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331

    防止她再挣扎,他表明心意,“我并无恶意,只想和你谈谈,谈完就放你走,你放心,我不会伤害你的,我最不想伤害的人,就是你,我非但不会伤害你,还会保护你。”

    不会伤害?保护?

    呸!

    假惺惺的伪君子!还有,谁稀罕啊!

    凌语芊在心中痛恨一把,但也停止了挣扎,打算看看这伪君子又想耍什么花样。

    高峻于是松开了她,先是关切地询问,“刚才有没有抓疼你?手还疼吗?”

    凌语芊愣了愣,不吭声,回他一记冷瞪。

    高峻便也作罢,眸色复杂地注视着她,少顷,出其不意地道,“芊芊,离开贺煜吧,他不是能给你长久幸福的人,趁现在事情还没严重化,与他划清界线。”

    哼哼!

    谈谈!

    原来是谈这样的事,这伪君子,魔鬼,死性不改,还打着拆散她和贺煜的主意!

    “他的身份不简单,将来不会有好下场,我不想你跟着他被牵连……”

    “放屁!你才不会有好下场!你身份才不简单,你才不会有好下场!”凌语芊终于也忍不住怒骂出来,一时愤恨,把脏话也说上了,若非及时看到高峻略略诧异探究的表情,她差点儿就拆穿他的伪装,报出他的真正身份。

    确定他所谓的谈话又是这种不安好心,她不再浪费时间,起身朝门口冲去。

    高峻也赶忙站起来,拉住她,“芊芊,我说真的,贺煜他……身份特殊,他很快会遭到处置,趁现在还有时间,你赶紧和他撇清关系,你带琰琰离开,或者,我安排你们去美国……”

    “住口!安排我们去美国?又住你家?又让你兽性大发对我侵犯?高峻,我告诉你,我再也不是以前的凌语芊,再也不会受你欺骗,你死了这条心,别再指望能拆散我和贺煜!”凌语芊忽然觉得,当年自己那么决意离婚,眼前这个人面兽心的畜生其实就起着极大的影响,如果不是他,兴许当年不会走到那一步,后面那些经历也不会发生,所以,她越想越是痛恨,恨死眼前这个男人,不禁抬起脚,往他腿上狠狠踢去。

    高峻猝不及防,咧了咧嘴,但很快抓住她,重新将她禁锢在怀中,推着她,来到旁边的墙壁上,也因此,彼此间的身体距离很近,几乎靠在一起。

    “放开我!混蛋,不准你碰我!”和他如此亲密的接触,凌语芊讨厌极了,讨厌得想吐。

    高峻看到了她眼里发出来的浓浓厌恶和恶心,胸口猛地像是被巨石砸到似的,沉沉一痛,不过,并没因此放开她,依然抓得牢牢的,嗓音低哑了不少,“我承认曾经给你造成一些伤害,为此我很抱歉,可是,一件事还一件事,我是真心为你好,芊芊,我喜欢你,我*你,故我不希望你伤心和难过,我不希望你受到伤害。听说贺煜会在你生日那天和你复婚,听我说,别答应,别嫁给他,别成为他法律上的配偶,绝对不能!”

    “放开我,我才不听你的鬼话连篇,我不要你喜欢,不要你*,你只会让我感到恶心,高峻,你的喜欢和*让我感到很恶心知道吗!”

    高峻面色瞬间又是一阵黯然,碧绿的眼眸也飞速闪过一抹伤痛,却坚持不懈,“好,你可以不接受我的喜欢,我这样说,并非想对你表白,而是……想告诉你,我是真心想帮你,你离开贺煜,离开他!你对他根本不了解,你以为他真的什么都告诉你了?不!别的不说,就拿今天,你知道他在忙什么吗?知道他这两天都在为什么而忙吗?他有没有对你如实相告?”

    这两天…这两天…

    凌语芊脑海猛地一机灵,这魔鬼,竟然知道贺煜这两天在忙,难道跃天建设这次发生的问题真的是他造成。

    “怎样?发现疑惑了是不是?”

    “对,我是发现问题,发现你这个伪君子,把贺煜逼离贺氏集团还不满足,赶尽杀绝连带跃天建设也不放过,高俊,你这卑鄙小人,不属于你的东西,你凭什么霸占!凭什么?”

    “跃天建设?他跟你说是跃天建设?呵呵,他果然骗你,果然对你不坦诚!这样的男人,你还敢说他有多*你?”高峻先是冷哼,随即又恢复劝解,“芊芊,离开他吧,他不值得你*,你不能*,你赶紧离开他,否则你将来一定后悔,好了,算我求你,你要怎样才肯离开他,你告诉我,告诉我。”

    “我要你立刻去死!”凌语芊仍旧敌意满怀,毫不客气地吼了出来,“不过,就算你真的去死,我也不会离开他!高峻,我告诉你,这辈子我认定了贺煜,我跟定了贺煜,不管他富有或贫穷,我都会跟定他,任何人都分开不了我们,至于你,更休想拆散我们!你,奸计失败了,赶紧放开我,放开我!”

    终于,他松手,他放开了她,看着她对他留下一记恨恨的瞪视,那种眼神,充满了无尽的厌恶和痛恨,恨不得杀死他似的,确实,假如杀人是不犯法的,她估计会杀死他吧!

    芊芊,你为何如此固执,不值得,不应该你知道吗!

    目送着她刻不容缓地冲出门去的倩影,高峻满面悲痛,满眼担忧,渐渐地,整个人变得恐慌惊惧起来,急忙掏出手机,拨通一组电话。

    “除了这个办法,还有没有别的方式?”

    “什么别的方式?你在说什么?”电话那端传来阴森森的质问。

    “贺煜!不如我们重新想种办法,就他自己一个人遭处置,不牵连其他的人。”

    对方总算明白他指什么,立刻冷冷地训责,“高峻,我看你是脑子进水了,没有别的方式!你要玩女人,由着你,但你别给我添麻烦,别破坏我的计划,你到底是不是男人,对一个二手货念念不忘?收起你的色心,否则,我立刻就命人结果了她的性命。”

    “别……不要伤害她!好,我听你安排,刚才的话当我没说过。”高峻语气更显焦急,想着想着还觉得不放心,不惜警告,“不准动她,她要是有任何闪失,你的计划也休想成功,听到不,不准动她!不准!”

    “只要你别想些乱七八糟的事,我自然不会动她!”

    “好,当我今天的话没说过,一切如常,一切如常!”

    卡擦——

    对方不再吭声,挂了电话。

    高峻也缓缓垂下手来,出神地呆看着手机上一片暗黑的屏幕,心里非一般的乱……

    另一边厢,摆脱高峻回到客厅的凌语芊,惊魂未定,怒气未定,极力强装平静,找了个借口跟贺婉、张阿姨辞别,然后带琰琰离开华清居,坐车踏上回家的路途。

    她脑海里,不断浮现着刚才的情景,耳边深刻回荡着高峻所说的那些莫名其妙的话。

    贺煜身份不简单?不会有好下场?她必须离开他?不能成为他法律上的配偶?

    这王八蛋,人面兽的家伙,到底在胡扯什么呀!只是为了拆散她和贺煜而故意中伤的呢,又或者,暗藏玄机?

    可是,不可能的,贺煜身份哪有什么不简单?不就是经商而已嘛,哪有什么不简单?

    还有,他说贺煜这两天不是为跃天建设忙碌?他凭什么知道的?凭什么说贺煜撒谎!

    尽管凌语芊在一个劲地质疑着高峻的话,可她依然无法克制地受到影响,心情极大波动,她甚至,叫血枭二骑改变方向,驶向跃天建设。

    “夫人,您……您去那里做什么?找总裁吗?”血枭雄狮略觉愕然,得到凌语芊确定,更是纳闷不已,“那要不要先通知总裁一下?”

    凌语芊继续沉吟数秒,便也掏出手机,拨通贺煜的电话。

    “你在哪儿?”她若无其事地问着。

    “在公司。”贺煜也毫不疑惑地回答,接着反问她是否还在贺宅。

    凌语芊稍顿了顿,回答,“没,已经离开了,现在回家的路上。”

    电话里,立刻传来男人放松心情的迹象,看来小女人并没受委屈。

    “对了,事情处理得怎样了?”凌语芊又问。

    “差不多了,今晚可以回去陪你们吃饭。”

    “哦,好,那我们等你!”凌语芊把手机放到琰琰耳边,让琰琰和他谈话,再过一会,结束。

    “夫人,那咱们是不是掉头往回走了?”血枭雄狮迫不及待地问,他一直留意着凌语芊和贺煜的谈话,并没听到凌语芊与贺煜提及到跃天建设。

    然而,结果出乎意料,凌语芊叫他继续前进,还警告他,不准通知贺煜。她想给贺煜一个惊喜,经过路边一家糕饼店时,她还下车买了一些糕点。

    血枭二骑以为这只是两夫妻之间的情趣,便也不多嘴,继续朝着前进的方向,安全护送她和琰琰抵达跃天建设。

    凌语芊一手提着糕点,一手牵住琰琰,先到一楼的接待处登记,直接报出自己和贺煜的关系,说她来找贺煜的。

    不料,那接待员竟跟她说,贺总裁今天没来上班,今天周日,全体职员休假。

    凌语芊大概这辈子都忘不了接待员脸上的特别表情,有惊艳,有倾慕,有诧异,有纳闷,还有同情!

    他大概认为,贺煜把她骗了!在这个本应是family—day的周末休息日,贺煜却不见人影,跟她说回公司,实则,是用上班的借口跑去泡妞了!

    让凌语芊震惊的并非贺煜去“泡妞”,而是……贺煜确实骗了她,她不禁再次想起高峻的话,全身随之僵硬。

    “夫人,夫人你没事吧?”血枭雄狮迅速走近几步,本能地做出保护的姿势。

    “接待员叔叔,你确定我爹地不在公司?我爹地刚刚才和妈咪说过他在公司的,他从不会骗我妈咪,这次也绝对不会。”这时,琰琰做声,狐疑地看着接待员。

    小朋友,你爹地有没有骗你妈咪,我真不确定,但我非常确定的是,你爹地真的没来过公司。

    接待员那客气敬重的浅笑中,隐隐透着尴尬和不知所措,正思忖着如何应对她们,忽见门口处走来一个熟悉的人影,顿然大喜,迎上去迫不及待地汇报,“何小姐您来的正好,这位是贺总裁的妻子贺太太,劳烦您跟她们证实一下,贺总裁今天真的没回来过公司。”

    凌语芊也顺着回头,即时见到一个面容姣好、身材高挑兼且打扮时髦的年轻女子,何小姐?莫非是何忠义的家人?女儿?

    于此同时,女子目不转睛地打量着凌语芊,肆无忌惮的眼神眨动着一丝轻蔑和不屑,略微扬了扬下巴,语气冷淡地道,“你是贺煜的太太?”

    凌语芊压住心头猛然窜起的不舒服,点了点头,“请问你是……”

    “呵呵,这位是何嘉蓉小姐,何主席的千金。”接待员自告奋勇地做出介绍。

    果然是何忠义的女儿!

    “记得贺煜进公司前,专门和我爸提过一个条件,周末是他的家庭日,他要陪妻子和儿子,不管公司发生任何事,他都有权选择不回来,你,不会不知道吧?”何嘉蓉再次开口,语气更加讥讽连连。

    凌语芊俏脸即变,咬了咬唇,刹那间,她无比后悔,自己为什么要擅自过来,为什么无端端想着要给他惊喜,否则,不会碰上这样的局面!

    迎着何嘉蓉那幸灾乐祸的眼神,凌语芊暂且压住翻滚的心情,郑重询问,“请问这两天,跃天建设在工作上有没有出过大问题?”

    何嘉蓉怔了怔,讪笑,“贺煜这样跟你说的?呵呵,这个男人果然是个铁狐狸,把狡猾的那套都带回家了呢,不过话说回头,他就算要出去偷情happy,也不用这样诅咒公司吧,他就那么希望跃天建设出大事?”

    得到答案,凌语芊死心,不打算再停留,拉住琰琰转身便走,连一声再见也不愿和这个打心里仇视自己的女人说。

    然而,何嘉蓉却没那么轻易放过她,蹬着三寸高跟鞋追了上去,惺惺作态,“我说贺太太,像贺总裁如此优秀的男人,肯定不甘愿死守着一株花儿,即便,你这朵花很娇媚诱人。故你不用太伤心,能拥有他,你已经比无数女人幸运了。”

    看似好心安抚,实则别有用心,凌语芊哪会看不出眼前这个女人在打着什么主意,她倒不明白,为什么这世上总会有这种不见得人好的女人存在?

    不过,何嘉蓉接下来的话,给了她答案。

    “呵呵,我说贺煜这人真是太特别了,想我多番跟他暗示,他都无视我的一片真心,害我还以为他真如传闻中的深情专一呢,原来是兔子不吃窝边草,跑到外面吃野花了。”

    原来,这女人相中了贺煜!

    凌语芊彻底不愿与她废话,再也顾不得她是何忠义的女儿,面无表情地道,“很抱歉,我还有事情要办,先走了。”

    “有事要办?你不是专门提着糕点来找贺煜的吗?还有什么事要办?哦,对了,是不是去抓奸?要不要帮忙?”

    “何嘉蓉是吧?你别欺人太甚,否则,你后悔莫及,连哭都哭不出来!”凌语芊终不忍耐,咬牙切齿地低吼出来,冰冷的眼神足以把何嘉蓉冻住,使得何嘉蓉再也不敢吱声,总算作罢。

    纤细的手儿,依然牢牢拉着琰琰,糕点也继续被握在另一只手上,凌语芊迈着快速的步伐片刻不留地往外走,刚出门口时,看到旁边有个垃圾桶,不禁扬起手中的糕点,狠狠地朝那垃圾桶砸去,砰的一声作响中,华美绚烂的包装盒子轰然瓦解,可口精致的糕点散了一地。

    “夫人,夫人您别生气,贺总绝不会做出对不起夫人的事,贺总只*夫人,怎会去找别的女人,这期间,必然有误会。”血枭雄狮赶忙出声安抚,焦急不已。

    凌语芊不吭声,双唇紧抿着,洁白整齐的贝齿使劲咬在娇嫩的唇瓣上,俏脸绷得甚紧,如乌云密布。

    不错,她很生气,不是气贺煜去“鬼混”,而是气他骗她,害她遭到刚才那一幕!

    坏蛋,坏死了!还说什么夫妻间应该坦诚相对,就知道要求别人,自己却明知故犯,真混蛋!

    她怒气冲冲地掏出手机,在通话记录中快捷找到贺煜的号码,不过,当她抬手准备按下去时,又嘎然停止,再次扬起手,准备连手机也扔出去。

    这次,血枭雄狮早有准备,及时接住手机,心中暗呼惊险。他实在想不到,平日里温柔可人、娇娇滴滴的凌语芊,脾气也会这么火爆,这手机,至少都得上万块吧,更何况,这还是总裁买给她的呢。

    看来,不管多美丽温柔的女人,都是有脾气的,都不能惹怒!

    “夫人,不如我送你回家吧,今晚总裁回来后你再问清楚他,我血枭雄狮以人格担保,总裁绝不会做出辜负夫人的事,夫人还记不得在上次在洛杉矶,当时那么恶劣的环境下,总裁都能守住身心,所以,就算全世界的男人都出轨,总裁也绝对不会!”

    人格担保!我也会人格担保呢!可又如何,担保他不出轨有什么用,你要是能担保他不对我说慌,算你行!

    ------题外话------

    123言情作者年会海选投票活动,最后一天嗷嗷!一直在投票的亲们请继续,有始有终!从没投过的亲们请在最后一天给紫顶一顶!只要是123言情的VIP会员都有权利参与投票,每个会员每天能投十票,十票,十票!投票方式:电脑看书的亲,在《蚀骨沉沦》封面图上直接点击*部分即可投票。手机用户则在本书简介下方点击*横幅。

    最后一天,最后一天,最后一天,亲*的请都行动起来!多谢,群么么,飞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