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339

    330尘埃落定,强者为王(中)

    偌大的空间,重归沉寂,凌语芊美目迷惘地环视着四周,突然从床上下来,鞋子也不穿,就那样光脚走到飘窗那,爬上去坐下。

    窗外一片昏暗,天空乌云密布,雷声隆隆,大雨滂沱。

    记得早上的时候,天气晴朗阳光明媚,转眼间却变成了这样,难道老天爷也在为采蓝的死悲伤落泪吗?既然如此,为什么还要给采蓝安排这样的悲惨命运?为什么要采蓝死得那么惨?

    凌语芊没再喊天叫地,没再求助上天,因为她清楚,假如老天真的有心,不会让事情走到这一步,采蓝,已经离开了,再也不会回来了,自己想要再和她见面,只能等下辈子!

    把窗户拉下一半,凌语芊依偎着墙壁而坐,静静呆看着外面,看着那密密麻麻的雨线时而变粗,时而变细,昏暗的天空不时绽出一道闪亮的光芒,雷声入耳。

    采蓝,走好;来生,我们再重逢!

    时间就此黯然悲伤地流逝着,不知多久过后,紧闭的房门被推开,走进一个高大的人影,贺煜回来了。

    他先是往床榻瞧瞧,紧接着,视线转向飘窗,看到那抹熟悉的倩影,俊颜怔了怔,随即继续迈步,走近,捞起丝被盖住那娇小脆弱的身子。

    凌语芊回头,望了他一眼,不吭声,而后,又转向窗外。

    贺煜稍作沉吟,在她身边坐下,大手迟缓地抚上她的肩头、手臂,然后,搂她入怀中。

    凌语芊不挣扎,但也没给任何反应,继续沉静如水。

    这已足够令贺煜宽心,略略收紧臂弯,在她发上轻吻几下,声音低沉地发出话来,“采蓝准备的录音器我听过了,里面的对话内容足以定高峻的罪,我已吩咐振峯等人去办,很快,便能将高峻绳之于法!医院刚才打电话过来,说处理好了采蓝的尸体,傍晚会转到殡仪馆,明天吃完早餐我就陪你过去看看,顺便着手安葬的事宜,然后去找谢敬天,刚才我和他通过电话,他答应跟我们见面,快的话,明天我们就能把囡囡带回这里来。”

    凌语芊麻木僵硬的容颜,总算起了微微的抽动,眸间异彩流转,光芒重现,她再次侧过脸来,仰望着身边的男人,樱唇颤抖嗫嚅出声,“对不起,贺煜,对不起。”

    贺煜先是一愣,故作轻快地道,“对不起什么?因为骂我是王八蛋吗?”

    不只是因为骂他王八蛋,还有,当时把这事都归咎他身上,生他的气,甚至萌发再也不想见他的念头。

    “其实,应该我跟你说对不起,我确实有点果断决然,假如我能接纳你的提议,或许采蓝就不会死。”贺煜又接着道,语气恢复严肃和沉重。

    凌语芊嘟起小嘴,摇了摇头,娇嫩的手儿轻抚上他沉痛的俊脸,表露出眷恋。

    贺煜顺势握住她的手,放到唇间啄了一啄,“采蓝已去,我们无能为力,今后,我们好好对待囡囡,算是对采蓝的一种补偿。”

    凌语芊依然不做声,头轻轻一歪,依靠在他的肩膀上,身体也跟着朝他贴近。

    贺煜更是紧紧抱住她,心情越发激动和澎湃,悬挂多时的心总算能彻底放下来了。没有冷战,没有争吵,没有分开,他的小女人,真正长大了,成熟稳重了,无论当时她有多不理智,但事后冷静下来想清楚后,会变得明白事理。所以,他不用再害怕自己像是走在薄薄的冰川上,随时都有掉下去的危险!

    “贺煜,答应我,以后不准辜负我,好吗?”猛然,凌语芊抬起头,迟疑地要求出来。

    贺煜即时想起了冯采蓝临死前的嘱托,肯定果断地答允,“嗯,当然!这辈子,我都会*你,只*你一个,还有来生,来来生,让采蓝都能放心地看到,我们是心心相印、相伴相随的恩*夫妻!”

    听罢,凌语芊喉咙紧致,眼眶发热,急促地搂住他的脖子,对准他好看动人的嘴唇深深吻了上去。

    贺煜先是一怔,接着迅速回应,反被动为主动,加深热吻,吻得比以往都急切、激烈,大手还习惯性沿着她美丽的曲线游走起来,不过,突然想到今天发生的伤心事,便又赶紧忍住想要要她的欲望,只继续与她唇舌交缠,直至彼此都差点窒息,才意犹未尽地分开。

    经过一番热吻,凌语芊变得分外妩媚,全身上下都散发着一种诱惑的风情,她含情脉脉地望着贺煜,微喘气息,心跳不已。

    贺煜邪魅一笑,趁机抱起她,离开飘窗,回到大床上。

    “你睡一会,等下我陪你去接琰琰下课。”

    琰琰——

    一听这个名字,凌语芊脑海立刻闪出一个熟悉的小身影,心中霎时更觉温暖,但渐渐地,又想起可怜的囡囡,俏脸又是转向黯淡。

    贺煜看透人心的本领适时起效,捧住她的脸,吻了吻,安抚道,“乖,别难过,以后我们可以把囡囡视为己出,她会成为一个非常幸福快乐的小女孩。”

    凌语芊咬唇,定定与他眼神交缠,渐渐地,舒心笑了。

    贺煜也薄唇一勾,拥住她一块躺下。

    安全温暖的臂弯,柔情似水的眼神,深情款款的*语,凌语芊头埋在贺煜精壮健硕的胸膛上,深深依恋着他,感受着他的疼*与包容,疲惫悲伤的心于是慢慢得到缓解,不久,沉睡了过去。

    贺煜静静俯视着她,结实的指尖不断抚摸着她的发丝,抚摸着她的脸颊,再次对今天的事回想一遍,然后,闭上眼,走进她的梦里去。

    翌日,贺煜陪凌语芊先送琰琰上学,接着到殡仪馆去。

    采蓝已被梳洗干净,换了干净的素衣,整体情况比昨天好了很多,但终究不是活人,样子死气沉沉,让人看着心酸,凌语芊再次哭成泪人,轻抚着冯采蓝苍白的容颜,泣不成声。

    贺煜明白她的心情,便不阻拦,先让她追思一会,稍后劝住她,开始对殡仪馆的理事交代安葬事宜。

    想到采蓝喜欢玫瑰花,凌语芊决定给她一个玫瑰葬礼,贺煜也大放厥词,说钱不是问题,务必隆重其事。

    理事自是高兴,赶忙应好,保证一定会搞得风风光光。

    一切都交代妥当后,凌语芊注意力重返采蓝那,继续悲伤哀切地看着采蓝,直到贺煜提醒和谢敬天的约见时间到了,她才作罢,随贺煜离开殡仪馆,抵达见面地点——某俱乐部的独立包厢。

    谢敬天已经到了,坐在那儿,看着窗外沉思着。

    这是凌语芊头一次见到他,不由自主地想起采蓝说过的一些话。不错,这个男人不仅长得一表人才,容貌英俊,最致命的是身上自然流露的那股忧郁气质,会让人忍不住生疼,想朝他靠近。

    对贺煜,谢敬天已经通过各种场合或一些报章杂志见过不少次,但对凌语芊,却是初次见面,不过,冯采蓝倒是在他面前经常提及,加上贺煜昨天在电话中说起见面目的,便也马上猜到她是凌语芊,本能的反应也像其他男人一样,先是惊艳、赞美,但渐渐的,脑海忽然闪出另一个倩影,整个人于是变得落寞起来,那忧伤孤独的气质,更淋漓尽致。

    凌语芊随贺煜在谢敬天对面长椅坐下,杏眼含怒直瞪着他,想起他对采蓝的始乱终弃,恨不得将他掐死。

    贺煜握住凌语芊的手,示意她淡定,锐利的黑眸直逼谢敬天,开门见山,告诉他,采蓝昨天已经离世,是服毒自杀。

    谢敬天一听,面色陡然大变,两眼也瞪得甚大,难以置信。

    “你现在还*采蓝吗?不,我应该问,你*过采蓝吗?”凌语芊也做声,悲愤质问。

    谢敬天对她视若无睹,目光牢牢锁定贺煜,嘴唇哆嗦,嗓音沉痛,“你说真的?她真的死了?她自杀了?”

    看着谢敬天那失魂落魄和震惊悲痛的样子,凌语芊感觉不到丝毫的同情,反而越发悲愤,“咋了?你不是对她不查不问吗?你不是恨不得她死掉吗,死了就不用让你为难,不用再缠着你这个自私鬼,胆小鬼,贱男!”

    “住口!你给我滚!”谢敬天猛地怒吼出来,赤红的眼眸像是啐了毒,恨恨地瞪着凌语芊。

    凌语芊怔了怔,毫无畏惧地回以怒瞪。

    贺煜则下意识地搂住凌语芊,眼神也倏然凌厉冰冷,阴森森地射向谢敬天,对他冲芊芊喊出滚蛋感到非常不悦。

    约莫半分钟时间,谢敬天稍微冷静下来,继续追问贺煜,“她真的死了?为什么?在哪里出的事?”

    “为什么?你还好意思问为什么?不就是你害的!一个人到了绝望,对这个世界再无留恋,她只好选择离开,你要是有给她半点希望和关切,她就不会这样的!”凌语芊想起母亲昨天劝解她时所分析的话,不禁又是心酸和痛恨,直想弄死眼前这个该死的贱男,送他去给采蓝谢罪。其实,她本想说,他要是还*采蓝,采蓝不至于这样,不过,这样的他,她不觉得他有资格与*扯上关系!

    这次,谢敬天不敢再出言不逊,只苦苦哀求贺煜告诉他关于采蓝自杀的详细情况。

    贺煜再沉吟片刻,终也大概告知,并没有提及采蓝与高峻等人的交易,只说采蓝是为情自杀。

    谢敬天听后,再一次陷入深深的痛苦当中,贺煜也因此确定,采蓝当间谍的事,看来谢敬天并不知晓,一切,估计是梁芷琳在操作,而谢敬天接下来的话,更是让人唏嘘,谢敬天竟然以为采蓝还在香港,压根不知道囡囡已经住进他家的别墅,可见,这个男人根本一点都没关心过采蓝!

    “我知道她有打过我的电话几次,但我以为没什么紧要事,不想节外生枝,于是忍住没拨打回去,想不到……”谢敬天两手用力按在头顶上,低脸朝着桌面,痛苦低吟,追悔莫及,好一会后,他抬起头,请求贺煜,“我想去看看她。”

    “不要你去!”凌语芊首先做出反对。

    贺煜则趁机谈条件,“她的葬礼会安排在后天,你可以参加,不过,你得答应我一件事,把囡囡交给我们抚养。”

    囡囡!

    谢敬天脑海立刻浮起一个小小的身影,即时又是一阵激动心颤,想也不想便拒绝,“不,不行!”

    凌语芊毫不客气地驳斥,“你没资格说不行,囡囡是采蓝的孩子,如今她不在了,应该交由我来抚养,这也是她的遗愿!”

    “我是囡囡的父亲,囡囡是我和她生的!”

    “我呸!你有尽过当父亲的责任吗?采蓝瞎了眼,鬼迷心窍才和你在一起,你这王八蛋,敢做不敢认,囡囡和你一点关系都没有!”凌语芊越说越气愤,还突然抓起杯子,将茶水就那样朝谢敬天身上泼去。

    哗——

    谢敬天即时被洒个满脸,错愕中,有些愠怒,他记得,采蓝明明说过她的好朋友是个温柔可人的大美女,美确实是美,极美,但这脾性,真的是温柔可人吗?打从一出现,怎么看都是个狂暴者。

    贺煜也先为凌语芊的举动感到意外了一下,还暗暗苦笑,但表面上,维持着严肃,对谢敬天警告出来,“你之所以疏远甚至冷视采蓝,理由你应该最清楚,采蓝的死讯要是闹出去,你,还有你的祖宗十八代相信都会被挖掘出来,会成为各种报纸新闻头条,你谢氏的股价,必然大跌,至于你,想要继续坐稳那个总经理之位,恐怕得在梦里才能实现。”

    言意之下,就是假如谢敬天不答应把囡囡交给他和凌语芊抚养,那么,他会想办法对付谢敬天,谢家和谢敬天,都别想好过!

    谢敬天早就清楚贺煜的能耐,反对的念头立刻就消除了,沉默一阵子后,无奈地妥协。

    贺煜也没跟谢敬天立什么字据,因为心里明白,谢敬天绝不敢在这方面想出什么鬼主意来,故只叫谢敬天回去好好搞定梁芷琳,他不希望这期间,突然冒出梁芷琳的阻拦。

    谢敬天连声应好,话题又转回到冯采蓝的葬礼上,凌语芊突然也顺势附加一个条件,就是可以允许他去参加葬礼,但他必须在采蓝坟前长跪一个小时,说这是他罪有应得,是他欠采蓝的!

    对此要求,谢敬天当然无法接受,凌语芊冷笑,再也不愿看他多一眼,起身,准备离开。

    贺煜跟着起来,给谢敬天留下一记饱含深意的注视,迈动长腿往前疾走几步,拉住凌语芊的手,拥着她走出俱乐部,事不宜迟,出发去谢家在桂花村的别墅。

    途中,车厢一片宁静,贺煜陪凌语芊坐在后座,大手一直紧握住她的皓腕,注视着她。

    凌语芊其实还在想着谢敬天,脑海挥之不去那个充满忧郁的身影,忍不住又破口大骂,“谢敬天那害人精,根本就是世纪大贱男,王八蛋,龟孙子!”

    贺煜唇角微微一抿,不吭声,抬手沿着她的发鬓轻轻摩挲。

    凌语芊继续骂了几句,安静下来,依偎在贺煜肩头上,悲痛地沉思着,直到抵达谢家别墅,见到囡囡,美丽的娇颜才出现一些笑容。

    在保姆的照料下,囡囡已经恢复正常,见到凌语芊,还甜甜地喊出一声姨姨。

    看来,小妮子认住凌语芊了!

    瞧她眼睛忽闪忽闪的像两颗星星,皮肤水嫩水嫩的如剥壳鸡蛋般光滑,表情天真无邪,容貌娇俏可*,凌语芊简直*到心里去,然而又想到这么幼小的她往后再无亲娘陪伴,顿时又是疼到骨子里,把她紧紧地搂入怀中。

    小妮子估计感觉到温暖的怀抱,一个劲地朝凌语芊怀里钻,让凌语芊更是心*心疼,抱得更紧,嘴里不停低吟出“囡囡”两个字。

    贺煜开始和保姆说明来意,保姆得知囡囡得以跟随芊芊长大,甚是欣慰,但想到自己就要和囡囡分开了,心中又觉惆怅和不舍,幸好贺煜跟她说,准备继续雇佣她去照顾囡囡,她才面色恢复光亮,惊喜地问,“真的吗?我还可以继续照顾囡囡?”

    “嗯,你和囡囡相处这么久,又疼囡囡,我们准备继续让你来照顾,工资方面,我们还会加倍。”凌语芊抱着囡囡站起来,友善亲切地解答。

    保姆更加欣喜,腼腆地笑了笑,“加不加工资无所谓,只要能让我继续照顾囡囡,且工资和以前一样就行。”

    凌语芊当然明白保姆不是贪钱之人,可想到人家终究是打工的,结果还是坚持给保姆加倍工资,再说,贺煜和她又不差这点钱。

    接下来大家不再多说,开始为囡囡收拾一些必需品,然后,彻底离开这栋别墅,踏上回芊园的路途。

    多了一个小娃儿,归途热闹了许多,一路上凌语芊都在逗着囡囡玩,那些哀伤也由此隐退,贺煜看着,高兴地放下心来。

    大约一个小时后,车子抵达芊园,才刚下车,贺煜电话响起,是池振峯打来的,关于高峻的案子,说公安局通知贺煜过去详细谈谈。

    本来,根据中国目前的法律,并没有像人家香港特区那样有专门的调查科来打击商业犯罪,生意人之间的经济纠纷和斗争,并不在政府管辖和负责之内,但由于涉及了人命,加上贺煜非等闲之辈,在G市享誉盛名,公安局于是给了他这个面子,帮他受理。

    如今,人家公安局说要谈了,贺煜自然也不能怠慢,迎着凌语芊略微困惑的眼神,他大概说一下情况,话毕不忘在她面颊啄吻一下,然后重新钻进车内,由血枭毒蝎护送陪同,朝公安局奔去。

    ------题外话------

    恭喜《蚀骨沉沦》再新晋两名解元粉丝:zhaoyvl亲,1830612亲,鼓掌,撒花!

    有亲问年会复选票能否增加粉丝值,是会有增加的,每投1票可获得粉丝值100点,将在投票活动结束后10个工作日内统一发放。投了票的亲们,到时候留意一下,再次感谢大家,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