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335

    黑夜继续穿梭流逝,不久又迎来了一个白天,落地窗上浮现出一片淡白色后,昏睡了整整一夜的男人总算是醒来的!

    他听到了她的话,丝毫不敢耽搁,尽最大的努力尽早睁开紧闭的双眼,不过,她没看到,只因她还在睡梦中。

    辛苦的睡姿,让贺煜立即心生怜惜,下意识地翻坐起来,打算去抱她到床上睡,不料他尚未碰到她,她就被扰醒。

    惺忪睡眼先是迷惘懵懂地环视一下四周,看到那令她急切渴望和期待了整整一夜的熟悉面孔,美目瞬间转为清明,伴随着一窜窜水晶雨儿潸然滚落。

    他终于醒了,他终于醒来了!

    贺煜抿了抿唇,手指略微抬起,来到她的脸上,接住那些令他心疼的泪珠,然后,低声道出一句“对不起”。

    再听这如陈旧般醇厚的声音,凌语芊更是满腹不止颤动,直接扑进了他男性健硕强壮的怀抱,刻不容缓地呜咽出来,“贺煜,你好坏,坏死了,你明明说过不会让我伤心,昨晚我哭了一个晚上,我好怕,怕你再也不会醒来,你大脑的晶片为什么还在,我以为早拿出来了,你和那个歌德鲁不是生死之交吗?为什么不让他帮你把晶片取出来,坏蛋,大坏蛋!”

    是啊,自己真坏蛋,又打破诺言,害她难过和伤心,那美丽的眼睛红红的,肿肿的,昨晚到底流了多少泪啊!

    对不起,小东西,是我坏,真的很对不起,是我安于现状,是我自以为是,以为它久不发作,已经变成一块废铁,殊不知,它还是威力很强,还是恶魔般地控制捣乱着我,让我毫无防备!

    凌语芊哭了一会,从他怀中出来,抚摸上他的脸,低柔的嗓音仍哽咽不已,“你没事了吧?有没有觉得哪儿不舒服?”

    呵呵,这小东西,先是“骂”,再是“爱”,真让人温馨!

    贺煜不作答,只定定看着她,直到她作势下床,说准备去找医生来给他看看,他才一把拉住她,低叹,“我没事,我很好,你别走,让我抱抱,让老公再抱抱!”

    一刚一柔两具身躯于是再次紧密贴合在一起,彼此皆默不作声,静静感受着发自双方爱的呼唤,心的贴近,好长一段时间过后,才再次分开。

    凌语芊不再急着去找医生,而是询问,“当初不是说歌德鲁能操作你大脑的晶片吗?都几年过去了,为什么还没动静?”

    贺煜深情款款地与她对视,少顷,才启齿,“他还找不到彻底解决的办法,没有百分之百的成功率,我宁愿不取出来。”

    “可你就宁愿这样毫无防备的被人控制?你根本不清楚人家要几时弄晕你,像昨天晚上,咱们正在……却忽然发生这样的事。”凌语芊的表情,简直多种多样,什么都参杂了。

    贺煜微扯了扯唇,心头波涛汹涌。确实,这样的情况很操蛋,毫无预警,毫无抵抗,翻云覆雨的欢爱缠绵被打断是其次,主要还令他深爱的小女人伤心落泪了一整夜,这是比任何东西都重要的,哎,也只有这样的情况下,他才发觉自己是那么的无能!

    “对了贺煜,我想跟你说一件事。”看着男人满面沉思的模样,凌语芊讷讷地道。

    贺煜定了定神,示意她往下说。

    凌语芊稍作停顿,毅然相告,“你曾经跟我提过有没有觉得采蓝变了,是的,我发现她有问题,她可能真的变了,不再是以前那个全心全意为我着想的好姐妹,她反而有可能会伤害我们!”

    听此消息,贺煜重重地震住,并非因为冯采蓝的叛变,而是小女人的亲自发现。

    “昨晚你昏倒,我跑到门口等医生,采蓝于是偷偷趁机对你的电脑做手脚,她把一只U盘插到你的电脑主机,大约10分钟后才拔出来,这是琰琰亲眼看到,然后跟我说。后来,我打她电话,她说在外面陪一个初中同学,其实,我知道真实情况并非这样,她一定是拿了U盘去找别人!”凌语芊继续一股作气地述说出来,想起昨晚的情景,想起当时和采蓝说的那些话,整个心房不觉又是一阵抽痛和酸楚。

    贺煜听后,已经明白过来,刻不容缓地下床,朝书房走去。

    凌语芊紧紧跟随,看着他重新打开电脑,播放昨晚的录像,观察采蓝的行动经过。

    这女人,果然厉害,不,应该是高峻那王八蛋想得周全,吩咐冯采蓝这样做得不着痕迹,在视频里根本看不出,若非琰琰看到,根本无法发觉她的诡异。

    紧接着,贺煜又在鼠标上刷刷按动若干下,开到一个音频画面,可惜,传进耳的只有沙沙响声,他以为这次见面的地点又是具有特殊干扰的功能,于是按照何志鹏示范过的装配做原声辨析,无奈结果还是没有任何人物对话。

    “你确定琰琰真的见到采蓝那样做?”贺煜视线从电脑画面移开一下,发问。

    凌语芊点头,表示确定,顺道反问,“你刚才弄的是什么?窃听器吗?你给谁安装了窃听器?”

    “采蓝!”贺煜嗓音平静,坦白出来,这次的对话并没有拦截到,很明显,窃听器被格析了,到底是采蓝亲自发现被装了窃听器呢?又或高峻发现?

    这时,凌语芊脑海也突然灵光乍现,闪出一个领悟,“采蓝昨晚去找的人,是不是高峻?你大脑的晶片与高峻有关,昨晚的昏迷看来不是巧合,而是高峻刻意安排,以便采蓝行动!”

    贺煜不做声,用赞许的眼神,赞同了她的想法。

    凌语芊美目越发瞪大,“你之前跟我说采蓝有问题,你都知道了些什么?快告诉我,贺煜,快跟我说说!”

    贺煜继续沉吟片刻,终也娓娓道出那些猜测和发现,隐藏心底多时,如今可以告诉她,整个人身心舒畅了不少,但他还是提起十二分精神,留意凌语芊的反应。尽管她已自个发现冯采蓝有问题,可他清楚,现在说的这些才是具有最大杀伤力的。

    果然,凌语芊俏脸瞬间转白,目瞪口呆,难以置信。

    第三者?

    采蓝当了第三者?破坏别人的家庭?对方是谢家的大公子谢敬天?难怪那天梁芷琳骂狐狸精,原来采蓝真的是……

    可为什么呢,采蓝为啥要踏上这样的不归路?曾经,采蓝豪言壮语说以后要找个心中只有她的男人;曾经,自己父亲出轨抛弃母亲时,采蓝深恶痛绝地批判小三的可耻,到头来她自己却……更离谱的是,还珠胎暗结,生了不见得光的私生儿!

    看着凌语芊惨白的容颜,贺煜心疼连连,他就知道她会有这样的反应,这也是为什么他一直蒙着不告诉她,可惜要面对的终究得面对,只是,这双重打击,对小女人来说是多么的沉重!

    他伸出手,把她拉入怀中,在她身上来回抚摸,疼惜一番,怜爱一番,安抚一番,待她不再那么震惊和伤痛,出声询问,“昨晚你有没有找过采蓝?琰琰看到她在我电脑里插U盘的事,你跟她说了没?有没质问过她?”

    “没有,我只是跟她暗示一些话,不过,她估计听不懂,估计不知道我已经发现了她有问题。”凌语芊如实相告,仍一脸呆愣和悲切。

    “嗯,做得很好,我们暂时先别让她知道。”贺煜低首,在她额头啄吻一下。

    凌语芊点头,追问,“对了,你电脑有没有出现什么问题,她昨晚动了什么手脚?”

    贺煜不语,这才开始检查,完毕后,静默。

    凌语芊看得心惊胆破,不停呐喊着他。

    贺煜回神,给她一个无需担心的表情,冯采蓝确实在电脑里动了手脚,这次,不是做假账,不是偷税漏税,而是,把他在跃天建设的一些企划书都复制走了,对付完中天,又对付跃天,看来,高峻这王八蛋真的要对他赶尽杀绝!

    凌语芊知道后,惊惧之余,悲愤再起,恨不得立刻就去找采蓝质问,问她为什么要这样报复贺煜?是否有什么苦衷,逼得她不得不和高峻他们狼狈为奸!

    “贺煜,那咱们现在应该怎么办?对了,还记得那天高峻找我谈话的内容吗?他说你不会有好……说你会连累我,难道这些并非离间我们的话语,而是真的要进行?他到底要对你做什么?”

    贺煜怔了怔,继续安慰她别急,内心里,逐渐有了想法和安排。

    收起凝重的神色,他眸光炙热地看着她,忽然转开了话题,嗓音低魅地道,“宝贝,老公饿了。”

    凌语芊怔了怔,便也打算先以他身体为重,准备陪他一块去吃饭,顺便也让家人得知他醒来的消息,谁知男人所谓的饿,不是要吃饭,而是想吃她!

    黑沉沉的眸子越发火热,大手已经在她身上行动了起来。

    凌语芊先是一阵本能地酥麻颤抖,美目扫到周围似曾相识的情景,不禁想起昨天的意外,赶忙抗拒,且非常坚决地从他怀中挣扎起来。

    “宝贝!”贺煜不满地咕哝,及时拉住她的手。

    “去吃饭!”凌语芊顺势发力,希望把他拉起来。

    然而男人的重量岂是她能控制的,只要他不愿意,她根本无能为力,那高大健硕的身躯依然满满占据着整个大椅,眯着眼,邪魅依旧,“我要吃你,你比任何佳肴都美味可口。”

    晕!

    这男人,竟然耍赖起来了!

    又气又羞地瞪着他,凌语芊甚是无语,但想到正紧事,便横起心来,拒绝。

    “老婆——”

    “还记得昨晚的意外吗?我们就是做那个的过程中出事的,我不想你又昏迷过去!”

    “呃,那是碰巧,刚才不说了吗,是高峻特意为冯采蓝制造的时机,我们欢爱与否,都没有关系。”

    尽管如此,可凌语芊还是无法赞同,先是对着他默默注视一番,猛地在他跟前蹲下,神态凝重地娓娓道出,“贺煜,快别闹了,现在危机重重,我真的没心情,你说过,性爱是很销魂的事,应该尽情投入去享受,可现在,我很担心,很难过,这么多事情等着我们去处理,我们不能松懈,先以这个为准好吗?”

    噢,这小女人,真不懂情趣,他本就是看气氛严肃,才特意这样让她放松心情,她却还是耿耿于怀,诚惶诚恐。

    在心里暗暗叹了一口气,贺煜唯有停止逗她,轻拍着她的小手,语气极尽温柔,“好,老公不玩了,陪你去吃早餐。不过,关于这些事,你真不用担心,有老公在,不会有事的。”

    凌语芊稍顿,点了点头,然后,在他的带领下,离开书房,重返卧室。

    正好,大家都来了,凌母,凌语薇,琰琰,还有冯采蓝,大家都在,见到贺煜醒来,皆高兴不已。

    冯采蓝同样发自内心的欣慰,走到凌语芊的面前,高兴道,“语芊,我说得没错吧,贺煜没事,今天一定醒来,这下你可以放心了。”

    得知事情的种种,凌语芊内心起了很大的变化,看着冯采蓝,眼神已经无法克制地转变,就连举动也潜意识里排斥,她甚至想立刻就质问出来。

    忽然,贺煜伸臂过来,拉了她一把,睨着冯采蓝,意味深长地道,“昨晚,谢谢你安慰芊芊,谢谢你的先见之明!”

    一如既往的犀利眼神,令冯采蓝照样不敢正视,回了讷讷一笑,目光重返凌语芊的身上,从而又发现,凌语芊的样子似乎也不同以前,不禁忆起昨夜的情景,忆起凌语芊说的那些古怪的话,心头冷不防地冒出一个念头。

    莫非……

    不,应该不会,自己做得这么隐秘,他们应该不会发现,有无比厉害的高峻安排策划着,事情不会这么快败露的,再说就算真的败露,他们一定立刻质问出来。

    所以,没事,别慌,自己先别露出破绽!

    就在此时,凌母开口了,先是询问贺煜的情况,得知贺煜没事,于是招呼大家去吃早餐。

    接下来,凌语芊听从贺煜的安排,将事情交由他来处理,然后沉住气,不动声色,不着痕迹继续观察审视冯采蓝。

    再过两天后,忽然发生了两件大事。

    中天集团被工商局彻查,身为法定代表人的昊宇,被带去问话,“偷税漏税”和“作假账”的行径也被有心媒体曝出来,幸好,政府部门并没确切公布,故大家只是猜测纷纷,谁也不能证实这是事实。

    与此同时,跃天建设的几个项目投标都败给了贺氏集团,刚到跃天建设任命CEO的贺煜成为众人之矢,那些曾经大夸贺煜的董事们立刻翻脸不认人,痛斥他办事不利,有些甚至说他离开贺氏只是一个幌子,根本就是个商业间谍,故意败给自家的企业贺氏!

    就连对贺煜维护有加的何忠义,也在众多压力之下,追问贺煜接下来怎么办,如何补救!

    在宽敞明亮、金碧辉煌的会议室里,贺煜一言不发,冷冷扫视着七嘴八舌的众人,然后,连何忠义也不理,就此离开了会议室。

    池振峯一直跟着他回到总裁办公室,气咻咻地嗤哼出来,“要不是为了我们的大计划,才不想留在这里见这些人的嘴脸,哼哼,商业间谍?用得着吗!总裁要是还在贺氏,很轻易就把跃天建设打败的,用得着费煞心思来当间谍?来面对这些井底之蛙的嘴脸!”

    相较于池振峯的怒气冲冲,贺煜分外淡定和从容,这些情况,早在意料之中,在承受之内,故他不觉得有什么好气的。

    不过,凌语芊扛不住了,电话立刻打来,焦虑担忧地询问他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接下来如何是好。

    在电话里,贺煜不便多说,只安抚她说没事,叫她淡定,聊谈一会儿后,挂了电话。

    “总裁,这事你还没告诉Yolanda的吗?你要不要回去当面和她解释一下,让她好放心?”池振峯提议,满面关切。

    贺煜对他注视几秒,看了看手表,便也点头,叫他留下候命,自己则离开办公室,驾车回到芊园。

    凌语芊焦急不减,见到他回来,急匆匆地迎上去。

    贺煜先不多说,示意她上书房,然后,把计划告诉她。

    原来,这两件大事,是他顺水推舟,故意让高峻如愿,目的是勾起冯采蓝内疚,让冯采蓝主动对他们招供和承认,然后弃暗投明。

    凌语芊恍然大悟,慌乱惊惧的心平复了不少,但又转为另一层担忧,“可是,采蓝会被我们打动吗?照你那么说,她是为了儿子才被逼和贺曦等人狼狈为奸,我怕,她不轻易放弃。”

    同为母亲,凌语芊很清楚母亲对子女的那份伟大的爱,在危难面前,骨肉之亲比任何友情都来得重要,采蓝一定是没得选择才背叛和舍弃她和自己的这份真挚友谊,因此,中途又岂会放弃?

    “贺煜,不如我们直接找她摊牌吧,让我来跟她说,问清楚她有何苦衷,说我们务必帮她,我想她会动容。”

    ------题外话------

    最后再提醒一下,复选投票是要花123言情币(相当于一元一票),所以亲们请量力而行,会员号里币币充裕或看书高兴感动了就给紫支持一下,没有也没关系,理解的,大家给《蚀骨沉沦》投了不用花钱的“月票”,也已是很好的支持。谢谢大家,无尽感激,感谢!感谢!感谢!

    恭喜本书再新晋一名解元:雪岚123,鼓掌,撒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