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341

    332尘埃落定,强者为王(终)

    星期天,是冯采蓝下葬的日子,早晨,秋风习习,夹杂着丝丝细雨,但阻挡不了大家送采蓝的脚步。

    冯采蓝下葬的地点安排在G市的某个公墓,就在她母亲的墓旁,采蓝自小与母亲相依为命,如今年纪轻轻就香消玉殒,凌语芊希望她在另一个世界,由母亲陪伴着。

    除了贺煜和凌语芊一家子,贺煜那些铁哥们也都来了,昊宇、李承泽、池振峯、肖逸凡、何志鹏等,几型男俊哥统一穿着黑色西服,戴着墨镜,仪表堂堂,英俊不凡,形成一道耀眼的风景线,不过此情此景,大家的心思都放在葬礼上。

    根据凌语芊的指示,坟墓周围摆满了一枝枝红色的玫瑰花,挖出的大坑内也铺满花瓣,至于坟墓的四个墙面,则是把花瓣贴上去,精致的棺木也粘满了一片片花瓣,这是一场名副其实的玫瑰花葬礼,凄切而唯美。

    看着棺木被慢慢放进坑内,一点一点地自视线里消失,凌语芊眼泪如大雨般飙落,她仿佛看到,采蓝在和她招手告别,那美丽苍白的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含泪的眸子蓄满了浓浓的不舍和牵挂,让她几乎想跑过去,阻止那些工作人员继续。

    “采蓝去到另一个世界,会过得很好,有她母亲陪着她,她不会孤独的。”贺煜适时搂住凌语芊,低声安抚。

    凌母和凌语薇也哭成了泪人,保姆张大姐抱着囡囡,同样泪流满面,囡囡还不清楚这是怎么回事,睁大着黑白分明的眼珠儿,天真无邪地看着眼前陌生的画面,看着那一朵朵妖娆鲜艳的花朵。琰琰已经略微懂事,站在凌语芊的身边,对着坟头忽然喊道,“采蓝阿姨,再见。”

    众人听罢,更是心酸不已,连站立右边的那排清一色黑色的高大人影,也不禁黯然伤神。

    “采蓝,再见!”

    他们在心里,也默默地喊出这一句。

    凌语芊依然泪流不止,哭倒在贺煜怀中,视线模糊地看着墓坑被一点点地填平,采蓝的相片被正式贴在墓碑上,终于,微启红唇,悲切出声,“采蓝,请安息,不用对我感到内疚,你永远都是我的好姐妹,不管你做过什么,我都会记住我们一起度过的快乐时光,记住你曾经对我的好,如果不是你,我或许熬不到今天,故我俩之间,不需要说对不起,我,也*你!”

    “采蓝姐姐,你一路走好,我们都会想念你的。”凌语薇也梨花带雨泪如珠,悲伤痛哭。

    凌语芊突然挣脱掉贺煜的臂弯,从张大姐那抱过囡囡,盈盈水眸继续盯着冯采蓝的遗照,做出保证,“你的愿望我会帮你实现,我会好好培养囡囡,将来还会让她知道,她有一个美丽善良的母亲,她母亲很*她,不管去到哪个世界,都会牵挂她,思念她,保佑她,祝福她。”

    说罢,吸了吸鼻子,温柔慈*地教导囡囡,“囡囡,来,叫妈咪,跟妈咪说再见。”

    “妈——咪——再见!”

    稚嫩软糯的童音,却带着无穷大的力度,重重捶打在众人的心窝,大家即时又是一阵哀痛,正好,一股微风袭来,卷起坟墓周围的花瓣,一片接一片,围绕着坟墓飞逸、盘旋,慢慢形成一到红色的倩影,那仿佛是,采蓝的化身。

    整个四周变得安静下来,每一个人,甚至一景一物,都紧紧注视着这唯美凄凉的画面,沉浸在这唯美凄凉的境界中。

    一直到,另一个人影赫然来临!

    是谢敬天!

    只见他一身黑衣,头发由于细雨吹打,微微湿濡,白点斑斑,英俊的面容因为伤痛憔悴而颓然。

    那天他没有明确答应凌语芊的要求,凌语芊于是没通知他,想不到,他还是来了,但,既然来了,他就还是得履行那个责任!

    给采蓝,跪下谢罪!

    凌语芊将囡囡交回给保姆,疾步冲到谢敬天的面前,杏眼圆瞪。

    贺煜马上跟随,护在凌语芊的身边,睨着谢敬天。

    谢敬天怔了怔,讷讷地道,“我……我来送她最后一程。”

    凌语芊冷起容颜,先是反对,“她不认识你,不要你来送!”

    谢敬天霎时一恼,但碍于贺煜的面子,碍于周围那些人,唯有忍住怒气,继续心平气和地道,“就一分钟,然后,我会走。”

    “一分钟?不,我要你一个小时,给采蓝跪一个小时,向她谢罪!”凌语芊怒气不减,说着,吩咐血枭二骑,“你们给我押住这个负心汉,今天无论如何我都要他给采蓝下跪!”

    呃——

    面对这样合情合理可终究违法的要求,血枭二骑愣住,本能地看向贺煜。

    贺煜冲他们点点头,示意他们照做。

    终于,两人不再犹豫,高大魁梧的身影闪电一般,分别走到谢敬天的左右,各按住谢敬天一只手臂。

    “住手,你们这算什么?光天化日之下强行作恶?”

    蓦然间,一声怒吼传进众人耳畔,又一个人不请自来,是……梁芷琳,另外,还有她的弟弟梁泽琛,还有贺曦!

    哼哼,都来了!

    也是,他们应该来,他们都是间接逼死采蓝的凶手,他们也都必须给采蓝谢罪!

    “凌语芊,你别欺人太甚,信不信我告你?”梁芷琳直奔凌语芊面前,恶狠狠地怒喝,她恨冯采蓝,连带凌语芊也恨上,如今凌语芊还参与这么多,更是恨之入骨了!

    然而,凌语芊又岂会怕她,凌语芊同样对她痛恨不已,这几天,贺煜已经派人调查了解过,原来,当年是这婆娘受不了谢敬天的冷漠,搭上旧情人,主动跟谢敬天提出离婚,且离婚协议书都准备好了,还独自在上面签了名,谢敬天因为家族因素,没立刻签名,但心中已没有她。谢敬天那天去酒吧,正因为梁芷琳和旧情人去开房,后来约采蓝到海边,也是再次被戴了绿帽子,所以,算起来采蓝根本就不是第三者!是梁芷琳这不知廉耻的女人出轨在先,抛弃这段婚姻在先。后来,当她得知谢敬天和采蓝好上,心中不服气,打消离婚的念头,再后来,那旧情人搭上另一个女人,和她彻底没戏了,她更是抓住谢敬天不放了!

    “敬天,你醒醒吧,我早说过,这狐狸精不是好货色,你看,连带她的朋友也是没人性的刁妇!”梁芷琳看向谢敬天,怒气腾腾地吼。

    “狐狸精?狐狸精总比你这个红杏出墙的女人好吧?”凌语芊也不客气地开始了反击,说罢转向谢敬天,“我真不明白,直到现在还是不明白,采蓝为什么会*上你这个乌龟王八蛋!不错,你根本就是一个龟孙子!知道男人最不能容忍的是什么吗?戴绿帽!那女人频频给你戴绿帽,你却还死守着这段婚姻?你脑子进水了是不是?或者,被驴踢了?”

    “凌语芊,你住口,小心我告你诋毁和诽谤!”

    “诋毁和诽谤?拜托,我可是实话实说,你敢说你不是红杏出墙?你敢说他不是脑子进水?梁芷琳,你要是不介意我在法庭上递交你那些肉照,我会随时奉陪!”

    “你——”梁芷琳更加恼羞成怒,面色红一块,青一块,紫一块,难看极了,迅速抬起手,准备给凌语芊一巴掌。

    不过,她无法得逞,因为贺煜及时拦住,宽大有力的手掌稳稳箍住梁芷琳的手臂,眸光冷冽如利剑,马上将她钳制得动弹不得。

    凌语芊重新转向谢敬天,再次怒道,“谢敬天,你还是个男人,就给我到采蓝面前跪去,这,是你欠她的!你不想以后夜夜噩梦缠身,你最好给采蓝忏悔去!你这负心汉,薄情郎,良心被狗吃了,别说一个小时,就算在这里跪一个月,也不足以抵消你的罪行,想想你是怎么害采蓝,你是怎么把她带上一条不归路,王八蛋,敢做不敢认,你去死吧!”

    说到最后,凌语芊想起采蓝那封信,想起他是怎样对采蓝,不禁越发气愤,悲愤难忍,手臂无法克制地扬了起来,狠狠甩了谢敬天一巴掌!

    啪的一声响,俨如一道巨雷,震动了在场所有的人!

    梁芷琳更是拉不下脸,立刻怒骂凌语芊打人,血盆大口滔滔不绝喷出一连窜的恶言恶语,可惜她被贺煜钳制得紧紧的,只能骂,不能动,气得浑身都发抖了。

    凌语芊当她透明似的,继续盯着谢敬天,再度叫他去给采蓝下跪。

    这时,贺煜也冷冷地爆出一个字:去!

    短促而精简,自他线一般的薄唇冷冷蹦出来,带着磅礴的气势,尽管他只说出一个字,但那背后隐藏的含义,让人不得不听从!

    当然,除了贺煜的警告和威胁,其实还有别的因素促使着谢敬天,他抬起脸,先是看了贺煜一眼,接着是凌语芊,最后,停在梁芷琳身上,约莫半分钟之久,修长的双腿终于迈动起来,踏上坟头,在墓碑前扑通跪下。

    看着冯采蓝巧笑倩兮的遗照,曾经那些美好的日子像播放电影似的,一幕接一幕地在他脑海掠过,耳畔反复回响的,是凌语芊的那句怒斥:

    因为你,采蓝才走上不归路,是你害死采蓝的,王八蛋,敢做不敢认,你去死吧!

    然后,灼热的泪水,一滴滴地自他忧郁的眼中溢流出来,在那火辣辣的面颊上轻轻划过,微微的刺痛,提醒他刚才被打的一幕。

    他就这样跪着,沉浸在自己的悔恨世界里,对周遭的一切再也无知觉。

    梁芷琳见状,怒火一路飙升,对他垂头丧气的身影既痛恨又无奈,不断呐喊着“谢敬天”三个字,可惜他都没有给她回应,大约10几分钟后,她终选择放弃,跟贺煜喝出“放我走”,使劲一个挣扎,从贺煜怀中挣脱了出来,气咻咻地离去。

    由头到尾都没说过半句话、只冷眼旁观的梁泽琛和贺曦,面面相觑一下,也默默地转身,随梁芷琳追去。

    众人的注意力于是回到谢敬天的身上,看着他依然悲痛欲绝,大家都没半点怜惜,因为,这是他应得的,这是他咎由自取!

    不一会,绵绵细雨忽然变大起来,雨点越来越粗,大伙不得不陆续离开,唯独凌语芊,还是舍不得,贺煜唯有用这样的借口哄她:“采蓝说不定想单独和谢敬天相处,我们把空间留出来给他俩,过几天,我再陪你来一趟。”

    凌语芊稍顿,又看了看谢敬天浑然不知的模样,终再次朝着墓碑上采蓝的相片深深一望,随贺煜离开了。

    另一边厢,离开墓园的梁芷琳等人,由梁泽琛驾车,朝着谢家走。

    梁芷琳仍满腹愤怒,脑海里尽是刚才在墓园的情景,艳丽的容颜不禁又是涨得红红的。

    “姐,我都说别跟着他了,你硬是不听,瞧,这下不是自讨没趣,自找苦吃吗?”梁泽琛从车后镜瞧着,忍不住又疼又恼地说了一句。

    原来,谢敬天本是打算私自来参加冯采蓝的葬礼,不料被梁芷琳知道,偷偷尾随了过来,还想着借此大闹一场,要冯采蓝就算死也不得安宁,料不到结果却是,自己被反将一军!

    与梁芷琳一起坐在后座的贺曦,立刻回了梁泽琛一记白眼,伸手搭在梁芷琳的肩头上,安抚道,“大姐,你别难过,男人就是这副德性,姐夫他自作自受,他*丢人现眼就由他去,你不必因为他的错自己受罪。”

    “我不是气什么,就是不甘心,那个凌语芊,和外表根本就两回事,绝非什么善类,可恶至极,竟敢甩敬天巴掌,她凭什么啊,当着我这个正牌老婆的脸打我老公耳光,如果不是贺煜在场,我真恨不得也给她一巴掌!哼哼,这贱人,我与她势不两立!”

    贺曦抿了抿唇,继续装模作样地给梁芷琳一阵安抚,正好这时,她电话响起,是她母亲肖婉仪打来,说高峻打算辞去贺氏的一切事务,父亲叫她马上回家商议讨论。

    听电话期间,贺曦面色转向凝重,眉头皱得紧紧的,梁泽琛发觉,问她怎么回事,她于是照实相告。

    “我也去!”梁芷琳迫不及待地道出一句,为了让贺曦答应,补充道,“现在我和你们是统一战线上,我想去了解了解。”

    贺曦稍作思忖,通过车后镜与梁泽琛眼神交流几秒,便也答应了。

    紧接着,梁泽琛扭转车头,踏上另一方向,大约20分钟后,抵达贺宅。

    偌大的客厅,坐满了人,贺一然,肖婉仪,贺炜,李妮娜,而高峻,是最引人注目的。

    见到贺曦等人出现,大伙暂且停止聊谈,齐齐看向她们。

    贺曦直接走到高峻面前,若有所思地注视几秒,出其不意地问,“你这样做,确定不是为了凌语芊?”

    众人一听,皆怔住,目光又齐刷刷地回到高峻那,关于高峻暗恋凌语芊的事,大家都有所听闻,但都没想过这方面,如今贺曦一提,便也怀疑了。

    迎着一双双困惑质问的眼睛,高峻不慌不忙地回应,“没有!我都说了,我辞去职务,是为公司好,你们应该都知道的!”

    “我知道!但我也知道,凭你的能力不可能没想过事情败露后的应对。”贺曦又是犀利和狐疑,看来她在这方面还是挺强的。

    高峻沉默,不语。

    这时,肖婉仪开口了,假惺惺地道,“呵呵,其实我觉得,高峻这样也未尝不可,出发点完全在公司上,阿炜虽然不及高峻的面面俱全,但终究在公司打拼这么久,足以胜任总裁一职,反正万事都有个开头,以后一步步提升喽。”

    目光短浅的她,早就为儿子瞄准这个职位,之前答应给高峻,是不得已之下,毕竟先对“外”重要嘛!如今难得高峻主动辞职,她简直求之不得啦!

    “贺煜呢?会不会趁机回来?”贺炜的妻子,李妮娜提出一个顾虑。

    众人又是惊呆!

    “应该不会,他那拽样,既然出去了肯定不会再回来,除非有人求他,不,就算有人求,他也会装得高高在上,一副不屑的样子!”贺曦给出分析,媚眼朝贺炜瞄了瞄,毫不客气,“我倒担心,大哥能否胜任!”

    贺曦尽管只是一介女流之辈,但终究在商场打滚这么多年,是个以大局为重的人,当兄妹这么多年,她清楚自己的大哥是个怎样的情况,并非她看不起大哥,而是,她不想有任何冒险!

    迎着高峻赞许的目光,她又接着问,“对贺煜控告那件事呢?你有多少成把握?然后又有何打算?”

    “商业纠纷,顶多也就赔偿损失,毕竟我身份不同,可以不完全接受中国的法律,之后,我打算先回美国一趟。”高峻依然若无其事。

    “回美国?”

    “回美国也好,避避风头。”肖婉仪再次插口,这女人,亏她说得自然自在的,敢情是忘了,眼前这个高峻,是她老公和另一个女人所生的“儿子”!

    接下来,贺曦没话可说,但心里头,还是满腹思忖。

    这时,贺一然也发言了,却是提出解散,然后,把高峻叫到书房,直截了当地道,“今天的事,我还是希望你能慎重考虑。”

    “我向来都是深思熟虑才做决定,这次,亦然。”

    贺一然皱皱眉头,凝望着他,片刻后,说出一个大胆的提议,“其实,我有一个办法,不如把这一切推到阿炜身上,让他来受!”

    哦?哦?哦!

    高峻听罢,蓝眸一亮,眉头难以置信地挑起。

    “阿炜的资质怎样,我很清楚,假如定要牺牲一个,我愿意是他!”贺一然不愧是个做大事的人,没丝毫的内疚,说得理所当然。

    那高峻是不是要感动了,呵呵,他只在心里冷笑,假如,眼前这个老狐狸得知自己是个冒牌货,还会这么说吗?不,当然不!

    不过话说回头,既然人家这么器重自己,自己应该礼尚往来,至少,给点面子,再说,接下来还是得靠这野心勃勃的老匹夫呢!

    快速在心中调整好微微波动了的情绪,高峻回以深情厚谊,假惺惺地道,“我卸去一切事务而已,我们终究是父子,通讯发达的社会,不管身处哪里,都能联系的。”

    “你是指,你会暗中辅导阿炜?”

    高峻微笑,语气转为意味深长,“当然!我不是说了,如今的局面,只是暂时性,我这样做,是为贺氏好,我可不想看着这么有实力和前景的集团毁掉呢。万事皆有可能,将来说不定我会再回来!”

    终于,贺一然彻底放心,还忍不住夸了一口,“看来还是你好,至少,你比贺煜那混小子有良心,懂得为公司着想,不像他,自私自利,狂妄自大,罔顾公司生死。”

    呵呵——

    高峻唇角轻轻一扬,不再吭声,瞅着贺一然,满眼都是复杂的光芒。

    第二天,正是星期一,高峻根据策划,召开记者招待会,正式宣布辞去在贺氏的一切事务,扬言自己的所有行为,与贺氏无关。

    众人哗然震惊之余,有不少记者趁机追问他是否因为涉及诬陷贺煜和中天集团,担心事发后给贺氏带来巨大影响,不得不迫于压力而提前辞职,还有人问他对这次官司有多大的胜数。

    面对咄咄逼人的追问,高峻始终面带微笑,自信而镇定,不回一个字,结果,那些记者只好无趣地停止发掘。

    但那一波接一波的闪光灯,依然闪个不停。

    同一时间,中天集团的会议室里,大型屏幕上正转播着这一情景!

    “呵呵,我还以为这杂毛会继续反攻呢,想不到这么快就扛不住了,估计已经知道自己不如咱们老大,索性来个弃甲投降,以免到时输得太难看。”李承泽啪啪大腿,首先喝彩。

    “正所谓成王败寇,总裁是强者,注定为王!”池振峯也无限欣慰,他本还担心贺云清会偏袒高峻,使得整个案件无法顺利进行,如今看来,不用担心这方面了。

    昊宇和何志鹏也面带喜色,至于贺煜,一言不发,样子一如既往的冷漠,面无表情直盯着电视画面,锐利的眸子锁定高峻那张高深莫测的面孔,心里头,思绪如潮,翻滚不断。

    ------题外话------

    接下来,是震撼人心、精彩独特的旷世大婚礼,还有*独特的新婚夜,嗷嗷!

    月底了,清仓了,亲们都看看兜里还有木有月票什么的,记得及时掏出来,表浪费掉哦,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