协助琰琰起床梳洗的,而是男人亲力亲为,趁那期间,男人还和琰琰聊起上学的事,亲自体会身为父亲的骄傲和自豪,同时也做出一些必要的辅导和教育。

    所以说,这样的男人,如何不让人觉得幸福?

    心里回味着大的那个,现实中感受着身边小的这个,凌语芊继续甜蜜爆灯,心情一路飘红,直到车子抵达贺宅,看到那些熟悉的景物,才略微转向沉重。

    张阿姨早在大门口等候,见到凌语芊和琰琰,笑得合不拢嘴,抱起琰琰就疼啊,亲啊,口中直喊着小祖宗。

    凌语芊又是让血枭二骑在车内等候,自己亲自提着礼品,随张阿姨走进屋里,偌大的客厅,静悄悄的,一个人影也没有。

    “老先生在房间,知道你们过来,他想出来的,无奈力不从心。”张阿姨赶忙给她解释,也不知这话是真呢,又或为了安抚而编的情况。

    凌语芊不多想,冲张阿姨点了点头,正好这时,楼梯那有声音响起,是六姑姑贺婉!

    “呵呵,六姑来了,知道你们回来,六姑也坐在这等了一大早呢,刚刚才上去房间一会,幸好还是碰上了。”张阿姨又心情愉悦地解说。

    凌语芊朝贺婉迎上去,无比真诚地打出招呼,琰琰在她的教导下也甜甜地喊着六姑婆。

    六姑姑先是宠溺地揉了揉小家伙的小脑瓜,视线停驻凌语芊身上,嗓子哽咽,“语芊,谢谢你。”

    凌语芊笑着摇头,“六姑姑客气了,琰琰是爷爷的曾孙,回来探望应该的。”

    这丫头,还是那么的懂事体贴和善解人意,贺婉也淡然轻笑,不多耽搁,陪着凌语芊一起进入贺云清的寝室。

    古色古香的房子里,首先迎面而来一股中药味,味道极浓,有点儿刺鼻,同时,也让感觉心酸和疼痛,看到躺在床上那个憔悴消瘦的人影,凌语芊更是泪影盈眶。

    她感觉,爷爷一下子老了很多。

    随着她的走近,贺云清慢慢睁开了眼,看到她,深邃的黑眸难掩激动。

    “曾爷爷,你怎么病了呢?有没有吃药,你记得遵照医生的话,准时吃药,这样才会好得快。”琰琰第一个发话,天真无邪,真情意切。

    在场的人,无不感动落泪。

    就连贺云清,那冰冷孤傲的气息再也不见,布满皱纹的老脸激动得抽搐起来,黑眸直直看着琰琰。

    “贺煜他公司有急事处理,这两天都在忙,正好琰琰今天不用上课,我带他来看看你们。”凌语芊也冉冉开口,打开话题。

    话音刚落,贺婉插了一句,“急事处理呀?对了语芊,贺煜过去那边是不是干得很辛苦?”

    呃——

    凌语芊咬了咬唇。

    “语芊,不如你叫煜少回公司吧,毕竟是自家公司,自由度大,虽说煜少很有才华和能力,对方会很器重,但怎么说过去是打工的,必然存在很多无奈。”张阿姨更是趁势擢中一个重点。

    “阿姨说的没错,语芊你就劝劝贺煜,叫他回来。”六姑姑赶忙附和,看了看贺云清,接着道,“爸最器重的人是贺煜,也最想贺煜打理公司。”

    “其实呢,祖孙俩哪有隔夜仇的,老先生平时嘴上再怎么说,心里还是疼得很,大家有误会解释清楚就行,何必弄得彼此都伤心难过。”

    张阿姨和六姑姑,两人有心调解,不断说着劝解的话语,可惜,凌语芊再也不是以前的凌语芊,正如她对贺煜保证的,她来,不过是为贺云清病了的消息难过,带琰琰来探望探望,尽孝心,至于工作上的事,她依然不会动摇,不会勉强贺煜做出任何的转变。

    对好心的六姑姑和张阿姨分别回以感激的淡笑后,凌语芊视线停在贺云清身上,若无其事地道,“爷爷,您上年纪了,生病可大可小,得多注意,在这期间什么都不用去想,只需好好休息,听从医生的安排服药,一定很快好起来的。”

    大伙见状,都心中明了,贺云清更是整个心情坠入了谷底,他还以为,这丫头忽然过来,是想趁机主动示好和缓解关系,谁知,是自己一厢情愿和想当然,呵呵,也是呢,各个翅膀都硬了,再也不会顾及老一辈的感受了。

    接下来,大家都不再说话,整个室内就此安静下来,凌语芊心里渐渐涌上了失落和惆怅,但很快,又淡定和看开。

    过来之前,她就曾想过会不会挨骂,贺云清会不会迁怒到她身上,如今,没有,他并没怒气腾腾地指着她,痛骂她是害人精,导致他的孙儿抛弃家园,害得他病倒,他只是默默地看着她,一言不发,这样的情形,算很好了不是吗?

    美丽的樱唇,轻轻抿了一下,凌语芊用微笑来压住心中那股苦涩,故作平静地提出辞别。

    张阿姨和六姑姑皆面色大变,惋惜不已,贺云清眸色也荡漾了一下,却依然默不作声。

    凌语芊略微弯腰,拥住琰琰的肩头,柔声道,“琰琰,来,跟曾爷爷说再见,还有姨婆,姑婆,都跟他们道别。”

    “曾爷爷再见,姨婆再见,六姑婆再见。”琰琰很懂事地照做,说罢,目光重返贺云清的脸上,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雪亮雪亮的,俨如镶嵌在明朗夜空中的星星,发出的话语,更是深深震动人的心灵。

    “曾爷爷,我妈咪是个很好的女人,爹地很喜欢她,希望你也能喜欢她。”

    真懂事的孩子,如非亲耳听见,压根想象不到这样的话是出自一个四岁不到的孩童之口。

    众人再次热泪盈眶。

    凌语芊也喉咙哽咽不已,生怕自己再停留会引发不在计划中形势,急忙拉住琰琰,往外面走去。

    张阿姨和六姑姑先是一怔,快速跟出来,拦住朝大门口直奔的凌语芊,恳求,“语芊,先别走,别急着走。”

    “让我和琰琰玩玩好吗?难得见面,我想陪他说说话。”六姑姑也出言挽留。

    凌语芊来回看着她们,两脚对着的方向于是改变,回到客厅的沙发处。

    六姑姑马上拉住琰琰一本正经地聊谈起来,张阿姨则拿出很多小吃,递给琰琰这个那个,凌语芊在旁默默看着,一会,起身去洗手间。

    洗手间正好离客厅有一段距离,她小解完毕就往回走,不料走着走着,手臂陡然一麻,她回头,惊见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人影!

    “放开我!”她不假思索地娇喝,且用力挣扎着,今天星期天,她倒没想起,高峻会在家中!

    “我想和你谈谈。”高峻回话,言语很是客气,提出了一个请求。

    凌语芊自是不理,继续挣扎和叱喝,且迅速伸手到项链上,准备去按上面的按钮。

    谁知高峻眼疾手快,先一步阻止她,将她两只手儿都禁锢住。

    “放开我,混蛋,我没话和你谈,我不想见到你,你滚开!”凌语芊只能用痛骂来表示她的强烈不满、排斥和厌恨。

    高峻视若无睹,抓住她往前走,进入一间小客房里,下了暗锁,不让凌语芊有机会逃跑。

    ------题外话------

    高峻到底要干吗?要和芊芊谈什么?形势真是越发诡计。明天随紫继续。

    不知不觉年会海选投票活动即将过去一个月,再次体会到光阴似箭逝如流水,时间一去不复返,却带不走大家对我的支持和鼓励,衷心感谢这一个月以来所有给我投过票的亲们,每次表达感动总会发觉自己学到的词语是多么有限,在这条路上,充满孤寂和艰辛,但也惊喜振奋不断,后者,是可*的你们给予我。在此,请受我深深一拜,代表我对大家的无限感激、感动和感恩!

    恭喜《蚀骨沉沦》第24位解元粉丝华丽诞生:15121195552亲,鼓掌,撒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