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342

    333到底要不要回贺家?(婚礼前夕)

    留意到贺煜的表情,何志鹏怔了怔,“大哥,你怎么了?”

    李承泽也马上看了过来,困惑不已,“老大,这高峻退出贺氏,是好事,你应欢喜才对,咋还皱着眉头?”

    “总裁是否觉得事有蹊跷?”不愧是贺煜的特别助理,池振峯大概猜到了些许。

    贺煜还是不吭声,薄唇抿得紧紧的,黑眸也仍牢牢盯住屏幕上。

    “应该没什么阴谋吧,那记者不说了吗,王八蛋估计是看到自己即将被处置便预先离开公司,避免被逐的下场。”李承泽又加以猜测,他终究年轻,又是搞技术的,城府不够深,想的东西也就不够渗透。

    “又或者,是贺老先生叫他这样做?”昊宇也发表了一句,修长的手指轻轻捋着帅气的下巴。

    “对了,高峻离开贺氏,等于总裁的位置空出来,你们猜贺老先生会不会出面请大哥回去?”何志鹏顺势疑问。

    啊!

    李承泽等人一听,无不瞪大了眼,齐齐看向贺煜,特别是李承泽,生怕贺煜真的回去,刻不容缓地嚷,“不行不行,就算他真的叫老大回去,老大也不能答应,老大岂是呼之则来挥之则去的!老大,你不会这么没骨气的对吧?”

    对李承泽的痞样,池振峯抡起手臂在他肩膀捶了一拳。

    贺煜鹰眸半敛,对众人扫视一番,总算金口大口,“你们认为呢?我应不应该回去?”

    “撇开其他的,当论利益和权势,回去肯定好,毕竟贺氏这么大的跨国集团,发展前景无量,足够大哥你大展拳脚。”何志鹏的看法,是这样。

    “嗯,可以回去,回去把它弄垮,报复老头子,看他以后还动不动就拿总裁之位来威胁不。”昊宇是个“嘴贱”之人。

    “还有一个办法,当无间道,明着为贺氏服务,实则暗中把业务都转移到我们中天来,再过不久,让贺氏成为我们中天集团的子公司!”李承泽也赶忙附和,真是应了那句“没有最奸诈,只有更奸诈”的台词。

    面对哥儿们的七言八语,贺煜但笑不语,表情也模棱两可,吊足他们的胃口!

    正好这时,他的手机突然响起,独特的音乐铃声“*你一万年”,让大家不用看来电显示都知道是谁,异口同声喊出一句,“boss来了,老大还不快接电话?”

    boss!

    不是女王吗?

    贺煜又是抿了抿唇,眉宇间全是笑意,拿起手机,看到那熟悉的名字,迫不及待地按下接听键。

    “是……你吗?”电话那头,传来凌语芊娇娇滴滴的嗓音。

    “你原不打算打给我的?”男人也趣味地反问,俊美的容颜,线条更加柔和。

    沉默,数秒。

    凌语芊淘气奉陪,故作惊怯地道,“哦,对不起,我可能打错了,我记得他声音不是这样子的。”

    擦——

    男人立刻眯了眯眼,伴随着不悦的光芒迸射出来,喝住她欲挂机的举动,“说清楚,他是什么声音?咋就和我不一样了?难道比我的好听?除了我,你还有哪个男人可以通电话?”

    “哦?我当然有很多男人可以通电话,譬如逸凡啦,振峯啦,甚至何志鹏,昊宇,李承泽都可以啊,对了,还有一个,叫……高峻。”

    靠!这小女人,真是被宠得无法无天了。

    “他的声音很有磁性,很勾人,勾心,对不起哦,我不和你多谈了,我要赶紧找他。”凌语芊继续玩得不亦乐乎,她也已经看到电视上的转播,得知高峻真的辞职,辞职代表着爷爷不会再护他,故她放下心来,心情大好。

    “你敢!”贺煜及时做声,下意识地提高了嗓子,感受到四周围都射来好奇的眼神,他又急忙轻咳一声,“好了,玩够了,说正事吧。”

    “但我还没玩够哦。”

    “行,今晚我陪你玩,你想怎么玩都行,36招式?还是72招式?你最好现在就去睡觉补眠,今晚休想停!”他故意说得极其暧昧,不顾周边那些炙热的眼神。

    电话那头的凌语芊,淘气俏皮转成又羞又恼,嘟嘴娇嗔,“什么,坏蛋,老不正经!”

    “你不是想玩吗?老公舍命陪你啊,老公可是要付出大量精血的呢,你还想怎样?”低沉的嗓音,戏谑味十足。

    “我……我……哼!”

    性感好看的薄唇,继续邪魅地翘起,数秒过后,总算放过她,一本正经,“好了,想和我说什么?看到高峻的新闻了?想跟老公分享这份喜悦?”

    凌语芊便也不再别扭,郑重其事地问,“这样是否代表他会受到制裁了?再也没人能保住他了?”

    贺煜略作思忖,回道,“可以这么说。”

    “那他的位子呢?会被谁取代?你……会不会再回去?”尽管她不怎么深入了解生意场上的事,但她心里很清楚自己男人的能力,之前有高峻这个能者在,爷爷才会肆无忌惮,如今高峻走了,她可不认为贺炜那好色阿斗能撑得起整个集团,就算爷爷心高气傲放不下面子,但不出数日,公司一旦出现问题,那些眼中只有钱的股东们,说不定会跪着求贺煜回去。

    贺煜不直接回答,而是意味深长地反问,“你想不想我回去?”

    凌语芊愣了愣,结结巴巴,“我……我不知道。”

    “那等你知道了,你再告诉我。”

    啊!等她知道再告诉他,他的意思是,由她来决定?可是,万一她一直想不到,那他就一直不回去?

    “对了,你等下几点去接琰琰?”贺煜又道,很轻易就转开了话题。

    凌语芊定了定神,回答,“四点钟从家里出发。怎么了,打算陪我一块去?”

    贺煜看了看手机,爽快应承,“可以,要不要我先回去接你?”

    “呃,不用了,我让蝎子送我去,到时咱们在学校门口集合。”其实可以的话,凌语芊当然希望他这样,但考虑到他上班一定很多事做,舍不得他奔波。

    贺煜沉吟一下,便也由她决定,在她提出收线时,他也继续照做。

    手机挂断了,周围几个家伙却依然像看什么似的紧盯着他,那如出一辙的表情,让他有点儿不爽,他和他女人的事,应该仅属于彼此,而不应让这些混小子们分享,就算一点点都不行。

    “嗡——嗡——”

    就在贺煜考虑着如何对付这群伙伴时,他的手机突然再度响起,这次,铃声变了,来电的人是何忠义,开口便急促慌忙,“贺老弟,你在哪,能不能回公司一趟,我有事和你谈谈。”

    “什么事?”贺煜语气平静,淡漠。

    “呃……你先回公司好吗,我们当面谈。”何忠义稍顿了顿,特别补充,“我问过你的秘书,她说你今天并没有特别的会客行程,你现在在哪儿?”

    听及此,贺煜俊颜一沉,嗓音也骤然冷下,“你这话什么意思?我记得,签约之前跟你提过,我的时间不受任何控制,也就是说,你无权过问我的去向,即便是……上班时间!”

    “呃,我……我知道,我并非指责你,我只说……我只是希望你有空先回来一趟,我真的有重要的话对你说。”何忠义立刻赔罪,战战兢兢。

    “我等下得去接我儿子下课。”贺煜依然淡漠冷酷,说得理所当然。

    “哦,但现在才3点半,幼儿园一般都是4点半下课的对吧?那代表你还有点时间,半个小时,你就给我半个小时,踏正4点钟你可以走,我保证,绝不误到你去接你儿子。”

    贺煜静默数秒,便也答应了,回了一句我二十分钟到,然后,收了线。

    “老大,怎么了?哪个不知死活的小子把你激怒了?”李承泽首先发问,好奇又关切。

    “应该是何忠义那老头吧。”昊宇接口,“估计也看到了高峻的记者招待会,害怕老大会回贺氏,赶紧叫老大去谈话。”

    贺煜不回应,只冲池振峯提示一起走,对其他的人,如若平常地打了一个辞别的手势,片刻不停离开中天,不久,回到跃天建设。

    何忠义早在他的办公室外守候,见到他归来,满面笑容,讨好至极,“速度真快,无论做什么,贺老弟你都是最有效率的。”

    对何忠义的恭维,贺煜扯唇一笑,推开门,进入办公室内。

    他坐在自己的总裁位子上,看着在他对面的何忠义,开门见山,“有什么话快说吧。”

    何忠义神色一讷,数秒,便也直接说了出来,“高峻的记者会,我看过了,那个……你会不会重返贺氏?”

    贺煜不答,反问,“我和你签的合同里,注明是多长时间的?”

    何忠义怔了怔,如实应答,“一年。”

    “那不就得了?还问这么多干吗?”

    “呃,你意思是……”何忠义心头一阵惊喜,他本还想着要不要再给贺煜加价,挽留,想不到,结果什么也不用。

    “我是生意人,清楚应该遵守合约精神,敢情何老没这种精神?”贺煜不禁趁机讥讽了一把。

    何忠义呛了呛,笑容瞬间凝固,心里不舒服是难免的,可为了公司的前途,为了赚钱,唯有把这些次要的放一边去,何况,他还有重点要问。

    迅速恢复先前的讨好和微笑,何忠义转开话题,“贺老弟的高尚情操,着实让人钦佩,容我再问一个问题,这一年期间,你确定不会再与贺氏有所交集?”

    “嗯?你是什么意思?怕我像外间传闻那样,做商业间谍?”贺煜俊颜再度沉下,锐利的鹰眸朝何忠义迸出一道冷光。

    因为高峻的捣乱,上次那几个项目错失,跃天建设里的人都纷纷怀疑贺煜是商业间谍,故意败给贺氏,前几天得知一切都是高峻搞的鬼,他们才消除误会,重新接纳贺煜。

    然而,孰料今天又突然发生高峻离职的事,他们心中于是又萌发了想法,一来,生怕贺煜会走;二来,又怕贺煜留下,往后真的会暗中站在贺氏那边,毕竟,贺煜只是根据合约暂时性属于跃天建设,一年过后,贺煜有何去向,还不清楚呢,他终究是贺家的人,是认定的继承人,这里面的危机,不可不防。

    “你们要真不信,可以解除合约,我不会告你们毁约的。”贺煜再冷冷搁下一句绝话,站起身来。

    何忠义回神,赶忙跟着起身,惊慌失措地赔罪,“贺老弟你息怒,你误会了,我们当然不是那个意思,我们只是……毕竟有事实关联,大家难免会有所担心,其实这是因为大家都很希望你留下,都不想你走,才这么紧张,你大人不记小人过,原谅我们。反正今天算是谈过了,我也大概清楚了贺老弟的心思,我已经放下心,也会叫其他人放心的。”

    贺煜没有离开,转到休闲区的沙发坐下。

    何忠义站在他的身旁,继续赔笑,谄媚,讨好。

    贺煜若有所思地望着他,便也不做得太绝,留几分情面,招呼何忠义坐下。

    何忠义心头暗喜,坐下之后,好话继续,同时不忘留意墙壁上的多功能挂钟,到了差不多时间,体贴地道,“咱们先谈到这里,明天我们有什么再继续,贺老弟去接令公子放学吧。”

    贺煜也瞄了瞄时间,点了点头,目送何忠义出去,然后,深邃的黑眸继续盯着门口,直到刚关上不久的房门再次被打开,池振峯修长的身影闯进他的眼帘,越走越近,来到他的面前。

    “总裁,接下来你有何打算,能告诉我吗?希望你能跟我说说。”池振峯问得郑重其事。

    约莫几秒,贺煜做声,“你觉得呢?如果是你,你会怎么做?”

    池振峯怔了怔,由衷地分析出来,“那些人希望总裁回去,是迟早的事,然而,总裁一旦回去,等于形势又回到从前,你成了贺家的继承人,与贺家脱不了关系,那就代表,Yolanda也会因此再和贺家的人扯上关系。”

    再扯上关系,也就说明,会再接受那些人的指指点点,甚至……挑刺?贺煜不语,沉思着。

    “不过,我想Yolanda应该不希望你真的完全脱离家族,之前是不得已,如今有机会,她估计还是希望你能回去,再说,就算中天发展得很好,可终究还是比不上贺氏,贺氏集团在业界的奠基和声誉,已是长年累月,连政府都会给几分薄面,不像中天,完全没有背景支撑,譬如这次的事,要不是采蓝及时领悟,后果怎样谁也无法估算,故我觉得,总裁还是继续回贺氏,像以前那样,慢慢壮大中天。”

    “嗯,你说得很有道理。”贺煜给了一下回应,语气淡淡的,没有过大的波动。

    “还有婚礼上,虽然总裁可以我行我素,不理那些人,但我认为Yolanda不会这么想,无论是哪个女人,都希望能在很多亲戚朋友的祝福见证下嫁给自己心*的男人,所以……”

    “看来你很懂女人的心思嘛。”贺煜调侃,睨着他。

    池振峯一愣,嘿笑两声,接着道,“距离总裁和Yolanda大婚日子只剩20天,总裁都准备好了吗?地点确定放在……”

    嘘——

    贺煜手指放到嘴唇上,迅速做出一个保密的指令。

    池振峯呵笑,“这里说没关系吧,那总裁打算什么时候告诉Yolanda?不会真等到结婚那天才让她知道吧?”

    “反正叫你不说就不说,又不是你当新郎,这么着紧干吗,真想自己全权指挥,何不找个人结婚去?到时候,你想怎么做都行,没人会阻拦。”

    “噢,总裁你这是挖苦我吗?明知我没你幸运,偏给我伤口上撒盐,亏我这么帮你,公事私事都任劳任怨,到头来你却……”

    篷——

    贺煜一拳打在池振峯的肩头上,俊美的容颜勾出一抹邪魅的笑,“好了,不跟你扯了,我去接琰琰,有什么事,电联。”

    说罢,高大的身躯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迈动修长的双腿,往办公室外走。

    池振峯跟上,边走边继续哭丧着脸,“去吧,你有妻有儿,就去幸福你的吧,任我这个孤独寂寞的单身汉寄情工作,哎——”

    贺煜侧脸,对池振峯刻意装出来的可怜样回以一记没好气的白眼,伟岸的身姿更加挺拔刚劲,走得更加优雅而自信。

    上车后,他先打了一个电话给凌语芊,得知她已在路上,他又继续拉着她东扯西扯,只为了多听听她那软软的、糯糯的、让他酥麻到骨子里的声音,直到凌语芊说已抵达幼儿园,提出收线,他才意犹未尽地停止,突然想起刚才与池振峯的对话,心中于是慢慢形成一个主意,不禁加快油门,更快速度地朝目的地驱去。

    ------题外话------

    再过几天我家小少爷正式开学了,这是他初次上幼儿园,烦琐事挺多的,这几天都很忙很奔波,又刚好碰上女人每个月的大姨妈,老实说俺真想停几天呀!但考虑到前不久为了写那个高氵朝情节才请假过几天,而且看到亲们热情地投票等,所以……咱就咬紧牙关,使劲地奋斗吧。大婚礼不远了,如果不是明天就是后天。反正我努力,我尽力!

    恭喜《蚀骨沉沦》再新晋一名解元大官:summer1526亲,鼓掌,撒花!

    多谢大家的各种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