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338

    329尘埃落定,强者为王(上)

    不久,救护车来了,还有两名医护人员,给冯采蓝检查过后,正式宣布冯采蓝已经离世。

    凌语芊彻底绝望,全身瘫软,几乎要晕倒过去。

    贺煜也满面沉痛,但还是保持着冷静和清醒,吩咐医生给囡囡也诊查一番,看看有没有什么后遗症,兴许这就是所谓的命不该绝,囡囡并没大碍,医生开了一些相关药物,做一些简要交代,然后,准备抬走冯采蓝去医院太平间安放。

    凌语芊不同意,用力按住冯采蓝,不准医护人员动手。

    贺煜拥住她,嗓音低柔地劝解,“乖,别这样,放手,让他们搬走。”

    凌语芊不作声,态度坚决。

    贺煜稍顿了顿,接着说,“采蓝是服毒自杀,得让医生好好处理一下,到时,我带你去太平间看看。”

    “不,太平间那么冰冷,不要把采蓝放到那儿,她刚刚才说过很冷,怎能再将她搬去那个地方!我不准你们这样做,我不要和采蓝离开。”悲伤过度,凌语芊已经思维混乱。

    贺煜看着她的模样,心疼难言。打自来到这里,前前后后将近半个小时,他目睹到她一直在哭,真恨不得立刻把她带离这儿,甚至将她弄晕,总之,就是得令她暂且摆脱这些悲痛的折磨。然而,他又不希望自己在她醒后遭到她的愤怒仇视甚至关系由此变得恶劣,特别是这种如履薄冰的多事之秋,自己每一步都得走得谨慎,故他只好忍痛打消这个念头,陪着她一起痛,耐心地规劝和安抚。

    “芊芊,乖,听话,采蓝已经走了,她去了另一个世界,我们再也唤不醒她了,我想她也不希望看到你这样,所以,我们接下来要做的,是完成她的嘱托。首先,我们让医生把她带走,给她清洗干净,让她走得风光、体面。然后,是囡囡,你要帮采蓝照顾囡囡,再有,是高峻,采蓝为了对付高峻,不惜付出性命,我们不能白费她的一番心意。你,得镇定下来,得振作起来,让采蓝在天之灵得以安慰,好吗?小东西,听话,老公会陪你完成这些事项的。”他细细地低吟,不断轻吻着她略微发湿的发丝,几乎要乞求出来了。

    终于,凌语芊有了反应,两手略微从冯采蓝身上移开。

    贺煜趁机示意医护人员开始搬移,且在血枭雄狮的协助下,很快便将冯采蓝带走。

    凌语芊被贺煜搂住,没有跟着前进,只静静地看着采蓝的遗体一点点地自视线里消失,眼泪顿时流得更凶。

    贺煜带她走近囡囡,准备用囡囡来转移她的注意力。

    小妞儿还不明白人类的生离死别,只知道妈咪方才忽然睡过去,任由她如何呐喊都没有醒来,于是哭了,然后,在保姆的安抚下,总算停止了哭叫,但粉嫩嫩的小脸儿依然湿湿的,纯澈透亮的大眼睛也红红的,煞是惹人怜*。

    想到这么小就已经没了母亲,将来还有可能命运多舛,凌语芊简直心如刀割,疼惜怜悯,迅速将囡囡搂入怀。

    囡囡先是安静片刻,稍会被弄得有点疼了,本能地挣扎,凌语芊这也才松开,抚摸呵护着她小小的身子,不停发出道歉。

    “囡囡,对不起,姨姨把你弄疼了,姨姨给你呵呵,不疼不疼。”

    “姨姨……姨姨疼囡囡,姨姨疼囡囡。”囡囡把那天母亲对她说的话叫喊出来。

    惹得凌语芊更加心疼不已,随之反复呢喃着囡囡刚刚说过的话,温柔的手指也继续*抚着囡囡,忽见囡囡戴在脖子上的护身符,即时再度失声痛哭。

    这个护身符,不只是单纯的疼*,还带着一个目的,但采蓝丝毫没有怀疑,直接当作是自己对囡囡的*,这一对比,自己真是可恶,该死!

    “囡囡平时都是你一个人负责带的?谢家的人有没有来过?譬如谢敬天。”这时,贺煜开口,对保姆发出询问。

    “嗯,都是我带,谢先生没来过。”保姆如实回答,语气低低的,也为冯采蓝的死沉痛无比。

    “他没来过?连囡囡搬进来的那天也出现过吗?”凌语芊突然也做声,想起采蓝在遗书上说过的某句话,悲愤异常,恨不得立刻就去揪出谢敬天,狠狠揍他一顿!

    贺煜略微收了一下手臂,示意她别激动,继而,吩咐保姆,“接下来你继续用心照顾囡囡,除了谢家给你的工资,我会另外给你一笔钱,总之,你务必好好照顾囡囡,不准她有任何意外和闪失。”

    保姆听罢,先是定定望着贺煜,然后,果敢地点头,大声地应是,态度非常客气和敬重。

    对眼前这个外表非凡的男子,她刚才一直都有留意,他不像凌语芊那样悲痛欲绝和伤心痛哭,反而很冷静,很理智,那股时刻流露的气势让人望然生畏,但她心里还是很欣慰的,她想,冯小姐有他们,必会一路走好,囡囡也不用担心以后的日子不好过。

    不过,凌语芊却是反对出来,“不,我不能让囡囡继续留在这儿,我要带她走,我绝不让那梁芷琳再有机会虐待她!”

    “语芊小姐说得没错,那个谢太太,要是再来欺负囡囡,我身为一个保姆,无能阻拦。”保姆也马上说出担忧。

    贺煜镇定依旧,注视凌语芊,语气温柔地解释,“囡囡身份独特,这是谢家的屋子,采蓝当初和梁芷琳等人到底签过怎样的合同和约定,我们尚不清楚,故我认为,囡囡最好暂时先在这里。”

    “我不管,我才不管这是谁的地方,总之,囡囡得跟我走,谢敬天那自私鬼,缩头乌龟,他才不配当囡囡的父亲,他跟囡囡一毛钱关系也没有!”凌语芊说罢,重新把囡囡抱在怀中,抱得紧紧的,颇有谁也抢不走的决心。

    贺煜清楚伤心过度的她暂时是不可能理智得下来,只好无奈地摇摇头,继续耐着性子道,“不管谢敬天有没有资格当囡囡的父亲,他注定是囡囡的父亲,芊芊,你乖,别激动,这只是暂时性的,我们先办理好采蓝的后事,然后去找谢敬天,囡囡以后会归我们养,但必须通过合法的手段,只有这样囡囡才能安心长大。至于梁芷琳,我当然不会让她再有机会伤害囡囡,断然不会!”

    听到最后那句话,保姆彻底放心,便也转为规劝凌语芊,凌语芊怔愣了一会,总算依从了。

    接下来,事不宜迟,贺煜吩咐大家封锁采蓝自杀身亡的消息,叫血枭雄狮帮忙收拾好房间,再对保姆叮嘱且保证一番,离开这座大屋。

    贺煜带凌语芊坐上自己的车子,血枭雄狮跟随,这才说出一个担忧,“总裁,今天的事恐怕封锁不了,就算其他人不知道,但估计蒙不了高峻。”

    “没事,他就算知道也搞不出什么玩意。”贺煜不以为然地回了一句,注意力重返凌语芊身上,搂住神思恍惚的她,再次啄吻她的头发、脸颊,甚至深埋在她颈窝上。

    “贺煜,我想去医院看看采蓝。”凌语芊蓦然发话,一副麻木的样子。

    贺煜脊背倏忽一僵,抬起头来,反对,“先别去,他们应该还没有搞好,我们别去打扰,让他们慢慢整理,明天吧,明天我带你去,看完后我们去找谢敬天。乖,听话。”

    凌语芊便不坚持,失魂落魄,重新沉默下来。

    贺煜也不再吭声,有力的双臂牢牢抱住她,不时看着她,还吻她,毫不间断地给她输送着安慰和温暖。

    就这样,一路直达芊园。

    早上凌语芊离开家园后,凌母已读过采蓝的遗书,隐约明白怎么回事,想到凌语芊当时的崩溃样,心中恐慌不已,打凌语芊的手机,没接通,结果只好打贺煜的,贺煜告诉她,事情还在处理,他会看着凌语芊,她这才略微放心,一直呆在客厅里,焦急又悲伤地等待他们回来,如今见到人,迫不及待地冲上去。

    “采蓝怎样了?真的自杀了吗?有没有及时阻止?芊芊你呢?没事了吧?”

    凌语芊仿佛没听到似的,痴痴呆呆,毫无意识地继续往前拖动着无力的脚步。

    贺煜边走,边简要告知情况,凌母听罢,也如雷电击中,瞬间震颤哀痛,潸然泪下,直到凌语芊走到楼梯口,她才晓得抬步追上去,轻轻搭着凌语芊的臂弯,时刻留意和保护。

    凌语芊还是毫无知觉,上楼后并没回卧室,而是直接来到冯采蓝的睡房。就像在谢家别墅一样,采蓝的衣物少之又少,唯一多的,是梳妆台上那些化妆品。

    看着一瓶瓶颜色深红的粉底液,凌语芊脑海闪现出前几次见到采蓝化浓妆时的情景,还有那次采蓝面色苍白的怪模样,原来,采蓝并非患了什么血糖高,而是患了绝症,病情越来越严重,导致早上起床会病发,于是用厚厚的粉底遮掩。

    采蓝,你真傻,竟然独自一人承受这么多,为什么不告诉我呢?我们是好姐妹,说好彼此间不能有秘密,你常说我傻,你又何尝不是!

    好不容易停止的泪水,顷刻又是无法克制地从凌语芊赤红的眼眶冲涌出来,她紧抓住手中那瓶粉底液,哭倒在梳妆台上。

    凌母同样泪流不止,贺煜一脸哀祭,将凌语芊抱起来,离开这处遍布悲伤的源头,回到他们的卧室,放凌语芊在床上。

    “你累了,睡一会,嗯?”他拉起被子,盖在凌语芊的身上,温柔的嗓音带着乞怜。

    凌母也呜咽着安抚,“芊芊,节哀顺变,你千万不能倒下,接下来还有很多事情等着你去帮忙,对了,采蓝的女儿呢?她有没有事?难道……”

    “她没事,吐奶,毒药没进到喉咙,她还在谢家的别墅,我会找谢敬天谈,让他答应将囡囡交给我们抚养。”贺煜又是代为回答,宽厚的大掌轻抚在凌语芊脆弱的小脸上,满手都是温柔,都是*意。

    一会,凌母提出陪伴凌语芊,叫贺煜先去吃午饭。

    贺煜想了想,觉得让凌母开解凌语芊兴许是个不错的方式,便也赞同,继续温柔深情地对凌语芊道,“你先休息一会,休息够了就吃饭,知道吗。”

    凌语芊望着他,眼神迷惘呆然,一言不发。

    贺煜微叹了叹气,起身,离开卧室,并不立刻下去吃饭,而是先到冯采蓝的房间,从衣柜最底层找到那只录音器,转入书房去。

    卧室里,随着贺煜的离开,瞬间安静了下来,凌母先是若有所思地注视着凌语芊,片刻后,拉气垫椅到床前坐下,握住凌语芊冰凉的小手,来回抚摸着,再过一会,开解起来。

    “芊芊,别这样,生死有命,采蓝福薄,提前去了,与你无关,你别想太多,更无须自责。”

    温柔慈祥的嗓音,像是一缕缕春风飘进凌语芊的心房,今天发生过的一切跃上心头,忍不住再次潸然泪下。

    凌母心如刀割,索性伸手去捧住她的头,搂入自己怀中。

    凌语芊也忽然张开双手,紧紧抱住凌母的腰肢,发出凄切的痛哭,“妈,采蓝死得好惨,她满脸都是血,面色发紫、发青、发白,好难看,还有,她说好冷,我给她盖了很多被子她还是说冷,她说舍不得我,还有很多事情没有陪我完成,妈,我好难过,我好想采蓝,我怎样才能让她活起来呢,妈,你能帮我吗?或者,你去求那些高人,用迷信帮采蓝起死回生吧。”

    凌母不回应,只更加地心疼,孩子,就算那些迷信真的可以救人,那也得采蓝阳寿未尽,如今看这种种情况,似乎一切已然决定,妈也无能为力。

    “采蓝因为*错了人,一直无颜对我,她甚至不敢找我帮忙。妈,虽然我痛恨第三者,但假如她跟我坦白,我还是会帮她的,我也会疼囡囡,我甚至,会原谅她,她情况不同的嘛,她跟抢走爸的那个狐狸精不同的嘛,我怎么会生她的气,就算我真的生气,也是一时之间,迟点终会原谅她的。还有,她为什么想到轻生,就算她没有那个男人,也不该放弃自己生命,她还有我们啊,我们都是她的亲人,都会*她!”

    默默聆听着这般言语,凌母不禁触景生情,当初被丈夫背叛的情景像是洪水般冲破记忆大门,瞬间在脑海重现出来。当年,丈夫出轨,变了心,变了样,最可恨的是,为了他心安理得不惜借题发挥,把责任推卸到自己和一双女儿身上,把自己伤得体无完肤,千疮百孔,以致一度萌发轻生的念头,后来,是想到一双女儿,舍不得就此扔下她们,才打消念头。

    人就是这样,一旦感觉不到自己想要的那份*,绝望了,便对这个世界再无留恋,会萌发轻生的念头。冯采蓝处境艰难,各种折磨陆续来袭,超乎她的承受和负荷,于是无法再继续,唯有选择离开这个世界,为了保护女儿,还决定连女儿也带走。

    幸好,老天大发慈悲,避免那可怜的小人儿遭受这等痛苦,只是,这未来的路必是不好走,特别是长大懂事后,恐怕又是一段痛苦的回忆。

    因而,大家必须好好照顾她,算是替采蓝做的最后一件事!

    凌母从悲痛折磨中出来,继续安慰,“芊芊,人死不能复生,采蓝虽然不在了,但你可以把对她的*转移到囡囡身上,将囡囡当成采蓝,见到囡囡就像见到采蓝,采蓝还没来得及完成的梦想和愿望,可以让囡囡一一实现,这样,采蓝在天之灵必会安息。”

    凌语芊的身体,倏忽一僵,缓缓地抬起头来,目不转睛地凝望着凌母。

    凌母吸吸鼻子,抿抿嘴唇,泪痕未干的脸绽出了一抹欣然,“照顾好囡囡,让囡囡过得无忧无虑,便是对采蓝最好的帮助。”

    崩溃的心,逐渐趋向平静,凌语芊即便还是二话不说,可整个人已不再那么让人担忧。

    凌母再温柔慈*地安慰几句后,转开了话题,“你早上到现在还没吃过东西,肚子一定饿了,妈去把饭端来给你吃,吃饱了才有能力去安排那些后事。”

    见凌语芊并不反对,凌母暗暗欣喜,在凌语芊手背轻轻一拍,事不宜迟地起身,走了出去,很快又进来,手中托盘上正装着香喷喷的饭菜。

    整个上午都在奔波、悲伤、痛哭和流泪,凌语芊已超额消耗体力,此刻一闻那浓郁可口的饭香味,不禁也饥肠辘辘,在凌母的细心照料下,终于吃起饭来,不过,由于食欲一般,只吃半碗就停止了,凌母深知她的状态,便不勉强,叫她把汤喝下之后,作罢。

    “妈先去把餐具洗了,你好好睡一觉,别再哭了,嗯?”凌母边收拾着餐具,边温柔述说,得到凌语芊的点头后,暂且放心离开。

    偌大的空间,重归沉寂,凌语芊美目迷惘地环视着四周,突然从床上下来,鞋子也不穿,就那样光脚走到飘窗那,爬上去坐下。

    ------题外话------

    多谢妞们的投票,每一票都沉甸甸的,无比珍贵!不管到时年会上能否拿到奖,紫都会在心里深深记住这一刻,*大小伙伴们,飞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