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343

    334爱她,就该这么做!结下梁子!

    下午四点十五分,圣安娜幼儿园门口已经人山人海,那宽敞广阔的专用停车场上,一部部名车井然有序地排列在一起,斜阳辉映之下闪闪发亮、豪气逼人,至于门口那些人群,同样也是衣香鬓影,阔太成堆,还有一些是夫妻俩成双成对,有些人在搭讪闲聊,有些则在高贵冷艳孤芳自赏。

    凌语芊还是不太习惯和她们打交道,想到今天有贺煜一起来,本打算就在车内等贺煜,于是再打了一个电话给他,问他到哪了,谁知他途经的那条路刚好出交通事故,他得耽搁一阵子,眼见时间距离下课越来越近,凌语芊与他结束通话后,只好打算先自己过去。

    “夫人,要我陪你过去吗?”打开车门让她下来的血枭雄狮,体贴有加地提议。

    凌语芊回他浅浅一笑,“不用了,你在车上呆着吧,谢谢。”

    然后,一个深呼吸,迈着轻盈的步伐,缓缓走过去。

    “贺太太,你来了!”

    “贺太太,你好!”

    “贺太太……”

    那些每次都会主动跟凌语芊打招呼的阔太们,一如既往地表示友好和善意,凌语芊也一一回以微笑,笑得脸都快要僵硬了。

    这时,人群里面冷不防地冒出一句不友善的嗤哼,“不就是一个下等货嘛,用得着像条狗似的巴结?”

    是梁、芷、琳!

    话说,昨天她在家里等了一天也等不到谢敬天回来,后来才得知谢敬天竟然在墓地呆了一整天,不顾刮风下雨,夜幕降临后接着去酒吧卖醉,喝得酩酊大醉才回家,今天起来后,连公司也不去,整个人痴痴呆呆地窝在床上,不知在想着什么,刚才她叫他一起来接儿子放学,他都不肯,故她一直憋着一肚子气,如今见到凌语芊,想到一切都是凌语芊造成,气便不打一处来,忍不住爆发了。

    对她出其不意、莫名其妙的诋毁,众人纷纷转移视线,诧异震惊地看着她,且隐隐替她感到担忧,谁不知道眼前这个凌语芊是贺煜最珍*的女人,巴结都来不及,哪里还敢这般侮辱。上次那个遭到贺煜教训的,正是她小叔的妻子呢,她更应该吸取教训才对,结果却是……这谢家的人,莫非要跟贺煜扛上了?

    至于凌语芊,也知道谢敬天昨天都在墓园,故也清楚梁芷琳心里想着什么,替梁芷琳略感悲哀之时,又对梁芷琳的恶言侮辱回予了冷瞪。

    “谢太太你咋这样说话,你这样不但侮辱了贺太太,还侮辱了我们!”突然,其中一个阔太自告奋勇地对梁芷琳发起驳斥。

    另一个阔太马上附和,“就是就是,注意你的措辞,否则我们告你诽谤和诋毁!”

    对众人的指责,梁芷琳非但没有反省,还冷笑道,“我有说错吗?假如她和贺煜没有任何关系,你们会巴结她?我看,说不准会把她压在脚下踩呢!还有,你们叫贺太太还真顺口啊,据我所知,她根本就不是贺煜的妻子,他们结婚了吗?”

    “他们四年前就结婚了,还生了孩子。”

    “但三年前也离婚了呢,不信你们大可去民政局查查,看有没有她凌语芊的名字!什么最*的女人,我呸,不就是一个供贺煜泄欲的工具吗,和那死去的狐狸精一样,就一臭货!”看来,这梁芷琳要么是疯了,要么是打算豁出去了,大庭广众之下,竟敢骂出这样的话。

    呃——

    众人哗然。

    凌语芊俏脸即时大变,不仅因为梁芷琳对自己的秽语侮辱,还有对冯采蓝的侮辱,于是,小手紧握成拳,愤怒的气息轰然而出。

    “他们是曾经因为误会离婚,但现在据说贺先生准备再次娶贺太太,就在近期!”某阔太,再次为凌语芊说话。

    梁芷琳则继续展现丑陋的嘴脸,言语更加不客气,“再次娶她?是吗?就算贺煜想娶她又如何?贺家的人同意吗?贺家没有一个人同意她进门,就因为他们都知道她是怎样的货色,这种货色不配踏进他们贺家的大门,贺煜的父母更是千般阻拦,贺老先生也因此将贺煜赶出贺氏集团,只有贺煜要她,男人好色嘛,风流嘛,被那股狐狸的骚味给迷得神志不清,不过这不会长久的,他终究会醒过来的,到时候,我看你们这些人还会不会笑脸嘻嘻地对这个女人展示友好!”

    啪——

    异常清脆响亮的一巴掌,重重地打在了梁芷琳的面颊上,昨天,凌语芊为冯采蓝打了谢敬天,今天,加上自己这份!

    这一巴掌,震惊了在场所有的人,那些身娇肉贵的阔太们,无不花容失色,纷纷后退,梁芷琳始料不及,捂着发痛的面颊,两眼暴瞪,凶残恶煞地瞪着凌语芊,冲过来给凌语芊反击,但凌语芊终究学过一些功夫底子,对付梁芷琳绰绰有余,而且,这时,贺煜出现了!

    一路走过来,他把刚才那些话都听到了,此刻俊颜深沉阴霾,眸中如狂风暴雨来袭,整个人说不出的骇人和恐怖。

    梁芷琳,死定了!

    谢家,又一次遭封杀了!

    尽管大家都不是梁芷琳,但都无法克制地被贺煜所带来的这股强风震慑得身体微微抖动,无不为梁芷琳捏把汗,脚步矛盾挣扎着,欲向前看个清楚,却又害怕被牵连。还有些,甚至抱着幸灾乐祸的心态,准备看好戏。

    整个周围,瞬间沉寂,俨如进入了无声的世界,连呼吸都没了。

    贺煜强壮有力的长臂,将凌语芊娇小的身子护在臂弯内,站在与梁芷琳只有两步之远的地方,居高临下俯视着梁芷琳没有挨打的那边脸容,深邃的黑眸中,凌厉,锐利,冰冷,阴鸷,然后,是不怀好意!

    他转头,看向周围的人群,若无其事地发出话来,“谢太太脸上霸占着一只极丑、极毒的大苍蝇,赶都赶不走,你们谁行行好,帮她拍掉?不管是谁,只要肯帮这个忙,我贺煜,欠你们一个人情!”

    哇塞!

    这话一出,大家纷纷心动,其中一个阔太,丈夫正好有个项目等待贺煜批签的,更是二话不说,首当其冲奔至梁芷琳面前,唰唰,两巴掌!买一送一!

    “哎呀,苍蝇还在呢?你们还有谁想帮忙的?”贺煜继续意有所指地道,丝毫不隐藏他邪恶的一面。

    啪——

    又一巴掌落在梁芷琳的脸上,是一个曾经和梁芷琳结仇的,正好借此出了这口气!

    梁芷琳气得快要疯了,痛得快要崩溃了,凌语芊也料不到贺煜会在众目睽睽之下这样教训梁芷琳,惊愕之余,仓皇地拉了一下贺煜的袖子。

    贺煜冲她温柔一笑,仍不打算放过梁芷琳,俊颜恢复暴戾和阴沉,准备再继续,恰好这时,幼儿园的大铁门刺啦刺啦地打开,下课了,放学了,小伙伴们在老师的带领下,陆续走出来了!

    “妈咪!爹地!”琰琰也在其中一个,很快就认出在人群中永远都像钻石般闪闪发亮的父母亲。

    贺煜面上暴戾之色瞬间又褪去,笑容和温柔重现,伸展长臂将琰琰抱起来,若无旁人地发出两记响亮的吻。

    琰琰因此咯咯地笑,给他回吻,然后搂住凌语芊,一家三口于是搂在一块。

    其他的人,也已经陆续散去接自己的儿子,刚才那件事,渐渐消散,不过,打了梁芷琳的两个女人,接了孩子后,不忘过来跟贺煜讨福利。

    第一个,兴冲冲地向贺煜自我介绍,“贺总裁,你好,我叫叶心如,我丈夫是腾升建筑的总经理,华国龙。”

    腾升建筑?华国龙?贺煜脑海马上闪出某件事,便也承诺道,“华总做的那个企划书很不错,我应该会接受他的。”

    叶心如听罢,兴奋得几乎要跳起来,连说话都充满无限力量,“谢谢贺总裁,我代表我丈夫谢谢你!还有,谢谢贺太太。”

    “不用客气。”凌语芊淡淡回了一句,并无过多的喜悦,虽然这个女人帮她对付了梁芷琳,虽然梁芷琳该打,但兴许是在这种交换条件之下吧,她总觉得,心里不是滋味。

    第二个打了梁芷琳的女人,则直接给贺煜递来一张名片,也是笑容可掬地为自家丈夫争取。

    贺煜继续遵守承诺,在名片上扫视一番后,语气肯定地道,“如果你丈夫有业务上和我们可以合作的,叫他联系我。”

    那女人也欢喜不已,频频点头应好,且还说出一连窜的谢谢,然后,激动高兴地走了。

    “爹地,为什么这两个女人好像见到皇帝一样的兴奋激动?还有,为什么你会跟她们说话?”琰琰发出不解的询问,小家伙平日里见惯了父亲对待外人的冷漠,着实被眼前的情景惊讶到。

    贺煜唇角翘起,反问,“琰琰猜呢?”

    小家伙当然猜不到,只好求助妈咪。

    凌语芊肯定不会如实相告,只说,这两个阿姨帮了妈咪一个忙,爹地礼尚往来,给她们方便。

    琰琰听罢,信了,凌语芊与贺煜也相视一下,然后三人连成一线,朝前面的停车场走去。

    在他们的背后,梁芷琳一直狠狠瞪着他们,她脸上依然又红又肿,满眼都是恨意和怒火,几乎要烧毁凌语芊那盈盈婷婷的倩影,心中头,更是无比痛恨地发起誓言:贱人,你最好永远都这么风光,最好祈祷贺煜这魔鬼能永远屹立不倒,否则,哪天你落魄了,我绝不放过你,今天这笔账,我会深深地记住,到时连本带利还给你!

    ------题外话------

    恭喜《蚀骨沉沦》再新晋一名解元大官:18616310026亲,鼓掌,撒花!

    多谢亲们的月票,年会票,钻石,鲜花,留言等各种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