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452芊芊就生日了,紫送她一份震撼的礼物

452芊芊就生日了,紫送她一份震撼的礼物

    凌语芊马上检查门锁,不时敲打和推撞,可惜任凭她用尽办法和力气,也无法攻破!

    很明显,敌人对这门不像窗户那么掉以轻心!看来一时半会是无法把它撬开了!

    回头环视着那望不到尽头的四面八方,听着风吹树叶引起的冷肃寂静的沙沙声响,凌语芊决定放弃,采取先前想好的办法——借助树藤!

    用坚定的语调,她先和小家伙报一声,小家伙很乐观,非但不着慌,还鼓励凌语芊别气馁,凌语芊欣慰感动之余,全身都充满力量,刻不容缓地着手准备起树藤来。

    树藤埋在泥土里,根深蒂固,周围除了一些树枝,再无其他工具,她只能借助自己的双手,好好发挥它们。

    娇嫩的掌心,随着出力拔藤摩擦而逐渐泛红,带来一阵阵火辣辣的刺痛,然而,一想到小宝贝独自困在屋里,她便什么也不顾,只知道拼命地、使劲地拔。

    不知流了多少汗水,两只手掌已经起了一个个茧儿和小泡儿,她终于将树藤拔出,连接一起,长度大约有十米。

    心里像是浪涛汹涌,澎湃起伏,凌语芊激荡难言,迫不及待地再次跑到大门前,“琰琰,妈咪搞定了,妈咪把树藤都弄好了!”

    一直焦急等待的小家伙一听这个好消息,更是兴奋万分,“真的吗?妈咪好棒,琰琰就知道妈咪一定行的。”

    “嗯!妈咪现在过去窗户那,把树藤抛进去,你等树藤落地了再靠近知道吗。”

    “好,琰琰知道,琰琰会先躲在一边,不让树藤砸到。”

    真是个聪明智慧的小宝贝!

    凌语芊美丽的唇角微微一扬,事不宜迟重返屋子背面的窗口那,把树藤一端扎成一个结,再跟琰琰提醒一声,对准窗口用力抛了进去。

    谢天谢地!

    一发即中!

    树藤扔进去了!

    紧接着,马上传来琰琰的叫声。

    “妈咪,我看到树藤了,我抓住它了!”

    呵呵,小家伙还是那么的迫不及待,也还是那么的聪明伶俐!

    凌语芊大大振奋,迅速接话,“好,那你抓住它,踏着墙壁往上爬,就像你上次在夏令营那样,行不行?”

    “没问题!”小家伙应得洪亮,说罢只见树藤大幅度的摇摆了一下,看来,他开始了。

    身体站立不动,凌语芊提着心吊着胆,高仰着脸,双眼一眨不眨地,紧紧盯着窗口那。

    一,二,三,四,五……

    时间一秒一秒的过去,凌语芊恨不得能时刻得知儿子的情况,然而又怕给他带来分心,故她不敢叫喊,就此等了大概一分钟,还是不见他,终忍不住了。

    “琰琰,你现在什么情况,还好吗?”

    好几秒钟,才传来小家伙的回答,“嗯,我还在爬!”

    其实,小家伙刚才摔倒了,刚爬攀不久就滑了下去,生怕引致凌语芊的惊恐,便隐瞒着不说。

    凌语芊听罢,既安心,又担忧,一会,又喊,“琰琰,不如你把树藤绑到铁门的把柄上,妈咪重新回到屋里,帮你一块爬。”

    “不,不用了,妈咪你放心,琰琰可以的!”小家伙立马拒绝,然后,咬紧牙关,抓紧树藤,很努力很努力地往上爬,这次,终于成功!

    “妈咪!”

    清脆的呐喊划破空气,几乎震动了整个天地。

    期盼了仿佛有一个世纪之久的凌语芊,总算看到从窗口探出的小头颅,即时热泪盈眶,哭得浑身颤抖,当然,当务之急是把小宝贝接下来!

    不理会依然狂奔不止的眼泪,她急匆匆地往前奔跑几步,高声喊叫,“琰琰,快,跳下来,妈咪在下面接住你!”

    虽然这段距离将近四米高,但她坚信自己一定能接住他,而且,务必的!

    小家伙稍作停顿,便也点点头,对准凌语芊的怀抱跳去。

    砰!

    好温暖的感觉,好柔软的感觉,接住了,成功地接住了!小家伙毫发不损地落入凌语芊的怀中!

    这下,凌语芊彻底放任自己的情感,紧紧抱住怀中的小人儿,泪如泉涌!

    小家伙一动不动地窝在她怀中,心情也相当地跌荡起伏,像有千军万马在奔腾,在吼叫,久久都无法平静。

    终于逃出来了,他和妈咪终于逃出来了!

    但是,还不算完全安全,得彻底离开这里,逃回熠叔叔的家才行!

    心思慎密的小家伙,晓得以要事为重,提醒凌语芊。

    凌语芊这也意识过来,放开他,牵住他的手,沿着那唯一的小径奔走起来。

    路,很长很长,仿佛走不到尽头,烈日当空,饥渴交加了一天一夜的凌语芊终还是支撑不住,脚步越来越慢,最后,彻底停了下来。

    “妈咪,你没事吧?走累了吗?那咱们先休息一下。”琰琰也气喘吁吁,满面通红,大颗大颗的汗水布满了整个额头,衣服也都湿了。

    凌语芊就地坐下,拉住他的手,这才发觉,原本娇嫩圆润的小手儿胀红胀红的,透着一层淡淡的青绿色,应该是刚才攀爬树藤造成的,小家伙却一个字也不说。

    “疼不疼?一定很疼吧?”凌语芊眼眶一热,低头赶忙吹呵起来。

    小家伙依然勇敢得很,明明很疼,却仍若无其事地说没事,他还抓起凌语芊的手,反过来安慰,“妈咪才真正的疼呢,跟妈咪的伤痛相比,琰琰的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

    是吗?

    小家伙,你以为妈咪不知道你在装吗?

    继续看着他那又红又肿的小手儿,还有他衣服上的各种痕迹,凌语芊不禁想起以前一些类似的情景,鼻子陡然一酸,眼泪夺眶而出。

    琰琰,有时候妈咪真希望你别这么早熟,别这么懂事,希望你像其他小朋友那样,有痛就直接告诉妈咪,跟妈咪撒娇,哭诉,寻求呵护,而不是……

    “对不起,是妈咪不好,妈咪没有能力保护好你,总让你跟着妈咪受苦,真的很对不起,宝贝,妈咪对不住你。”

    “才不是!妈咪已经尽力了,妈咪是最好的妈咪,要真说对不起,也是琰琰的错,琰琰明明发过誓要替爹地保护妈咪,可惜还是做不到。妈咪,对不起,都是琰琰没用,琰琰跟爹比简直差远了,根本就无法跟爹地比!”

    “不,琰琰不能这么想,傻瓜,你才多大,你已经很棒了,你比其他同龄小朋友都棒,你是妈咪的骄傲,你比你爹地厉害,至少,你一直陪着妈咪,不像你爹地……”凌语芊说着,泣不成声,语气里充满了浓浓的怨恨。

    每次受到挫折,她都会不由自住地怨恨贺煜,怨他的不守信用,就这么把她抛下不理,让她承受这么多苦痛和孤独,其实,她怨恨的同时,也是在想念他,渴望他!

    只可惜,他已经不在了,她再怨恨再渴望,他也不会回来。

    贺煜,你个大坏蛋,你就自己走吧,我不要你,才不要你,就算没有你,我也会过得好好的,不管面临多大的困难,我都会熬过去的!

    想罢,凌语芊打起精神,给琰琰深深一抱,随即拉起他,继续踏着小路往前逃。

    又是过去了好一会儿,茫茫山野终于看到了尽头。

    凌语芊停了停,指着前方激动地喊,“琰琰看到了吗?有马路了!咱们有救了!”

    “嗯,看到了!妈咪,是不是只要咱们走上马路,可以截车回市区了?”小家伙也高亢不已,兴奋得差点跳了起来。

    看到希望,力量也顿时来了,不用多久,她们便冲上了马路,正好有辆车开来,凌语芊本能地招手,使劲摇晃着手臂。

    “停车,请停车,我们需要你们的帮助!”琰琰高声呐喊出来,身体不断跳跃,希望引起对方的注视。

    凌语芊的手也摇得更用力,目不转睛直盯着慢慢驶来的车子,可不知怎么的,心头冷不防地窜起一股不详的感觉,让她心惊胆颤,惴惴不安。

    她缓缓放下手,拉住琰琰,边纳闷自己因何产生这种莫名的想法,边继续盯着那辆车,一会,随着车子靠近,两个高大的人影从车上跳下,快速朝她奔来时,她终于明白过来,立刻花容失色。

    是他们!

    她记得,当时将自己迷昏的人正是这样的装扮!

    “琰琰,他们是坏人,快跑!”

    不容半点耽搁,她抓紧琰琰迅速往左边马路跑了起来。

    然而,她毕竟是个女人,琰琰又小,没跑出多久就被追上了。

    闻着那砰砰巨响的脚步声,感受着沉重强大的气压如飓风般席卷而来,凌语芊停止逃跑,将琰琰往前一推,自己则回头,摆出迎战的准备。

    “你们是谁?为什么这样对我?你们是受何人所托?请告诉我!”心知硬拼干不过他们,她先是好言相待。

    那两个人影也暂且停下,隔着几米远的距离,静静注视着凌语芊,一言不发。

    “虽然我不清楚你们是谁派来的人物,但假如你们是受人钱财替人消灾的话,我也会给你们钱,只要你们肯放过我和我儿子,我会给你们加倍的钱!”凌语芊开始谈判,仍不忘时刻维持着警惕性,晶亮的美眸一瞬不瞬的。

    哼哼——

    对方终于给出反应,却是一声冷笑。

    ------题外话------

    芊芊就要生日了,紫的安排是打算给她送上一份特别的礼物——让她认为抛下她去了天国的男人“死而复生”,活生生地出现在她面前,她该是多么的震撼和狂喜嘻嘻!然后,本文也就差不多结局了。