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340

    331尘埃落定,强者为王(下)

    池振峯已经在公安局门口等候,还有贺煜的御用律师李律师,见到贺煜,池振峯迫不及待地禀告,“总裁,高峻也来了,刚进去不久。”

    贺煜点点头,面无表情,继续迈动长腿往警察局内走。

    池振峯和李律师也急忙跟上。

    接待他们的,是经侦科的科长何永燊,他认得贺煜,早就对贺煜的身份了解得一清二楚,所以,态度非常恭维和敬畏,不过,又由于高峻的身份也不容忽视,故还是公事公办,根据正常程序对贺煜问讯。

    “贺先生,请问你这个录音器,是从哪得到的?私自窃听他人,属于侵犯别人的隐私,这是违反法律的。”

    贺煜从容淡定,不慌不忙地回答,“这是我妻子的一个挚友冯采蓝亲自操办,高峻威胁她,要她暗中切入中天集团的内部网络,扰乱和破坏了中天集团的运作,且陷害中天集团做假账、偷税漏税。至于我,则潜入我家中的电脑,偷取我在跃天建设的企划方案,令我连续失去几个大项目。”

    “冯采蓝,死者对吧?既然她与高峻是合作关系,为什么她会突然转态,帮你对付高峻?她已做出这些伤害你的事,照理说不应该轻易放弃。”何科长就事论事,继续疑问。

    “因为感情!她和我妻子的感情,非一般的深厚,她感觉有愧于我妻子,不忍看到我妻子终日为我的事担心忧愁,所以弃暗投明。”

    “我们调查过,她在网络上做过一笔交易,且用现金付款,同期,凌语芊小姐的账户少了一百万,数目刚好与死者买录音器的那笔金额吻合,这不排除是你们指示她那样做。”

    “那笔钱,是她跟我妻子借的,说是为了开美容院。”

    何科长稍顿,接着道,“好,就算贺先生所说都是事实,但她大功告成了,为什么还想死?她这样,顶多也就坐坐牢,不至于想到轻生。”

    谈及此,贺煜沉默了下来!

    “贺先生,事关重大,希望你能够全部坦白,因为据我所知,高峻反过来诬告你侵犯他的隐私,假如真的深究,这案子不是那么容易落案,你最好能提供有效的证据,证明死者那样做完全是自愿性的,与你没任何的关联!”

    想起刚才见到高峻那嚣张狂妄的模样,池振峯不禁也焦急地催促,“总裁,不是有采蓝的遗书么?你直接把遗书给何科长看。”

    贺煜俊脸略微一怔,朝李律师看了一眼,听到李律师也提议他这么做,于是从口袋里拿出早就随身携带的信封,递给何科长。

    “她选择了结生命,是她觉得愧对于我的妻子,且另有一个特殊的原因,万念俱灰,想到以死来解脱。”贺煜语气沉痛地述说出原因来。

    何科长用最快的速度把整封信看完,被其中的一段,深深震住!

    “既然你要证据,我唯有把这封遗书给你看,但我希望,里面的内容别泄露出去。这期间会牵涉多少人,引出怎样的后果,相信何科长都明白和清楚!”贺煜语气转为凛冽,隐含着警告的意味。

    何科长连续点了好几次头,保证绝对保密,接着还说现在就等高峻那边的口供,完后会立即把案件转到公诉科正式起诉,让法院裁判高峻的罪。

    贺煜也正经八儿地答谢,然后,整个见面结束。

    出到大厅,与刚录完口供的高峻碰上!

    如池振峯所言,这王八蛋还是一副自大狂妄的样子,唇角噙着冷笑,不怀好意地瞅着贺煜。

    贺煜沉得住气,黑眸冰冷回以睥睨,倒是池振峯,忍不住冲他嗤哼一句,“死到临头还得意,看你能吠多久!”

    高峻视线转向池振峯,样子高深莫测依旧,竟没半点生气,停留数秒后,重返贺煜身上,对着贺煜那张霸气侧漏的俊颜留下一个诡异的注视,扬长而去。

    池振峯紧瞪着高峻魁伟的背影,恨不得眼光能杀人,边气咻咻地骂道,“总裁,看到了吧,瞧他拽个二百五似的,接下来上到法庭,我看他还能拽得出来不!对了,刚才录口供,他都认罪了吗?该不会不承认吧?”

    “我们有证据在手,不容他不承认,不过,我倒是担心贺老先生会出面,高峻现在是贺氏的代理总裁,一旦入罪,整个贺氏会受到极大的负面影响,我担心贺老先生会为了公司大局而维护他。”李律师忽然插了一句,追随着高峻身影的眼眸里,遍布忧虑。

    池振峯听罢,怔了怔,继续痛骂,“就算贺老先生有心偏护又怎样?如今铁证面前,是他可以偏袒和庇护的吗?”

    “不管怎样,我觉得贺总裁应该去找贺老先生谈谈。”李律师不愧是专业人士,沉稳而严肃。

    至于贺煜,由头到尾沉着脸,皱着眉,满腹思忖!

    他没有对这个话题给以明确的回答,少顷迈起脚步,走下公安局大楼前的阶梯,踏着高峻刚刚走过的路线,一直走到停车场,正式与池振峯、李律师分别,重新踏上归途。

    凌语芊正在客厅里和囡囡玩耍着,心情更加地稳定了,见到贺煜归来,询问结果。

    贺煜有所隐瞒,只告诉她,高峻即将落网,凌语芊信以为真,大感欣慰,直到晚上,她无意中听到贺煜与李律师的谈话,才知道事情并非贺煜所说的那么轻松,思来想去之下,偷偷打了一个电话给池振峯,终于详细了解到实情!

    不,她才不让高峻这人渣逍遥法外,如果不是他,采蓝根本不会死,囡囡遭到梁芷琳的虐待,间接也是他所造成,既然贺煜不愿出面找爷爷,那她去!总之,她势必要高峻绳之于法!

    所以,第二天早上,贺煜去上班,琰琰上学后,凌语芊把囡囡交给母亲和保姆,吩咐血枭二骑载她去贺宅,且警告他们不准和贺煜透露半句,大约半个小时后,她抵达贺云清的居所——华清居。

    首先遇上的人,又是老保姆张阿姨,对凌语芊的突然出现,张阿姨意外之余,又惊喜连连。

    凌语芊先是客气地打招呼,然后跟张阿姨表明来意。张阿姨立刻把她引到贺云清的卧室。

    闻着依然满室药味,看着床榻上了无生气闭目沉睡的人影,凌语芊下意识地皱起了峨眉。

    张阿姨也面色一暗,语气悲愁地禀告道,“自从上次你来,到现在都好些天了,贺老先生的病还是不见起色。”

    “医生怎么说?”凌语芊轻声询问,莲步轻移慢慢朝大床靠近。

    “还是那个原因,心中郁结解不开,气血自然无法畅通,加上老先生都一把年纪了,所以……”张阿姨越说越忧伤。

    凌语芊人已经来到床前,默默俯视着贺云清。

    室内沉静了一阵子,张阿姨忍不住低声呼唤,“老先生,语芊来了,丫头来看您了。”

    又是一会儿后,贺云清紧闭的睫毛总算缓缓睁开,一双漆黑深陷的眼眸,映入凌语芊的视线。

    死气沉沉的双眼,血丝满布,黯晦无光,俨如什么似的,重重敲打在凌语芊的心房上,即时涌上一股说不出的难受。

    与上次相比,爷爷似乎更老,更憔悴了。

    再默默悲伤片刻,凌语芊还是照实说明了来意,把高峻等人如何利用采蓝和自己的友谊,威胁采蓝陷害贺煜,最后采蓝服毒自杀的经过都仔细说出来,期间深深勾动内心的痛,整个人悲愤异常,然后,对贺云清发出请求,“高峻将被治罪,希望爷爷别再偏袒或维护他,让他接受应有的惩罚!”

    整个空间,再次沉寂,看着贺云清无动于衷的样子,凌语芊心情越发低落和垂沉,张阿姨则忍不住出声帮忙,恳求和劝慰贺云清帮凌语芊。

    终于,贺云清开口了,语气淡淡,意味深长地嗤道,“我现在这个样子,你以为我还有能力去操控一切吗?你们这些人,不正是觉得我没用了才不把我放在眼中吗?”

    呃——

    凌语芊俏脸陡然一变,变得异常窘迫。

    张阿姨回应,“怎么会呢,不管别人怎么想老先生,语芊和煜少都依然对你敬重有加,否则,今天也不会专程过来。”

    敬重有加,哼哼!

    贺云清又是冷冷一嗤。

    这时,凌语芊也再度启齿,说得不卑不亢,“不管爷爷怎么想我们,无论我们的关系现在怎样的僵硬,由始至终,语芊都对爷爷敬重有加,至于贺煜,也一样。在他心中,你始终是他的爷爷。”

    再过一会,皆得不到贺云清的回应,凌语芊自觉没趣,于是辞别,临走前,不忘叮嘱贺云清保重身体。

    张阿姨跟随凌语芊出来,忧心忡忡地看着凌语芊,想叫凌语芊留下,却又找不到原因。

    凌语芊满面思忖,迟疑地问了问,“阿姨,最近都有哪些人来看过爷爷?”

    “大哥大嫂、二哥二嫂、三个三嫂,还是四个四嫂前几天也回来过,全家老少都有去看他,可惜他都甚少理会。”张阿姨终于可以发话,应得快速。

    “他是一直这样躲在房里的吗?你应该叫他多出去晒晒太阳,散散步,这样才助他康复。”凌语芊接着说。

    “有啊,大家都有劝老先生,可他就是不肯听,整天就躺在床上,二话不说,对谁都不搭理。”张阿姨顿了顿,“对了语芊,煜少呢?煜少怎么总不跟你来?”

    凌语芊咬了咬唇,不答,继续询问,“高峻呢?爷爷对高峻的态度怎样?”

    “高峻也常来看老先生,相较于其他人,老先生对高峻确实独特一些,高峻每次劝他吃药,他都肯吃。”

    药——

    听到这样的字眼,凌语芊脑海里猛地闪过一道灵光,但很快,又恢复平静,突然提出,想到处走走。

    张阿姨不多想,带她沿着整个大屋慢走,一路上继续谈聊,谈起琰琰,谈起贺煜,话题最后又转回到贺云清的身上。

    凌语芊边回应,边不着痕迹地观察周围,不时伸手去抚摸路旁一些景物,走过一圈后,与张阿姨正式辞别,委托张阿姨好好照顾贺云清。

    张阿姨直说一定会,让她放心,然后,送她出门,不料,在门外碰上高峻!

    有了上次的被抓,凌语芊变得警惕很多,本能地退后几步,远远看着高峻,含怒含恨的眸子布满戒备。

    高峻目不转睛与她对望,数秒后,发话,“有没有空?我们谈谈?就在那花圃前,谈关于这次的事。”

    凌语芊眉心一蹙,戒备的表情顿时多起一股探究,紧接着,瞧了瞧停在远处轿车内的血枭二骑,还叫张阿姨就在这呆着,好时刻留意她的安危,然后,动身走向五米前的花圃旁。

    高峻阔步跟随上,停下之后,呆看着她。

    “不是有话跟我说吗,那赶紧说,别浪费我的时间!”凌语芊冷冷道了一句,看都不想看他那可恶的嘴脸,而是俯视着眼前的花儿。

    高峻略微一顿,便也缓缓道出,“星期一我会召开记者招待会,宣布正式辞去贺氏集团一切事务,此后,贺氏集团和我没任何关系。”

    哦?!

    凌语芊着实意外,立刻错愕不已,迅速抬脸看向他,试图探究他所说话语是否真实,当然,那份怒气和恨意,丝毫不减。

    “对采蓝的事,我深感抱歉,我也想不到她会这样,我只是想得到我想要的,至于她,我从没想过要她搭上性命!”高峻继续道,满眼内疚。

    可惜,凌语芊再也不会为此感动,叱喝了出来,“为了得到你想要的,不惜侮辱人类的友情,不惜伤害无数人,你根本就是个魔鬼,你应该下地狱!”

    “你还是执意要跟贺煜结婚吗?”出乎意料,高峻转到另一件事。

    凌语芊霎时又是一怔,不回应,但表情中已表明了她的决心,而且,表情还告诉他,最好滚蛋,别妄想再离间她和贺煜的感情,她不会接受他所谓的什么保护,她不稀罕他的保护,识趣的,就此自她面前消失!

    结果,高峻也不再吭声,神色复杂地望了她几眼,走了。

    凌语芊紧盯着他,直到他走进大屋,彻底从她视线消失。

    张阿姨跑了过来,急切地道,“语芊,你没什么事吧?高峻和你说了啥?”

    凌语芊摇摇头,示意张阿姨别担心,先陪张阿姨回到屋前,再度辞别,在张阿姨的目送之下,走向车子停靠的地方。

    血枭雄狮立刻出来迎接,俊朗的面容同样关切尽现,问她有没有受到高峻的欺负。

    凌语芊回了一声没事,同时又叮嘱他不准跟贺煜说,然后,坐上车,驶离贺宅,回芊园。

    今天的事,尽管事先交代过血枭二骑,但贺煜还是知道了!其实,凭他极强的洞察力,她根本隐瞒不了,只需一点点蛛丝马迹,他就看出来了。这件事,亦然!

    夜晚,两人都上床躺下后,贺煜开门见山,直截了当地问,“今天去那边有什么收获,如愿了吗?”

    突如其来的话题,让凌语芊立马惊震,看着他,似乎不太懂他在说什么。

    “不是去贺宅了吗?他怎么说?”

    噢噢!他怎知道这事!凌语芊明白了过来,但也隐隐愠怒,那血枭二骑,哼哼,每次都是誓言旦旦地保证,结果却又违反承诺!

    贺煜抿了抿,解释,“血枭二骑很听你的话,并没跟我汇报,我自己猜到的。”

    他自己猜的?他有那么厉害?什么暗示都没有他就能猜到?凌语芊还是有点不相信,媚眼眯起,睨着他。

    “薇薇无意中跟我提起,你今天出去了,我回想一下这两天的情景,就猜到喽。好了,别在这个问题上追究了,你真的没事跟我说?”贺煜继续明确讲解一番,瞅着她,给她一记别想逃避的眼神。

    凌语芊嘟嘟小嘴,便也如实相告,说罢,顺势问出心中的困惑,“贺煜,我总觉得爷爷有点问题,他越来越憔悴了,且一点精神都没有。”

    “他不是病了吗,病人都是那个样子。”

    “可是,不同的。”

    “那你有何发现?”贺煜继续说得漫不经心,见她摇头不知,又道,“高峻呢?这次见到他没?”

    凌语芊略作沉吟,点头。

    “他跟你说什么?”贺煜剑眉不自觉地皱了皱。

    “他说星期一会召开记者招待会,宣布正式辞去贺氏集团一切事务,此后,贺氏集团和他再无关系。”

    哦哦?!贺煜挑了挑眉头,锐利的黑眸飞速闪动一下,若无其事地再问,“还有别的吗?”

    “问我是否还要继续和你结婚。”凌语芊语气迟缓起来。

    “那你怎么说?”贺煜依然高深莫测的样子。

    “我说当然会,且痛斥他休想再离间我们。”

    呵呵,贺煜唇角猛然一扬,搂她入怀,在她小脸啄吻几下,然后,把话题转到琰琰身上。

    凌语芊便也随之转移,但聊着聊着又回到刚才的话题上,可惜贺煜都不回答,继续用琰琰来避开,还将囡囡也扯进来,结果,凌语芊在这谈聊期间睡了过去。

    贺煜脸上的表情这才改变,俊美的容颜俨如黑沉沉的夜空,那双炯亮锐利的眼眸便是夜空中的璀璨星星。

    其实,他对高峻今天所说的话并非毫无想法,他同样怀疑那王八蛋会否真的这么好死,不过,免得增加小女人的忧虑,他习惯了不在她面前表露。

    那王八蛋,真的会辞职?费劲心思才打进贺氏,竟然舍得完全脱离?这次,怀的又是何种鬼胎?

    不管那是怎样一场阴谋,他都不会害怕,他会做好充分的准备来应对。

    星期一,且看怎么演绎!

    ------题外话------

    明天还有个332尘埃落定,强者为王(终),然后就是独特精彩浪漫的旷世大婚礼了,亲们表错过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